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美食江湖

第52節

“那可怎麽辦啊……”許三知隻是個普通的人,而且還是個老年人,也就一身手藝能說叨說叨,可廚藝對於現在他來說並沒有什麽卵用,這可是百來萬的錢啊,“賣了房子跟店麵,說不定能將錢還給你,孫老板。”

“老許,我的錢你可以不用急著還,但是我聽說另一個債主要得急,你兒子欠那人的錢,至少比我這裏還要多上一倍的。”孫老板嘴一歪,看似在替許三知著急的樣子,其實那眼睛時時刻刻都在盯著許三知。

“你認識那個債主?”

許三知很清楚,這張字條不論是怎麽來的,但就是他兒子的字跡,這一點是改不了的,而且他兒子喜歡賭博這也是不爭的事實,上次就是因為他那個混賬兒子輸了五十多萬才讓他的孫子沒學上的,沒想到,這一次又重演一場,欠的錢比上次的還要多,賣了他老頭子都不止的啊。

孫老板等的就是這句話,“這個麽,不是不認識,我倒是跟那人有點交情,說不定還能試著讓人把你兒子放了,可是……”

“可是什麽?”許三知急切問道。

“老許,你最好先準備好一百多萬吧,到時候我也有底氣跟那人商量一下,哦,對了,那人給的還款期限應該是後天吧。”

許三知緊皺眉頭,整張臉都變成了苦瓜臉,“就算賣了全部的家產,哪能這麽快湊齊一百萬啊。”

“老許,我有個主意。”見時機差不多了,孫老板終於說出了他的目的,“你們家的鴨湯配方,再加上老鹵,如果押給我的話,我應該可以借給你一百萬,到時候,等老許你有錢了再還給我,這樣你也不用抵押房子跟店麵了。”

孫老板這話,說得一片熱心,似乎連許三知以後怎麽辦都替他考慮好了,可是在場的人都明白,這都是屁話。

就連王佳琪都看出,孫老板醉魂之意不在酒,在乎秘方是也。

鴨湯配方,正是王佳琪她喝的那個鴨血粉絲湯的底湯配方,而老鹵,應該就是許家鴨子店鹵製熟菜多年養出來的老鹵汁了。

一家老字號的店,菜燒得好不好,除了廚師的手藝,食材的質量,還要看調料,老鹵這種調料簡直就像金手指一樣,任何蔬菜或是肉食都能鹵製調味,用老鹵做出來的菜,味道醇厚,濃香四溢。

就她所知,在梁溪的許多老字號肉莊中,最為出名的醬排骨都會用老鹵來調味,用了老鹵的醬排骨比普通做法做出的醬排骨還要鮮香可口,鹹甜滋味恰到好處,另外,在做醬排骨時,那老鹵的味兒都能香飄十裏。

許家的這個老鹵是金陵以前的一家老字號——“西廂館”,送給許三知的,“西廂館”的老板由於某些原因,要離開金陵,所以“西廂館”也就開不下去了,正好那老板跟許三知關係很好,就將老鹵給了許三知。

“許老三鴨子店”的熟食,正是因為有了這經年的老鹵,才香得出奇,這是許家鴨子店生意火爆的原因,就連當初的那個奇怪的客人也說他分析不了他們店老鹵的具體香料,也正是因為這個老鹵,許三知才沒被那個奇怪的客人給嚇到,這是他自信的來源。

現在,孫老板卻將覬覦的眼神瞄向了他的老鹵。

☆、第69章 牛肉鍋貼

好的老鹵如同酒窖一般難養,擁有老鹵的老字號以此為不傳之秘,這不僅保證了老字號能在同類酒店、飯店中脫穎而出,還能讓老字號立於不敗之地。

那些不因飯菜口味而破敗的老字號,隻要其老鹵未曾變味,就一定能東山再起,老鹵可是一家飯店的生意興隆之根。

而此時,孫老板卻以抵押的名義,想得到許三知家的老鹵,這等於是挖了他家鴨子店的根啊。

然而,許三知卻不得不同意孫老板的建議。

許三知清楚地知道孫老板和某些黑勢力有點交情,曾經有不長眼的小混混來孫老板家鬧事,結果被人暗中打斷了脊梁骨,而小混混家裏的人卻連個屁都不敢放。

他兒子去的那家賭場,多半是跟孫老板脫不開關係的,但這又能怎樣,許三知隻是個普通小老百姓,兒子被賭場那邊留了,他隻能六神無主地依靠孫老板了,現在,孫老板是他兒子被釋放出來的唯一希望。

