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美食江湖

第64節

這幾天,騷姆滿足了她從小就想養狗的心願,可是這終究不是長久之事。

盡管她再喜歡騷姆,但騷姆也不是她的狗,有著寵物銘牌的騷姆明顯是有主人的,所以她昨天就在微博上發布了尋找狗主人的啟示。

如果真的找不到騷姆的主人的話,那她就繼續養著騷姆吧,這樣想想似乎也不錯,不過有了騷姆之後,應該有輛車就更好了,出行方便,還能帶著騷姆出去玩。

這時候,一直沒想買車的王佳琪,因為騷姆,突然有了買車的想法。

盡管她連怎麽開車都不會,但這阻止不了她的暢想。

☆、第84章 酒凝金腿

“玉食人家”的包廂內。

“王佳琪同誌,你無愧為人民的好同誌啊!”李迅眼淚汪汪,拉著王佳琪的手說道。

“行了行了,迅哥兒,我看你怎麽又瘦了一圈兒啊。”她托著下巴,仔細瞧了瞧李迅,發現自己沒有看錯,他就是變瘦了。

這才幾天沒見,再次看到李迅時,他的臉又變成了小圓臉,身材似乎也瘦了些,當然,這瘦的程度還沒讓李迅立刻就變成個瘦子,可即便如此,這也足夠讓愛美的女孩瘋狂了,李迅這瘦身的速度也太快了。

這麽個瘦法,讓她有種奇妙的既視感,貌似上次也是這樣,李迅自從回了趟金陵,就迅速消瘦了。

“還不是我媽辣個女魔頭!哎……”他的話語中充滿了無盡的哀怨,但卻又不敢正麵和那個所謂的女魔頭對抗,所以說的有些底氣不足。

“行了,不用說了,我明白了。”她同情地看向李迅。

李迅接下來想說的,王佳琪大致已經能猜到了,無非就是他媽媽不允許他住在外麵,但是他一回到家,又被他媽逼著減肥。

據李迅所講,何伊如走了的事,他媽早就知道了,所以也沒有逼迫他去應對何伊如。

對於何伊如,王佳琪是抱著一些好感的,某種程度上,她十分欣賞這種活著瀟灑的人,因為自己以前就過得十分平靜而又平凡,用矯情點的話來講就是,世界那麽大,我想出去看看。

雖然現在有了係統的她,這日子過得也不再平凡,甚至可以稱得上是驚心動魄,可是那種出門遊曆的心願卻並沒有減少,再加上上一次,她發現出去遊曆一趟所收獲的,不僅是見識的增長,而且還能間接地提高她的廚藝水平,這就更加讓她在意了。

總之,李迅那逼婚的危機解決了,但是,按照他媽的話來講,何伊如的事兒可免,但減肥的事兒不可免,他媽媽接受不了自己英俊的兒子變得如此之胖,才瘋狂地逼迫李迅去減肥的。

正是因為受不了這瘋狂的減肥,李迅才有一次從金陵出逃,回了梁溪,而對他媽的借口就是,公司這邊的事情離不了他。

就在昨天,得知李迅今兒個正好回來,她就趕忙將李迅叫到了“玉食人家”,說是要請他吃頓好的。

……

這一桌菜,就是十四珍宴的豪華版,玉食宴,上次李迅因為沒有參加開業典禮,所以也沒機會嚐到十四珍宴。

“這桌玉食宴,你可是有幸吃到的第二人。”她先是簡單介紹了下這桌玉食宴,之後又隨口說了句。

“啥?那在我前麵一人是誰?”還以為自己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沒想到竟然還有一個人跑到了他前頭。

“這人你也認識啦,卓以默。”

“黑狗子,豈可修,原來是他。”李迅氣鼓鼓的,叉著腰的動作讓他看起來有些像茶壺。

她暗道不好,該不會是戳中了李迅的憤怒點了吧。

“你們兩個真不夠意思,偷偷的吃好吃的也就罷了,還不帶上我。”

