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美食江湖

第40節

老謝聽見動靜,看到古朗月已經端著菜從廚房中出來了。

“做好了?”老謝看了眼古朗月,率先問道。

“做好了。”古朗月回答道,還以為老謝問完了,接下來就該是品嚐的環節了,沒想到老謝還有問題。

“就這兩道?”老謝又用奇怪的語氣問了下古朗月。

“沒錯,就兩道,您可以品嚐了。”古朗月不知道老謝這語氣是什麽意思,隻是想著先讓老謝快點進入點評的環節。

聽著古朗月這麽確定,老謝也就沒再問些什麽古怪的問題,拿起筷子,開始進入品嚐菜肴的程序。

徐林一聽到有說話聲也早就醒了,見老謝將話問完了,也沒有什麽話要問古朗月。

三個評委依次將涼拌蓴菜和宋嫂魚羹都品嚐了遍,卻沒有立即發表評論。

古朗月在一邊看著,也不知道三個評委不說話是什麽意思,難道是他做的菜太好吃了?這種誇張的假設,就連古朗月他自己都不信,他做的菜雖然還有點水平,但這兩道菜並沒有被他做得多麽出眾絕塵,三位評委的眼光也不可能這麽低。

古朗月皺著眉,不知道評委的意思就隻能看向徐林,希望這位烹飪大師能給出他的評價,無論是好是壞,他都接著。

對於這位老友的後輩,徐林還是很有好感的,徐林幾次去餘杭看望古名泉時,常常會看到一些徐林的徒子徒孫,這其中就包括了古朗月,古朗月作為古名泉的孫子,古名泉也時常向徐林談起古朗月的一些話題。徐林問起古朗月時,他的老友對於古朗月的評價就是:對烹飪有著一顆赤子之心,但在為人處世上太過毛躁,導致了他對於需要一些廚藝理論常常靜不下心來去理解,他還需要多多磨練一番才能在廚藝上走得更遠。

從這次的比試來看,古朗月真如古名泉所言,在某些問題上缺乏足夠的耐心。

古朗月就這麽一直看著徐林,徐林終於說出了自己嚐過這兩道菜之後的感受。

“這涼拌蓴菜是比較經典的荊楚地區的涼拌菜,我曾經在大利之川的一個山村裏吃過這道菜,那邊是將蓴菜涼拌了做菜的,而且涼拌了也不先用水汆一下。你做的涼拌蓴菜味道很正啊,就跟我曾經吃過的一樣,都是典型的酸辣口味,蓴菜肥美滑嫩的口感也被你做出來了,說實話,我記得老古應該不擅長做荊楚的菜吧?”

“這道菜是我從荊楚的一個廚師那裏學來的,當時爺爺幫了他一個忙,他就教了我一道菜,就是這道涼拌蓴菜。”古朗月向徐林解釋了一句。

“哦,難怪呢,不過這道菜雖然做得味正,但是並不怎麽出彩啊,你要是想贏另外兩個人的話,光憑這道菜可不行。”徐林說道。

“用蓴菜做菜,我暫時隻會這一道,所以隻能用我會的方法來做了,不過我本來就沒想著用涼拌蓴菜來贏了比試,我的著重點在後麵的一道菜上,我用鱸魚肉做了道宋嫂魚羹。”古朗月老實承認了用蓴菜做菜是他不擅長的,但他有自信在他熟悉的菜肴上獲得勝利。

“宋嫂魚羹本來就是你們老古家的拿手好菜,你做的魚羹味道是不錯,也的確有你爺爺的七分水準了,不過……”徐林沒繼續說下去。

“不過什麽?”古朗月急切地追問道。

按理來說,今天的這道宋嫂魚羹,其水平比以往做的都要高出許多,算是古朗月的超常發揮了,就連徐林這個烹飪大師都說他做的有古名泉的七分水準了,可是徐林的欲言又止,卻讓古朗月的內心升起了一絲不安的情緒。

“小子誒,就算你的這道宋嫂魚羹做得再好,也沒戲啦。”見徐林沒說話,張四海直白地說出了徐林接下來要說的話。

“怎麽可能,就算在蓴菜上,我輸給了另外兩人,但是我做的魚可不一定會比他們差,更別說現在他們兩人還在廚房內呢,手腳還沒我利落。”張四海話裏的意思就是說他這次必輸無疑嘍?古朗月下意識的就想反駁張四海給他定下的結論。