許明鶴再如何混賬,如何作孽,身為他的父親,他希望許明鶴能好好的,為此許三知依然會替他兒子扛起這些債務。

“好不容易還清的債,現在又要一無所有了,隻是可惜了阿行啊!他可是個好孩子,本來還打算還清債再讓阿行去上學的,可現在……”想到這裏,許躬行不禁泛起一陣心酸,他用衣袖擦了下眼眶邊上的淚,整個人看起來都灰敗了不少。

“孫老板,老鹵現在不在我店裏,能不能等明天,你再派人來拿?”許三知似乎是認命了,這些東西再好,終究是身外之物,還是人更重要些,不過鹵製熟食的老鹵現在還在他金陵郊區的家中,他怕孫老板等不了明天,“我現在隻能先把鴨湯的配方寫給你。”

“行啊,我也能體諒到老許你此時的難過,放心,等你兒子回來,我一定把這配方跟老鹵還給你的。”孫老板目前又不急於一時,他就是吃定了許三知會把他想要的東西都乖乖交出來的。

王佳琪在一邊,看著這場由孫老板導演的強行替人幫忙的悲劇,作為一個三觀正常的人,她此時真是急得不得了,她想幫幫許三知這個可憐的老人,但又突然發現自己其實什麽都幫不了。她的關係都在梁溪,現在她人來了金陵,莫說強龍壓不過地頭蛇,就算再梁溪,她也不是什麽強龍啊,此時再去金陵找關係也來不及了。

這也是孫老板此時毫無顧忌地在王佳琪他們麵前提及這些得原因,他打聽過許家在金陵沒有什麽硬關係,才敢用這種方法對付許三知的,況且他自覺自己的計劃做得天衣無縫,完全讓人找不到漏洞去舉報他。

王佳琪隻能將目光投向李迅,可李迅似乎沒收到她的信號,反而出去打電話了。

許三知正要上樓拿紙跟筆去寫下鴨湯配方,許躬行卻突然跑了進來。

“爺爺,別給把配方給孫老板!”

原來許躬行出去招呼了客人之後,就躲在了門背後偷聽他爺爺跟孫老板的對話,直到聽見他爺爺要把配方什麽的都交給孫老板之後,心底一火,才闖了進來。

“可是你爸……”許三知無奈道。

“我沒有這樣的父親。對了,爺爺,我們可以報警啊!”

他從小就是爺爺養大的,他的父親從沒對他盡過一份力,不僅如此,那個混賬父親還給家裏帶來那麽多債務,爺爺的養老錢都被那個混賬給榨幹了,現在的他真的發自內心的希望那個混賬被人給撕票了。

“他終究是你爸,唉。”許三知長歎一聲,他抬起手摸了摸許躬行的頭,表情愁苦,似在回憶些什麽。

“小行啊,報警當然可以啦,不過我不保證我那熟人會有什麽過激的行為。”孫老板這話似是在跟許躬行說的,其實是說給許三知聽的,意思就是讓許三知他們不要想著報警,報了的話,人能不能是個整的就別怪他沒說了,“所以啊,咱們普通老百姓沒有勢力,還是好好聽那人的話得了,況且欠債還錢天經地義,這一點上是你們站不住腳啊。”

