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

第84節

“老奴就這點出息了,皇上不是很清楚麽!”劉喜起身,陪著皇帝眺望遠處的風景。

“嗬,竟敢回嘴了!”皇帝微微笑開,仔細算下來,劉喜是陪伴自己最長時間的人了。

“因為老奴知道,皇上並不是真的怪老奴!”劉喜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還賣乖,看皇帝心情好,他自己的話也就多了起來!

“劉喜,世人皆說,伴君如伴虎,可是為什麽,朕從來都不覺得你怕朕呢?”

“伴君如伴虎,這話不過是世人對皇上的敬佩和崇拜罷了,皇上也是人,怎會真的那般恐怖呢!”劉喜微微思索,說著自己的見解!

“你說的沒錯,皇帝也是人,隻不過因為站在了權利的最頂端,所以有時候,不得不板起臉來做人!”

“是……”

“劉喜,你說為什麽朕的親生兒子,各個都巴不得朕死呢?”劉喜本想說,那是因為皇上也巴不得他們死,想了想,又覺得這樣的話會惹皇帝不快,便又咽了下去!

“那是因為,皇子們都覺得這個位置是權利的象征,隻要當上了皇帝,一切的東西,都可以手到擒來!”

“嗬,哪有那麽簡單!”皇帝噬笑,“皇帝這個位置,身上需要肩負太多的東西了,有時候也會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是,皇上的幸苦,老奴都看在眼裏!”

“這天下,竟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理解朕!”皇帝看著黃昏照耀下的皇宮,金碧輝煌,卻是一座不折不扣的金絲籠,語氣裏多了些惆悵。

“劉喜,你看,這麽厚的宮牆,這麽多的門,這麽多的侍衛,這麽寬的護城河,裏麵的人出不去,外麵的人也進不來,這不是金絲籠又是什麽呢?”

“……”

“當初朕微服私訪,遇到了婉月璟,你聽,這是多麽好聽的名字啊?她喜歡蘭花,朕就賜名喜蘭,她向往自由,她活得很快樂,她的一切,都是朕喜歡而又不可能實現的,包括她,也是朕喜歡的!”

“所以,朕怎麽可能會放棄這樣的人呢?朕那麽喜歡她,就定要將她時刻留在朕的身邊!”皇帝的神情有些激烈,那是唯一一個自己主動喜歡的人,她不畏權勢,單純善良,她是這世間最好的女子,可是,這樣的美好的女子卻不屬於他!

所以,他一怒之下,將她強行帶了回來,生生阻斷了她和她愛的人!

“朕對她極好,隻要是朕有的,隻要是她喜歡的,朕都雙倍奉到她跟前,可是,朕忘記了,她不喜歡朕,不喜歡皇宮!”

“可是怎麽辦,朕舍不得放她離開,朕寧願將她囚禁也要困住她,朕親手折斷了她的翅膀斷了她的一切念想,朕寧願她恨朕一輩子也要讓她記住朕……”

皇帝眼睛微微泛紅,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過懷念婉月璟,還是恨她不顧一切也要離開他!

“咳咳!”他彎腰,咳嗽了幾

聲,絲帕上,依舊血紅一片!

“皇上……”劉喜一驚,慌忙出聲。

他竟從來都不知道,皇帝是真心喜歡著婉月璟的,可是,帝王的愛,終究太過薄幸,婉月璟那樣的女人,又怎能理解皇帝心裏真實的想法呢。

怕是在婉月璟的心裏,皇帝永遠都隻是一個霸道又蠻橫無私的人吧!

甚至,會將他當成仇人也不一定。

“皇上,您是皇上!!”終是不忍,劉喜出聲喚道。

“嗯,朕知道!”皇帝微微閉眼,劉喜的意思他懂,身為皇帝,怎麽可以這般兒女情長呢?他不應該有愛,或者說,他的愛,應該分給後宮的佳麗三千,而不是婉月璟一人!

身為帝王,這一點,他確實做錯了。

“咳咳!”

“皇上,外邊風大,回吧!”

“嗯!”皇帝留戀的看了一眼整個皇宮的構造,這才轉身朝著來時的路緩緩離去!

夕陽西下,他們的身影被拉得很長……

王府

此刻天剛剛亮,夏吟在司徒昊懷中醒來,自從告訴司徒昊她可以生孩子以後,這人每天都將她折磨了個半死!

她微微歎氣,真是不知道這人怎麽總是有用不完的力氣,明明白天已經那麽累了,晚上居然還能這般凶猛。

夏吟無奈撇嘴,她是不是應該開心有個這樣的相公呢?

伸手揉揉自己完全酸痛的腰,準備先去洗個澡,她是這麽想的,也是這麽做的!

