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美食江湖

第27節

“還是老謝你夠意思。”說完,李迅就一屁股坐在了十人桌邊的椅子上。

“真是麻煩你了,老謝。”卓以默跟著說道。

“是啊,謝謝你啊,老謝。”王佳琪可不像李迅這麽隨性,連忙感謝道,不過能在肚子這麽餓的時候找到一個地方吃飯,王佳琪也隻好跟著李迅一塊留下來吃飯了。

“不用跟我客氣啦,反正我正好在船上試驗新菜,做得多了自己也吃不掉,正好你們來了就幫我試試看菜的味道,當我船上的第一批顧客好了。”老謝搖頭說道。

說罷,老謝揮了下手,示意自己要進後艙看著火了,所以也就沒再跟三人再多說些什麽,快步回到了後艙。

王佳琪也隻好像李迅一樣坐在了椅子上,等老謝上菜。

……

還沒等多久,老謝就端著一盤魚上了桌。

老謝現在上的這盤八寶魚就是整個一條鯉魚被烹煮了裝盤的,由於船菜吃魚講究整條上桌,所以老謝並沒有隻保留魚身或者來魚頭部位做菜。

見到菜上桌了,三個餓貨同時伸出了筷子,但最後還是李迅霸占了先機,搶先一步夾了片魚肉。

李迅夾到魚肉之後,還得意的朝王佳琪和卓以默看了看。

王佳琪沒理這個逗比,她知道飯是越搶越香,要是真跟李迅計較了,李迅說不定還會搶得更得意,吃不到第一塊魚肉她還能吃第二塊。

看到王佳琪也伸出了筷子,卓以默還是讓了讓王佳琪,等王佳琪先下筷之後,自己才準備夾片魚肉。

由於王佳琪跟李迅兩人吃的都是魚身處,所以等到卓以默下筷時,魚身一下子就被筷子戳破了,露出了裏麵的五顏六色的食料。

八寶魚,顧名思義,與八寶粥一樣,都是由八種食材燒製而成的菜肴,跟八寶粥使用胡桃、鬆子、栗子一類的幹果不同,八寶魚使用的是青豆、蝦仁、香蕈等性質完全不同的食材。

魚肉的味道非常鮮美,腹內有八寶的構思更是奇思妙想,王佳琪嚐了一口之後覺得老謝的廚藝十分了得,這道菜連係統內部都沒有收錄,不愧是“香滿園”的老板。

或許是老謝事先就把某些食材準備好的緣故,老謝的上菜速度非常快,在上完了八寶魚不一會兒之後,又上了生蒸火方、紅烤冬筍、腐乳汁肉、醬色雞丁、雪菜蝦仁湯這幾道菜。這幾樣菜全是船菜中的傳統菜式,全是上了三品的菜肴。

老謝將菜全都上漆後就做到了李迅的身旁。

“小李,味道怎麽樣啊?”老謝作為一個廚師,能走到今天這一步,靠的就是聆聽食客嚐過他的菜之後的感想。

老謝雖然繼承的是家中做船菜的祖業,但因為老謝的父親走得早,隻留下了一本內容隻有隻言片語的菜譜,所以老謝相當於是獨自將祖傳的菜譜摸索出來,支撐起了“香滿園”的名聲。

“老謝你的手藝就是好啊,這些菜我都沒在‘香滿園’吃過,其中的一道八寶魚更是別出心裁,構思獨特。”李迅吃人嘴短,老謝想問什麽他就回答什麽,而且這一桌的菜的確是各有各的特色,總而言之就是非常好吃。

老謝聽了李迅的話反而沒有露出高興的表情,他又向卓以默看去。

卓以默皺著眉頭,他知道老謝想問他什麽,這桌菜缺了點至關重要的東西,卓以默嚐了出來,但他卻說不出到底是少了什麽東西。

“老謝,你的菜裏麵都放了味精吧?”王佳琪突然開口道。

“是啊,放了味精。”老謝聽了王佳琪說的話,頓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麽。

“非河鮮、湖鮮一類的食材也就罷了,為什麽八寶魚中也要放味精?船菜不是講究一個原汁原味嗎?放了味精豈不是吃到嘴裏都是味精的味道?”王佳琪對菜肴中放了什麽調料很敏感,之前她就在係統中嚐過正宗船菜的味道,正宗的船菜跟老謝燒的截然不同。