孫老板一番話,許三知心底最後的一絲希望也澆滅了,他佝僂著背,上樓去拿紙。

許躬行攥緊了拳頭,憤怒地看著正在微笑的孫老板。

不一會兒,許三知拿著一張寫滿了字的紙從樓上下來,紙上全是許家鴨湯各種材料的種類跟分量。

將紙又看了看,許三知始終沒有將其交給孫老板。

“老許,給我吧,等會兒就給你去跟我那熟人說說情。”

煮熟的鴨子就在他眼前,仿佛一伸手就能被他攬入懷中,孫老板此時興奮不已,心中就像預見了自己的鴨子店開遍全國,成為高富帥,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想想還真不是有一點小激動呢,可是他卻依然要繃緊了表情,不讓自己的高興刺激到許三知。

許三知的手顫顫巍巍的,他別過了臉,似乎不願意看到自己的心血就此被人拿走,將紙遞給了孫老板後,他也沒再看那紙一眼。

孫老板拿著紙,盯了好久,反複確認這上麵寫著的原材料,而許躬行卻看不下去了。

“看夠了沒!”許躬行作勢要揮拳。

一旁的許三知趕緊將許躬行攔了下來。

“阿行!”許三知將許躬行的手緊緊地抓住。

他孫子什麽都好,平時脾氣也很好,可是對於他親近在意的人,卻十分護短。他被人欺負了,許躬行的肯定會當場就發怒的。

孫老板是什麽樣的人,許躬行不是不知道,可是他心底就是有股火,隻要一想到爺爺辛苦研製改良的配方被孫老板這呆逼給搶走,他就恨不得撕了這個孫老板,管他有沒有黑勢力的朋友。

被許三知攔下後,許躬行才清醒了點,“我要留著自己的力氣,現在爺爺可隻有我了,我不能這樣放縱自己的怒火了。”他如是想著。

不在意爺孫倆的互動,孫老板現在心中十分得意,也沒管許躬行要對他高貴的軀體做點什麽,“哈哈,老許,我回去就給我那熟人去個電話,讓他寬限點欠債,實在不行我來幫你墊上。”

配方到手,明天再派人去拿老鹵,孫老板覺得,事情發展很順利,這結果對得起他這麽久的籌謀啦。

“謝謝你啊,孫老板。”許三知勉強地笑了笑,跟孫老板道了聲謝。

“不用,誰叫我們是老鄰居呢,能幫的忙盡量幫幫。”

這樣的“好”鄰居,誰能有得起。

孫老板拿著鴨湯配方出去了,隻剩下許家爺孫倆跟王佳琪,李迅則是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

“丫頭啊,讓你看笑話了。”本來是李迅好不容易過來一次,帶著客人過來吃東西,現在卻成了這樣,許三知隻能一個勁地說抱歉。

“哪有,哪有。”

自己幫不上忙,還反要人家老爺子道歉,王佳琪自認為是受不起的,她體會到了有心而無力的無奈。

“爺爺,我要去參加‘廚藝達人’。”許躬行突然開口道。

王佳琪心中一驚,這不是她要去做評委的那個節目麽?

“我是廚藝達人”就是之前邀請王佳琪來當評委的美食類節目,是由《時尚與生活》、魚米省電視台一起舉辦的,線下是由《時尚與生活》雜誌負責報名跟海選,之後選出十六人參加電視上的比賽。

為了刺激人員參賽以及節目好看度,冠軍的獎勵將會是一百萬元人民幣。

許躬行想參加這個節目,該不會就是為了冠軍的獎勵吧?王佳琪覺得自己好像get到了許躬行的目的。

對於許躬行突然做出的決定,許三知並沒有表示反對,相反,王佳琪竟然看出了老爺子臉上泛起的那種莫名欣慰的表情。

直到吃完東西,她也沒有將自己是這個比賽評委的事說出來,王佳琪想幫許家的忙,但是真的要用這種暗箱操作的方式來讓許躬行在比賽中獲得優勢嗎?

