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美食江湖

第82節

頂級廚師大賽這個比賽,並不是如王佳琪所見過的那種上電視的比賽,其專業性比電視上的要高上百倍,而且更加具有封閉性,除了廚師、美食圈內的人,根本就不會知道,也沒機會知道有這麽個比賽,因為它的比賽從來都是不公開的。

它的現場隻會邀請五十個嘉賓,其嘉賓人選是由參賽者跟評委以及比賽舉辦方美食協會所推薦的,一般來說,一名參賽者隻有一個名額,五名評委各有兩個名額,剩下的都是美食協會的名額。

普通人想見識這個頂級廚師大賽,隻能去找參賽者或者評委要名額了,要不然就得托關係找美食協會,不過美食協會的名額早在比賽前兩個月就發出去了,等到比賽前的一個禮拜絕對是不會再有名額了。

“黑狗子!怎麽你也能進比賽會場啊!!!我找了這麽久的關係都沒找到可以帶我去的人,原來你早就可以進場了,我卻還不知道,這不科學!”

要知道,每個進入會場的賓客都是能吃到些特殊的宴席的,這些宴席是由專邀的幾個烹飪大師做的,另外,參賽選手做的食物也能有機會被嘉賓吃到,也就是說,這一場頂級廚師大賽,相當於一個全華夏境內最頂級的美食盛宴了,李迅這樣的吃貨肯定是不想錯過的,奈何他雖然想進會場,卻沒門路,此時,見到原本不聲不響的卓以默有機會進這比賽會場,他的羨慕嫉妒恨不得將卓以默手上的邀請卡搶過來。

“迅哥兒,你想去會場?”王佳琪好奇地問道。

李迅點了點頭。

“早說啊,我手上的名額正好沒用掉。”

李迅頓時大喜,連呼王佳琪真是個大善人,他自己沒想到王佳琪這茬是燈下黑了,再加上王佳琪一直在遊曆,他自己也在跟著卓以默為了商談高級食材而跑動跑西,所以就沒有問王佳琪這邊有沒有把名額給了別人。

正當這時,張思悌那邊也將改良過的菜肴做好了,他端著新的帶子上朝到了包廂。

“你看看現在的怎麽樣。”他指著那盤菜。

新的帶子上朝比原來的要精致許多,原本的帶子上朝隻是簡單地將一塊塊肉放在青菜上,但是現在的這道帶子上朝,卻青菜與白豆腐相間,呈現出一股股破浪流轉的氣勢。

“嗯,對,就是我想的這樣。”這個張思悌,雖說有些溝通無力,但是對於廚藝相關的事卻是一片赤子之心,能夠做到有錯既改,怪不得被諸多人稱讚。

“王佳琪,你們到底講的什麽啊,我看這菜不就是青菜加豆腐麽,多了個豆腐而已,味道還是原來的味道。”李迅不甘寂寞地說道。

還沒等張思悌送來鄙視的眼神,那邊卓以默就已經說話了,“很簡單的事,之前王佳琪就說了這道菜沒有形意結合,意思就是菜的品形不符合菜的名,這道菜叫帶子上朝,而‘潮’和朝同音,用波浪湧動的潮水形狀正是擬了上朝之意。”

“你又知道了。”對於卓以默的話,李迅雖然聽明白了,可是為了不暴露自己對於吃貨文化的不深,就故意沒承認卓以默說的是對的。

“這是常識。”卓以默說道。

這常識讓李迅聽得隻想拍桌,不過鑒於另外的人似乎都知道的樣子,他都要懷疑自己的確是個孤陋寡聞,不識常識的文盲了。

李迅這邊正尷尬著不知道說什麽好,那邊張思悌的開口頓時給他接了燃眉之急。

“王佳琪,你很厲害。”這應該就是她之前提出的問題讓張思悌看到了她的能力,所以才有了這麽一句誇讚。

“謝謝啊。”不知道怎麽回應,她也隻能這麽說了。

“你足夠有資格做我的對手,我想跟你打個賭。”

