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

第46節

心裏突然湧起一股甜蜜,像是隻因為這一個認知,她所有的努力和付出都是值得的一般!

“你別想太多!”卻在下一秒,心裏的甜蜜被瞬間打破!

“我身邊的每一個人,他們每天做的每一件事情,我都知道!”言下之意,就是讓小七別自作多情!

“主上,您這樣活著不累麽?”心裏的甜蜜瞬間化為烏有,苦澀溢滿整個胸腔!小七開始為司徒風心疼!

“累,可是我若不這麽做,我連睡覺都睡不安穩!”司徒風本是調戲小七,這會兒聽見這樣的話,眼裏閃過茫然,有些慌亂的轉身,繼續看著山林的動向!

“小七,我自小便喜歡站在高的位置,因為這樣可以看得更遠,你說,我想要的東西,我能得到麽?”像是自言自語,但又叫著小七的名字!

“主上想要的東西,定能得到的!”小七也朝下望去,暗自下了決定,主上,隻要是你想要的東西,小七就算是拚了性命也會努力替你得到!

“嗯,那她呢?”司徒風抬手,指著林間那個殺人不眨眼的女人問道!

小七順著他的目光看去,眼裏的光芒又黯淡了些!

“主上若是想要,就一定可以的!”

“嗯!”司徒分滿意的笑了!

“可是主子,你若是喜歡她,為何還要設置那麽多的陷阱?”小七實際想問的是,您既然喜她,難道不怕她死在裏麵麽?

“若是這樣就死了,那我也沒有要她的意義了!”司徒風笑答,在他看來,不夠強大的女人,根本就配不上他!

“小七,那封信的事情,可有查清楚了?”司徒風突然想起近幾個月一直收到的信,那個人一直行蹤不定,但是每天都會定時給自己寄來信,內容大多千篇一律,無非都是表達著對他的喜愛之情罷了!

這件事情,困擾了他好長一段時間了!

被個男人表白的感覺,當真是,糟透了!

“已經查到一些蹤跡,這個人貌似在江湖中有一些背景,主上想做什麽?”

“盡快聯係上他,就說,我要見他!”司徒風揉了揉眉心,這事情,還是要早些解決的!

不然這事傳了出去,以後想要抱得美人歸可就更加不容易了!

“是!”小七擰眉,雖然不懂得主上為何又突然願意去見這個怪人,但是,她還是會將事情盡快辦妥!

老皇帝在劉喜的帶動下一路走了很遠,眼裏寒氣更甚,拋棄麗貴妃是不得已的辦法!

不是舍不得,而是;麗貴妃是他暗中培養的很多年的人,就這麽丟棄壞了他的計劃!

“皇上,送您回宮以後老奴在回來找找,這劍上有毒,您必須得回去!”劉喜知道皇帝心裏不甘,可是眼下不是擔憂這件事情的時候!

那個女人若是活著固然很好,若是死了,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嗯!”皇帝點頭,他的嘴唇已經變成了褐色,傷口處不斷有黑色的血流出,看樣子,毒氣已經開始發作了!

劉喜不敢多做停留,隻得更加賣力的朝前飛奔而去……

林中

四人配合默契,已經解決了很多的蒙麵人,周圍的人一個個血紅著雙眼,恨不得將中間幾人碎屍萬段!

看準時機,兩人找出一個突破口殺了出去,莫凡和莫洋緊隨其中!

“刷刷刷……”幾人頭頂,突然出現數不清的陰影,抬頭望去,隻見數不清的暗器朝幾人砸來!

這是一大塊一大塊的鐵皮,鐵皮上布滿了數不清的鐵釘,若是不小心被砸到,非得砸出血窟窿不可,看著甚是嚇人!

幾人穿梭在林間,險險避開,卻也因此幾人被迫分開!

司徒昊臉色微變,好在他的輕功比夏吟好了太多,他緊緊抱著夏吟,將她護在胸前,手臂上卻被擦到了一些!

“走,朝這邊!”兩人艱難的在林中穿梭,精神處於高度緊張,身邊一個微小的聲音都能引起關注,每朝前一步都走得格外小心!

“皇家園林怎麽會出現這些東西?”夏吟將自己裙角的衣服撕了替司徒昊包上,雖然手法熟練,神色淡然,但眼睛裏還是流露出心疼來!

“皇家園林當然不可能有這些東西,為了確保皇子和大臣子女的安全,這裏的每一種動物都是經過千挑萬選過的!”司徒昊眼裏散發著淡淡的柔情,分析著眼下的時局!這一直是皇朝的規定,除非,是有人……

“那就說明,這些事情都是有人刻意做的!”這一說法剛好印證了夏吟的猜測,隻是她一時想不明白到底是何人所為!

“嗯!”司徒昊點頭!

“那你覺得會是誰?”

“還記得我們進林子之前司徒風說的話麽?那時候我就覺得有異,卻不想他們居然會這般明目張膽!”司徒昊稍加思索,便直接道出了事情的關鍵!

