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

第29節

她懂她在顧忌著什麽,夏吟的話,夏一帆或者聽不明白,他卻是知道的!

他的母妃,是蘭花一樣的女子啊!血濃於水,不管怎樣,都應該親自見見才對!

畢竟,親情是無論如何也割舍不掉的東西!

“哥哥,你是在哪看到的?”

“希霞宮!”

“……”又是希霞宮,居然又是希霞宮,夏吟雖然覺得震驚,卻也能夠理解,當年,希霞宮不就是先帝賜給麗貴妃的宮殿麽?後來不知怎麽的荒廢了,那裏,也就成了她夏吟最後的葬身之地!

垂下眼睛,將所有的情緒都埋在睫毛下,司徒淩,你們這對父子欠了我們的,我定會討回來的,不是不報,隻是時候未到……

“這樣吧,許久未曾見到太後了,甚是想念,或許,我應該去見見她!”既然那是自己的府址,夏吟覺得應該由她親自去試探,畢竟她對那裏比較熟悉不是麽!

“也好,女眷進宮不容易被懷疑,我派莫凡跟著你們,到時候你們見機行事,若是時機不對就先出宮,我們再想辦法!”司徒昊稍加思索,終是點頭讚同!

“嗯!”

次日,夏吟當真去見了皇太後,一如既往的乖巧懂事,但或許是秦雨之前吹過耳堂風,太後看夏吟的目光有些探索!

夏吟見招拆招,倒也沒有露出破綻,太後留她吃了晚膳她才離開!

夜晚時分,天色漸黑,北風呼嘯著,夏吟抬頭看了看。這般天氣,怕是新的大雪將要來臨了吧?

巧妙的將身前帶路的宮女甩開,夏吟帶著鳳菊七拐八拐的終於來到希霞宮前!

看著已經開始破敗的宮殿,夏吟心裏生出陣陣涼意,奈何時間緊急,她沒有太多的時間思考這些事情的前因後果!

“小姐,這裏感覺很是破敗,不像有人居住的地方啊!”鳳菊機警的望著四周,低聲說道!

“嗯,先進去看看再說!”說罷,兩人縱身一躍,已經消失在原地!

宮門依舊破敗,家具淩亂的散落在四處,窗戶紙已經完全脫落,宮牆上的漆也大片大片的掉落,稀稀落落的帳幔已經完全變了顏色,空空蕩蕩的在空中搖曳著,就連房頂的琉璃瓦都已經破開,大雪從漏洞處落下,北風淒厲的從洞口處灌了進來,更是冷得刺骨!

“仔細尋找,不要放過任何一個角落!”夏吟沉聲吩咐著,莫凡和鳳菊對視眼後分別從兩個放向找去!

“王妃,你看這裏!”莫凡不愧是專業的,沒一會兒便找到了破綻!

“嗯!”夏吟望去,那是一個燭台的位置,這個宮殿所有的東西都已經破敗了,可偏偏燭台旁邊有新落下的蠟,這樣看來,這些燭台有人用過!

莫凡摸索著燭台周圍,終於找到了一塊凸起的地方,輕輕一碰,便彈出了一個暗門!

夏吟心裏一喜,前世自己好歹在這住了三個多月呢,可怎麽就不曾發現裏麵別有洞天?

“走,進去!”鳳菊順手一抓,差點就要拿起燭台!

“別動那個,小心打草驚蛇!”夏吟及時製止,從懷裏掏出夜明珠剛準備要走,莫凡一個閃身便走在了前麵!

夏吟眼角含笑,司徒昊的屬下,怎麽跟他一樣貼心?

三人剛剛進去,身後的門便合了起來,順著光亮望去,裏麵曲曲折折,一路蜿蜒,不知道裏邊伸向何處!

幾人小心翼翼的摸索著前進,一路上並未遇到任何人!

這個通道像是通向地下的,不但越來越冷,路上還有水跡,像是從地下漲出來的!

“卡茲!”就在幾人小心翼翼的前行時,身後的大門又發出一陣響動,夏吟心裏咯噔一下,這是有人進來了麽?

幾人打了個眼色,收起夜明珠加快腳步朝前走去,索性前麵的位置像是已經到了終點,隱約多了幾個岔道和建築一樣的東西!

