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美食江湖

第63節

王佳琪拍了拍手,將所有廚師的注意力吸引到她這邊後,向所有人介紹了下站在她身旁的季空。

“這是我之前說的,廚藝經驗豐富的季空,季老。”她早就給這幫廚師打過預防針了,說是有個老廚師會來代替她給他們培訓。

眼前這個佝僂的老人就是所謂的老廚師?一點都不符合高人的形象啊。這恐怕是所有人見到季空第一眼,心中所想的話語了。

他們心中這麽想的,但沒有人會在王佳琪麵前毫不顧忌地說了出來,而且按照王佳琪說的,這個季空要給他們做培訓,那意思就是,這個老頭很有可能會接替王佳琪做他們的老大。

這一點就連是心思大條的牛犇都有所察覺。

王佳琪環視了一圈,發現所有人興致缺缺,並沒有任何表示歡迎的意思,這比當初賀雲空降到廚房還要糟糕,賀雲當時至少是全廚房的人都樂嗬樂嗬地跟他表示歡迎的。

這其中的原因,無非是突然空降一個他們完全沒有聽說過的老廚師,在這一點上,沒有誰是服氣的,再加上季空現在這幅年老體衰的樣子,都要懷疑他是不是連菜刀都能拿穩了。

在廚房,隻有手上有真功夫的人才會獲得他人的敬佩與肯定,王佳琪就是通過這一點突破了年齡的限製的,而在這一方麵,季空也不能例外。

沒想到手下這幫廚師會這麽抵觸季空的到來,王佳琪皺著眉,這不能怪他們,要怪就隻能怪她自己沒有考慮好,不過現在想這些也沒用,季空在廚藝界沒有什麽名氣也是事實,她再如何跟他們解釋也不會有多大用處。

“兄弟們,來點掌聲,歡迎一下。”不能讓季空剛來就受到冷落,王佳琪帶頭鼓起了掌。

有了王佳琪的喊話,掌聲也稀稀落落地響起。

她擔心地看了眼身旁的季空,以為他會被這種集體冷遇的情況而失落或是憤怒,可事實卻恰好相反,季空沒有惱羞成怒,而是堅定地走到了一個菜板前。

“有魷魚嗎?”他朝離他最近的孔運進問道。

孔運進不知這老頭是什麽意思,就看向了王佳琪。

“快去拿給他。”

老大都發話了,作為小兵的孔運進隻能不情不願地去了放置各種水產品的水箱邊上。

由於季空沒說魷魚的數量,孔運進隻好自己估摸著拿來兩條,“還夠不夠?”

“正好,謝謝你。”季空點了下頭。

孔運進摸了下脖子,沒想到這老頭還挺有禮貌,“不用,不用。”可是光憑這一點,還是不能讓他接受由這樣一個看著就喘氣的老頭來給他們培訓,更別說是什麽做老大了,要是王佳琪真這麽幹的話,他第一個不服。

接過魷魚,季空遲遲沒有動手,而是像個癡漢一樣,將魷魚從頭摸到了尾。

“這老頭該不會是拖延時間吧。”孔運進心中不屑地猜測著。

“好久沒接觸過這麽好的食材啦。”季空感慨了一句。

就在所有人都等得不耐煩時,季空突然拿起了刀,而正是這一刻,讓所有人都見識到了跟剛才不同的季空。

手拿菜刀的季空,氣勢轉而一遍,從腐朽的老頭變成了一個身會武林絕學的刀客,他的手上的刀一氣嗬成,將魷魚的麵兒縱橫切成一個個大小相同的菱形,而這些菱形螺旋地交織在一起構成了一個漂亮的卷網。

