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美食江湖

第74節

剛才,王佳琪將鬆鶴延年做了出來,本來是要出去跟其他人一起吃壽宴的,可是派出所那裏打來了電話,說是把玉佛找到了,要她去拿一下,所以她就跟自己師兄說了一聲,就出去拿玉佛了。

雖然這樣貿貿然離開壽宴不好,可是一想到玉佛是她獻給師傅的壽禮,就想著先拿回來再說,在某種程度上,她是那種寧願提早過生日也不願晚一天的人,別人的生日她也是同樣想的,所以送給師傅的玉佛,是肯定要拿回來的。

王佳琪拿了玉佛,從派出所回來,就看到了一臉不耐煩的古朗月站在了門口,“小月月,怎麽不進去?”她順口問了一句。

古朗月翻了個白眼,不過他並沒有糾正王佳琪的意思,“老頭子找你。”

“找我?”她指了指自己,還沒得到古朗月的回複,就被他拉著一塊兒到了古名泉麵前。

“師傅,你找我?”她好奇地問著,不知道古名泉有什麽要告訴她的。

“佳琪,這道菜,是你自己做的?”古名泉見人來了,立馬問道。

“是啊,這菜本來是要代替玉佛來作為我給您的壽禮的,可是現在我要給您的玉佛找到了。”說著,她將玉佛從包中拿了出來。

古名泉結果玉佛,並沒有在意這一樣東西,而是先問了一句,“那你做這菜,具體的想法是什麽?”

王佳琪對古名泉的做法雖有疑惑,可是直到自己師傅問自己,也沒什麽壞處,畢竟他老人家的成名已久的烹飪大師了,並不會像那些師風不正的人一樣,竊取自己學徒的創意和靈感,“這道菜,做法上是來自滿漢全席中的鬆鶴延年,不過我在擺盤做造型時,加入了自己的想法,弄成了國畫的的樣子,味道上也是咱們淮揚菜的味兒。”她一五一十地將自己製作這道菜時的靈感說了出來。

古名泉瞪大了眼睛,事到如此,他還能不明白王佳琪話中的真意麽?他的徒兒絕不會說謊,也就是說……“終於!終於啊!老頭子我也後繼有人啦!之後的跟北派的比試就再也不用擔心了……”

王佳琪見自己師傅一臉興奮拍桌的樣子,不明白他話中的意思,想等著古名泉自己說出來,可是,她還沒等到古名泉將話說完,就見自己師傅突然捂著胸口昏倒在了桌上。

古朗月見此情形,竟是懵了,他畢竟是個不更事的少年,沒見過這種場景,以前看到的老爺子,都是活奔亂跳地教訓他以及酒樓裏的那幫廚子的,可是現在的老爺子卻倒下了,這讓他有些不知所措,幸好在場的不是古朗月一人,作為靠著古名泉最近的一人,王佳琪率先喊了出來,讓其餘人打急救電話,自己用曾經學過的急救措施去急救。

本來是喜慶的八十大壽,卻因為過壽之人的昏倒而蒙上了一層陰影。

☆、第100章 文思豆腐

古名泉躺在病床上,聽著廣播裏的小曲兒,拿了份報紙看著,此刻的他臉色雖有些蒼白,不過人倒是很精神,完全不像是從手術室裏出來的人。

王佳琪則是坐在床邊,給他削了個蘋果,長長的一串蘋果皮從蘋果身上蕩了下來,以她高級廚師的手力勁兒,這種技巧性的削蘋果也難不住她。

“師傅,蘋果。”她將削好的蘋果給了古名泉。

古名泉結果蘋果,啃了一口,蘋果酸甜的口感立馬在他的味蕾中釋放開來,他嚼著蘋果,突然開口了,“佳琪,我覺得我現在的感覺很好,是不是可以出院了?”他托了下鼻梁上的老花鏡,定定地看著王佳琪。

“你是剛從手術室出來的人,醫生說了,你的心髒病手術結束了至少還要住上三個禮拜,你就安心呆在這裏,哪兒都別去啦。”