“怎麽,你不信?你覺得佳琪丫頭跟另外一個小子現在還沒出來是因為手腳太慢,沒你厲害?”張四海笑問道。

“我可沒說他們沒我厲害,隻不過,他們的動作的確沒我快。”古朗月覺得他自己還不至於像張四海說得那樣自信心爆棚。

“難道你就沒想過,他們現在之所以還在廚房,可能是因為你比他們少想了些東西,才會比他們更早得出來嗎?”張四海說完搖了搖頭,他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古朗月要是依然自信地覺得,是他的動作快而不是他自己沒把徐林出的題目理解到位,那他就真要懷疑古朗月是不是烹飪大師古名泉的孫子了。

聽了張四海的問話,古朗月本就不安的心變得更加不安了,其實從老謝問他話的那一段開始,他就覺得有些奇怪了。

難道真如張四海所言,不是他動作快,而是他審題有誤?可是他仔仔細細地把蓴鱸之思這四個字又翻來覆去地想了好幾遍,還是沒有研究出自己錯在哪兒了。

想不出是什麽地方出現了差錯,古朗月索性就把疑惑地目光投向了徐林。

“你先別看我,等佳琪跟賀雲他們兩人出來了,你再好好看看他們做的菜跟你做的有什麽不同。”徐林不會直接說出答案,他想讓古朗月自己明白他是錯在什麽地方。

張四海看了下時間,覺得王佳琪和賀雲應該把菜做的差不多了。

果然,外麵的四人沒等多久,賀雲就將菜端出了廚房,隨後,王佳琪也完成了所有的菜,此時,距離古朗月將菜端出來已有半個小時了。

賀雲一出來,古朗月的目光就一下投向了賀雲做的菜,不用怎麽分析,他的心中已經有了猜測,等到王佳琪再出來時,這個猜測已經成了事實。

他真的審錯了題,從一開始,他就輸在了起跑線上,怪不得這位叫謝同恩的評委會說他必輸無疑呢。

可是,古朗月就是怎麽想都想不明白,為什麽王佳琪跟賀雲能領會到徐林出題的意思呢?蓴鱸之思這四個字中明明隻出現了蓴菜和鱸魚這兩種食材,怎麽還會有第三樣食材出現?

古朗月到現在都沒研究出茭白為什麽能擠在蓴鱸之思所包含的食材中,這不科學啊!

☆、第53章 銀魚蓴菜羹

“翰因見秋風起,乃思吳中菰菜、蓴羹、鱸魚膾。”

這一句話就是蓴鱸之思這個成語的典故出處了。

在這句話中,出現了菰菜、蓴菜、鱸魚這三種食材,這些食材自古以來就被文人騷客譽為江南地區獨有的三大美食,並且還跟思鄉離愁的情緒聯係了起來形成了諸多水墨詩詞。

徐林要求王佳琪三人圍繞著蓴鱸之思來做菜,其實就是讓他們圍繞這三種食材來做菜。

而蓴鱸之思的陷阱就在這菰菜上。

見王佳琪和賀雲兩人正好從廚房出來,徐林將蓴鱸之思的典故說了一遍,這其實就是說給古朗月聽的。

“徐爺爺,這不公平!我哪裏知道菰菜是茭白啊,王佳琪跟賀雲知道肯定是因為他們聽過這個典故,而我根本就沒聽過。”古朗月走到徐林麵前說道。

古朗月還是不甘心自己就輸在了孤陋寡聞上,比廚藝,他自信不會輸給任何人,但比文化,這妥妥的就是要輸的節奏啊!他從小最討厭的課目就是語文了,在學校時,三門主課中,也是語文成績最差。

“你啊,王佳琪他們可不一定就是一聽到蓴鱸之思就知道是哪三種食材的。”徐林看了眼古朗月,對這個毛躁的小子無奈道。

徐林隻好示意讓王佳琪將她是怎樣猜出題中所包含的食材的原因向古朗月說明一下。

雖然不甘心就因為少做了道菜而輸給另外兩人,古朗月卻也不會因此就賭氣地不聽王佳琪是如何分析對題目的原因,他想知道王佳琪是憑什麽一開始就知道蓴鱸之思的陷阱是茭白的。

“其實,我雖然知道蓴鱸之思這詞,但我並不知道蓴鱸之思的典故中包含的是三樣食材。”王佳琪開口道。

“那你怎麽知道還缺一道茭白的,總不可能說是你碰巧多做了道菜吧。”要是王佳琪真是運氣的緣故勝他一籌,古朗月可真要輸得死不瞑目了。

“要是運氣有用的話,我也就不用在徐大師出題之後,站在那裏想徐大師話了。”

王佳琪的運氣一直很一般,買彩票就從來就沒有中過什麽獎,就連十塊錢的小獎都沒中過,所以王佳琪不信運氣,她能分析出蓴鱸之思的含義,還是多虧了徐林的提醒。

就在出題前,徐林囉囉嗦嗦的說了一大推有關他過去經曆的事兒,在說這些事的時候,古朗月是聽得神遊天外的,王佳琪和賀雲倒是聽了點,不過也沒多放在心上,他們隻當是一個老人家在回憶他過去的生活罷了。