這一手刀工,非三十年之功不能練就,在場所有人,包括王佳琪也無法將一把普普通通的菜刀玩得這麽溜。

離季空最近的孔運進,直麵了季空處理魷魚的過程,更是驚訝地合不上口,這已經不是他們這種廚師能比的了。

站在一邊的王佳琪微笑地看著季空處理食材,她對於季空的水平早有預料,能做出一道失傳已久的雪菜豆瓣湯的人,絕不是什麽籍籍無名之輩。

她曾經托人調查過季空,季空是梁溪人,那作為梁溪廚藝界前輩的張四海和老謝,也應該知道季空的消息。

事情正如她所料,據張四海所言,臨溪魚莊和他的富海漁莊曾經被稱為梁溪雙魚,那時他張四海還沒正式出師,季空還是臨溪魚莊的掌門人,那時,問梁溪本地人哪家魚老板手藝最好,所有人都會毫不猶豫地回答是臨溪老季。

那時就連富海漁莊也沒季空的影響力大,可是有一天,臨溪魚莊突然關門,掌門人季空也消失不見,沒有人知道季空去了哪兒。

作為擅長烹魚的張四海,多年來最遺憾的一點就是沒能早點出師,跟季空切磋切磋,見識一下他做魚的手藝。

就在王佳琪回憶之時,季空已經將魷魚卷燙好了準備下油鍋翻炒,在這之前,他已經將尖椒跟薑蔥煸香了,隻等魷魚卷一起入鍋炒勻了。

最後,加入生抽調色,一道蔥爆魷魚卷就完成了。

不等王佳琪自己來解釋了,所有人都有了計較,季空這個空降的培訓師傅,就算是要代替王佳琪當廚房的老大,也是沒有問題的。

☆、第83章 魷魚燉雞

“老板,剛才那位季老拿到魷魚,沒有立即下手,是不是在觀察魷魚,尋找肌肉脈絡,以便選擇從那一頭開始切?”就在所有人都被季空那一手震驚得說不出話時,嚴碩首先回過了神。

他是所有人當中,天賦最好的一個,以前他僅僅憑借自己的觀察,就偷學到了諸多燒烤的技巧,成為了楓林街遠近聞名的燒烤小哥,而這一次,又是他頭一個發現季空處理魷魚時的關鍵點。

在場的人當中,能發現這一點的除了王佳琪、賀雲,就是嚴碩了。

嚴碩的說話聲不大,但恰好被在場的其他人聽到了,他們清楚的明白,他們這群廚師中,要是有誰能看出眼前這老頭的一招半式的,那隻能是嚴碩了,平時,王佳琪教他們做菜的技巧時,也都是嚴碩頭一個掌握要領的,這一方麵,連一直跟著王佳琪的穀雨都比不上他。

所有人都支起了耳朵,等待王佳琪的回答。

“對也不對。”

顯然,這個似是而非的回答並不能讓眾人滿意,但也沒有人出聲表示疑問,最終還是嚴碩這個提問者站了出來,“怎麽不對?”

他們都覺得嚴碩的想法很對,除此之外,也想不出別的原因了,所有人都看向了王佳琪。

“我說你對,是因為季師傅剛才的確是在觀察食材,不過,我說你不對,是因為這觀察的不是如何切,而是觀察的食材性質。”

做廚師,因材製宜是他們的必備技能,而作為高級廚師的季空,之前會像癡漢一樣反複撫摸魷魚,應該是在思考如何做菜,季空估計是太久沒接觸魷魚這種食材了,所以有些手生,沒有選擇立即下刀做菜。

一般來說,烹飪魷魚有兩種選擇,一種是小火慢燉,一種是大火快炒,這兩種做法各有千秋,但做出來的菜,口味卻是兩種極端。

小火慢燉的做法,其代表有魷魚燉雞,慢燉上半個小時的魷魚失去了其本身爽脆的口感,轉而跟其他食材一起搭配形成了鮮味,魷魚燉雞的口感就是因為魷魚釋放的鮮味才極鮮極美的,而適合使用這種做法的通常是新鮮小魷魚或是幹魷魚。

而孔運進給季空拿來的,不是小魷魚,而是大魷魚,那用來燉煮就有些浪費了,所以季空選擇的是先用花刀,不僅是為了做出造型美觀的魷魚卷,還是為了讓魷魚能在快炒的兩三分鍾以內迅速入味,以保持魷魚本身的爽脆滑嫩的口感。