“味精,船菜,鮮味……對啊,少了就是這個。”王佳琪的話讓老謝恍然大悟。

船菜起於春秋之時吳王闔閭,一直到一九二五年之前都是不靠味精,過去的船主在烹煮船菜時隻會依靠食材自身的鮮味。一桌船菜考量的就是做菜師傅對於一個鮮字的把握,純鮮就是區別船菜好壞的一個重要標準。

老謝家中祖傳的船菜就是不在烹煮魚蝦時放置味精的,這一點由於老謝的父親走的太早,所以沒讓老謝學到手。

“真是太謝謝你了,佳琪啊,要不是你今天跟我說了不能放味精,我就會一輩子埋在鼓裏不知道鮮味對船菜的重要性。”老謝情緒激動地說道。

之前老謝一直不滿意李迅的回答就是因為,老謝請過“香滿園”的老食客來品嚐他新做的船菜,但是老食客們都說他的船菜不好,跟他父親做的味道不一樣,老謝問了這些老食客到底哪裏不一樣,他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這次要不是王佳琪一語道破天機,老謝恐怕一直都不能還原出“香滿園”船菜真正的味道。

“哪裏啊,我隻是說了我自己的感覺而已。”王佳琪覺得提醒老謝隻是舉手之勞,她隻是動了動嘴罷了。

卓以默看著王佳琪,他以前吃過大師做的船菜卻說不出老謝做的菜中到底少了什麽,反而最後被王佳琪說了出來,他的心中隻有佩服,難怪王佳琪能被古大師收做弟子呢。

“放了味精和不放味精真的有這麽多不同?”李迅疑惑道。

“是非常不同,小李,等我下次重新做一桌船菜你再來吃吧,到時候你就能吃出有什麽不一樣了。”老謝一時半會跟李迅解釋不清,隻能期望李迅下次再來品嚐船菜時,讓他自己明白加不加味精的區別了。

聽到老謝下次還要請他去吃東西,李迅立馬就忘了關於加不加味精的問題,隻想著下次老謝要請他吃什麽菜。

……

三個人吃完飯之後,王佳琪本來是打算自己來結賬的,但是老謝直接給他們免單了。

“佳琪啊,之前我就說了,今天就是讓你們來試吃我的手藝的,我從沒聽人說過試吃是要付錢的。”

“這……”王佳琪不好意思白吃白喝,除去老謝的手藝,光是這麽一桌食材的成本價就要幾百了。

“這什麽這,我說免單就免單,還要給我錢就不當我老謝是你們朋友。”老謝是個真性情的人,王佳琪解決了困擾他已久的問題,直接給王佳琪一張“香滿園”的貴賓卡都是沒問題的。

老謝語氣很堅決,王佳琪也不好拂了他人好意,也就沒有繼續堅持付錢。

☆、第36章 荷葉粉蒸肉

李迅跟卓以默兩人在梁溪呆了一天之後,三人在市區吃過了晚飯,李迅就跟王佳琪說他們要離開了。王佳琪聽李迅說他們兩人這次隻是順路來的梁溪,在梁溪逗留了一天以後,就準備離開梁溪去魔都了,具體情況王佳琪也沒有多問。

卓以默開車將王佳琪送回了她外婆家,三人在石門灣的路邊分別了,王佳琪剛回老屋,見外婆不在家,猜測外婆大概是出去散步了。

之前她就打電話跟外婆講晚飯不用給她留了,沒想到回來時還是看到了灶上熱著的菜,王佳琪的心中瞬時變得暖暖的,還是外婆疼她。

正好她跟李迅他們吃晚飯的時間早了點,且今天的晚飯量有點少,王佳琪隻吃了個四分飽的樣子,現在回來就感覺到肚子有點空,所以王佳琪吃了點外婆替她準備的晚飯。

外婆做菜的手藝雖然沒有王佳琪的手藝好,都是些家常的菜式,但是王佳琪吃起來就是覺得有滋有味的,一小碗米飯就著紅燒肉吃,瞬間就都消滅光了。

一邊吃著飯,王佳琪一邊在想著今天的遭遇,一股揮之不去的熟悉感始終縈繞在她的心頭,但無論她怎麽回憶都回憶不起到底是哪裏有問題。

外婆回來了之後,王佳琪跟外婆看了會兒過年節目。

華夏人總是對於自己的“根”特別在乎,所以常常能看到一些人發了家就會去尋找自己的根,將自己的名字錄入族譜。現在電視上的這個節目就是以“尋根”為主旨,替人尋找自己祖上存在過的痕跡。

