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溺寵:左右為男

第37節

  她本能的把手機一扔,心裏咚咚直跳。

  自從上次沈天奕出任務之後他們就沒有聯係過,她知道他工作的時候是不能通電話的,所以也不敢給他打電話,而他呢,也一次沒有聯絡過她。

  不過沒有聯絡並不代表她忘了他,相反,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她的腦海裏總是自然而然的想起他們在地震時發生的點點滴滴,他別扭而笨拙的情話,他沉默的心有靈犀,還有他固執的關心……

  都讓她分外思念。

  可是現在,她千等萬等的電話終於來了,可是為什麽她覺得那麽心虛呢?

  “夏瑤,”手機的性能真是很好,被扔在了地上居然還在賣力的運轉著,裏麵傳出了沈天奕磁性濃厚的嗓音,“我有話跟你說。”

  夏瑤既期待又忐忑的撿起手機,神色慌亂的問:“天奕,有什麽事嗎?”

  這話問出口她都想打自己嘴一下,太生疏了吧!

  沈天奕隻是停頓了一下,接著渾厚低沉的聲音傳來,“我在機場,想問問你在哪裏,是在C市嗎?”

  夏瑤聽著久違的聲音心咚咚直跳,耳膜也癢癢的,她穩了穩心神,柔聲道:“不是,我在京都,”

  “那就好,我剛好要去一趟京都。”

  “真的,”夏瑤欣喜的說,暫時忘了她即將麵臨的窘迫,“我去接你。”

  “嗯。”

  “天奕,我……”夏瑤想解釋剛才的把電話仍了的行為。可是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該怎麽說。

  “等我回來再說好嗎?”沈天奕的聲音“我要上飛機了,先掛了。”

  沈天奕的聲音很平穩,聽不出一絲起伏,跟自己的心潮澎湃比起來夏瑤還是有點失望的。是他太能裝了還是他壓根就沒想過她?

  夏瑤鬱結了,好心情一下子萎靡了。

  等她完全回到現實時她的頭就痛了,沈天宇和沈天奕是一定會碰到的,要她怎麽說呢?

  最重要的是倆人都那麽固執,肯定不會退讓的。

  這該怎麽辦呢?

  而且最關鍵的是她好像做不出選擇。

  沈天宇根本不用考慮她是不會放棄他的,他早就在她心裏從一粒種子慢慢發芽成長,經過多年的努力已經長成了參天大樹,無法撼動了。

  而對於沈天奕,夏瑤也是喜歡的,也許女孩子都有種崇拜英雄的心理,她很清楚當沈天奕在廢墟裏把她救出來那一刻開始她的心裏就有了他。

  也許是共同經曆過患難,也許是他曾經在她心裏最脆弱的時候出現,總之,夏瑤很肯定,沈天奕是無人可取代的。他雖然不像蕭逸那樣花言巧語,也不像沈天宇那樣體貼入微,但是他卻跟自己最心有靈犀。正因為感覺這麽不同,才讓她現在左右為難。

  兩個男人都很愛她,而她也很愛他們。而他們應該都不願意跟另一個人分享自己的愛人吧!

  活了二十幾年夏瑤第一次發現自己原來這麽貪心。可是命運把這麽優秀的兩個男人送到了自己身邊,她能怎麽辦?

  糾結了一天夏瑤也沒想出一個應對的辦法,沈天宇晚上回來見她一直是心不在焉的,關心的問了她幾遍,夏瑤本來就不擅長撒謊,很容易就會讓人看出破綻,她幹脆說太累了,就早早的上了床睡覺。

  時間在膽戰心驚和熱烈期盼中終於到了第二天,沈天宇上班去之後夏瑤就出發去了機場。

  京都的堵車真是讓人無語,一直到了中午她才龜速的趕到了機場。好在因為她太激動提前了好久出的門,現在的時間剛剛好。

  夏瑤心情忐忑的四處尋找,這麽久沒見沈天奕她的心裏還是很心潮澎湃的。

  很快她就看到一個穿綠軍裝的人往這邊走來,帥氣的外表吸引了一路的人員。雖然身後緊緊跟隨著侍從,卻因著縈繞在他周身的冰冷桀驁之氣,依舊像是一個獨立體,在世間傲然挺立著。

