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美食江湖

第80節

“姐,玉食宴真的很好。”王淼的這句話,是真心實意的。

她沒有說些還需努力之類的謙虛話,“哈,我是有準備的,要不怎麽可能拿玉食宴出來做開門的主打呢。”家人在身邊時,她不會那麽生疏客氣。

“嗯,我看見你之前一直貓在廚房裏,就知道有了你的努力,才有了今天的成功。”他認真道,“對了,爸已經出院了,讓我告訴你不要太擔心他,好好參加比賽。”自從上次,王佳琪和王德勝聊過天之後,兩人的關係好了許多,要不是因為“玉食人家”京城店的開業,以及頂級廚師大賽,她可能會準備跟王淼一起照顧王德勝,她不想子欲養而親不待。

“知道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不習慣的原因,這種關心的話,王德勝還是要由王淼來傳話,不過這對王佳琪來說,已經是很幸福了,“對了,小淼,你也要參加比賽吧?到時候爸誰來照顧?”

“有我媽那邊在,你不用擔心。”之前,王德勝身邊隻有王淼在照顧,是因為王淼的媽媽正在國外出差,現在等聽到了王德勝住院的消息,立馬就請了假在家照顧王德勝了。

正當她要和王淼說些有關王德勝的話時,包廂那邊傳來了吵鬧聲。

☆、第109章 花膠響螺燉豬腳

“何玖,你不要再來糾纏了,我們家的老鹵,是老板送給我們的,而且這老鹵這些年來,也被我們添加了許多配方,現在的老鹵跟以前的,完全就不是一回事。”說話的是許三知,他朝著一個年輕人說著話。

這人看上去,眼角有些皺紋,應該是有二十大幾或者三十出頭的歲數。

“許三知,你不要忘了,當初是我爺爺帶著你練手藝,才讓你有了現在的手藝,而且他在走之前,將老鹵交給你,肯定不會是說送給你們的,在我看來,這就是暫時交給你們保管而已。”何玖不客氣說道。

許家和這位何玖的恩怨,要從上一輩說起。

許三知的鴨子店,之所以會在金陵屹立不倒,一方麵是因為許三知的手藝,另一方麵則是他們家的那鍋老鹵。

這兩方麵,無不跟何玖的爺爺,也就是“西廂館”的老板,何穆棱老先生有關。

許三知的手藝,最初是來自他的父親,可是許三知父親再厲害,也隻不過是個小攤販,對於廚藝的研究,怎麽都不可能比得上正式的廚師的,所以為了給許三知謀個出路,他就把許三知送到了“西廂館”去當個小工。

許三知為人勤快,很快就收到了何老先生的看中,他將許三知提到了廚房中,讓他從處理鴨子開始,隨後教他切菜做砧板,許三知就在這樣的情況下,一步步努力,最後做到了正式廚師的位置,在某種程度上,許三知已經可以算是何老先生的弟子了,隻不過兩人還是維持著不錯的雇員跟老板的關係,要是何老先生沒有離開金陵的話,恐怕許三知就要拜師了。

可是,這是件不可能的事,何老先生要是沒離開金陵去京城發展,許三知的鴨子店也不會得到這鍋老鹵,更不可能憑借老鹵發展起來。

而現在,何玖這個何老先生的後人,重新來到許家麵前,開口就是要收回老鹵,這對許家來說,要是真答應了,那就是傻了。

許家的鴨子店,一身武藝全在一鍋老鹵上,失去了老鹵,雖說不至於一蹶不振,但是生意上還是會傷筋動骨,再難回複到現在生意紅火的階段。

許家的人不同意,何玖當時也沒死心,他本來是想借著一些小動作,將老鹵從許家這裏搶回來的,可是他的這個動作注定要失敗了。當時王佳琪正好在金陵遊曆,聽許家那邊說起這事,就當即跟李迅說了聲。

