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

第56節

“嗯!”司徒昊點頭,不置可否!

“天呐!真是太驚悚了!”墨瞳扶額,他現在是不是應該先找個地方躲起來呢?要是主子發現他昨晚喝多了沒有守護好他的身子,他定會劈了他的!真的不能想象主子和女人,而對象還是那個特別彪悍動不動就喜歡揮舞著菜刀的女人!

光是想想都覺得驚恐!

墨瞳小心的望了一眼,確定自己家主子沒有看到他,一個轉身直接溜走了,罷了,到時候若是主子怪罪,就說自己被四皇子灌醉了吧!

現在留下來當真不是明智的選擇!

  ☆、往後我們會不會在這條路上越走越遠?(6000+)

房內,郝連梵驚恐的抱著被子趴在床沿一邊,安靈兒淡定的穿著衣服,似是對床上綻放著那一大朵紅梅視而不見!

“怎麽,姑奶奶又沒讓你負責,躲在那幹嘛?”安靈兒起身,準備像平日一般利落的走出去,奈何昨晚用藥過猛,她現在全身酸澀,走路直打顫!

“靈兒……”郝連梵弱弱的喚了一聲,整個身子還在瑟瑟發抖,他是真的不明白自己為何會和安靈兒睡在了一起,這樣的事情,讓他很是害怕,他自小喜歡男人,這會兒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他不知道應該怎樣處理和麵對!

“嗯?”安靈兒答的輕柔,眼裏充滿了期待旆!

“……靈兒,我會給你找個好人家的,你放心,你今後的夫君若是敢嫌棄你,我定不饒他!”郝連梵穩住了自己不斷打顫的身子,看著床上的血跡很久,暗自責怪自己不應該喝太多的酒,又覺得應該對安靈兒負責,可是,他負責的方式,隻能是這樣!

“……不勞你費心了!”安靈兒眼裏的希望漸漸變為失望,她站在門口,看上去竟是那般的脆弱,她揚起唇,想留給郝連梵一個美好的微笑,可是,不管她怎麽努力都做不到!

她有些自嘲的搖頭,這一切都是自己一意孤行造成的後果,她應該自己承擔,不怪他,真的不能怪他這麽絕情的!

自己不是一早就知道郝連梵不會喜歡她的麽?那自己這樣堅持,又有何用呢?如今這樣,隻能怪自己太傻太天真,以為可以改變他,以為自己有能力改變他…窠…

嗬,既然還是不行,那就算了吧,這麽多年,她真的好累了!

“靈兒……你放心,我一定給你找個最好的!”郝連梵何時見過這樣的安靈兒啊,她隻是站在門邊,背影微微顫抖,眼裏是強忍著不讓它掉下來的眼淚,看上去那般的孤單和無助,整個人脆弱的就似時刻會倒下一般,他急了,可是說出來的話,卻隻會讓安靈兒更加的心寒!

“郝連梵,你真的好殘忍,你明明知道我喜歡你,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以後,你卻還能這樣大言不慚的告訴我,你會為我找一個很好的夫君,你就這麽迫不及待的想讓我嫁出去麽?”一直強忍著的眼淚徹底滑落,安靈兒神情悲痛,此刻的她,已經分不清自己到底是痛苦還是難過了,隻是心髒的位置,疼得快要窒息,心底有個聲音在不斷的催促自己,安靈兒,離開這裏,離開這個人!

嗬,她終是笑了出來,真是諷刺啊,不過,這能怪誰呢?都是自己自找的,既然他要斷,那就徹底斷了吧!

“靈兒,我……”郝連梵咬著被子,這個時候,說對不起還有用麽?

“不必說了,你的心思,我都懂!”一隻都懂的不是麽?

“郝連梵,我安靈兒今日在此發誓,從今以往,再也不會在你麵前出現,不會在打擾你,妨礙你,往後,你喜歡誰,愛誰,想做什麽幹什麽,都和我安靈兒沒有任何的關係!”

“……靈兒!”聽到這樣絕情的話,郝連梵突然覺得害怕,他的本意不是這樣的,他沒有想過要甩開安靈兒,沒有想過要和她斷絕關係!