“另外,魷魚肉跟平時餐桌上常見的魚類、鳥類以及哺乳類動物的肉是不同的,它的肉跟鮑魚、蛤蜊一樣,可沒有什麽肌肉脈絡、肌肉紋理一類的東西,至少,在表麵上是看不到紋理的,能看到的都該是透視眼了。”

如果一名廚師用刀時,要先在魷魚身上找脈絡,那就是玄學的切法了,這種做法,玄學得就像是聽個幾百塊錢的耳機都能聽出這電力是用水電、火電還是核電發的。

嚴碩臉一紅,這丟人丟到外太空了,他還沒受過這般調侃。

被王佳琪說成是透視眼,他自己都覺得之前的猜測有些想當然了,拿他自己以前處理雞鴨魚肉時的經驗來分析季空處理魷魚的做法,這簡直就是犯了經驗的教條主義錯誤。

嚴碩羞愧地別過頭去,索性其他廚師都對他這個出頭之鳥的遭遇表示同情。心有戚戚的他們絕對不會去嘲笑嚴碩的,他們自己連季空最開始不動手的那一層做法都沒看透,更別說是其他了。

王佳琪歎了口氣,這幫廚師究竟是有些經驗不足,“玉食人家”的廚師中,沒有一個人是擅長處理海鮮的,之前,她也不需要他們會什麽海鮮菜,但是他們的見識到底有些不足,不然嚴碩也不會鬧出像今天這樣的笑話了。

不過,現在有了季空,這海鮮菜應該就不再是“玉食人家”的缺漏了,季空這個曾經的臨溪魚莊的老板,可不是單純地會些河鮮菜的,具張四海講,季空處理海鮮的手法也是一絕,而現在,她恰恰見識了這一點。

有了王佳琪的這一番解釋,所有人對季空的尊敬更甚了,在他們眼中,季空不僅是個刀工厲害的廚師,還是個對食物屬性有自己思考的廚師。

……

王佳琪正打算離開廚房,將空間留給季空和他手下的那幫廚師,卻因為季空而沒走成。

兩人站在了廚房附近的一個電梯口。

“老……”他正想喊老板,卻看到王佳琪不滿的眼神,就改口喊“佳琪”了。

“老季,還有什麽事需要我幫忙?”想想之前她就給季空安排好住宿、吃飯、福利問題了,連季空的老伴兒,她也給季空配了個手機,以供時時聯係醫院那邊,詢問他老伴兒的信息。

而且,看季空這欲言又止的樣子,應該不是為了自己的事來說的。

“佳琪,我沒有什麽忙需要你幫,隻不過,我這個老頭子,有些不重要的廢話想跟你說,你如果不想聽,也可以不用在意。”季空佝僂著背,將話說得很輕。

無論是因為她十分看重季空的能力,還是尊敬老人這一點,都值得王佳琪去傾聽一下這個老人的話,就算是廢話也沒關係,在無關緊要的情況下,她就當做是增進兩人關係的渠道了。

看到王佳琪點了點頭,表示她在聽著呢,季空幽幽地開了口。

“佳琪,我聽墉子說過,你是個非常具有天賦的廚子,你是想成為大廚還是大老板?”

季空問得莫名其妙,但王佳琪隱約感覺到,這問題直擊了她的現狀。

她現在是既在當一個廚師,又在做一個老板,而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就算是有了係統的幫助,能讓她快速地提升廚藝水平,也無法抹除這一點,更何況,有係統的存在,她還要在規定的時間內,升至規定的廚師等級。

之前,她的做法是一邊開店,一邊做廚師,但是自從有了美食大賽的任務,她也發現這用於廚藝練習的時間也大大縮短了。

不過,她早就意識到了這一點,在選擇開“玉食人家”時,她就有了這個心理準備,老板和廚師,這二者之間並不存在劇烈的矛盾。

“玉食人家”可以是王佳琪實現廚藝的舞台,也能為她賺取各種想要的食材,做一個廚師,搜羅各種食材離不開金錢,而她自己廚師的身份,也能為“玉食人家”不斷提供各種創新菜式,讓“玉食人家”永遠領先其他同類飯店。

