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

第85節

司徒哲仰天長歎,皇兄的審美觀當真是奇特啊。

不對,他來王府幹嘛了?

他不是替父皇來問問皇兄為何不去上朝的麽。怎會話都沒說就出來了?

轉身,看著近在咫尺的大門,想起夏吟的那張臉,他就直想吐,罷了,照皇兄那脾氣,問不問都是那樣吧,還是先撤算了。

花廳

夏吟將雞肉吃了一小塊,味道很好啊,可是為什麽司徒哲的反應會這般奇怪呢?

“司徒昊,司徒哲不是說很餓了麽,怎會還沒吃幾口就跑?”皺眉實在是不懂得司徒哲的意思,吃飯還嘔吐,他又不是懷孕。

“嗯……”司徒昊沉吟,又替夏吟夾了塊剔過刺的魚肉,慢條斯理的說著,“許是最近生活過得太刺激,來到咱們王府一時不適應,所以才有了不良反應吧!”身後的丫鬟集體怔住,王爺這是睜著眼睛說瞎話麽。

司徒昊側身,微微瞥了一眼眾人,寵辱不驚。眾人低頭,大氣不敢出。

“哦!”夏吟點頭,直覺告訴她好像不是這麽回事,可問題到底在哪,她又暫時想不到。

“王爺,王妃,老奴剛剛去廚房檢查過了,沒有髒東西啊!”卻在這時,陸叔風風火火的跑來。

夏吟抬頭的時候,剛好看到陸叔一隻腳跨過門檻剛剛準備進來。

卻在這時

,嘭的一聲砸倒在地。

“王爺,你怎麽找了個這麽醜的女人來吃飯,王妃知道該傷心了!”陸叔齜牙咧嘴的爬了起來,甚至還將夏吟伸去拉他的手給打落,上下打量了很久,心直口快的直接說了出來。

身後的小丫鬟們暗自朝後退了退,就怕王爺發火殃及池魚。

王爺這一生,最受不得的事情就是別人詆毀王妃了,雖說陸叔已經一把年紀了,但難保會列外。

“這麽醜的女人?”夏吟擰眉,她的容貌不敢說是天下第一,但好歹也算絕色吧,怎麽到了陸叔嘴裏,就成了醜女人了?

不對,從出門到現在,今天所有的人看到她的時候神色都不對,先是鳳菊的欲言又止,府裏下人不同以往的呆怔,還有剛剛司徒哲的反應,加上現在陸叔的……

夏吟眼睛一眯,突然想起了什麽……

司徒昊一咯噔,就知道陸叔出現就肯定沒好事,眼神幽怨的瞪了陸叔一眼,隨即低頭喝起湯來。

“……“司徒昊的眼神加上剛剛說話的聲音,讓陸叔一個激靈,清醒過來,剛才的聲音,好像王妃啊,莫不是……

眼前這個古怪的醜陋女人當真是王妃?

陸叔被這樣的認知驚出一身冷汗,佝僂著身子慢慢往後退,三十六計中不是說了麽,走為上策。此刻不跑更待何時?

“陸叔,今天的菜不錯,你難得回來一趟,坐下一起吃!”司徒昊的聲音幽幽傳來,不看他,倒像是催命符!

誠然,自從將陸叔調去伺候婉月璟以後,陸便很少過來了。

陸叔逃跑的腳步頓住,臉隨即拉長,像一根剛剛上市的苦瓜,“王爺,老奴隻是個下人,哪能與主子同桌呢,這不符規矩,您慢用,老奴去廚房瞧瞧可有什麽好吃的給你和王爺端來……”轉身,拔腿就想跑、

“本王就是這王府的規矩!”司徒昊放下筷子。語氣不善。

“陸叔,你在本王心裏,不是父親,卻勝似父親,再者,你養本王一場,本王還未好好與你吃過一次飯呢,孝道更是從未盡過,現在想來,倒是本王的過錯了!”刻意說了本王,是讓陸叔不得不從,感性的話,卻也在情理當中,這樣,於情於理,陸叔都不得不留下!

