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

第93節

“你給吃了什麽……怎麽這麽……呃”全子的話還沒說完,突然難受的睜開眼,直直的看著秦雨,之後便直接趴在秦雨身上沒了動靜。

秦雨被嚇得不輕,使出全力將全子從她身上推下,慌亂的穿衣抱著孩子離開、

“側妃,我們……”

“快走!”東方嫣然被嚇得不輕,趕忙和小丫鬟一同離開,孩子的哭聲也越來越遠,在這個寂靜的夜裏,顯得特別的滲人。

偏房

東方嫣然還未從剛才的恐懼中回神,這是她第一次親眼看著一個人在她麵前死去,也看到了秦雨和秦丞相之間不正當的關係。

還有,那個孩子……

竟沒想到,秦雨居然是這樣的人,看來她對她算是心軟的了,不然,她會不會也像全子那樣,死得不明不白?

“側妃……壓壓驚!”小丫鬟倒了杯水給她喝下,東方嫣然這才緩和了些。

許久之後,待看著她已經徹底恢複,小丫鬟才試探著問道:“側妃,皇妃為何要殺人滅口?”當時因為離得有些遠,她們並未聽見秦丞相的話。

“許是擔心全子會惱羞成怒,怕事情敗露吧!”東方嫣然猜測。

“那為何要直接殺死在後院呢?”

“那裏人煙罕至,死在那裏不會有太多人懷疑,而且,那時候也是秦雨最適合動手的時候!天時地利人和,她那樣的人,又怎會放棄這樣的機會?”東方嫣然苦笑,自己竟會跟這樣肮髒的人成了結拜姐妹。

“真是看不出來,皇妃居然這般……”

“好了,明天秦雨定會跟殿下說全子不見了的事情,殿下看在秦雨的份上也定會派人去找,你想辦法將人引到後院去,但是切記,今晚的事情,一個字也不能泄露出去!”

“是!”小丫鬟之後又和東方嫣然討論了幾個方法,之後便下去了,東方嫣然疲憊的靠在床榻上,經過今晚的事情,想要為她孩子報仇的念頭就愈加濃烈。

以前顧及她和秦雨之間的舊情,她便沒有將夏吟的忠告記在心裏,直到自己真的吃了虧,她才明白誰才是為她好的人。

可是,誰又知道後來的這些事情呢?若是能一早料到,這世間便不會有這麽多的遺憾了。

不說秦雨對司徒淩不忠不潔,她暗中殘害司徒淩子嗣,還勾結秦丞相和全子,與之做著見不得人的事情,就連孩子都不是司徒淩的。

她突然覺得有些想笑,她愛極了的男人,卻一心護著別人的女人,司徒淩,若是當你知道你愛的人將你自己的親生骨肉殺死,還給你戴了綠帽子,你可會後悔曾經這樣對待一心愛著你的我?

可是笑著笑著,卻又忍不住哭起來,司徒淩,嫁給你這麽久,你對我的態度我全都看在眼裏,我不是真的傻,我也不是當真不會痛不會難過,隻是因為還愛你,所以便容忍你對我做的所有傷害……

可是司徒淩,沒有關係的,當一個人徹底死心之後,便說什麽都沒用了。

現在,我隻想替我的孩子報仇,之後我便皈依佛門,往後,你想求我回來我都不會再多看你一眼。

秦雨身上沾染了一些全子吐出的血,她不敢多做停留,直接抱著孩子快步離開了後院,小香一直在房裏等著,這是慣例,每次和秦丞相見麵回來秦雨都要沐浴,伺候的人,隻能是她。

“皇妃,這……”小香接過孩子,又扶著秦雨去了內室,待她哄完孩子回來時,秦雨已經自己泡在浴桶裏了。

“皇妃,全子他……”小香心裏其實已經有了一些預感,但是不敢直接問。

“管好你自己就行了,隻要你守口如瓶,好好替本妃辦事兒,本妃自是不會虧待你的!”言下之意便是要她認清自己的身份,做好她自己的事情就是了。

小香一個咯噔,想起秦雨剛剛回來的神情和血跡,隱約猜出全子已經出事兒了,便也不敢多問。

“是!”她輕顫,突然覺得害怕,她突然開始想念歐陽憐了,隻是可惜,那個善良的主子,再也不見了。

“將衣服拿去燒了,記得不要留下任何的痕跡!”

“是!”

事情果真如小香猜測一般,第二日全子的事情便傳遍了整個太子府,本身隻是不在了一個小太監,卻因為是皇妃身邊最為得力的便引得眾人猜測,而之後,更是有人在後院發現了全子的屍體。

“殿下,您看?”喏將全子手裏的一截粉色衣物遞給司徒淩,司徒淩眼色變得深沉,不動聲色的將東西掩入袖中。

“雨兒,怎麽不見你穿上次那件衣裙?”

