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

第31節

“皇後,朕能給你這個位置,也能不給你,你最好注意一下你說話的態度還有你眼前的人是誰?”這女人應當是皇帝的新歡吧?

隻是這樣一個微不足道的動作居然讓皇帝對皇後冷言冷語起來!

夏吟微微側目望去,皇後立在一旁,顯得有些格格不入,眾大臣隻是低垂著頭,不敢發表言論,也是,這些後宮之事,他們本就不便參與!

這個女人,要麽就是極為聰明的,要麽就是膽子真的是太小了吧?她如是想著,可是這個身影,她怎麽覺得有些似曾相識呢?

“皇上?為了這個不知道哪裏冒出來的女人,您竟然這樣對我?”皇後一時大驚失色,卻又咽不下這口氣!

“母後!”司徒淩起身,心裏對皇帝這樣的做法也不盡讚同,卻終究不敢說出忤逆和責怪的話,隻得扶住皇後,避免她有過激的反應!

皇帝臉上閃過一絲不悅,沉聲說道:“怎麽,皇後,這個位置你當真是做得膩了吧?若是這樣,大可換個人來做!後宮佳麗三千,難不成還找不出一個真正賢良淑德的?”

“皇上!”皇後心裏愈發的委屈,自己陪在這人身邊二十多年了,就算沒有真正的愛也應該有些夫妻情分,如今當著眾人的麵,皇帝居然讓她這樣難堪,終是受不住這樣的差別對待,皇後一把扯開司徒淩的手提起裙擺朝外跑了出去,反正她是看準了皇帝不可能真的撤了她這個皇後,最起碼眼下不會,所以,做為女人,她就嬌縱一次好了!什麽形象,什麽身份,這一刻,她是顧不上了!

皇後此舉,確實讓皇帝的臉色變了不少,卻也隻是看著皇後跑走的身影看了一眼便不動聲色的轉移!

朕就再忍你一些時日,待時機成熟,定會讓你為此舉做出代價!

“讓眾愛卿見笑了,不過沒有關係,反正今晚的主角也不是皇後!”一句話,便將皇後的過失帶過,準備不了了之!

“劉公公,宣!”

“是!”劉公公上前幾步,打開手裏一早準備好的明黃聖旨,尖著嗓子讀了起來!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聖旨洋洋灑灑好大一篇,夏吟撿了幾個關鍵的地方聽了!

無非是這個女子是他早年外出遊曆時遇到的女子,之後又很多年不見,而女子始終記掛著他,而皇帝自己這麽多年也一直在記掛著她,如今好不容易再去遇見,算是破鏡重圓之類的一些皇帝早年的風/流韻事罷了!

而今天之所以弄得這麽聲勢浩大,無非是要再還這女子一個貴妃之位罷了!

夏吟朝司徒昊望去,發現司徒昊和她的目光差不多,都定格在女子身上!

“恭喜父皇覓回知音!”司徒風最為爽朗,最先開始出聲!

“哈哈!”皇帝明顯對司徒風很是滿意,朗聲笑了起來,而剛才被皇後帶來的不好的情緒,似乎也隨之消散!

眾人更是好奇,到底是個什麽樣子的女人,能讓皇帝失而複得以後還這般的寵愛呢?

“父皇可否將貴妃娘娘的麵巾摘開,讓兒臣等也能一睹為快呢?”能這般說話的,定是最不知禮節的四皇子司徒哲了,這話若是放在其他皇子上,皇帝或許會動怒,但司徒哲這個兒子吧,曆來都是這般不知禮數,他最為頭疼卻也當真怪罪不起來!

“你呀……”不知道是不是司徒昊的錯覺,他總覺得皇帝今晚總是在似有似無的看著他!

抿唇,端起身前的酒杯喝了一口,這些事情,他當真不感興趣!愛怎麽折騰,隨他們去好了!

“能讓父皇這麽多年還念念不忘的人肯定是與眾不同的美人,父皇可不能偏心!”司徒哲才不管這話到底有多麽的大逆不道,張口就來!

“罷了,看看就看看,省得以後遇到連個招呼也不會打!”老皇帝最終還是選擇縱容,將乖巧窩在自己懷裏的女人往前拉了拉,柔聲說道:“愛妃,既然大家都如此好奇,你便將麵巾摘下來吧!”

