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美食江湖

第58節

“你能給我什麽待遇?”雖然感動於王佳琪的欣賞,但他也有自己的難處,生怕王佳琪認為他是個見錢眼開的人,他有解釋道:“我的老伴現在還在醫院裏。”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季空兼職這麽多份工作卻依然摳門地住在城中村呢。

沒等王佳琪說話表示什麽,在另一個房間的司墉卻推門而入了。

這所謂的房間是用一塊塊塑料板隔開的,並不隔音,一個房間的人,隻有輕聲細語了才能不讓另一個房間的人聽到他們在講些什麽,季空的說話聲不算大,但也不小,另一個房間的司墉很明顯就聽到了季空老伴兒住院的事。

“阿空,蘭蘭住院的事情,為什麽沒告訴我?”

司墉話中的蘭蘭,就是季空的老伴兒——劉鬆蘭,劉鬆蘭是臨溪魚莊老板的女兒,跟季空、司墉可以說是半個青梅竹馬的關係。

季空沒想到司墉會突然進來,他神色複雜,其中夾雜著尷尬、愧疚、無力等說不清的情緒。

一邊的王佳琪不能揣測這兩位老人年輕時,圍繞著季空的老伴兒發生了什麽,畢竟這不是她該管的事,她也沒那麽八卦。

……

此時,王佳琪、季空、司墉三人擠在一個病房中,病床上躺著一個身上插滿了吸管的老人,老人靜靜地躺著,神色平靜而又慈祥,僅從老人眉眼間的那絲柔和,就能想象她年輕時該有多麽嫻靜。

司墉歎了口氣,唏噓中,藏著無限的情緒。

王佳琪慢慢地退出了病房,她已經同意承擔起季空老伴兒的醫療費,代價就是讓季空成為“玉食人家”的廚師,並且在一定限度上教授其他廚師一些廚藝技巧。

她默默關上了房門,走出病房,將時間留給兩個白發蒼蒼的老人。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季空這樣的廚師,為了他老伴兒就選擇賣命給她;司墉這樣的前輩,卻因為病魔而不能下廚;許家那邊卻因為一個不成器的兒子,連家中的廚藝都不知道能不能完整地傳承下去。

離開了梁溪,她看到了更多不幸的人,這些經曆,並沒有讓她悲觀,隻是讓她慶幸自己有了係統這樣的神器,否則,她真的很可能會像這些不幸的人一樣錯過什麽。

她似乎被係統□□成了抖m,王佳琪突然反應過來,但對於這一點,她隱隱覺得不後悔踏入廚藝的道路。

還沒感慨多久,她的眼前突然出現一胖一高兩個身影,胖的那個,明顯就是李迅啊。

李迅和另一個黑大個從一個科室出來,黑大個的額頭上似乎掛著彩。

“迅哥兒!”王佳琪走了過去,似乎看到李迅這樣的存在,原本悲傷的情緒也消退了許多。

沒等李迅說話,他身旁的那位倒是先開口了。

“誒,花妞,這位美女是誰啊?”黑大個用手肘碰了碰身旁的李迅,眼中閃著狂熱的八卦之光。

王佳琪這回有了猜測,這個黑大個,多半是……

“大林子,她是我的女盆友,王佳琪。”李迅一本正經地介紹道。

王佳琪瞪大了眼睛,懷疑李迅記憶出了問題,她疑惑地看向李迅。

李迅悄悄地在身後比了個拉鉤的動作,眼睛不停地眨著。

“哦,對對對,你好,我是迅哥兒的女盆友,我叫王佳琪。”她立馬露出笑容,對著黑大個睜眼說瞎話。

李迅又比了個讚的手勢,“對對,佳琪啊,這是我的好哥們,林奇。”