李迅麵對這種情況,絕對不可能是見死不救的,他是金陵的地頭蛇,要想護著某家人,還是很簡單的。

何玖要是知道,曾經有個劉老板,用了比他手段激烈一百倍的辦法,也沒弄到老鹵,最後反倒賠了夫人又折兵,將自己送進了監牢,他一定會為自己的行為所感到後悔的。

不過,事實是他不知道,他一個外鄉人,在金陵搞小動作,就算有錢也不會有渠道搞,沒人願意接受他的這份活兒,他隻以為,這是有人在搞鬼,等他看到王佳琪時,就覺得這其中都是王佳琪在護著許家的人。

雖然這個想法有些偏了,但是也算間接猜到王佳琪幫了許家的人。

對於老鹵,他勢在必得,可是卻因為王佳琪的中途搗亂而破產了,這下子,他就將王佳琪記到了心裏。

……

“何先生,貌似我並沒有邀請你來我的開業典禮吧?”王佳琪迤迤然走來。

見這邊吵鬧,作為主人的王佳琪不得不出麵,這是她必須要插手的,製止何玖再繼續鬧下去了。

“要是我有邀請卡呢?”他反問了一句。

何玖也有邀請卡,那就是說,有人將自己的邀請卡給了何玖,這種拿著別人邀請卡進場的事,也不算少見,要知道,若是某個大佬因為有事不能參加典禮或酒會之類的,而另外卻有人想要參加,那就會通過一些渠道,那道大佬手中的邀請卡,這種情況,王佳琪也不是沒見過。

原來是有了邀請卡,有恃無恐,不過,就算他有邀請卡,若是想借機搗亂,她也不會輕饒,畢竟與趕走賓客後的影響相比,自己的顏麵被削了還要忍著,這種事情更無法讓她容忍,“如果你有邀請卡,當然可以進來,但是作為客人的你,希望也能保持風度,否則,我不介意將你送出去。”

她的意思很明白,何玖最好安靜如雞,否則被送走了可不要怪她不講臉麵。

“風度,我當然有,不過,作為一個食客,我是不是吃到不符合我心意的菜,也隻能忍著不說呢?”見一計不行,他再生一計。

將矛盾轉向廚師和食客的關係,這一招,王佳琪要是回答地不好,免不了讓何玖心生得意,更會讓在場的一些記者、同行看到,“玉食人家”開業第一天手食客質疑卻無法回答,這樣的景象是她絕對不想看到的,因為這會導致自己飯店的形象變差。

“哦?那何先生你倒是有什麽不滿呢?”來一招,接一招,現在來看,隻能如此。

“王老板,你的這些菜,味道都還不錯。”他表麵似乎還在誇讚王佳琪,其實是為了著重講出下一句,“可是,在我看來,隻能用一個詞評價,那就是亂。你的這些菜,都沒有一個著重的主題,例如,酸菜汆白肉是東北菜,大鍋燜牛肉是客家的,雪花炒豆腐是淮揚的,這些菜,口味上分布大江南北,很亂,作為一個食客,我覺得在味道的選擇上,你這個廚師過於追求花色了,給人眼花繚亂的感覺,且不同種類的味在沒有主基調的情況下,混合在一起,會給人產生厭煩之感。”

別看何玖來找王佳琪的茬,可是他說的這些都算是有道理的,聽了他的這番話,四周的賓客也都不禁點頭,他們回憶起之前品嚐過的菜肴,都覺得味道不錯,但是全部嚐下來,有種給人印象不深的感覺,沒有哪一道菜能給人留下深刻印象。

王佳琪皺了皺眉,心中正組織語言,準備回答何玖時,卻有人幫她回答了。

“這位先生,你應該並不了解我姐做的菜吧,我看你是在宴席的後半部分進場的,也就是說,你並沒有將這桌菜全都嚐遍,隻是聊聊戳了幾筷子罷了,我說的對吧,何先生?”

