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

第87節

鳳輕歌雖然沒輸,卻覺得很是丟臉。

不過,他帶回來了一個讓夏吟最不願意聽到的消息。

“子衿,司徒昊受傷了,那是我射的,直穿心髒,隻怕是命不久矣!”

夏吟眼前一黑,直接暈倒過去。

怪不得自己今日一直心神不寧,卻原來司徒昊是真的出事了。

“世子,公主隻是有喜了,以後應該多補充一些營養的東西,否則,性命不保!”

夏吟已經醒來,眼睛空洞的望著帳篷頂部,司徒昊,你聽到了麽?我們終於有孩子了,你聽到了麽?

“啪!”鳳輕歌將桌子上的東西掃落,一把將軍醫踢開,憤怒的模樣就似要殺人。

這是夏吟第一次在鳳輕歌臉上看到除了微笑之外的第一個表情,卻是因為她有了司徒昊的孩子!

她側眼,看見鳳輕歌一個勁兒的發脾氣,突然覺得解氣。

“鳳輕歌,你傷了我夫君,你就這樣將我放在身邊,也不怕我殺了你!”

她本來一直養精蓄銳,準備找機會逃出去,可是現在,鳳輕歌讓她不開心,那麽,她也就不客氣了。

況且,若是司徒昊當真有個三長兩短,她夏吟,也決不會獨活。

或許她當真不是一個好母親,明明知道自己這樣有可能會一屍兩命,但是她不在乎,若是沒有司徒昊,她一個人活著,還有什麽意思?

“殺我,也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鳳輕歌語氣很不善,夏吟知道,他此刻已經處在發火的邊緣,可是怎麽辦,她就是不想讓他好過。

“哼,我不需要真的殺了你,若是你當

真如你所說的那般,你是愛我的,那麽,我現在有了司徒昊的孩子,這才是讓你最痛苦的事情!”夏吟將嘴唇咬破。

她今天就是打算將鳳輕歌得罪到底了。

“子衿,別以為我真的舍不得殺你,你跟江山比起來,差遠了……”鳳輕歌當真是怒了,一把捏住夏吟纖細的脖頸,力道之大,仿似要將她生生捏碎。

“咳咳!”夏吟大口喘著粗氣,其實她不過是再賭罷了,她知道鳳輕歌不遠千裏將她抓來就肯定不會讓她死。

雖然目的不像他說的那樣是因為喜歡她,但肯定還有用處……

最主要的是,她雖然表現的很絕望,但實際上,她相信司徒昊不會那麽容易出事,除非,是她親眼所見。

而她之所以這麽做,無非是刺激鳳輕歌短時間內不要出現在她眼前罷了,她擔心,自己肚子裏這個得來不易的孩子會出事。這是她和司徒昊第一個孩子,她拚死也會護住。

而隻要鳳輕歌少來一天,她就會安全一天。

“差點著了你的道了,子衿,別在本世子麵前玩心機!”

“你雖然有些小聰明,但是小心聰明反被聰明誤!”鳳輕歌放手,意味深長的看著夏吟的腹部。

“……”夏吟心裏一驚,麵上卻不顯半分,“鳳輕歌,別太自以為是!”

“子衿,總有一天我會讓你知道,自以為是的人,到底是誰!”聞言,鳳輕歌輕笑。

“我喜歡你,所以不會對你的孩子下手,但是你也別妄想挑戰我的底線!”

說罷,聲音一柔,“乖乖聽話,我保證以後會好好對待你們娘倆的,但若是……”他沒有將話說完,大笑著轉身出去了。

待他走後,夏吟放開緊握的手,掌心,潮濕一片。

☆、114.曾經,我都記得,可是那又怎樣?(6000+)

北國/軍營

雖士氣大振,但因主帥重傷,整個軍營都沉浸在一種詭異的氣氛中。

軍醫已經替司徒昊將胸口的箭拔出,但距離心髒太近,病情很是危險,而且,據軍醫所說,那劍上還被上了藥,情況很危急。司徒昊一直昏迷不醒。

而且,就在司徒昊病重的的第十五天,北國/軍隊開始出現一些上吐下瀉的情況,短短幾日的時間,便傳遍了整個軍隊,一時間,流言四起。

大軍中沒有主心骨,軍隊又成了這個樣子,一時間,軍隊像是全體癱瘓,完成沒絲毫的戰鬥力,好在鳳輕歌並沒有在這期間舉兵來犯,否則,邊關不保窠。

莫氏兄弟焦頭爛額,夏吟與淩國世子同出同進的消息更是得到證實,鳳菊一直小心照看著司徒昊,對於外界的傳言,她一點也不相信。

可是,她不信不代表別人不信,在司徒昊昏迷一個月的時候,莫氏兄弟已經開始懷疑夏吟的真實目的,夏吟喜歡司徒昊,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夏吟畢竟還有一個淩國公主的身份,如今兩軍交戰,她若是選擇自己的國家也是有可能的燔、

