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

第97節

再說了,萬一皇後手裏的東西隻是用來嚇唬人的呢?她可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世界上還有這樣的藥物……

想罷,秦雨心一橫,準備來個打死不從,“母後說的什麽,兒臣聽不懂!”

“是真的聽不懂,還是聽懂了故意裝傻?”皇後鳳眼一眯,畢竟年紀大了,雖說保養的很好,但眼角的皺紋還是日漸清晰了。

“母後,兒臣一直恪守本分,努力說服父親支持殿下,並未做過什麽錯事,您到底想問兒臣什麽?居然用了這樣的方法?”秦雨不敢確定皇後是不是已經知道了什麽,但是這兩年不都平安無事的過來了麽。

她可不信,太後和皇後會同時知道這件事。

並且,據她所知,皇後確實是一個心狠手辣的女人,若是她真知道了什麽,就該直接懲罰自己,而不是這樣嚴刑逼供了。

“說,孩子到底是不是淩兒的?”見秦雨不肯招供,皇後也立刻冷了臉。

“自然是的!”

“哼,還不說實話!”皇後突然用力一紮,細細的針尖很快沒入肌膚,看不出任何痕跡。

“母

後,兒臣說得就是實話!”手臂傳來酥麻的感覺,有些輕微的疼痛。但是秦雨仔細看了一下,皮膚並沒有受到什麽傷害。心裏也安定了一些。

“哼!”皇後冷哼,接連在秦雨身上插了很多針,但是看著都沒有效果,最後隻得氣急敗壞的將秦雨放了回去。

秦雨鬆了一口氣,暗自慶幸自己又逃過一劫,卻沒有發現,就在她離開時,皇後臉上突然綻放的詭異笑容。

“皇後娘娘為什麽不告訴她,這藥是要三日後才會有所反應呢?”嬤嬤不解、

“她讓我的淩兒受了這麽大委屈,本宮怎會輕易放過她?”皇後冷笑。

“讓她自己發現更好,因為,本宮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她三日後的表情了。到時候,一定很精彩,對麽?”

“娘娘英明!”嬤嬤了然,女人最在乎的東西,無非是容貌和權勢,若是看著自己如花似玉的臉蛋突然變得恐怖,不知道,秦雨能不能接受這樣的打擊,之後,她又會做出什麽事情來呢?

是找皇後求饒,還是自殺?

不管是什麽,都是皇後樂意看到的。

“別急著恭維,皇上那邊怎麽樣了?”皇後突然止住笑,斜著鳳眼看著籠子裏已經死了一隻的鸚鵡,意味不明。幾天之後,皇帝是不是也會如籠裏的鸚鵡一般的無助呢?

“聽太醫說,身子越來越差了……”

“那,是時候下最後一劑藥了!”為了找到這種無色無味且可以造成人自然死亡的藥,皇後已經暗中操作了很多年。

如今,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

“是!”

“東方嫣然那邊怎麽樣了?”雖然已經過去兩年的時間,但是秦雨的事情司徒淩確實未曾告訴過皇後,是皇後無意中發現嚴刑逼供下司徒淩才說的,所以,連著東方嫣然的事情也知道了。

“沒有任何消息!”

“怎會?”皇後驚訝,難道東方嫣然和她屬於同一種體質麽?隻能有一個孩子。

不然,都已經兩年了為何還沒有絲毫反應?

“可有建議淩兒找其他女人?”

“說了,但是殿下說,他沒有多餘的精力去重新適應和培養一個女人,而且,東方嫣然越是不想給他生,他的孩子,就偏偏得由東方嫣然來生!”

“真是固執!”皇後歎氣,不過隨即便也了解,“孩子固然是不可少的,但是眼下最重要的,是將皇位拿到手再說,暫時不必管他!”

禦書房

“咳咳!”禦書房斷斷續續會傳來皇帝的咳嗽聲,門口的太監們已經習以為常,隻當是皇上大限將至,卻不懂,皇帝為何一直不願意立下太子之位。

“劉喜,研磨!”

“皇上?”

“是時候立下遺囑了!”

“……是!”劉喜微微歎氣,將聖旨鋪好,看著皇帝一筆一劃的寫好,又蓋上玉璽之後小心翼翼收好。

“皇上,您當真要做這樣的決定?”

“朕心裏一直是這樣想的,這麽多年,這個想法從未改變過!劉喜,你該明白的。”

“老奴明白,可是皇上也曾跟老奴說過,皇上想要的,還有這整個天下……”

“是,朕是說過,可是你也該懂得,朕為什麽想要!”

