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

第48節

“好吧,既然娘子這麽喜歡在上麵壓著為夫,下次我們就試試好了!”司徒昊靈機一動,再次打趣著夏吟來!

“……司徒昊,你這個流氓!”夏吟剛剛恢複不久的正常膚色再次漲紅,司徒昊這丫的,到底還能不能好好說話了?

“哈哈!”山洞裏,傳來男子爽朗的笑聲,洞裏有水,又深不見底,聲音在洞裏不斷回蕩,聽著,有些滲人……

夏吟狠狠的皺眉,非常不滿的伸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太丟人了,真是太丟人了,話說,她現在悔婚還來得及麽?

這個念頭隻在心裏一閃而過,雖然嫁給司徒昊是個意外吧,不,是源於一個錯誤的判斷吧,可是,放眼望去,像司徒昊這麽優秀的夫君哪找去啊?

夏吟撇了撇嘴,得,既然已經上了賊船,那就不下了,將錯就錯也沒什麽不好!

水勢漲得很快,沒多大一會便沒過兩人頭頂,司徒昊抱著夏吟隨著水流不斷升漲慢慢向上遊去!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可是洞口還是沒有一點可以看得見的痕跡,司徒昊擔憂的看著夏吟,夏吟的臉色已經變得有些蒼白,像是快受不了了一般!

是他們太低估這井的深度了,本來以為找到了出去的辦法一切都會變得很容易,卻沒想到,這井居然會這麽深!

司徒昊奮力的朝上遊著,盡量把夏吟的頭舉出水麵,呼吸到新鮮空氣,夏吟覺得緩和了一些!

“司徒昊,你把我舉高一點點!”夏吟眼睛四處遊蕩,手裏的夜明珠折射著碧綠色的光芒!

司徒昊聞言,全力將夏吟舉起,夏吟也終於看清楚十幾米高的地方那裏有一個凹進去的槽,麵上一喜,或許,他們可以到那裏先休息一下再繼續!

“司徒昊,在你的右手邊位置,向上十三米左右的地方有一個凹槽,咱們先到那裏去!”司徒昊在水裏,不能說話,仔細的辨別著夏吟所說的話!

夏吟話音剛落,司徒昊便抱著她騰空而起,直直朝夏吟所說的那個位置飛去!

水漲十幾米還需要一些時間,他們可以先去休息,雖說此刻還在水裏,但憑他的功力,全力飛出十幾米倒也不成問題!

“碰,啪!”兩人落到高台的上的時候,卻撞在了高台上一個凸起的地方,還不等兩人作何反應,便再次順著打開的門滾了進去,而就在他們停下來的時候,剛剛撞開的門也迅速合上!

“這是什麽地方?”以為是出口,卻沒想到是又一個陷阱,兩人不滿的撇嘴,卻也認真的觀察起眼前的情況來!

這個地方像是人為挖出來的通道,他們進去以後,兩側的火把便都自己燃燒了起來,這會兒看上去,整個路口燈火通明!

一條小路蜿蜒而去,一眼望不到盡頭!

夏吟將夜明珠收好,打量了一番便開口問道!

“不清楚,走!”司徒昊一馬當先,拉起夏吟的小手朝裏邊走去,他剛剛檢查過了,他們剛剛不小心碰到的那個門隻能從外邊打開,也就是說,他們現在隻有一條路可以走,要麽留在這裏等死,要麽就是繼續前行,盡管前麵,不知道又會遇到些什麽不可預知的危險!

兩人順著青石板鋪成的小路一路前行,路邊斷斷續續有火把,卻都是在他們快要接近火把的時候自己點燃起來的,這一現象,兩人覺得怪異,卻也好奇!

在隻能夠兩人一同前行的石壁上,滿滿的都是各式各樣的壁畫,巧奪天工!

“這些東西,還有這些文字,為什麽不是我們現在所使用的?”夏吟仔細辨認著,卻什麽都看不懂!

“這些,應該是哪個民族或者是王朝的圖騰,我記得我之前在一本書裏看過相似的圖畫,但是年代久遠,已經沒有多少印象了!”

夏吟停在一副超大的壁畫麵前邁不開腳步,眼睛裏散發著濃重的好奇,“司徒昊,這是虎麽?”

司徒昊聞言,轉身朝夏吟所說的地方望去,一隻非常龐大的看著像是虎的東西整整占了一大片牆壁,雖是刻畫的,但卻難掩它那咄咄逼人的氣勢!