她知道古名泉是個閑不住的人,以前的她就是因為碰到了還在遊曆晃蕩的古名泉,才拜了師的,之後師傅回去了以後,照樣沒有閑著,還天天到自己家的酒樓裏去教徒弟,真是一刻都不肯安定下來,可是這樣的生活習慣,的確不適合術後恢複,所以她隻能搖搖頭表示不可以了。

古名泉也不是第一次這麽跟人說起他要出院的想法,可是無論他怎麽跟自己家裏人說,這些人竟然都不懼怕他的家長威嚴,拚著勁兒地要把他留在醫院裏。

他沒有繼續勸說,本來也沒指望王佳琪能放他出去,所以他得到這樣的回複之後,隻是安靜地吃著蘋果。

見古名泉沒有繼續說下去,她還以為是自己師傅生氣了,不過她明白,就算師傅生氣了也不想他因為提早出院而恢複不好,此時,她也隻能假裝地在病房中收拾東西,緩解現在的尷尬氣氛。

古名泉的牙口不錯,很快就將一個蘋果啃到了心,“佳琪,你過來。”他朝站在窗口桌子前擺花的王佳琪招了招手說道。

她在心中歎了口氣,該不會自己師傅還是沒有死心吧,就算接下來要麵臨師傅或喋喋不休或威嚴畢露的話語,她也隻能硬著頭破堅決裝死了,“師傅,你是要吃什麽東西?”她重新坐回病床邊,問道。

“不吃東西,我是有東西要給你。”說著,他就從枕頭底下,摸出一個用深藍色布頭包裹著的物品。

這形狀,這包裹的樣子,莫名讓她有種熟悉感,該不會……

“這是跟了我六十多年的吃飯家夥,這個老夥計,以後就交給你了。”他輕輕打開了布頭,如撫摸愛人的臉龐一樣,神色平靜而又懷戀地將一柄菜刀從木旋刀柄摸到了刀頭。

這把菜刀,跟了古名泉六十多年,刀刃卻依然鋒利亮眼,而刀背部分則是雕刻著遊龍舞爪的圖案,看起來有種獨特且神秘的美感,另外,這木旋刀柄也不是虛的,看似樸實簡單的刀柄不像刀麵那般華美,卻呈現出一種和獅子頭核桃的亮紅色。

她從來都沒見過這麽奇特的菜刀,不僅漂亮得不像一柄菜刀,其年齡還大了王佳琪自己本人兩輪。

華夏的菜刀,僅憑一個簡單的類似矩形的刀部以及滾筒狀的刀柄設計,就能玩轉任何菜係的菜肴,無論是粗放的剁、拍、切,還是精細的片、改、雕花,到了廚師手中,都能用一柄菜刀來完成,這在擁有十八般刀樣的西方料理來說,簡直就是不科學的。

但是,即使華夏的菜刀有如此之多的功效,也逃不過其自身的限製,首先是他雖然能完成任何切菜技術,但是用起來,對普通人而言還是有些麻煩的,大眾更喜歡用簡單的方法來處理食材,所以會用西方那些專門的切菜刀,就連王佳琪這樣的廚師,有時候也會用西方的菜刀來切菜,有簡單的方法不用,舍近求遠,追求傳統也不是現在廚師考慮的。

另外一點就是,是刀,就會出現腐朽的問題,六十多歲高齡的菜刀,在那時不說是不鏽鋼有沒有普及,就算這柄菜刀是用極為優良的不鏽鋼做的,那他的刀柄部分也一定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腐爛。

可是現在的這柄刀,在她眼前的形象完全不是這樣,現在的王佳琪已經被這柄菜刀給迷惑了,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師傅會從枕頭下拿出菜刀是有一件不科學,不安全且有槽點的事了。

“師傅這……”她指了指自己,這可是他師傅出門遊曆不願意坐動車高鐵都要帶著的菜刀,就連當初的她想看一眼都沒能看到,她僅看到的一眼還是在師傅最初拿這柄刀趕小混混的時候看到的。