“可是,王爺啊……”陸叔苦著臉,還是決定爭取一下。

“沒有可是,難不成,陸叔是在責怪本王這些年沒有好好待你麽?”話說到一半,便被司徒昊強行打斷。

“不,怎會?”陸叔不得已轉身,話都說到這種份上了,他還有轉圜的餘地麽。

另一邊,夏吟終於平複了心情,也終於想清楚了這事情的來龍去脈,她努力穩了穩心神,指著一旁的小丫鬟說道:“去給我拿鏡子!”

“呃,這……”小丫鬟轉身,剛剛準備行動便接到司徒昊威脅的眼神,腳步就開始打顫。這兩邊都是主子,她該聽誰的?

“去!”夏吟咬牙,直直的看著司徒昊,司徒昊隻得轉身,低頭繼續喝湯。

“這,是,王妃!”小丫鬟隻得硬著頭皮去了,誰讓此刻的王爺一點也不威武呢?

“司徒昊,這湯,味道很好?”夏吟嬌笑,坐在了司徒昊旁邊。將自己的臉和司徒昊的拉得很近,司徒昊不自覺的往後退了退,他怎麽會感覺這麽心虛呢?

“嗯,挺好!”訕笑著。

“可是我記得,除了鴿子湯,你什麽都不喝的!”這人眼前的,可是雞湯啊。

“這,人的口味總是會變的嘛,這不是因為你喜歡麽?”夏吟靠得越來越近,司徒昊的腰也不自覺的向後仰著,兩人的姿勢很是奇特。

就在司徒昊覺得自己腰都快斷了的時候,小丫鬟終於將鏡子拿來,有些扭捏的藏在懷裏不敢直接遞給夏吟。

夏吟看得氣極,一把搶過,隨即:“司徒昊,老娘要跟你拚了!”一聲河東獅吼便這樣從花廳傳遍了整個王府,可見力氣之大,可見王妃是被氣得有多嚴重。

眾人默契的低頭繼續做著各自的事情,假裝看不到王爺此刻的囧樣。

陸叔被這一鬼哭狼嚎的聲音嚇得趴在桌子下,還將剛剛盛好的湯潑了整整一頭,也不知道他是怎樣做到的。

他摸著自己驚魂未定的小心髒,暗自抹了一把傷心淚,這王妃平日裏這麽嬌滴滴的一小女孩,怎麽發起火來這般的恐怖呢?

還有,王爺也是,這都什麽審美觀啊,照王妃的反應來看,她自己難道不知道被打扮成這樣了麽?

哎,這兩個無良的主子喂,就不能體諒他是一個老人麽,玩這般刺激的遊戲,他哪裏受得住啊?

夏吟一把將鏡子打碎,臉上驚魂未定,她都看見了什麽啊?

鏡子裏的女人,白著一張臉,也不知道是被塗了多少層粉,顫顫巍巍的,仿似一說話那白得像麵粉一樣的東西便會掉下來,眼線被拉得很長,還在尾部打了一個歪歪斜斜的卷,頭發像雞窩一般,還被編了兩個不正不直也不歪的不知道什麽造

型的羊角辮,就連嘴巴也沒被放過,那紅得似血一般的口紅很是耀眼……

夏吟的胸脯劇烈起伏著,怪不得府裏的人都這個反應,怪不得司徒哲居然會吐,怪不得陸叔認不出來她,這都什麽跟什麽嘛。

“夏夏,我不嫌棄!”司徒昊將頭從湯碗中抬起,這樣醜醜的才好,鐵定能夠嚇跑鳳輕歌,雖然,他一開始確實已經放棄了心裏最初的那個念頭,這都是天意啊,天意都讓他將夏夏畫成這個樣子了,那他又有什麽理由不繼續呢?