  夏瑤皺起秀眉,目光追隨著那個一出場就迷亂了很多女性同胞的軍官,一身筆挺的軍裝將他的身材襯托得越發挺拔修長,軍裝上的嚴肅感圍繞在他周身,充滿了威嚴。

  他渾身霸氣外露,清貴疏冷,是讓女人看一眼就舍不得離開視線的類型,她的心也不可避免的為之一震,靜靜地站在那兒,看著他一步步走進……

  她的腦海裏閃過了很多畫麵,有麵臨死亡時的解脫,有重生後的悵然,有孤獨時的陪伴,有生病時的照顧……

  而這些時刻,沈天奕都在她身邊,在她最脆弱無助的時候他像是一隻氣勢磅礴的雄鷹把她網羅在了他的羽翼之下,讓她堅強的重新麵對生活的希望。

  直到沈天奕走到她麵前時夏瑤才晃過神來,他定定的站在麵前,深邃的眼神那樣直勾勾的瞅著她。

  夏瑤忽然就淡然了,既然上天在她最需要幫助的時候把沈天奕送到了她身邊,那她幹嘛要刻意的去糾結,一切就交給天意吧!

  這樣想過之後她的心情放鬆了不少,揚起笑臉看向沈天奕。

  “天奕,我好想你。”

  說完這句話後夏瑤就等著沈天奕激動的把她抱進懷裏,畢竟大庭廣眾之下她還是希望他能夠主動。甚至在心底幻想著等下他要親她要不要拒絕,畢竟周圍人挺多的,這樣想著不禁害羞的笑了笑,滿眼期待的看著沈天奕。

  可惜她把場景設想的太完美了,以至於忽略了沈天奕的性格,麵對夏瑤這麽動情的話語和燦爛的笑容他除了眼中有火光跳躍了下,整個身體沒有一絲別的反應。

  夏瑤一下子被打回原形,真是的,一點都不懂浪漫,悶悶的想完還是心情很好的撲進了他懷裏,沒辦法,生性冷漠的人是不能指望他突然轉性的。隻有她吃點虧了,不過這筆賬以後還是要算的。

  隨著她的動作沈天奕的眼中有火光跳動,臉色柔和了許多,隨行的手下更是一臉驚詫的看著這一幕。

  他們團長那是什麽人,那是軍人中的特種兵,一向是不苟言笑,不近女色的,現在居然容忍一個女人撲到懷裏,而且看他那樣還挺享受的。沈天奕在他們心目中就是神一樣的存在,威武霸氣,冷麵的性子在整個軍區中無人不知,對待手下兵像來是苛刻嚴厲,就算是見到那些仰慕他的文藝女兵也黑沉著臉,何時見過他這樣。

  “好了,我們先出去吧!”沈天奕感受到周圍各種的目光,別扭的扶著夏瑤的肩膀說道。

  夏瑤轉身看了看周圍一眾羨慕嫉妒恨的眼光,嘟著嘴不情願的離開了沈天奕的懷抱乖乖的挽著他的手臂往外走去。

  跟隨沈天奕一起來的除了上次夏瑤見過的警衛員小馬外還有一個也是沈天奕的警衛員,長得黑瘦的個子,聽沈天奕介紹說叫江建,從他黝黑的皮膚上就能看出這小夥子很樸實。

  來接他的車是他的專用軍車,威武霸氣,警衛員小馬充當司機,江建跟他一起坐在前排,他們倆坐在後排。

  上了車之後沈天奕才不排斥的抱緊了夏瑤,夏瑤心下腹誹,悶騷。

  像是知道她心裏的想法似的沈天奕突然開口,“軍人在外麵要注意影響,不能隨便摟摟抱抱的。”

  夏瑤有點氣悶,好像她多想跟他摟摟抱抱似的,索性轉過頭把車窗打開去看外麵的風景。

  懷中女人的陣陣幽香和清甜傳來,沈天奕的身軀一直緊繃著,隻得手上握拳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半天之後身後還是沒有動靜,夏瑤真是想幹嚎兩聲了,哄人都不會啊?她幹脆再轉過來瞪了他一眼,沈天奕還是那副冰山模樣,隻是有點莫名其妙的感覺。

  夏瑤真是無語了,看來磨合期會很漫長啊!

