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美食江湖

第81節

李迅和卓以默是在玉食人家開業後的第二天到的京城,當時李迅給王佳琪打電話,說有事情要找她,所以她就出現在了這裏。

“王佳琪同誌,作為擁有農場股份一份子的你,是不是該反省一下自己的不作為了呢?”李迅的口氣和官方,似乎是外交部發言人在跟別國嘴炮扯淡一樣,接下去很有可能還要說深表遺憾、表示強烈抗議之類的話了。

為了不讓自己想象中的那種句子真的出現在李迅的口中,王佳琪毫不猶豫,開口道:“什麽鬼?反省什麽?我是要反省一下你又一次沒來我的開業典禮?”

“哎呀,我是有原因的,你也不是不知道,為選出適合跟我們合作的提貨商,我可是親自去調查了這些公司的,這些事情,都是為了咱們的利益啊。”他解釋道。

“那怪我咯?”王佳琪挑眉,看著李迅怎麽說。

“當然要怪你啦,你作為擁有25%股份的人,需要我這麽一個隻擁有5%股份的人做牛做馬,而你卻隻需要舒舒服服地躺著等錢砸到自己身上,這種事情根本就是不公平啊!”他說的似乎很有道理。

“所以,你這次把我也拉到這裏來,為的就是給你的商談當個醬油?”她猜到李迅叫她過來的原因了。

“嘿,王佳琪同誌,你這不是打醬油,你是為了咱們的革命事業添磚加瓦。”

盡管李迅說得再光榮無比,她還是不為所動,“嗬嗬,迅哥兒啊,你似乎是忘了,如果你也跟我一樣出三張方子,你也能輕輕鬆鬆躺著賺錢,不過你不是我,所以你再羨慕嫉妒恨,也隻能乖乖為我賣命啦,哈哈哈。”她說的三張配方,兩張時遊曆前係統給的浸泡液跟肥料的配方,還有一張是遊曆途中,抽獎抽到的一張提高產量的粉末配方,也正是這三張配方,才讓她獲得了現在這麽多的股份。

她說得直白,李迅立馬就泄了氣,他是最後一個加入卓以默農場的人,還是因為卓以默需要另外一個人跟他一起分擔某些“嗡嗡”煩個不停的蒼蠅所造成的壓力,才被卓以默放進了董事,隻不過這股份,比王佳琪的要少不少。

“花妞,早就跟你說過了,不要不自量力。”卓以默最後出場,說的確實這樣的話。

“黑狗子!你就不能有點同情心麽,我為你的農場做牛做馬,隻換來了你的這一句,我不活了,嚶嚶嚶~”真是久違的隨身自帶魔音灌耳功啊。

王佳琪擺著張無奈的臉,心中想著李迅這一招耍賴功夫真是經久不絕,像她這樣的人一定會被他的魔音洗腦功給煩得不去計較他剛才做的蠢事,不過現在他麵對的是卓以默這個心機男,答案可想而知。

李迅被卓以默一句話給打腫了臉,“你不活了,我正好換個合作對象。”

之後,李迅果然就沒繼續厚著臉皮說求同情心。

王佳琪對這兩人的相處模式頗感興趣,卓以默這種奇怪的心機男,估計也就李迅這種自來熟的厚臉皮能坦然相處了,李迅這個活寶,真是走到哪裏都能活躍氣氛,還能勾搭到許多好基友。

仔細想想,她似乎也是因為李迅的這份自來熟而跟他成了朋友的,而且這個朋友還是那種可以為你兩肋插刀的那種,她就有好幾次需要幫忙時,李迅二話不說就用自己的方式給王佳琪解決了困難。

李迅的嘴是比較貧,不過在習慣了之後,王佳琪也不會把他那種貧給當真了,就像之前李迅說自己不服氣王佳琪不來為農場的商談創造貢獻一樣,她曉得這隻是李迅開的一個玩笑而已,因為有卓以默在場,通常會讓王佳琪不知道怎麽跟他說話,這就顯得有些尷尬,不過有了李迅,氣氛就融洽了許多,他就像個潤滑油一樣,協調每個零件的工作。

“誒?佳琪,你也在?”