聽到李迅有了女盆友,林奇的八卦精神立刻就來了,逮著兩人問東問西的,還好之前兩人早就為了應對何伊如和李迅他媽的事,串通好了口供。

而林奇這個警察叔叔,麵對八卦時,也沒了破案時的智商,一顆心全在兄弟的終身大事上。

之後,趁著林奇要去看額頭上的傷時,李迅趕緊交代了事情的前因後果。

要想騙過他媽和何伊如,首先得騙過林奇,一旦有了林奇的宣傳,林奇自然會替他們將那些疏漏之處,繪聲繪色地腦補給其他人聽,他們兩個也就不用擔心會有不足的地方了。

另外,李迅還說了他們兩個來醫院的原因。他本人是來取上次吃完脆骨的化驗單的,林奇則是因為辦案時,被人打傷了,才來醫院看傷的。

說到林奇的傷,李迅的興致來了,這打傷林奇的人,王佳琪也認識,就是許三知的那個兒子,許明鶴。

林奇這破案的過程可是一波三折啊,先是去查了那家飄香脆骨店,順藤摸蔓地找到了賣罌粟殼的人,這人跟地下賭場一案的受害者竟然是同一人,都是許明鶴。

當然,更離奇的是,這受害人其實不是什麽受害人,而是夥同著孫老板和賭場那邊,一塊兒去騙了他老爹的錢,就說許明鶴好歹一個成年人了,怎麽那麽容易就被人騙到地下賭場,原來是一出跳大神,聯合外人騙自家人的戲。

聽李迅那說法,許明鶴這人是賭毒齊全了,就差黃了,他自己是個賭毒技能雙全的癮君子,又販毒、襲警,幾項罪名一加,就算是老許想要求情,李迅都不可能幫了。

王佳琪覺得,李迅這就是在說書,這故事跟拍案驚奇中的什麽奸夫□□一樣刷人下限,世上還有許明鶴這種吃了爬外,臉黑心黑的人,之前的她都沒有遇到過,果然,她是生活在新聞聯播裏了麽。

“嘿!”林奇突然從身後冒出來,想嚇嚇李迅和王佳琪。

李迅給了他一個白眼,王佳琪則是假裝思考問題。

“佳琪,走,哥帶你去約會。”李迅招呼上王佳琪,隻想立馬甩開林奇這個八卦王,在林奇麵前還得時刻保持著不露餡兒。

王佳琪險些笑出來,李迅這語氣說得就像是,“走,哥們兒帶你去搓一頓。”

“約會?約約約,我也要約。”林奇這麽個八卦王好不容易逮住一次八卦李迅的機會,當然不能輕易放過。

“約你妹啊,我是要跟佳琪去說那案子的事。”話剛說完,李迅看到林奇眼中的興奮,就知道自己說錯話了。

“艾瑪,這件事,我最有發言權了,走,警察叔叔帶佳琪妹子去了解案情真相。”不等李迅拒絕,他用蠻力拖著李迅走了起來。

王佳琪隻能炯炯有神地看著李迅被林奇拖走。

……

市中心的一家咖啡店內。

“靠,就你小資,說個話的功夫還要來咖啡店。”作為無產階級的兄弟,李迅對這種西洋玩意兒最不感興趣了。

“這你就不懂了吧,談話也是要講究氣氛的,喝著咖啡,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不知不覺就能把事談了,談完,還能有個好心情。”林奇這樣的大黑個,糙漢子,竟然有一顆小資情調的心,之前在外麵時,他就強烈要求兩人進這家咖啡店談事。

“嗤,你不就是在喝翔麽。”李迅不屑道。

“什麽翔不翔的,這是貓屎咖啡,現磨的,純的貓屎咖啡!我喝過這麽多家店,就這家最正宗了!”林奇辯解道。

“得了吧,要我吃翔,做夢,還是大中華的美食好啊,酸梅汁喝上,菊花茶泡上,這滋味比什麽翔要好。”

兩人就中華美食博大精深,西洋料理獨具風味而爭論個不停。

坐看二人中西之辯,她並不想加入其中,在她看來,這就沒什麽好辯論的,因地製宜,因人而異,美食的評判標準並不會一成不變,世界上少有公認的美食,如果真有,那也是美食中的瑪麗蘇、湯姆蘇了。

