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美食江湖

第73節

一般來說,大堂經理處理不了的事兒,都是由付曉梅去辦的,可是現在,這大堂經理卻直接跑到了她的專用廚房來,她都有些懷疑是不是有事關“玉食人家”生死存亡的大事兒了,“老潘,你怎麽這麽急跑來?”她疑惑地問道。

“老板,門外有個叫蕭眉的人,哭著鬧著要見羅經理,但是羅經理恰好不在,付經理也正好去分店巡查了,所以我就來找你了。”老潘無奈地說著,“現在門口為了很多人,都在看她呢。”

王佳琪挑眉,“又是蕭眉,不知道她這回要來搞什麽幺蛾子?”她心中不耐煩的情緒升起,對於蕭眉這麽跳這麽鬧騰的人,她並不畏懼,可是總是在她眼前跳,並且三不五時地要刷一下存在感,就令她覺得神煩到翻白眼了。

“好,我去看看。”她對老雷說道,隨後大步向店門口走去。

……

等王佳琪到了店門口,恰好看到蕭眉下跪的一幕。

“哎,求求你了,小羅,我和你搶一個職位,是我不對,你要是想要回公關經理的位子,隨時都能拿回來,隻求你能讓君悅將訂單還給公司。”蕭眉沒注意到來人不是小羅,隻看到老潘帶了人過來,就一通下跪,可憐巴巴地說著貌似道歉的話。

可是這話,聽到王佳琪的耳中,怎麽都有另一種意思了。

蕭眉說小羅跟她搶一個位子,並說了能隨時讓位,這意思就是將她自己放在了為公司犧牲的大英雄的位置上,“高尚”的不得了,另外還影射了小羅是懷恨在心才破壞他的舊公司跟君悅的合作的。

雖然王佳琪知道,蕭眉說的都是錯的,可周圍人卻不知道,作為老板的她,有義務來替小羅解釋一下了,“蕭眉,小羅和你的關係,我不知道,可是作為他的老板,我倒是知道小羅本人有情有義,不會幹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兒,另外,據我所知,君悅似乎是因為你們的產品不達標,才更換合作對象的吧?”

王佳琪抱胸,看著現在的蕭眉,覺得她倒是挺能屈能伸,除此之外,還曉得做戲呢,要是她不知道真相的話,說不定就跟周圍的看客一樣,被蕭眉那可憐,自我犧牲的樣給騙到了呢。

“她!怎麽會是她?”蕭眉的心中震驚不已,“王佳琪怎麽成了老板,她不是麻辣燙店的老板麽?”

蕭眉一直不知道,王佳琪就是“玉食人家”的老板,這回,看到王佳琪以當事人上司的身份出現在她麵前,這比要她跟小羅道歉還要不能接受,以前她鄙視的人,現在高高在上,端著架子俯視著跪在地上的自己。

之前同學會王佳琪給她的難堪,她一直記在心中,隻等著什麽時候,用自己的高大上的成就來壓製王佳琪,可是沒等她步上人生巔峰,就又摔倒了泥裏。

她覺得自己現在的姿勢,在王佳琪的眼中一定是難看異常的,“不,怎麽可能!怎麽可能!”她不受控製地大聲叫了出來,也不知道是在否認王佳琪的話,還是認為王佳琪不會是這家飯店的老板。

她踉蹌著站了起來,作勢要朝王佳琪撲去,可是被王佳琪身旁的林虎給一招擋了回去。

王佳琪自覺已經解釋完畢,至於通知君悅施壓上衡的人是她,她也不會說了,這些多餘的事兒,她覺得沒必要在跟蕭眉解釋。

她讓大堂經理去給上衡打個電話,將人領回去,要不然就打派出所的電話,對她而言,這事兒算是處理結束了,現在的她還要忙著回去查金坷垃配方的資料呢。

☆、第98章 魚皮餛飩麵

金坷垃的肥料配方實驗出來,效果就如種子配方一樣好,用這種肥料種植的農作物,也能獲得高級的品質,要是將其與種子浸泡配方聯合起來,那品質還要再上一層樓,兩者結合產生的效應,隻看王佳琪現在的廚藝水平就能夠明了了。

