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溺寵:左右為男

第22節

  “有個小朋友不見了,他家人全都遇難了,我怕他想不開亂跑。”夏瑤帶著哭腔說道。

  “我陪你去找吧,”搜救的工作已經接近了尾聲,所以沈天奕有了多餘的時間。

  “好吧,謝謝你。”夏瑤感激的道謝。

  有了沈天奕的幫忙夏瑤的心平複了許多。

  還好一個老人說看到一個小孩子往廢墟的方向去了,兩人才結束了這種無頭蒼蠅的尋找,沈天奕帶頭往廢墟那邊快步走去。

  夏瑤跟在身後看著他的背影,心底無比踏實。

  真好,在這樣讓人傷感的地方,有他陪著。

  她緊走兩步跟上他,沈天奕側頭看了她一眼,眼中有火光跳動,一閃即滅。

  臨時帳篷是搭在廣場裏麵,走到廢棄的居民小區需要一段路程,看著遍布的滿目瘡痍夏瑤的心很沉重。

  曾經的和諧小區現在已經變成了斷壁殘垣,破敗的讓人不忍去看,幾株憔悴的迎春花在廢墟縫隙裏努力向外伸展著。

  廢墟下一個小孩的身影那麽突兀,夏瑤一眼認出他就是亮亮。他正蹲在地上使勁的搬動著石塊,嘴裏喃喃的哭著‘媽媽’。小手上已經布滿了血痕,但還是執著的想掀起石塊,也許他認為隻要把石塊都掀開他的媽媽就會出來了。

  夏瑤心酸的看著這一幕,不知道該怎麽勸小孩子,因為再多的謊話都掩蓋不了親人已經逝世的事實。

  沈天奕的麵色一直沒有變化,在他的眼裏也看不出任何情緒,可是夏瑤知道他的心裏一定也很難過。不需要說出來,她就是知道,真是奇怪的心有靈犀啊!

  夏瑤緊走幾步上前一把抱住亮亮,用自己的衣服輕輕擦幹他手上的髒汙和血跡,亮亮在她懷裏哭鬧著要媽媽,他的手勁很大,就在夏瑤快抱不動他的時候一雙有力的雙手環了過來,將她和亮亮一起抱進了懷裏。

  她抬頭一看正對上沈天奕深邃的眼神,陽光從他側前方的位置打過來,他半邊臉籠罩在一片金光燦爛的光芒中,被勾勒出的輪廓更顯深邃,英俊得無以倫比。

  夏瑤的心幾不可察的抖動了一下。

  被強有力的臂膀包圍著,小孩子的哭鬧漸漸淡下去,不管在任何時候任何人麵前沈天奕總有這種安定人心的魔力。

  他們現在的距離太親密,夏瑤在沈天奕懷裏一動不敢動,她覺得自己有些發懵,被沈天奕獨有的氣場罩住,仿佛連思考都成了困難。她甚至可以感覺到他呼出的氣息拂過她耳邊帶來的顫栗感。這種感覺讓她不反感,相反的有點迷戀。

  夏瑤偷偷的臉紅了一下,低頭假裝摸了摸亮亮的頭。

  不一會兒,亮亮就在她的懷裏睡著了,嘴角掛了絲笑容,也許在夢裏他見到了他的媽媽。

  夏瑤終於鬆了口氣,抬頭就想對沈天奕說聲謝謝,誰知一轉頭的時候嘴不小心擦過了他的臉,兩人頓時尷尬的不知該怎麽辦?

  還是沈天奕比較淡定,沉著了一會兒就轉頭看向遠處。夏瑤不自在的蠕動了下身子,意思是他可以放手了。

  沈天奕有點不舍的放開了胳膊,夏瑤趕緊站起身,因為坐久了再加上抱著個孩子她一時沒站穩往旁邊一崴,很快那雙有力的手就扶住了她。

  夏瑤心思輾轉,剛才她心裏其實一點都不擔心會摔倒,好像知道他會及時扶住她似的。

  回去的時候沈天奕抱著亮亮,夏瑤走在身邊。英俊的軍官和美麗的女人再加上一個小孩構成了一副溫馨的家庭畫麵。一路走來引起了很多矚目,在絕望的人眼中又燃起了對幸福的渴望。

  是啊!此時此刻,他們最需要的就是希望了。

  其實睡覺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在徹骨的悲傷麵前,也許隻有在夢裏才能看到自己想看的人,才能自我欺騙的認為親人並沒有離開我們。

  可是醒了呢?

