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

第53節

“哎喲,二皇子說得哪裏話,奴家要是閃了腰,不是還有您溫柔的懷抱的麽?”他像是聽不懂司徒風話裏話外透著的諷刺,一個勁兒的朝司徒風身上粘去!

“主子,主子,男女有別,您不能這樣!”墨瞳一把拉住才沒讓郝連梵倒在司徒風懷裏!

“啊,說得也是!”郝連梵像是突然意識到這個事情一般,利索的直起身,嬌羞的朝司徒風笑笑又扭著他的水蛇腰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咳咳!”司徒風驚魂未定,他是腦抽了才會想要親自來見見這個一直給自己寫情書的男人!

他就不該存著那一點點的好奇,他更不應該明明知道對方是有龍陽之好的郝連梵還以身犯險!

早知道這般嚴重,還不如不見呢!得,他得想辦法早點結束這次荒唐的見麵!

“咳咳,本殿今日來,是想跟郝連莊主談談!”他清了清嗓子,準備直接切入主題!

“殿下您說,您是想要奴家的金子還是銀子?隻要您答應要了奴家,奴家全部家當都當場奉上!決不食言哦!”郝連梵眨巴著眼睛,對著司徒風頻頻放電!

“主子,這可不行呐!”墨瞳一急,直接擋在了兩人中間,以往主子若是喜歡上那個男寵,頂多是賞些奇特的玩偶罷了,何時這般大方過呀?全部家當,這買賣虧大了,不能做!

“哼,你讓開,我樂意不行麽?”美男被阻擋,郝連梵當場變了臉,一把將墨瞳推開!

墨瞳在房中打了幾個轉才勉強穩住身形!

“咳咳!”司徒風被嗆得不清,剛剛喝下去的茶就這般噴了出來,斜眼看著郝連梵,該死的娘娘腔,要不要這般語出驚人呐?

要了他?當他跟他一樣喜歡男人麽?

全部家當,真是財大氣粗,可他司徒風是那種會為了區區一點兒銀子出賣自己身體的人麽?

他現在恨不得離這個死人妖遠遠的……

“哎喲,我的小心肝兒,又沒人跟你搶,慢慢喝啊!要是不夠,咱待會兒在點不就是了?”郝連梵一下從凳子上躍起,說話間已經站在司徒風身邊幫他順氣了!

司徒風隻聞得一陣濃鬱的胭脂香,看清來人以後,更是被嗆得上氣不接下氣的咳嗽起來!

“……”這都什麽劣質粉脂啊?這麽難聞?得,看來談是談不成了,他還是溜吧!

想罷,司徒風一股腦跑出了好遠!

“哎喲,我的美人,你怎麽可以離開呢?”郝連梵話是這麽說著,語氣聽起來也很是惋惜,但是,卻絲毫沒有要追出去的跡象!

“郝連莊主,我家主子叫小的替他傳話,萬望郝連莊主往後不要再往府上送信了,我家主子說了,就算您送了,他也不會再收的!”剛剛進門的小七,嫌棄的皺了一下眉,規規矩矩的說著!

剛才聽到眾人議論她就想進來了,這些該死的刁民,居然把主子說成是這個死人妖的新寵了,她氣得恨不得把他們都殺了,奈何主子之前有吩咐,不得踏入,不得主動惹事!她一把火沒處發,隻能眼睜睜的望著自家主子被這個好煩調戲,所幸主子不喜歡男人……

不然,她真擔心自己會控製不住!

“嗯,奴家知道了,你回去轉告你家主子,這往後啊,奴家不會再給他送信啦!”

“……多謝!”小七詫異,這人,怎麽看也不像是好說話的人啊!

“慢走不送!”墨瞳冷眼說著,小七隻得壓下心頭的疑惑,起身離開!

“主子,您剛剛可都是連家產都差點不要了的,這會兒,怎會這般好說話?”今日主子的這一舉動,墨瞳也是看不明白!

“黑土,說你傻,你還真的傻呀?不能送信還不簡單?往後,奴家直接送人不就得了!”郝連梵把玩著墨瞳的衣袖,聽到墨瞳的疑慮將手中的絲巾往他臉上一甩,嬌媚的說著!

“……”墨瞳一愣,果然,被主子纏上的人,哪有那麽容易就可以脫身的!

“殺手怎麽可以喜歡上人呢?這可是大忌啊!”郝連梵突然沒頭沒腦的說了句!

墨瞳看著小七的背影,算是明白主子的話了!

可是主子啊,男人又怎麽可以喜歡男人呢?這也是大忌呐!

“喜歡上自家主子就更是不對了!”郝連梵也看著小七稍顯孤單的背影,若有所思的說道!

話裏,像是多了些其他的思緒,不過,來不及等墨瞳捕捉,已經不見了蹤影!

墨瞳眨眼,是自己看錯了吧?

