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

第86節

“母後,孩兒長大以後定要很出息。”倆三歲的女童口齒清晰,仰著粉雕玉砌的小腦袋對著宮殿裏的美麗女人說著話。

“我兒定會很出息的!”女子很是欣慰,摸著孩童可愛的小腦勺回答,她的身側是英俊的男子,穿著一身龍袍,笑得一臉溫和。

“子衿,喜歡今天陪你玩耍的那個孩子麽?”突然,英俊的男子出聲問道。

“父皇說的是今日穿著紫色衣服的那個很好看的小世子麽?”女童仰頭,仔細回想著燔。

“對,就是他!”

“喜歡啊!”孩子純真的臉上寫滿了高興,那個小世子長得很好看,她很喜歡跟他玩窠。

“那,父皇給你們指婚,將來讓他保護你可好?”

“父皇和母後不保護我麽?”女童大大的眼睛裏寫滿了疑惑。

“父皇和母後終究會老起去,你需要一個和你共同成長的男人。”帝後對視一眼,笑得很是歡愉。

“他會一輩子保護兒臣麽?”

“當然!”

“那……兒臣聽父皇的。”女童支著下巴考慮了很久,最後免為其強的點頭同意。

兩三歲的孩子哪裏會知道什麽叫做喜歡,又怎會知道找個人陪她一起成長這樣深刻的道理,她隻知道,如果她答應會讓父皇母後開心,這就可以了。

畫麵跳轉,夏吟在短短時日,仿似經曆了冰火兩重天。

“子衿,你要記住……你是……!”接著,便是漫天的火光,女子倒在血泊中,用最後的力氣對著自己女兒說著什麽。

“子衿,快走,離開這裏……一定不要忘記,不要忘記……”

“不,母後,我不要走!你別趕我走!”女孩哭得像個淚人,兩隻小小的腿一直踢著抱住她的人,“李公公,你放我下來,我要陪著母後,我不要離開!”

“李公公,一定要將公主活著帶出去!”女子已經越來越虛弱了,她說話都仿似用盡了全部的力氣。

“皇後放心,就是老奴死了公主也不會有任何事情。”李公公淚眼婆娑,使勁抱住夏吟朝外跑去。

夏吟哭喊著,掙紮著,她看見她娘笑著跑進火海,隻留給她一個決絕的背影。她心如刀割。

“母後,不要,不要丟下我……”

母後,我是什麽?不要忘記什麽?母後,您怎會狠心丟下我?

沉睡中的夏吟眼角掉下淚來,為什麽她聽不清楚她娘當初說了什麽?

那與自己相似的容貌,那樣刻骨銘心的疼痛,那決絕的背影,她都仿似身臨其境,疼得無法呼吸。這便是自己親生母親和父親麽?

為什麽她記不起來其他的事情,為什麽自己父親當時不在,他去哪裏了?

當初將她帶出宮的李公公呢?他又去哪兒了?是被殺了,還是藏在哪裏呢,可是如果他們還活著,為什麽這麽多年都不曾找過自己呢?

司徒昊說得對,沒有記憶的人生,真的是殘缺的,她現在迫切的想知道這一切的事情,可是,誰能告訴她這一切到底是怎麽回事?

已經查了這麽久,為什麽還沒有絲毫的線索呢。當年的宮人們,難道都死了麽?

鼻尖縈繞著一些刺鼻的味道,夏吟終於醒來,看著白色的大帳,眼神有些許迷茫。

“哭什麽?”鳳輕歌替夏吟將眼角的眼淚擦掉,眼裏的心疼一閃而過。

“……”夏吟偏頭,她雖然醒來,但是渾身沒力,也不知道鳳輕歌對她做了什麽。

“隻是一些軟禁散,不會對身體造成傷害,你放心。”鳳輕歌徑自解釋著,他知道將她虜來她定會不開心,可是怎麽辦,最近他想見她都想到發瘋……

可是,想她的話已經到了嘴邊卻說出來,他會給她時間,他會讓她想起他們之間的所有。

“……”見夏吟不說話,鳳輕歌也沉默,他眉頭緊鎖,隻是幾個月不見,看上去便滄桑了許多。想來最近他的壓力也不小。

“你說,現在兩國開戰,前來應戰的,是司徒昊,還是司徒淩?”

“……”夏吟索性閉眼,眼不見心不煩,她現在不想看見他。

“子衿,你怎麽可以對我這麽冷淡呢,要不是我,司徒昊的病怎麽可能那麽快就好起來?”

“那些藥是你找來的?”夏吟驚訝,終於開口,之前一直以為是師傅找來借鳳輕歌之手送去的,卻不想,竟是鳳輕歌親自找的。那她是不是應該謝謝他?

“終於舍得說話了!”鳳輕歌輕笑,他摸著自己的通體雪白的劍悠閑的坐在一邊,他向來是這般淡定的男子,“除了本世子,這天下還有誰有這個本事?”

“……真是狂妄!”