才剛成為高級廚師的她,就因為用了兩種配方實驗產出的農作物,就已經是她穩定在能夠做出三品菜肴的水準了,這大大的減少了練習菜肴穩定水平所需花費的時間。

那張肥料配方已經交給了卓以默,嚐過與他合作甜頭的王佳琪,用那張配方跟卓以默提高了自己在他農莊以及公司中所占的股份,在她看來,專業的事,就讓專業的人去辦,她這個廚子,燒燒菜還行,科學種植一類的,她手上根本就沒有如同卓以默那樣團隊。

現在的王佳琪,因為有了在卓以默那裏占了股份,所以到了第二年年初,她就收到了一份不菲的分紅,僅僅半年時間,卓以默就為她帶來了百來萬的錢,有了這筆錢,她也就擺脫了之前的“負翁”情況。

即便是有了這筆錢,她也沒想過去買奢侈品之類的,她覺得平時吃穿用度已經夠了,目前,“玉食人家”也已經可以自給自足了,“好味道”是一直盈利的,所以她一直沒有機會敗家一回。

不過,此時,王佳琪終於有了一次機會來土豪,敗家,做散財童子了。

為了師傅的八十大壽,她在玉石店中買了一塊三十萬的玉佩,這玉佩看起來成色不錯,溫潤透亮,在迅哥兒的推薦下,她當即就選下了這塊玉佛形象的玉佩。

“迅哥兒,今天正要謝謝你啦,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買什麽壽禮送我師傅好了。”現在,王佳琪真的覺得,李迅好像什麽都會,比萬金油都好用。

“那是,我可是從小就在我外公的熏陶下長大的,他老人家最喜歡玉石翡翠一類的收藏了。”

王佳琪心中想道:“原來是家學淵源,怪不得呢。”

不過她並沒有因為這句話而想太多,普通人聽見了,保準要細細追究其李迅的家庭,看看能不能有什麽可以利用的地方了。王佳琪是覺得自己結交的是李迅,其他的李迅的家人,她不會多麽在意,也正是因為她的這種隨性的態度,才讓李迅認為王佳琪是個可結交的人,要不然光憑做得一手美食,還不能讓他用真誠的心去對待王佳琪這個朋友。

“王佳琪同誌,我辛辛苦苦幫你選了這塊玉佩,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出了玉石店的大門,李迅朝著王佳琪說著,大有她不給點像樣的說法就鬧騰的樣子。

“知道了,回我店裏,請你吃東西。”就算李迅不說,她也是要請客吃飯的,所以就順著李迅的意說了要吃東西。

“啥?這麽摳。”他似乎很不滿意地看著王佳琪。

“要不然咧,好歹是我親自動手的菜肴,一桌少說也要上萬了,對了,我又新弄了幾道古法菜,另外還改良了幾種菜,什麽雞茸蛋啊,肉釀生麩啊,醬鴨啊,魚皮餛飩麵……”她故意談吞吞地將菜肴一道一道的說出來,順便瞄了眼一旁的李迅,果然如她所料。

李迅聽著這些菜肴,不停地咽口水,光是聽聽這些菜名,就足以讓他想象到菜肴的滋味了,像是入口即化,嫩如豆腐的雞茸蛋,鮮嫩多汁,肉質滑嫩的肉釀生麩,蜜甜可口,咬上去一嘴油的醬鴨,以及那啥的魚皮餛飩麵?

等等,他好像get到了盲點,之前的那幾道菜他都聽過,可是這魚皮餛飩麵,倒是有些不倫不類,他隻吃過魚皮餛飩,加個麵的,還從沒吃過,“王佳琪,你那個魚皮餛飩麵是什麽啊?是不是你說錯了?”他自己給王佳琪找了個解釋。

“沒有,就是這個,按照字麵上的意思,就是魚皮餛飩加上麵,不過做法上,比較考究,湯用的是古法的肉骨、鱔骨以及本地雞吊熬的麵湯,再配上甜汁,和魚皮餛飩攪拌了吃,算是改了單純的魚皮餛飩的味道……”沒等她說完,就聽到了一陣“咕咕”聲。

李迅摸了摸肚子,嘿然一笑,“王佳琪,還等什麽啊,咱們現在就去你店裏,走著~”不等王佳琪說話,他就拉上了人,直奔目的地去了。

……

王佳琪一人站在了餘杭火車站,看了眼手機上的時間,正好是上午九點。

見接她的古朗月還沒有給她打來電話,就準備坐在椅子上等人到了再說,可是還沒等她坐下,就發現自己的包被劃了個口子,裏麵的錢包以及放置玉佛的那個盒子都不見了,她手上的那隻手機還是因為放在了大衣口袋中,才逃過一劫的。

