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美食江湖

第77節

聽到這句話,付建國的渾濁的眼有些呆滯了,淚水從他的眼眶落下,順著溝壑似地皺紋滑落臉頰。

他已經在這個黑漆漆的小屋內呆了有一個禮拜了,可是正是這一個禮拜,才讓他意識到自己的這個兒子,恐怕是前世的債主向他來討債的了。

早知道如此,那天就不該隨著付有財出門去。

付有財從監獄中放出之後,心思是更大了,以前做的是小偷小摸,現在索性一不作二不休,來了一票大的,他知道自己姐有錢,更知道付曉梅的弱點是付建國,而付建國最心疼的就是他,所以他迅速想出了一個綁票的計劃。

他曾經跟蹤過付曉梅,知道她住在哪裏,也知道付有財平時是在醫院還是家中,那次,他就以想要和付建國重新商量與付曉梅修複感情,重新做人為由,將付建國騙了出來,最後他夥同自己的狐朋狗友周合,把自己老爹從梁溪運到了徽州的這個小村子中。

付建國本來就是個癱瘓的老人,現在被付有財這麽粗暴地運來運去,再加上沒有定時服用藥物,原來開始好轉的病情開始惡化起來,之後,就出現了咳嗽等症狀。

對於老人的照顧,付有財也隻是每天給自己父親送過去一碗稀飯罷了,為的就是不讓老人家多吃多拉,之前他見識到付建國將屎尿拉在床上後,就開始不再主動喂付建國吃飯了。

“有財,你聽我的,現在回頭是岸,你姐那邊我去說。”付建國還沒放棄對付有財的勸說,由於老人家每天隻吃一碗稀飯,再加上身上有病,所以說話聲很低,幾乎是說一句停一句的。

奈何付有財已經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他眼中隻有錢,親情什麽的對他而言紙不了幾個錢,不,或許還能值點錢,眼前他的老爸就能為他從付曉梅那裏帶過來一大筆錢,到時候他就能吃香的喝辣的了,也不用在內地的小賭場玩玩了,聽說澳門那邊盡是排場大的,他倒是想拿到錢之後去見識見識。

就在付有財白日做夢,夢想走上人身高富帥,醉臥美人膝之時,屋外響起了敲門聲。

“哆哆。”

“誰啊?”為了不讓人發現屋內藏著個人,他就算是在進屋之後也會關上門,將門插上門栓,他可不想引起周合村中人的懷疑。

“是我,周合。”周合的聲音從屋外傳來。

付有財放下了心,原來是周合,他放下了碗,過去開門。

可是,等待他的,不僅有周合,還有一大夥警察叔叔。

付有財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實現自己的高富帥夢想,就又滾回了監獄。

此時,付有財隔著玻璃窗,和付曉梅打著電話。

“付有財,醫生說,爸最多隻能活兩年了。”

“老頭子想在臨死前見見我?”付有財的眼睛一亮,難不成是老頭子要給自己求情,就說嘛,無論如何,自己這個兒子,老頭子是肯定舍不得的,就像上次那樣,自己也是因為老頭子的求情而少判刑的,“那你快點放我出去啊,老頭子的命可耽擱不了。”

“嗬嗬。”付曉梅自嘲地笑了笑。

她說出這句話,是想看看付有財是不是會後悔,是不是會想起曾經父親對他的好,可是現在,她就覺得自己是在和一頭豬玀說話。

“你笑什麽,快放我出去啊!放我出去!”看到這樣的笑容,付有財隻當付曉梅是在嘲笑自己,多日來的鐵窗生活,枯燥的罪犯工廠做活,讓他心態失衡,早就無法繼續忍耐下去了。

“你就在裏頭好好呆著吧,再見,付有財。”說完,她瀟灑地掛斷了電話,離開了這裏,徒留無法相信的付有財。

付有財沒有意識到,世界上,最寶貴的財富是親戚,他隻當親情可以用錢來交易,認為付建國對自己的感情是無限的,卻不知道,感情是最經不起揮霍的。

付建國會這麽幫著付有財,並不是自己傻,而是他一個做父親的,並沒有給兒子最好的生活,讓他獲得始終困頓,再加上付有財又是沒有娘的,他心懷愧疚,至於付曉梅,他覺得女兒是個有能力的,但是兒子卻過得不好,所以他覺得大的帶小的,能幫就幫。

實在要說付建國偏心,那隻能是父母對弱小的子女的偏愛,但這偏愛也被付有財給揮霍了,所以,這次的付建國,再沒有勸說付曉梅什麽。

走在路上,付曉梅給王佳琪打了個電話。

“謝謝你!佳琪!”

