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

第88節

因為動不了,所以隻能保持著剛才的姿勢,嘴角一直上揚著,笑容卻不及眼底。

“子衿,你記得我們的曾經麽?”

“記得,可是,那又怎樣?”

那又怎樣?那又怎樣?自己這麽多年來一直倍加珍惜的東西,在她心裏,不過是無關緊要的。之前看她一直詆毀他,討厭他,他都不以為意,因為他相信,他的子衿隻是一時迷了路,隻要她能想起來,隻

要她還記得他,那她就一定會回來。

這麽多年,他一直記得當初的約定,從未食言,也不想食言,從未忘記,也不敢忘記,可是為什麽,自己一直小心嗬護著的東西,到頭來,不過換來她的一句,那又怎樣?

望著這張近在咫尺的臉,他突然覺得好恨……

子衿,你可知道你對我有多殘忍?

你可知道這樣的話,會將我推入怎樣的深淵?可是子衿,若是我當真萬劫不複,黃泉路上。我也定會拉你陪伴。

將你抓來,的確是做錯了,若是沒有這次事件,我最起碼還有個信念,我最起碼還能相信你會回來的。

可是,現在明明知道已經錯了,明明知道你的心裏沒有我,我還是想要將錯就錯了,子衿,就讓你陪我一起,萬劫不複吧!

“出去!”鳳輕歌血紅著雙眼,對著身後的人吩咐,夏吟突然被她這樣的神情給嚇住,鳳輕歌是打算做什麽?

還不等她有反應,人已經被鳳輕歌一把抱起粗魯的丟在榻上,肚子傳來一陣疼痛,夏吟突然好害怕。

接著,是鋪天蓋地的吻,還有自己被撕裂的衣服,肚子上的疼痛也越來越明顯,夏吟眼睛變得恍惚,記憶中,曾經也有過這樣無助的感覺,那是前世,她在希霞宮被司徒淩將孩子拿出來的時候,那是一種身體被拿走一部分的感覺,而今天,這種感覺,又來了!

“你想怎樣都行,我不反抗,但是請你不要傷了我的孩子!”她眼睛看著頭頂,眼淚一直在掉,人卻是麻木了一般,兩手攤在一邊,沒有任何要反抗的意思!

“……”鳳輕歌脫衣的動作突然頓住,沒有什麽話,比這話更加的讓人覺得諷刺了。

“你還要麽?要就快點,若是不要,那就勞煩你幫我找個大夫過來吧!”

夏吟此刻真的有些心如死灰,但是她唯一的信念,便是護住這個唯一的孩子,她相信司徒昊不會怪她……

可是,一想到要被其他的男人動了她的身體,她就難受的難以自拔,甚至想著,等生下這個孩子以後,她就去死吧!

司徒昊,司徒昊,你在哪裏,我好想你,司徒昊……

夏吟的哭是沒有聲音的,她隻是緊緊咬住她柔嫩的唇瓣,眼神呆滯,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

可是,不哭的女人才更加讓人心疼!

鳳輕歌心口一疼,即使到了這個時候,她心裏的那個人,也隻會司徒昊麽?

子衿,你的心裏,可有那麽一小塊地方,是屬於我的?

鳳輕歌很是煩躁,又低頭,繼續吻了上去……

既然她都不在乎她的身子,他還有什麽好顧慮的呢?

昏迷中的司徒昊突然眉頭緊皺,身體微微顫抖起來。鳳菊還以為這是司徒昊病情開始好轉,慌忙的喊來莫氏倆兄弟。

可是,司徒昊隻是抽搐了幾下之後便又昏睡過去,依舊沒有一絲要醒來的跡象。

眾人隻覺得失望,卻又無可奈何。

鳳輕歌的動作越發的凶猛,可是夏吟這幅死娃娃的模樣也實在激不起任何的***,再者,夏吟突然蜷縮著肚子,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鳳輕歌朝夏吟身下望去,她單薄的裏衣下,鮮紅一片……

“來人,傳軍醫!快……”他慌忙下床,第一次這樣手足無措,若是這個孩子有個三長兩短的話,夏吟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他吧?

索性他剛才雖然粗魯,卻還未真正傷害到夏吟!

“子衿,我……“他想要道歉,卻不知從何說起。

夏吟隻希望軍醫快點到來,她隻希望,她的孩子會沒事。

“你出去……”隻是短短的三個字,她卻像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子衿,我是為了你好……”因為害怕你受到戰爭的牽連,因為我想要完成你父皇的旨意,因為我記得我從小就喜歡你,所以,我才不忍心看著你備受煎熬。

雖然你已經不記得小時候的事情,甚至不記得你曾經是淩國公主,可是如今,兩國交戰,你夾在中間定是很為難的……

我不忍心逼你做選擇,所以我擅自替你做了選擇。子衿,我不是真的想要傷害你,對不起。

“為了我好?”夏吟疼得快要麻木了,擰著眉反問,“為了我好你會不顧及我的意願將我虜來?為了我好你會這樣囚禁我的自由,甚至還是為了我好,所以便對我這樣?鳳輕歌,這就是你對我的愛麽?這就是你所理解的愛麽?”夏吟吼完,軍醫終於到來,她狠狠的閉上眼睛,終是選擇不在說話,

她怕自己會忍不住哭出來,她的軟弱,隻能留給司徒昊,怎可在這人麵前掉下一滴眼淚呢?