王淼的記憶力不錯,對於這個遲來的何玖,雖然隻是看了一眼,但是卻恰好記住了。

“你憑什麽說……”他正想反駁,可是王淼沒給他機會。

“如果你認為我是胡說八道的話,你可以說說你是哪一桌的麽?如果有跟先生你同一桌的人出來證明,你是從宴席開始坐到結束的,那我也無話可說。”

他之所以確定何玖不是去上了個廁所正好被他看見,則是因為他之前將在座的所有桌賓客都掃過一遍了,那些人當中並沒有何玖。

他的記憶力,除了在識別食材以及記憶味道這些廚藝方麵有作用之外,還對人臉的識別有特別大的作用。

被王淼說穿了他其實並沒有資格評判王佳琪的菜肴之後,他並沒有慌張地出現不對,而是淡定地繼續說話,“對,我是半路加入進來的。”

王佳琪聽到這句,心中隻能吐槽何玖的厚臉皮了,能被人拆穿了還這麽淡然地站在這兒,果然非同凡人。

“我雖然後半段才過來,但是我想,我自己是以一個廚師的身份,在評判王老板那些菜肴的缺點,各位,你們應該不能否認,王老板的菜,的確是亂。”他開始尋求起其他人的認可來。

何玖開始轉進如風起來,一會兒將自己的身份定在前來吃飯的食客之上,一會兒又把自己說成是好心來指點王佳琪廚藝的同行廚師,兩種角色被他說得似乎都很有道理的樣子,普通的圍觀者聽了一定會覺得何玖說得不錯,但是聽在王佳琪這等懂的人耳邊,就是打滾轉進。

“何先生,我的菜,並不是沒有主題,它的主基調,被我定在古法美食上,而它的味,是我融合了東南西北全華夏菜肴的特點製成的這一桌玉食宴。”王佳琪終於有機會說話了,她當即就說出了自己早就準備好的話。

“什麽?你的這些話,第一點我承認了,你的玉食宴的確是古法製作,可是第二點,我不敢苟同。”何玖堅持自己的觀點一百年不動搖。

這時,爭端之源的許三知開始說話了,“何玖,你因為沒有將佳琪的所有菜肴都品嚐過一遍,所以你自己對玉食宴的評價會有失誤與錯漏,我就說一點,雖然佳琪現在的菜要包含大江南北全華夏的菜係,可是我品嚐過一遍之後,驚訝地發現,這些菜肴在口味上,並沒有明顯的衝突,而且做出來的味道,竟然還能奇跡般地讓全部賓客都接受。”

許三知也是吃完全部的一百道菜,才發現以上的特點的,他越想越覺得,王佳琪似乎想搞出個大動作來,那些被融合的味,現在雖然平常,但是不能保證會一直尋常下去,王佳琪肯定會讓他們煥發真正的光彩的,到時候,恐怕就要多一個菜係了。

有許三知這麽一句話,其他賓客也發現了,他們之前被何玖帶了節奏,都沒發覺自己雖然對這些菜沒有十分深刻的印象,可是也不會有明顯的厭惡,這就是說,一百道古法菜中,沒有一道會讓食客們感覺味覺衝突,另外在座的賓客來自四麵八方,他們有的是王佳琪在魚米省認識的,有的是在她遊曆的途中認識的,還有一些是京城當地的美食記者。

這些人,並不是傻的,被許三知這麽一提醒,立刻就明白了王佳琪這桌玉食宴的不簡單。

何玖來得晚,隻注意到了菜肴的亂,並沒有發現玉食宴的不尋常之處,他悄悄看了下四周,見眾人都若有所悟的樣子,立刻明白自己大事去矣。

“王老板,我不清楚你的這桌玉食宴的優點,不過我還是堅持,你需要將這桌菜亂的缺點給改了,畢竟一個廚師,一生專精一個菜係已是難得了,要想同時掌握兩三個菜係,那樣隻會讓你什麽菜係都不精,最後做菜搞出個四不像來。”他站在給人建議的製高點,說著泛泛而談的話。

“嗬嗬,何先生,你是不是真的有東西要教我,相信其他人都應該明白,作為頂級廚師大賽參賽者之一的你,像是真心要來幫助我這個對手的麽?”