王佳琪可以聽出,這是付曉梅最真誠的感謝,“謝什麽,我隻是剛好碰到這事,又剛好知道你爸被藏在了那裏。”說來,她也覺得夠巧的,付有財把人藏哪兒不好,偏偏藏在了這個村子,她又正好隨著李順義來辦喜宴,這應該就是天授她去收妖孽了。

“謝謝,謝謝。”付曉梅重複著這兩句話,她還記得付有財是怎麽跟自己說父親跟他一塊去旅行了,要她塞錢過去,當時的她就嚇傻了,知道付有財這是綁票,更加害怕的是,她不知道自己父親是自願的還是被迫的,所以無法輕易地打電話報警,要不是王佳琪發現了她爸的所在地,恐怕到時候她見到的隻能是付建國的屍體了。

“你要是真感謝我,就好好替我工作賺錢吧,我可是黑心的資本家。”她開了個玩笑,希望付曉梅輕鬆些。

“好的。”即使她沒有當麵見著王佳琪,也在心中默默地決定著。

其實,在知道付曉梅的父親被付有財帶到了這個村子,她就探尋過梁溪“玉食人家”跟“好味道”那邊的狀況了,有些員工跟她說,付總裁這幾天雖然有些神思恍惚,但是依然兢兢業業地工作著,該巡視的巡視,該商談的商談,所有工作上的事情都安排的好好的。

為此,她更加不能讓這麽一個好員工,好手下因為家中的事情而擔心了,付曉梅走了,誰來為她這個資產階級打工呢,於是,她就給警察局去了個電話。

付有財的事情告一段落,李順義這邊的三天喜宴也辦得差不多,跟著他的王佳琪也該告別了。

……

在見識了徽菜之後她又接二連三地去了幾個徽州的城市,之後將徽州菜的口味給大致摸了個遍,隨後王佳琪按照預定的計劃,到了雒陽市。

出門之前,她就根據業內同行以及李迅這個吃貨的消息,將各個省市值得去的酒樓飯店都打聽清楚了,所以每一次去都是直奔目的地,絲毫不浪費時間。

此時,她正在一家名為“真味館”的飯店內,一人吃著一大桌宴席。

來之前,她就知道,來洛陽一定要見識見識他們的三絕之一,流水席。

這裏的流水席,可不是她在徽州時,跟著李順義看到的流水席,普通廣義上的流水席就隻是行雲流水,燒菜、上桌速度快的宴席罷了,而雒陽流水席就是字麵上的意思,一大桌菜都是由湯湯水水的菜肴組成,這些菜肴攏共分為十六熱菜分四鎮桌、八大件、四掃尾,這些菜肴用大小海碗裝著,雒陽人叫它們是“小碗兒湯”。

王佳琪的胃口不大,但是為了能夠嚐遍每一道菜,她現在倒是有點吃撐了,等她吃到這四掃尾中的最後一道菜——蛋衣湯時,已經有些吃不下了。

“這道蛋衣湯,應該就是滾蛋湯了,吃起來倒是挺酸利爽口的,這家店果然不差。”

這店是李迅推薦給她的,當時她說要出去遊曆時,李迅那副豔羨的眼神,就像狗看到骨頭一樣,奈何他的公司剛起步,現在因為高級食材的買賣正處於至關重要的一步,這塊骨頭他也是看得著吃不著了,所以沒能像王佳琪一樣瀟灑走人。

為了彌補自己不能嚐遍華夏美食的願望,李迅要王佳琪去把他想吃的地方都去吃個遍,等回來了再去告訴她,這家店,是李迅通過他個人的美食吃貨消息網絡,從雒陽的本地吃貨那裏知道的,之後他有推薦給了王佳琪。