這聲音,王佳琪聽著像是張思怡,往回一看,果然,就是張思怡了。

☆、第111章 帶子上朝

張思怡今兒個穿了條水藍色的長裙,依然是走的知性風,不過早就對她有所了解的王佳琪知道她並不如表麵上的那麽溫柔無害。

而此時,她淡定地和李迅商談這農場食材的事兒。

“如果你們不接受我所說的這個價格,那大可不必繼續閑扯下去了。”張思怡的態度就是你愛賣不賣,不賣拉倒。

可是,事實卻是雙方正在進行談判的角力,買賣關係並不是簡單地你出多少我就答應了的,而是要細細談,各種砍價手段層出不窮,張思怡的做法就是表麵上對農場中的高級食材不在乎,但實際上還是想收購的。

“……”李迅直接無語了,這可是他頭一次見到這麽吊跟他們談判的買方。

之前,卓以默的農場自從開始買賣高級食材之後,前來求購的人就絡繹不絕的,他們還得仔細挑著才會把貨賣給別人,現在碰到了張思怡,直接就是例外了。

張思怡之所以敢這麽說,一方麵是她是話事人,這是她自家的酒樓,所以對於一些不符合她心意的供貨商她有權利否決,另一方麵,她們家酒樓是有這個能力去挑選食材供貨商的,就算食材是卓以默農場中的那些高級食材。

如意酒樓是專做孔府菜的張家所有,而張家又是目前京城乃至整個北方菜係的話事人,換句話說,要是美食圈是個江湖,那張家就是整個北派菜係的武林盟主,張家要是不想接受某個供貨商的供貨,那底下的其他酒樓、飯店之類的餐飲都要掂量掂量,他們會覺得張家不接收的東西,可能是質量不好,所以也會跟風地不去接受供貨商的食材。

而在南方,之所以卓以默的農場食材能推廣得那麽快,一是食材質量的確高,且出貨量大,二是南方不像北方那樣有個話事人,沒有張家那樣實力毫無疑問冠絕整個北派的廚師派係,就算是王佳琪的師傅古名泉是張家看中的對手,但古家還沒有足夠的實力像張家那樣成為南派的領袖。

此時,李迅求助地看向卓以默,不過卓以默並沒有立即說話,而是將目光投向了王佳琪。

原本王佳琪還覺得自己隻是被李迅叫來打個醬油的,但是看到張思怡之後,她就明白事情多半沒有那麽簡單了,直到現在,接收到卓以默目光的她終於有了答案。

“這他喵的根本就是故意讓她來的吧!”她不停地吐槽著。

卓以默應該知道她和張思怡的關係,才會讓她過來當做突破口,一邊是朋友,另一邊是利益,她不知道卓以默此時把皮球踢給自己是搞什麽鬼,不過隨著卓以默與李迅看著她的目光,張思怡也看了過來。

“那個,思怡,我看你也不是不想要我們的食材吧,畢竟我們農場的食材可以量產,而且價格比你們家外麵收的食材要低,另外,就算你們家不用我們的高級食材,但是在京城肯定還是會有其他酒店會收的,要是其他家搶先使用了我們的食材,那肯定會比沒有用的有更多的優勢。”她點到為止,相信張思怡應該明白。

張思怡陷入了沉默,王佳琪說的,正是她想掩飾的。

雖然他們家是北派廚藝界的領袖,可是這隻是圈裏人給的一個麵子罷了,這個麵子的作用可大可小,用好了可以讓其他酒店都一直對外拒絕某種食物或是聯手給某些人上黑名單,可是這種情況,實在很少見,通常都是犯了眾怒的人才會用到這種手段,一般來說,就算他們家擺了個態度要拒絕卓以默農場的食材,可是不代表其他家會跟著他們一起拒絕到底,因為他們除了是廚師還是商人,隻有自家的利益收到損害時,這些人才會跟著張家走。

而且在京城這樣的國際化都市,在此地開餐飲的不止是北派的廚師,還有許多南方的,甚至是國外的餐館,要是他們拒絕使用卓以默農場的食材,那有的是人要代替他們,現在卓以默等人一到北方就率先跟他們家談了,那就是給他們麵子,當然有了麵子暫且不說,先行者的優勢還會讓張家得到許多利益。

在知道卓以默已經是給張家最低的價格之後,張思怡果斷地跟他們有了個口頭上的協議,隻等談完後回去擬定合同簽字了。

整個談判中,卓以默充當了掌握全場節奏的節拍器的作用,他隻是寥寥幾句話,幾個動作,就把談判的基調給奠定下來了,李迅則是潤滑劑,用自己的口才在談判陷入僵直中時活躍氣氛,至於王佳琪,雖然看起來很醬油,似乎張思怡的想法都是自己想好的,但是若是沒有王佳琪那幾句話的引導,張思怡說不定還會要再跟卓以默扯皮個幾天。