何玖臉色略微一變,從剛才的輕鬆再到現在的嚴肅,“好,既然你自己說到這裏了,對於我的建議,那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罷,希望在比賽上,你也能說出這一句話,別到時候,因為你自己學得太雜了而輸給別人。”

說完,他也不留了,何玖知道再呆下去,也無法給王佳琪帶來實質性的影響,既然不能損壞王佳琪在京城的名聲,那不如趁早走人,到時候再頂級廚師的比賽上見真招,他可不認為,就憑王佳琪的手藝能贏過他,她的那些菜肴如此尋常的味道,不過爾爾,要贏她,分分鍾的事,想到這裏,他陰沉一笑。

何玖走了之後,王淼和許三知立刻便湊到了王佳琪的身邊。

“姐,你今天的玉食宴,怎麽保證食客不會對菜肴厭惡的?畢竟有一百道菜,每道菜味道不同。”王淼問道。

“順序。”王佳琪隻說了一個詞。

王淼很聰明,他也是要參加頂級廚師大賽的人,實力跟智慧都不差,所以立刻就明白了王佳琪的意思。

順序,應該就是上菜的順序。

有了順序,可以讓食客的舌頭在經過多道菜之後歇一歇,在這些菜中,王佳琪一般會先上比較淡口的菜,之後再加深到重口,比如花膠響螺燉豬腳之後會是蝦生。

花膠響螺燉豬腳,作為潮汕地區的古法菜,原材料來自魚肚這樣的海八珍,菜肴的口味也是以鮮為主的,這樣的菜肴勢必不能放重口的油鹽醬醋掩蓋掉鮮味,這種菜,一碗清湯足以。

而與之相反的蝦生,卻是需要多放醬醋辣,最後還要加上甜酒,所以吃起來酸甜辣鹹俱全,屬於重口的菜。

這兩樣菜先後安排,就是為了讓舌頭不感到味覺疲憊。

這是王佳琪之所以安排一百道菜肴還不被賓客厭煩的小技巧,當然,另外還有一點更重要的關鍵,在於她對菜肴口味的融合。

這種融合,正是讓許三知注意的。

“佳琪,你能說說,你做這些菜肴,是不是為了自創出一派菜肴?”

☆、第110章 過橋米線

站在一邊的王淼聽到許三知這驚人的一問,也隨之想起了他在吃這桌玉食宴時,也跟許三知有過同樣的懷疑,不過因為不確定,所以沒有立即表達出來,現在有了許三知替他問了王佳琪,他現在就隻需要聽著就行了。

“老許,自稱一派之類的詞匯離我有些遠,我現在隻是有個想法,將自己遊曆兩年得來的感悟都運用到自己的廚藝中,現在的這桌玉食宴就是我的半成品。”對於許三知的疑惑,她並沒有隱瞞什麽,她實話實說道。

將她自己嚐過的這些華夏美食的味道融合在一起這個靈感,來自於她兩年前的遊曆之初,當時她在滇南的一個城鎮中,吃到了一碗獨特的過橋米線。

一般的米線都是國內放各種調味醬料做湯,再把各種鴿蛋、鵪鶉蛋、鮮肉片一類的配菜放入鍋中跟醬料湯一塊燒,最後上桌前把熟米線放入碗中,這樣做出來的湯燙米線雖美味,但卻步驟繁瑣。

而王佳琪吃到的過橋米線,在做法上省卻了一些步驟,是把米線跟著配菜一塊燒煮的,這種做法頗有意思,讓她想起了東北大亂燉這道北方菜。

底湯用老鴨湯煲好後放入醬料跟雞脯、魚肚、豌豆尖等配菜,之後跟著米線一塊燉煮,這樣做出來的米線既有滇南米線的原本風味,還包含了東北菜肴的豪爽,米線的味道要比普通的米線入味多了。