  分開了這麽久倆人說實話都有點不適,本來倆人相處的時間就很短暫,尤其沈天奕總是一副嚴肅冷酷的樣子。

  其實沈天奕已經盡量讓自己的神色看起來柔和了,隻是他常年在部隊接觸的都是大老爺們,除了他母親從來沒有跟女人打過交道。突然對著自己心愛的人一時就有點緊張所以才不知道說什麽好。隻是他的表情太冷硬,所以看不出他緊張的神色。

  “瑤瑤,你的身體怎麽樣了?”想了好久沈天奕終於想到了開場白。

  “好多了,回家之後我就聽你的話每天都吃飯,”夏瑤忽然想到了地震中照顧的那個小孤兒亮亮,“對了,那些地震後的孤兒都是怎麽安排的?”

  “他們有的被領養了,有的送到了孤兒院,放心,都得到了妥善的照顧,”沈天奕簡單的說了下,看向夏瑤的眼神中有些微的欣賞。然後重新把她抱進了懷裏,聞著她身上的淡淡香味陶醉的深吸了口氣。

  “那個亮亮被他的小姨收養了,”微風再次將他渾厚的聲音送進耳裏,夏瑤聽了之後欣慰了不少,被親戚收養總比被陌生人收養的好,

  希望他能夠無憂無慮的生活下去吧!

  “放心,這些事是我親自主管的,一定不會讓他們受委屈的。”沈天奕明目灼灼的看著她。車子一路前行,微風吹進車裏,有種溫暖的感覺,夏瑤覺得卸下了長久以來的一樁心事。

  這個話題之後倆人之間的磁場瞬間融合了許多,那段歲月是他們共同的記憶,夏瑤從沒跟任何人說過自己遇到過地震。

  就算是沈天宇偶爾問起她那段時間在做什麽,她也隻是說在C市上班,不知道為什麽,反正就是潛意識裏覺得那是屬於她和沈天奕的回憶。

  她本來以為他們隻是負責救人的,沒想到他把善後的事情都處理的這麽好。

  夏瑤忍不住抬眼看了看沈天奕,角度的關係,窗外的陽光直直地傾瀉在他綠色的軍裝上,仿佛給那張冷漠的俊容上鍍了一層金光,光影重疊,黑眸愈加深邃,他鼻梁高挺,眉眼深邃,兩片薄唇性感的抿著。感受到她的打量他也看向了她,一向冷厲的目光此時帶著淡淡柔情,夏瑤看著,看著,竟然有些癡,眼中不由得漾過一抹驚豔。令她心跳加快,她微微仰臉,眨動著黑亮的眸子,在他深邃的眼裏看到小小的自己,下意識舔了下嘴唇。

  這無言的挑逗任是再沉著的人也會被擊垮,沈天奕的心頭一顫正想低下頭去忽然電話響了,他眼神裏閃過的一抹黯然被夏瑤快速捕捉到了,她忍不住嬉笑了下,見他鬱悶的神色隻好抿著嘴唇偷笑。

  見沈天奕接電話,夏瑤把頭靠在了他肩膀上,可以清晰的聽到電話裏麵的內容。

  “團長,剛才醫院說山子的腿很嚴重,就算好了以後也不能再當兵了。”那邊明顯出現了哽咽聲,沈天奕的神情一下子變得異常冷冽,又聽到那邊斷斷續續的傳來,“團長,他們藍軍分明是故意的,不就是軍演嗎,至於下那麽大的狠手,”

  “對待自己的同誌都這麽狠,他們還是人嗎?”

  “團長……”

  那邊人聲很嘈雜,夏瑤坐好望著沈天奕,他的黑曜石眸子中閃爍的冷耀光芒讓人心疼,她握緊了他的一隻手,他寬大的掌心帶著繭,溫熱厚實,十分有力。

  接完電話後沈天奕的心情明顯變得更糟了,他一聲不響的沉著臉坐著。

  夏瑤見他很累的樣子也不去打擾他,隻是不時的偷偷看他一眼。越看越移不開眼睛,英俊帥氣的男人或許滿街都有,但像是沈天奕這種擁有渾然天成的王者氣息的卻是難得一見,俊酷的臉龐上,五官端正,線條分明,眼不怒而威,眉不揚而剛,氣勢內斂卻又銳利,他渾身散發出成熟男人的魅力,像是有魔力一般,讓人移不開視線。

  夏瑤不由自主地失神,心跳怦然,她覺得有點不真實,這樣優秀的一個男人是屬於自己的。

  其實看到她花癡的模樣沈天奕心裏的愁雲飄散了許多,尤其是看到她暗暗得意的神態讓他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好,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腦袋:“瞧你那樣,快點將口水擦擦,都這麽大人了!”