“皇上!”女子又往皇上懷裏鑽了一下,像是害怕極了這樣的場麵。

“沒事,朕會保護你的!”女子聞言,糾結了許久,終是點頭,得到回應,老皇帝竟親自為她摘下麵巾!

隻是,老皇帝的眼神卻一直望著司徒昊,在看到司徒昊依舊毫無變色的臉色後居然閃過一絲失望!

“曦!”周遭響起一連串的抽氣聲,天下,竟會有如此絕色的女人麽?

隻見女子從皇帝懷裏微微側頭,一雙清澈的大眼睛含羞帶怯的打量著眾人,猶如山裏突然跑出來的精靈,眼睛靈動,像是對世間的事情都心存好奇,又帶著膽怯,讓人不自覺的想要去保護!

她穿著有大朵牡丹勾勒出的翠綠煙紗碧霞羅,逶迤拖地粉色水仙散花綠葉裙,身上披金絲薄煙翠綠紗,低垂著的鬢發斜插鑲嵌珍珠碧玉簪子,當真是花容月貌出水芙蓉。

這等容貌,當真令人無比的驚豔!

而更令人覺得驚訝的是,眼前的女子,分明和十年前死去的麗貴妃長得如出一轍!

夏吟身子微震,但見司徒昊依舊穩如泰山,心裏便放心了不少,也是,婉夫人如今在別院住的好好的,若是當真出了什麽問題,暗衛應該早就有消息傳來了、

並且,眼前的女子雖然婉月璟長得很像,神態,麵貌像是一個模子裏刻出來的,但是,若是細看,還是能夠分辨一些的!

兩人之間,還是有很大的區別的,婉月璟雖然柔弱,可是她恨極了皇帝,根本不可能跟皇帝靠的如此近,並且,雖然世人都將婉月璟比作蘭花,但婉月璟身上其實還是散發著傳統女人的氣息,她有著高貴的氣質和不食人間煙火的品質,她並不像眼前這個女人這般,這樣的難登大雅!

這女子居然會做怕生這樣小家子氣的動作!

夏吟沉思,若眼前之人不是婉貴妃,那麽,就是皇上已經發現婉月璟不在宮裏了,而她不在,最有動機的就是司徒昊了!

畢竟司徒昊是婉月璟唯一的孩子,他的動機是最大的!

難怪,難怪老皇帝今晚一直注意司徒昊的神色,原來是這樣!

可是……

夏吟的眉頭再次皺了起來,眼前的女子已經將婉月璟的神色動作學的八分像,那這肯定不是老皇帝一時興起,臨時想起來的做法,也就是說,老皇帝實際上依舊在籌劃著一場關於司徒昊身世的事情,可是,到底是什麽事情呢?

“父皇,這不是……”司徒風較為年長,小時候見過麗貴妃的次數相對較多,對於那個女人,他也是印象深刻!所以才會一時失聲喊道,也或許,他本就是故意的!

因為夏吟分明看見他說這話的時候看向司徒昊的眼神裏閃過一絲揶揄!

“不是什麽?”老皇帝眼睛眯成一條線,像是很滿意司徒風此刻的配合!

“罷了,這個大喜的日子,不說也罷,免得掃了大家的興可就是兒臣的罪過了!”司徒風搖頭輕歎,像是後悔自己不該這樣魯莽!

“兒臣,不敢說!”歪頭,司徒風抱拳回道!

“朕準許你說!”

“這,父皇,兒臣是覺得這位貴妃娘娘,有些像當年的一位故人!”說著,眼睛還時不時的掃向司徒昊,而那些還未曾反應過來的人們,再看到這一信號以後,便都明了!

一個個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唯獨司徒昊,依舊坐在他的那個位置,漫不經心的搖晃著酒杯,似有似無的笑著,仿似眼前的一切,在他眼裏,不過是一場笑話罷了!

嗬,可不就皇上自導自演的一出戲麽?隻不過他這個內定的演員並不是那麽配合罷了!

司徒昊淡定的神色愈發激怒了皇帝,拉著女子的手力道不自覺加大,女子有瞬間的詫異便又強忍著,緩緩的低下了頭,像是受了委屈!這倒符合她柔弱的本質!

可低下的眼睛裏,分明閃過一絲狠睙……

“哦,皇兒你說,像誰?”皇帝幽幽的開口,像是引導,又像是破釜沉舟!