要不是看到朝她走過來的古朗月以及另外一個中年男人,她都要罵f*k了。

“不好意思啊,我來得晚了。”古朗月見她黑著臉,以為是在為他的遲到而生氣。

“沒事,我也才剛下車沒多久。”她搖了搖手,努力擠出一個笑,此時的她倒是沒有多大心情調戲她的這個師侄了。

“這是程叔,我爺爺的大徒弟,爺爺今天要我和程叔一塊來接你。”預料中的小月月的稱呼並沒有出現,不過古朗月也不會傻得提醒王佳琪,於是,他就趁機簡單地介紹了那位中年男子,隻求轉移王佳琪的注意力。

“你就是小師妹吧?”中年男子是個方臉高個,讓人一看就覺得忠厚老實,“我是你師兄,程明。”他笑著說道。

“師兄。”她點了下頭,雖然麵上不帶怒容,可心中還是憋氣的很,“早知道就帶虎哥一塊兒出來了,真不該讓他留在梁溪的。”此時的她,已經忘了當初自己是怎樣覺得麻煩,拒絕林虎跟隨保護的要求的。

“你是不是有事?”程明直覺她的不對,疑問道。

隨後,她將自己錢包以及玉佛被偷的事兒告訴了古朗月和程明,程明聽完,立馬帶她去了本地的派出所,他覺得自己這個大師兄,有責任幫著王佳琪處理這件事的後遺症。由於在這裏的派出所有程明認識的人,立馬就從火車站調出了監控,找出了那個小偷,到了下午,王佳琪的錢包也被追回了。

可是作為賀禮的玉佛,卻被小偷一個轉手賣給了別人,那人又恰好是個外地來的倒騰黑貨的,要想追回來至少得有一個月才能搞定。

跟那個大師兄熟悉的人謝過之後,她終於是定下了心。丟了錢還好,但錢包中的證件照以及□□,丟了都要重新去補辦,真是太麻煩了,幸好程明有認識的人,要不然她這次來餘杭參加師傅壽宴的好心情都要毀了,另外說不定她連壽禮都不能參加,光是各種證件照就麻煩的不得了,單一個身份證的丟失就能讓她回去的車票都買不到。

……

“哎,佳琪,人沒事就好,這玉佛之類的東西,都是身外之物,我要了也沒用。”古名泉自然是從率先回來的孫子古朗月這裏聽到了王佳琪偷襲被偷的事,第一反應是王佳琪有沒有事。

“哈哈,師傅,這個小偷要是正麵敢偷我的東西,絕對是會被我暴揍一頓的。”她曲起手,比了個大力水手展示肱二頭肌的動作。

知道王佳琪這是在安撫自己,古名泉也沒有再講什麽,隻是叫她以後最好還是坐飛機過來。

她覺得自己的師傅太過大驚小怪了,碰見小偷這樣的事兒,怎麽可能總被人遇見,至於坐飛機,那更是誇張得不能再誇張了。

古名泉的壽宴辦在了晚上,地點是在古家自己的酒樓內,參加的人都是古家自家的親人跟熟人,所以隻包了一個中等規格的包廂。

由於這是古家自己的地盤,其中的廚師都和古家沾親帶故,手藝上也多半傳承自古名泉,此時辦的是古名泉這個師傅、祖師爺的壽宴,廚師們更加不敢掉以輕心,這每一桌菜都是精心烹飪的,賓客們因此也就有了口福,很多他們平時吃不到的絕活,都在這場壽宴上出現了。

古名泉穿著件紅色的唐裝,此刻的他,注意力並沒有放在台上的歌舞表演,而是觀察起了桌上的菜肴。

通過菜肴,他就能大致猜出是哪些廚師做的菜了。

那道辣子雞丁,塊塊敦實,味道隻是微辣,更多的是帶股子香料味,這應該是程明做的了,他的刀工一般,但是對味,卻有自己的感受,所以喜歡改良成名已久的菜肴。

辣子雞丁旁邊的那道洋蔥炒牛肉,應該是自己孫子做的,就憑這糙得很的刀工,一看那牛肉片,就知道隻有自己那個基礎飄著,不紮實的孫子才是這道菜的主刀人。

古名泉這會子沒看表演,反而專心在心底為桌上的那些菜肴點評,這是他的職業病了,碰見什麽菜都要分析一下,幾十年的習慣也改不了,周圍人見古名泉正認真品嚐著菜肴,自然明白他在分析,也沒有人沒眼力勁地湊上來敬酒。

