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

第38節

“就隻有客棧不曾搜過了?”鳳輕笑托著自己的下頷,像是在思考一般!

“是的,世子!”

“哼,照你這麽說,那女飛賊就藏在這裏咯?”鳳輕笑一直在笑,隻是笑容不及眼底!

“小的……”牢頭已經開始瑟瑟發抖?這話要他怎麽答?要說在了,萬一到時候不在呢?若是真的在,到時候不曾搜查豈不是失職!

如此進退兩難的境地,當真是讓人覺得害怕!

“這麽多人,區區兩個黃毛丫頭都找不到,你們是飯桶麽?”鳳輕笑說得雲淡風輕:“既然這一點點小事都辦不好,留你們何用?”隻聽到啪的一聲,牢頭已經飛出好幾米,人在地上打了個滾,吐了一大口血,人也閉上了眼睛,也不知道是死了還是暈過去了!

眾人警惕,無不後退一步,這個小世子,當真如傳言般可怕呢!

“回去告訴你們縣老爺,若是想查就自己親自來,若是沒有那個本事,就別找些沒用的東西到本世子麵前礙眼!”

“是是是,世子爺說得是!”剩下的人哪裏還敢得罪眼前的人,他說什麽便是什麽,低著頭一個勁兒的應著!

“嗯,就跟他說,若是不想活了,招呼一聲,他的命不值幾個錢,本世子,要得起!”鳳輕笑一直在笑,說出來的話卻讓人覺得膽寒,官差們無不點頭稱是,提起地上眼睛緊閉的牢頭趕緊離開!

鳳輕笑眼睛一暗,看了一眼遠去的眾人,輕蔑的譬了一眼,當真是找死不挑日子的,他下手,還能留活口麽?

如此不懂規矩的人,確實該死!

廂房

“吟兒,我喜歡你!”

“吟兒,當心太子,是他要害我們夏家!”

“吟兒,好好活著,好好活著!”

“夏吟,我從來不曾喜歡過你,你滾吧!”

“對,你猜的沒錯,你的父親和爹爹,就是我殺的,你能奈我何?”

“夏吟,你有什麽資格做皇後?你的孩子,又怎麽會有資格來到這個世界上呢?對了,你的家人已經被朕判了滿門炒斬!你也下去陪他們吧!”

“娘親,救我,娘親,你怎麽不好好保護我?”

“吟兒,我不是你哥哥,你不是父親的孩子!”

……

腦海中出現各種各樣的聲音,有司徒淩殘忍的話,有司徒昊決絕的話,有爹爹祈求她好好活著,還有哥哥說她不是親生的,還有那個,她還未成型便已經死去的孩子……

夏吟隻覺得自己的腦袋就快要爆炸一般,疼得她難以招架!

“啊!”一聲淒厲的女生尖叫著劃破黑夜,夏吟掙紮著醒來!

睜開眼,頭頂是裝飾良好的建築,不是帳篷……

腦海裏的聲音還在混戰,讓她分不清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頭痛欲裂,她好想去撞牆!

“醒了?”清冷的聲音讓夏吟稍微回了神,腦子清醒了些,背上的傷便犀利般傳來,讓她倒吸一口涼氣!

脖頸上還纏著白沙,上麵映著血,倒像是點點紅梅,夏吟嗓子火辣辣的,她嚐試著說話,卻講不出來!

“別白費心思了,你的嗓子受了傷,暫時說不了話!”鳳輕笑徑自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放在鼻尖仔細聞了,感覺不錯,方才淺酌了一小口!風姿優雅,他本就是天生的貴族!

他的淡定和夏吟的焦躁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可是,他就像是感受不到一般!

“別問我你剛才為何能夠發出聲音現在又不行,我不是大夫,我也不知道!”鳳輕歌看著夏吟,直接回答了她的問題!

夏吟焦急的比劃著,我為什麽會在這裏?這裏又是哪裏?

其實她想知道的是,她夢裏的那些事情,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你闖了牢房,救了你哥哥,在逃離襄陽城的過程中,被司徒昊追到,殺了你的哥哥,所以你一時想不開,想要自殺,被我救了!”鳳輕歌冷靜的陳述著事情,像是再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語氣平緩!

“……”夏吟睜著大大的眼睛,眼淚就這麽措不及防的掉了下來,是真的,原來是真的,哥哥死了,爹爹也死了!

她沒有家了,就連司徒昊也背叛她了,那她,還活著做什麽呢?

她焦急的奔下了床,因為身上多處有傷,一時腳軟砸到在地,她更是難過的趴在地上哭了起來!

手指握成拳,使勁兒的朝地上砸去,一下,兩下,三下……

白哲的手上斑斑血跡,她像感覺不到痛一般,趴在地上的身影是那般的無助和淒涼!

沒用,她真是沒用,枉費自己兩世為人,居然還是鬥不過太子一個小小的算計,她活著有什麽用?她還活著做什麽?