直到徐林將蓴鱸之思這題報了出來,王佳琪和賀雲才發現徐林前麵說的一大堆嘮叨話並不是毫無用處的。

徐林說的嘮叨話,一直到他提到茭白炒黃鱔前都是沒用的。這道題的提示都集中在了茭白炒黃鱔這一塊兒,前麵的話都是徐林放的煙霧彈。

在提到他老爹做的茭白炒黃鱔時,徐林著重說了下茭白的味道,卻並沒有提起黃鱔是什麽味。按照徐林這個烹飪大師的水平,評價菜是絕對不會單單隻評價其中一味食材的,可這次,徐林卻一點都沒提過黃鱔的味道,這才是明顯的不科學。

徐林不僅隻說了回憶中茭白的味道,在那以後還三番五次地在之後的幾句嘮叨中,反複提到了茭白這二字,這就是徐林給三人的提示了。

就算三人中沒有一個人知道蓴鱸之思中有菰菜,也就是茭白,但也不妨礙三人比試,隻要他們能抓住徐林話中的提示,就能輕鬆地審對題。

一道題給出的提示已經明顯到了這種地步,這已經是徐林考慮到三人中可能有人並不知道蓴鱸之思的典故了。

要是再把提示給得明顯點,讓三人都明白了,徐林又不願意將此做得太過明顯,他出這題就是想考量三人的思考能力,在廚藝比試中如何分析評審出的題可是非常重要的,這關乎著廚師能否將菜做得合乎評審的心意。

無奈徐林的這點提示全都被古朗月給無視了,古朗月在他說話時光顧著神遊了,而在徐林出完題後,他又不耐下心思來觀察他的對手是否有異動,這就造成了古朗月最終審題出錯的結果。

聽完徐林和王佳琪的解釋,古朗月頓時就如癟了氣的氣球般,再也不見那精神氣兒了,隻是歎了口氣,旁人都不知道他的心裏在想些什麽。

徐林看著他老友的後輩如此頹廢,也沒有上前安慰幾句,因為古名泉在知道古朗月挑戰王佳琪的評委是徐林時,就囑托過徐林不要慣著這小子。

徐林知道古名泉並不是不關心古朗月,隻不過在他這個老友的心中,古朗月的成才與否比古朗月那驕傲勁兒更為重要。隻有磨去古朗月那急躁的心態,才能讓古朗月在廚藝的路上走得更遠,徐林不會拂了古名泉的這番良苦用心,也就幫著古名泉磨練起了古朗月。

“這次是我輸了,王佳琪,等到下次我再找你挑戰時,你一定不要輸給任何人,對了,這次,你一定要贏了那裝逼犯,不要給老頭子丟臉。”

沒想到古朗月竟然坦然認輸了,徐林倒是對古朗月刮目相看了。

古朗月雖然性子急躁,但不是一個輸不起的。知道自己輸在哪裏之後,古朗月就大方地認輸了,而且並沒有被這一次的失敗所打倒,他還想著什麽時候再找王佳琪挑戰一次。

王佳琪不知道自己是該用什麽表情來麵對古朗月那詭異的加油,難道她的這位師侄就隻因為不想她輸給別人才希望她贏了這次的比試麽?難道說,她就不能輸給除了古朗月以外的任何人?

“謝謝你的加油啊,小月月。”不管這個加油再如何詭異,王佳琪還是想對古朗月說一聲謝謝。

“誰讓你叫我小月月了!”古朗月瞪著王佳琪,在聽到小月月這個稱呼時,他的內心幾乎是崩潰的,這跟隨了他一生的小名現在又出現在了王佳琪的口中。

“我是聽師傅這麽說的,不叫你小月月,那叫你什麽?師侄?”王佳琪覺得看古朗月這小子炸毛還是挺有意思的,難怪師傅還特意告訴她古朗月的小名呢。

古朗月和她弟弟王淼的年紀差不多,性子卻是天差地遠,王淼就從來沒有這種炸毛的時候,所以王佳琪覺得特別新奇。

“你還是叫我小月月吧。”古朗月苦著一張臉,小月月這個稱呼是他心中不能說的痛,但師侄這種叫法卻讓他更加不能接受,平白被一個比他大不了幾歲的女人叫師侄,這比小月月還要讓他難受。

瞧著古朗月那一副垂頭喪腦的認命樣,王佳琪本來還想說既然小月月跟師侄都不能叫,那幹脆就直接喊古朗月他的名字算了,沒想到古朗月這麽快就接受了小月月的稱呼,王佳琪也就善解人意地沒有說出這句話。