“郝連梵,我說到做到!”安靈兒卻是不願聽他再說話了,她害怕那張好看的嘴裏又會說出更加讓她難受的話來!

“也罷!”郝連梵揮手,這樣的做法對兩人都好,他不會改變喜歡男人的這個事實,安靈兒留在他身邊反而會更加難過,那就這樣吧,縱然會有不舍,但總好過今後更加難過吧!

“……郝連梵,再見了!”安靈兒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珍珠,說話間已經轉過了身子,慌張的朝外跑去!

郝連梵張了張嘴,那句對不起始終沒有說出口,那句留下更是卡在喉嚨說不出來!

靈兒定是會對他徹底絕望了吧?不然怎會連自己的鞭子和菜刀都不曾帶走呢?這可是她一直很寶貝的東西呢!

夏吟找到安靈兒的時候,她一個人呆坐在樹林裏,一動也不動!眼睛呆滯的望著遠方,卻沒有焦距!更像是魂魄離開了自己的身體一般!

“安靈兒!”

“……你怎麽來了?”安靈兒抬頭,望見是夏吟,眼裏閃過一絲失望,她其實真的希望郝連梵能夠追出來道個歉什麽的!

可惜,沒有,什麽都沒有!

長長的睫毛垂下,將她的神色給掩埋,也是,那人巴不得自己不糾纏他呢,現在她主動離開,他指不定在哪偷笑呢!

“喏,我來給你送東西的!”夏吟將安靈兒的銀鞭和那把做工精巧的小菜刀遞給了她!

喜歡把這些東西做為武器的人,應該不會是個想不開的人吧?

“放著吧!”安靈兒隨意的瞟了一眼,她想保護的人都不在了,往後,這些東西還要了做什麽呢!

“發生這樣的事情我也覺得很遺憾!”夏吟了然,卻並沒有將她的東西隨意的放下!

“你都知道?”安靈兒雖然驚訝,卻並沒有露出嬌羞之色,這事本就是她自己做的,就算知道了又有什麽大不了的呢!

“嗯,看到了!”夏吟笑笑,接著說道:“其實如果是我,遇到了向郝連梵這樣的人,估計我也會做出跟你一樣的事情來的!”

“嗬嗬!”安靈兒微微笑開,這個王妃倒也特別,若是別人知道這樣的事情,定會說她恬不知恥吧!

而她,居然也像自己一般,豪放!

“沒什麽大不了,既然自己已經努力過了,那就不應該留有遺憾不是麽?”

夏吟在她身邊隨意坐下,一點也沒有王妃該有的端莊!

“嗯,雖然失望,但其實我從來不後悔做出了這樣的事情!”安靈兒點頭!

“接下來有什麽打算?”

“不知道呢,聽天由命吧,我想去流浪!走到哪算哪!”安靈兒抬頭看了一下天,竟然悲催的發現,這天大地大,竟然沒有自己的容身之處!

從她記事以來,要不就是四處拜師學藝,要不就是不停息的跟在郝連梵身後追,這會兒,竟發現這麽多年自己竟然連一個朋友都沒有!

“嗯,出去散散心也好!”夏吟起身,太陽已經下山,她該回去了!

“嗯!謝謝你!”安靈兒衝著她笑笑,點頭!

“不過,靈兒,這些東西得收好,不管任何時候,都不能丟了保護自己的東西!”夏吟將鞭子和菜刀遞回安靈兒手裏,微笑說道!

“嗯!”抱著這些東西,心裏的空虛像是被填滿了一些,安靈兒欣慰的笑笑,夏吟說得沒錯,她不是一無所有,至少,還有這兩樣陪了自己很多年的東西!

“我走了,保重!”夏吟來得快,去得也快,真心希望,這個豪放的女孩兒能夠找到自己真正的歸宿!

至於郝連梵,夏吟笑笑,那隻是一個還沒長大的孩子罷了!

相對於王府喜樂參半的生活,皇宮就顯得非常不平靜了!

禦書房

皇帝斂眉坐著,皇後帶著太子規規矩矩的跪在下方!

“司徒淩,膽子不小啊,居然敢做出這樣的事情,你真當這天下是你的麽?”皇帝出聲,氣氛變得更加壓抑!