原來是在氣這個啊,王佳琪鬆了口氣,還以為他是在為了那個第一第二的名頭在生氣呢,“誰叫你之前不知道去忙什麽了,連我的開業儀式都沒參加。”

說到這個,李迅抬頭望著天花板,他自然也是對那次沒參加“玉食人家”的開業典禮而心虛的,“哎,不說這個了,我來看看有啥菜。”他拿起了筷子,假裝很認真地在看那些菜式。

明知道李迅在轉移話題,王佳琪也不會選擇追根到底,這點麵子,她還是會給李迅留著的。

王佳琪的手藝,再加上高級的食材,就讓這桌玉食宴整體上有了四品。

“哎,真後悔沒早一點來你這兒,王佳琪同誌,你這玉食宴,一個字,讚!”對於長久被他媽欺壓著吃不到葷菜的李迅而言,眼前這塊小小的鴨舌就帶給他無與倫比的感動,這可是肉啊!再加上這道菜在王佳琪的手藝地下的確美味無比,他吃得更是恨不得一盤都吃光了。

“誒,對了,這盤菜叫什麽啊?”吃著吃著,李迅突然想起要跟王佳琪問下這道菜的名字。

“鵝掌鴨信,是道紅樓菜。”

王佳琪隻說了這麽一句,李迅就明白這道菜的出處了。

紅樓作為一部古典名著,不僅有極高的文學價值,還包含了當時的社會風俗習慣,其中,飲食文化就在這社會文化中極為突出。

在這飲食文化裏,其中的每一道菜,放到今天來說,都能稱得上是經典,鵝掌鴨信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一。

“迅哥兒,這些菜裏麵,還有一道菜和你的淵源極深,你要不找找看。”王佳琪笑著對李迅說著,那樣子有點像是在看好戲。

“什麽鬼,這些菜裏頭,有一道還跟我有關?”李迅指了指自己,不可思議地問道。

她確信地點了點頭,“你不是一直說,你是個吃遍大江南北的極品吃貨麽,我今天就給你一個機會,證明你自己的實力。”

這是她的激將法,不過很管用,李迅最受不得他人質疑自己吃貨的實力了,他不信邪的找了起來,但很顯然,王佳琪既然會這麽問李迅,那這道菜肯定很難會被李迅認出來,就算認出來了,李迅也不會聯想到這所謂的淵源是個什麽鬼。

“啊!我放棄了,我服辣!”李迅撓著頭發,那架勢都快把自己撓成禿頭了,他無論怎樣都看不出這些菜中,哪一道菜是跟他自己有聯係的,“王佳琪同誌,你快點告訴我哪一道菜吧。”

他是真不知道哪道菜跟他自己極富淵源,可他又很想知道謎底,所以幹脆認輸了,和麵子比起來,還是這撓人的謎題更為重要。

“喏,真相就在你眼前。”她指出李迅麵前的哪道菜。

“這個?”語氣中充滿了不可置信,“這不是咱們金陵的酒凝金腿嘛?你確定這菜跟我有關?我在金陵住了這麽久,所有美食的典故都知道得一清二楚,都沒聽說過這道菜跟我有啥關係。”

酒凝金腿,他李迅又不是沒見過,這菜用的是熟火腿、荸薺跟紹酒,味道上也是鹹甜為主的,王佳琪的這道酒凝火腿雖說在酒味上,明顯不是用了紹酒,但大致的味道還是與金陵的酒凝金腿相似的。

可就憑這一點上,也不足以證明,這道菜與他會有極大的關聯。

“見識少了吧,這道菜可是魯迅先生在金陵求學時,最喜歡吃的一道菜。”