王佳琪沒有立刻回答季空的問題,季空以為她覺得自己的問題太過不合時宜,不合身份,“佳琪,你要是不想說就不用說了,這都是老頭子我的囉嗦話,你就當我在說廢話好了。”

“不用了,老季。”她搖了搖手,充滿自信地笑了,“魚與熊掌,為什麽不能兼得呢?作為老板,我並不需要多做什麽,隻需要掌管企業方向就好了,其他的,有像老季這樣,有能力的人替我做到,我相信我的手下都很有能力。作為廚師,我可以用自己研究的新菜式,保證企業的競爭力,這是誰都拿不走的。”

王佳琪想得很開,她不是全能的,那麽,就讓手下的人替她做到她不能做的事,之前,她這麽忙東忙西,是因為廚房和管理層人沒有招齊,但現在,隨著季空的到來,這最後一塊拚圖補全了“玉食人家”的不足。

現在,她已經算是不再需要擔心太多雜事了,她自己隻需要保證在掌握企業大方向的前提下,盡可能地提升自己的廚藝能力就行了。

季空一怔,愣愣地看著王佳琪,嘴裏不停喃喃自語,“不一樣,你畢竟是跟我不一樣的。”

她不明白季空的意思,歪頭問道,“什麽不一樣?”

“沒什麽。”季空抬頭,望向窗外,“年輕真好。”他輕歎了一聲。

王佳琪挑眉,季空的喟歎中包藏著無限的唏噓,這是她所不明白的。

從司墉和張四海的說法說,季空年輕時也有著無限的天賦,但現在的廚藝水平,卻跟晚他一輩的張四海差不多,這就有些說不過去了,到底是什麽讓司墉的水平停滯不前,沒人知道,或許隻有季空自己才明白他那唏噓聲中的喜怒哀樂了。

……

雖然沒弄明白季空找她問話的原因,但她並不是非常想知道季空問出這番話背後的經曆,她不是個好奇心重的人,世界上沒有什麽謎題是非要解開的,再說了,這個謎題很有可能會觸及他人的傷心事,她就更沒心思去刨根究底了。

而現在,她要做的,不是回辦公室上班,而是出門一趟。

就在剛才,寵物醫院給王佳琪打來了電話,說是可以把騷姆接回去了。

作為一個沒車族,她又是隻能打的去了寵物醫院,將騷姆接回了家中。

其中的原因是騷姆這一天都沒有吃東西,寵物醫院那邊給騷姆準備了各種狗糧,都沒能讓騷姆吃上一口。

這就讓她想不通了,她之前自製的狗飯,騷姆倒是吃的很香,怎麽換狗糧就不肯吃了。

“沒看出你這麽挑啊?騷姆。”她蹂躪了下騷姆的臉,而騷姆則是瞪著一對水汪汪的大眼,無辜地看著她。

一天都沒吃上東西得騷姆病懨懨的,再加上之前淋了雨,雖然沒有生病感冒,可是這精神頭還是很不對勁。

無奈之下,她又隻好自己親自動手,製作狗飯了,這一回,她做的是雞胸肉拌西蘭花的狗飯。

看著騷姆埋頭狂吃的樣子,她簡直要不敢相信寵物醫院那邊說的是不是真的了,“明明就是一副胃口很好的樣子嗎,怎麽會說不吃飯呢?”

難道……

她將一包剛買的狗糧拆開,倒在碗中,特意拿到騷姆身邊,可是騷姆隻是聞了下就沒管這些營養豐富的狗糧了。

有了這出實驗,她基本可以肯定,騷姆的飲食習慣就是,不吃狗糧,這和寵物醫院那邊的描述相同。

“你的主人到底是什麽人,才把你培養成不吃狗糧的汪星人呢?”

騷姆乖乖地躺在王佳琪身邊,任由她蹂躪著自己漂亮的毛發,聽見王佳琪的在對它說話,它歪了歪頭。

“哎,騷姆,真不該問你的。”

美食江湖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美食江湖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賈宜蒸  所寫的美食江湖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美食江湖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