“狂妄也是需要有資本的,你要是有本事,大可以像我

一般!”鳳輕歌將夏吟的話當成是一種誇獎,夏吟話裏的諷刺,他就似聽不到一般。

“你到底對我用了什麽藥?”夏吟皺眉,自己雖說不會醫術,可是頭上頂著個神醫徒弟的頭銜不說,之前受傷也在憶染穀待了幾個月,對藥也算是有了一些認識,就算不能辨認這些藥品,但警覺性定會比普通人高,在者,當時莫凡,莫洋可是守在門外的,他鳳輕歌能輕而易舉的將她帶走,可見這藥定是不一般。

“我就在知道,我的子衿是最聰明的!”鳳輕歌狂妄的笑笑,“這可是本世子花了五年的時間精心研製的迷/藥。你又怎麽能夠察覺呢?”他把玩著手裏精致的白色小瓷瓶,像是對自己的作品很是滿意。

“你精心研製?”夏吟心頭一顫,鳳輕歌莫不是用毒高手?

“想不到吧?子衿,說到底,我們不止是青梅竹馬,指腹為婚,我們還出自同一師門呢,我比你大,你還得換我一聲師兄呢。”

“你是魅影前輩的徒弟?”雖是疑問,口氣卻是非常肯定的,師傅一生學醫。為的是救死扶傷,他不屑用毒,而魅影,偏偏喜歡跟師傅對著幹,師傅收她為徒,難保魅影不會為了跟師傅做對而教鳳輕歌用毒。

“子衿,若是這次來的是司徒昊,我定會給他點顏色瞧瞧,誰讓你們當初讓本世子那麽狼狽呢?”

鳳輕歌收起白瓷瓶,已經不打算和夏吟討論這個問題了,之前那一次,可謂是記憶猶新,所以這次,他已經為司徒昊準備了一份見麵禮。

看了一眼依舊不能動彈的夏吟,鳳輕歌輕笑,況且,他相信,司徒昊一定會來。

司徒昊既然來了,他鳳輕歌又豈有不送上見麵禮的呢?

司徒昊,但願你是一個不錯的對手,別這麽快敗下陣來才是。

皇帝的本意本身是要派司徒淩前往邊關鎮敵,司徒昊卻在這時候收到夏吟被抓走的消息,便主動請旨前往,而之前,因二皇子司徒風死後便一直閑置的二十萬大軍也終於因為這個原因交由司徒昊掌管。

皇帝聖旨一下,司徒昊便即刻整軍出發,連著趕了半個多月的路,第一批大軍終於到達邊關,司徒昊帶領第一批軍隊火速前往,剩下的由莫凡和莫洋分別帶領,之後趕來。

大帳中,司徒昊有些疲憊,手裏緊緊握著夏吟當時丟下的絲帕,心裏複雜萬分,其實,就算夏吟不留下痕跡,他也知道是鳳輕歌做的,因為,鳳輕歌雖然偷偷摸摸的將夏吟劫走,卻是光明正大的寫了信放在他的書房,明目張膽的告訴他,夏吟被他帶走了,所以,不管是因為國家還是因為夏吟,他都不得不來。

司徒昊召集了當地駐守的官員了解了具體情況便吩咐大家早點休息,以便應對接下來的戰爭。

次日一早,天剛蒙蒙亮,城裏的百姓們便都聚在一起討論著,神情都很慌張。

“天呐,怎會有這樣的事情?”

“這事情若是真的,那咱們可怎麽辦啊?”

“就是,就是,這下可怎麽辦才好,喂,二麻子,消息準確麽?”

“這是自然,有人親眼看見了!”

司徒昊帶著人在街上探查,看到這樣的情況更是費解,不過,很快便有暗衛打探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了。

“王爺,今日一早,從各個方向開始傳出流言,說咱們的三王妃是淩國公主,王爺也是個內奸……”

此刻,司徒昊已經坐在茶樓中,聽著暗衛一點點匯報著,眉頭始終未曾舒展過。

“甚至有人傳言,王妃已經放話,王爺會跟王妃來個裏應外合,到時候舉兵進京,一舉拿下皇城,還有人說,這事是有人親眼所見,王妃最近一直出入淩國/軍營,與淩國小世子舉止親密……”

真沒想到,鳳輕歌看上去人模狗樣的,暗地裏居然是這般陰險的人,這便是鳳輕歌給他司徒昊的下馬威麽?

“王爺,若王妃當真是淩國公主,此事,對我們就非常不利了!”暗衛擰眉分析。

“王妃就是淩國公主,這是毋庸置疑的!”被司徒昊肯定的語氣打斷、

“這……”此事之前一直做的隱秘,除了莫凡倆兄弟之外,並未跟任何人提及,其他人不知道也是正常。

“王妃的衷心,更是毋庸置疑。”司徒昊轉動了一下拇指上的玉石,“這不過是鳳輕歌的第一步,他想用這個方法,讓我們軍心渙散,不戰而敗。”

“傳令下去,這件事情,等時機成熟,本王會親自給大家一個交代,讓大家時刻保持警惕,若是今後還有誰在敢亂嚼舌根,殺無赦!”