這道酒凝金腿雖然是比較常見的菜,但是卻被王佳琪改用了古法製作,從而收錄進了玉食宴的菜單中。酒凝金腿算是她在金陵的收獲之一,自從上次去了趟金陵後,她就根據那些她吃到的金陵菜,複原出了一些古法菜,如瓢兒鴿蛋、壇子肉、燉生敲這幾樣菜都被改良複原,收錄進了玉食宴中。

這次她叫李迅過來吃飯的目的之一,就是讓他來試吃這些新晉改良的古法菜的。

“但魯迅先生,跟我又有什麽關係?”李迅依然沒有想通王佳琪的腦回路,他一臉迷茫地看向王佳琪。

“噗!受不了啦。”她一邊拍著桌子,一邊大笑,“哈哈哈,你就沒發現麽?魯迅,迅哥兒,哈哈哈。”

“王佳琪!”這回,他終於反應過來了,原來是在這兒等著他呢,“別笑了!”受不了王佳琪的調侃與捉弄,李迅隻能弱弱地說了一句。

見製止不了王佳琪的大笑聲,李迅眯了眯眼,“王佳琪同誌,你再笑,我可要使出大招了。”

“什麽大招?難不成是你還有什麽禁術?你是要查克拉、靈壓、霸氣爆發嗎?那快點使出來吧,讓我見識見識你迅哥兒的終極禁術,噗~”

“如果我是迅哥兒,那你就是閏土。”

“你說我是閏土?這更加沒有關係了吧。”有些懷疑李迅是惱羞成怒了,口不擇言,她挑著眉看向李迅。

“迅哥兒的朋友,不就是閏土嗎?而且……”他頓了頓,略顯得意地看著王佳琪,“你的名字,跟閏土很有緣,你沒發現嗎?”

閏土,王跟土都包含在王佳琪這三個字中,兩個王,兩個土,雙重的閏土,能不有緣麽。

“迅哥兒!”敢把她叫做閏土,那她這個閏土首先要打死他,讓他這個迅哥兒好好領教一下閏土的厲害。

而李迅的武力明顯就敵不過王佳琪,在她的欺壓下,李迅隻好痛苦地留下屈辱的眼淚,承認自己就是迅哥兒,而王佳琪也跟閏土毫無關係。

總之,這場酒凝金腿引發的血案,因王佳琪而起,最後也算是因她而終結了。

……

王佳琪拍了拍手,一臉神清氣爽,而李迅隻得委委屈屈地像個受辱了的花姑娘一般,縮在角落裏,看到這幅場景,她不自覺地想起了李迅的小名兒,“花妞這名還意外地符合現在的迅哥兒啊。”

“好了,王佳琪同誌,我承認自己剛剛嘴賤,要打要罵,悉聽尊便,但隻有一點,求你不要拿走我眼前的這桌菜!這是我一生的請求!”

剛才王佳琪隨口說了句,不讓他吃她做的菜了,沒想到李迅就當真了,她隻能翻了個白眼,原來還是美食的殺傷力對他最大,不愧是吃貨。

看到李迅這樣可憐巴巴,連一生的請求的說出口了,王佳琪大人不記小人過,放過了李迅。

雖然有了王佳琪的承諾,但李迅還是像個餓死鬼投胎一樣,迅速地將盤中的菜掃蕩光了,也不知道他是害怕她將這桌菜收走,還是在金陵餓過頭了,導致回了梁溪就大吃特吃。

李迅拿著張餐巾紙擦著嘴,他挺著肚子,眯起了眼,顯然這一頓讓他吃得很爽,見李迅吃完,王佳琪準備開始問起正事了。

李迅由於是金陵本地人,所以對這次收錄的新品古法菜最有發言權,找他來試吃是這次讓他來的目的之一,但除此之外,她還有話要問李迅,上次她交代李迅調查任可深的背景,也不知道李迅完成了沒有。