果然:“哎喲,黑土,你快去把掌櫃的叫來,這麽一小壺茶怎麽就要了我一兩銀子呢?這麽貴,他搶錢啊?當銀子是這麽好賺的麽?快去,把他叫來,奴家要跟掌櫃的好好講講價才行!”郝連梵翹著兩根手指捏著那一壺很好的上等大紅袍,非常不滿的尖叫著!

雖說這茶是好茶,可這不是還沒喝幾口的麽?

眼睛一掃,剛巧看到被司徒風噴出來的一地水漬,不對,這怎麽還噴了一些呢?哎喲,這些個不當家不知道柴米貴的主喲。

怎可這般的暴殘天物呢?

“嘖嘖,噴了這麽多?他喝茶的時候就不知道一口喝少點麽?”

“早知道他喝進去就吐了,奴家就不給他點這麽貴的啦!”

“哎喲,真是可惜了我一壺好茶咯!”

“……”墨瞳無奈,默默的看了眼蹲在地上抱著茶壺自言自語的自家主子,步履蹣跚的走了出去,背影稍顯沉重!

他就知道,他就知道他家主子實際上就是一個一毛不拔的鐵公雞,他哪裏舍得真的把全部的家當送人呢?

要是他當真這般大方,那府裏的那些個美人也不會每次收到的禮物都是一些看著很稀奇實際上隻值幾個銅板的東西了!他就不明白了,明明是那麽便宜的東西,為什麽從主子手裏送出去就變成稀世珍寶了呢?那些個男寵還會為它爭得頭破血流的?就連那些街邊的小販無意中看見以後還都爭相效仿,恨不得整個鋪子裏賣的都是主子隨意丟棄的小物件兒?隻因主子不經意間說了句說的一句:嗯,這東西不錯!僅此而已!

☆、嬉笑女人間的戰爭〔6000+〕

哎,虧他剛剛還白擔心一場了!

墨瞳忍不住仰天長歎,蒼天啊,你怎麽就給我找了個這麽特別的主子呢?有主子這樣欺負屬下的麽?

司徒哲來的時候,看見的就是這麽一個場景!

墨瞳無聊的在一旁嗑瓜子,郝連梵和掌櫃的正在為了一兩銀子而交涉著!

“你說有你這麽小氣的掌櫃麽?一壺茶賣一兩銀子?”郝連梵卷著袖子,像極了路邊罵街的潑婦!

“郝連莊主,這是上好的大紅袍!一兩銀子已經很便宜了!”掌櫃的苦著一張臉,他們之間小氣的那個人到底是誰啊?身為全國首富,居然摳到連一兩銀子都不願意給,說出去誰信啊窠?

偏偏這人身份不一般,他又不敢明著罵!

“哼,誰讓你上這麽好的茶啊?我都沒喝一口!喏,全在呢,要不你收回去,順道打個折?”郝連梵雙手叉腰,翹著蘭花指趾高氣揚的說著!

“……”掌櫃一臉糾結,這不是你讓上最好的茶麽?這沒喝,能怪誰?再說了,這收回去,還能用麽?

“郝連,你又調皮了!”司徒哲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對掌櫃的遭遇頗感同情!

“好了,你下去吧,茶錢我付了就是!”聞言,掌櫃的鬆了一口氣,郝連梵小眼一眯,像是看到了珍寶一般!

“多謝四皇子!”掌櫃的如釋重負,加快腳步朝門外走去!

“等等!”眼看大門就在眼前,郝連梵的聲音卻極有氣勢的傳了過來!

“郝連莊主還有何事?”掌櫃的哭喪著一張臉,顫抖著將已經伸出去的一隻腳默默的收回,慢吞吞的轉身答道!

“既然是四皇子請客,你就下去準備一桌上好的菜肴來吧,切記,人家要最好的!”

“……”司徒哲一個踉蹌,已經到凳子邊的身子差點站立不穩,隻得轉身,惡狠狠的朝郝連梵瞪去,一臉的不忿!

“得嘞!”掌櫃的興高采烈的答應,這個好啊。終於有錢賺了!

這掌櫃的圓滿了,司徒哲可就悲催了,若是他沒記錯的話,上次他一時興起說要請郝連梵吃飯,結果這個死人妖吃掉了他整整三個月的俸銀,他肉疼了很久!

而更氣人的是,郝連梵這個坑爹的之後還說他隻吃了個半飽……

一個半飽就吃了他三個月的俸銀,這要是吃飽,不得吃了他半年的俸祿麽?那他還有銀子跑妓/院麽他!

“哎喲,四皇子幹嘛擺出這樣吃人的表情呢?隻不過是吃一頓飯而已,這樣都舍不得麽?”郝連梵又恢複了他嬌滴滴的模樣,說話的語氣裏卻是透著警告!

你不讓我吃飯,小心我不幫你辦事兒!

“不,怎麽會,你要吃多少都行!”司徒哲坐直身子,好吧,這些錢,他往後到皇兄府裏要來就是!

“這還差不多,許久不見,四皇子可是想奴家了?”