“叫你拿著你就拿著吧。”他似乎脫去了之前的留戀,硬是將這柄菜刀給塞到了她手中。

王佳琪硬著頭皮接下了菜刀,此時心中不是興奮,而是疑惑,他的師傅對著菜刀寶貝的很,難不成是他覺得自己的時間不久了,才交給自己的?想到這裏,她滿心急切。

“師傅,你還可以繼續在廚房裏幹下去的,不用這麽早交給我吧,而且大師兄和小月月他們不也是可以托付的人嗎?”她希望用這種說法來打消自己師傅消極的想法。

古名泉不知道王佳琪會這麽想,“他們,你現在的廚藝,比他們高啊!就算他們不同意,隻要你在他們眼前露一手,也能讓他們心服口服。”想著自己那幫叫了多年的徒弟,再看看眼前的王佳琪,他沒有認為是自己的教徒技術太差,而是認為這群徒弟的天賦最多中人之姿,絕對比不上王佳琪的妖孽天分,以後自己的手藝,到最後還是要讓王佳琪來發揚光大的。

“那師傅把你的菜刀給了我,等到自己用的時候,不會覺得不順手嗎?”她沒有放棄說服。

“怎麽會一下子就習慣呢。”他歎了口氣,看著王佳琪手上的老朋友,想到自己當年帶著它走天下時的樣子,也是如王佳琪這般年輕,當時的他揮斥方遒,認為自己的廚藝已經是年輕一輩中最好的了,知道他遇見了那個人,“可是,時間不等人啊!”

他的話,一語雙關,這可能是在說他自己已經老了,時間不多了,也可能是在說有什麽事情要發生。

看他師傅的樣子,似乎在想什麽,她也沒有立即說話,而是靜靜地等自己師傅回過神來。

古名泉換了個姿勢坐了起來,“再過兩年,就要是新一屆的頂級廚師大賽了,到時候我會推薦你去參加。”

王佳琪有點沒跟上古名泉的思路,怎麽說著菜刀的事兒,就又提起了什麽頂級廚師大賽?她略微不解,“哦,師傅,到時候師兄他們都跟我一起去參賽還是隻有幾個人去?”

“隻有你一個人。”

她愣了,這意思,就是她要一個人參加這個聽起來很高大上的比賽了,而在她短短的兩年不到的廚藝生涯中,根本就沒有參加過什麽大賽,有也是以評委的身份去點評業餘的比賽,另外,到時候跟多少人比試,比試的人是什麽水平,都是她不知道的,對於未知的事物,她有些患得患失,擔心自己要是沒有拿到一個好成績,會讓古名泉失望。

“你也不要有什麽心理壓力,到時候,按照你平時的水平發揮就行了。”古名泉似乎看出了她的惴惴不安,也知道自己徒弟才是個新人,就讓她參加一個這麽重要的比賽,可是他也有不得不讓她參加的理由。

“那師傅,頂級廚師大賽有什麽規則?”聽到了古名泉的安慰,她稍微感到輕鬆了一些,古名泉讓她用品嚐的水平發揮,那應該這個比賽就沒那麽重要。

可是,沒等到放心多久,接下來的話,又讓她深感壓力重重。

“這個頂級廚師大賽,參賽者都必須由烹飪大師推薦才能有參賽資格,另外,參賽者的年齡也必須在35歲以下才行。”說到這裏,他頓了頓,“兩年後的比賽,應該會決定重新選定公認的菜係標準。”

“什麽!師傅,難道八大菜係會有改變?有菜係會被替換?可是現在的菜係都很固定,是大家公認的,怎麽可能輕易就替換?”古名泉的話,把她嚇得不輕,就憑這個比賽,決定菜係,是不是太輕率了一些,而且,古名泉要是讓她去參加這個比賽,那她簡直就是亞曆山大啊!