這句話,信息量略大啊,前半句的意思是,之前他都不認為她是對手麽?後半句話所要打的賭也讓她無言以對,真不知道這個張思悌又在想什麽了。

此時,就連張思怡也意外地看向她弟弟,顯然,她並不知道張思悌要和王佳琪打賭的這個計劃,可能,張思悌的這個計劃隻是他現成的一拍腦門想出來的,對此,隻有張思悌自己知道了。

“之前,我覺得你隻學了四年,所以不會跟你來這個賭,但是現在,我覺得你有能力接受和我打賭了。”他看了看王佳琪,繼續說道。

“你到底想說什麽?”她有些不耐煩了,這話說得半遮半露地,幹脆直接說不就得了。

“我想和你賭,遊龍刀。”

“什麽?”

☆、第113章 魚躍龍門

考慮到要開分店以及參加頂級廚師大賽,京城這邊早就有人給王佳琪安排了一個長期的住所,所以她也不用總是住著賓館了,回了這個臨時的住所,她躺在了床上,腦中總是忍不住想起張思悌說的那個賭。

“這是我師傅給我的,怎麽可能用來跟你打賭!”那時,她已經出離的憤怒了,之前張思悌跟她說錯話,她可以原諒,但是用師傅交給她的遊龍刀去打一個莫名其妙的賭,簡直腦殘,要不是計較著當時張思怡在場,她都要直接發飆了。

張思悌看了王佳琪一眼,摸了下腦門,“對了,你等著。”說完,便又轉身離去了。

這回,張思怡沒有立馬追出去,而是留下來跟王佳琪解釋,“佳琪,不好意思,讓你來了受我弟的這份氣,我過會兒一定打死他,幫你出氣。”

“思怡,你弟怎麽會突然想起來要和我打賭?”她雖然明白自己師傅家和張家兩家之間的對手關係,可是也不至於動不動就賭鬥,又不是不死不休的宿敵關係,至於麽。

“正要跟你說這個呢,你那遊龍刀,我們家老頭子可是惦記得緊啊,總說就差一點就能將遊龍刀贏回來了,你既然得了遊龍刀,應該也知道你師父古家的祖輩跟我們家祖輩的恩怨吧,當時皇上將這刀賜給古家祖輩,而我們張家的師祖總覺得這賞賜不公,古家祖輩並沒有這分接受禦賜之物的實力,所以我們張家的人世世代代都想證明自己比古家的要強,當然,怎麽表現出強勢來,自然是要將遊龍刀給奪過來,對了,當時,古家除了遊龍刀,還得了另外的賞賜物……”

還沒等張思怡將話說完,張思怡就回來了,而他手上拿著的,是兩把鯉魚形狀的刀具,這刀刀身狹長,刀麵寒光流動,刃如秋霜,且刀的兩麵有鱗片一類的條紋,其材質看起來也不似不鏽鋼,純鐵一類的,仔細瞧著,竟然與遊龍刀表麵的光華有驚人的相似,而且那雕紋也是與遊龍刀上的龍紋畫風類似。

此時,王佳琪睜大了眼睛,心中直叫古怪,恨不得立馬回自己住的地方去把遊龍刀拿出來跟這兩把刀對比一下。

“這兩把雙鯉刀,你要是贏了,就都歸你了。”

雙鯉刀,原來是叫這個名字,如果從裏魚躍龍門的角度來解釋,那張思悌手上的雙鯉刀跟她這邊的遊龍刀關係就更加密切了。

本來,王佳琪聽到這個賭心中是厭惡得不行的,可是現在張思悌拿出了這兩把雙鯉刀,這讓她無法輕舉妄動,因為她不敢保證師傅那邊會對這兩把雙鯉刀是什麽看法,所以她隻是說了讓她考慮考慮。

張思悌沒有逼著王佳琪去跟他賭鬥,不過也給出了她不能立刻拒絕的籌碼,所以他安心地等著王佳琪的回答,並不急於一時,就算在頂級廚師大賽結束後,王佳琪都沒有同意,那也隻是讓他有些失望罷了,畢竟這樣的對手,還是值得他用雙鯉刀來押注的。

王佳琪滿腦子都是雙鯉刀,對於張思怡沒有說完的那句話沒有當場問出來,等到她回了住所,躺在床上時,才突然想到這件事。

那個另外的禦賜之物,該不會就是雙鯉刀吧!