現在北國大軍已經完全癱瘓,軍營裏,已經不見昔日那些英姿颯爽在炎炎烈日下苦苦訓練的士兵,隨處可見的,均是東倒西歪的病人,三三兩兩的攙扶著,慢吞吞的走著的,趴在一邊直不起腰來的,沒有傷亡,卻更加沒有戰鬥力,宛如一群廢人。

皇帝更是下令,必須盡快找到事情的真實原因。

司徒昊胸口的傷已經結疤,看似已經開始好轉,但是沒有絲毫要蘇醒的症狀。

“莫侍衛,王爺之前說過一定會給我們大家一個交代,眼下一個月已經過去了,王爺為何還不出來?”司徒昊的主帳麵前,聚集了十幾個當地駐守的官員副將。

“你老實說,是不是王爺的病情還沒有好轉?”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司徒昊病重的消息自是做了封鎖。

“莫侍衛,這樣的情況已經一個多月了,百姓現在對我們很是失望,軍營中也怨聲四起,若是王爺再不站出來說句話,隻怕我們就要不戰而敗了!”

這也是鳳輕歌本來的意思,他要不費一兵一卒,將司徒昊困在這個鳥不拉屎的邊關,他要向夏吟證明,隻有他才是那個配得上她的人。

“莫侍衛,你快讓開,今日,我們是非見到王爺不可的!”人群已經開始躁動,幾個副官看來已經失去了最後的耐性了。動作有些蠻橫,總之,若是今日莫凡不讓開,他們可是會闖進去的。

“你們不能進去!”莫凡眉頭都沒皺一下,隻是單一的重複著這句話。

“哥!”莫洋從帳內出來,叫了莫凡一聲,對他點點頭,便接著說道:“我了解大家此刻的心情,想進去見王爺可以,我也不反對!”

“……不行!”莫凡開口,被莫洋抬手打斷:“哥,瞞不住的,與其讓大家隨意猜測,不如直接告訴大家事實!”

莫洋說這話的時候,很是穩重,莫凡有一瞬間覺得,自己弟弟長大了,懂事了的感覺,於是,他沒多做掙紮。稍微思索後便接著說道:

“那好,進去不管看到什麽,我都希望大家能夠穩住,還有,不要對外泄露半個字,否則,進去容易,出來可就難了……”

“這……不管這裏邊是龍潭還是虎穴,本將都得走一遭,不然,這萬千百姓和滿營的將士應該如何交代!”年過半百的老將軍沉重的說道、

“沐將軍此言有理!”眾人紛紛點頭,那模樣,就仿似這大帳中真是有豺狼虎豹一般,看得兩兄弟火氣直冒,若不是知曉這些人隻是性格耿直,實際上對北國又是無比衷心的,光這番話他們就將眼前的人揍一頓了!

這都什麽意思嘛。說得像是進去以後就出不來一般,王爺還能把他們吃啊?

想起自家王爺此刻的那個樣子,莫凡隻覺得苦澀,若是司徒昊真能起來將他們吃了他反而高興了。

大帳內,四處縈繞著刺鼻的藥味,讓幾個剛剛進來的大男人們不自覺的鄒了一下眉。

司徒昊安靜的躺在榻上,麵色也不差,看上去竟像是睡著了一般。鳳菊出去熬藥了,現在不在,軍醫正在把脈。

“這……”沐將軍麵露遲疑,卻不想自己的猜測居然是真的。

“正如眾位看到的這樣,王爺之前被鳳輕歌射了一箭,正中胸口,好在沒有傷及內髒,王爺自幼練武,身子底子也好。傷口已經開始複合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麽到現在依舊昏迷不醒,軍醫每天都在仔細查看,之前一隻懷疑是中了毒,可是箭頭上已經仔細查過,並沒有發現毒液,所以……!”

“這可如何是好?”眾人麵麵相視,這軍中少了主心骨就等於沒了武器,若是鳳輕歌這個時候打來,就真的是全軍覆沒了。

“我已經派人去憶染穀請風神醫了,隻是非常不湊巧,風神醫剛好在一個月之前外出遊曆了,不知道何時能回來。”

“現在,情況就

是這麽個情況,還望各位將軍守口如瓶,做好士兵們的思想工作,至於神醫那邊,我們會加派人手繼續尋找,相信很快就會有消息的……”

莫凡有條不紊的安排著,遇到問題眾人便一起討論,花費了一個下午的時間,好在商量出一個大體的方案,眾人也算是找到了一些方向,便各自分工下去忙了。

淩國大帳

夏吟懷孕初期的惡心症狀一波接著一波襲來,讓她吃不好睡不好,她被囚禁於此,知道的事情很有限,但是卻也聽到一些不好的消息,這讓她更加的心焦。

“叫鳳輕歌來見我!”夏吟將桌子上的飯菜掃落。

她本不想發火,奈何這些丫鬟隻聽命鳳輕歌,三捶打不出兩個屁來的,問什麽都說不知道,她真是怒了。

“請公主保重身體,這樣發火對胎兒不利!”小丫鬟一急,隻得出聲勸慰。

“哼!”夏吟跌跌撞撞的拿出風輕歌怕她無聊,特意為她準備的針線盒裏的剪子,對準自己的脖頸就要紮下去。

“去叫鳳輕歌!”

