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

第99節

皇帝起身,窗外的樹葉已經慢慢變黃,秋天,就要到了吧。記得他登基那年,也是秋天,楓葉最紅的時候。

轉身,想回去繼續批閱奏折,眼睛卻突然譬到宮牆角的一株常青樹,不是很高,長得很好,老皇帝微微晃神,動作也僵住。

女人都愛花,可偏偏她是個例外,不愛花,不愛美,不愛世間女子喜歡的一切,偏偏對常青樹情有獨鍾、

他記得,初見時,就是這樣一個女子,站在常青樹下對著他笑,那幹淨的笑容,是他見過的這時間最美的風景。

他想,就是從那時候,他才愛上她的吧?那個叫做婉月璟的女人,她給了他笑容,給了他純真。

還給了他希望。

可是,也是他親手,將她的翅膀折斷,也是從那以後,他再也沒有見過那般純淨的笑容。

老皇帝突然攤開手掌,認真的看著自己有些蒼老的手掌,這雙手上,到底沾染了多少血腥他並不清楚,可是,人若不狠心,又怎能站得穩呢?

掌心的紋路依舊清晰,生命線在正中央的位置突然斷裂,沒有任何的銜接。

他記得,寺院裏的師傅曾經說了,他這人,一生金戈鐵馬,太過冷血無情,會不長命的。

可是那時候的他不信啊,年少輕狂,隻覺得憤怒,提刀直接砍下那人的頭,還揚威耀武的炫耀,那時候,身側是眾和尚們數不清的歎息聲,嘴裏念念有詞,說他這是造孽。

他輕笑,造孽又如何?

不造孽,哪能坐上皇位,且,一坐就是三十年?

太子殿

“殿下,一切事情均已安排妥當!”喏一邊說,一邊跟隨司徒淩朝偏殿走去。

司徒淩腳步微頓,並未因此事停留。

“出去”此時已經到了偏殿門口,裏邊傳來東方嫣然的聲音。

“側妃,太醫說您要少吃大蒜和葵花籽,這樣對身體不好!”小丫鬟勸慰。

“怎麽,囚禁了我的自由,現在連我唯一的愛好也要剝奪了麽?竟然連我喜歡吃的東西都要限製?滾,都給我滾!”東方嫣然像是非常生氣,因為屋子裏傳來一陣陣東西被打碎的聲音。

司徒淩臉色微變,抬腳走了進去,小丫鬟跪在地上求饒,東方嫣然在一旁置氣兒。看見他進去,並未搭理。

“你做了什麽事情讓本殿的嫣然這麽生氣了?”司徒淩像是心情很好,攬住東方嫣然的肩就開始嗬斥小丫鬟,但是,聽語氣,不像真的生氣。

“回稟殿下,側妃平日裏特別喜歡吃瓜子兒和大蒜,每道菜基本都要放,閑嘴的時候也鍾愛葵花籽,可是最近廚房的人來吩咐說已經沒有了,側妃已經連著好幾日沒有吃到,就發了脾氣,是奴婢不好,奴婢再去找找!”

“出去吧!”司徒淩吩咐。

“本殿記得,嫣然以前可是不喜歡這些東西的,什麽時候,竟然連口味都變了?”司徒淩沒有接著責怪小丫鬟,隻是抬眼看著東方嫣然。

東方嫣然一陣心驚,難道,是他發現了什麽?

“近兩年一直被你困在這個地方,難道還不讓我有點其它還好?怎麽,我竟然失去自由到這種地步了?”

“嫣然,從什麽時候開始,你也學會說謊了?”司徒淩眼色一寒,捏住東方嫣然肩旁的手力氣徒然增大。

東方嫣然吃痛,忍不住輕哼一聲。不敢回答。

“怎麽,不敢說話了是麽?本殿已經問過太醫了,大蒜和葵花籽吃太多會導致不孕,而你居然將這些東西當成飯來吃,嫣然,你是有多不想生下我的孩子?”

