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美食江湖

第76節

幹鍋稻香竹鼠,這道菜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徽菜,也不是徽州菜,實在要說,就隻能說是農家菜了,李順義並沒有將做法告訴兩人,實際上也是存著想考量二人廚藝水平的想法。

李鑫河和王佳琪的水平,都是高級廚師,可是因為他本人經常跟著李順義去做紅白事的廚師,在流水席的場合,又有絕對的速度,還沒等王佳琪將一半的菜肴做完,李鑫河就已經完成了所有的份額。

在看到王佳琪還在慢吞吞地燒著火,他就覺得王佳琪的實力也不過如此。

喜宴上的菜肴並不需要立馬上桌,菜肴都是幾十份全部燒完才上桌的,尤其是這幹鍋稻香竹鼠,上桌時帶著幹鍋,不需要考慮菜肴會冷。

“爺爺,你那個老朋友的徒弟,實力估計還不如我呢。”他做完了菜肴,跟李順義說著。

“你啊,真要改改自大的毛病,上次那人給你的教訓,你還沒明白麽?”看著李鑫河這麽輕易地就判定王佳琪的實力,李順義心中無奈,他的這個侄孫,從小被他帶著,相當於自己的孫子了,而李鑫河的廚藝也是由李順義手把手教的,直到現在,已經有了高級的水準,雖然自己侄孫的天賦和實力不錯,可是怎麽都比不上那些妖孽,上次那個張家的人,就給了他一個教訓。

“切,我是比不過那人,可是比這王佳琪,還是綽綽有餘的,連簡單的流水席都做得這麽慢。”他們做流水席的,手腳就是要快,而且不僅要速度,還要保證質量,能做到這一點的廚師,少之又少,而他自己恰好是能做到這一點的人之一。

“真的那麽簡單?”今天,他讓王佳琪一起搭把手,不僅是為了看看實力,還是要她幫著削了李鑫河的那份傲氣,有傲氣是好事,但是太傲了,可就變成目中無人了。

“什麽意思?爺爺。”他下意識地感覺到爺爺對他的不看好,難不成他真的還不及那個動作慢得就像烏龜一樣的王佳琪?

“等你們的菜上了桌,看賓客們怎麽評價就知道了。”

李順義沒有完全說清楚,隻是為了讓李鑫河自己明白自己與人家的差距在哪裏。

☆、第103章 一品鍋

結果,等到李順義讓主人家幫著他去統計一下每桌賓客對各種菜肴的評價,其中,因著幹鍋稻香竹鼠是來自兩個不同的廚師,所以菜肴的味道還是有很大不同的。

一般普通人,除了天賦異稟之外,沒有經過專門的訓練,並不會有廚師那麽好的味覺,如果兩個廚師用同一種方式燒菜,那普通人很難分辨出其中的差別來,可是在嚐過王佳琪和李鑫河做的幹鍋稻香竹鼠之後,這些賓客能夠很明顯就能分辨其中的好壞來。

“李師傅啊,這道幹鍋稻香竹鼠,我還是更喜歡另外一桌的味兒,不知怎麽的,我就是覺得另外一桌的稻香味兒重了點,吃起來也比較香。”

“對啊,李師傅,你為什麽把菜做成兩種口味啊,雖然另外一種味道也不錯,可是我還是喜歡香一點的那種。”

其他賓客也都紛紛附和道。

這裏的鄉親們都知道李順義是主人家請來的大廚,對於他的問題都很客氣,也都直白地表示了自己的觀點,很顯然,這場較量,是王佳琪勝了。

“你明白了吧。”李順義淡定地看向李鑫河,希望他能自己領悟到自己輸在了哪裏。

“是我看輕了王佳琪,沒想到她想得比我多多了,幹鍋稻香竹鼠,其重點是稻香和竹鼠,我卻隻顧著依照自己的經驗來做了,以往做的都是幹鍋竹鼠,卻沒想到會輸在這裏。”

李鑫河之所以會輸,完全就輸在稻香這兩個字上。顧名思義,要做這道菜,必須體現出稻香味來,要讓稻香和竹鼠結合起來,下策是先用米蒸煮竹鼠肉在用幹鍋和著花椒等料子燒,中策是先將淘米水將竹鼠醃製個半天再幹鍋燒,至於上策,需要用到火。