等她從內室出來的時候,司徒昊也已經醒來,正在自己穿著衣服,夏吟夏吟有些艱難的將自己的目光從司徒昊身上移開,慌亂走到梳妝台開始打理,引得司徒昊連連發笑。

平日裏有鳳菊伺候,盤發上妝之類的事情也從來不需要她自己動手,不知怎麽的,今日突然興起,便沒有喚鳳菊進來。

其實自己挽發是非常不容易,造型很難擺弄,夏吟試了很久也沒有弄出個勉強能看的來。司徒昊輕輕一笑,從夏吟手中接過梳子,細心的替她將剛剛被她弄亂的頭發理順。

“今日不上早朝麽?”夏吟會心一笑,雖然不敢保證司徒昊的手法就一定比自己好,但也可以先試試,要實在不行,一會叫鳳菊進來就是。

“來來去去就那麽幾個老掉牙的事情,不去也罷!”司徒昊回得淡然,夏吟雖然覺得他任性了一些,但並不反對,確實沒錯,那麽無聊的早朝,去了也是浪費時間。

還不如在家打情罵俏呢。

“喂,司徒昊,你確定你會麽?”夏吟笑彎了腰,側頭便看見鏡子裏的男人已經放下梳子,一手執起一縷長發準備開動。這是要幫她挽發麽?

“不知道!”司徒昊臉上閃過錯愕,手也微微一頓,終是如實回答:“之前沒試過。”

夏吟一時間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該為司徒昊願意為她梳頭而感到幸福,還是應該責怪司徒昊竟拿她做起了實驗。

隨即便又聽司徒昊慢條斯理的話,“之前鳳菊替你挽發的時候我看見過,想著應該不難,夏夏願意陪我試一次麽?”透過些許模糊的銅鏡,夏吟看見司徒昊認真的臉上寫著期待,拒絕的話再也說不出,於是輕輕點頭。

“能夠讓高貴的王爺替妾身挽發,這是我夏吟修了幾輩子的福氣,我又怎會不願?”

“嗬嗬,你又調皮了!”司徒昊爽朗的笑著,弄得屋外的小丫鬟一個個麵麵相視,王爺怎會這麽開心,難道,是府裏有喜事了麽?

“咳咳,好了,不開玩笑,不過司徒昊,你得好好弄,把我弄得見不得人我可不饒你!”

“好!”司徒昊微微一笑,眼裏閃過一絲光亮,見不得人麽?

那最好了,省得總是被府裏的男家丁盯著看,還有那個討厭的司徒淩,最主要的是,還要被夏夏那個青梅竹馬的鳳世子惦記。想想都覺得不爽。

他要不要將夏夏刻畫的醜一些,然後畫張畫像給鳳輕歌和司徒淩寄去呢?

事實證明,司徒昊當真是高估了他自己的水平,女人的發長而多,發鬢又很是複雜,就算他自己沒有刻意去醜化,他編出來的發鬢也很難入眼,和夏吟這個菜鳥相比,他有過之而無不及。

但是為了預防夏吟突然打斷他的構思,他甚至將夏吟麵前的銅鏡都直接收起,還美名其曰,是為了讓他的夏夏一鳴驚人。

夏吟保持著同一個動作已經不短的時間了,終於忍不住哼了句。司徒昊還沉浸在自己的作品中無法自拔,看著看著竟是自己笑了出來。

“司徒昊,好了麽?”一開始特別享受司徒昊替她挽發的夏吟已經昏昏欲睡,瞟了一眼已經升起的太陽,暗自感歎,這時間真是夠長了,司徒昊是很認真的再為她挽發吧?

夏吟心裏念著,便拿起放在一旁的銅鏡,想要欣賞自己美輪美奐的新形象時,鏡子被司徒昊一把拿掉。

“咳

咳,夏夏,還沒畫眉呢,稍後再看!”他臉色有些不正常的紅,夏吟隻當是司徒昊在害羞,便微微一笑,乖巧的坐好。

司徒昊拿起眉筆,仔細比劃著,終於在夏吟再次睡著之前完工。

趁夏吟不備,他悄悄拿出剪子剪下夏吟的一縷發,又剪下了自己的,仔細放在懷裏。

男人有時候也是非常傻的,當他認真喜歡一個人的時候,就想把握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天,而且,就在剛才,結發為夫妻,恩愛兩不疑這話突然就冒了出來,他便忍不住這麽做了。

誠然,在情感麵前,他司徒昊也是個凡人,自然也不能免俗,現在想想,皇位雖然是他想要的,可是身邊必須有夏吟的陪伴才行,他們,是不可分割的一對。

“夏夏,真是餓了,咱們先去吃飯可好?”司徒昊強行忍著笑,神情還算自然。夏吟並不疑有他,想著折騰了一早上也是真的餓了,便跟司徒昊一同出門,此刻的她壓根忘了自己之前想照鏡子的這個事情。

“哐當,碰,哎喲!”夏吟剛剛出門,各類聲音全都混在一塊,有丫鬟撞到柱子的,有將盆裏的水灑了一地的,當然,還有一下子停住動作的園藝師和掃地的……

時間仿似靜止,夏吟不明所以的看著全部呆立不動的眾人,疑惑的問道,“大家再看什麽?”

“小姐,您今天……”鳳菊本想說,小姐,您是吃錯藥了麽,奈何司徒昊的氣場太過強大,她終究沒敢說出口。

“今天怎麽?”夏吟轉了一圈,嬌聲問道,“好看麽?這是王爺親手弄的!”