他依依嚐過了桌上的菜,每一道都能猜出製作者,這些人都是他酒樓的廚子,對於他們所擅長的風格,用料習慣,他清楚地不能再清楚了,可是有一道菜卻難住了他。

☆、第99章 鬆鶴延年

眼前這道菜,由一個白如皎月的圓盤盛放,而盤子裏頭竟被構製出了一副極富水墨詩意的畫麵,蒼翠不老的鬆樹,展翅欲飛的白鶴,寥寥幾物,無論是鬆樹還是白鶴,寥寥幾樣食材,就讓人覺得其形象呼之欲出。

“好一道鬆鶴延年!”在看到這道菜時,古名泉心中當即就喊出了這麽一個名兒。

這道菜的主要食材,隻是簡簡單單的香幹、蛋白糕、黃瓜、白蘿卜、紫菜與雞肉這幾樣,可是普通的食材卻構成了不普通的菜肴,光是從菜肴的刀工上看,就能知道做這道菜的廚子刀工不俗,這人隻用了香幹與白蘿卜,就把白鶴的羽毛雕刻、切絲成纖毫畢現的模樣,整隻白鶴可以說是栩栩如生了,其他的黃瓜做成的鬆葉也是針針細膩,這樣的人,可以稱得上是一名技藝高超的刀客。

另外,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這道菜的意境,似乎頗得傳統水墨畫的特點,盤中的留白部分恰到好處,其他顏色部分也並不會豔麗得獨占鼇頭,搶了其他景物的風頭,整道菜色彩和諧,不會多一分,也不會少一分,寓意吉祥悠遠,所以讓人看了極為舒服,就連他這個烹飪大師,看了這道菜也會忍不住想嚐上一口。

他迫不及待地挑了個黃瓜片做成的青萍嚐了下,“果然,能有這份手藝的人,也不會忽視了菜肴的味道。”

一開始,他看到這道菜時,會先被菜的刀工以及意境所吸引,隨後,他又不由地想到,這菜肴的味道是否會寡淡無味,古名泉的擔心並非空穴來潮,在他廚子生涯的幾十年裏,他見過太多仗著自身的技藝,執著追求擺造型,做雕工的廚師了。

這樣的人,通常會追求極端,追求華美,那樣就會忽略了對味的選擇,而在他們洋洋得意地展示自己的作品,希望得到藝術品的讚揚時,並不會有人會認為這是真正的藝術品。在色香味意形當中,味雖然排在第三位,可是其重要性卻不比前頭兩樣差,廚子做菜,就是為了給他人品嚐的,而一道菜連味都忽視了,那食客們肯定也不會認為這道菜是成功的。

古名泉並不像之前那樣,每道菜隻嚐一小口,對於這道鬆鶴延年,他幾乎是將這道菜的每個部分都嚐了一遍,答案當然是他對製作這道菜的人更加感興趣了。

製作這道鬆鶴延年的人,顯然也想到了擺形出意的缺點,所以才會用製作涼菜的方式,先將各個食材水焯用鹽用醬,或醃製或清拌一下,而後,用於製作假山的雞肉也是事先翻炒過的,所以在某種程度上,彌補了這道菜的缺陷。

可是,古名泉還是看出了其中的一些問題,比如對各個食材的搭配,並不是最好,在白鶴上,用白蘿卜跟豆幹搭配,味道的融合並不如梨子與豆幹搭配的好,一方麵,梨子本身的甜味可以不用再去醃製一遍,另一方麵,豆幹的鹹和梨子的甜一起吃,可以提升梨子的甜度。

很顯然,製作這道菜的廚師雖然擁有巧奪天工的刀藝,可是卻缺乏對於食材搭配的經驗,這一點,從業多年的老廚師是不會有這樣的差漏之處的,像他自己,對於食材的搭配,能夠以高屋建瓴的眼光,將食材處理配合得信手拈來。

古名泉的心下起了疑,按理說,他的壽宴,做菜的都是自家酒樓的徒子徒孫們,可是這些徒子徒孫的手藝他也明白,之前他品嚐的菜肴就是他們的正常水準了,要想做出這道鬆鶴延年,還得從酒樓之外的廚師去找。

可這樣,又有疑問了,全餘杭,能夠數得上名兒的廚師,他都認識,甚至餘杭以外的廚師,隻要是淮河以南的他都認識,至於北方的廚師,他也有過耳聞,但這手藝風格明顯是南派的淮揚菜。、