她這邊再怎麽亂想,也不及古名泉親口說出的一句話,所以她還是撥通了古名泉的電話。

“佳琪啊,找我有什麽事嘛?是對頂級大賽不放心?”他還以為王佳琪頭一次參加這種重大賽事,換了賽前恐懼症呢,此時他關切地問道。

“不是這個,師傅,我好著呢,我想問的是,師傅,你知道雙鯉刀麽?”現在,她真的很想從古名泉口中得到確切的消息,如果這雙鯉刀跟古名泉無關,她就能安心地拒絕得那個賭了,反之,那隻能……

“佳琪,你是從哪裏知道雙鯉刀的?”他問得很急切。

“張思悌那裏。”她老實回答道。

“哎……”古名泉在電話中歎了口氣,既是無奈又是悲涼。

聽師傅這口氣,這雙鯉刀,應該就是她所想的那樣了。

“師傅?”見古名泉有一會兒沒說話,她擔心地問了一聲,就怕古名泉有事。

“佳琪,我現在跟你說說這雙鯉刀吧。”

雙鯉刀,顧名思義,就是兩把鯉魚形狀的刀,可是這隻是從表麵上來看的含義,更深層的,代表了古家祖輩曾經的榮光。

鯉魚,古時就有富貴吉祥之意,而且人們還為鯉魚賦予了鯉魚躍龍門的故事,所有能被雕刻了鯉魚紋路或是鯉魚圖案的器物,都有著美好的寓意,當時曾經的乾隆帝就將自己恰好得來的一塊天上隕鐵命工匠鑄造出了幾樣器物,其中,就有兩柄鯉魚形狀的刀。

這兩把刀因為形狀的關係,被專門用於處理鮮魚,一柄去鱗的剖腹的叫做黑鯉刀,一柄專片切魚肉的叫做白鯉刀,兩把刀合稱雙鯉刀,又因為當時,古家的祖先,禦廚古涼是整個禦廚房中最擅長做魚的,所以黃帝就把這柄刀賜給了古涼。

不過這個舉動,卻讓另一位廚師新生不滿,那就是張家的祖師張德全,這位張德全當時雖然並不如古涼會做魚,但是對於不是自己得到雙鯉刀也是頗有微詞,因為在他看來,鯉魚之意更加符合他們孔府菜,按著魯昭公以鯉魚賜孔子,孔子為其子取名伯魚的史料來看,這雙鯉刀更應為他們孔府菜所有,不過想到自己並不擅長做魚,且雙鯉刀的作用極為有限,隻在處理魚上,他就沒有太過在意。

如果事情到了這裏就結束,那就不會有之後張古兩家的百年恩怨了,在做出雙鯉刀之後,工匠又製作出了比雙鯉刀功能更為全麵的遊龍刀,這柄刀可就不是隻能處理魚了,它的傳統菜刀造型讓它的功能在處理魚上雖不如雙鯉刀那樣極限細致,但勝在作用廣泛,雞鴨魚肉,各種瓜果蔬菜都能用它處理,於是,這柄刀就引起了禦廚房中所有廚師的注意。

當時的古張二人對這柄刀也很眼紅,不過這柄刀並不是能輕易得到的,必須要讓皇上龍心大悅了才能得到這柄菜刀,絕大多數廚師的做法,就是翻著花樣做菜,企圖讓皇上開心,不過古涼的做法是,買通了皇上身邊的太監,讓皇上能在所有廚師之前嚐到他做的菜,當然,僅僅如此是不夠用的,古涼做的魚躍龍門,可是深深符合了雙鯉刀和遊龍刀的意義。