王佳琪勺子一攪拌,將杯中愛心的形狀給攪沒了,她點的是卡布奇諾。

作為一個甜黨,咖啡之類讓她恕難從命,對於苦味,王佳琪多半是不能接受的,也就卡布奇諾這類的牛奶咖啡還能讓她接受一點,另外再加入些糖,那咖啡的苦味應該就能更少了。

咖啡之苦,雖然才是它本身的魅力,喜歡的人喜歡得不得了,不喜歡的人,就連聞一下那咖啡的味道,也能覺得是臭的,王佳琪當然不是這麽極端不喜歡咖啡的人,她隻是不能理解這種苦,苦瓜之類的還能接受,咖啡就算了。

總之,誰能沒個食物黑名單呢,王佳琪也不例外。

就在兩人吵個不停時,一段林肯公園的數星星的音樂突然響起,這是李迅的手機鈴聲。

等出去李迅接了個電話,再回來時,他看向了王佳琪。

“黑狗子也要過來。”

☆、第77章 桂花糖芋頭

由於咖啡廳中不方便多人談話,再加上卓以默早就給他們訂好的包廂,於是王佳琪三人就轉移了陣地,到了卓以默指定的一家酒店內。

她從李迅那兒得知,眼前這座高聳入雲的大樓,就是卓以默家的產業,酒店名稱為君悅酒店,是開遍全國的連鎖酒店。跟卓以默的私人產業——運城大酒店相比,君悅顯得更加大氣一些,尤其是這裏是君悅的總部,其配套設置、裝修風格、餐飲部門,都是世界上一流的水準。

本來,王佳琪還想著偷師一些標準,運用到“玉食人家”呢,看來她真是太甜了,人家真是哪一方麵都做得無可挑剔。

盡管受了些打擊,她的心態也不會立刻失衡,“‘玉食人家’才開業沒半年,我就想和這些酒店比,真是太自大了,不過有朝一日,我一定會讓‘玉食人家’跟這家酒店一樣好的。”她暗暗下定決心。

恐怕在場的人,就連李迅也沒有料到王佳琪會有這麽一個宏偉的理想,但她就是想著要讓“玉食人家”跟這家酒店一樣好。

可能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她想讓他名下的產業能夠開遍全國,甚至是全世界,這個願望可能太過宏大,以至於王佳琪很有可能會至死都不能實現這個目標,但是,她一直記著一句話,“人沒有理想,和鹹魚又有什麽區別。”

她不想當一個渾渾度日的鹹魚,人生在世,總要為自己做些什麽。自從她有了係統,就一直隱隱約約地覺得自己要做些什麽,這個開遍全國連鎖的夢想,也是在開“好味道”分店時浮現的。

……

上了最頂樓的一個包廂,這裏是所有豪客最喜歡預定的包廂,因為站在這裏能眺望金陵市區的風景,尤其是到了晚上,霓虹閃爍時,那景色最是讓人難忘。也是因為這個原因,頂樓的包廂常常是需要一年的時間才能預定到,就算是再有錢的土豪,也隻能乖乖等著。

卓以默早就等在了包廂內,作為酒店的少東家,他有特權在預定位置最好的包廂。

林奇和李迅熟門熟路,沒讓服務員帶著就上了頂樓,王佳琪緊隨其後,可以看出,這裏應該是這三人聚會的老地方了。

林奇一進包廂,就一個滑步,到了卓以默的麵前,“卓以默,你知道眼前這位美女是誰麽?”

聽到林奇這麽問出口,李迅就知道不好了,他不停地給卓以默使眼色。

由於之前,林奇一直緊跟在李迅和王佳琪身邊,導致兩人沒有一次能跟卓以默串通好兩人假扮情侶的事,而卓以默又是個沒有習慣看手機短信的人,所以李迅也就沒有這個機會給卓以默說這串通的事了。

林奇沒等卓以默說話,又眉飛色舞地自問自答道:“這位美女,王佳琪,他就是我們花妞的女盆友。”

說完,林奇期待地看著卓以默,想要從他的臉上看到驚訝的表情。

卓以默意味深長地看了王佳琪一眼,轉而又朝林奇說道:“哦,我知道,他們兩個應該是因為美食認識的,王佳琪是個手藝不錯的廚師,花妞的性子我們都知道,他以前就說要找一個和他一樣懂美食的妹子當女朋友。”

他說話,隻說了兩人因為吃而認識,又說了下李迅以前說過要找吃貨女友的事兒,其餘的什麽都沒有說,但是在林奇這個八卦王的耳中,卻理解為兩人是趣味相同,誌同道合的情侶。

“靠,搞毛線啊,原來就我一個人不知道啊。”沒有看到李迅驚訝的表情,林奇有些失望,他又說道:“那你之前怎麽沒告訴我?”

