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美食江湖

第75節

店內的廚師、經理等一幹員工,都在王佳琪的耳邊勸著,一時間,會議室內鬧哄哄的,而坐在中間的王佳琪隻能扶額了。

她也不想這麽幹的,奈何係統任務不等人啊。

王佳琪本人雖有遊曆美食江湖的心,可是絕對不是這個時候,她覺得等她事業再穩定一些或許就能出去個幾個月,可是係統的插腳卻打斷了她自己的計劃,原定幾個月的遊曆也變成了兩年。

係統這次的兩個任務,第一個頂級廚師大賽任務或許看上去跟遊曆任務無關,但是想要提升廚藝水平,還是要看第二個任務的完成度,另外,遊曆這件事,就算沒有係統,本身就能增長她的廚藝水平,這就代表著她不想出去也得出去。

“安靜。”下定決心後,她拍了下桌子,臉上麵無表情。

頓時,會議室內鴉雀無聲,剛才鬧哄哄的眾人見王佳琪似乎臉色不好,要發飆了,就再沒說話,畢竟自己的工作可是捏在人家老板手上的。

“都回位子上去。”她昂頭示意眾人回座位上聽她講話,“這個決定,我不是隨便一拍腦門就想出來的,我已經決定了,再過一個月,我就要出門了,到時候,你們要是有什麽重要決定需要我拍板的,可以用郵件或是空中會議視頻聯係,其他的事,就讓付總裁來決定。”

付曉梅睜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王佳琪。

“從今天開始,我就任命付曉梅來出任我們‘好味道餐飲文化公司’的總裁,並給予其5%的股份,另外,廚房的事情,就由季空師傅和嚴碩兩人共同決定,並各自給予兩人2%和1%的股份。”

這下,就連原本算是過來開會打醬油的季空和嚴碩都疑惑,震驚地看著他們這個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老板了。

今天,王佳琪宣布的事情太多了,在座的所有人腦中都隻有一個想法,“我想靜靜,別問我靜靜是誰。”

這些,差不多就是她深思熟慮之後的決定了,用股份和職位綁住這些人,並不一定非常有用,但是,多數人還是會因為這股份,而覺得公司有安全感的。

之前,她和付曉梅、季空等人都是感情聯係,再加上一點高福利高薪資,不過這樣還有些不夠,在她離開的這段時間內,會議決策的問題,她可以用遠程聯係,自己退居到董事一類的位子,但是,她手下執行決策的人就必須要負責認真有能力,否則,在她遊曆時,聽到什麽總經理總裁被挖走了之類的事,絕對會讓她遊曆的效果大打折扣的。

有了這樣的認識,王佳琪也就覺得給股份不算肉疼,而且付曉梅等人也值得這個價,至於公司內的其他人,她是想要以付曉梅等人為榜樣的,意思就是跟著她有肉吃,以後要是哪些人對公司做出了傑出貢獻,也能被她給以股份。

而現在,她名下的這個公司,無論是“好味道”還是“玉食人家”,都在盈利,“好味道”的平價與快餐讓它迅速擴張到了整個魚米省,其知名度也因為她的幾次上電視出境而有所提高,再加上它本身菜肴的種類與味道豐富,就更讓它成為了人們的新寵。

另外,“玉食人家”也因為有了卓以默農場的高級食材,從而成為了社會中高層人士聚餐飯局的新場所,每周一次的十四珍宴也成為了“玉食人家”名片,而且這張名片的含金量也極高。

都說餐飲做的是個累活兒,賺錢不如金融地產來得快,可是民以食為天,做的好的飯館,不愁沒客人,這錢賺得也穩定,不說日進鬥金,但是也足夠讓王佳琪的身家躋身到了千萬的級別,而且這個數值隨著“好味道”的擴張,還在不斷增長著。

至於“玉食人家”,雖然不能像“好味道”一樣,不停地開連鎖店,但本身的路線就是走的精細路線,除了這個精細化的原因,另一點就是卓以默送來的食材,並不能夠支持“玉食人家”像“好味道”一樣擴張。