  他低沉磁性的嗓音中盡顯寵溺,薄唇一彎,笑容中充滿了戲謔的打趣。

  夏瑤眨眼,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因為他的嗓音變得輕柔了許多,依然低沉渾厚,像是藏了許久的酒釀。

  沈天奕繼續說道:“看夠了吧?反正也跑不掉,以後有的是機會可以欣賞。”

  正處於迷迷糊糊間就又聽見他低啞的聲音,夏瑤驀地一驚,白皙晶瑩的臉龐上快速充血,小臉堪比晚霞般豔麗。她咬了咬唇瓣,心有不甘,揚著脖子,糯糯吐口:“少臭美,誰看你啦!”話說這樣說,可視線卻驚慌的收了回來,紅暈一直蔓延至頸脖下,連帶著精致的耳垂也似能滴出血來。

  沈天奕幽暗的眸光閃了閃,覺得心情開朗了許多,她就是有這個能力,輕易就可以讓他忘掉愁悶。

  經過了這番打趣車裏的氣氛輕鬆了許多,夏瑤覺得他們的相處也慢慢回歸了正軌。她慵懶靠在椅座上,緊蹙的眉宇漸漸放鬆,整個人處在鬆懈狀態:“我們這是要去哪?”

  沈天奕濃黑的劍眉微挑,似笑非笑瞥了一眼正心身放鬆的夏瑤,鷹眸中漾過一抹幽光,“回家”。

  “我不去沈宅,”夏瑤連忙炸毛。

  “不去那邊。”簡短的說完就閉嘴不言了。

  夏瑤真想咬他一口,多說點會死人啊!

  她忽然想起今晚沈天宇說好帶她去吃海鮮的,可是她到現在還沒告訴他自己去不了呢!

  對沈天宇那麽細心的人來說什麽樣的謊話都會被輕而易舉的拆穿,可是不說的話他又會擔心。

  夏瑤別提多煩悶了。思考再三之後,她看了看沈天奕略顯柔和的目光小聲的建議,“天奕,我今晚還有事要不改天我再去?”

  沈天奕臉色稍稍一沉,眼角餘光冷掃了她一眼,低沉的嗓音帶著毋容置疑的決定。“幹嘛要等兩天,今天就去。”

  夏瑤還想爭取,可在他漸漸陰霾的眸光注視下,頭皮發麻,隻得訕訕閉嘴,這人天生就是這樣的霸道,自己做下了決定絲毫也不給她商量的餘地。

  心下暗暗檢討,好像從她第一次見到他起就有點弱勢,哎,都是因為以前聽了太多關於的他的事跡,早就把他當做了救國英雄一樣仰視的人物了,才搞得現在處處被無視。

  看來,真的要趕快把他們之間的三角關係理清了,要不然她非得鬱悶死。

  ------題外話------

  寫這章的時候蜻蜓其實深有體會,真的,女孩子好像對拯救自己的英雄就是很容易生出愛慕之情。

  因為我也發生過同樣的經曆,有一次半夜遭遇了搶劫,當時隻知道死命的抓著包不放,其實沒什麽重要的東西,就是嚇傻了,因為那個歹徒手裏有刀。然後一個兵哥哥救了我,那一刻,特別脆弱的我一下子遇到了可以依賴的人,覺得他比親媽還親,一瞬間就芳心暗許了。

  所以,蜻蜓才在女主的身上加入了自己的感覺。

  【068】隻能看不能吃

  悍馬一路行進至山上,地段很偏,風景也確實美妙,這一路開過來,風和日麗,鳥語花香,可夏瑤卻沒那份心去欣賞,腦海中亂哄哄的,有氣無力靠在椅背上,蹙眉冥思。

溺寵:左右為男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溺寵:左右為男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蜻蜓飛飛  所寫的溺寵:左右為男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溺寵:左右為男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