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美食江湖

第56節

回到所住的賓館,想看看李迅回來了沒,就到了他所住的那個房間,此時的房門微微敞開著,還沒進門王佳琪就聞到一股酥香的香料味。

李迅已經回來了,而且手上還拿著一份東西在不停吃著。

不愧是吃貨啊,李迅這種吃吃吃的精神,王佳琪這個廚子都有些自愧不如,她經常看到李迅不是在吃東西就是在跟她談美食,仔細想想,認識了李迅這麽久,每次談話似乎有一大半時間都是在談吃的有關的事兒的。

按李迅這尿性,估計這輩子都減不了肥了,上次看到李迅好不容易瘦了點,這會兒,才沒多久,他的臉又圓了一圈,她在心底為迅哥兒他媽要給李迅減肥的偉大理想默哀一遍。

“王佳琪,快來嚐嚐我這脆骨,今天發現一家店的脆骨做得特別好吃。”

王佳琪一進門就被李迅發現了,他手上又拿了袋吃的,袋子上印著“飄香脆骨”幾個字,應該是賣脆骨的店名,那紙袋子裏頭插著兩根竹簽,是用來夾脆骨的。

接過李迅給的吃的,她先是聞了下這袋子中的味道。

李迅早就見怪不怪了,他不止一次看到過王佳琪在吃東西之前會先嗅一下,當然她隻會在私底下這麽做,跟別人一起出去吃飯時,是不會這麽幹的。

可是剛嗅了一下,就感覺這脆骨似乎哪裏有些不對勁,她心中怎麽都想不通是哪裏不對,“怎麽回事,這脆骨的味道好像有點怪啊。”

她瞄了眼還在吃著脆骨的李迅,見那張桌子上還有好幾袋脆骨,連同她手上的這份以及李迅正在吃著的那份,李迅總共買了二十袋。

至此,她終於感覺到事情的怪異了。

脆骨是豬的脆骨,另外幾份中應該還有雞脆骨,她嚐了口手上的這份豬脆骨,味道多半是香料跟味精湊出來的,也就跟外麵攤子上賣著的羊肉串兒、雞肉串兒一個味,都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了,唯一值得她注意的一點就是,這脆骨上還附著了一層酸澀之味,這一絲味道在王佳琪明銳的味覺之下無路可逃。

普通的食客可能會被香辛料的味道所迷惑,隻覺得這些小吃美味,但在王佳琪這樣的廚子口中,真算不得什麽美味,而李迅這種見識廣博的吃貨,本不該為這普通至極的食物所誘惑,且一買就是這麽一大堆。

會讓李迅這種老饕吃得停不下來的,那隻有一種可能了。

“迅哥兒,你最好還是別吃了。”王佳琪將李迅手上的那份脆骨奪了下來,並且還要扔到垃圾桶中。

“誒,王佳琪,你發什麽瘋啊!這可是我排了一個小時的隊買下來的,你扔了拿什麽賠我啊。”見王佳琪還要對桌子上的其他脆骨下手,李迅趕忙拉過了王佳琪的胳膊。

“這東西的味道算是平常,難道你就沒吃出什麽不對勁麽?”王佳琪停下了動作,雙手抱胸,挑了下眉。

“什麽不對勁,很好吃啊。”李迅沒有發現王佳琪語氣中的嚴肅,他還想著從王佳琪手中拯救下剩餘的那些脆骨,他可不願意排了那麽久的隊,就被王佳琪隨意的一手給扔了。

“嗬嗬,如果你想進戒毒所的話,就盡情吃,那我也不管你了。”她比了個請的動作,就這麽看著李迅。

李迅一呆,睜大了眼睛,張著嘴,之後指了指桌上的那堆脆骨,“你是說這裏麵有……”

“沒錯,就是你想的,這裏麵應該放了過量的罌粟殼,吃多了會上癮的。”

罌粟殼又名“大殼粉”,是用成熟之後的罌粟殼與罌粟籽磨製出來的,跟可以正常使用的食品調料罌粟籽不同,在食品中放入罌粟殼,食客們就會吃了還想再吃,換句話說,就是會上癮,這使用的量不論大小,都是會對人體的健康產生危害的。

