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美食江湖

第54節

任可深看向神遊在外的王佳琪,所有人都稱他為老師,隻有王佳琪一人,仿佛無視了他一般。

“王小姐,其他人都去了,你要不要也去?要是沒時間的話,我也能理解,隻是……”任可深裝模作樣地說著替王佳琪考慮的話。

“任老師都來邀請你了,去吧。”

“對啊,對啊。”

任可深自己沒有把話說完,就有一些人替他說了下去,這些人無不是想借著任可深的東風,希望更上一層樓的人。

任可深作為電視台的常駐食評家,以及各大網站以及論壇的美食大咖,自是有些人脈資源可言的,另外他還跟“美食達人”的節目導演交情頗深,這就更加吸引他人來巴著任可深了,有機會交好任可深這樣貴人的機會,這些使勁向上爬的人當然不會放過。

這是要借著眾人之口,來逼著她一塊兒去吃飯,王佳琪倒是沒有被任可深這“白蓮*”的模樣給激怒,她倒是想看看任可深能對她使什麽招數。

“好啊。”

王佳琪的幹脆,令任可深笑容一滯。

任可深心中再起惡念,“我倒要看看,你能忍到什麽時候,哼。”

……

任可深所指的那個飯店離電視大樓並不遠,“美食達人”節目組的一幹人等步行了幾百米就到了那裏。

“淩雲樓。”

王佳琪一眼就看到了招牌上寫著的三個字,飯店的名字很有詩意,看起來也很霸氣,這意境明顯比她的那個“玉食人家”要好。

她不禁對自己廢渣的起名能力表示默哀。

沒等他們進門,就有個微胖的年輕人等在門口了。

“任老師,我就說怎麽一早起床就聽喜鵲在叫呢,原來是您要來了。”

年輕人是“淩雲樓”的老板,名字叫曾輝。

他是今年剛剛踏進餐飲界的老板,之前沒有任何根基,所以飯店的名氣一直傳不出去,為此,他特意找了任可深,希望任可深能親自去他的飯店試吃一次,為此,他還提議給了任可深一張會員卡,聲明隻要拿著這張卡就能免一次單,無論這單的數額大小。

按理來說,這種飯店老板邀請知名食評家去試吃,食評家會很有自知之明地單人去試吃,或者是不求回報地以暗訪的形式來試吃菜品,但任可深反倒叫了一大幫人一塊兒去吃飯,這就有點突破曾輝對食評家的認知了。

這種行為,一般食評家是不會這麽做的,這是種默認的規矩,可能任可深不知道有這種規矩,或者不在乎這規矩,又或者是他對曾輝這種沒給多大紅包的老板看不上眼,總之,任可深就是這麽大搖大擺地,浩浩蕩蕩地帶著一幫子人來吃白食了。

作為老板的曾輝不能說什麽,隻能自認倒黴,他臉上帶著笑,親自將任可深他們帶到了一個包廂內,之後又等任可深將菜點了才出去招呼做菜。

點菜前,導演田穆恩出去了一趟,打了個電話。

沒過一會兒,就有個打扮得妖裏妖氣,穿著緊身旗袍的女人進了包廂,一進包廂,這女人就自然地坐到了田穆恩身邊的那張座位上。

這個女人是張典型的整容臉,五官的每一寸都符合最佳整容方案,美則美矣,但卻不能讓人眼前一亮,看她臉的旁人都會有這樣的感歎,“哇,挺漂亮的,但就是不知道在哪裏見到過。”

王佳琪好奇地看了下這個女人,而妖豔的女人也注意到了王佳琪,她示威一般地對王佳琪笑了笑。

“以為是什麽美女呢,原來不過如此,跟我董芳比真是差遠了。”董芳看到王佳琪的第一眼就立刻下了個結論。

原先,田穆恩跟董芳說好的,送她上節目做評委,可是卻臨時被王佳琪給擠掉了評委的位置,害得董芳一直以為王佳琪也是跟她一樣靠臉上位的呢,現在看來,王佳琪姿色不過清秀佳人罷了,要跟她這樣的成熟女人比拚魅力,真是差太遠了。

田穆恩隻要有一天是“美食達人”的導演,那就總有機會讓她成為評委的,這是田穆恩對她的承諾。她要靠著這次機會,上位成為美女食評家,有了這張身份名片,她的身價又能提升不少。

想到這裏,董芳又向田穆恩的方向靠了靠。

“小董就在附近,所以我讓小董一塊兒過來了,大家不會介意吧。”田穆恩假模假樣,多此一舉地問道。

“哪有,哪有。”其他人哪敢反駁,隻是一個勁地說歡迎董芳過來吃飯。

看到節目組的人嘴上都說著同意他的做法,田穆恩滿意地點了點頭。

“美食達人”節目組此次並沒有什麽資深的幕後製作者,名頭最大的也就他和任可深了,再看到朝他巧笑倩兮的情人董芳依偎在他身邊,田穆恩一陣誌得意滿,他的掌控欲得到了滿足。