  亮亮剛醒來的時候很開心,可是慢慢的當他意識到夢中的場景跟現實中是不可能一樣的時候,他的眼裏又浮現了痛苦。

  晚上,沈天奕到老地方的時候就見到夏瑤坐在那裏呆呆的看著天空,那麽脆弱傷感。他歎了口氣,麵對災難,再多的安慰都無濟於事。

  他靜靜地坐在旁邊不去打擾她。

  夜晚的星空很美,星星無憂無慮的眨巴著眼睛,無論世界多麽悲慘它們永遠都那麽開心。

  “啊,”夏瑤突然尖叫起來,麵色蒼白,右腿崩的筆直,因為疼痛眼淚掉的更凶了。

  沈天奕一看就知道她是抽筋了,他立刻膝蓋觸地,身體呈半跪姿勢,很有經驗地迅速用手按住她的小腿,力道適中地揉捏起來,語氣溫和地批評她,“這幾天是不是沒有休息好?”

  “沒有,”夏瑤心虛的低下頭,臉上濕濕的,在月光的映照下透著哀怨的光。

  她這幾天不僅沒睡好,連東西也很少吃,主要是她發現食物不夠用,她希望把食物都留給傷病患和老人小孩,所以她都是以水充饑。

  不過她可不敢把這些告訴沈天奕,讓他知道了估計又要冷臉相對了。

  沈天奕可不相信她,看她瘦骨嶙峋的樣就知道是嚴重營養不良,比當初救她上來時不知道瘦了多少。他蹙了蹙眉頭,嚴厲的說:“身體不好怎麽幫助人,以後吃飯的時候我都要檢查。”

  語氣怎麽像是訓小孩的家長,夏瑤暗自翻了個白眼。

  “哎呦,你輕點。”

  “我倒是想輕點兒。”沈天奕仔細地為她按摩著腿,頓了下才說:“那能有用嗎?”語氣不自覺的放柔了許多。

  又按了幾分鍾,沈天奕停下手上的動作,拉著她的胳膊:“起來活動活動。”

  借著他的手勁站起來,夏瑤走了兩步確定抽筋好了,又跳了兩下確定沒事了才感激的看了沈天奕一眼。

  他的臉色雖然一沉不變,但是隱約的關心還是透過動作表現了出來,夏瑤的心暖暖的。

  【042】少將表白

  第二天早上的時候一個小朋友拿著一份早點送到夏瑤手上,說是一個叔叔叫給她的,夏瑤看了看,是兩個包子和一杯豆漿。

  叔叔,夏瑤想不到這個叔叔會是誰?她在這裏很少跟異性聊天啊,難道是沈天奕?

  這個想法讓她嚇了一跳,不可能吧,那個冷將軍會這麽細心。

  “告訴阿姨那個叔叔是誰啊?”夏瑤決定問問小勞工。

  “是解放軍叔叔。”小家夥帶著崇拜的眼神說道,說話的時候就一直站在旁邊睜大眼睛仰望著她,一點不嫌累。

  夏瑤心下頓時了然,看來人真的不可貌相。她壓下心裏的腹誹衝著正費勁仰脖子的小勞工笑了笑,“小朋友,你吃了嗎?”