這家製作脆骨的店,應該就是在脆骨中放入了罌粟殼,導致食客們買過一次之後還想再買,而李迅恰好就買到了放了罌粟殼的脆骨。

這個橋段有些熟悉,讓王佳琪想到了黑暗料理界之類的名詞,不過她沒仔細去回想這個劇情,現在還是讓李迅明白他正在吃著的東西是什麽才對。

還好李迅還是有理智的,不想什麽癮君子,吸了還要再吸,他嚇得將手上的那份脆骨甩回了桌上,毫無之前那副你要動我吃的,我就跟你拚命的架勢。

此時桌上的那對脆骨,在李迅的眼中不複美味之名,而是一個正在“桀桀”笑著的魔鬼。

“好了,迅哥兒,你還是不是男子漢啦?這應該是你第一次吃吧,估計不會有什麽大事噠,你要用一顆大丈夫的心去戰勝這堆脆骨。”王佳琪拍了拍李迅的肩,就沒見過這麽膽小的漢紙。

“我是在用大丈夫的心啊,隻是我表現得小心了一點而已。”李迅辯解道。

“對對對,你是在用心,就是從心罷了。”王佳琪笑著“噗”了聲。

“什麽鬼,我感覺你好像在罵我。”她這話說得讓李迅下意識就覺得哪裏不對,但又感覺不出哪兒不對。

“沒有沒有,我隻是在讚揚你表裏如一。”王佳琪努力平息臉上的笑容,使勁眨著眼,證明自己的話就像她的眼神這般真誠。

經過這番調笑,李迅原本緊張得心態平和了些,他恢複了理智,轉而思考起怎麽處理這件事來。

醫院肯定要去一趟的,為了他的小命,他還是得去全身體檢一次,留得小命在,哪怕沒飯吃,這就是他的第一想法,之後便是該想想如何處理賣脆骨的那家店了,他可是有n種方法讓這種黑心的店老板生不如死的。

正當李迅心中想著怎麽將賣他毒脆骨的黑心老板大卸十八塊時,他的手機鈴聲響了。

手機來電上顯示著“小喇叭”這三個字,看到這個名字時,李迅的眼睛一亮,他想到該怎麽解決那個黑心老板了。

“喂,大林子。”

“嘿嘿,阿迅啊。”

李迅皺了下眉,林奇那貨叫他時從來不喊阿迅的,都是花妞花妞的喊著,無論李迅說了多少次都沒改過,隻有林奇有求於他或是得罪了他時,才會叫他阿迅。

“得了,有屁快放,你這麽叫我,我一身雞皮疙瘩都起了。”這時,李迅反而沒先說罌粟殼的事,他隻想知道,林奇又給他惹了什麽麻煩。

“那個,那個,你別怪我哈。”對麵的林奇諂媚地說著,“我把你回金陵的事告訴我媽了。”

電話這邊的李迅停了好久都沒說話。

“靠靠靠靠,你媽知道了,我媽不就也知道了,何伊如不就更加知道了嘛!!!”

林奇和李迅兩家是世交,李迅他爸和林奇他爸是一個部隊的戰友,李迅他媽和林奇他媽是大學同學,而他李迅和林奇又是從小穿一個褲襠長大的發小。

從小,林奇就被他們那群發小稱為八婆男、小喇叭、長舌男,而他則是洋洋得意的自稱是江湖百曉生,有這樣的稱呼,都是因為林奇似乎什麽邊角新聞都知道,但什麽話到了他那裏有全都藏不住,凡是林奇知道的事,不出第二天就能被他傳得沸沸揚揚。

後來,林奇進了派出所,成了個光榮的警察,口風似乎又緊了點,不過這都是幻覺。

林奇他媽經常會去李迅家串門,兩個婦女呆在一起就會談些八卦之類的話題,而李迅回來的事,肯定就會被他媽知道的,李迅已經可以想象他媽在知道他有家不回之後,火山爆發的景象了。