“……想為你生孩子的女人何其多,你又何必非要這般逼我?殿下,曾經我是很愛你沒錯,我也很樂意為你生下孩子,可是在你們一次次的算計中,我已經沒有愛了,我隻想離開這個地方,去找個地方了解我的一生,你為何還不放過我?”東方嫣然有些頹廢,他果真知道了。

“就算沒有愛,那又如何?本殿就是喜歡

你生的孩子,我問過太醫了,除了這些,你還服用著另外的可以避孕的東西,說,到底是什麽?”原來他早就知道,難怪廚房會沒有了這些非常普遍的東西,定是他一早就作了吩咐,廚房不敢給她吃了罷!

“……沒有,我被困在這種地方,暗無天日,除了這個,我還能有其他什麽辦法?”

“哼,量你也不敢!”司徒淩使勁兒一推,東方嫣然便狼狽的朝身後的床上倒去,眼裏滿是驚恐。顯然,他已經猜到了司徒淩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了。

她心裏有著深深的恐懼,她已經好幾天沒有吃到這些東西了,就連那人說好今日會送來的避孕之藥也還未曾收到,若是現在發生什麽,萬一有了孩子怎麽辦?到時候,怕是更加走不掉了,而那人之所以會暗中幫助她,也是害怕司徒淩有了孩子之後就殺人滅口。

“司徒淩,你答應過我會替我的孩子報仇的,現在已經兩年了,你為什麽還沒有反應?”

東方嫣然心一橫,索性來個破罐子破摔,那也是司徒淩的孩子,她就不信,聽到這樣的話他還能繼續下去。

果然,聽到這話,司徒淩當真停了下來。

“秦雨已經毀容了……”他低聲說。

“毀容又怎樣?司徒淩,難道在你眼裏,我們孩子的一條命,就隻值秦雨的一張臉麽?”東方嫣然捂住剛剛被撕扯開的衣領,說得痛心疾首。

“那你想怎麽樣?”

“我要秦雨血債血償!”聽到事情有轉機,東方嫣然自然不放過這個機會。她出不去,就隻能借助司徒淩的手報複秦雨了。這是她唯一的辦法、

“好,本殿就如你所願!”司徒淩起身,將剛剛脫下的外衣套上,“喏。去將秦雨和那個醜東西帶來!”

並未聽到答複,但東方嫣然聽到門外已經遠去的腳步聲。

漆黑的夜空已經月影稀疏,有大片大片的烏雲聚攏,沒多大會兒時間,竟將本就少得可憐的星星全部覆蓋。整個天空一片黑暗。

“殿下!”秦雨此刻的臉上已經被蒙了麵紗,兩歲多的孩童長得很胖,雖被喏提出被窩,依舊睡眼朦朧、一張胖嘟嘟的小臉皺成一團,包子似的臉上還長了好幾顆黑不溜秋的痣……

司徒淩看見就覺得煩躁,怎會有長得這麽醜的人?也虧得不是他親生的。

東方嫣然微怔,這就是秦雨的孩子麽?怎會這麽醜?

在兩人的打量下,秦雨隻覺得難堪,沒想到,時隔兩年跟東方嫣然的第一次見麵,竟會是她跪著,她坐著。

她忍不住摸著自己麵紗下的臉,東方嫣然依舊貌美如昔,而她的臉,已經慘不忍睹,身側還跪了個同樣難看的孩子。一切,都不如從前。

“殿下!”心裏的難堪被無限冒大,秦雨隻想離開這裏。

“怎麽,這才多大會,你就受不住了?”司徒淩冷笑,這兩年他一直冷落秦雨,放任她自生自滅,本就對她再無一絲情感,留著她,不也是因為無聊的時候可以消遣,煩躁時可以發泄一下罷了。

“殿下?”雖然明白這兩年裏大家對她的態度已經截然改變,就連丫鬟下人現在也開始給她臉色看,更可恨的是,就連她當初救回來的小香都和司徒淩有了實質性的關係,就隻有她……

不對,小香……

秦雨突然意識到什麽,眼睛變得恐怖,她的事情,小香都知道,而如今,那個賤丫頭已經成了司徒淩的枕邊人,事情,定是她說出去的!