“該比試了吧。”一道不和諧的聲音突然插了進來。

古朗月、王佳琪這兩個人和在座的評委都有些關係,他們兩個人樂哈哈的在跟評委聊天,賀雲卻隻能在一邊幹等著,在賀雲的眼中,這兩人就是嘻嘻哈哈的一點都沒正在比試的意思,越聊還越開心,最後還認起親戚來了。

“額,是該開始了。”王佳琪尷尬於自己剛才的確是跟古朗月聊得忘記了還在比試的事了,賀雲的提示讓她的心思放回到了這場比試上。

“哼。”凡是跟賀雲搭邊的事,古朗月都會極力反對,但這次的比試,就連他也想看到王佳琪將賀雲這裝逼犯給打得落花流水,所以也就沒反對起賀雲的話來。

……

賀雲和王佳琪依次將自己做的菜介紹了一番,評委先後嚐了兩人的菜,接下來就是點評的環節了。

根據蓴鱸之思這一題中的食材,賀雲做了蓴菜雞絲湯、孔雀魚、茭白煨麵筋這三道菜。

賀雲是跟王佳琪一樣猜出了題目中所包含的真正食材的人,而且他的水平也不低,三道菜中他做的那道孔雀魚讓在座的三個評委讚歎不已。

整條鱸魚身被賀雲片成了孔雀開屏的造型,其刀工之考究,連王佳琪也覺得自愧不如。

賀雲不愧是有資本向王淼挑戰的人,就他那一手刀工就足以勝過多數廚師,不過一道菜好不好吃並不是隻需要考慮其形色的美觀與否,色香味三要中,香和味也不能少了考量。

在這道菜上,賀雲是下過功夫的,孔雀魚的香和味都獲得了三個評委的好評,總的來說,在烹飪鱸魚的比拚上,賀雲是贏定了。

王佳琪自己做的清蒸鱸魚膾片味道雖美,卻比不過賀雲在造型上下的功夫。

她才剛剛升為中級廚師沒多久,會做的五品菜肴也沒幾個,所以這清蒸鱸魚膾片還是和賀雲的孔雀魚一樣都是六品的,不過在剩下的兩道菜中,王佳琪還是有勝過賀雲的把握的。

王佳琪將茭白做成了魚香味的魚香茭白,在魚香肉絲的基礎上,王佳琪把土豆換成了茭白,跟裏脊肉、胡蘿卜、木耳一起切條下鍋拌炒,最後做出了五品的魚香茭白。

而賀雲的茭白煒麵筋卻是普普通通的六品菜,無論是在口味上,還是在新意上,都不及王佳琪的魚香茭白。

由於現在的茭白大多都是秋茭過冬冷藏的,在味道上很難保證其原始的鮮嫩味兒,用清炒的方法做菜其所需的食材則是鮮嫩的當季食材,過冬的茭白明顯不符合這種標準,所以賀雲用清炒的方法做茭白煨麵筋反而是自曝其短。

其實這也怪不了賀雲用清炒的方法來做茭白,因為他以為王佳琪也和他一樣無法處理茭白不是當季的問題,但王佳琪恰好就知道一種將食物的鮮味刺激出來的方法。

選用魚香的做法是因為魚香中需要辣,王佳琪的那個刺激鮮味的法子就是靠的辣。她從做麻辣燙起家,對辣味已經有了一定的研究,再加上係統中給出的辣味調製的方法,王佳琪就臨時在比試時用豆豉、花生、蒜等材料配合著剁椒炒出了一點辣醬,用這種辣醬做的菜可以最大程度的刺激出食物的鮮味。

王佳琪的最後一道菜是蓴菜銀魚羹,這道菜並沒有五品的水準,不過她還是有信心會贏賀雲,因為就在她看到賀雲使用的蓴菜來做湯時,就確定了賀雲其實並沒有把握到蓴鱸之思這題的真正含義。

而接下來的評委打分,就足以驗證王佳琪的理解是對的。

這次的比試是按照評分製來比試的,一道菜的滿分是十分,最後按照三道菜的評分累計,誰的比分高,誰就贏了這場比試。三個評委在嚐過兩人的菜後,各自給他們的菜打上了分數。

最後,賀雲三道菜的分數是:蓴菜雞絲湯8.7分、孔雀魚9.9分、茭白煨麵筋8.8分,王佳琪的比分則是:清蒸鱸魚膾片9.4分、銀魚蓴菜羹9.2分、魚香茭白9.1分。

賀雲總分是27.4,王佳琪的總分是27.7,最終還是王佳琪勝了。

結果出來,賀雲不解地望向三個評委。

美食江湖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美食江湖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侯門棄女:妖孽丞相賴上門 太子妃很忙
  作者:賈宜蒸  所寫的美食江湖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美食江湖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