這高級食材雖然能量產了,可是還是不如普通食材那般畝產一千八的,卓以默農場所能提供的食材,最多隻夠君悅的總店以及“玉食人家”一起使用罷了,而這一點,恰好讓那些覬覦“玉食人家”的人投鼠忌器。

君悅的背景之深,不是他們所能碰觸的,“玉食人家”既然能和君悅一起使用極為高級的食材,那必定是“玉食人家”的老板跟君悅的人有關係,才求來這些高級食材的,他們沒有想過,要不是王佳琪,就連君悅的高級食材也不會出現,不過,這不妨礙那些人試圖想通過王佳琪來獲得高級食材的份額,這其中,就有一個曾經跟王佳琪產生過衝突的人。

錢如海,當初想從王佳琪這裏得到麻辣燙配方,可是之後又被上頭的人警告了,這才明白王佳琪看上去並不如表麵上的這般簡單,他有些憤恨王佳琪為什麽扮豬吃老虎,可是想到頭上的那頂大山之後,就隻能悻悻地放手了。

之後,他的麻辣燙火鍋生意,由於沒有什麽特殊的配方,再加上價格很高,就沒有食客願意來他店裏,所以連續虧損好幾個月的他,終於一不作二不休,將原本的麻辣燙店關了換成了酒店。

至於用什麽方法吸引客人到他家酒店去,他也調查了不少飯店跟酒店。錢如海本人算是能吃得了苦的一個人,為了自己的新店,他高薪請來了一個大廚,讓這個大廚跟他一塊兒去各家偷師。

等到了“玉食人家”,錢如海就發現自己發家的途徑,就必須依靠在這一家的頭上了。

由於十四珍宴在上層的流行,再加上電視台的那次古法菜肴複原節目的播出,古法菜在梁溪的餐飲業形成了一陣潮流,大大小小的飯店、酒樓都跟風推出了古法菜,不過這古法菜的水平,或真或假,有些隻是普通菜肴換了個名頭,而有些確實改良了一番,但實際上卻不是古法,所以真的古法菜,隻能在高級點的酒樓飯店中才能看到,其中,就以“玉食人家”的十四珍宴最為出名。

那些想要古法菜名頭的同行們絕對不想放過這個能夠偷師的機會,紛紛都來偷師,可是想要偷師的難度極高,必須要有會員卡才能預定十四珍宴,另外就算吃到了,也要麵對製法複雜,食材高級的困難,而且,就算他們想借用十四珍宴的名頭來做菜,可是也會發現這些菜的名字都被注冊了,而且這些菜肴還都是有專利的。

錢如海在好不容易搞到一張會員卡,帶著大廚吃到了傳說中的十四珍宴後,又知道了這些情況,但大廚的話,卻讓他不想放棄眼前的這個機會。

“錢老板,這些菜,做法上都是古法的,像這道鬆仁燒豆腐,這其中的豆腐細膩,潔白如玉,不像是現在的工藝能做出來的,另外,這道菜的澆汁兒上,似乎有些酒味,感覺上和我們剛才吃的那道酒糟鴨信中的味道有九分相似,我從業三十來年,從來都沒嚐過這種酒,我們就算是學到了做法,但是沒有這些食材配料的秘方,也無法複原出這道菜。”大廚搖了搖頭,“不過,雖然不能複原做法,但是如果能弄到像這家一樣品質的食材,你的酒店應該可以吸引到不少顧客。”

在大師的講解下,錢如海的目的就由偷師變成了弄到“玉食人家”的高級食材。

但結果就是,他被同行告知了“玉食人家”的背景,另外還得知了“玉食人家”的背後老板。

錢如海無法相信,一個曾經被她整過的小丫頭能鬧出這麽大的動靜來,短短兩年不到的時間,就擁有了偌大的身家,不過在他想到王佳琪背後的勢力後,又覺得她能做到這麽大也不是那麽不科學的事兒。