“難道就因為這個,皇上便要放棄了麽?”劉喜自是有些不甘心,跟隨皇帝太多年,實在不想看著他下了這樣的決定。

“不是放棄……劉喜,皇後那邊可有何動作?”皇帝似是不願多說,微微沉思便轉移了話題。

“皇後與藥師聯係頻繁,想著最近應該會有大動作了,大皇子最近的出入皇宮的次數也明顯增多,他們的目的,也漸漸明朗化了,丞相很是配合,已經將三十萬大軍全部秘密調回京城,朝中跟他們暗中勾結的官員名單已經確認,還有,大皇子這些年暗中做的那些見不得人的買賣,證據也基本收集完畢……”

“他們比朕想象中的笨多了!”皇帝聲音平穩,喜怒難辨。就這麽點事情,居然耗費了兩年的時間。

“是……”

“虎牌,找到了麽?”

“找到了!”

“那就好!”說罷,皇帝便又閉上眼睛小憩。

劉喜拿出薄被給他蓋上,皇帝閉著的眼睛又突然睜開。

“劉喜,準備一下吧,三日後……”

“好!”劉喜並沒有多大的驚訝,反正皇帝說什麽就是什麽了。

淩國,皇宮

隨著鳳輕歌的消失,這場戰爭終於徹底落下帷幕,風神醫恢複皇帝身份,擇日登基。

司徒昊等人也答應多留一些時日幫助他鏟除餘黨。

夏吟走在這熟悉而又陌生的宮殿,心裏微微感歎,手裏牽著一小男孩兒,小男孩兒長得粉雕玉砌,煞是可愛。

“娘親,

爹爹呢?”小男孩兒走得跌跌撞撞,許是跟不上自己娘親的步伐,故意找借口引夏吟停下。

“你的爹爹正在和我的爹爹處理事情,娘親帶你轉轉好麽?”果然,夏吟蹲下身子抱起小男孩,好在宮變那天並沒有帶著他來,否則那樣的場麵恐怕會嚇壞他。

“……”小男孩皺著小小的眉頭,雖然已經騙到娘親的懷抱了,可是,娘親嘴裏的爹爹的爹爹是誰,他又該叫什麽?

豆豆的表情很生動,夏吟看得直樂,卻在無意間發現男孩兒耳垂後突然多出來的很小的黑色斑點。

“豆豆,這是什麽?”

“什麽是什麽?”小男孩還未從他爹去哪兒了的那個問題中走出來,聽到夏吟的話,漫不經心的回答。

並不理會豆豆的反應,夏吟直接將豆豆耳垂後柔軟的發撥到一邊,仔細看了起來。

她非常確定,豆豆生下來的時候,身上並沒有這個東西,那麽,這個突然出現的東西,到底是什麽?它會不會給豆豆帶來危險?而且,根據鳳輕歌和大熊之前的反應看來,她身上,還隱藏著一些不為人知的東西,到底,這些東西,是福還是禍?

黑色的斑點一直從耳垂向下延伸,黑黑的,長長的,像是個動物的模樣,居然一直垂到豆豆小小的脖頸上,隨著露出的體積越來大,夏吟隱約看出一些動物的輪廓來。

可是,這東西,怎麽越看越覺得眼熟呢?她到底在哪裏見過?

夏吟甩甩頭,一把抱起豆豆就朝司徒昊他們所在的地方走去,她的記憶力向來不會太差,見過的東西都會在腦海裏邊保存較長的時間,所以她確定,她一定見過這個東西,地點不太記得了,她需要司徒昊幫她一起想想。

  ☆、122.萌寶,司徒煜,你若是想哭,就哭(6000+)

小小的脖頸上,隨著露出的體積越來大,夏吟隱約看出一些動物的輪廓來。

可是,這東西,怎麽越看越覺得眼熟呢?她到底在哪裏見過?

夏吟甩甩頭,一把抱起豆豆就朝司徒昊他們所在的地方走去,她的記憶力向來不會太差,見過的東西都會在腦海裏邊保存較長的時間,所以她確定,她一定見過這個東西,地點不太記得了,她需要司徒昊幫她回憶起來。

“是地宮!”司徒昊看了半響,終於得出結論。

“豆豆身上這隻黑虎和地宮裏的長一樣,但姿勢不對,我剛剛仔細看了,隻是地宮的分布圖!”司徒昊擰眉解釋,真是不明白,為什麽地宮的畫像會以這樣的方式出現在豆豆身上燔。

“為什麽顏色和形狀會不一樣?”而司徒昊的話,也剛好證實了夏吟心裏的猜測,難怪她會覺得眼熟,那是因為地宮她隻是走過一遍,卻並未整體看過,有印象,但也不會太過清晰!