“我就說嘛,兩個人長得這麽像,都是吊梢眼,蒜頭鼻,肯定有親緣關係啊。”外婆指著電視中的兩個中年人說道。

電視中正好放到一個富豪從呆灣過來,到大陸來尋親,根據老一輩的照片以及回憶,找到了他爺爺曾經呆過的村莊,還見到了和他爺爺同宗的族人。

“對啊,我看這兩個人長得也挺相像的。”王佳琪一邊附和著,突然頓了一下。

外婆漫不經心的一句話,讓王佳琪想起了那股熟悉感產生的原因,她現在迫不及待地想去驗證那個事實是不是跟她所想的一樣。

無奈外婆還在身邊看著電視,王佳琪也隻好耐著性子陪著外婆把電視節目看完後,再去驗證她的那個猜想。

外婆一般都是八點睡覺的,王佳琪看外婆睡著了以後,立馬回了房間,往床上一趟。

……

還是熟悉的係統界麵,不過這次,王佳琪可沒有繼續數著她的積分,而是花了100點積分買了一張荷葉粉蒸肉的菜譜。

“確定花費50點積分培訓荷葉粉蒸肉?”

“確定。”

還沒進入係統培訓空間時,王佳琪的心情是忐忑的,但是進了培訓空間之後,她的心放下了一半。

培訓她荷葉粉蒸肉的師傅還是謝師傅!

謝師傅曾經給王佳琪培訓過廚藝基礎,之後又在她培訓韭菜炒螺螄頭時培訓了一次,這兩次培訓讓王佳琪對謝師傅的印象頗深,王佳琪記得最清楚的就是謝師傅的那張毫無表情的麵癱臉。

再一次看到謝師傅,王佳琪已經將自己的猜測驗證了一半。謝師傅的這張臉除了麵癱之外,跟今天見到的“香滿園”的老板——謝同恩,長得是頗有幾分相似之處,兩人都是國字臉,且兩人在五官上都是高鼻梁、厚嘴唇,身上的氣質也十分的相似。

另外,自從謝師傅教王佳琪做了韭菜炒螺螄頭這道船菜之後,王佳琪就更加懷疑謝師傅跟老謝兩人是不是有親緣關係了。

謝師傅的風格和某些喜歡一邊說話指明要點,一邊動手下廚的培訓師傅不同,他在教人做菜時,從來都不喜歡學徒插話問他問題,隻會等他自己先演示一遍,再讓學徒們自己摸索後,學徒們有什麽不理解的才能去問他,這次王佳琪並沒有在謝師傅演示做菜的時候將問題問出口。

等謝師傅演示了一遍之後,王佳琪自己又試了一遍。

她將麵粉均勻地塗抹在了鹵好的肉的表層之上,等肉被剞過的刀口也粘上了一層麵粉,就用燙軟了的荷葉把肉包成一個個小方塊,最後上籠蒸煮。

現實中的一個小時是係統培訓空間的一天,花上50點積分就能在空間中培訓一天。按照王佳琪現在的這個水平,她學一道菜從來都不需要花費50點積分,25點積分就能讓她讓她學會一道菜的做法,所以這次王佳琪隻在培訓空間中學了半天就將這道菜的要點全都掌握了。

積分的來源渠道隻能通過做係統任務跟抽獎獲得,王佳琪的積分也不是大風刮來的,每次她去培訓都隻會把積分用得剛剛好,這次之所以這麽浪費積分,讓培訓空間的時間還剩半天,就是為了驗證她的那個猜想。

以往,王佳琪是培訓完就消失在培訓空間中的,這次她在培訓空間中逗留到現在都沒走人,這讓謝師傅覺得很奇怪,不過再奇怪謝師傅也不會將情緒暴露在臉上。

所以現在,謝師傅正跟王佳琪大眼瞪著小眼,王佳琪眨了下嚴,準備將心底的疑惑說出口。

“謝師傅,你知道‘香滿園’嗎?”