因著這些手段,在其他廚師還沒有及時獻了殷勤之際,古涼就提前拿到了遊龍刀,這對張德全來說,這是極為卑鄙的手段,不過古涼並不認為自己做的有什麽錯,他隻不過是讓皇上提前吃到了他的菜,至於能不能讓皇上滿意,這還得看皇上自己。

兩人誰也爭不過誰,在菜肴的品質方麵,兩人一時瑜亮,在各種改良與創新方麵,兩者都是南北派的集大成者,在當時,禦賜之物也不是能隨便賭鬥的,所以,張德全並不能把古涼手中的遊龍刀給拿到手,直到多年後,封建秩序崩壞,進入新時期,張家才有機會跟古家發出賭鬥比試,兩家各有勝負,這雙鯉刀也是多次被張家給奪走,但唯獨遊龍刀,是從來都沒有被古家的人奪走過的。

在古名泉遊曆之前,他們家的雙鯉刀已經被他爺爺跟他父親保存了兩代了,這也就是說,張家已經有兩代的時間沒能贏過古家,那時,古名泉以為自己也能跟爺爺和父親一樣贏了張家,但是,等到真的比試了,他才知道要贏過張家的人是多麽不容易。

當時,比試的第一次是兩人平手,但是因為一些原因,古名泉認為是自己輸了,可張家的張恩開覺得是平手,於是這次比試並沒有拿走任何東西,第一次的失敗讓古名泉心中有了包袱,所以之後的兩次,他始終無法擺脫這個陰影,在兩者水平差不多的情況下,壓力重的一方很有可能會輸,古名泉無法突破這份壓力,最後輸了兩柄雙鯉刀後,再也不敢失去遊龍刀了。

時隔多年,古名泉再也沒有跟張恩開進行過第四次比試,雖然他明白自己跟張恩開水平差不多,可是他不能輸,這不僅僅是遊龍刀的問題,還是古家跟張家,南派和北派誰輸誰贏的關係。

現在,古名泉從王佳琪口中聽到張家的人再次像自己的徒弟發起了挑戰,他不由一陣感慨,自己執著多年的包袱,自己的前顧後怕,讓他失了廚師的進取之心,讓他不敢直麵張家,可這回,他並不想王佳琪也跟他一樣。

王佳琪還年輕,她有資本去輸,就算輸了,大不了以後贏回來就成了,根本不用和他一樣畏首畏尾地當個縮頭烏龜,年輕人最寶貴的就是那股子銳氣了,現在老成持重,那等到了他這個年紀的時候,一定會害怕自己年輕時的膽小。

“佳琪,答應吧,凡事盡力而為,爭取做到不後悔就行了,至於遊龍刀,這隻是身外之物,就算再寶貴,若是輸了,你下次再贏回來就行了。”

古名泉隻說了這句話,便讓王佳琪明白了他的意思。

跟古名泉這邊說完,她就給張思怡去了個電話,因為沒有張思悌的電話,就隻能打給張思怡了。

張思怡將她弟叫了過來,“想好了?”張思悌似乎早就知道王佳琪會同意一樣。

“嗯。”語氣說不出的鄭重。

……

頂級廚師大賽,最初是幾個廚師之間的交流和切磋,後來才成為了現在的頂級廚師大賽,其正規程度是華夏之最,可以說是華夏廚藝界的頂級比賽了。

這比賽,由展示和比試兩個部分組成,展示部分是以烹飪大師秀廚藝為主的,通常,無論是賓客還是參賽選手,隻要是進了頂級廚師的會場,都能吃到烹飪大師製作的至高宴席。

而此時,李迅就像個花蝴蝶一樣,在幾張桌子之間到處品嚐美食,對於李迅這樣的老饕來說,進了頂級廚師會場就像是熊瞎子掉進了蜜罐裏頭一樣,使勁吃是李迅現在心中唯一的目標。

與李迅這樣怎麽吃都吃不夠的樣子所對比的,是卓以默,他倒是沒有跟自己的兄弟迅哥兒在一起,而是在和一群人攀談著,能進頂級廚師會場的,都是美食界、廚藝界的大佬,能有這樣的和這些人搞好關係的機會,他肯定是不會浪費的。