“這個更換八大倒是不會,不過會多兩個菜係,上麵的意思是,如果有哪一個廚師,能夠獲得頭一名,就能按照他們的意思,題名新增的兩個菜係,相當於多一票,這個投票總共是五十人,多一票可以多一份機會。”

古名泉這麽說,她的壓力又少了不少,但是仔細想想,還是有些苦逼啊,不說這個她要是獲得頭一名該怎麽考慮這個投票權的問題,光說她要和那些烹飪大師推薦的人去比賽,想想都很可怕,烹飪大師推薦的人,應該都是厲害的人才對。

就在這時,係統也不甘落寞,跑過來插了一腳,“頂級廚師大賽,宿主需要在兩年後贏得頂級廚師大賽的冠軍。”

這麽簡簡單單的一句通知,讓王佳琪不想參加也得參加了。

……

王佳琪用從他師傅那裏拿回來的菜刀,將一塊白嫩的豆腐塊,切成了一縷縷細成頭發絲兒的豆腐絲,她右手的速度極快,每一絲豆腐在肉眼看來卻是每一絲都是相同的長度厚度,且每一絲豆腐竟然奇跡般地不會粘在刀麵上。

她看著這柄菜刀,若有所思。

之後,她將豆腐絲跟香菇、鮮筍、雞脯、火腿、生菜絲一塊做成了一碗文思豆腐。細細的豆腐絲兒如夢如幻地在湯中沉浮,潔白、輕盈、細膩的豆腐絲上還用香菇絲、筍絲等點綴著。

她舀了一勺,入了口中,溫和鮮潤的湯攜著入口即化的豆腐絲,從口腔再滑入到味中,等回過神來,不自覺地就已經將半碗湯給吃了。

這文思豆腐竟然有兩品的品質,可以說是高級廚師所能做出的最高水準了,再往上就是頂級廚師了。

能有這樣的水平,不僅是王佳琪的手藝不錯,卓以默農場那邊送來的高級食材,還是因為她手上的這柄菜刀。

這柄菜刀,不僅能夠很好地處理食材,還能最大限度地保證食材在處理過程中不會流逝多餘的成分,就像在她剛才切豆腐時,豆腐完全不會粘在刀麵上,另外,這豆腐從水中拿出來被切了之後,也沒有流逝多少水分。

盡管有了如此的發現,但在現在的王佳琪心中,沒有多餘的興奮與快意之感,而是更加沉重了。

“師傅將這麽重要的到交給自己,那頂級廚師大賽,肯定要贏了,就算比賽場上有那個傳說中的那個天才廚師。”

華夏菜肴的口味,是從明清之後奠定的,現在華夏各地的菜肴,可以粗略地用東辣西酸,南甜北鹹來表示,這樣,也就有了南派和北派之分,北派以魯菜為代表,南派以淮揚菜為代表。

古名泉說過,自明清以來,南北派的菜肴口味都在相互交流相互融合,一直到現在,許多菜肴的口味已經不是那麽有界限了,但是在古時候,南北派的廚師,尤其是禦廚,對於各自的菜肴理念還是會有一些爭端,而古名泉的祖上恰是跟北派的廚子有過爭端的禦廚之一。

這柄跟了古名泉六十多年的廚師,聽起來有六十多歲的高齡,但其實,這真實年齡遠不止於此,這柄菜刀是古名泉祖上做禦廚之時,被天子賞賜下來的,用的料也是天上之鐵,人間的名木,當然,它也有一個很霸氣的名字,叫遊龍刀,為了這柄菜刀,古名泉的祖上得罪了當時北派做官府菜的張姓禦廚,由此,兩家開始了一場為時百年的廚藝爭鬥。

就跟愚公移山一樣,上一代不行下一代上,每一代的古家和張家都會有一場廚藝的比試,而古名泉這一代,恰好是他輸了,這讓當時誌得意滿的他重新審視了自己,可是等到他靜下心來修煉廚藝,重新出關之後,他的對手也在進步,而且這進步的速度比他還快,當他輸了三次之後,就明白自己不是那人的對手了。

古名泉將這柄菜刀交到了自己手上,而不是古家的任何一人手上,一方麵是古名泉自身沒有什麽門戶限製,另一方麵,也是在於自家人不爭氣,悟性有限,他覺得隻有王佳琪或許能跟那老對頭的子孫一比了,他的那個老對手,可是有了個好孫子,天賦逆天,他自家的任何一人,都不是那個天才的對手。