古人做菜煮飯,無不需要火,但火與火的種類卻有不同,桑柴火宜燉湯,竹火宜滋補,炭火宜煎茶,這些火,因為柴的不同而各有功效,王佳琪曾經在和王淼的比試中用到這一點。

而她這一次,依舊憑借著這一點贏了李鑫河。

李鑫河覺得她動作慢,是因為她之前都在準備稻穗殼,而且在這過程中,她還事先用淘米水浸泡醃製了竹鼠肉,雖然不能和醃製半天的比,但是有了這兩道工序,稻香徹底地沁入到肉中,使竹鼠擺脫了肉質偏腥的缺點。

雖然李鑫河也用花椒、草果、桂皮等香料去除了竹鼠肉身上的味道,可是他這個做法太過霸道,將竹鼠肉本身的香味都掩蓋掉了。

王佳琪做菜速度雖然沒有做流水席的李鑫河快,但是她做菜前喜歡先思考一下,而是憑借經驗埋頭苦幹,李鑫河的廚藝,真是成也流水席,敗也流水席,他自己做慣了流水席,做菜是就習慣快速出品,不會先考慮一番,使得做出來的菜較為粗獷。

李順義教育自己侄孫的目的也達到了,之前他就知道李鑫河對於自己的做菜速度,有種盲目的自信,並不會在做菜前思考,要思考也是等他做完菜之後才思考,上次李鑫河輸了,沒有將自己輸的原因找對,而是認為自己學得菜式技巧不夠多才輸的,這回,王佳琪紮紮實實地給了李鑫河一個教訓,他倒是很感謝王佳琪呢,所以準備叫李鑫河去把王佳琪找過來。

李鑫河去找王佳琪時,她正在研究那些徽菜,徽菜並非徽州菜,隻是單隻黃山一帶的菜肴,才是地地道道的徽菜,這其中的不同,以所用的食材來區分,這食材多是山野趣味,溪中鱖魚,水上白鴨,山中野鴿之類的,所以王佳琪對此很感興趣,正在一道道地嚐著這些菜肴。

“王佳琪,我輸了。”他對自己得輸並不羞恥,要是輸了還不知道輸在哪裏才是羞恥。

王佳琪挑眉,沒想到李鑫河這麽快就認輸了,看來也知道自己輸在哪裏了。

“雖然輸了,但兩年後的頂級廚師大賽,我還要再和你比一次。”他自顧自地說著。

“你也要參加?”怪不得李鑫河會率先挑釁她呢,估計是知道了自己要參加這個比賽,就事先來探她的底來著。

“沒錯,到時候希望能在決賽中看到你。”他點了點頭說道。

口氣還挺大的啊,王佳琪覺得自己還沒什麽把握進決賽呢,誰知道到時候會有多少隱藏的高手,像這個李鑫河,就是她第一次出來遊曆時見到的高手了,“你這麽肯定自己能進決賽?”

“能不能進,都要看我自己的發揮,但我對自己的發揮有信息,沒有意外,可以進前四。”聽他很自信的樣子,可是說到這裏,他的口氣突然一轉,“如果在決賽前碰上那個人,我輸了也是有可能的。”

“那個人?”這沒頭沒腦的一句話。

“對,張思悌,張家年輕一代的天才。”

這名字,似乎有些耳熟,好像在張思怡那裏提到過,“你說的是做官府菜的那個張家?”

“沒錯,在頂級廚師大賽上,你碰上他最好小心一點,我半年前曾經輸在他手上。”

她不知道該說什麽好了,師傅要她比拚的人,和張思怡的天才弟弟,以及贏過李鑫河的人,這都是一個人,張思悌,未見其人,先聞其名,聽起來就很吊炸天的樣子。

自己雖然也贏了李鑫河,但是這是她憑借見識的差距贏的,要是讓李鑫河跟她一樣細細思考,說不定能做出不下於她做的菜來,所以這場比試,並不能作為她對張思悌廚藝水平的評估標準。