“……哦,那個啊,臣妾覺得有些舊便賞給下人了,殿下若是喜歡雨兒穿,下

次臣妾吩咐下人在做一件一樣的就是了!”

秦雨心裏一慌,難道,司徒淩發現了什麽嗎?

但是看樣子又不像,便硬著頭皮回答、

“算了,隻是上次見你穿著好看,便隨口問了一句!”

司徒淩繡袍下的手緊了緊,麵上不動聲色。秦雨暗自呼了一口氣。

“這全子是你的人,在你身邊的時間也不短了,你知道他不是太監麽?”剛剛仵作已經驗過,說全在是在與人交歡時興奮過度而死的……

“臣妾若是知道,定一早就交由殿下處置了,怎會留到現在?”秦雨微微一笑,挽住司徒淩的手臂輕輕搖晃,隨著她的動作,司徒淩居然看見她胸口處若隱若現的痕跡……

他突然覺得厭惡,不著痕跡的抽出了自己的手。

“不知道就算了,如今這樣,也算是死有餘辜,此事就到此為止吧!”

司徒淩冷聲說著,果然看見秦雨再次呼了一口氣,他的臉色變得更加深沉。

無意間看見秦雨身後小香懷裏的孩子,他兀自出神,秦雨以為司徒昊想孩子了,便從小香手裏接過孩子。

“殿下您看,這孩子長得多像您啊!”

“……”司徒淩認真的看了很久,在孩子身上找不到哪裏像他,更是覺得氣悶。

“我怎麽覺得,像你比較多!”

“……”秦雨呆住,隨即笑開。“咯咯,我的孩子自然像我了!”本是一句無心的話,卻在司徒淩心裏起了波瀾。

我的孩子,肯定像我了,那不是我的孩子,是不是就不像了?

“雨兒,是從什麽時候開始,你對我的稱呼變了呢?”

“人都會長大啊,以前是臣妾不懂事,現在,怎可還像原來一樣喚您呢?”曾經你是太子,我叫你太子哥哥,可是如今你已經不是,難道,我要喚你殿下哥哥麽?

“隨你吧!”司徒淩隻覺得心煩氣悶,甩袖直接離開,直到他走了很遠,秦雨才突然想起,這是司徒淩第一次沒有抱抱孩子,他是發現什麽了麽?

司徒淩喜歡孩子,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孩子出生的這幾個月以來,他幾乎每天都要哄著孩子睡了以後他才睡,並且,隻要有他在,他根本就不讓任何人接觸孩子,今天這樣,還是頭一次……

北國,軍營

夏吟捧著東方嫣然寄來的禮物,笑得很是開心,看完禮物,她將擺在一旁的信打開,一手輕輕搖晃著孩子的小搖籃,小小的人兒睡得正熟,嘴巴一噠一嗒的允著自己的小手指,看上去享受極了。

司徒昊進來的時候,看到的便是這樣一副場景,夏吟一手拿信,一手搭在搖籃上,臉色有些差。

“是不是累了?”手輕輕搭上她的肩,司徒昊在她身旁坐下,剛剛結束了戰爭,還有很多事情等著他去處理,自從夏吟生下孩子以後,一直都是鳳菊和魅影在一旁伺候,再加上有一個神醫的爹,她被照顧的很好,精神一直都不錯,隻不過,司徒昊每日忙完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了,兩人很少說話,像今天這個時候回來,倒讓夏吟覺得有些意外。

“不累!”夏吟回神,許是剛剛生了孩子又因為吃了太多的補藥,她倒顯得圓潤了些。

“剛剛接到東方嫣然送來的禮物,還有信!”夏吟揚了揚手裏的小物件兒,都是一些很普通的玩意兒,在京城隨處可見,但在這邊關就見不到了。

“嗯,怎麽說?”

“她已經知道了秦雨的事情,還親眼見證了府裏一個下人被秦雨殺死……”

“嗯!”司徒昊點頭,這些事情瞞也瞞不住,早晚都要知道的。倒也不覺得意外。

“她還說,等替她的孩子報了仇,她就要削發為尼,以後過著請青燈常伴的生活……”說到這裏,夏吟突然變得有些惆悵,是怎樣的絕望,才會讓一個人徹底失去了信念呢?

不過,她想,,她是懂的!

她縮了一下身子,整個人偎近司徒昊懷裏,“司徒昊,皇上都要為司徒淩的孩子大辦酒席了,咱們孩子還沒有名字呢!”聲音頗哀怨,司徒昊渾身一震,他是有多混蛋啊,居然把這麽重要的事情給忘記了?

“……”果然,他的沉默讓夏吟差點暴跳如雷。

她強行壓下自己內心的憤怒,“司徒昊,你不會忘記了吧!”