鳳輕歌真是一個非常自私的人,在她看來,愛一個人就應該祝她幸福,他這樣一直破壞她和司徒昊,到底有什麽意思?

他明明知道自己無論如何也不會愛他……這樣苦苦糾纏,到底有什麽用?

她精致的額頭上冒下大滴大滴的汗珠,嘴唇已經被咬破,“世子,請你先出去!”這是軍醫的話,畢竟男女授受不親,鳳輕歌在場畢竟有諸多不變。

“……子衿,司徒昊昏迷不醒,已經一個月了!”聽到這個,夏吟最後一絲力氣也徹底喪失,眼裏射出濃鬱的悲傷,之後,直接陷入昏迷。

“公主,撐住……”

“公主,醒醒!”鳳輕歌被眼前的情景嚇住,他之所以告訴夏吟這個,不過是突然想起還沒夏吟之前的問題罷了,卻不想,竟然將夏吟直接氣暈,大帳內,丫鬟出出進進,忙碌有加,血水一大盆一大盆的端出,每個人似乎都有事情在做,隻有他,就似一個多餘的人一般。

他背影很是蕭條,渾身都散發著濃鬱的悲傷和痛苦,大熊看在眼裏,疼在心裏,卻終究說不出什麽安慰的話來……

這個時候,還能說什麽呢?

世子找了公主很多年,這些年裏,他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傷,他不斷的強大自己,隻為了將來遇到公主的時候能夠給她一個安定的環境。

因為他聽聞,公主當初哭得很傷心,他想,子衿需要的,應該是一個強大的男人吧,學習毒術,不過是魅影逼迫的,因為她說,隻要學會,就會告訴他子衿的下落…………

所以,他學了,包括這次出征,淩國皇帝野心一直很大,之前派他擔任和親大使不過是為了迷人眼球,他那時候就知道,戰爭很快就會到來。

他做了很多的努力也終究無濟於事,所以,他能做的,便是提前將公主接回來……

可是像世子這樣高傲又自負的人,又怎會真的放下身段去解釋這些呢?

他從來不屑與去解釋什麽,做了的,就是做了,即使被公主誤會……

大熊再次朝忙碌的大帳看一眼,但願公主會沒事吧。否則,世子定不會放過他自己。

  ☆、115.隔閡,全世界的人都懂他,唯她不懂(6000+)

“大熊,你可還記得我第一次出宮的情景?”鳳輕歌將眼睛收回,邁開腳步朝前走去。大熊尾隨其後。

“當然記得,世子那時候隻有八歲,文武百官都說先皇和先皇後的死於後宮是因為突發大火,救治不及時導致的,新皇也已經下令,認定是意外死亡,可是世子不信,非要跑去討公道,新皇自是不準的,您便偷偷潛入皇宮,好在宮殿還未來得及清理,先皇和先皇後的遺體還藏在宮中,他們已經被燒得麵目全非,中間還躺著同樣看不清容貌的小公主……”也是因為親眼所見,所以鳳輕歌一直料定,先皇已經死了。

“好在您遇上了偷偷回宮祭奠的小宮女,也是她告訴您,小公主沒死,被李公公帶出了皇宮,所以殿下從八歲那年便對家人提出要外出遊曆,實則,卻是暗中尋找小公主……”

“是啊,沒想到,這一找,就找了十年!”鳳輕歌微微歎息。

想起那些往事,大熊微微惆悵,他看著鳳輕歌從一個八歲孩子長成現在的十八歲男人,從活潑開朗的無憂無慮的年紀長成如今滿腹心事的模樣,這其中的心酸,隻有他最清楚燔。

遊曆無非是艱難的,豺狼虎豹,山毛土匪,三教九流的人到處都是,很多時候,你不犯人,不代表別人就不犯你,所以,也是在一次次的容忍中,鳳輕歌最終變成了殺人如麻的魔頭,關於他的傳聞也令人毛骨悚然,而他的另一個代名詞,愛財如命其實也是這一路來無意中被灌上的…窠…

這些年,他幾乎走遍了這天下的每一個城鎮,遇到了無數個叫子衿的人,可終究都不是她,他一次次滿懷希望,又一次次的失望……可他從未想過要放棄。

“我記得最艱難的事情,無非是那次上天山尋找雪蓮,世子被冰雪凍僵,甚至一個月不能開口說話,是下地海尋找無根之水,差點被岩漿灼傷了眼睛,再也看不見光明,還有下懸崖找那所謂的千年靈芝,殿下掉落懸崖,斷了三根肋骨,像這樣的事情時有發生,總之,每一次,世子都差點喪了命。”