“或許是兒臣看錯了呢,畢竟時間太過久遠,孩兒不太記得那位故人的麵貌了!”司徒風是個極為聰明的,說話也隻是點到為止,可是,有人卻不一樣!偏偏喜歡往槍口上撞……

☆、決絕隻願君心似我心(8000+)

聽到這裏,司徒淩站了起來,驚訝出聲:“若不是皇弟提點,本宮剛才還一直想不起來像誰呢!”老皇帝聞言,明顯不悅,這個他花了最多心思培養的兒子,怎麽總是這麽愚蠢妲?

“哦?依太子看來,像誰?”老皇帝聲音有些陰沉,而司徒淩未曾察覺皇帝的憤怒,依舊說得神采飛揚:“回稟父皇,兒臣覺得這位貴妃娘娘,長得和當年的麗貴妃尤為相像!”

話畢,他高仰著頭,挑釁的看著司徒昊,而話題中的男主角,聽到這話以後依舊揚著唇,保持著剛才的動作,就連酒都不曾灑出一滴!

司徒淩頹敗的低下頭,怎麽就突然覺得這樣的挑釁甚是無趣呢?

“對呀,對呀,真的很是相像!”話畢,眾人連連點頭,司徒淩心裏的陰影瞬間便被吹散,“是吧,三皇弟?本宮覺得跟你的母妃長得很是相像!”

司徒昊不緊不慢的放下手中的杯盞,不為所動:“皇兄說像,那就像吧!”這語氣,像是在安慰一個不懂事的孩子,也像是對太子的說辭有些無可奈何!

“這,那是你的母妃,你怎麽可以這般神態?”司徒淩一噎,出聲諷刺,暗地裏卻將司徒昊冷血的本性揭露出來!

“皇兄哪隻眼睛看到,那是我的母妃了?”司徒昊看著皇帝懷裏的女人,眼神似笑非笑!

“這……”這不是有目共睹的麽?

“還是皇兄以為,長得像的都是我的母妃?”司徒昊噬笑出聲,臉上是滿滿的不讚同!

“……窀”

“且不說我的母妃十年前就死了,……就算真的僥幸還活著,皇兄,這麽多年不見,你當真還能記得我母妃的模樣?”司徒昊不緊不慢的分析著事情,三言兩語便將事情給說清楚!

眾人這才恍然大悟,是啊,十年前這些孩子都還小呢,那麽大點年紀,又有誰會真的記得麗貴妃的模樣?

“皇兒,這就是你的母妃!”看著事情超出了自己的控製,老皇帝看著司徒昊,沉聲下了定論!

“嗬,父皇說笑呢吧?”司徒昊笑得誇張,“如果這是我的母妃,那十年前您對外宣布我的母妃已經死了的事情,難不成,是開玩笑的?”

“……”老皇帝眼睛一眯,以前就覺得這個兒子口齒伶俐聰明絕頂,所以他才想了各種辦法打壓,如今,病好了原先的智商也一並恢複了麽?

他當然不能承認當年的事情是他開玩笑的,若是被有心之人傳了出去,說他這個一國之君居然滿口謊言,他往後還如何立足!

“孩子,那就是我的孩子麽?皇上,您告訴,那就是我的孩子對麽?”一直躲在皇帝懷裏的美人聽聞,猛地的抬頭,看著司徒昊眼淚眼淚直冒!

“是,那就是我們的孩子,你瞧瞧,如今已經長大成人了呢!”皇帝急忙摟住情緒有些失控的女人,低聲安慰!

女人此刻像是吃了定心丸,起身跌跌撞撞的朝司徒昊走來“孩子,我的孩子,這些年,娘親真的好想你!”、司徒昊一個側身避開了女人的擁抱,女人一時不穩,往旁邊砸了下去,司徒昊卻隻是冷眼看著!

“皇上,昊兒他不願意認我麽?”女子狼狽的趴在地上,美麗的眼睛泛著濃濃的霧氣,眼淚也滴落下來,一滴,兩滴,三滴……漸漸匯成一條細流,順著絕美的臉龐往下滴落,竟是這般的楚楚可憐!

“昊兒,她就是你的母親!”皇帝隻覺得一陣心疼,開言說道!