“他們?”夏吟已經包紮完畢,抓到了司徒昊口中的關鍵!“還有誰?”

“若是沒有父皇的首肯,林子裏不可能出現這麽多的東西。若是我沒看錯的話,刺殺我們的黑衣人是父皇手下的錦衣衛冒充的!”

“……”夏吟心裏震驚,想不到皇帝竟這般狠心“他為什麽要這麽做?”處理好了傷口,兩人低聲交談,相諧朝前方走去!

“這麽做,無非是在擔心我們這些皇子當中有人存有二心罷了,他想借機試探我們而已!”

“若隻是試探,怎會下這麽重的手?我們有武功在身要逃出去相對好一些,但是那些大臣子女,並不是誰都能活著離開的!”夏吟皺眉,對皇帝這樣的做法很是不滿!做為皇帝,為了一個子虛烏有的試探居然不惜賠上這麽多人的性命!他也不怕大臣們聯合造反?

“我們一路走來遇到的伏擊,不是同一人所為……”司徒昊沉聲分析著!

“那是……”

“父皇心機深沉,他若是懷疑我們,定然隻會安排一些無傷大雅的試探,那些狼群,不是他這樣的人會做的事情,倒更像是太子,至於後麵遇到這些致命的暗器,不像是太子那樣沒有大腦的人可以想的出來的,倒更像另外一人的風格!”誠然,皇帝都自負,暗器這樣的武器他不屑,至於狼群,這樣低智商的選擇他更是不會,至於那些危機重重的埋伏,定是有人先前做好了準備的!而這樣細心的人,在他們五位皇子當中,就隻剩下一人了!

“司徒風?”夏吟本能的覺得是他,那個人,表麵上不理朝政,遊戲人間,但實際上,定然不會是好應付的主!

  ☆、甜蜜夏夏喜歡記得說要(6000+)

“嗯,就是他!”司徒昊點頭,竟沒想到,除了太子,這個世間,想要他的命的人,還有不少,而且這個人,應該才是那個他可以稱之為對手的人!

“小心!”司徒昊還沒喊出聲,兩人腳下便出現一個偌大的窟窿,夏吟隻覺得腳下一空,人也失去重力朝下直直的掉下去!

司徒昊不做他想,已經追隨著夏吟一同跳了下去!

這是一個很窄的窟窿,深不見底,越往下掉越是黑暗,濕氣極重,司徒昊護著夏吟,手不斷朝岩壁抓去,卻發現,牆上全是濕的,長滿了青苔,很滑,根本就抓不住,而且,在這樣狹小的空間裏,輕功根本就是施展不出來,隻得任命的往下掉,而他能做的,就是在墜地以後盡量將傷害降到最低!

“碰!”兩人砸倒在地,司徒昊一個翻轉做了墊底,很奇怪的是,牆壁上漲了青苔,這底上卻是幹的!

“嗯!”

“司徒昊,你怎麽樣?”夏吟隻覺得自己跌坐在一個柔軟的懷裏,身下傳來一陣悶哼,來不及感歎司徒昊對她情深意切,急忙問道!

“沒事,不用擔心!”夏吟從懷裏掏出夜明珠,找了個地方放好,將司徒昊扶著坐起,由仔細檢查起他的傷口來!

“你真傻!”看著司徒昊因為保護她將剛剛包紮好的傷口再次撕裂,夏吟心裏也跟著犯疼!

“一點小傷,沒事的!”司徒昊覺得心裏暖暖的,坐直了身子,讓夏吟替他重新包紮!

“都流了這麽多血了還小傷,司徒昊,你就是個傻子!”夏吟鼻子泛酸,忍不住又要哭出來,她本不是愛哭的人,可司徒總是在無形當中給予她感動,這樣被人細心嗬護的感覺,真的是,好極了!

“好了,沒事了!”司徒昊一把拉過夏吟,直接將她抱在懷裏,眼睛四處打量著!

沒想到洞口那麽宅,底部居然這麽寬闊窠!

抬頭望去,一眼望不到邊,漆黑一片,地上因著有夜明珠的照耀,倒顯得亮多了!

“這下該怎麽辦,出不去了!”夏吟趴在司徒昊懷裏,撇著嘴,這壁上這麽滑,又這麽高,想要施展輕功腳下沒有支撐點,定然是出不去的,況且,這牆壁上出了青苔連一根藤蔓都看不見,偶爾還能看見一些牛蛙在蹦躂著!

好吧,若是不趕緊想辦法出去,不被渴死也會被餓死吧?他們,總不能吃牛蛙吧?夏吟翻遍了自己身上還有司徒昊身上,勉強找到一根火折子,可是放眼望去,除了青苔就是石頭了,總不能指望用一根火折子將牛蛙烤了吧?

司徒昊隻是滿眼含笑,並不說什麽,眼睛卻在四處飄著!