他並不是個將自尊當飯吃的人,錢如海覺得就算自己曾經得罪過王佳琪,但是現在都過去了,隻要他奉上些好處,讓王佳琪將自己引薦給卓以默,就能得到高級食材。

可惜他想錯了,王佳琪並不是什麽利益至上主義者,就算錢如海將一張黑卡以及一些房屋合同送到了她手裏,也被她原封不動地還回去了。

“錢老板,我覺得你還是另找他人吧,我的這些食材,都是從我朋友那裏討來的,而且這數量還少得很。”她裝作無奈地聳了下肩,言下之意就是想讓她幫忙,也無能為力。

她還記得當初錢如海怎麽給自己挖坑的事兒,雖然事後有了迅哥兒幫自己解決,但是曾經錢如海帶給自己的惡心還是不能消除,她雖然不會像錢如海這樣不擇手段,睚眥必報,可是也不會給予他方便,反過來為了利益跟他合作。

或許她不是個合格的商人,但是她覺得要是真的為了這點利益就結交了錢如海,那才真的讓她念頭不達呢,所以,她用了卓以默的名號,將錢如海給送走了,至於錢如海之後要為了這件事而心生計較,她也不在乎,現在的她,手上的底牌可比當初多多了,錢如海要想動她,可以掂量掂量。

錢如海對她而言,隻是個過客,現在的王佳琪還要加緊時間,準備出行前的事兒呢。

☆、第102章 幹鍋稻香竹鼠

因為要在兩年時間內,遊曆一遍全華夏的美食圈,所以王佳琪並不能每個地方都去一遍,出門之前,她勾劃了幾個地方,這些地方都是對某個菜係比較有代表性的,這樣可以讓她領略到一個菜係內最精粹的地方。

而她的第一站,就是徽州黃山。

她不是第一次出門了,可是等到這次真的要遠離梁溪,她又有些忐忑,不過她已經坐上了前往徽州的汽車,為此,她必須要坐上六七個小時的車,才能到達目的地。

王佳琪選擇做汽車,不選飛機、動車,其根本原因就是她的師傅古名泉要她帶上遊龍刀一塊兒遊曆,這可就害苦了她,那意味著她今後遊曆的兩年內都必須帶著管製刀具,不能上任何監管嚴厲的機場、火車站。

她在心底歎了口氣,出發之前,林虎曾經說過他要跟她一塊去,但是王佳琪覺得帶上林虎也不管用,她出門遊曆又不是去享受的,帶個人去貼身保護,有些多此一舉,就讓林虎在公司裏安心地做著安全組組長。

下了大巴,她叫來一個的士司機,直奔目的地。

古名泉曾經建議她,出去了可以先去一趟黃山,這裏是徽菜的大本營,並且,這裏有一個他的老朋友,古名泉希望王佳琪能代替他拜訪一下這位老朋友,所以王佳琪現在要去見的,是古名泉曾經遊曆時,碰到的一個徽菜廚子,李順義。

據她師傅所講,這位大廚年輕時,就將所有徽菜的技巧都爛熟於心了,那時的他就已經是徽州的一流廚師,如果李順義沒有將日子活到狗上去的話,那他現在應該和古名泉一樣都是烹飪大師。

說是這麽說的,可是王佳琪卻從沒聽過華夏有這麽一位烹飪大師,她不是兩年前那個對美食界一竅不通的人,對於華夏有哪些烹飪大師,她都有一定的了解,烹飪大師對於廚師而言,算是頂級廚師之上的境界,又包含著廚藝界的最高榮譽,所以能被說成是烹飪大師的廚子,肯定不會默默無聞。

聽古名泉這麽一講,王佳琪就對這位大師來了興趣,她倒是很想見識一下這位烹飪大師的水平。

不過等到她見到了真人之後,就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找錯人了。

眼前的這位老人,穿著早已過時了的綠色工裝,腳上也是一雙黑布鞋,臉上皺紋縱橫深刻,整個人的氣質就像是個從地裏回來的老農民,質樸平凡到了極點,而他手上拿著帶著顆粒泥土的大蒜,也讓他的這個形象更為符合他的氣質。

王佳琪知道自己不能以貌取人,可是她現在真的很有一種感覺,“我隻是路過打醬油的而已。”她心中這麽想著,可是嘴上還是問了問,“請問你是□□麽?”