“看著像,可是我不曾聽說過有黑色的虎!”司徒昊仔細觀察,最後得出結論,這也是夏吟不明白的地方,它長得像虎,頭頂上的王字標誌也充分證明著它就是一隻虎!

可是,顏色不對!

兩人順著小路一路前行。壁畫一直未曾停下,有各式各樣的虎,或乖巧的趴著,或跑或跳,有這個民族的信仰,有太陽,還有這個民族的來曆和發展過程,當然還有很多他們看不懂的圖標和文字!

“這樣看來,這裏應該是曾經的羅族人的發源地或者是居住地了!”司徒昊翻看著從石壁上拿到的一本書,上麵用了漢語做了一些標記!像是特意為後人留下的一個提示!

“嗯?”

“據這本書上記載,這裏原來生活著的是一群叫做羅族的原始民族,在很久以前經曆了一場重大的浩劫,羅族人集體遷徙了,至今下落不明,他們是一個崇尚火的民族,剛才我們一路走來看到的東西,便是他們這個民族的發展曆程,而黑虎,是他們的信仰!”

“這麽說來,這裏現在已經沒有人居住了,司徒昊,這裏有三條岔路,我們應該走哪邊?”夏吟看著擋在兩人眼前的三條岔路,一時犯難!

“哎!”司徒昊輕歎一聲,將書遞給夏吟,緩步走到一旁靠著,經過水的浸泡,他的傷口已經開始發炎,為了不讓夏吟擔心,他並未讓她知道,他靠在一旁稍微消息調整一下自己的體力,再看了一眼旁邊的三個岔路,看來,還有一場硬仗要打呢!

夏吟接過,看著司徒昊已經翻開的頁麵,一時竟有些哭笑不得,這老天爺到底是在跟他們開什麽玩笑呢?

隻見書本頁赫然寫著:

若是本族人自是知曉出去的方法,若是外來人走到了這裏,想要出去,就得自己闖關,若是過了,那到時候自會有出去的提示方法,但若是沒過,就等著死吧!

一行赫然醒目的字過後,便是九個看上去特別恐怖的圖片,每一個都危機四射!

“這麽說來,無論我們選擇哪一條路,實際上都會麵臨三個考驗!”夏吟看完,將書本放回原地,這本書,應該是羅族人故意留下來的吧!

這般狂妄和囂張的民族,到底是因為什麽原因導致現在這樣的結局的呢?夏吟突然好奇,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

“嗯!”司徒昊點頭,“沒錯,唯一有差別的就是,運氣好的話,我們會選擇到相對比較容易的關卡,若是運氣差了,那就,有可能咱們就交代在這了!”司徒昊微微一笑,支起身子,說著漫不經心的話語!

“我來選麽?”夏吟撇嘴,她是該說這人不怕死還是應該說司徒昊太自信呢?這生死關頭,居然還能這般悠閑,想必,這世間也沒幾個這樣的人了吧!

見司徒昊含笑點頭,夏吟直接用行動證明著自己的選擇,率先朝中間的岔路走去!

司徒昊恢複精神,趕忙去將夏吟拉住,自己先一步鑽了進去!

手心傳來司徒昊特有的溫度,夏吟嘴角上揚,彎出一個好看的弧度!

竟是忍不住哧哧笑了起來!

“你這是傻了?”司徒昊像二丈的和尚摸不著頭腦,這種生死關頭,夏吟怎會還笑得出來!

“司徒昊,你有沒有覺得,我們這樣,像是已經過了一輩子一般!”夏吟笑得溫和,幸福的感覺從心靈深處散發,整個人都像是被幸福包裹著一般!

司徒昊前行的腳步一頓,“夏夏,不像過了一輩子,倒像是過了好幾輩子一般!”

“嗯,也是,像我們這樣的患難夫妻可不少,可是遇到這麽多磨難的夫妻可是不多!”夏吟笑開,縱使前麵會是數不清的危險,但是,司徒昊,隻要有你在,不管是黃泉碧落還是陰曹地府,我都樂意前往!

“傻丫頭!”司徒昊低笑,傷口又開始隱隱作痛!

夏夏,我隻願,執子之手,能夠與子偕老!

“刷刷刷!”司徒昊剛剛推開一道小小的石門,便從裏麵射出數不清的暗器,他反應迅速,抱著夏吟在地上一滾便已經進了石門,同之前一樣,剛進去門便已經被封死,兩人已經了然,要麽闖過去,要麽,留下來!