鳳輕笑煮茶的動作一直不曾停下,看到夏吟這樣,就連餘光都不曾給一個,仿似,她就是一個無關緊要的路人,而他,隻是那個看戲的!

“想死是麽?”良久,鳳輕笑低頭,意味不明的看著地上狼狽不堪的夏吟!他的眼睛散發著異樣的光芒,就像沙漠裏的一頭狼,他像是王者,在施舍一個微不足道的同情!

夏吟抬頭,男子就這麽居高臨下的望著她,那一刻,她突然覺得自己竟是那般的卑微和渺小!

就像地上的一抹塵埃,卑微到骨子裏去!

她倔強的睜大眼睛,直直的看著鳳輕笑,她已經如此狼狽,不能讓他再看了笑話了!

“噬”鳳輕笑噬笑一聲,毫不留情的說道:“你覺得你的自尊現在還值多少錢?”

他的言辭,如此冷漠,他的動作,更是透露著與生俱來的高貴……和殘酷!

夏吟偏頭,強忍著眼睛裏不斷溢出的淚水,鼻頭泛酸,嗓子被卡住的感覺越加明顯,耳朵已經開始鳴叫,轟轟作響,吵得她分不清東南西北一般!

苦笑,她已經失去了所有,難道現在連最起碼的自尊都不能留下麽?

“喏,劍在那裏,你若是想死,我也絕對不攔著!”鳳輕笑像是懶得再看夏吟的狼狽模樣,直起身子繼續擺弄著他的茶杯,上好的西湖龍井隨著時間越來越長而流露出芬芳的氣息,和眼下的環境,格格不入!

夏吟一怔,不明白這人到底是什麽意思,好奇終究抵不過她現在想死的決心,賣力的朝五米外爬去,她的目標,從來都隻是那把劍而已!

剛才的混亂已經漸漸變得清晰,腦子裏隻有一個念想,那就是,陪著爹爹和哥哥一起去死!

時間一直在流走,房中的沙漏已經流了一大部分,外麵的雨還在淅淅瀝瀝的下著,電閃雷鳴!

樹影沙沙作響,像是在嘲笑著人性的殘酷……

“碰!”夏吟終於拿到了劍,人也滑落在地上,臉上掛著淚珠,額頭上冒著大大的汗珠,一滴一滴的順著她絕美的臉龐滑落,砸在冰冷的地板上,瞬間暈染出一小塊一小塊的痕跡,而她,也終於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我說過了,你若是想死,我絕對不攔著!”夏吟感激的笑笑,隻要這人不攔著她,那她就應該感激,而此時的她已然忘了,鳳輕笑將她救回來,又怎會真的要她死呢!

“如果,你想違背你答應你爹和你哥哥的誓言的話!”優雅的再次喝了一口茶,卻也成功的將夏吟放在脖頸處的劍止住!

夏吟眼裏閃過掙紮,握住劍的手也鬆了一些!

鳳輕笑起身,將劍拿在手裏把玩,像是漫不經心的樣子!

“夏威遠和夏一帆最後的願望,是要你好好活著,活著是什麽意思,你懂不懂?”他的聲音很輕,和外邊的瓢潑大雨形成鮮明的對比,角落四周的夜明珠閃閃發光,配著閃電,室內亮如白晝!

夏吟迷茫,不,她不懂,她不懂她為什麽還要活著,不懂人活著這麽痛苦爹爹和哥哥為何還執意要她活著,活著已經這麽痛苦了,死了一了百了,豈不是更好?

“死了的人,可以一了百了,活著的人還要承受更多的痛苦,你現在想的是這個,對麽?”鳳輕笑對著鋒利的刀鋒吹了一口氣,語氣輕柔,循循善誘!

這個模樣,不詳一個從小過著安樂生活的世子,倒像是一個資深的心理專家!

“……”夏吟臉上的淚珠還掛著,楚楚可憐,她望著眼前的男子,不懂他為何知道她心裏的想法!

“夏吟,你真是一個無比懦弱的人!”

“你以為你承受的痛苦已經很深了,所以你不敢麵對了是麽?”

“夏吟,你就是一個弱者,遇到事情隻想著逃避而不去解決和麵對的弱者,這樣的你,真是讓我覺得失望!”

夏吟眼睛裏燃起憤怒,她懦不懦弱關他鳳輕笑何幹?她能不能解決又關他什麽事?她現已經心如死灰,她想離開,她想去陪著爹爹和哥哥!

“哼,憤怒?”夏吟不能發聲,鳳輕笑根據她的眼神來猜測著她的情緒!

“可是夏吟,現在的你,有什麽資格憤怒?難道我說的不對麽?”鳳輕笑說得鄙夷,對於夏吟自殺這樣的事情更是施之以鼻!

“明明知道夏威遠和夏一帆為什麽會死,明明知道自己的敵人是誰,明明你自己已經承受了那麽多的痛苦,你不想著怎麽去幫他們報仇,不想著如何扳回一局,卻在這裏趴在地上哭,還想到自殺這樣懦弱的行為,你有什麽資格憤怒?”