若是一心為國的士兵,聽了這話以後就算不能全信也定會有所顧忌,若是還敢四處散播謠言的,那定是一些不明事理的小人,不殺一儆百,隻怕情況隻會越演越烈。

所以,在非常時期,就得用一些非常手段才行、

“是!”

“還有,加緊街道巡邏,把守好城門,別

讓鳳輕歌的人在混了進來。保護好百姓!”

“是!”司徒昊揉了揉眉心,鳳輕歌是一個非常精於計謀的人,他要做的事情,不可能隻是散發一些謠言這麽簡單。

既然這是敲山震虎,那麽,接下來,該是真正的第一次試探了吧!

若是猜得沒錯的話,鳳輕歌肯定會在明天或者後天,發起第二輪的攻勢,他要趁大軍未到之前率先立下軍威。

“莫凡莫洋什麽時候到?”

“最快也要五日後!”

“嗯。通知將士們做好準備,我們的第一戰馬上就要來了!”

“……是”暗衛遲疑了一下,照眼下的情況看來,這一戰估計會很危險,司徒昊隻帶來了五萬大軍,加上邊關原本的駐軍,也最多隻有七萬人左右,對方可是有三十萬大軍的,若是硬碰硬,鐵定要吃虧。

沒錯,這是一場人數懸殊非常大的戰爭,所以,司徒昊要做的,是在莫凡倆兄弟帶領大部隊趕到之前守住城門。

這日,司徒昊大帳中的燈一直未曾熄滅,大帳中幾個高層官員也一夜未睡。大家都在為這一場實力相差甚大的戰爭仔細做著研究,隻盼能將傷亡情況降到最低。

夏天的蟬鳴很是煩人,吵得人一夜不得安寧。

夏吟一直不能動彈,再加上鳳輕歌已經派了重兵把守,這裏可謂是插翅也難飛,許是對她放心了一些,鳳輕歌這幾日的藥量少了一些,夏吟偶爾還能勉強動動。

早在看到鳳輕歌將帶了人皮麵具的她帶到她眼前時,她便猜到鳳輕歌的意圖了,可是她隻能眼睜睜的看著,無能為力。

這些日子,腦子裏那些模糊的記憶已經越來越清晰,她記得小時候的鳳輕歌,是一個非常討喜的孩子,不由得感歎,歲月怎會將人磨練成這幅模樣呢?

還有,淩國的宮殿,是不是當真如之前她去過的那個地下皇宮呢?她的親生母親,和羅族到底有著怎樣的關係?

“子衿,明日我會出兵,司徒昊七萬人馬對我的三十萬,你說,我要不要將他的人頭直接拿下?”

“子衿,你會是我的,我會讓你心甘情願回到我的身邊!”很多時候,都是鳳輕歌再說,夏吟再聽,她不反駁也不搭話,實在是因為,無話可說。

鳳輕歌的軍隊攻勢很猛,像是故意不給司徒昊喘息的機會,自從兩軍開戰以後,夏吟便整日提心吊膽,就連飯量都變得很少,奈何吃的少,還經常犯惡心。

這讓她更加的沒有力氣。

她是三日後才見到鳳輕歌的,他嘴角雖然噙著笑,但夏吟卻無端看出一些陰狠來。

“子衿,司徒昊真是讓本世子大開眼界,竟沒想到區區幾萬人竟然能抵擋得住我三十萬大軍,他確實是個不簡單的!”他說這話的時候,眼睛血紅,之後夏吟跟小丫鬟打聽到,那是因為這次,司徒昊使出奇兵,害得鳳輕歌的軍隊死傷無數,損失慘重。

夏吟知道,司徒昊不止七萬大軍,他還有自己暗自培養的五萬大軍,還有五千鐵騎……

那些人以一敵百,雖然人少,卻也夠鳳輕歌喝一壺的了、

五日後,兩軍的第一次交手暫時落下帷幕,司徒昊的人守住了城門,雖然沒贏,卻士氣大增。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重生十七歲那年夏天 玄學大師的斂財人生[重生] 重生鎮國長公主 重生之戚悅 愛誰誰 靈媒寫手成神記 嬌寵承歡 天堂背後[重生] 小嫡妻 貧僧寵妻無度 重生不為後 網紅的王者紅包群 女主總在打臉時出現 重生之丫鬟皇妃 嬌冠京華 重生遇上穿越 想不到你是這樣的錦衣衛 重生麻麻向前衝 春暖香濃 重生之醫藥空間 重生之極品寶鏡 重生之千金怒 驕嬌之欲(重生) 重回九零好生活 重生高二 重生之國民男神 重生農村彪悍媳 凰歸(重生) 重生之婚然天成 魅王毒後
  作者:夏沐夕顏  所寫的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