司徒淩頭上冷汗直冒,心裏像是被一座大山壓著,氣氛沉悶得就連喘氣兒都有些困難!

偷偷看了眼皇後,皇後隻是規規矩矩的跪著,像是並不打算出言幫他!

“父皇饒命,兒臣知道錯了!”

“哼,朕還這般年輕你就敢做出這樣大逆不道的事情來,若是有朝一日,朕年紀再稍微大一些,你豈不是要反了天了?”這麽一大頂帽子壓下,司徒淩嚇得說話都不利索,看來,父皇這次是鐵了心要治他了?

“父皇,兒臣當真知道錯了,您正值壯年,怎會老呢,兒臣往後再也不敢做出這樣的事情了,請父皇就饒了兒臣這一次吧!”

“……”看著司徒淩這樣畏畏縮縮的樣子,皇帝一陣心煩,他怎麽會生出這麽愚蠢的兒子來呢?

“皇後,瞧瞧你生的好兒子!”皇帝拂袖,看見眼前的兩人就覺得礙眼!

“皇上,淩兒可不是臣妾一個人的孩子!”皇後抬頭,直言不諱!言下之意,若是皇帝自己看不順眼司徒淩,讓他成了今天這個樣子,做為皇帝的他也有責任!

“你……好啊皇後,你們一個個現在的翅膀硬了,上次你非要立東方嫣然為太子側妃朕已經順了你的意了,如今,你居然敢這樣跟朕說話?你們當真是極好的!”皇帝徹底的怒了,他們暗自裏結黨營私他就已經是睜隻眼閉隻眼了,現在,居然敢出言反駁他了?

“皇上切勿動氣,淩兒這次的事情的確有不妥之處,但也沒有造成很嚴重的後果,這次的事情,可否請皇上看在臣妾的麵子上,饒了他這一次?”皇後毫不畏懼的直視皇帝!出言勸慰,但語氣裏卻有一些威脅的成分!

“哼,皇後,你現在竟敢替朕做決定了呢?那要不要,連這個皇帝也由你來當?”皇帝眼睛一眯,射出危險的光芒,語氣森然!

“臣妾不敢!”皇後嚇得趕忙跪地扒好,她剛才當真是忘記了,雖然如今她的娘家在朝中權利最大,但並不代表這個天下當真就是她們家的,而她剛才居然還愚蠢的妄想利用這個威脅皇帝讓步,卻不曾想,皇帝其實哪裏是一個會顧及夫妻情分的人呢?

“哼,來人,將皇後送回寢宮,沒有朕的命令,不準踏出寢宮一步!”皇帝大手一揮,哼,這個國家是他的,任何妄想阻礙他或者威脅到他的人,他都不會放過!

“皇上,臣妾知錯,您饒了臣妾吧!”皇後一急,顧不上什麽皇後威儀,惶恐的哭喊著!

“拖下去!”皇帝一把將她拉住自己衣袍的手毫不留情的打落,冷然出聲!

“至於太子……不顧朕的旨意私自在皇家園林製造危機,將狼群引入園林,造成眾皇子和大臣兒女損失慘重,理應斬首示眾,朕念及父子恩情,特網開一麵,饒你一命,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拖下去仗打一百大板,革去太子頭銜,以儆效尤!”皇帝毫不留情的話語如修羅降世,將司徒淩心中唯一一點希望徹底粉碎,並且,皇帝居然將其他人造成的過錯也全都歸結在他身上,勢要他替另外的人背著黑鍋了……

“父皇,兒臣隻引了狼群,其他的事情不是兒臣做的!”司徒淩掙紮著,解釋著,可正在氣頭上的皇帝哪裏會聽他解釋?

更何況,司徒淩這個兒子,本就是皇帝自小培養了用來在關鍵時刻替他阻擋困難的,如今,剛好用得上!

不是他心軟,願意放過司徒昊和司徒風,而是,現在朝堂上因為這次的事情傳得沸沸揚揚,他必須做出一些決定先堵住眾人的口,司徒淩隻不過是那個剛好撞到槍口上來的人罷了。

至於其餘的,他以後再一個一個收拾就是!

“還想狡辯?”皇帝雙眼一瞪,暗裏跟劉喜打了個眼色!