本著吃一次也不吃虧的想法,她就進了這家平凡的店,在看到裏頭的賓客占滿的大堂的每一桌之後,她倒是相信了李迅的說法,這家店能招徠這麽多顧客,本身的味道肯定牢牢地吸引住了食客們的味蕾。

有了這樣的想法,她找了個包廂,一個人承包了一大桌八人宴。

這桌子菜,主打的口味就是酸辣清口,符合雒陽菜的主要口味,對於她這個大甜黨而言,也是感覺很新鮮,總的來說,算是值得她來一回了。

她心中覺得不虛此行,可是接下來,卻讓她不錯的心情down到了極點。

服務員看著王佳琪將整個包翻來覆去,最後,她看到王佳琪著急的眼神,很淡定地叫來了老板,似乎這件事,她已經不是第一次做了。

“蒼天!錢包又丟了,我是不是給自己立過什麽奇怪的flag啊,要是讓別人以為自己是專門來白吃白喝的,那就不好了啊。”她頭皮發麻,隻覺得自己似乎有了招小偷體質,上次是在餘杭,這次又是在雒陽,還挺押韻的啊。

索性,經過上次的經驗教訓,她將證件照和錢包分到了兩個不同的地方,另外還在另一個口袋備下了點錢,以防萬一,可是這點錢,還不夠她付這一桌的錢。

“這位客人,您是錢包丟了?”這人氣質儒雅,年齡看上去有三十幾歲的樣子,是“真味館”的老板,丁明天。

她尷尬的點了點頭,正想說她可以過一會兒可以找人來幫他匯款付錢,就被丁明天之後的話給震驚了。

“那正好,你可以來我的廚房幫忙還錢了。”丁明天自顧自地做下了決定。

☆、第105章 奶酪炸凍丸子

等王佳琪回過神來的時候,她已經在“真味館”的廚房了,而她身邊,一個棕發綠眼的胖老外正跟她說著話。

“嘿,女士,你也是因為沒付錢就進了廚房的麽?”見王佳琪進了廚房,他毫不陌生地湊了過來。

胖老外叫大衛,是名在華夏旅遊的希臘人。

王佳琪感覺“真味館”的老板反映很不科學,沒等她說出自己可以找人幫她付賬時,就把她帶到了這個廚房,而且看樣子也不像是對她有惡意的樣子。

至於眼前的這個老外,中文倒是說得雖然不是很溜,但是也算是能溝通,看到她進廚房的第一眼,就顯示出很感興趣的樣子,“也?額,難道你是因為沒付錢,被老板留下來打工的?”

“是啊。”

大衛說話間,將他為什麽吃霸王餐,以及為什麽會在廚房的原因一五一十地說了個遍。

大衛是個廚師,勵誌要吃遍全世界的美食,研製出最好的美食,所以他就來到了華夏,在此之前,他去過意呆利、德意誌、土雞國、法蘭西等國家,至於他為什麽沒錢吃飯,不是因為他的錢包和王佳琪一樣被偷了,而是前段時間希臘鬧公投,銀行都關門不營業,而他身邊的現鈔也都用完了,在其他歐盟國家的卡中的錢也正好用完了,等他想用銀行卡結賬時,卻不能取錢。

正當他著急不能付錢時,老板就提出了,他可以打工還錢,這樣,在公投結束後,他也不必因為沒錢而困擾了。

“丁真的,真的,真的是個好人,在我困難的時候,提供我食宿,現在我在這裏已經打工了三個月,錢早就還完了,但是在丁這裏,我不僅可以賺點生活費,還能見識華夏美食。”

大衛給定明天發了張好人卡,似乎在安利王佳琪這家店的老板丁明天是個大善人。

王佳琪明白胖老外的意思,丁明天這樣對一個在華夏人生地不熟的外國人是不錯,但是她又不是外國人,就算錢包被偷了,隻要她願意,立馬就能付賬。

她在廚房中跟大衛說了一會兒話,不知道丁明天要交代自己做什麽,所以隻能先給付曉梅打了個電話,告訴她自己錢包丟了,讓她給自己付個賬。

等辦完這些事兒,就見丁明天還不見人影,這個廚房算是個小廚房,裏頭也隻有她和大衛兩個人,大衛此時正在做著他的黑暗料理。

他竟然將肉醬以及奶酪塞進了一個大米捏成的球中,最後還在米球的外圍裹上粉,放入油鍋中炸。

王佳琪看得目瞪口呆,要是大衛真是這種奇怪的審美,那丁明天還把他留下來打工,那真的是要像大衛說的那樣是個好人了,這種黑暗料理,難道不會被食客們投訴麽?