  “叔叔剛才買給我吃了。”小朋友一本正經的說著,“阿姨,叔叔說讓我看著你吃完。”

  說完之後嚴肅的看著她,跟那人一個神情,夏瑤忍不住掐了掐他正經中帶著可愛的包子臉。“好,阿姨一定吃,隻不過,”夏瑤指了指旁邊隻能喝稀飯的幾個小女生說:“你看看那些小妹妹正是長身體的時候,這個包子還是給她們吃好嗎?阿姨是大人,喝粥就可以了。”

  小朋友低下頭想了會兒,不容商量的說:“好吧,那你要喝兩碗粥。”

  最後,夏瑤真的是在他的目視下喝完了兩碗粥,一點都不剩。

  臨近傍晚的時候那個小朋友又來了,不過不是監視她吃飯的,是帶她去一個地方。

  夏瑤狐疑的跟在小勞工身後,來到了一個幽靜的湖邊,周圍綠樹環蔭,空氣很清新,沒有受災的樣子。不禁慶幸這裏保持了原有的風貌,她深吸一口氣。一轉頭剛才帶她來的小朋友早跑了,她笑歎口氣任由他去了。

  視野擴大的時候看到不遠處一個挺拔的身影站在湖邊,一身軍綠色,具有極為強烈的存在感,他往那一站,周圍的一切,都頓然失了色,側臉線條更是冷峻異常,那狂狷倨傲的下巴,在落日餘暉的映照之下,剛硬而冷鶩。

  夏瑤正想走過去沈天奕突然轉了個身向她走來,步伐穩健,身姿挺拔,神情淡漠。

  太陽漸漸西沉,有點點紅光閃現。

  夏瑤怔怔的望著他,他踏著霞光而來,身上被踱上了一層紅色,臉部線條也顯得沒那麽生硬了。眼睛一直緊緊地盯著她,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幻覺總覺得沈天奕看她的眼神很灼熱,這樣的眼神在沈天宇的眼中她是經常看到的。

  想起沈天宇,夏瑤的心又低迷了。

  她轉頭看向湖中央。湖很寬,好似看不到盡頭,靠近天邊的地方被一片火紅染亮,好似火山噴發後的景色。晚霞的紅光穿過層層灰黃的霧霾,到達她眼中時,竟有一種別樣濃重的悲哀,像是蒼茫的戰場上,不知是誰戰死,流下幹涸涼透的血河。

  並不鮮豔得觸目驚心,但卻厚重到讓人窒息,窒息到想哭。

  夏瑤想起了亮亮,他將來該怎麽辦?

  失去了親人的他人生該怎麽走?

  夏瑤無奈的歎了口氣。

  “一切都會過去的。”沈天奕低沉淳厚的聲音響起的瞬間,夏瑤不明白自己心裏為什麽會產生一種類似感動的情緒。心間好像被一陣和煦的風吹過,整個世界變得寧靜而安祥。

  過了一會兒沈天奕接著說:“我們明天就要離開了。”

  夏瑤一愣轉頭看向他,其實他的聲音十分平靜,神色也沒有太大的波動,可她還是隱約聽出一絲不舍。

  是啊,搜救已經結束,他們也不需要再留下了。

  可是心裏還是劃過一絲悵然。雖然才幾天的時間,可是這幾天對她的意義非凡,如果沒有沈天奕的陪伴她不知道該怎麽挺過來。

  沈天奕欲言又止,靜靜地看著夏瑤好久,她的臉在瑩瑩月色中,透出一抹嫣紅,精致的五官,媚而不俗,魅而不妖,仿佛是上天遺落在人間的精靈,高貴精美。

  夏瑤被他看的手足無措,為了緩解沿著湖邊散起步來,沈天奕跟在身邊沒有說話,低氣壓始終圍繞在夏瑤周圍,她心下有點緊張。

  兩人默不作聲的沿著湖邊走了半天,沈天奕腳步突然一滯,調轉眼光看向她說:“夏瑤,我也不知道該怎麽說,從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我的感覺就很奇怪,是我從沒經曆過的一種感覺,經常會想起你,想知道你在做什麽?也許這就是喜歡吧!”