“來人,拖下去!”皇帝不耐煩的揮手,像是不願意再多說,低頭看起奏折來!

“父皇,您相信兒臣,那些殺手當真不是兒臣派的,兒臣也受傷了啊!”

“太子殿下,別再多說了,皇上這會兒正在氣頭上呢,您說什麽也是聽不進去的,您聽老奴一言,您呐,現在就乖乖回府呆著,等皇上心情好一些了,說不定就恢複您的太子之位了呢!”劉喜暗自用力,和另外一人太監將司徒淩提著出去,嘴裏還低聲勸著,那話,好似當真是為司徒淩好一般!

“劉公公,你說的是真的麽?父皇當真會恢複我的太子之位麽?”司徒淩像是抓住了最後的稻草,拉著劉喜焦急的問著!

“皇上的心思又豈是老奴可以猜得到的?”

“會不會老奴也定是不知道的,但是太子殿下聽老奴一句準沒錯,您啊,現在回去好好反省,若是皇上見您態度好恢複了那自然是好事兒,若是不恢複,您好歹還有個皇子身份不是?這會兒進去鬧,除了把事情弄得更嚴重還能有什麽結果呢?”劉喜說得很是中肯,司徒淩回頭看了眼禦書房,也明白自己此刻進去定是討不到好處的,說不定,連小命兒都沒了也不一定!

於是,他隻得選擇妥協,點點頭隨著宮人離開!

“公公!”他剛離開,便有小太監過來問好!

“皇上吩咐了,那一百大板定是要打的,不過你們到時候使些巧勁兒,盡量打了讓人看不出痕跡來!”

“是!”小太監很快退下,而就在司徒淩以為自己逃過一劫,快要到府的時候,被突然衝出來的太監拉回了邢台!

夜半時分

秦雨和東方嫣然難得的齊聚一堂,不打不掐,而是焦急的等著他們共同的男人!

太子被廢黜的聖旨一早就下來了,雖然兩人一直不對盤,但眼下也沒有心思考慮兩人之前的過節了!

司徒淩是被人抬回來的,他趴在擔架上,疼得直哼哼!

“太子哥哥/太子殿下,您回來了!”兩人焦急的迎了上去,擔憂之色盡顯!

“請兩位皇子妃盡快改口吧,若是被有心之人傳了出去恐怕對大皇子不好!”送司徒淩回來的管事公公一臉嚴肅,低聲嗬斥著!

“你個***才,你是個什麽東西,膽敢教訓本妃?”秦雨一聽便是怒了!

那太監卻是當她不存在一般,看著小太監們已經將司徒淩放下,便直接行了個極淺的禮,像例行公事般說道:“好了,大皇子奴才已經安然送回,灑家也該回去複命了,就不多打擾大皇子殿下和兩位皇妃了,小的告退!”他說話,無時無刻不在提醒著,司徒淩已經不是太子的事實,那話聽在司徒淩耳裏尤為刺耳,此刻卻是全身疼得厲害,沒有心思多去計較這些!

“您傷到哪裏了,我看看!”東方嫣然是真的喜歡司徒淩,太子之位在不在她不關心,她此刻隻擔心司徒淩的身子!

“滾開,本妃在此,輪得到你一個側妃在這噓寒問暖的麽?”秦雨被太監氣了一肚子的火沒地兒撒,轉身便看見東方嫣然和司徒淩眉目傳情,一時氣不過,直接將東方嫣然掀開!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撞臉夫婦[娛樂圈] 重生軍嫂是棵樹 又見1982 重生八零小娘子 重生之嫡女篡權 神算大小姐 重生七零末:小媳婦威武 回到被渣前 重生八零小農女 重生之先下手為強 愛上隔壁水泥工[重生] 郡主嬌寵日記 重生之福氣小嫂子 大笑拂衣歸 重生九零:第一農女 八十年代萬元戶 重生之寵妻為上 小宮女的帝後之路 京圈女首富[重生] 老大是女郎 玄學大師在八零年代 反正我也不要臉 七零年代美滋滋 被拐後我重生了 皇恩 九十年代交易所 一夜回到七零末 重生之錦瑟為嫁 國民初戀是網紅[重生] 重生寒門驕子
  作者:夏沐夕顏  所寫的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