“不。我一直在認真的想,可是想了很久也沒想起一個合適的來!”司徒昊決定現場瞎編,聽風神醫說,女人生完孩子以後會傻三年,那他胡亂說一個應付一下,之後再好好取也不晚!

“哦?”夏吟表示懷疑。

“真的啊,你看啊,豆豆,當當,丁丁,圓圓,糖糖,框框,我都覺得很好聽啊……”為了表明自己的心意,司徒昊一口氣說出了一連串的名字,夏吟果真認真思考起來。

“吧唧!”睡夢中的孩子像是感受到了不好的事情一般,嘴巴響亮的咂了一下,司徒昊嚇得大氣不敢出!<

“嗯,豆豆很好耶,就用這個吧!”司徒昊隻覺得眼前一黑,睡夢中的孩子卻是哇哇大哭起來。

司徒昊太陽穴突突直跳,慌忙的用依舊不熟練的姿勢抱起孩子哄,額頭上冒著兩條黑線,真是不敢想象,以後的一國之君的名字,居然叫豆豆!

“嗯,就叫豆豆吧!”夏吟一錘定音,司徒昊仰頭感歎,果然,風神醫的話是正確的。他的夏夏,這不是傻了是什麽、

“夏夏,咱不再想想?”司徒昊試探著問道,瞧瞧這孩子哭得多傷心啊,定是已經感受到自己之後被百官嘲笑的命運了。

“不用,我覺得豆豆很好,可愛,順口,最主要的是好記!”夏吟杵著下巴在房間裏走了起來,越想越是覺得滿意。

“可是……”司徒昊皺眉,他怎麽覺得怎麽都不好呢?

“司徒昊,你真的為了我們的孩子在努力的想名字呢,我誤會你了,對不起!”名字決定以後,夏吟便覺得愧疚,她怎麽可以懷疑司徒昊呢!

“這……”司徒昊嘴角抽了好幾抽,此刻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他這都取得什麽名字啊。

這不是明顯將他兒子的一生給毀了麽?

“怎麽,你不願意原諒我麽?”風神醫還說產後會得憂鬱證,容易胡思亂想,司徒昊隻是稍微遲疑,夏吟便開始擔憂。

“沒,沒,我怎會舍得跟夏夏生氣呢!”司徒昊哭笑不得,他隻是再跟他自己生氣罷了。

“嗯,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夏吟笑笑,摟著司徒昊的脖頸親了一口,卻不小心擠到了司徒昊抱著的孩子,隨即,大帳裏傳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哭聲。

夏吟和司徒昊麵麵相視,壓根兒不明白出了什麽事情、

  ☆、119.虛情,她要離開的願望終究不能實現(6000+)

“哎喲,我的祖宗喂,你們又把這孩子怎麽了?”魅影一陣風似的吹來,抱著孩子心疼的搖晃著。

“他可能太高興了吧!”夏吟訕笑。

“高興?”魅影不解,這都哭了還高興?

“是啊,剛剛司徒昊給他取了個名字……燔”

“名字?是什麽,快說來聽聽,傳聞王爺自小就驚才絕豔,取的名字也定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風神醫端著一鍋剛剛燉好的雞湯,鳳菊也端著一鍋什麽東西還看不清,因為剛剛進帳便聽到這消息,兩人直接一個轉身就將東西放到遠處的桌子上去了。夏吟嘴饞的撇撇嘴。

“那是自然!”夏吟隻覺得被人誇自己的夫君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並未顧及司徒昊越來越難看的神色。

“小姐,快別賣關子了,我們都好奇著呢,您快說!”鳳菊一個勁兒的催促著。

看著眾人一臉期待,司徒昊隻恨不得挖個地窖鑽進去…窠…

“夏夏,名字的事情,我覺得是件大事兒,咱們應該好好想想!”

“為什麽呀,這不都取好了麽?我覺得非常好聽啊!”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重生之寵你如命 夫子在上 重生後我成了嗲精 娘娘又作死 反派老婆不好做 九零年學霸網紅 重生之嫡女篡權 六十年代女醫生 重生七零末:小媳婦威武 蜉蝣卷(重生) 撞臉夫婦[娛樂圈] 重生軍嫂是棵樹 又見1982 重生八零小娘子 神算大小姐 回到被渣前 重生八零小農女 重生之先下手為強 愛上隔壁水泥工[重生] 郡主嬌寵日記 重生之福氣小嫂子 大笑拂衣歸 重生九零:第一農女 八十年代萬元戶 重生之寵妻為上 小宮女的帝後之路 京圈女首富[重生] 老大是女郎 玄學大師在八零年代 反正我也不要臉
  作者:夏沐夕顏  所寫的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