鳳輕笑毫不客氣的話一字一句的刺進夏吟的心,就像是在傷口上灑了鹽,又像是被萬千螞蟻噬了心,疼痛一直蔓延到靈魂深處!

她恨,可是她居然連恨的資格都沒有麽?

“是要活得更好,讓你的敵人生不如死,還是要自殺,讓你的敵人暗中偷笑,你自己決定吧!”鳳輕笑耐心用盡,啪的一聲將劍砸在地上!

“喏,劍就在這裏,要死要活,你自己決定!”話已經說到這種地步,若是夏吟當真是個有腦子的女人,就應該懂得怎樣選擇!

夏吟看著近在咫尺的劍,心裏湧過萬種情緒,是啊,鳳輕笑說得對,她應該活著,她不能放過那些和她有仇的人!

不看著那些人為爹爹和哥哥陪葬,她有什麽臉麵去見他們!

“能麻煩你扶我一把麽?”良久,夏吟終是做了決定,擦幹眼淚,雙手比劃著,對著冷眼旁觀的鳳輕笑說道!

“固執的女人!”鳳輕笑一把將她抱起,說著責備的話,若是仔細聽,定能聽出些許寵溺來!“這樣就對了,拋開那些仇恨不說,你難道不想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麽?”鳳輕笑自顧自的說著,像是有些欣慰夏吟最終做了讓他覺得滿意的事情!

“你是誰?”雖然已經知道了答案,但是夏吟還是忍不住想問!

“虛偽的女人,你不是已經猜到了麽?”鳳輕笑將她放好,替她拉了被子又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他還是那個風輕雲淡的鳳輕笑!

似乎除了笑,在他臉上很難再找出其他的情緒來了!

“嗯!”夏吟點點頭,她是猜到了,可是她猜不透鳳輕笑為何要救她,或者說,鳳輕笑這麽做,到底有什麽目的!

“夏一帆的屍體我已經妥善安置,你不必擔心,至於你的丫鬟,她受了傷,在隔壁房間養傷,待你傷徹底痊愈以後,我親自送你們離開!”

“謝謝!”夏吟終於安心了些,隨即又睜大眼睛看著鳳輕笑,似是再問,鳳輕笑為何要這般幫她!

“受人所托!”鳳輕笑並不說清楚,夏吟卻不好再問,心裏的疑惑更甚,受人所托,那人,到底是誰?

拉上被子,埋頭,夏吟終於沉沉的睡去!罷了,理不順,剪還亂,反正現在事情已經告一段落,她還不如養好精神應對接下來的事情呢!

十日後

夏吟的傷已經好了一些,勉強能夠走動,鳳菊已經清醒,兩人便決定要趁早離開!

風輕笑並不拒絕,隻是吩咐大熊備了馬車親自送她們出城!

有了之前的事情,襄陽城的官差見到鳳輕笑就像是見了瘟神一般,能躲多遠就躲多遠,連例行的檢查都省去了,大老遠的就殷勤的開了大門歡送他出去……

出了襄陽城,夏吟心裏一直不安,她不知道她現在應該如何跟司徒昊相處,一方麵,卻又迫不及待的想要見見司徒昊,她想親口問問他為什麽要這麽做!

可是,令她失望的是,前來接她的人群裏,沒有司徒昊的影子,隻有太子司徒淩!

看見司徒淩,心裏的恨就怎麽也止不住,她的眼神像是要活吃了司徒淩一般!

鳳輕笑拉下車簾,隔絕了夏吟和司徒淩的對視,他對夏吟的這一反應極為不滿!

“記住你的身份,想想接下來應該怎麽做才是對的!”冷冷的看了夏吟一眼,出聲提醒!

“……我錯了!”夏吟低頭,一陣沉默,她知道她的恨是太過強烈了,但也明白此刻不是可以表現出來的時候,她雖然已經極力隱忍,但還是控製不住自己的內心!對於鳳輕笑的提醒,她感激,卻也難以順從!

“夏吟,越是恨的時候,就越是要笑,越是恨的人,就越要笑得燦爛!”鳳輕笑看著夏吟的腦袋,說得意味深長!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重生男神凶猛嫁了個權臣權寵之將女毒謀重生之庶女羅蔓皇家寵婢首輔大人養妻手冊重生之做個好軍嫂重生九零年代小富婆愛慕我的都重生了前朝皇子綁回家(重生)重返十五歲之小嬌妻春意她很撩人[重生]繼兄總想掐死我(重生)重生七零:寵妻養成記重生90甜軍嫂重生七零小當家嫂嫂萬福(重生)重生七零虐渣渣絕對獨有我的弟弟是暴君重生之清沅他很神秘[重生]媚承君心可不可以不寵她[重生]獨步驚華,腹黑嫡女禦天下重生七零俏軍嫂回爐再造1978皇弟(重生)重生之一品丫鬟重生之紅杏素娘
  作者:夏沐夕顏所寫的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