……

李迅拿著個牛肉鍋貼不停地往嘴中塞著,他“砸吧砸吧”吃得很歡,卻也沒把王佳琪給忘了。

“喏,要不要來上一個啊,這家的牛肉鍋貼外脆裏嫩,而且是甜中帶鹹的口味,你個甜黨肯定會喜歡的。”

李迅將飯盒中的牛肉鍋貼分了一個給王佳琪,金黃色的鍋貼像餃子一般呈月牙形,鍋貼的外皮上頭嬌嫩,下頭酥脆,內部還裹藏著噴香的牛肉餡兒,李迅咬上一口時,還能見著內部的灌湯流油溢出皮外。

按著以往的習慣,王佳琪肯定會很感興趣地嚐上一個,但是現在的她覺毫無心情,隻覺得李迅在她眼前晃悠晃悠,不停地吃著東西的樣子簡直是神煩。

她像趕蒼蠅一樣揮了揮手,隻覺心中很悶。

她在這邊糾結要不要給許躬行暗箱操作,而李迅卻在一邊不停地吃著東西,而她又不習慣遷怒與他人,隻能自己憋著。

“怎麽啦,王佳琪同誌,有什麽不開心的事可以說給哥開心下啊。”

李迅看出王佳琪似乎不想說話,就主動問了起來。

“老許怎麽說也是你朋友吧,怎麽他被那個孫老板逼成這樣,你卻一點都不擔心呢。”李迅直到她吃完東西才回來,期間並沒有對許三知他們表示任何的擔心,隻有王佳琪一人還在為剛剛發生的事而苦悶。

“嗨,你說的是這個啊!”李迅終於明白了王佳琪在愁什麽了,他解釋了下,“你就將心放回肚子裏吧,見到老許有麻煩,我是怎麽都不會見死不救噠,我早就跟我一哥們兒說過了,讓他查查那個賭場,到時候肯定能把人救出來的。”

“真的?”

“那是確定一定以及肯定的啦!”李迅兩條眉毛向上聳了聳,活潑地表示自己不是沒有動作,而是早就安排好了一切。

“那老許那邊……”既然李迅已經有了動作,那許三知怎麽還將配方給了孫老板,王佳琪心中納悶不已。

“哈哈,老許他就是個影帝啊,之前我就給他打過電話,叫他放寬心了,所以老許給的配方肯定是假的啦。”

感情這場戲中,孫老板是個自以為是上帝的導演,許三知和李迅兩人早就串通好了,那還不知情的人,就隻剩下她這個幹著急的旁觀者和身在局中的許躬行了,許躬行那樣子不像是知道了內情的,要不然他也不會如此憤怒了。

至於許三知為什麽沒把真相告訴許躬行,那王佳琪就猜不到了。

看來一切都是她白擔心了,沒想到李迅這麽給力。

此時,看著李迅的臉,王佳琪覺得李迅滿嘴是油的胖臉,也變得那麽光輝,就連圓滾滾的身材也變得堅實可靠。

“我真是看錯你惹,王佳琪同誌,沒想到你也會被我的美貌所迷住。”李迅“嚶嚀”了一聲,單手捧心作出一副怪相。

“喵蛋,美貌個大頭鬼。”果然她還是不能對李迅有另類的看法,耍賤才是李迅的一貫姿態,剛剛她一定是錯覺了!

見到王佳琪恢複了常態,李迅也不由高興了起來,可是,聯想到之後的麻煩,他又糾結了起來。

今天為了解決許三知的事兒,他聯係了他的那個哥們兒,那個人可是有名的八卦王啊,他知道了自己回來的消息一定會廣而告之的,這就意味著他的行蹤不再是秘密了,想想他老媽還有可能就在金陵的何伊如。

李迅的頭皮一陣發麻。

☆、第70章 香腸豆芽沙拉

早上,王佳琪獨自吃的早餐,李迅則是因為有事,一大早就不見了蹤影,她隻能自己去了電視台大樓,而李迅雖是投資方,但早就知道了節目的流程,所以他實際上並不用跟王佳琪一塊兒去節目組。

美食江湖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美食江湖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賈宜蒸  所寫的美食江湖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美食江湖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