“‘香滿園’?不認識。”聽到王佳琪的問話,謝師傅仔細地想了一下回答道。

沒想到謝師傅說他不認識“香滿園”,難道老謝跟謝師傅真的沒關係?兩人長得這麽像,都會做船菜隻是個巧合?她特意選了荷葉粉蒸肉這張船菜菜譜來培訓隻是白費功夫?

王佳琪還是不甘心自己花了這麽多積分來驗證的猜想,卻得到一個“不認識”的回答。

“謝師傅?你是做謝家船菜的?”王佳琪突然想起老謝說的,他做的是祖傳的船菜,也許問一下謝師傅有關謝家船菜的事會得到她想要的結果。

“嗯。”或許是太久沒有跟人說過話了,麵癱的謝師傅竟然意外地配合王佳琪的問話。

“謝師傅,請問生蒸火方、紅烤冬筍、腐乳汁肉、醬色雞丁、雪菜蝦仁湯這幾樣菜都是謝家船菜的常規菜式嗎?”

這幾樣菜都是在老謝那兒吃到的,聽老謝說都是按照他家祖傳的船菜菜譜做出來的菜,另外他家還有一道拿手好菜——荷葉粉蒸肉沒做出來,因為時令不對,所以當天老謝也就沒有做這道菜。

老謝還說這道荷葉粉蒸肉,他們謝家的做法跟外頭的做法是不同的,謝家的荷葉粉蒸肉精選的是粒粒飽滿分明的粳米與棉撚香軟的糯米,做出來是肉中既會帶著荷葉的清香,又包含著醇厚的米香,咬上一口,肉酥而不爛,鹵香味十足。

王佳琪這次之所以會選荷葉粉蒸肉來培訓,除了荷葉粉蒸肉是屬於船菜的緣故,另一個原因就是荷葉粉蒸肉是謝家船菜的看家手藝。

而謝師傅做的這道荷葉粉蒸肉其味道跟老謝形容的一模一樣,王佳琪怎麽都不相信謝師傅跟老謝之間沒有任何聯係。

“是啊,你想學?”謝師傅可不知道王佳琪是從哪裏得知他擅長這些菜式的,不過由於王佳琪是係統的宿主,所以謝師傅隻當王佳琪是從係統那兒得來的消息。

“我可以學?”難道謝師傅想教他的拿手菜?王佳琪心中暗戳戳地想著。

“當然可以學,不過需要花費積分罷了。”

謝師傅的話澆滅了王佳琪的幻想,看來係統真的是一點漏洞都不給王佳琪鑽了,跟培訓師傅搞好關係也不可能免費得到菜譜。

凡是跟係統沾邊的就沒有幾樣是免費的,而且免費的東西不一定有好貨,像之前抽獎抽到的三點積分,還有之後的幾次抽到的低級菜譜,都在告訴王佳琪,想從係統這裏免費得到好東西都隻會是做夢。

“謝師傅,我在外麵碰到了謝家船菜的傳人了。”王佳琪幹脆也不把話藏著掖著了,既然不可能從謝師傅這裏免費得到菜譜,那她還是老老實實地跟謝師傅說一聲了。

“哦?那他們現在情況怎麽樣?”謝師傅終於明白王佳琪為什麽知道的拿手菜了,此刻聽到王佳琪說有他後人的消息,謝師傅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來。

“謝家船菜依然在流傳,不過現在不在船上做菜了,都是在酒樓裏做菜。”王佳琪記得老謝的“香滿園”雖說掛著船菜的名頭,但怎樣都沒有船菜之實了。

謝師傅歎了口氣,似乎這些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

由於謝師傅跟王佳琪有了共同話題,王佳琪在培訓空間中又沒有事做,所以兩人就聊起了天。

從謝師傅的話語中,王佳琪知道了謝師傅名字叫謝阿遠,出生在民國,是專門在太湖上做船菜的,給許多達官貴人做過菜。

美食江湖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美食江湖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美食江湖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都市超級神尊農家藥女:富貴臨門影後重生在八零科舉官途
  作者:賈宜蒸所寫的美食江湖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美食江湖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