這是熟人效應,對於自己的好朋友,一般人會降低自己的防禦心理,會理所當然地覺得自己人說的話更加值得信賴,張思怡也不例外,卓以默叫王佳琪過來正是為了這一點,他自己雖然也能將談判談好,不過如果沒有王佳琪,那肯定會需要耗費相當長的時間來談判,通常會變成你一句我一句,勾心鬥角隻為了降低個幾毛錢幾塊錢的現象,他討厭浪費時間的扯皮,所以把王佳琪叫過來說服張思怡對他來說是最簡單且最直接的辦法。

……

“合作愉快!”

張思怡拍了下手,表示合作達成。

而另一方的卓以默等人也一臉笑意,因為解決了張家,就變相地代表著他們農場的食材可以被北方菜係的其他餐飲接受,而被接受也就意味著會有源源不斷的食材被賣出,各種錢錢會變得更多起來。

“好了,剛剛一直忙著說話,你們也該嚐嚐我們家的特色菜。”商談結束後,張思怡開始向三人介紹這桌菜肴了。

如意酒樓,最為出名的就是他們家的宴席了,在宴席中,更加被食客們津津樂道的則是幾桌宴席有燕菜全席、滿漢宴、魚翅席這幾種,而今天,王佳琪他們吃的這一桌卻並不是這幾個出名的宴席中的任何一種。

“這些菜,都是我吩咐廚房特意做的,雖然散了些,不是成套的宴席,不過這裏麵每一道菜的水準都要比宴席類的高一些,這其中還有幾道菜是我動的手,品質上我自己可以保證。”突然,她停下了口,看向王佳琪,“另外,其中還有一道是我弟弟做的,佳琪,你覺得這裏麵哪一道是他做的?”

王佳琪皺了皺眉,張思怡這問題,對於普通人而言那是肯定無法辨別出來的,但是對她來說,隻能是有難度。

她敏銳的味覺和嗅覺能夠幫她歸類出同一種風格的菜肴,另外,她還可以用係統鑒定來查看菜肴的品級,當然,這就有些作弊了。

不過,不等她用係統來看,就自己看出了結果。

涼菜中的詩禮銀杏、伏案閱書以及熱菜中的尼山踏青應該是張思怡做的,因為個人經曆的緣故,張思怡做菜最喜歡添加自己的個人觀點,一有靈感就把自己見過的東西做成食材,或者仿照那樣做成菜肴,這種做法可比王佳琪按照自己的見識融合玉食宴要激烈地多,用張思怡的那種做法做出來的菜肴,廢品率高得驚人,當然,良品、優品也有一些,隻是不多而已,這幾道菜應該是張思怡自王佳琪出去遊曆之後又選出來的良品,都有三品的水準。

張思怡的這幾道菜,在眾多菜肴中已經很有特色了,可是比起另外一道菜卻有些不夠看。

那道帶子上朝,用的是一鴨一鴿砂鍋煨煮的做法,這種做法做出的成品菜肴色紅肉爛,是最傳統的孔府菜做法,跟張思怡那各種奇思妙想的菜肴比起來,有種重劍無鋒,大巧若拙的感覺,僅憑著自己紮實的色香味,就征服了食客的味蕾,就連王佳琪都覺得能做出這種菜肴的人,水平絕對要比張思怡高。

“應該是這道帶子上朝吧。”她指著那道紅綠相間的菜肴說道。

張思怡瞪大了眼睛,驚聲道,“真是奇了,要不是這道菜是我看著送過來的,我就要懷疑有人提前告訴你哪一道是我弟弟做的了,不過,就連我自己都辨別不出來的菜肴,你怎麽辨認出來的,我弟做的菜可是傳統地不能再傳統了,要是不從手藝上來看,幾乎就要看不出他做的和酒樓內其他廚師做的區別了。”

“不能說這菜沒有特色吧,返璞歸真就是他最大的特色,另外,還要加上我的第六感。”除了這些,她還有句話沒說出來,那就是係統鑒定出這道帶子上朝有兩品之上,一品以下的水準,算是整桌菜肴中,品級最高的了,其他最高都隻有三品左右。