“我剛剛仔細看過,你看……這裏,顏色比較鮮明的地方,剛好是地宮內黑虎所在的位置,這裏,是藏寶閣,這裏是大殿……”司徒昊抱著豆豆,仔細跟夏吟區分著,豆豆雖然不知道爹娘在做什麽,但看著他們認真的模樣,並不出聲打擾窠。

雖然才兩歲,卻懂事得……令人發指。

夏吟和司徒昊一一確認,兩人將腦海中的印象紛紛進行對比,發現,均不謀而合、

那,這是不是就是鳳輕歌還沒有說出來的關於她身上的秘密呢?

地宮裏數不清的金銀珠寶?

“父皇,娘親當初……”夏吟隻是想問,她娘當初有沒有提及到這些事情。

“你娘隻說過她是神秘大族羅族的繼承人,但是並未說過具體的使命到底是什麽,而當初因為好奇,關於羅族的事情我也特意關注過一些,但是書麵上記錄的東西很少,不過,我之前跟你說過,你娘親喜歡沙,說不定,身世會與沙漠有關呢……”

“那父皇當年是在哪裏找到我的?”

“城郊……”風神醫突然眼前一亮,對啊,他怎會忘記了郊外的那個位置呢,說不定,那裏會有線索也不一定。

“我們即刻出發,父皇,保重!”夏吟將衣服給豆豆穿好,司徒昊一把抱起就往外走。

“路上小心!”風神醫點頭,並不多留。

“魅影前輩,往後,請您好好照顧我爹,保重!”魅影已經在同天封後,但是夏吟還叫不出一聲娘,這一次,她也沒喊父皇,這隻是一個女兒,對她的拜托。

“一定!”

懷裏的小東西在拱著往外爬,夏吟這才發現,豆豆已經從司徒昊寬大的衣服裏鑽了出來,他轉動了幾次小眼睛,小嘴一癟,像是要哭,但是抽噎了半天以後又憋了回去,隻是學著夏吟的樣子,和他的外公說再見。

夏吟一驚,怎麽覺得豆豆的表現不像一般的小孩子呢?這麽安靜,真的好麽?

和司徒昊對視一眼,顯然司徒昊也發現了這一情況,於是,他耐心引導,“司徒煜,你若是想哭,就哭!”

“不要!”豆豆眨巴了幾次眼睛,明亮的小眼睛裏水霧彌漫,可是最終也沒哭出來。

怕是擔心自己忍不住,他將整顆小腦袋都埋進司徒昊懷裏,悶悶的說了句不要,聲音軟軟糯糯的。卻帶了不小的鼻音。真的好讓人心疼啊。

“為什麽不要?”司徒昊挑眉。

“爹爹曾經說過,男兒有淚不輕彈,我要做頂天立地的男子漢,自是不能哭的!”聲音這般的孩子氣,說出來的話卻這麽清晰,司徒昊一時間竟有些哭笑不得,他是說過這話不錯,可那不是說要他長大以後才那樣麽?

“咳咳,司徒煜,你現在還小,不必糾結這些,難受的話,哭出來也沒事。我們不會笑話你!”司徒昊微微尷尬,繼續引導、。

“爹爹怎可這般出爾反爾?您不是說過,小孩子的信仰要從小抓起,若是我現在不好好控製我自己,長大以後竟做些隨心所欲的事情,到時候,您叫我如何服眾呢?”豆豆將腦袋從司徒昊懷裏抬起,皺著眉思考。為什麽爹爹前後說的話不一致,那他,到底是要哭還是要忍?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重生寵妻(作者:魚又) 重生之人怕出名 福後重生 微臣皇恐(重生) 重生之親媽不認 傾城記(重生) 重生女禦廚 誓不為妾(重生) 重生之念妝 我是奸妃我怕誰 重返1999 [快穿]重生的女人 學神每天等被撩[重生] 重生之宰輔在上 嫡女歸來:逆天小毒後 重生之鐵骨凰後 重生之禍國妖後 畫堂春深 豪門崛起:重生千金是學霸 重生十七歲那年夏天 玄學大師的斂財人生[重生] 重生鎮國長公主 重生之戚悅 愛誰誰 靈媒寫手成神記 嬌寵承歡 天堂背後[重生] 小嫡妻 貧僧寵妻無度 重生不為後
  作者:夏沐夕顏  所寫的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