她真後悔當初竟然沒有一刀了解了她。真是大意失荊州了。

“收起你這幅要吃人的嘴臉,本殿今日傳你來,不是來看你臉色的!”

“……是!”秦雨垂眸,自從沒了這幅傲人的臉蛋以後,別說司徒淩不願意見她,就連秦丞相和她見麵的時候都得關著燈才肯跟她發生關係。

有時候,倒是她自己饑渴難忍,主動求著秦丞相多寵幸她一點,每當那個時候,她總能看見自己曾經最厭惡的嘴臉笑得淫/蕩不已,所有人,都在嘲笑她。

就連她自己都會覺得惡心,可是,身體總是會做出一些違背她自己意願的事情來。

“你愛我麽?”司徒淩開口,讓房內的兩個女人都呆掉、

“妾身從小到大,就隻愛過殿下一人!”以為是一種轉機,秦雨低聲回答。

“愛到什麽程度?”

“愛到,願意為你去做任何事情!”秦雨是這麽回答的,但司徒淩明顯不信。

“好,本殿需要你證明給我看!”司徒淩一個側臥,直接躺在東方嫣然大腿上,笑得很是邪惡。像在算計著什麽事情一般,秦雨突然覺得不安。

“怎麽……怎麽證明?”秦雨呆愣,是有多久,沒有見過司徒淩的笑容了?

“現在,本殿的側妃累了,你先去打盆水,給她洗腳!”

“……”秦雨驚訝抬頭,笑容就此停住。他剛剛說什麽?她沒聽錯吧?

“怎麽,不願意?”司徒淩換了個位置,好整以暇的看著秦雨,東方嫣然雖然覺得有些難堪,但報複的快感籠罩在整個心間,所以,她笑了。

“不,妾身願意!”秦雨心裏有千萬個不願意,若是給司徒淩洗腳,她會覺得欣喜,但是給東方嫣然,她就隻覺得羞辱,因為東方嫣然身上的,是自己的男人,而她東方嫣然,是自己一起長大的姐妹,論身份,她現在依舊是大皇子正妃,無論從哪個方麵,她都說服不了她自己,可是,就算說服不了,她也隻能含淚接受。

說罷,踉蹌起身,一不小心絆倒了自己那個還在睡夢中吐泡泡的醜兒子,可惜,她無心管,踉踉蹌蹌的朝外走去。

東方嫣然微愣,那孩子雖說醜了些,傻了些,但這種情況下還能睡著,她突然覺得可愛。

她伸手摸著自己依舊平坦的小腹,若是她的孩子還在,如今,應該也有這麽大了吧,她記得,這兩個孩子是同月的。

“隻要你別在吃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我保證,這裏,很快就會有屬於我們自己的孩子!”司徒淩將手覆在東方嫣然手背上,說得話溫柔得快滴出水來,這讓東方嫣然感覺,司徒淩是愛著他的,可是,愛,這樣薄情的男子,他怎會真的愛?

“碰!”秦雨手裏的盆在門口滑落,看樣子,是聽到司徒淩的話了,卻也不敢多做反應,隻好端起盆子轉身重新去打水。

東方嫣然的心情並沒有因為司徒淩的話有所好轉,同為母親,她突然失去了逗弄秦雨的興致。

司徒淩原本以為東方嫣然會借機刁難秦雨,卻不想,她隻是平靜的泡了腳便默不作聲。

可是,他今晚,是打定主意要讓東方嫣然開心的,所以,他怎會這般就放過秦雨呢?