“什麽大師?”李順義皺著眉看著她,滿臉茫然。

她心中一噔,難不成古名泉給的地址真的給錯了,不過她還沒死心,“就是李順義,李師傅。”

“哦,你找我啊,那直接叫名字得了,說什麽大師啊,我聽著覺得怪文化人的。”他根本就不覺得自己符合大師這個稱呼,“小姑娘,你找我有什麽事情?是來找我辦紅白事的?”

真的是他?

給的地址沒錯,人名也沒錯,那應該就是了,既然如此,那就是她要找的人了,雖然她心中依然有些落差,但是自己師傅認識的人,那就肯定有稱得上是大師的實力,“不是,不是,是我師傅,古名泉要我來拜訪您的。”至於李順義口中的紅白事,她沒有過問,這聽起來就覺得李順義是個不務正業,專門替人辦紅白事的。

“古名泉,哎,原來是那個老小子啊!我當是誰呢,沒想到他這麽個馬大哈也收了徒弟。”李順義說著說著就將古名泉的缺點當著人家徒弟的麵說了出來,不過這可不是在貶低古名泉,正相反,這表明了兩個人的關係極好,好到可以互相拆台了。

王佳琪記得,自己師傅說李順義是臭美自戀到了極點,那時他跟李順義出門,李順義都要連續照好幾遍鏡子,就連人在外頭,也要掏出小鏡子照照,可現在,她看到的李順義是個手中拿著帶土的大蒜,頭發也沒有打理過的老農民,所以她見到李順義之初,才會那麽懷疑自己找錯人了。

既然是自己朋友的徒弟,那李順義沒理由繼續讓人呆在外頭說話,他讓王佳琪跟著自己一塊進了院子。

李順義的家在黃山的一塊郊區內,所以可以住著這樣帶院子的小樓。剛進院子,她就看到了那一排排的菜地,院子內僅有的樹,也是很普通的柿子樹,這個院子內根本就沒有觀賞類的植物,滿院子全是絲瓜、青菜、白菜一類的農作物。

在快進門時,她看到了一個泡沫箱中的泥土有著明顯的翻痕鬆動,再一對比李順義手上的大蒜,正好是這泥土坑洞的大小。

王佳琪看了眼李順義手上的打算時,卻正好瞥到了李順義的手,這雙手粗糙,布滿了繭子,不懂的人,乍一看會以為這就是普通老農民的手,可是由她這個內行人來看,李順義手的虎口處繭子最厚,手掌之處的繭子均勻分布在彎曲麵,另外,他的手指中部到指尖的位置還能看到各種細長的疤痕。

這一切都證明了,李順義就是個廚子,而且廚齡不低。

隨後,她和李順義對廚藝的交流,更是讓她明白了,這個老農民樣子的老人,絕對有不下於自己師傅古名泉的實力,可是這樣的一個烹飪大師,為什麽會躲在一個地方默默無聞?

“人都是會變的,我就覺得自己現在過得很好,有魚有肉還有菜,生活自給自足。”王佳琪問起他為什麽會跟自己師傅說的不一樣,李順義就這麽回答的。

能讓一個注重外貌的人,變成一個樸實種地的農民,這份改變所需要的動力一定很大,王佳琪並沒有再問為什麽,每個人都有心中的秘密,就像她自己身上有係統一樣,她不會追根到底。

李順義是個看得很開的人,他對於過去的事並不會隱瞞,如果王佳琪問起,他就會說說,不過王佳琪既然沒問,他也不會做多餘的解釋。

……

兩人談得興起,越了解,李順義對古名泉的這個徒弟越是佩服,能在這個年紀就有這份見識,還能做出出門遊曆決定的廚子,現在已經很少見了,而且她本身對菜肴的理解,有著獨特的構思,難怪老古那小子會把遊龍刀傳給一個姑娘呢,看來他是將跟張家比試的想法寄托在了王佳琪身上了,想到這裏,他不禁覺得自己的侄孫與這個小姑娘比,還是差了一絲火候。