“你不是說你已經變了嘛,不再是從前的你了?”聽到這個消息,他整個人都要爆炸了。

“額,我昨天喝醉酒了,不小心跟我媽說了你回來的這件事。”因為是用電話通話,林奇也不能做出負荊請罪的動作,隻能用討好的語氣表示著自己認錯的態度。

“警察叔叔,我現在出去躲一躲還來得及麽?”李迅都要哭了。

“額,那個來不及了,我媽現在就在你家。”

聽到這個消息,李迅的心態是崩潰的,何伊如這暴力女也在金陵啊。

他完了。

事情已經發生,他再怎麽逃也逃不了的,現在還是先想想怎麽讓林奇彌補自己的損失吧。

“林奇,我該怎麽‘謝謝’你呢。”李迅的語氣充滿自諷。

“那個你上次交代我的事,我已經弄好了,那個什麽地下賭莊已經被繳了。”知道自己這次沒實現當初承諾好的話,林奇也是硬著頭皮來給李迅打電話的,他隻能期望李迅可以看在他將那任務完成得好好的份上,原諒他這一回。

賭莊這事,就是李迅上次給林奇打電話去查的事,之後李迅昨晚又跟林奇見了次麵,表示最好將那個賭莊的底給好好掀了,而林奇那邊正好也有查賭的指標,兩人一拍即合,既解決了許三知的事,又給林奇做了政績。

如果李迅沒有讓林奇去解決賭莊的事的話,估計也不會惹出這麽多問題了,但關鍵是,這個世上沒有如果這個說法。

“這樣吧,你也不用跟我說什麽了,我這裏有件事要你幫忙。”

“盡管說。”林奇鬆了口氣,最怕李迅什麽都不讓他做了。

“你幫我查查‘飄香脆骨’這家店,我懷疑他們店裏的調料中放了罌粟殼。”

“沒問題!堅決保證完成任務。”

掛了電話,李迅坐了下來,歎了口氣。

王佳琪還沒走,之前李迅說要去醫院,所以她打算等一會兒陪他一塊兒去一趟。

電話來前,李迅雖然吃了帶罌粟殼的食物,但還笑得出來,可一通電話之後,就愁眉苦臉,垂頭喪氣的。

“怎麽了,迅哥兒,有什麽不開心的跟姐說說。”她學著李迅的語氣說道。

李迅抬起了頭,用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看著她,眼神呆滯,不知道在想些什麽。

“迅哥兒啊,我想起我有一道好吃的,你肯定還沒吃過,等回了梁溪,我再做給你吃。”

聽到好吃的,李迅的眼珠子動了下,可是還是一副天塌了的樣子。

“你說說看呢,有什麽忙,作為好哥們兒的我一定幫你!”為了鼓勵李迅將話說出口,她正義凜然地說道。

“你說的啊!”李迅的眼中放光,“王佳琪同誌,為了無產階級世界的和平,為了革命的延續,我,無產階級的弟兄,現在鄭重聘請你做我的偽女友。”

“什麽鬼!”她說的幫忙裏,哪還有這種亂七八糟的情況。

“對了,你的那道好吃的,等回了梁溪,我會去吃的。”

☆、第75章 蒜蓉海腸

假裝情侶這種事,王佳琪還從來沒做過,別說假裝的了,就算是真的,她也沒經曆過,因此,她並不會輕易就答應了李迅這個莫名其妙的要求。

見王佳琪既沒有立刻同意,也沒有一口否定,李迅還是詳細的解釋了一番他的思路。

在他的記憶中,他媽就是個替他恨嫁的,從他高中畢業了開始,他媽就在他耳邊不停給他洗腦,說什麽現在沒有女盆友,以後就再也找不到真心人了,再比如你大學找不到女盆友,就跟五姑娘過一輩子吧,又或者是你還不如跟何伊如湊活湊活得了。

李迅聽得耳朵都生繭了,他一直相信愛情這事是強求不得的,水到自然渠成,但如果以後真的被他媽的烏鴉嘴說中了的話,跟美食過一輩子也不錯,總比跟何伊如這種暴力女湊活在一起要好。