幾人快速找了個地方藏了起來,便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

“皇上,這條路還是跟以前一樣,濘泥不堪,您小心著些走!”說話的是尖著嗓子的劉公公!

幾人屏住呼吸,聽這話的意思,這個地方皇帝應該也是不常來的!

“平時走多了平坦的路,再來這些彎曲的地方走走,心境會不一樣!”

“……”兩人邊說邊走,到離夏吟他們不遠的地方停下了腳步,劉喜將燭台往旁邊的桌子上放去,又嫻熟的摸了一下牆角的按鈕!

一間造型像宮殿一般的小型房子彈了出來,之後,劉公公便轉身出去了!

夏吟震驚的捂住自己的嘴巴……

那是一個什麽樣子的女人啊,她姣好的麵容似是雕刻而成,白色的輕衫著身,仿似九天玄女一般美麗,長至腰際的發隨風飄揚,女子隻是半盒著眼睛,長長的睫毛覆蓋了她所有的情緒,薄薄的唇似是因為剛喝了水看上去特別的水嫩,可是,美中不足的,這個女子的手腳全都被厚重的鐵鏈鎖著,但或許是有人經常幫她擦洗,臉上看不出肮髒的痕跡……

隻是這樣,夏吟便可以確定眼前這個美得不食人間煙火的女子便是司徒昊的親生母親了,雖然已經過去十年,但是歲月並沒有在她的臉上留下任何的痕跡,隻是因為常年不見光,臉色白的幾近透明,看上去像是有些營養不良的樣子!

“愛妃,在這裏的日子,可還好過?”老皇帝憐惜的將女子的臉執起,語氣是夏吟從來不曾見過的溫柔!

“許久不見,你還是一樣的美麗,就像當年一樣,美驚心動魄!”隨著老皇帝的動作,麗貴妃那張美輪美奐的臉部輪廓徹底暴露在眾人眼前,隱約還能看出司徒昊的模樣!

“……”麗貴妃並不答話,大大的眼睛失去了所有的光彩,看著老皇帝,不喜不悲!

“怎麽,你還是不肯原諒朕啊?”老皇帝的語氣,聽著像是惋惜,又像是怨恨,總之,是一種很複雜的情緒,夏吟聽不懂,也看不明白!

“可明明錯的人是你啊,你妄想逃離朕,這就是不對的!”

“瞧瞧這宮殿,朕對你多好?這可是請京城最好的匠師為你設計的,用金絲做的呢!”

老皇帝也不在意麗貴妃是否真的理他,眼睛掃著這座縮小的房子,眼裏閃過濃濃的占有欲!

夏吟心裏憤怒,此時她恨不得衝出去殺了這個老不死的,眼前的哪裏會是宮殿,分明是牢籠呐,卻又深刻的記著司徒昊的話,劉公公是個武功高強的人,她打不過,這樣出去,不但殺不掉皇帝,還會害了麗貴妃!

得不償失,所以,她隻能含淚忍著!

“蘭兒,不管你喜歡也好,厭惡也好,你終究是逃不過朕的手掌心的!”老皇帝絮絮叨叨的說著,可是女子始終沉默!

終於,老皇帝忍無可忍:“哼,你總是這樣,自命清高!”

大手捏著女子精致的下巴,柔聲問道:“蘭兒,想死麽?”

“你願意麽?”聽到這話,女子的眼睛終於出現一抹神采,隨即又搖頭,“不,你怎麽可能會放過我!”話畢,心如死灰!

她不該存有希望的,若是這人願意放過她,又何必將她囚禁於此呢?

“哈哈,你果然還是那個最了解我的人,蘭兒,看吧,我沒你不行!”

“可是蘭兒,朕又怎會舍得你死呢?你知道麽,我恨你,為了你,我可以把這個江山拱手相讓,我可以許你一切,可是你為什麽就是不愛我?可是朕也愛你,愛你的靈動,愛你不畏皇權,愛你即使討厭朕可有了朕的孩子以後你還是把他生了下來,可是,兒子我多的是,我要那麽多做什麽呢?既然你不愛朕,朕也可以不要他的!”