聽到王佳琪和張思怡的一來一往,李迅也忍不住嚐了嚐那帶子上朝,“誒,王佳琪,你這第六感是不是也太神了點,我怎麽沒嚐出來?怎麽說我也是個極品吃貨了吧。”

“你是吃貨,不是廚師。”卓以默一句補刀。

“嘿,黑狗子,你不是也沒看出來麽……”李迅對卓以默的語氣很不滿,那意思就像是在說他不是專業的,水平不夠一樣,雖然卓以默說的就是實話,不過鑒於極品吃貨以及一名老饕的自尊心,他覺得自己還是能反抗幾句的。

就在這兩人說話時,張思怡卻默默地退出了包廂。

王佳琪以為她是要去洗手間來著,可是沒等一會兒就見她領著個穿著白色廚師服,帶著廚師高帽的年輕人走了過來。

☆、第112章 燒秦皇魚骨

這人長得普普通通,甲字臉,柳葉眼,在這眉眼間,與張思怡頗有幾分相似,他掃視了一眼在座的幾人,最後將目光定在了王佳琪身上。

張思怡開口:“這是我弟弟,張思悌。”她介紹時,並沒有著重指明她是介紹給誰聽的,但是她那瞧著王佳琪時,眼睛中藏不住的興奮,卻很清楚地表明,這就是她專門講給王佳琪聽的。

“你就是古大師的徒弟?”沒等張思怡向他介紹在座人的姓名,張思悌就直接地問了一句,當然,這句話肯定是是在問王佳琪。

王佳琪皺著眉,這位張思怡傳說中的天才弟弟,並不像她想象中的有禮貌,按理說,在這種大家族中長大的人,應該不會問出這種話,因為說這種話的時候,就像是在問“你就是xxx的兒子?”,“你就是xxx的孫子?”這類話,顯得非常不尊重人,這樣就像是隻注重對方的身份背景,而將對方本身忽略了一樣。

張思怡聽到張思悌直接這麽說,心中暗道糟糕,她的這個弟弟一心就隻是學廚,對於人情往來的事情都是要多低能有多低能。她之前在廚房中跟她弟弟說了有個人要他見見,但是他弟弟並不高興應付這種浪費時間的見麵,所以就出了道題,隻要王佳琪能找出哪道菜是他做的,他就會出來看看。

王佳琪將題答出了,張思悌才慢吞吞地從廚房出來,他覺得能答出這道題的人自身的手藝也不算差了,至少比他們家酒樓中的廚師要高,另外,他知道了王佳琪是古名泉的弟子,對自己這個未來的對手很好奇。

因為,他姐之前就在他耳邊說,她認識了一個天賦不比他差的廚師,學廚不到四年,在最開始手藝跟她比就差不了多少,到了現在已經完全超越她了。張思怡的廚藝水平他很清楚,在高級廚師中雖然不是最一流的,但是也是中上的水平了,這個王佳琪能在短短幾年內獲得這麽大的廚藝成就,天賦是不用說,不過他到不是非常在意她的天賦,而是更想知道王佳琪是否真的能成為他的對手,而第一步就是送上這道帶子上朝,以這道菜來審視王佳琪。

張思悌自以為,這種方式是聞弦歌知雅意的,是兩個廚師之間特殊的交流語言,殊不知,他的這個方式太過詭異了,再加上他本人說話的不講究,導致了王佳琪對他的印象很不好,覺得他完全就是個高傲自滿的廚師。

張思怡無語望著天花板,這樣的弟弟,真是讓她無話可說,除了會讓她不停地擴大與天才對比產生的心理陰影麵積之外,還要不停為這蠢弟弟說錯的話做錯的事而擦屁股,所以她才那麽不願意呆在家裏,不過現在,她還是要為這個蠢弟弟擦完這一把屎為好,“佳琪,你不用理他,我弟弟是個廚藝癡,他整天呆在廚房裏練習廚藝,所以跟人交流有些問題,你當他是個廚瘋子就行了。”

“廚瘋子?怎麽感覺有些像連武功練得走火入魔的武林人士一樣啊,不過天才和瘋子常常隻有一線之隔,我還是頭一次見到這樣的人。”既然張思怡都出麵說話了,王佳琪還是給她麵子的,就沒有太過生氣,看張思怡說的,應該是真的。

“你是不是古大師的弟子?”見自己姐姐和王佳琪聊得正歡,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張思悌又問出了這一句。