“謝謝你的提醒,我知道了。”李鑫河能提前通知她,王佳琪還是很感激的。

“不用謝,我不想看你輸在別人手裏,你之前不知道張思悌的厲害,所以我才跟你說一下,反正你到了頂級廚師大賽的時候,也會知道有這麽一個其他選手都需要仰視的人存在的。”

這話說的,讓她覺得自己有些村通網了,入行兩年,她雖然對廚藝界,美食界有了一定的了解,但是還是不如李鑫河等人這樣底蘊深厚的。

“還是得謝謝你啊,否則我是不知道他的厲害啊。”王佳琪認真說道。

李鑫河無語地看了一眼王佳琪,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麽好。

“對了,爺爺有道菜要教你,你趕快過去吧。”

看著王佳琪離去的身影,李鑫河終於有些明白,張思悌為什麽會說他唯一可能的對手是王佳琪了,這兩個人同樣都是心思細膩,擅長思考的廚師,另外,他也知道了這兩人都擅長創新,“爺爺今天報的幹鍋稻香竹鼠,隻是隨意報的名字,她竟然能在做菜前就想到用什麽法子來做這道菜,這速度可以與那人一比了。”

當時,他輸給張思悌,說以後一定要贏他,而張思悌卻是在說,以後有可能贏他的,隻有可能是古名泉的弟子。

他並不知道,張思悌說的是古名泉的弟子,而非直言點出王佳琪,本來就是張思悌認為能和張家比的人,隻有可能是古家的人,沒想到卻被李鑫河理解成了張思悌隻認為王佳琪有資格贏他。

這樣的誤會,王佳琪恐怕是不知道了,但是這也不妨礙李鑫河將王佳琪視為他自己的第二個對手。

“不過我也不是吃素的,下次頂級廚師大賽,一定要讓這兩人看到自己也不輸他們。”他暗下決心。

……

這邊,王佳琪到了李順義這裏的灶台,卻看到他在操弄著一個大鐵鍋。

“佳琪,來了啊。”李順義見人來了,就趕緊讓她到灶台邊來。

“嗯,李老。”她從李鑫河那裏知道了李順義要教她一道菜,還沒明白李順義為何要平白無故教自己,那邊李順義又有了問題。

“佳琪,猜猜看我現在要做什麽菜?”他笑眯眯地看著王佳琪,和藹地就像農名伯伯一樣。

王佳琪看了看四周,他們所在的這個廚房,還是主人家的廚房,隻不過現在暫時交給了李順義而已,她見廚房中除了灶台這邊的大鐵鍋,還有些切好的食材,這些切好的食材,全是很普通的雞鴨蝦肉,蘿卜青菜,結合主人家的家境來看,之前的竹鼠、澳龍都表明主人家很富裕,這準備的食材卻是這些普通食材,有些不科學。

她想了想這些菜所能做的菜肴,等看到李順義時,終於想到了什麽,“李老,你這是要做的一品鍋?”

李順義手上的鐵鍋,再加上他本身是徽菜的烹飪大師,以及這些普普通通的食材,那能做出來的菜肴,屈指可數,然而其中最有可能的,就是一品鍋了。

她報出了菜名,看著李順義,等待著他的回答。

“對,就是一品鍋。”李順義點點頭,一副孺子可教也的樣子,對於古名泉的這個徒弟是越加喜歡了,也不知道古名泉這老小子是從哪裏挖來的這麽好的苗子的,給他教簡直就是浪費了。

李順義想到自己的侄孫,再看了看眼前隻學了兩年廚的王佳琪,真覺得他侄孫以後要贏過王佳琪,也不是簡單的事兒,此刻,他覺得古名泉走了狗屎運了,他不知道的是,古名泉隻是因為被王佳琪撿到了,才有了這麽個徒弟,可以說是運氣使然,不顧要是他知道的話,肯定會更加大呼狗屎運的。

“佳琪,你過來拜訪我,我還沒什麽表示,這道菜,算是我給你的見麵禮吧。”他是個廚子,給出見麵禮的方式,自然是教授菜肴,錢之類的東西,都被他認為是俗物。

“這……怎麽好意思。”她摸了摸頭,覺得自己一來就白拿人家東西,不是很自然。

“沒事,就當是我這個老人家的心意。”