“嫌棄?司徒昊,我這個樣子不都是拜你所賜麽?告訴你,我就算真的老掉牙了也不會這麽難看!”陸叔直點頭,確實,王妃老了都比現在這個樣子好看一百倍。

“嗯,你老掉牙的時候我也不嫌棄!”司徒昊點頭,他一生都不會嫌棄夏夏的。

“……”夏吟鼓著腮幫隻想爆粗口,這還能不能好好說話了,這就是現實版的對牛彈琴麽,她要表達的是那個意思麽?

司徒昊暗自偷笑,一把抱住夏吟,“夏夏,不管你什麽樣子我都不嫌棄,你看啊,就你今天這造型,連鳳菊見了都要退避三舍,而我還能這般親近你。這不是剛好證明了我有多愛你麽?”

“……”夏吟白眼一翻,照他這意思,她夏吟成了這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還得謝謝司徒昊麽?

“夏夏,這剛好可以檢測哪些人到底是真心喜歡你還是敷衍你了,我這是幫你檢驗人心呢!”

“……”夏吟撇嘴,那,她夏吟身邊不是除了司徒昊就沒有一個真心的人了,就連鳳菊都不是?

“夏夏,隻有真心愛你的人才不會在意你的容貌,你若是不信,改天就這樣跑到鳳輕歌麵前轉一圈,保證嚇得他轉身就跑!”

“……”夏吟無奈,說了這麽多好聽的,原來司徒昊是吃醋了麽?

可是,她壓根就不喜歡鳳輕歌,他吃哪門子的醋嘛,這人……

哎,夏吟歎氣,真是折磨人,她此刻對司徒昊簡直是愛恨交加啊,誰能告訴她,她該拿他怎麽辦才好?

“咳咳!”陸叔終於扶著桌沿爬起,湯汁順著他像是精心打理過的頭發上慢慢滴落,好不滑稽。

一張稍顯蒼老又略顯可愛的小臉就這樣暴露在眾人眼前,夏吟忍不住笑了起來。

“陸叔,你打扮成這樣,是打算做什麽去啊?”

“……”陸叔苦笑,這不是特意去做了一下造型,想著待會去集市溜達一圈給婉月璟買點什麽就回去的麽,可誰讓他非要心裏掛記,忍不住繞到王府來看看這兩個主子呢。

這下倒好,沒了發型,東西還沒買也就罷了,現在還將他一把老骨頭折騰的夠嗆,他是不是天生就是愛操心的命啊。

“陸叔,其實我覺得啊,你跟婉姨挺配的,要不要考慮考慮?”夏吟笑倒在司徒昊懷裏。臉上的粉隨著她的都在一顫一顫的,看得陸叔都替她急得慌。

“哎喲,王妃,您快別操心老奴的事情啦,快去弄弄您的臉吧!”

“……”夏吟一個動作蹦出,她怎麽忘了這碴呢?

想罷,懶得理會眾人到底是何種神態,一溜煙就跑出了很遠。

陸叔暗自鬆了一口氣兒,總算逃過一劫了,不然,這個問題他該如何回答、

而他卻忘了,夏吟走了,司徒昊不是還在這的麽?

他眯了眯眼,看著陸叔想了一會兒,“陸叔,我不反對!”說罷,不等陸叔有所反應,追著夏吟離開。

陸叔擦臉的動作停止,心髒突然就劇烈的跳動起來,剛剛王爺說的不反對是什麽意思?

隨後的幾天,日子過得很是逍遙,夏吟偶爾會來個惡作劇,司徒昊也會興起嚷著要給她盤發,看著他的技術變得越來越好,甚至盤好的發可以出門見人的時候,夏吟終於答應往後隻要有時間都給司徒昊折騰的這一提議。

奈何,好景不長,這日,司徒昊被皇帝緊急叫走,接著便一連幾天沒有消息,不過好在司徒昊派莫凡來傳了話,而夏吟也隱約知道了一些內情。

原來,當初鳳輕歌送給三位皇子的的三位和親公主,除了已經被司徒風放走的晚霞,剩下的兩位都已經露餡。

如煙郡主,也就是當初吵著鬧著要嫁給司徒哲的那位,是借著嫁給司徒哲,利用皇妃這個身份,奉命探查皇帝接下來要做的事情,而據她交代,之所以選擇司徒哲,是因為當時覺得這個小皇子雖然性格頑劣了些,但深得皇帝喜歡,皇帝難免會跟他提及一些不會像其他皇子吐露的大事,而司徒哲玩世不恭,相對其他皇子好套話一些!