“你還想怎麽樣?”麗妃抬頭,長長的頭發在風中淩亂,想起自己曾經親自為了那孩子蝕歡果,女子眼裏閃過糾結的神色!

那個孩子,雖說是被皇帝下藥才有的意外,可是那畢竟是她的孩子,當年的事情,她一直心存愧疚!

“那可是我們的孩子,朕怎會舍得對他怎樣?他有喜歡的女人啦,他長大了,他開始變得不聽話了!”聽著這些話,麗妃大大的眼睛浮現出一層水霧,真好,她的孩子終於成親了,那她,也該放下牽掛了!

麗妃突然揚頭,大笑起來,美得驚心動魄,沒得動人心魂,跟她一起囚禁在這地牢的,還有一個她的仆人,前段時間,她們已經商量好了一起結束生命,方嬤嬤前幾天偷偷溜了出去,給她找了一些尖銳的東西,她們相約,隻要知道司徒昊好好的消息以後,便離開這個世界了,這會兒,剛剛好!

麗貴妃使勁兒朝身後撞去,皇帝卻先一步發現她的動機,先她一步將插在屋簷上的匕首給拔了下來!

“你就那麽想死麽?”老皇帝眼睛血紅,瞳孔被染上了憤怒的神色,快速的一掌出去,一直趴在黑暗處的一個蓬頭垢麵的老人被扯了出來,老嬤嬤已經五六十歲了,一直伺候在麗貴妃身旁,這麽多年,一直不離不棄!

“誰給你的膽子?居然讓你找到了匕首?”老嬤嬤被砸在地上,摔得齜牙咧嘴的,手指慌忙的比劃著,卻發不出聲音來!

“哦,朕倒是忘記了,你的舌頭已經被我拔了……”

“你是啞巴,是啞巴還能找來這東西,你本事當真不小啊?看來,是朕低估你們了!”這麽說著,便將手裏的匕首使勁插在老嬤嬤的腿上,老嬤嬤疼得在地上打滾!

“方嬤嬤!”麗貴妃失聲叫道,聲音撕心裂肺,讓人心疼!

“怎麽,蘭兒,除了你兒子,這個世界上還有你在乎的東西啊?”

“……”麗貴妃啞著嗓子,說不出話來,這個世界上,當然還有她在乎的東西!

“在你心裏,朕還比不上這個老不死的麽?”得到這一認知,老皇帝更是瘋狂起來,拔出匕首,勢要殺了這個礙眼的老家夥!

“放了她,我保證,再也不自殺了,你要想我活著,我以後就好好活著就是了!”麗貴妃痛苦的閉眼,眼淚卻還是流了出來,罷了,若是這輩子逃不開這個枷鎖,她認命就是,既然她逃不了,掙不開,那就當是為當年犯下的錯贖罪吧!

“你當然得好好活著,你的兒子,我怎麽會這麽輕易的就放過呢?我告訴你,不管你願意還是不願意,你都得給我好好活著,朕會一點一點折磨他,我要讓你痛,讓你痛不欲生!”

“不,你是這般鐵石心腸的人,你又怎會覺得心痛呢?”老皇帝說完,將手中的匕首一丟,跌跌撞撞的朝來路返回,身影,竟是那般的淒涼!

“嬤嬤,對不起,是我對不起你!”麗貴妃使勁兒的掙紮著,她想替老嬤嬤包紮一下傷口,可是任憑她怎麽努力也掙脫不開,白哲的手腕已經勒出許多的痕跡,那些傷口,舊的新的全都混在一起,若是細看,那綁住她的手鏈上也是斑斑血跡!

“呃,呃……”老嬤嬤滿眼淚水,使勁兒的搖頭,嘴裏咿咿呀呀的說著什麽!

“對不起,對不起,是我害了你!”麗貴妃頹廢的哭泣,老嬤嬤身下已經淌了一大攤血,這樣下去,她會流血過多而身亡的!

看著這個該死的金絲牢籠,她好恨,可是她偏偏一點辦法也沒有,隻能眼睜睜的看著,看著方嬤嬤在自己眼前痛苦的掙紮而無能為力!