“黑狗子也真是的,這麽多美食不來吃,倒是一直跟其他人聊天。”李迅跟王佳琪抱怨著卓以默的不合群。

“美食雖然重要,但是對卓以默來說,生意這類的應該是更重的事才對。”她聳了聳肩,這是個人生活態度的事兒,對此她沒有任何責備的話可說。

“我知道,可是我還是覺得美食更重要。”

說了半天,她才發現要說服李迅美食並不是對於所有人都是殺器是多麽不可能,於是她隻好放棄了。

“各位參賽選手,比賽進入準備階段,請進入二區三號廳。”廣播中傳來這樣的話。

“王佳琪同誌,你安心地去吧,我會替你照顧好你的這些美食的!”李迅趁王佳琪沒走時,拍了拍她的肩,一副隔壁家老王的樣子。

她翻了個白眼,正不知怎麽說李迅好時,卓以默過來了,“加油。”

她點了點頭,心中覺得還是卓以默說的話更符合現在的氣氛,“謝謝。”說完,她便去了三號廳。

☆、第114章 老式麵

十二名參賽選手,來自華夏的東南西北各地,所擅長的菜肴也是不一而足,此時,他們都接到了比試的第一道題——麵。

題目是從這次的題庫中隨機抽取的,所以也不存在菜肴難度高低以及是否少見的問題,這些題目就如這次麵的這道題一樣,都是很普通很常見的菜肴。

不過,這麵也並不是如字麵上所想的那般簡單,麵很常見,幾乎家家都會燒麵,無論南北,都有麵條,可是普通人家做的麵條,和頂級大賽所要求的完全不同。

就像現在,每個廚師都在親自擀麵,有的是做刀削麵的,將麵削成一片片的,有的是做山城小麵的,正用著小麥粉做麵。

而王佳琪,做的是老式麵。

老式麵,是梁溪老北門的拱北樓這家老字號所特有的麵,這麵的做法在做麵、吊湯和澆頭上有特別的講究,做麵是用木棍插厚皮子的中央,再用手臂不停地調壓,一邊拍粉一邊拍薄,這樣做出來的麵幹爽且皮薄,另外,這麵湯是用各種豬骨、雞骨、牛骨等骨料來吊著味,有了麵跟湯,這澆頭當然也不能隨便敷衍了事,必須是要有蝦仁、牛蹄筋、鱔魚片、雞肉片、魚片、手撕麵筋、筍絲、木耳絲等十來種澆頭,這樣做出的一碗麵,常常要用一大海碗來裝。

她做的這個老式麵,在做法上絕對要比拱北樓的那個做法更加繁瑣,直把下麵的賓客們看得一愣一愣的。

所有人都能看到王佳琪像是閉著眼睛在揉麵團,可是這隻是她在找手感而已,眾所周知,麵條是用高筋粉做的,0.1%筋度的不同都會造成不同的口感,做爛糊麵和斷生麵的麵條絕對是不一樣的,做這老式麵的麵條當然也要是獨一份筋度,做好了揉麵的功夫,可以算是成功了一半了,接下來,就是需要切皮子跟下麵了。

她將做好的麵條下到了一口石鍋裝著的高湯中,由於比試允許選手自帶廚具,所以她也拿了這口石鍋跟遊龍刀上場,這口石鍋可是她在頂級廚師比賽中能否走到最後的關鍵。

石鍋是係統在遊曆任務結束後獎勵給她的,長久以來,王佳琪一直覺得係統並不會有什麽實質的物品獎勵,可是,這個想法卻在這口石鍋上被打破了。

對於王佳琪的不可置信,係統就說了句;“係統並沒有說過隻能獎勵虛擬物品,隻有宿主完成了一個大型任務,才能得到實物獎勵。”

美食江湖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美食江湖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美食江湖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都市超級神尊農家藥女:富貴臨門影後重生在八零科舉官途
  作者:賈宜蒸所寫的美食江湖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美食江湖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