不過在場也有不配合田穆恩表演的,老頭司墉是一個,司墉一直沒理他們,不過老人家嘛,眼瞎耳背也是能理解,但另一個,卻怎樣都無法讓田穆恩忽略。

從進門到落座,沒人搭理王佳琪,她卻能像個沒事人一樣安心地跟他們一起等上菜。

剛剛董芳打電話過來,就是問他有沒有將節目評委的事解決的,他卻隻能含糊地表示要再等等,董芳則是溫柔地對他說不用急,這就更加激起了田穆恩想要立刻證明給董芳看,他其實是有能力隨時將妨礙他的人趕走的。

“或許,等一會兒可以讓王佳琪突顯出她並沒有成為評委的專業能力。”田穆恩有了主意。

他湊過去,跟任可深說了幾句話,任可深聽了點了下頭。

由於是曾輝這個老板親自交到的客人,所以飯店上菜的速度很快,沒一會兒就把菜上齊了。

田穆恩跟任可深對了個眼神,就開始唱戲了。

“老任啊,這道菜,味道真是不錯啊。”

“這道?”任可深指了下田穆恩眼前的一道涼拌菜。

“對啊。”

“嗯,味道還可以,不過有人知道這菜是用什麽食材做的麽?”任可深看向眾人,眼神最終放到了王佳琪身上。

他們兩人早就從曾輝那裏知道了這道菜的食材,普通人一吃這菜,準會將這菜的食材想差了,就連有點水平的吃貨也會不小心中招,在任可深和田穆恩的眼中,王佳琪這個小輩是沒什麽能力,靠著關係成了評委的,要不然怎麽可能在會這麽年輕。

可惜,在這一點上,他們又腦補錯了。

王佳琪有點無語,這兩人一和一唱地在演戲,當她是瞎子沒看見麽,“這是非讓我來回答了?”她心中暗歎。

“是菜瓜吧,這道涼拌菜絲的食材應該是用菜瓜做的。”王佳琪隨便嚐了口說道。

“她怎麽可能嚐得出來?”這應該是田穆恩和任可深兩人聽到這答案時的第一反應了。

任可深嘴張了張,“這不可能,我都嚐不出來,這菜味道和口感跟黃瓜有九分相似,我沒嚐出來,她一個小年輕怎麽會知道。”他心中震驚不已。

此時,一直沒說話的透明人司墉也朝王佳琪這邊看了眼,不過沒一會就又低頭吃起了盤中的菜。

董芳也望向王佳琪所在的位置,想不通任可深和田穆恩怎麽突然沒聲了,她可不是來吃飯的,她來這裏就是為了從王佳琪手中拿回屬於她的位子。

所以,她賢惠地給田穆恩加了個菜,希望引回田穆恩的注意力。

來而不往非禮也,她也有問題給這兩人準備著,“任老師,我也有事情不懂,想問問您。”她指了下碗中的湯,“這湯是什麽燒的啊,挺鮮的啊。”

王佳琪問的,正是那道名叫雪菜豆瓣湯的菜肴,字麵上的意思,就是雪菜和豆瓣混在一起燒的湯,但事實並非如此,每個盛過這碗湯的人,都沒吃到湯中的豆瓣。

就像魚香肉絲中沒有魚一樣,雪菜豆瓣湯的食材中也沒有豆瓣,可是,每個喝過湯的人並不會在意其中沒有豆瓣這一點,恰恰相反,每個喝過這碗湯的人隻會被這湯中的鮮味所吸引。

這鮮味,明眼人一吃就能知道是魚的鮮味,可是這是什麽魚做的,怎麽做出這種鮮的,卻令人無從下手。

這碗湯看上去平平無奇,甚至在賣相上,跟其他菜肴比都有點不在一個水平線上,可是卻能有三品的水準,這就足夠王佳琪值得注意的了。

她有十足的把握,任可深他們並不會對這碗湯有所了解,甚至,連這家飯店的老板也很有可能不會知曉,因為她清楚的看到老板曾輝在看到服務員給上了這道菜之後,臉上驚訝中帶了點憤怒的表情。

任可深喝過湯,就愣在那兒了,之後又不信邪地喝了口。

“任老師,喝明白了嗎?”