經過這道菜,王佳琪產生了自己也能將她在遊曆中學得的見識融入到自己菜肴中的想法,於是就成就了現在的這一桌玉食宴。

“佳琪,你也不要過於謙虛啦,以你現在的水平,再過五年,不,可能用不了五年,就能完成一個擁有你自己風格的派係了啊。”許三知不僅感慨道。

在他看來,王佳琪擁有這樣的廚藝天賦,又在這個年紀研製出了這桌玉食宴,那麽距離用自己的姓氏來命名菜肴派係的這一天也不會遠,想到這裏,他又有些羨慕王佳琪的天分了。

玉食宴隻是王佳琪融合出擁有自己風格菜肴的起點,以後,她一定會開創出一個像譚家菜、汪氏家宴、孔府菜這樣的派係,不過到時候,王佳琪的菜肴歸屬於哪個地方菜,還是個問題,因為這些菜肴的做法跟口味來自全華夏東西南北的菜肴,不過這個問題留待王佳琪以後自己去解決了。

“姐,到時候你是要在比賽上用你自己的這個新風格做菜麽?”雖然許三知對王淼嚐試融合出自己風格的做法讚不絕口,可是作為王佳琪弟弟的王淼,卻有一陣擔心。

“不用擔心,我對自己的實力還是比較清楚的,這種嚐試我是不會放到比試上的。”她明白王淼是怕她不知輕重,非要在頂級廚師大賽上展示自己的新流派,這樣的做法通常會讓人死的很慘,她也不是毛丫頭了,自然知道頂級廚師大賽上用這種未成熟的技藝純熟自我放棄比賽,所以根本就沒打算這麽做。

王淼點了點頭,“嗯。”王佳琪這麽說,肯定就是不會這麽做的了,他對於他姐的承諾還是比較相信的。

“對了,小淼,這次你也要參加頂級廚師大賽,怎麽沒見徐大師過來?”

這兩年來,她倒是沒有特意打聽參賽者中有誰,因為再打聽,正式的名單也隻會在比賽前的一個禮拜內公布,這是為了防止有人去做小動作,以前,頂級廚師大賽提前一個月公布名單,也不是沒有發生過參賽選手用下三濫的手段讓其他選手不能參賽的事情,當然,這隻是比較極端的例子,不過也的確是在那之後,公布名單的事情放到了比賽前的一個禮拜。

所以,王佳琪也是在距離比賽前的這一周知道了參賽者的名單,總共十二人,其中就有何玖、李鑫河、她自己以及王淼。她想起王淼也是烹飪大師的弟子,按照他的實力,也有可能被徐林推薦到頂級廚師比賽中來,現在看到了這個名單,更是讓她的猜測確定了。

“玉食人家”的開業,本來不止邀請了王淼,其發出的邀請卡中還有徐林的名字,不過最後是王淼代替徐林過來的,所以她才會有次一問。

“師傅他雖然也來了京城,不過現在他是在和古師傅跟其他烹飪大師一起確定比賽的試題,所以要見到他隻能在比賽時看到了。”

古名泉和徐林這等有徒弟要參賽的烹飪大師,雖然不能參與比賽的評定,但是定題這些工作,他們還是要去的。

“哦,這樣啊。”她了然,這應該就像是高考前,出題者必須回避一樣,自己師傅和小淼的師傅也是不能見自己徒弟的。老實說,自己現在從王淼這裏得到了自家師傅的消息,還真是有點心大。

不過,也不能怪王佳琪神經大條,頂級廚師大賽前連自己師傅都沒聯係上,古名泉來京城比徐林要來得早,她從古家那邊得到的消息隻知道自己師傅出門去了,聯想到古名泉那種閑不住的精神頭,她自然就把之前古名泉喜歡四處闖蕩的事兒給聯係到了一起,所以王佳琪沒有跟王淼一樣提前從徐林那裏聽到消息。

……

王佳琪來到一家名為如意酒樓的飯店,在沒有人帶領的情況下自己來到了一件包廂,這間包廂內坐著的,正是長時間消失不見的卓以默跟李迅二人,他們正淡定地坐在位子上。

“喂喂,迅哥兒,你找我來到底有什麽急事啊。”

美食江湖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美食江湖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美食江湖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都市超級神尊農家藥女:富貴臨門影後重生在八零科舉官途
  作者:賈宜蒸所寫的美食江湖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美食江湖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