“若是大熊沒有記錯的話,世子脊背上到現在依舊留著一道觸目驚心的疤痕,那是世子為了救治一個同樣叫子衿的女孩不惜以身犯險,被歹徒砍上去的,可是之後才發現,她不是您要找的子衿,而之後,也不知道是為了什麽,這麽多年,無論用多少藥都無法將那道傷疤除去……”

鳳輕歌苦笑,去不掉才好,這樣才能時刻提醒著自己,他曾經為了一個叫做子衿的女孩,奮不顧身過。

“世子,其實這麽多年來,大熊一直想問您一個問題!”大熊終於決定開口,這個問題埋在他心裏太多年,如今,愈發的想知道答案了。

“嗯?”鳳輕歌前行的腳步停住,似是在等大熊的話。

“這麽多年,殿下快樂麽?”大熊將自己的披風解下,搭在鳳輕歌肩上,他出來的急,穿得少了些,如今有病在身,若是在染了風寒,可就麻煩了。

“快樂!”鳳輕歌不假思索的回答,找到子衿,將來給她更好的生活,這是這麽多年來支撐他一直走下去的動力……

“那麽現在呢,世子還覺得快樂麽?”

“……”鳳輕歌沉思,現在還快樂麽?

誠然,在知道她已經成親了的時候,他嫉妒的發狂,恨不得直接衝到京城殺了司徒昊,知道她受傷的時候,他心急如焚,想要漲雙翅膀,立刻飛到她身邊保護她,聽到她口口聲聲說這輩子隻愛司徒昊一人時,他恨不得將她毒啞,他害怕這張嘴裏,再說出什麽讓他更加難過的話來。

其實,和司徒昊的第一次交鋒,受傷的,又何止司徒昊一人呢?他不也一樣麽?他手裏的弓箭對準了司徒昊的同時,司徒昊手裏的弓箭也同樣對準了他,他們分明是兩敗俱傷……

不然,他怎會舍得一個多月不見她?

若是細看,定能看見他依舊有些蒼白的臉色,他不過也是剛剛醒來罷了,小宮女之所以不攔下子衿手裏的剪子,不過是剛好用這個借口,讓他來見她一麵罷了。

“嗬!”鳳輕歌冷笑,瞧,他身邊的人多了解他,他身邊的每一個人都知道他的心思,唯獨她不懂。

不,或許她不是不懂,隻是不屑去懂,她這般絕情,那麽,現在的他,還快樂麽?

他張了張嘴,多想像剛才一樣說一句很快樂。

可是心口窒息的疼痛時刻提醒著他此刻有多麽的不快樂,事到如今,他還怎麽快樂?

想起剛才那一室的血腥味,他差點掉下淚來。

他將她傷害成這樣,她該恨他才是,而她那般討厭他,他自己,也應該恨她才對……

要恨,才是對的……

“孩子,人生短短幾十年,何必總是為她人而活著呢?若是連你自己都不快樂,那為何不放棄呢!”此刻的大熊,溫和的像一個父親,在給予自己孩子最忠誠的忠告。

“熊叔叔,事到如今,我怎麽還能還放棄?”鳳輕歌跌跌撞撞的沿著自己的營帳處走

去,每走一步就像是要摔倒一般。

放棄?說得輕巧,做著,可就難了,他不能放棄,也不想放棄,不然,他連自己都會失去。

空氣中,隻剩下這句話一直在大熊耳畔回響,之後,混雜著中年男子的歎息聲,愈發的讓人覺得難過。

世子,若能不忘初心固然好,可是您現在已經走上了一條不歸路,我該怎麽辦,才能讓您回到原先快樂的模樣呢?

北國,軍營

風神醫在莫洋風風火火的帶領下快速趕往主帳,隻是片刻,聞訊而來的各個將領迅速聚集在主帳,平日裏看著很是寬闊的大帳,此刻卻顯得有些擁擠。

眾人七嘴八舌,迫不及待的問著。

“神醫,您真是神醫麽?那殿下這到底是什麽病啊?”

“神醫,殿下什麽時候能夠醒來?”

“神醫,你剛才進來的時候可有看到外麵那些士兵了,他們又是怎麽了?”

“神醫,神醫…………”

“都閉嘴,這麽吵,神醫還如何靜下心來替王爺看病?”莫凡真是怒了,回首自己跟在司徒昊身邊這些年,除了服從命令,他基本很少說話,就算說話也是很小聲,何時像今日這般暴躁過啊。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重生十七歲那年夏天 玄學大師的斂財人生[重生] 重生鎮國長公主 重生之戚悅 愛誰誰 靈媒寫手成神記 嬌寵承歡 天堂背後[重生] 小嫡妻 貧僧寵妻無度 重生不為後 網紅的王者紅包群 女主總在打臉時出現 重生之丫鬟皇妃 嬌冠京華 重生遇上穿越 想不到你是這樣的錦衣衛 重生麻麻向前衝 春暖香濃 重生之醫藥空間 重生之極品寶鏡 重生之千金怒 驕嬌之欲(重生) 重回九零好生活 重生高二 重生之國民男神 重生農村彪悍媳 凰歸(重生) 重生之婚然天成 魅王毒後
  作者:夏沐夕顏  所寫的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