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

第54節

“哎喲,瞧小爺這張嘴!”司徒哲一邊阻攔著郝連梵,一般咒罵自己不該什麽都說,這話一出,這人定是非要見到美人皇嫂不可啦!

“啪,郝連梵,你又看上哪個美人了?說出來,姑奶奶我去滅了她!”正在這時,突然從窗戶外麵飛來一把菜刀,菜刀被插在倆人中間的桌子上,桌子被震得顫顫巍巍的,司徒哲偏著腦袋看了一下,好家夥,簡直是入木三分呐?

這功力,比他還要高呢?

順著聲音望去,一個身著藍色男士錦袍的女人剛剛破窗而入,手裏的鞭子砸得碰碰作響!

“哎喲,她怎麽追到這來了?黑土,快擋著!”郝連梵一見來人,嚇得花容失色,一個勁兒的朝著墨瞳身後躲!

蘭花指顫抖的指著來人:“死女人,你怎麽知道我在這?”

“郝連梵,這天下還沒有姑奶奶不知道的地方,我告訴你,這輩子,你都休想逃離老娘的手掌心!”

女子對著郝連梵又是一鞭,郝連梵險險避開,頭上的發鬢也散開了些,看上去甚是嬌媚!

知道女子不是刺客,司徒哲翹著二郎腿在一旁扇著扇子看起戲來!

這個女子他認識,之前也見過幾麵了!

準確的來說,隻要有郝連梵的地方,這個女人總會出現!

“靈兒,同為女人,你怎麽總是這樣為難我?”郝連梵眨巴著眼淚汪汪的眼睛,他上輩子是造了什麽孽啊,怎麽這輩子這個死女人總是和自己過不去呢?

“呸,你是女人麽你?”被喚作靈兒的女子嫌棄的看著郝連梵的下身,鄙視意味明顯!

“哼!”郝連梵雙手捂住自己的襠部,就不知道男女有別麽?這女人怎麽這般粗魯,這個地方,是可以隨便看的麽?

“藏什麽藏?你的身子哪一處我沒看過?”女子豪爽的吼道!

這個彪悍的女人名叫安靈兒,是郝連梵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從小就喜歡極了郝連梵,奈何郝連梵這丫的不爭氣,長大以後居然喜歡上男人,將她這個發小棄之不顧!

所以,她從小的願望便是幫助郝連梵走回正道,卻不知道為什麽,盡管她使出渾身解數,郝連梵卻徹底脫離了男人本性,越來越像個女子,而她這個原本嬌滴滴的大姑娘也從溫婉的路上越走越遠,直到現在變成了人們口中的女漢子……

“哇嗚,人家的清白原來是毀在你手上的!”郝連梵一聽,激烈的哭泣起來,之前有聽家裏的長輩說他小時候和安靈兒一起洗過澡什麽的他還不信,卻原來這一切都是真的!

那麽小的時候身子就被這人看去了,這叫純情的他情何以堪?

“閉嘴,一個大男人哭哭啼啼的像什麽樣子?”安靈兒最見不得郝連梵動不動就掉眼淚的樣子了,一點男人氣節都沒有!

“人家才不是大男人呢!人家是小女人,你才是大男人!”郝連梵被她的河東獅吼嚇得抽泣了一下,眼淚停了嘴卻不閑著,低聲反駁!

“噗!哈哈!”司徒哲實在沒忍住,笑聲徹底爆發了出來,這兩真是活寶啊,可為什麽不是一對?

“笑個屁,別以為你是皇子姑奶奶就不敢揍你!”安靈兒一把拿起桌子傷得菜刀,惡狠狠的盯著司徒哲,也是趁著這一空檔,郝連梵拉著墨瞳一起朝門口跑去!

“敢揍小爺,你這死八婆是不知道小爺的厲害是不是?”司徒哲扇子一合,一個縱身跳到凳子上,看上去倒有些高高在上的……錯覺了!

“噓,快走,黑土,跟上啊!”郝連梵的聲音低低的傳來!

“別跑,郝連梵,你給姑奶奶站住!這次追到你,不扒了你的皮我都對不起你家祖宗!”來不及再繼續威脅司徒哲,安靈兒提著菜刀追著郝連梵跑去!

“哈哈!”司徒哲搖著他那柄超級大的扇子笑得前仰後合!

不過,有句話說得好,正所謂,樂極生悲!

正當他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時候,掌櫃領著一眾小廝將各色名貴的菜肴端了上來,司徒哲明媚的笑容頓時僵在臉上……

他怎麽把這麽重要的事情給忘記了?

可是,這現在就他一個人這麽多菜怎麽會吃得完?暴殘天物啊……

“四皇子,您的菜都上齊了,您慢用!”掌櫃一臉討好,這些菜,可是白花花的銀子啊!

“呃,那個,掌櫃啊,怎麽這麽多菜呢?”