叮叮當當的鐵鏈聲宣告著她的痛苦和無助,方嬤嬤一直在搖頭,手裏比劃著,那意思,像是再安慰麗貴妃,說著不怪她的話語!

可惜她一把年紀,又受了重傷,現在連動彈一下都不能,兩人咫尺相忘,卻像是隔了千山萬水,就連觸碰一下對方都成了一種奢望!

“碰”終於,大門被重重的關上,老皇帝終於離開了,夏吟幾人一個閃身出來,夏吟抱著鐵鏈開始扯,用盡全力也無濟於事!

“快,止血包紮!”莫凡身為暗衛,幸好身上時刻備著各種傷藥,止血藥更是必不可少的!

麗貴妃和方嬤嬤雖然震驚,卻同時停止了聲音,能夠找到這個地方的人,肯定不是普通人,卻也沒有大喊大叫,任憑夏吟幾人在一旁搗鼓!

莫凡快速的幫方嬤嬤止住了血,扶著她到一旁坐下,幾人合力來幫夏吟扯鐵鏈!

“怎麽辦,扯不斷!”夏吟心急,卻更是恨自己的無能為力,好不容易找到人了,難道又要困在這該死的鐵鏈上麽?

“別白費力氣了,這是用千年玄鐵打造的,用內力,根本打不開!”看出幾人並無惡意,麗貴妃才出聲說道!

“你們快出去吧,這兒,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不管他們有何種目的,但是眼下的情況看來這幾人最起碼不是跟皇帝一夥兒的,麗貴妃出言勸他們離開!

“不行,我必須帶你們一起走!”夏吟望著麗貴妃,神色堅定,一如當初在大殿之上,她說,皇上,我想嫁的人,是三王爺司徒昊!

“你是誰?”這個女子,多像年輕時候的自己啊,如此固執,麗貴妃卻突然對她生出了好感!

“我就是,剛才老皇帝說的,您兒子的妻子,也是您的兒媳婦!”

“昊兒的妻子!”麗貴妃怎麽想也想不到剛才話裏的主角居然會出現在這個地方,和老嬤嬤對視一眼,上下打量了夏吟,微微笑了起來,像是覺得欣慰!

姐妹們,周三周四兩天加更哦!看文記得收藏啊,麽麽噠!

  ☆、陰謀恰似故人歸(8000+)

“在死前能夠見到我的兒媳婦,也算是老天開眼了,你們快走吧,這裏,不宜久留!”

“可是……”

“快走,告訴昊兒,我很後悔,叫他別跟皇上做對,你們離開京城,找個地方好好生活去吧!”這個語氣,讓夏吟一陣心顫,感覺就像是交代後事一般…妲…

“王妃,既是玄鐵,我們定然是扯不開的,不如先出去,跟王爺商量一下再做決定!”莫凡在一旁提議,她們進宮一趟不容易,若是被老皇帝發現,一切都不好辦了!

“好!!”想罷,夏吟點頭,但是卻像是不放心,又拉住麗貴妃的手腕懇求道:“麗妃娘娘,我這次進宮就是為了來找你的,我和王爺都在想辦法救你們出去,所以,您務必要答應我,不可以再有輕聲的念頭!”

“……”麗貴妃本想著心願已了,皇帝走的時候也不曾帶走匕首,待夏吟他們離開後便可以自行了斷,但是夏吟這樣殷切的看著她,她突然就放棄了這個想法!況且,她有十年沒有見到她的孩子了!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重生之寵你如命 夫子在上 重生後我成了嗲精 娘娘又作死 反派老婆不好做 九零年學霸網紅 重生之嫡女篡權 六十年代女醫生 重生七零末:小媳婦威武 蜉蝣卷(重生) 撞臉夫婦[娛樂圈] 重生軍嫂是棵樹 又見1982 重生八零小娘子 神算大小姐 回到被渣前 重生八零小農女 重生之先下手為強 愛上隔壁水泥工[重生] 郡主嬌寵日記 重生之福氣小嫂子 大笑拂衣歸 重生九零:第一農女 八十年代萬元戶 重生之寵妻為上 小宮女的帝後之路 京圈女首富[重生] 老大是女郎 玄學大師在八零年代 反正我也不要臉
  作者:夏沐夕顏  所寫的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