“當年希霞宮失火,四處找不到你娘的屍體,朕以為你娘遇難了,所以才對外宣布了那樣的旨意,卻不想你娘當時被濃煙熏到,被往宮裏送菜的夥計當成可憐的小宮女帶了出去,你娘醒來以後因大腦受了碰撞,失去記憶,直到前段時間朕微服私訪時再次與朕相遇一時受了刺激才想起當年的事情!”

“如今,你娘好不容易回來,你們母子團聚,你卻不願意認她麽?”老皇帝起身扶起麗貴妃,一臉的痛心疾首,像是後悔自己當年的魯莽,又心疼麗貴妃這些年的遭遇,現在,更是對自己兒子不願意承認這樣的事情而感到痛心……

夏吟嘴角一抽,有些訝異皇帝居然也有如此高超的演技,將這些編造的事情說得頭頭是道,若不是她一早知道了老皇帝的本質,怕是也要被他的深情所感動了吧!

而司徒昊,依舊穩穩的站在一旁,冷眼望著眼前的一切,那個樣子,仿似他自己就是個路人,這些事情,與他無關!

“兒臣不信!”司徒昊冷冷的開口,看著女子的眼淚,沒有絲毫的動容!

那樣目空一切的樣子,像是不會因為任何事情改變了他的決定,他就是這樣一個固執的人呐!

“朕的話你也不信麽?”老皇帝虎目一睜,透露著極其危險的光芒!

“父皇,十年前您告訴我,我的母妃死了,讓兒臣痛苦了整整十年,十年後的今天,就在我已經徹底接受了母妃已經死了的事情,您又告訴我,她就是我的母妃,父皇,您讓兒臣如何信服?又該如何接受?”司徒昊低垂著眼,不再看眼前的女子一眼,說的話依舊沒有什麽情緒,卻讓在場的人覺得,司徒昊不是不認,而是一時不能接受這樣的事情罷了!

“那你要怎樣才肯相信朕?”聞言,老皇帝的語氣有所緩和,一個人經曆了大悲大喜,自然很難再相信人,這個,倒是正常反應!

“既然她是我的母妃,那就,滴血驗親吧,兒臣要親眼看見才能相信!”司徒昊抬頭,定定的看著麗貴妃,麗貴妃隻覺得心裏發顫!

“好,來人!”皇帝大手一抬,就要吩咐宮人拿來驗血的碗,麗貴妃卻在這個時候大哭起來!

“皇上,我的孩子居然不認我,他居然不認我!”說著,像是傷心過度,居然兩眼一翻,朝皇帝身上倒去,聲音也漸漸低了,再看,竟是暈過去了!

“蘭兒,蘭兒,你怎麽樣?”老皇帝使勁兒掐著麗貴妃的人中,人還是一副昏迷不醒的跡象,隻得吩咐眾人散了。而他自己竟親自抱著麗貴妃朝殿外跑去,還焦急的吩咐著:“劉喜,快去傳禦醫!”

大殿上的眾人原本以為會有一場熱鬧可以看。這還會卻也隻得三三兩兩的散了,司徒昊依舊一臉淡然,嘴角露出揶揄,嗬,本以為皇帝會連這些環節都想到的,這會兒,居然用到了這樣拙劣的手段,他這是高估他那個高高在上的父皇了?

“恭喜三皇兄找回母妃!”司徒風這人,當真是唯恐天下不亂啊!

“多謝二皇兄關心,到底是不是,還有待考量不是麽?”

“嗬!父皇說是,那就是了!”司徒風也笑,眼睛卻是透過司徒昊看著夏吟,意味不明!

“嗯!”司徒昊不置可否的點頭,事到如今,不管他願不願意承認,怕是也得對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女人喊一聲娘了!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重生男神凶猛嫁了個權臣權寵之將女毒謀重生之庶女羅蔓皇家寵婢首輔大人養妻手冊重生之做個好軍嫂重生九零年代小富婆愛慕我的都重生了前朝皇子綁回家(重生)重返十五歲之小嬌妻春意她很撩人[重生]繼兄總想掐死我(重生)重生七零:寵妻養成記重生90甜軍嫂重生七零小當家嫂嫂萬福(重生)重生七零虐渣渣絕對獨有我的弟弟是暴君重生之清沅他很神秘[重生]媚承君心可不可以不寵她[重生]獨步驚華,腹黑嫡女禦天下重生七零俏軍嫂回爐再造1978皇弟(重生)重生之一品丫鬟重生之紅杏素娘
  作者:夏沐夕顏所寫的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