兩人站定,看著空空蕩蕩特別平靜的空的石室,呼吸都變慢了許多!

“啊!”司徒昊一個不防,身後突然被一拳打中,踉蹌了幾步!

接著,陸陸續續從各個地方冒出很多的石人,夏吟回想了一下,想來他們運氣不是很好,第一個碰到的便是打不死,砍不斷又掙不開的石人陣了!

兩人對視一眼,迅速向對方靠攏,極具默契的背靠著背和石人對打起來!

可是,沒多達一會兒,兩人身上便不同程度的受傷,隻因為真如書上所說,這些石人當真是砍不斷又不會死的,就算被強行推開,沒一會兒便又自動合攏朝著兩人襲來,並且,他們出拳雖然有些慢,但是,那可是石頭做的啊,打到人身上都是青一塊紫一塊的!

之前整個石屋都是空的,因著打鬥,地麵上被埋藏著的一些骷髏頭便露了出來,夏吟覺得背脊發涼,這些人,都是像他們一般誤闖進來便再也沒有出去的麽?

“不行,夏夏,肯定不是這樣的解法!”司徒昊皺眉,這樣下去,兩人不被打死也會被累死!

“是啊,我們要想辦法找到他們身上的破綻!”夏吟點頭,剛巧一個石人朝她打來,想要躲閃已經來不及,便側身將劍朝石人身上砍去!

夏吟奮力將石人推開,因避閃不開劍劈在石人的關節處,隻聽哢嚓一聲,那個石人的手臂竟然斷裂,掉在一旁!

兩人麵上一喜,竟沒想到這誤打誤撞的還找出了他們的破綻,兩人不做停留,奮不顧身的朝著石人的各個關節處賣力的砍去,居然當真有效果,又過了小半個時辰,兩人看著滿地的斷肢殘臂,不由自主的呼了一口氣,頭上,是大股大股的汗珠,身上也受了傷!

司徒昊看著夏吟絕色的小臉上多了些傷痕,嘴角還微微浮腫,打趣兒的話卻是再也說不出來,心裏湧出一陣陣的疼痛!

一把抱住夏吟,眼裏閃過愧疚,夏吟任由他抱著,臉上是傻乎乎的笑容,她不在意自己過的日子是好還是壞,也不介意自己到底能夠活到什麽時候,但是她介意這些日子是跟誰一起過的,她心裏雖有無限的仇恨,可她也不會辜負司徒昊對她的深情!

夏吟抬頭,主動吻住了司徒昊,已經好幾天未曾好好休息,又接連遇到這些麻煩,沒有吃飯,沒有喝水,甚至不知道現在是何年何月,更不知道他們已經在這個黑暗的地方待了多久,兩人的體力本就透支了!

司徒昊一愣,用力的回吻著夏吟,兩人嘴唇幹裂,吻上去激不起任何的***,味道也不像是平日裏那樣甜美,可是他們依舊賣力的擁抱,狠狠的擁吻,他們想用這樣的方法告訴對方自己的存在,想用這樣的方法給對方傳達勇氣,用這樣的方式,告訴對方,他們必須為了對方堅持到最後……

“呼呼!”兩人累的氣喘籲籲,一同癱坐在地上,衣服上已經沾滿了塵土,快要看不出本來的顏色了!

“哈哈!”兩人相視大笑,卻在這時候牆壁上突然蹦出一行字:生存離不開火,死亦離不開火!

看到這樣的字,兩人知道新一輪的挑戰又來了,雖然不明白這一關的的名字為何用了羅族的信仰,卻明白這一關肯定跟火有關係!

沒錯,羅族信仰火,將虎做為圖騰,這句話也是他們一種習慣,因為在他們看來,人活著離不開火,死了也是,死後要對屍體進行火化,這樣就可以去到另外一個極樂世界!

看見這一場景,兩人的神經再次處於高度緊張中!

隻見原本平坦的空地上,突然從中間裂開,兩人飛身閃開,中間位置的斷裂卻越來越大,到後來直接擴散成圓形那個,將整個可以站立的地方都盡數毀去,夏吟狼狽的躲開,可是手上的力氣哪裏趕得上它斷裂的速度,夏吟的身子如失重般朝著裂開的地方墜落。

司徒昊一急,焦急拉住夏吟的手,兩人一同墜在斷層邊!