這時,王佳琪和張思怡兩人都停了嘴,她同情地看向張思怡,有這麽個弟弟,張思怡真是辛苦了,張思怡隻好歎了口氣,認命地給她弟解釋,“我之前不就是跟你說了麽,王佳琪就是古大師的弟子,你怎麽不把人家的名字記住呢?”她覺得自己這個弟弟是該好好學學禮貌了。

“我當時一心在做菜,沒注意你說的話。”

這一句,將張思怡噎得說不出話來,她弟弟的確是有這麽個習慣,在做菜是習慣一心一意,天塌下來了都不能阻止他炒菜顛鍋。

“張思悌,你的這道帶子上朝,我發現了個問題。”雖然她不生氣了,但是對於張思悌,還是想讓他知道自己也不是吃素的,所以她就著之前張思悌給出的題,在此基礎上發現其漏洞。

“問題?”一說起自己的菜肴,張思悌果然就被吸引了注意力,他仔細地想了想自己得菜,發現並沒有什麽地方不對,“你說說看。”最終,他還是放棄了搜尋不對的地方,準備讓王佳琪來告訴自己。

“你這道帶子上朝,在味道上倒是符合了菜名的中正平和之意,可是在形上,卻沒做到形意結合。”她隻是開了個頭,可是這個頭已經是最關鍵的部分了。

隻說到這裏,張思悌眼睛一亮,立刻就跑出了包廂。

徒留包廂中的幾人麵麵相覷,張思怡尷尬地笑了笑,跟王佳琪等人告了一聲罪之後,就追著出去了。

“王佳琪同誌,你是灌了什麽*湯啊,讓這麽個眼睛長在頭頂的人被你一句話說得掩麵而逃啊!這一仗,你打得倒是落花流水,直叫我們這些旁觀者看得是暢快淋漓!快哉!”剛剛一直是懂得廚藝的三人間說話,李迅這個純粹的吃貨插不上嘴,現在人走了,他終於能一次性說個夠了,所以他走到了王佳琪麵前,朝她比了個大拇指。

她翻了個白眼,什麽*湯啊,李迅就差把她說成是邪教教主了,“滾你丫的,他根本就不是你說的那個掩麵而逃,那個張思悌他是想到了我所說的問題,應該是立馬跑回去解決了。”

“你怎麽知道?”他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

“直覺。”

這回換成李迅翻白眼了,這話說起來就是然而並沒有什麽卵用,“女人的直覺,你咋不說你有特異功能、阿賴耶識呢。”

“哼,我就是知道,你要不要賭一個?”

不過說到這裏,李迅對於和王佳琪這種專業人士賭這種事情還是沒有勝算的,所以他幹脆拒絕了,“誰跟你賭啊。”

王佳琪大感沒勁,她之所以會覺得張思悌是聽了她的話,跑回去改菜,除了直覺,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她曾經聽張思怡說起過類似的事。

張思悌曾經為了一道燒秦皇魚骨而呆在廚房中一整天不吃不喝,隻是為了研究這道菜是什麽油,選什麽水發菜,調什麽樣的鹵汁,這道菜本是孔府菜中最經典的一道菜,卻被張思悌單單拿出來反複研究,隻因為有人說這道菜的做法已經完善得不能再完善了,其他人本來對張思悌的這種做法感到不值得,但是直到張思悌真的將這道燒秦皇魚骨的做法給改得更為完善了,才明白他是真的說到做到。

張思悌能有這樣的本事,除了他自己的天賦之外,還靠了自己的一條好舌頭,什麽菜肴到了他嘴裏都能辨認出是什麽食材做的,這種能力並不是像王佳琪這樣是全方位的味覺嗅覺的及時記憶,他不像王佳琪這樣有係統這個外掛,所以他有這個能力全是靠了他自己從小到大對各種食材的品嚐與研究,多練幾回,自然就有了這分手段。

……

“對了,卓以默,我看你們酒店的魏恒廚師也進了頂級廚師的名單,恭喜啊。”她想起自己在看參賽者名單時,看到了一個比較熟的名字,魏恒這人是卓以默運城大飯店中的廚師,之前她有幾次去找宋茜時見到過這個人。

“對,他這次進入正好讓我也能到頂級廚師的賽場了,到時候就能看到你的比賽了。”

美食江湖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美食江湖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美食江湖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都市超級神尊農家藥女:富貴臨門影後重生在八零科舉官途
  作者:賈宜蒸所寫的美食江湖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美食江湖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