“王,快來嚐嚐我做的suppli。”將這些黑暗團子裝盤,還配上幾顆西蘭花,大衛興奮地招著手,要王佳琪去品嚐。

在國際友人麵前,她不是那麽好拒絕,抱著忍一時的想法,她嚐了這個看起來金黃的團子。

她已經做好慷慨赴死的準備,可真的嚐到了口中,答案卻並非如此。

酥脆的外殼,芬芳的甜味混合中米香,一定都不膩,這裏頭一定是加了某種香料,另外,奶酪在高溫的油炸下,變得融化黏稠,咬上一口還會多出一股電話線一般的拉絲。

大衛用期待的眼神看著她,“怎麽樣?”

她舉起大拇指,“神奇,應該是我嚐過最好吃的甜點了。”她明白,一個廚師最幸福的時候,就是自己所做的菜肴被食客認可的時候,所以她一點都不吝嗇讚美,“大衛,你這個是中西結合的新菜式麽?”

“這個倒不是,這是我從意呆利旅遊,學回來的。”

這道菜,suppli,用華夏的語言來說,就是奶酪炸凍丸子,是他在意呆利的羅馬的一家bar中學到的,其原料是馬蘇裏拉奶酪、大米跟一些香料,這道菜看上去和華夏有極大的淵源,可是其中的大米,並不是華夏人認為的華夏大米,而是意式香米,是意呆利的傳統菜肴。

“原來如此,我還以為這是大衛你新做的菜式呢,不過即使這樣,你也夠厲害的,能從這麽多國家中,學來這麽多菜肴,並且還在這些菜中放入了自己的想法。”她可以看出,大衛的這個奶酪炸凍丸子並不是純粹的意大利料理,因為大米在意大利料理中,多半是夾生飯,而大衛做的大米口感軟糯,一點都不硬,其口感也非意大利人那樣的甜到溺斃。

“哈哈,我的夢想,就是創造出最適合全世界人口感的美食,這個suppli隻是我的一個小實驗而已。”他笑得開懷,並將自己的夢想又跟王佳琪說了一遍。

聽到這個胖老外的夢想,王佳琪不得不對他的想法表示厲害,她雖然覺得不可能會有廚師做出符合全世界人口感的菜肴,但是對於大衛的夢想,她還是認為這是崇高的,畢竟他在為這個夢想而努力著,並且嚐試著遊曆世界各國。

與大衛相比,她現在這個遊曆全華夏顯得有些弱。

“這次錢包被偷了,卻認識了個這麽有意思的廚師,倒也不錯啊。”她是個樂觀的人,此時又有了失之東隅收之桑榆的想法。

……

不一會兒,丁明天回來了。

“丁老板,其實我可以叫我朋友打錢過來付款的。”她立馬開口道。

“哦?你確定?”

“我確定!”她覺得這個丁老板怪怪的。

“那好吧,本來還想見識一下你的手藝的,王佳琪。”他有些可惜地說著。

聽他這口氣,王佳琪想到了什麽,“你該不會早就認識了我吧?”難道是從她師傅那裏知道的她?

“你是李迅的朋友吧。”他用的是陳述句。

就說啊,這家店是迅哥兒推薦的,而迅哥兒又是從一個吃友那裏得到的消息,“這?你跟迅哥兒有關?”

“哈哈,我就是李迅的那個吃友,他跟我說,他有個朋友,手藝很好,而且什麽菜到了她嘴裏,立刻就能被她的舌頭嚐出個一二三來,所以叫我到時候照顧一下你。”

“這樣的照顧……”她還真承受不起啊。

“本來是想讓你打工半個月,再教你幾道我們店的特色菜的,不過既然你不願意,那就不勉強了。”

美食江湖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美食江湖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賈宜蒸  所寫的美食江湖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美食江湖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