熱氣撲麵而來,夏吟顫顫的往下望去,距離自己一米多遠的地方燃燒著熊熊烈火,不對,嚴格的說,那不是火,是岩漿,若是不小心掉了下去,將會屍骨無存!

竟是這樣,這一關的考驗竟然是這樣?這些羅族人是想讓他們陪葬麽?

“司徒昊,快放手!”想明白以後,夏吟眼睛一寒,這種情況下,焦急的對著司徒昊喊去!

“夏夏,別說話,我定會把你帶出去的!”司徒昊手上的力氣不斷流失,卻仍舊死死的拉著夏吟不放手,炙熱的氣息源源不斷的傳遞著。上麵的斷層已經接近邊緣。

夏吟看得著急,若是司徒昊在不放手,他們都會掉下去的!

她使勁兒掙紮著,手上的力氣已經耗光,就連抬起另外一隻手去掰開司徒昊拉住她的手都沒有了力氣!

“司徒昊,放手!”夏吟朝下望了一眼,岩漿已經慢慢漲了起來,馬上就要到她的腳尖了,情況很是危急!

“這裏應該是火山爆發地,看樣子,馬上就要噴發了,你快放了我!”並且,若是她的判斷沒錯的話,隻要有人掉下去,這一關就算過了,另外一個人絕對不會再有危險!

“夏夏,別說話!”司徒昊受傷的位置完全被撕開,鮮紅的血液順著手臂一直流下去!

“哢嚓!”隻聽哢嚓一聲,像是骨頭斷裂的聲音從司徒昊的手臂處傳來,夏吟急得大哭,可是炙熱的氣息撲麵而來,他們連呼吸都變得困難!

“司……徒昊,放……手!”夏吟被濃煙嗆得不輕,說話都說不利索!

手臂的疼痛讓司徒昊接近模糊的神經稍微清醒了些,手上傳來鑽心的疼痛,但是他依舊抓著夏吟緊緊不放,費力的抬頭向上望去,頭頂,剛才那個石壁的一麵,不知道什麽時候居然裂開了一道很大的口子,司徒昊不做他想,眼裏閃過一絲希望!

與其在這裏吊著等死,不如賭一回吧!萬一他就賭贏了呢?

“夏夏,聽我說,咱們一起向上用力,我喊一二三就開始!”實際上,現在的兩人哪裏還能施展什麽輕功呢!

夏吟聽罷,雖不明白司徒昊要做什麽,卻還是配合著向上動了動!

“一,二,三!”

司徒昊一個猛勁兒,兩人當真一起朝著那個裂開的凹槽甩去!

與其同時,剛才兩人在的那個位置噴出火花,劇烈而耀眼,當然,噴成什麽樣子夏吟沒有看清楚,因為再次關閉的石門已經阻隔了兩人的視線!

夏吟回神,像是在鬼門關走了一圈,仍舊心有餘悸,隻要慢一點點,一點點的時間,她和司徒昊就葬身火海了!

“司徒昊,你怎麽樣?”砸到地上的夏吟顧不上自己身上的傷,也顧不上整理自己害怕的情緒,爬到一邊檢查司徒昊的傷勢!

“夏夏,對不起,接下來的路,我怕是不能陪你一起走了!”司徒昊半盒著眼睛,說完這話人已經昏了過去!

夏吟被嚇得不輕,俯下身子,顫抖著手朝司徒昊的鼻間探了探,一股溫熱的氣息在緩緩流出,提著的心終於放下了些,還好,雖然氣息很是微弱,但是最起碼證明司徒昊還活著!

這對她來說,無疑是最大的驚喜了!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重生之寵你如命 夫子在上 重生後我成了嗲精 娘娘又作死 反派老婆不好做 九零年學霸網紅 重生之嫡女篡權 六十年代女醫生 重生七零末:小媳婦威武 蜉蝣卷(重生) 撞臉夫婦[娛樂圈] 重生軍嫂是棵樹 又見1982 重生八零小娘子 神算大小姐 回到被渣前 重生八零小農女 重生之先下手為強 愛上隔壁水泥工[重生] 郡主嬌寵日記 重生之福氣小嫂子 大笑拂衣歸 重生九零:第一農女 八十年代萬元戶 重生之寵妻為上 小宮女的帝後之路 京圈女首富[重生] 老大是女郎 玄學大師在八零年代 反正我也不要臉
  作者:夏沐夕顏  所寫的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