  沈天奕喃喃的說著,表情很嚴肅,夏瑤就覺得自己的臉,呼的一下就燙了。

  他的語氣那麽鄭重,餘暉照在他臉上,像一層薄薄的金光,晃得夏瑤張不開眼睛,也忘了反應。

  沈天奕仿佛下定了決心,要一次性把話說清楚,他站住了腳,夏瑤也隻能站住,“在這樣沉重的時刻我不會要你接受什麽的,我隻是想你知道而已。”

  夏瑤低下頭認真聽著,不經意間抬頭,就看見他卷翹的睫毛和直挺的鼻梁,那張大多時候都很冷情的臉上,正綻放著她從未見過的神采。

  “可以告訴我你的想法嗎?”沈天奕期待的看著她。深邃的眼,挺直的鼻,飽滿的唇,構成一張輪廓分明、線條硬朗的英俊麵孔,即使是在這樣表白的特殊時刻他的神情也是冷峻的,不過卻並不影響他說話的真誠,反而讓他整個人看上去軍人氣魄盡顯。

  夏瑤的心裏很矛盾,她知道自己對沈天奕的感覺不一樣了,可是這麽快的接受一段認真的感情還是讓她躊躇。她又想起了沈天宇,心下頓時一驚,是啊!沈天宇怎麽辦?她那麽深的傷害了他,她怎麽能接受別人的愛呢?

  “我……”夏瑤支吾著說:“我現在心裏很煩躁,不知道該怎麽說好。”

  “我可以等的,”沈天奕說完這句就沒再繼續這個話題了。

  兩個人都不說話,各懷心事。一個躺著,一個坐著,坐望夕陽抹去最後一道豔影,坐望蒼穹點上爍爍星光。

  當月亮冉冉升起時,點點銀光在粼粼水波中閃爍,一派空幽雅致。周圍茂密的樹木被銀白色的月華勾勒出細膩的輪廓,宛若水墨畫,豪放潑墨揮灑,隻用單一的墨色,通過深淺變化將美景的精髓描繪。

  回去的路上,他們兩人變得異常的沉默。隻能聽到鞋子跟地麵接觸的那細微的摩擦聲,以及冷風刮過樹葉的沙沙聲……

  【043】勞累過度

  第二天沈天奕沒能離開,因為晚上的時候隔壁縣發生餘震,他又趕赴了前線。

  夏瑤決定也跟醫療隊一起去幫忙施救,剛好一個受傷較輕的老師願意幫她照顧孤兒院的小朋友,這讓她沒有了後顧之憂。

  正準備出發的時候她一個站立不穩差點倒下去,耳朵邊的嗡嗡聲持續不斷,她以為是被小朋友吵的也沒去管,振作下精神跟在了醫療隊後麵。

  餘震的地方居然好巧不巧的在隔壁縣臨時搭建的醫療隊附近,裏麵的人都是老弱病殘,能夠在第一波地震中餘生已經是很幸運的了,可是沒想到不幸這麽快就又降臨了。

  整個醫療隊連同附近的一些簡易宿舍都被埋到了地下。

  救援人員火速行動,沈天奕作為總指揮奮鬥在最前沿。

  好在所有的器械和探測設備都齊全,餘震麵積也不是很大,救援人員也有了實地經驗,救人的速度快了很多。不過災民們本身就是帶著傷的,再被壓在地下幾個小時,身上的傷更嚴重了。所以醫生護士的工作量就很大了。夏瑤作為後進生隻能做一些苦力活,比如抬擔架、扛醫療器材……雖然很累但她幹勁十足,尤其是看到被救出的人臉上那種劫後重生的喜悅,她的精力更充沛了。

  隻是看到死亡的人她心裏還是免不了難過。尤其是她抬著抬著的時候突然停止了呼吸,更讓她悲痛欲絕。

  隨著被埋的人員一個一個被救出來夏瑤的體力越來越不支了,不止耳朵嗡嗡作響眼睛也有點花了,她硬撐著不讓自己倒下繼續忙前忙後,要是人還沒救上來她就去幫醫生護士打下手。

  沈天奕不經意間總會看見她奔波的身影,還有她努力撐著卻顯得很疲憊的身體,眉頭微微皺了皺。

  搜救工作全部結束的時候夏瑤的神經終於放鬆了,忽然一個站不穩栽倒在了地下,沈天奕正好看到了這一幕,立即百米衝刺的速度跑過來接住了她,驚詫了所有的人。

  等到夏瑤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臨時的醫療病房裏,沈天奕在外麵跟醫生討論她的病情。

溺寵:左右為男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溺寵:左右為男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蜻蜓飛飛  所寫的溺寵:左右為男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溺寵:左右為男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