讓王佳琪假裝他的女盆友,一是為了堵住他媽的嘴,讓他這次在金陵好過些,二是讓王佳琪跟他一塊去應對何伊如,意思就是讓何伊如知道他李迅也是有女盆友的人了,作為一個單身人士的何伊如不該插入到他們兩人中間。

王佳琪麵無表情,心中已經有了想法,“感情李迅是拿自己做擋箭牌了啊,他媽那邊還好說,那個何伊如,估計是想讓我來擋槍口了。”她想了想,這假的女盆友她也沒當過,聽起來對她似乎也沒有什麽損失,不如幹了這一票,讓李迅欠她個人情。

“迅哥兒,雖說我們都是無產階級的兄弟,但是如果當了你的偽女友,我很有可能犧牲在你那青梅竹馬的槍口之下。”王佳琪假裝歎了口氣,表示自己力不從心。

聽到王佳琪不想幫他,李迅心一急,“誒,王佳琪同誌,我怎麽會讓你白白犧牲呢?我們的人民永遠都會記住你這樣的烈士,另外,如果你同意了組織的請求,我個人會無條件的讚助你任何的要求。”他說得真誠而又抑揚頓挫,似乎在演講一般。

“就算是你要本人以身相許,那也可以。”李迅張開了臂膀,他閉著眼睛,神色愁苦,似乎在等待王佳琪的非禮。

“滾犢子,誰要你的身體啊。”她一個天馬流星拳轟向了正在獻身的圓球。

“哎,你是嫌棄我沒有脫衣服嘛?”李迅泫然欲泣,手作勢要伸向他自己的那件外套。

“我要炸了你哈!”對這個無恥的胖子,王佳琪簡直無語了,本來以為能敲他一筆的,現在卻被李迅反殺了,她真是明白了人不要臉,天下無敵的真正含義。

“好了,別作怪了,我同意了,我同意了,行吧”雖然被逼得答應了李迅的這個請求,但她還是要索取點好處的,“迅哥兒,有件事要你幫一下。”

聽到王佳琪總算答應了,李迅神色一喜,“啥事?有什麽問題,盡管找我。”他拍了拍胸口,表示自己非常可靠。

“就是美食達人那個節目組的另一個評委,叫任可深,你能幫我查查他嗎?另外導演田穆恩能不能也幫我查查看?”

聽到王佳琪要查人,李迅的第一反應就是王佳琪被人欺負了,“怎麽了,這個任可深和導演欺負你?”他皺著眉,連他李迅的朋友都有人欺負了,這個忙他肯定是幫了。

“也不算什麽欺負吧。”她微微搖頭,任可深和田穆恩那裏可沒落下什麽詳細的把柄,而且隨便說一個節目組人的壞話,她還說不出口,可不是誰都能像任可深這樣,像瘋狗一樣隨便對哪個沒怎麽得罪他的人亂咬一口的。

“你不用說了,我都明白了。”沒有理會王佳琪的否定,李迅已經決定了,欺負他朋友就是欺負他,等他查清了原因,會叫這兩人好看的。

她張著嘴,驚訝的看著李迅一副感同身受,理解她的模樣,也不知道李迅真的明白了沒有,不過既然李迅說要去幫她的話,她就先等著消息吧。

任可深和田穆恩這兩人狼狽為奸,時候王佳琪也知道了那天會議的時間比田穆恩通知她的時間要早一個小時,她也不是傻的,於是知道了這兩人想對付自己,想將她這個評委在美食達人評委組中除名。

再加上飯局那天,任可深那惡毒的眼神,總叫王佳琪感到心中不安,她認為任可深遲早會有下一步動作的,既然始作俑者不是她,那她還是先下手為強,坐以待斃等毒招可不是她的風格,等李迅那邊打聽了消息,她再針對這兩人各自出招。

有了李迅的幫忙,她的心口的一塊石頭總算能落下來了,現在還是先考慮將季空找到手為好。

打通了司墉的電話,王佳琪本以為要費好大一會兒工夫才能說服司墉將季空引薦給她,卻沒想到司墉幹脆利落就同意了,並且還讓她去他家再說。

美食江湖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美食江湖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賈宜蒸  所寫的美食江湖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美食江湖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