王佳琪和李順義聊著對於淮揚菜的理解,正感覺自己可以從前輩這裏獲得更多的知識時,李順義的手機來了條短信。

“哎,真不好意思,佳琪,現在不能跟你聊下去了,等下我還有個喜宴要去做。”李順義抱歉地說著。

王佳琪覺得有些可惜,隻跟李順義說到這裏,“沒關係,您去忙好了,就是有些可惜今天不能看到您的手藝了。”她可惜地說了一句。

“嗨,想見識我的手藝,這還不容易麽!你就跟我一塊兒去喜宴吧。”

她瞪大了眼睛,難不成李順義不是做主持之類的活兒?不過在想到紅白事上除了主持,還有一個不可缺少的夥計,廚師。

她頓時覺得自己二了,還好剛剛沒有把自己鑽牛角尖的話說給李順義聽,“謝謝啊,李老。”

……

李順義接紅白喜事,是從一款app上接的,看著李順義熟練地操作著智能手機上的軟件,她突然又覺得自己似乎在北極看到了企鵝一樣神奇,這麽潮這麽有時髦值的事情,放在李順義身上,竟然有一種詭異的和諧感。

本來,李順義隻要直接坐上喜宴方安排的專車就能去的,可是現在他們卻還要等另外一人過來。

就見遠處一個潮派範兒十足,穿著嘻哈褲,白t恤的小年輕走了過來。

“這不會就是李老的侄孫吧?”她心中想著。

“怎麽來得這麽晚?”李順義倒是沒有責怪的意思。

“哈哈,剛才跟同學玩了一局文明5,時間沒收住。”他解釋了下遲來的原因,之後又注意到了站在一旁的王佳琪,“誒,這位?”

“這是王佳琪,我一個老朋友的徒弟。”

“哦,幸會幸會,我叫李鑫河。”李鑫河笑著對她說道。

不知怎麽的,王佳琪覺得這個李鑫河對她有種莫名的興致,有李順義在場,她也不擔心李鑫河會做什麽,“你好。”

一行三人,就被辦喜事那家人的專車接到了一個村子。

本來,王佳琪覺得去那個辦喜事的地方也就一會會兒的功夫,可是車子走了半個小時,都沒到目的地,她這才明白,接李順義去燒喜宴的地方,估計很遠。

果然,他們的車子到了濉溪的一個村子裏。

王佳琪根本就沒聽說過濉溪這麽個地方,也隻能跟著李順義他們走了。

辦喜宴的這家人看起來很急,見到李順義到了,立馬就把人接到了廚房,而一邊的李鑫河也幫著李順義下手,加塊做菜速度。

“李老,我幫你切個菜。”王佳琪覺得自己站在一邊看著不是個事兒,她雖然是來見識李順義的手藝的,可是不代表能作壁上觀,隻等菜做好了品嚐。

李順義點了點頭,示意她將一邊的菜切好了放盆子裏。

本來,她切菜隻是為了幫忙,以及體驗一下農村喜宴的新鮮感,可是在看到李鑫河挑釁地將自己切好的一大盤菜故意在她麵前展示時,她終於知道李鑫河最初為什麽對她有興致了,原來是將她當對手了。

李鑫河也的確如她所猜測的那般,他知道了王佳琪是古名泉的徒弟之後,就有了想要比試的心,他想知道,這個看起來跟他差不多年紀的人,到底是個什麽水平,另外,他還想知道,為什麽那個人會說能做他對手的,隻有王佳琪。

被挑釁了的王佳琪,覺得比不比都無所謂,不過在看到李鑫河的刀工以及切菜的速度時,也不自覺地起了爭勝的心。

這樣的結果,就是兩人比得不可開交,將所有的菜都切完了,都沒有比出個所以然來,不過這樣,可就讓李順義得了利,他正愁來不及呢。

由於農村的紅白事做的是流水席,所以通常是大鍋燒的,但是有些菜卻是例外,隻能一份份的做,而李順義交給王佳琪和李鑫河去做的這道菜,正是其中一種。

美食江湖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美食江湖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賈宜蒸  所寫的美食江湖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美食江湖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