小爺我會想你?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

司徒哲心裏是這麽想的,可說出來的話卻是這樣的:“那當然!”

“哎喲,我就知道,難怪人家剛到京城你就馬不停蹄的趕來了呢”郝連梵這語出驚人的習慣,司徒哲已經習慣,好在他不像他二皇兄那般對這個不男不女的東西反感,還不至於被嚇跑!

“好了,郝連梵,別把秋波浪費在小爺身上,你知道的,這招對小爺沒用!”司徒哲嘴角一抽,他是哪來的自信認為他會想他?馬不停蹄?他以為他願意這麽急的過來麽?還不是收到他的飛鴿傳書說他郝連梵今日會在這茶樓等他麽?

他之所以來得這麽快,是因為他怕這個死人妖把他們京城的男子禍害了,他趕來救人的呢!

斜了一眼郝連梵,幾年沒見,這人臉皮的厚度見漲啊!

“哼,真是討厭!”郝連梵不滿的瞪了司徒哲一眼,他長得這麽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的,世人見了都覺得好看,為什麽到了他這裏就不受待見了呢?

難道,是他最近忙著趕路,風吹日曬的,皮膚不好了?

隻是這麽一想,他頓時急了“黑土,快,鏡子!”

“……”墨瞳默默的替他打開鏡子,任由他對著鏡子各種搔首弄姿!

“別照了,在照也就那個樣!”司徒哲對於他這種不搭調的行為已經見怪不怪!就在他照得特別開心的時候在一旁涼涼的來了這麽一句!

“哼,你這種粗人,怎會明白我們這種美人的擔憂呢?”郝連梵收起鏡子,幽怨的瞪著司徒哲!

“……小爺聽說父皇最近得到了一套西域進貢的胭脂,有返老還童之功效,改天弄來送你就是了!”司徒哲實在受不了這人自戀的模樣,隻得出聲打斷!

“咯咯,還說不喜歡人家,你們這些臭男人啊,就是口是心非的家夥!”郝連梵一聽,眼睛裏透著閃耀的光芒,說話也變得嬌羞起來!

“……你怎麽突然到京城來了?”無奈,司徒哲自動忽略他的那句,你們這些臭男人,強行轉移話題!

“奴家不親自來京城瞧瞧,又哪裏能夠知道二皇子是那樣迷人的人呢!”說起這個,郝連梵笑得花枝亂顫的,眉宇間還透露著小女人才會有的嬌羞!

“皇兄隻是讓你纏住他,讓他沒有精力去禍害我的美人皇嫂,可沒讓你動真格的!”司徒哲警告哲!

“咯咯!”郝連梵卻是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若隻是纏住,那多沒趣兒呀!

“你該不會,是真的看上我二皇兄了吧?”司徒哲一個咯噔,心裏隱約有了些猜測!

“這麽俊俏的男人,奴家怎會舍得放過呢?”郝連梵邊說,邊往門口望去:“怎麽,三爺沒來?”

“皇兄現在有了美人皇嫂,都不怎麽待見小爺了呢,更別說是你了!”

“奴家怎麽聽出一股子酸味來呢?怎麽,那個夏吟,當真那麽好看?比奴家還美麽?”前麵的話,像是在做鋪墊,實際上,郝連梵關注的重點從來都隻有後麵一句!

“什麽酸味?別亂說!”司徒哲不滿的一瞪,“不過啊,小爺那美人皇嫂可是我見過最美的人了!”話裏帶著陶醉!

“哼,怎麽可能,三爺長得比我美我就非常不滿意了,現在娶了個妻子比他還美?這往後要是生了個娃,那豈不是要超過我了,不行,我得去見見才行!”

郝連梵一聽這話可就急了,他倒是要親自去瞧瞧什麽樣子的女人能比他還美,這怎麽可以嘛!

“不行,皇兄特意吩咐過,不準你接近我的美人皇嫂!以免汙了她的眼睛!”司徒哲這才反應過來,因著他的嘴快,美人皇嫂要被這人***擾了,皇兄知道估計會滅了他吧!

“怎麽,有美人就藏著不讓我見?還擔心汙了她眼睛?”一聽這個,郝連梵就火大,這司徒昊擺明了想過河拆橋嘛!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重生男神凶猛嫁了個權臣權寵之將女毒謀重生之庶女羅蔓皇家寵婢首輔大人養妻手冊重生之做個好軍嫂重生九零年代小富婆愛慕我的都重生了前朝皇子綁回家(重生)重返十五歲之小嬌妻春意她很撩人[重生]繼兄總想掐死我(重生)重生七零:寵妻養成記重生90甜軍嫂重生七零小當家嫂嫂萬福(重生)重生七零虐渣渣絕對獨有我的弟弟是暴君重生之清沅他很神秘[重生]媚承君心可不可以不寵她[重生]獨步驚華,腹黑嫡女禦天下重生七零俏軍嫂回爐再造1978皇弟(重生)重生之一品丫鬟重生之紅杏素娘
  作者:夏沐夕顏所寫的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