任可深等了這麽久都沒讓王佳琪主動喊聲任老師,現在卻被王佳琪主動喊了,可是他的心中一點都不高興,隻覺得被王佳琪喊得額頭上直冒冷汗。

“應該是魚。”雖然被王佳琪逼得緊,但任可深的故作冷靜的功夫不錯,他狀似思考一般說了句話。

“什麽魚啊,我自己猜,可能是鯉魚。”

“啊,對對對,就是鯉魚。”

“但又像是烏魚。”隨後,王佳琪又補充了下。

這時,任可深已經知道王佳琪有意在耍他了,看到王佳琪眼中的狡黠,他隻想掀桌泄憤,可是周圍還有群人眼巴巴地看著自己將正確答案說出來呢。

他調整了下呼吸,準備以尿遁的形式暫且避一避風頭。

“是土步魚吧。”此時,一直默不吭聲的司墉突然出了聲。

☆、第72章 滑炒春斑

司墉的說話聲不大,卻也剛好讓這桌的人都聽到。

王佳琪望向司墉所在的方向,驚異於這個存在感極低的老頭竟然也是深藏不露的高人。

她自己也是因為強化過味覺的緣故,才嚐出這是土步魚的,另外,她的十四珍宴中,有道菜叫滑炒春斑,食材也是跟著“豆瓣”的食材相同。

春斑也就是土步魚,學名就叫做塘鱧魚,春斑之味,最特殊的一點就是鮮了,而且跟其他與不同的一點是,這種魚完全沒有任何土腥味,吃到嘴中,滑嫩脆鮮之感最是令人深刻。

王佳琪也是因為用過土步魚做過菜,她的滑炒做法就是為了完全展現土步魚的特色,讓它保留肥美鮮嫩的特點,但這雪菜豆瓣湯,做菜的大廚卻奸猾的將其他特點隱藏了起來,隻保留了鮮味。

這樣都能被司墉嚐出來,就令她有點在意了。

“這道菜是用土步魚的兩腮製作而成,司老,我說的可對?”她接了司墉的話,說了下去。

“對極。”司墉點了點頭,又舀了勺湯,眯著眼在嘴中細細品著。

在場之人都聽得雲裏霧裏的,包括本想尿遁的脫逃的任可深。

他不甘心就這麽被王佳琪帶了節奏,他任老師的威望不容有失,於是就將目光投向老板曾輝。

“曾老板,你是這裏的東家,應該清楚地知道這才得食材吧。”他寄希望於能從曾輝嘴中聽到截然不同的答案,可結果注定是要他失望的了。

曾輝也被這道菜驚到了,任可深他們點的菜中根本就沒有這道菜!

任可深當時為了體現其大方,就讓每個人都點了一道菜,事後給曾輝的菜單上也沒有寫著這道雪菜豆瓣湯,所以也沒人懷疑怎麽突然多了一道菜的事兒,隻當是他們中有人點了這道菜。

可曾輝卻知道得一清二楚,自己接受得菜單上根本就沒這菜,現在卻突然多了這道酒店中沒有的菜,“真是見鬼了。”他心中暗罵道。

再如何驚異,曾輝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啊,看著任可深期待地望著自己得眼神,他真是有苦說不出啊。

“這……”曾輝嘴裏支支吾吾,作為一個新人老板,他應對這種突發狀況還非常不足。

“曾老板,你不要怕,放心大膽地說吧,相信在場的人沒有人會怪罪你的。”以為曾輝是估計王佳琪和司墉這兩人,任可深立馬給以鼓勵的眼神,想暗示他說出正確的食材。

聽到任可深說不會怪罪他,曾輝壯了下膽,“這可是任老師說的,我說飯店上錯了菜他們應該也可以理解吧。”曾輝心中暗暗想著。

“任老師,其實你們並沒有點這道菜。”曾輝話音剛落,任可深就皺起了眉。

他想聽到的可不是這種答案啊,說好的打臉呢,這種莫名其妙的回答是怎麽回事。

其他人也互相交流起來,發現曾輝說的是真的,他們當中並沒有任何一個人點過這道湯。

“而且,我們飯店的菜單裏也沒有這道菜。”

這種回答,顯然不能讓任可深滿意了,就連田穆恩都不善地看著曾輝。

曾輝的回答並沒有驗證出王佳琪和司墉的話是錯的,但任可深這次嚐不出菜肴的事可是妥妥地留在了節目組眾人的眼中了,為此,任可深希望將王佳琪和司墉也拉下水,這樣就能證明並不是他一人水平太低了,或是他太孤陋寡聞了,而是這道菜的食材確選得太偏了。

“曾老板,你們飯店的服務水準有問題啊,竟然隨便給客人上菜,萬一這菜出了問題怎麽辦?是不是你看不上我這個吃白食的啊?”任可深現在隻能轉移話題,禍水東引。

任可深無意間說出了“吃白食”這個詞,在座的其他人有些了然了,難怪任老師會主動要求請客呢,不過他們也不敢說什麽任可深摳門之類的話,可是每個人心中都有了任可深是個有點愛占便宜的食評家的印象。

美食江湖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美食江湖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作者:賈宜蒸  所寫的美食江湖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美食江湖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