而玉珊公主,在發現司徒軒不過是個抑鬱寡歡的小皇子以後,便設計接近司徒淩,被司徒淩當場拆穿,而據兩人交代,淩國所做的這一切事情不過是為了掩人耳目,他們真正的目的,是要一舉拿下整個國家。

也就是說,淩國不日便會出兵,但是帶頭的人具體是誰,她們暫時還不清楚,但很可能會是他們的主子,

鳳輕歌。

這些說辭也終於在三日後得到證實,鳳輕歌當真帶兵來犯,所以全國上下處於戒備之中,司徒昊也忙於政務,暫不回府。

整個國家突然就陷入了空前的寂靜之中,人心惶惶。

雖然大家茶餘飯後也會提及一些關於戰爭的事情,但實際上這些年各個國家相處融洽,就連之前那一次小小的暴亂都給百姓帶來了一些陰影,更別說,這次是真的要打仗了。

夏吟揉了揉眉心,這次是真正的內憂外患了。

也不知道,皇帝這次會派誰出征,是司徒昊,還是司徒淩?

入夜,夏吟一直睡不安穩,她的預感一向很準,總覺得會發生一些不好的事情,鳳菊近日也沒有休息好,夏吟便叫她回去休息了。

鼻尖縈繞哲一些奇怪的味道,夏吟掙紮著就要醒來,奈何眼皮越來越沉,房間內突然出現一個模糊的身影,夏吟努力想要看清楚是誰,視線卻越發的迷糊。

隱約感覺自己被人抱起,她甩頭想要保持清醒卻無濟於事,想開口換一聲鳳菊也發不出聲。“我說過的,我會帶你離開,我從不食言!”

到底是誰在說話,到底是誰,要綁架她?夏吟用全身的力氣掐破手指,摸出絲巾丟在地上,之後,徹底睡去。

黑衣人並未發現這一細節,抱著她幾個起落消失在黑夜中。

門外,是同樣陷入昏迷當中的莫氏兄弟。

這本書已經連載了兩個月,一直想對大家說句謝謝,我很感激一路陪我走來的大家,像婉婉2626,純潔的小奇葩,水墨蘭蕙,咪咪龍,尾號是1974,3c等等大家的支持,當然,這裏隻是說了幾個名字好記的,還有很多帳號是一串數字拚音神馬滴我記不住,就不一一列舉了,總之,非常感謝大家的支持,大家晚安!

  ☆、113.逆境,若是他出事,我定會百倍奉還(6000+)

這是一座偌大的宮殿,裝飾的富麗堂皇,和之前在地下宮殿看到的裝飾很是相似。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重生十七歲那年夏天 玄學大師的斂財人生[重生] 重生鎮國長公主 重生之戚悅 愛誰誰 靈媒寫手成神記 嬌寵承歡 天堂背後[重生] 小嫡妻 貧僧寵妻無度 重生不為後 網紅的王者紅包群 女主總在打臉時出現 重生之丫鬟皇妃 嬌冠京華 重生遇上穿越 想不到你是這樣的錦衣衛 重生麻麻向前衝 春暖香濃 重生之醫藥空間 重生之極品寶鏡 重生之千金怒 驕嬌之欲(重生) 重回九零好生活 重生高二 重生之國民男神 重生農村彪悍媳 凰歸(重生) 重生之婚然天成 魅王毒後
  作者:夏沐夕顏  所寫的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