“之前郝連莊主派他的隨從點的,說這些都是他愛吃的,一個也不能落下!”掌櫃一臉防備,該不是,這四皇子也要賴賬吧?

“……”司徒哲嘴角狠狠的抽了抽,郝連梵這個他大爺的,都喜歡他有本事倒是來吃啊!

“四皇子……您這是?”掌櫃一時心急,該不會真的如他所想吧?這四皇子也要使詐?

“沒事兒了,你們下去吧!”司徒哲強行壓下自己的憤怒,心裏倒是很想問問掌櫃的可否把菜退了,可是一想到他在京城各位***心中的翩翩公子的美好形象,這樣的話實在說不出來…

而他不知道的是,他的美好形象其實在年前城門口迎接司徒昊和夏吟回歸時就已經毀了!

“啥?”變故來得太快,掌櫃的一時反應不過來!

於是,本就一身火氣在身的司徒哲徹底怒了:“怎麽,一個個的,是想留下來陪小爺用餐麽?”

“啊,不不不,四皇子吃好喝好,小的告退!”掌櫃笑得一臉隨和,嘿,隻要銀子沒丟,一切都好說!

想罷,招呼著眾人趕緊散去!

司徒哲看著被緩緩合上的悶,在看著這一大桌子美味佳肴,竟一點食欲都沒有了!

這得吃了他多少銀子啊,他哪裏舍得嘛!

“四皇子,還有一件事情小的得跟您說明白!”掌櫃那不怕死的腦袋隔著門縫兒伸了出來,活像一隻頂著龜殼的大烏龜!

“……說!”司徒哲強忍著自己想揍人的衝動,咬牙切齒的說著!

“那個,這個房間的桌子,椅子,窗子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毀傷,小的剛剛算了一下,這些東西換下來重修還得要一百倆銀子……”

“……滾!”司徒哲青筋凸起,整顆心都碎了!

哎,都是三皇兄給鬧的,改天一定要將這些損失連本帶利的都討回來去!

想通以後,便低頭埋頭狂吃了起來,若是被外人看見,定會認為四皇子殿下是很久沒吃飯了的!

王府

“王爺,咱們這次可真是發大發了,這麽多的東西呢!”

“就是就是,王爺啊,快跟我們哥倆說說,這些東西你們是怎麽發現的啊!”麵對兩人的喋喋不休,正在下棋的司徒昊和夏吟就顯得淡定了許多!

“王爺啊,這麽多錢,咱哥倆的月錢也該漲漲了吧?”

“王爺啊,漲月錢怎可少了老奴呢?”陸叔捧著夏吟喜歡的蘭花糕,笑得阿諛奉承!

夏吟抬手執起一塊放在嘴裏,笑得滿足,點頭稱讚:“嗯,味道不錯!”

司徒昊笑得寵溺,“喜歡的話,你就多吃點!反正,咱們有的是錢!”

“……”兩兄弟麵麵相視,還是陸叔有辦法啊,知道先討好王妃,他們怎麽就沒想到這一招呢?

再看陸叔,笑得春風得意的樣子,兩人更是恨不得宰了他!

終是受不了這三人在這礙眼,司徒昊放下一枚黑子,側身說道:“我說,你們要不要先去將衣服換了再來討論這個問題?”

“噗哧!”夏吟的笑聲在幾人尷尬的靜謐中顯得異常突兀!

莫洋一臉懊惱,這不是從來沒有見過那麽多的銀子,一下子太激動,以至於將衣服的事情忘記了麽?難怪剛剛回府的時候眾人看他們的眼光不一樣呢,原來是這茬!

想罷,一溜煙從原地消失,隨之不見的還有莫凡!

陸叔笑得一臉得意,嘿,小樣兒,想跟我鬥,你們還嫩了點!

就這樣還想漲月錢呢?不過,兩個暗衛要那麽多銀子做什麽?買地契還是娶媳婦兒?

“哼,竟沒想到,當真是個美人!”突然,從房簷處傳來一個妖媚至極卻稍顯別扭的聲音!

夏吟抬頭向上望去,隻見一個紅衣美人正掛於房梁處,想來已經待了很久,而他們竟未察覺……

眼睛不自覺一眯,執起手中的白棋淩厲的朝紅影處丟去!

“哎喲,司徒昊,你怎麽找了個這麽粗魯的娘子!”許是不曾想到夏吟會出手,郝連梵一個不防,被白棋打中掉了下來,好在他武功了得,關鍵時候轉了個身將腳先落地了,不然,他的臉可就毀了!

“怎麽,有意見!”司徒昊說得雲淡風輕,夏吟打量了一下,這人定是和司徒昊認識的,不然……恐怕他也不會這麽容易就進來,定是司徒昊之前就已經吩咐過了!

“臉比人家白,眼睛比人家大,睫毛比人家翹,手指比人家的長,膚色比人家嫩,胸比人家……哎喲,哪個不長眼的敢打奴家!”說到一半,便捂著眼睛大叫起來!