“莫非……”古名泉想起了一個人,可是立馬又否定了自己的這個想法。

麵對這盤菜,烹飪大師倒是泛起了難。

這時,古朗月從另一桌走了過來,“老爺子,你說我的菜做得怎麽樣?”他定定地看著古名泉,心中吐槽酒樓內的那些廚師不敢來問自家老頭子要評價,就連程叔也是如此,最後他隻好放棄找人一塊兒來打聽評價的想法,獨自前來,頗有種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複還的架勢。

“差評。”古朗月吐露出了一個極富網絡化的詞。

老爺子用這次,也沒有貶低自己孫子的意思,隻不過在他學會了網購之後,就喜歡上了用這種詞來評價自家徒子徒孫的手藝,用差評,很符合他對各種菜肴的大致看法。

古朗月咂舌道:“果然。”他就從來沒在老爺子這裏得到過好評,不僅是他,就連程叔他們,也沒人能獲得好評,他們所得到的最好的評價是中評,但是就是這份中評,也足夠讓他們感動得痛哭流涕啦。

沒理自己孫子的小心思,古名泉皺著眉,指著麵前的鬆鶴延年說道:“小月啊,你知道這道菜是誰做的麽?”

“老頭子,說了多少次了,能別叫我小月嗎?”他趕緊瞟了周圍一眼,見沒人注意到小月的這個稱呼,就放心大膽地說話,糾正古名泉的錯誤了。

“這叫法有什麽不對?十幾年都叫過來了。”古名泉不明白孫子為什麽對這小名這麽在意,想當年,他小時候也被自己的父母長輩叫成是狗娃,另外,當時的小夥伴無不是這種小名兒,驢蛋、牛寶之類的稱呼也不少見。

古朗月捂臉,顯然,跟老爺子這麽說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古朗月以前怎麽叫他,以後還會怎麽叫,根本就不是他能阻止的。

“好了,小月,如果你能在一年內,將刀工磨練好了,我就不這麽叫你了。”古名泉也沒有把話說死,如果能借著這個機會,讓古朗月在廚藝基礎上,變得成熟一些,不像現在這般毛躁,那麽用這點代價讓他自己不再叫古朗月為小月還是能夠接受的。

“說好的啊!”古朗月興奮極了,為了擺脫掉小月、小月月這種噩夢般的稱呼,他這次要拚了,不過老爺子提到的這道鬆鶴延年,卻讓他想起了另一個喊他小月月的人,“這道菜啊,王佳琪做的啊。”他無奈地說道,都怪老爺子把這個叫法告訴了王佳琪,要不然也不會被她追著喊小月月了。

在自己孫子說出這個人名時,他的內心是震驚的,沒想到自己感興趣的這個廚子竟然會是自己收入門中才不到兩年的王佳琪。

由於古名泉身在餘杭,而王佳琪人在梁溪,兩地雖然距離不是太遙遠,但也不可能讓他時時陪伴在王佳琪身邊,教導她廚藝,古名泉在餘杭這裏還有一大堆徒弟等著去教呢,所以兩人平時溝通全靠網絡。

網絡雖然交談方便,聯係即使,可是卻也有不好的地方,那就是教導廚藝時,無法親自指出王佳琪的不對之處,因為隔著屏幕的古名泉,也無法將王佳琪做菜的每一個步驟都分毫不留地看下來,這視頻畢竟不如真實的指點指點,所以他就沒有指望過王佳琪能完全搞明白他教的那些菜肴。

他知道王佳琪是個天才,能夠在學廚不到一年的時間勝過老朋友徐林的徒弟王淼,可是卻不會想到王佳琪天才到妖孽的地步,按照他自己的點評,能夠做出這道鬆鶴延年的廚子,至少也要是高級廚師了吧,雖說比頂級的廚師以及他這樣的烹飪大師要差,可是也不是王佳琪能輕鬆達到的,可是現在,王佳琪的實力就正正當當地擺在了他麵前,就差王佳琪自己本人的承認了。

所以,古名泉立刻讓自己孫子去把王佳琪給照過來,古朗月雖然不想見到那個叫自己小月月,輩分還比自己高一級,還輕鬆贏過他的人,但是無奈有老爺子的命令,他也隻能跑一趟了。

美食江湖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美食江湖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作者:賈宜蒸  所寫的美食江湖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美食江湖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