鳳菊的笑就這麽僵在臉上,她該回答什麽呢?這真是一個非常讓人覺得苦惱的事情。

下雪了,大家注意保暖哈!

  ☆、112.等待,風氣揚帆正當時(6000+)

“……”聽到這話,眾人大氣都不敢出,這可是王爺弄的啊,難怪這麽特別,眾人探究的目光在司徒昊身上來回掃視,司徒昊臉色微變。

“夏夏,我餓了!燔”

“哦,好!”夏吟回神,,和司徒昊一起離開,院子裏的眾人再次石化。

“剛剛,王爺那是在撒嬌麽?”

“嗯,我想,應該是!”莫氏兄弟也突然現身,接過鳳菊的話說道!

“你確定不是有病?”鳳菊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

“……”莫氏兄弟沉默,嗯,王爺是有病,可是,他們不敢回答。

原因是,王爺還未走遠,而且,憑借王爺的功力,聽到鳳菊說得話是非常有可能的。

果然,鳳菊話音剛落,便被司徒昊突然射來的冷冽眼神給嚇得魂飛魄散,她臉色慘白,使勁兒敲了一下自己那死機的腦袋,怎麽就這麽沒腦子呢,這話是可以隨便說的麽。

還有啊,王爺剛剛那微微動了動的嘴唇是什麽意思,他說的是,罰她將整個院子打掃一遍麽窠?

“你猜的沒錯,王爺就是這個意思。”莫洋笑得幸災樂禍,莫凡皺了皺眉,“我來掃。”說了句我來掃便消失在原地,莫洋笑得更歡了,這下,誰要說他這個木頭哥哥沒喜歡上鳳菊,打死他都不信,雖然鳳菊這個男人婆平日裏彪悍了一些,野蠻了一些,長得也不是特別的漂亮,但若是自家哥哥喜歡的話,那他就勉為其難的同意好了。

他笑得春花燦爛,越想越是得意,瞧瞧,他是個多麽大度的弟弟啊、

鳳菊這才後知後覺,臉色再次漲紅,風一般漂到莫凡身旁,兩人別扭的搶著掃帚,搶到最近居然麵紅耳赤的兩人拿著一把掃帚在掃地,莫洋癟嘴,看著他們掃過的地方還有數不清的樹葉,忍不住暗罵,這到底是在掃地還是騙手摸呢?

照他們這樣的掃法,什麽時候能將這個院子掃完並且掃幹淨?

就不怕晚上被罰麽?

從沁園到花廳,不過是小半個時辰的光景,夏吟卻走如針氈,是不是司徒昊這個手藝當真還不錯,不然為什麽大家看到她的表情都不似平時一般呢?

再瞧司徒昊,除了越來越黑的臉,根本看不出其他異常,他是不滿意大家都盯著她看麽?

“哎喲,皇兄,你們終於來了,快餓死我了!噗……”

司徒哲蹺著二郎腿在飯桌前吃著菜,聽到響聲便說了句,他像是餓極了,把雞肉弄了一大塊就往嘴裏噻,卻在看到夏吟的時候一口肉全都噴了出來,這還是他的美人皇嫂麽?

“吃飯!”司徒昊淡淡的掃了一眼,怕他說出什麽奇怪的話來,直接丟了兩個字便將司徒哲到嘴邊的話給堵了回去、

“哦!”司徒哲呆愣了一下,埋頭吃了起來。

“吃這個!”司徒昊給夏吟盛了碗當歸湯,笑得一臉柔和,夏吟也含笑接過,兩人不顧旁人的繡著恩愛,弄得司徒哲白眼直翻,皇嫂都這樣了,皇兄怎麽還吃得下去呢。

“嘔……”非常不適合的聲音在飯桌邊響起,夏吟和司徒昊雙雙頓住,便看見司徒哲捂著嘴巴不要命的朝外飛奔而去,司徒昊勾了勾唇,笑得很是歡快,終於把這個礙眼的東西給弄走了啊、

府外,司徒哲扶著大樹吐得昏天暗地,被剛巧回來的陸叔撞了個正著,心疼的替他順背,問他怎麽了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隻說是吃了府裏的東西,弄得陸叔風風火火的直跑廚房,將眾人罵了一頓又親自檢查了吃食,可是,並未發現什麽不幹淨的東西。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重生之寵你如命 夫子在上 重生後我成了嗲精 娘娘又作死 反派老婆不好做 九零年學霸網紅 重生之嫡女篡權 六十年代女醫生 重生七零末:小媳婦威武 蜉蝣卷(重生) 撞臉夫婦[娛樂圈] 重生軍嫂是棵樹 又見1982 重生八零小娘子 神算大小姐 回到被渣前 重生八零小農女 重生之先下手為強 愛上隔壁水泥工[重生] 郡主嬌寵日記 重生之福氣小嫂子 大笑拂衣歸 重生九零:第一農女 八十年代萬元戶 重生之寵妻為上 小宮女的帝後之路 京圈女首富[重生] 老大是女郎 玄學大師在八零年代 反正我也不要臉
  作者:夏沐夕顏  所寫的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