“哦?那你能告訴我,告訴你,我會有什麽好處?”卓以默笑得人畜無害,似乎在問一件風淡雲輕的事兒。

可是,這笑,看在林奇眼中,卻是鬼畜無比,一見卓以默笑,他就想起了曾經的童年陰影,“哪有,哪有,當然不用告訴我啦。”林奇口風一變,語□□腿無比。

王佳琪雖然覺得總是瞞著林奇不是一回事兒,但是答應李迅的事,她還是想要做到的,所以卓以默能替他們圓謊,她也鬆了口氣。

而另一邊的李迅,其心情起伏,更是比過山車還起伏,直到卓以默說了句令人聯想的真話,他才放下心來,畢竟,卓以默這人的心思,連他也不好說。

在他們這幫從小一塊兒長大的朋友當中,就屬卓以默的心思最為難測,何伊如是霸道,林奇是八卦中藏著點狡猾,卓以默則是人畜無害的皮下藏著顆黑心,何伊如和林奇無論如何都是不敢惹到卓以默頭上的。

卓以默在做餐飲之前,其實是做投資的,那時他經常會研究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別人都猜不到他為什麽要研究那些與公司風馬牛不相及的事,可是每次總能如毒蛇捕獵一樣,出手就是看中潛力極大的創業公司。

當時,在業內,別人都稱卓以默為“黃金眼”,比喻他眼力勁好。可是在投資公司做得風生水起之時,卓以默卻離開了這家公司,轉而去做農業,這就讓所有人大跌眼鏡了,也有想要跟風的人學卓以默辦農場,可是沒有一家能辦得下去的,農業的利潤回報遠不及金融跟地產,最後隻剩下卓以默還在開著農場。

總之,在李迅這等普通人眼中,卓以默就不是個正常人,應該說是思想古怪的天才才對。

……

林奇因為所裏有案子需要他親自去辦,所以也就沒能留下來吃飯,現場又隻剩下了三個人。

此時,桌上的菜都上齊了,王佳琪依依品著這桌菜。

不愧是全國頂級的酒店,就無論是複雜高端的佛跳牆,還是簡單接地氣的胡辣湯,國內有的吃食,都能在這裏見到,另外,最令王佳琪喜歡的一道菜是那道桂花糖芋頭。

桂花糖芋頭,又叫桂花芋艿,是梁溪、姑蘇等地最常見的甜味美食作為大甜黨的王佳琪當然是對這種菜有先入為主的喜愛,但是正是因為如此,她對甜味菜的要求遠高於其他味道的菜。

要做出上好的芋頭湯,必須控製好白糖與紅糖的比例,這一點上,君悅的桂花糖芋頭當然沒得說,湯汁甘甜不膩,喝上一口絕對不會讓人甜得產生煩躁感,反而是湯汁的甘甜絲絲入口,不濃不烈。

另外,令她最為震驚的一點是,做這道湯的大廚不知道是用了什麽手法,將桂花的香味完美的保存了下來,桂花本是秋季的產物,無論用什麽法子保存到現在,其香味總是不會純粹的隻有桂花香,可這道湯中,她覺絲毫沒有嚐出多餘的雜味。

果然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看得越多,王佳琪愈加明白自己的手藝在這些廚師麵前不足道哉,而且自從來到了金陵,見識了這麽多高明的菜肴,她隱隱覺得,自己的水平可能提高了一些,雖然經驗條沒動,但是隻要回了梁溪,讓她好好練習一次,絕對會有不菲的經驗。

美食江湖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美食江湖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美食江湖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都市超級神尊農家藥女:富貴臨門影後重生在八零科舉官途
  作者:賈宜蒸所寫的美食江湖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美食江湖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