說完,李順義開始演示這道菜的製作方法了,王佳琪也隻好作罷。

一品鍋的成品,需要一個大鐵鍋來裝,這兩尺的鐵鍋中,又是蘊藏著一層層的雞鴨蝦肉,蛋餃,蘿卜青菜,鮮筍,油豆腐,這層層的順序是上葷下素,講究一個層層遞進。

一品鍋做完時,因著是鐵鍋燒煮的,所以等上了桌後還會沸騰不已,泡著滾滾的熱氣,這熱氣帶上了各類食材的香味兒,讓人胃口大開,用胡適的話來講,就是:“味道好極了。”

這道菜,王佳琪跟在旁邊看著就學會了,不過其中的精髓還是要等她自己慢慢練習才能掌握。

“用最普通的,尋常的食材,做出不尋常的味道,徽菜還真是有意思。”她不禁感慨道。

這次,剛出門就讓她見識到了這麽個神奇的菜係,王佳琪自覺這對她的廚藝水平會有提高,想到日後可以見識到更多像徽菜這樣的菜係,她又有些小激動了。

……

王佳琪正在廚房中練習著李順義教她的一品鍋,卻聽到窗外傳來了一陣說話聲。

“付有財,你不是咱們村的人,而且你又沒給份子錢,所以我給你找了個比較偏的一桌,這桌人都是些遠房親戚,他們應該隻會以為你也是哪家的朋友或是親戚。”說話的這人是村子中的一個混子,叫周合。

聽到付有財這個名字,她心中納悶起來,該不會是同名吧?畢竟這是距離梁溪有很長一段距離的徽州,這人應該隻是想蹭飯吃,才來了靠近廚房的這一桌。

“周合,我給你分那麽多錢,你怎麽還讓我偷偷摸摸地過來吃飯?”付有財不服氣道。

“嗨,你這些錢不是還沒到手麽?我也是保險起見,萬一有人見你不是咱們村的,你還把那個老頭藏在了咱們村,肯定要報警的。”

“呸。”付有財向地上吐了口痰,“不說那個老頭子了,屎尿全流到床上還要我幫著收拾,不自己憋著還問我要飯吃,這不是造糞機器麽。”

“你可別把他餓死了,再怎麽說也是你爸啊。”

“切,周合,你也少裝蒜了,我看你是怕他餓死了,你的錢飛了吧。”

“嘿,哪裏,這也是為了咱們的利益著想,要是那老頭子餓死了,你肯定沒辦法從你姐那裏要錢了。”周合搓了搓手,一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樣子。

“放心,老頭子的老命還吊著呢,沒拿到錢,我可不會讓他去見閻羅的。”

“我的錢,就靠你了。好了,付有財,我把你的位子安排在了那邊,你到時候看到空位子坐下來就成了。”

之後,兩人便離去了。

聽到這裏,她已經十分肯定了,這人就是她認識的那個付有財。

除了付有財,誰還會這麽喪心病狂,拿自己的老父親去敲詐自己的親姐?不過,付有財的想法恐怕又要落空了,她人正好在這裏,怎麽都不可能讓他的計劃實現的。

☆、第104章 滾蛋湯

距離村子較遠的一間土牆茅草結構的小屋內,沒有窗戶,整個室內黑漆漆的,如果有人一進屋,就能聞到那股屎尿的酸臭味,而這個味道的來源,是躺在床上的那個老人。

“咳咳……咳咳。”老人咳得肺都要咳出來的樣子。

這時,漆黑的環境中透出一線光亮,付有財走進了屋,手上端了個碗。

“自己拿去吃吧。”付有財聞著這個味道,皺起了眉,他一隻手捂住鼻子,另一隻手將碗湊到自己父親麵前。

“有財,我夠不到,咳咳……”付建國癱瘓在床,怎麽可能自己夠到這碗。

“嗤,夠不到就別吃了。”他覺得自己送飯過來已經是對付建國天大的恩惠了。

久病床前無孝子,更何況,付有財這樣的人,從頭到尾都不是孝子,怎麽可能會細心照顧這麽個老人家呢。

美食江湖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美食江湖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美食江湖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都市超級神尊農家藥女:富貴臨門影後重生在八零科舉官途
  作者:賈宜蒸所寫的美食江湖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美食江湖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