“捏腿!”司徒淩起身,冷言吩咐。

“……!”秦雨剛剛俯身端盆的手微微顫抖,不做掙紮,挽起袖子給東方嫣然捏腿。

“這樣能舒服麽?跪下捏吧!”看著秦雨半弓著身子,那張可怕的臉隨著她的動作時隱時現,司徒淩更是覺得不爽。

“……殿下,我才是你的正妻!”終是不堪受辱,秦雨冷聲打斷、

“那又如何?”司徒淩接過喏遞來的茶,對秦雨的話施之以鼻。

“殿下!”秦雨隻覺得十分難過,那又如何?這是一個男人應該說得話麽?

“別給臉不要臉,在你和秦丞相曖昧不清的時候,在你替他生下孩子的時候,在你,算計了我的親生骨肉的時候,你就應該清楚,我們,永遠回不到從前了!”這話像是已經在司徒淩的心裏默念了千萬遍,所以說出來才會這般平靜,許是之前,他就已經練到無所謂的境界了。

“……縱使這些事情都是我做的,可是殿下,是皇後娘娘先害我孩子在先。至於秦丞相那個老不死的,難道是我願意的麽?你不心疼我也就罷了,還這樣羞辱與我?”知道掩飾不了事實,秦雨沒傻到去爭辯,隻是稍微利用了一下自己死去的孩子和她的身不由己,希望以此換得司徒淩同情。

“若想消除本殿心裏的怒氣,你就得乖乖照做,若是你不想要這正妃的位置,或者,你想死的話,本殿決不攔著,你盡管忤逆我的意思就是!”事實證明,秦雨低估了司徒淩的絕情程度,這男人,狠心起來,壓根不是人。

外麵的天色已經越來越暗,冷風涼涼的吹來,有些透骨的寒冷,秦雨無奈,隻得重重的跪在東方嫣然身前,小心的為她捏腿。

她想活著,即使已經成了如今這個模樣,她依舊想活著,她怕死,她是真的怕死。

“娘親,你在做什麽?”許是穿得太單薄,從被喏提進來就一直趴在地上睡覺的孩子終於在冷風的澆灌下幽幽轉醒。

隻見他伸出自己肥胖的小手揉著睡眼朦朧的眼睛,口齒還算清晰。

秦雨渾身一震,再怎麽說,這也是她十月懷胎生下來的孩子,這倆年裏,也隻有他不離不棄的陪在她身邊了,到底是有感情的,而自己此番卑微的模樣,怎好讓他看見?

“殿下,可否……”可否把孩子抱下去、話到嘴邊,卻被司徒淩強行打斷。

“繼續!”

秦雨隻得低頭,繼續捏著,不敢多做回應,眼淚卻已經溢滿了整個眼眶。

孩子已經起身,以為秦雨是在玩什麽好玩的,邁著粗壯的小腿跑到秦雨身邊學著她的樣子一起捏著。

他不認識東方嫣然,更不認識司徒淩,因為這兩年多的時光裏,他從未見過他們。

東方嫣然看得心焦,罪惡感油然而生,大人之間的恩怨,何須牽扯到小孩子呢?

她是恨秦雨沒錯,可是,這孩子懂什麽呢,他又有什麽錯?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重生之寵你如命 夫子在上 重生後我成了嗲精 娘娘又作死 反派老婆不好做 九零年學霸網紅 重生之嫡女篡權 六十年代女醫生 重生七零末:小媳婦威武 蜉蝣卷(重生) 撞臉夫婦[娛樂圈] 重生軍嫂是棵樹 又見1982 重生八零小娘子 神算大小姐 回到被渣前 重生八零小農女 重生之先下手為強 愛上隔壁水泥工[重生] 郡主嬌寵日記 重生之福氣小嫂子 大笑拂衣歸 重生九零:第一農女 八十年代萬元戶 重生之寵妻為上 小宮女的帝後之路 京圈女首富[重生] 老大是女郎 玄學大師在八零年代 反正我也不要臉
  作者:夏沐夕顏  所寫的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