王佳琪重新打開了係統麵板,看著麵板中前所未有掛著的兩個任務,不由發起了呆。

☆、第101章 鬆仁燒豆腐

係統麵板上掛著的這兩個任務,其中一個就是之前發放的頂級廚師任務,另一個則是遊曆任務。

遊曆任務,顧名思義,就是在基礎與經驗累積到一定程度之後,為了增長更多見識而發放的任務。

武俠小說中,青年高手在門派或者山中修煉到一定程度,就會被師傅趕下山去曆練,這一做法一是為了見識的增長,二是為了讓自己的實力融會貫通,畢竟閉門造車訓練出來的天才,也隻會是個紙上談兵的天才罷了。

這個任務很有意思,係統對這個任務的解釋,隻是在兩年內完成遊曆,按照完成度發放經驗,這對王佳琪來說,是前所未有的。

以往的任務,不會像這個遊曆任務這樣明確指出要發放什麽樣程度的獎勵,另外,以前的任務都是強製性質的,就連那個頂級廚師任務也是必須要達成某個目的才算任務完成,而現在這個任務並沒有給她指定一個目標,完全就是讓她自己看著辦的意思。

係統的這個做法,倒是頗合她的心意,因著以前的王佳琪就意識到了遊曆對於廚藝增長的作用,如宋茜、自己的師傅古名泉、還有她自己,都進行過類似於遊曆的事情。

宋茜曾經在歐美的多個國家之間打過工,另外還在國際郵輪上做過廚師,她對王佳琪說過,她自己的廚藝也正是在這段時間增長到現在這個地步的。

而她的師傅古名泉,無論是年輕時候,還是現在,都做工單人帶著把遊龍刀闖江湖的事兒。

至於王佳琪自己,則是在中級廚師的那會兒,因為多次去了幾趟金陵,吸收了金陵菜的優點和技術,才讓自己有了晉升高級廚師的經驗。

不過現在的她,雖然想著跟宋茜他們一樣,出去遊曆,可是手頭的事情還要交代一番,想要立馬出去是不可能的了,所以她得先準備一會兒。

另外,她還有個隱隱的預感,係統從最初的強製她完成任務,到讓她感到自己完成任務的好處,再到現在的極少發放任務,這中間似乎是在讓她適應沒有係統的生活。

而她也的確如係統設置的那般,自從成了中級廚師之後,絕大多數時候都是自己獨立完成各種菜肴的研製,係統對她而言,也從一個極強及其bug的金手指,變成了一個輔助她廚藝提升的小工具。

她心中有了個猜測,係統很有可能在減少她對其的依賴感,想讓她用自己的實力去提升廚藝,而為了做到這些,才有了以上的那些動作,更深的一層猜測,就是係統很有可能會在她廚藝提升到某種程度就離開。

有了這樣的想法,她不知道是喜是憂,係統帶領她認識到廚藝的快樂,但也讓她在平常的生活下沒有安全感,畢竟腦子裏呆了一個不知道是什麽鬼的物質,還能掌控她的生死,這讓她始終無法定下心來。

現在,她雖然有了猜測,但並沒有立刻問出口,她知道即使自己問了,係統應該也不會回答自己的,所以現在的她,還是先不要想太多為好。

一切,隻有等待兩年後,完成這兩個任務再說了。

……

盡管她已經有了要安排手上的工作,出門遊曆的想法,但是真當她將自己的決定說出來時,無論是付曉梅還是新來的小羅等人,都在勸她。

“佳琪,老實說,你是不是又想做甩手掌櫃了!”

付曉梅抱胸看著她,想看看王佳琪是不是又故態複萌了,她可是清清楚楚的記得在“好味道”打拚的那段時期,她的老板是以怎樣打醬油的姿態,將店裏的一切交給她去做的,這種情況也就“玉食人家”開業了之後才好一點,本來她還有些安心地覺得,王佳琪是有了想要做事業的心,沒想到這隻是她老板的自我掩飾,沒等多久,她又說出了要出去兩年的不靠譜的話。

“是啊,老板,要是沒有你在,店裏的事情怎麽辦?”小羅也在一邊勸著。

美食江湖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美食江湖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侯門棄女:妖孽丞相賴上門 太子妃很忙
  作者:賈宜蒸  所寫的美食江湖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美食江湖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