“咦!”夏吟一個蹦躂,從司徒昊懷裏站了起來,手在牆壁上一直敲敲打打,時不時側耳聽著!

“哇,我知道該怎麽出去了!”夏吟突然大叫,可是轉身看向司徒昊,男子並未因為她的話有什麽特別的反應,依舊保持著剛才的動作,一點也不覺得驚喜,別說驚喜了,就連驚訝都不曾有一點!

“司徒昊,你早就想到辦法了對不對?”夏吟美目一寒,像是突然間意識到什麽一般!

司徒昊微笑,不置可否的點頭!

“哎,你過分耶,知道怎麽出去還讓我這麽幸苦的找半天!”夏吟不滿的嘟嘴!

“好了,為夫知道錯了還不行麽,陪我坐會兒!”司徒昊伸出他修長的手,一把將夏吟再次抱在了懷裏,他隻是覺得這樣的夏吟很有活力,很是可愛,不忍心破壞她的興致罷了!

“嗯!”夏吟乖巧的窩在司徒昊懷裏,已經累了一天了,再加上他之前就受了傷,掉下來的時候又被砸到,應該很是累了吧!

可是,夏吟脖頸猛地一縮,司徒昊抱著他,手環住她的腰,腦袋枕在她的脖頸處,溫熱的氣息一直撲灑在她的脖頸間,她覺得又熱又癢,心裏還有些別樣的情緒,將她整個人撓得癢癢的!

“外麵快黑了,我們養足精神再出去吧,好累!”司徒昊揶揄著,大手卻沿著夏吟纖細的腰向上移動,夏吟的心也跟著顫抖起來!

“司徒昊,別鬧!”夏吟隻覺得自己的呼吸都開始加重了,輕聲呢喃!

“夏夏,如此良辰美景,又沒人打擾,我們不做點什麽豈不是可惜了?”司徒昊輕笑,手上的動作越加放肆起來!

他本不是貪色的人,可遇到夏吟他就把持不住,再者,嚐過男女間這種特殊的滋味以後,他也不想控製自己!

“司徒昊,這可是……”外麵,話還沒說完,夏吟嬌嫩的唇便被司徒昊含住,空氣瞬間升溫!

“司徒昊……”夏吟漲紅了一張臉,直覺告訴她這是不對的,可是,她拒絕不了!

“嗯,你隻要告訴我,你想不想要?”司徒昊循循善誘。

“嗯……”夏吟還沒想好應該怎麽回答,身體已經率先做出了反應!

“你這個磨人的小妖精!”司徒昊低聲呢喃,再也不強行忍著了!

許久之後,夏吟眨巴著眼睛,幽怨的看著司徒昊,不是說累了麽?不是說好就一次的麽?為什麽說話不算!

“司徒昊,你說話不算!”夏吟怒瞪!

“嗯!”司徒昊點頭,這種事情,怎麽可以說話算話!

“司徒昊,你不是受傷了麽?”夏吟叉腰!

“嗯!”是受傷了啊,可他受傷的手臂,貌似不影響其他!

“司徒昊,你就是一隻披著羊皮的大灰狼!”夏吟委屈!

“嗯……”這是什麽比喻?司徒昊無奈,好吧,就算他是一隻披著羊皮的狼,那夏吟也享受了不是,況且,隻要她喜歡,是狼也無所謂!

狼可是很凶猛的動物,夏吟這樣形容他,也是一種美稱吧?

“司徒昊,你就是……你就是一隻禽獸!”夏吟一時詞窮,她都這麽生氣了,為什麽對麵的人還笑著!

“嗯,那你就是一隻妖精!”司徒昊脫口而出,立馬便又覺得禽獸配妖精有點不倫不類,隨即又安慰自己,反正他司徒昊就是一個不走尋常路的人!

之前不是還有人說他無情無義,狼心狗肺麽?現在加上個禽獸,再來個不倫不類他也不介意!

“嗚,司徒昊,你欺負我!”好吧,夏吟算是明白了,這人就是塊木頭,壓根不懂得她心裏的感受!

“……”司徒昊徹底沒轍了,這女人的心思怎就這麽難懂呢?明明自己也享受了還怪他?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撞臉夫婦[娛樂圈] 重生軍嫂是棵樹 又見1982 重生八零小娘子 重生之嫡女篡權 神算大小姐 重生七零末:小媳婦威武 回到被渣前 重生八零小農女 重生之先下手為強 愛上隔壁水泥工[重生] 郡主嬌寵日記 重生之福氣小嫂子 大笑拂衣歸 重生九零:第一農女 八十年代萬元戶 重生之寵妻為上 小宮女的帝後之路 京圈女首富[重生] 老大是女郎 玄學大師在八零年代 反正我也不要臉 七零年代美滋滋 被拐後我重生了 皇恩 九十年代交易所 一夜回到七零末 重生之錦瑟為嫁 國民初戀是網紅[重生] 重生寒門驕子
  作者:夏沐夕顏  所寫的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