“嗨,你說這個啊,這都是小意思,我早就幫你查過了。”李迅自信地說道。

通過李迅自己的渠道,他知道了任可深的成名經曆以及現在的靠山。

任可深早年是通過雇傭水軍,先是在論壇將自己吹成經驗豐富的吃客,之後,又時不時地透露自己鑒別美食很有一套,給自己貼上食評家得標簽,直到後來,他又傍上了一個電視台的女領導,在電視上以美食嘉賓的形象,加深他自己美食大咖的水平。

在專業的美食圈,誰都看不起任可深這樣的人,不僅是因為他自吹自擂傍大腿,還是因為他本人,根本就沒有什麽廚藝水平。

一個食評家,竟然不會廚藝,這說出去,雖然稱不上笑話,但是絕對是極為少見的。不會廚藝卻能當上食評家的人,無不是舌頭敏銳,對菜肴一嚐就明的天賦流寵兒,這種人少之又少。

而任可深本人,絕對就不屬於這一類人,所以司墉才會不屑地說他是半個行內人,根本就沒有踏入圈內,所以連王佳琪是古名泉的弟子的事兒都沒聽其他同行說起過。

總而言之,任可深就是個華而不實的繡花枕頭,叫他一聲任老師都算是恭維他了,以他的能力,根本不值得被人這麽叫,但誰叫他擅長自我吹捧,再加上他在電視台中的那個金大腿,才將他自己塑造出一副知性食評家的形象。

“原來這樣啊,謝謝你哈,迅哥兒,這回我可知道怎麽應對他了。”既然如此,她心中立刻就閃過了如何用廚藝打敗任可深的計劃。

“哈哈,王佳琪同誌,你不需要應對他了。”

李迅得意洋洋的,將話隻說一半,那副樣子,就像是故意想吊著王佳琪的胃口。

“哦。”看到李迅那嘚瑟樣,她無論如何都不會讓他如願的。

如此冷淡的回應,完全出乎李迅的意料,按照他的想象,王佳琪應該是在他說完那句話後,就跪求他說出完整的事情發展的,可絕不是想現在這樣,一個“哦”字就噎得他說不出話來。

王佳琪心中偷笑,任可深那事她已有了解,那現在這件事就暫時不需要去關注了,她還有別的事需要李迅幫忙,“迅哥兒,你會看車嗎?”

李迅還沉浸在那句令人*的“哦”中不可自拔,這會兒又聽到她問起車子的問題,失落地抬起了頭,“車?會啊,車子,就是男人的浪漫,怎麽?你要買車?”

王佳琪點了點頭,她早就想買一輛車了,隻不過是因為各種原因,沒買成,這次叫李迅過來的第三個目的,就是在此。

“那你就問對人啦,金陵車神的我,絕對是帶你領教各種車子優缺點的最好人選。”他像打了雞血一樣,拍胸脯說道。

說完,他就激動地站了起來,拉著王佳琪出門,似乎現在就要帶她去領教車神的厲害,而剛剛的那個“哦”字,也被他迅速地忘了。

☆、第85章 糖醋包菜

王佳琪進了辦公室,並沒有如往常那般先給自己倒杯水後再去看文件,無論她如何定下心思來,都不習慣身邊突然多出了一個人,那個站得如同標槍一般,的精瘦男子正穿著西裝一動不動地守在門口,那樣子,若是再加一件披風和一副墨鏡,就頗有黑客帝國中基努裏維斯的氣勢了。

盡管注意到了王佳琪的目光,但這名精瘦男子依然不動如山地站在門口,絲毫不為外物所動。

“虎哥啊,你也可以出去休息一下,不用總是守在我這裏啊。”在這樣下去,她也不能保證自己能靜下心來處理一些自己的事。

這名突然出現在王佳琪身邊的男子叫林虎。

“這是我的職責。”林虎嚴肅而又認真地說道。

看那固執勁兒,明顯她這個雇主也勸不動了,而她隻能在心中抓狂地表示,“虎子,你隻是個司機啊!”

美食江湖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美食江湖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賈宜蒸  所寫的美食江湖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美食江湖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