“眼睛往哪兒看呢?”司徒昊眼前是一個空了位置的棋子,很顯眼,郝連梵的眼睛是他的傑作!

“不就是看一眼麽,要不要這麽小氣?”郝連梵捂著眼睛嘀咕著!

“這麽久不見,你居然舍得對人家下毒手,哎喲,人家不要活了啦!”郝連梵索性坐在地上手腳並用的撒起潑來,司徒昊司空見慣!

哼,他還知道這麽久不見呢?夏夏的胸是他可以隨便看的麽?

夏吟隻是一開始的時候眼裏閃過一絲錯愕。也為他語出驚人的話感到羞澀,卻也隻是一瞬間便恢複正常!

“郝連莊主遠道而來,怎可坐在地上呢,來人,備座!”夏吟掩去羞澀,直接對著門口吩咐著,此話一出,不止郝連梵愣住了,就連剛剛現身的墨瞳也露出驚訝的神色!

當當當,夕顏的新浪微博開通了,用新浪沒紙快來互粉吧,新浪id:樂文夏沐夕顏

☆、幸福來得太快反而會成為悲劇(6000+)

“你認識人家?”郝連梵順著墨瞳的拉扯扭捏的站了起來,眼裏閃著濃重的好奇!

“嗯!”夏吟抿唇,但笑不語!

“司徒昊,還是你之前跟她說了人家的身份?”見夏吟不答,郝連梵直接將目光轉向司徒昊!

“不曾!”司徒昊抿唇,動作和夏吟如出一轍!

“那她怎會知道的?”郝連梵可不依,迎著司徒昊走去,卻在離司徒昊一米處的位置被換好衣服出來的莫凡一拳打倒!

“哎喲,司徒昊,你這個破規矩什麽時候能改改,人家又不是會吃了你?窠”

“還有你啊,長得人模人樣的,怎會對人家這般粗魯呢!都不懂得憐香惜玉,打壞了人家你賠得起麽?”郝連梵再次起身,摸著被砸到的屁股,神情委屈,剛剛被司徒昊打到的眼睛也慢慢變得紅腫,看上去甚是怪異!

“……”莫凡嘴角一抽,實在不明白王爺為何會和這個不男不女的人成為朋友!

“想要知道你的身份不難!”夏吟適時的出聲,阻擋了郝連梵繼續責怪莫凡的話!

“嗯?說來聽聽!”

“第一,這天下長得如此好看卻喜歡穿大紅衣物的男子本就不多,第二,你能這般隨意的出入王府,說明你和王爺認識,第三,我之前聽聞,喜歡穿大紅衣物又長得特別好看說話還挺魅惑的男人,這天下怕是隻有一人了,當然,最主要的是。你腰間掛著的那塊代表郝連家的玉佩,不也在無聲的告訴我你就是天下第一莊莊主郝連梵麽?”

“……牙尖嘴利!”郝連梵這會兒算是聽出來了,這夏吟是擺明了在消遣他呢。明明可以隻說最後一句,卻偏偏故意饒了這麽一大個彎!

哼,他才不吃這一套呢!

夏吟含笑點頭,不置可否!在對付外人的時候,她的口才一向不錯……

“司徒昊,人家替你擋住了色/狼,你可得弄點好吃的犒勞犒勞人家,人家好餓啦!”郝連梵語調一轉,衝著司徒昊嬌滴滴的說著,話裏,像是有些邀功和對夏吟的挑釁!

夏吟挑眉,不明白他為何要邀功,也不明白他幫司徒昊做了什麽,而對於他的挑釁,更是視而不見!

“司徒昊,你這女人壓根兒就不愛你,人家故意引誘你她都不吃醋的!”見夏吟紋絲不動,郝連梵不滿的指控!

“郝連莊主真是有趣,既然明知你根本不喜歡我家夫君,我又為何要生氣?”夏吟笑得眉眼彎彎,這人雖然看上去嬌弱了些,愛好也奇特了些,倒也不是討厭的人,也難怪能和司徒昊成為朋友了!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重生男神凶猛嫁了個權臣權寵之將女毒謀重生之庶女羅蔓皇家寵婢首輔大人養妻手冊重生之做個好軍嫂重生九零年代小富婆愛慕我的都重生了前朝皇子綁回家(重生)重返十五歲之小嬌妻春意她很撩人[重生]繼兄總想掐死我(重生)重生七零:寵妻養成記重生90甜軍嫂重生七零小當家嫂嫂萬福(重生)重生七零虐渣渣絕對獨有我的弟弟是暴君重生之清沅他很神秘[重生]媚承君心可不可以不寵她[重生]獨步驚華,腹黑嫡女禦天下重生七零俏軍嫂回爐再造1978皇弟(重生)重生之一品丫鬟重生之紅杏素娘
  作者:夏沐夕顏所寫的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