“公主息怒,奴婢這就去!”小丫鬟接到的命令是無論如何保證夏吟的人生安全和孩子,不得有任何閃失,看到夏吟這個模樣,便也被嚇到了。

“子衿,你是有孕之身,怎可接觸這些東西呢?”鳳輕歌很快就來,隻一個閃身便將夏吟手中的剪子奪過。

語氣不溫不怒,聽不出到底是不是在生氣。

“來人,將這些東西收下去,往後這個帳篷裏,不準出現任何可以傷到人的東西,否則,提頭來見!”鳳輕歌將剪子隨手一扔,便被小丫鬟利落的接住。

夏吟眼睛一寒,這小丫鬟居然會武功……

那就是說,她之前分明可以搶下這把剪子的,既然這樣,那她為何還要去通知鳳輕歌呢?

“鳳輕歌,給我解藥。”夏吟語氣不善,她都當了一個多月的廢人了,再這樣下去,怕是以後連走路都成問題,更別說逃了。

“子衿,何必這麽心急呢!”鳳輕歌看了一眼夏吟微微隆起的小腹,眼裏閃過一絲陰寒。轉瞬即逝、

“本世子今日過來,就是給你送解藥的!”夏吟眼睛一眯,他會這麽好心?還是,他有了其他目的?

“別用這種懷疑的目光看著我,本世子向來說一不二!”說罷,將一個深紅色的瓶子丟給夏吟,夏吟慌忙接住。幾口便直接喝下。

鳳輕歌說得沒錯,他這人最大的優點就是說一不二,這點還是值得相信的。更何況,夏吟也想賭一把。她能等,孩子等不及了,她想告訴司徒昊,他們有孩子了……

可是,距離夏吟喝下解藥已經過去一刻鍾的時間,她卻沒有太大的反應,就像還未解掉一般:“想不到堂堂一國世子爺也會說謊!”夏吟目露鄙夷,以前隻是覺得這人不討厭,先在卻隻剩下恨了。

“本世子從不說謊!”鳳輕歌輕笑,逼近夏吟,笑得很是邪惡,“隻是還沒告訴你,因為你已經服了一個多月的迷香,這藥已經滲入你的身體,所以,就算此刻服了解藥你也依舊是走不遠的,你雖然會恢複一些力氣,但是子衿,這藥最多能夠讓你正常行走五百米,在這個大帳裏是綽綽有餘的,出去以後……隻要超過這個範圍,你還是跟之前一樣,寸步難行!”

“還有,這藥可以壓製住你的內力,所以,你別妄想在這一小段時間裏做出逃跑之類的舉動,因為,你壓根兒就逃不掉!”

“你卑鄙!”夏吟氣得隻咬牙,鳳輕歌就隻打算讓她在這個屋子裏活動麽。

“卑鄙?這算誇獎麽?”

“……”麵對鳳輕歌的無恥,夏吟竟再次無言以對。

“說吧,這麽大費周章的叫我過來,是為了什麽?不過,如果你告訴我是因為兩個月沒見你是想我了,我是會非常高興的!”

“……司徒昊到底怎麽樣了?”夏吟氣結,頓了半天才問道。

她清晰的看見鳳輕歌臉上的笑因為這個問題變得深邃了許多,但她沒有心情顧及這笑裏的意思。

思念,擔心,害怕,很多情緒折磨得她都快瘋了。

“你就這麽擔心他?”

“……”夏吟擰眉,這不是問得廢話麽?

“子衿,你到底喜歡他什麽?”

“全部!”隻是短短的兩個字,卻將鳳輕歌震得七暈八素,心裏的疼痛隨著血液一直蔓延,就似要穿插在他的整個身子裏,他連動一下的力氣都沒有。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重生男神凶猛嫁了個權臣權寵之將女毒謀重生之庶女羅蔓皇家寵婢首輔大人養妻手冊重生之做個好軍嫂重生九零年代小富婆愛慕我的都重生了前朝皇子綁回家(重生)重返十五歲之小嬌妻春意她很撩人[重生]繼兄總想掐死我(重生)重生七零:寵妻養成記重生90甜軍嫂重生七零小當家嫂嫂萬福(重生)重生七零虐渣渣絕對獨有我的弟弟是暴君重生之清沅他很神秘[重生]媚承君心可不可以不寵她[重生]獨步驚華,腹黑嫡女禦天下重生七零俏軍嫂回爐再造1978皇弟(重生)重生之一品丫鬟重生之紅杏素娘
  作者:夏沐夕顏所寫的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