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

第19節

秦丞相父女從天剛亮就站到了這會兒,現在可謂是又累又渴又餓,梨花香從各個感官衝入胸腔,刺激著肚子裏邊的饞蟲,當真是一種折磨!

不得已,閉上眼睛深吸一口,為什麽以前從來沒有聞過如此香甜的茶呢,就是不知道喝上一口是不是也是這般的香甜了!

不自覺的舔了一下唇,肚子卻也開始呱呱亂叫起來,哎,真是晦氣,早知道這個半死不活的王爺如此難纏,就吃了東西再過來好了!

司徒昊優雅的飲了一口,味道有些澀,擰眉,味道怎麽不對!

“王爺,王妃最近病重,無法為您泡茶,這是老奴根據王妃之前的茶渣試著泡的,味道不好麽?”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陸叔卻在這會兒說起這樣的話來,字字句句,無不彰顯著王爺和王妃之間的夫妻情深!

“哎!”司徒昊歎了口氣,搖頭將茶杯放下,連聲歎息,許是因著陸叔的話想起病重的夏吟來了!

秦丞相臉色發黑,司徒昊和夏吟的感情是真是假他不知道,司徒昊這樣的刁難是刻意為之還是無心刁難他也不管,但是,此刻他卻清楚的明白,此事若是不趕緊處理了,恐怕後患無窮!

“王爺,都怪老臣養了個不爭氣的女兒,看在老臣的麵子上,王爺可否饒了小女這一回!”

司徒昊聞言,虛弱的抬頭,眼裏脆弱突顯,“難道在丞相看來,人命就是這麽不值錢的東西麽?秦小姐將本王的妻子害成了這樣,你一句孩子不懂事就讓我饒了她?就算本王願意,天下百姓怕是也不許呢!”

“呃,當然不是!”以為司徒昊要的是錢,秦丞相暗自呼出一口氣,若是要錢,那就好辦了!

“王爺放心,老臣已經命人抬了兩箱金子過來,還有,在城南,老臣有十幾間鋪子,也一並給王爺壓驚了,這是地契,王爺您看看!”

聞言,司徒昊眼睛閃了閃,看向秦丞相的目光多了些意味不明的東西,隨即,將目光定格在那些地契上!

這些,可都是白花花的錢呐,兩箱金子,他也真是舍得!

“在丞相大人眼裏,堂堂一國王妃,就隻值兩箱金子?”聲音徒然提高,司徒昊意味不明!

“這……”秦丞相皺眉,這些還不夠?他這次可是花了血本了啊!

“王爺別生氣,這是老臣城東的百畝良田,也一並給王爺賠罪了!”無法,隻得忍痛從懷裏再掏出幾張地契,恭敬的奉上!

秦雨眼睛睜得老大,那十幾間鋪子和這些良田,當初父親可是說好了要給她做嫁妝的啊!

“爹爹,您怎麽可以把我的嫁妝也給他們?”氣急,終是忍無可忍,秦雨怒吼!手指也不管不顧的指著司徒昊!

秦丞相想阻止她說話已經來不及,隻是臉色更加的黑了,這個不肖子啊!早知道就不該封條撕了!

“丞相當真是養了個好女兒,本王再不濟也是父皇親封的王爺,怎能容得她這般詆毀!”都說兔子急了還咬人呢,更何況司徒昊還是個人,所以,當司徒昊露出這樣霸氣的表情的時候,秦丞相隻當是秦雨惹怒了他!

“來人,將這個以下犯上的女人給本王拖下去,仗打一百大板,以儆效尤!”

“王爺且慢,小女年紀尚淺,是有些不知輕重了,望王爺海涵呐!”眼下不是教訓秦雨的時候,秦丞相隻得努力保住這個女兒,縱使心裏有多麽的不願,也不得不這麽做!

許是沒有料到司徒昊真的會動怒,秦雨早就被嚇得跌倒在地,眼裏,隻剩下滿眼的驚恐!

“年紀尚淺?秦丞相可真是會說笑,若是本王沒有記錯的話,秦小姐貌似和王妃同齡!”司徒昊這是在諷刺秦雨一把年紀了還未曾出嫁,也是再說這個女人的不懂規矩和魯莽,斜了一眼形象全無的秦雨,心裏卻在嘀咕,這女人和女人之間,怎就會有這麽大區別呢?

果然,除了夏吟,其他女人在他看來都是無法容忍的!

“王爺呐,您就看在老臣老來得女和一心為了朝廷的份上,饒了這孩子吧!”秦丞相一急,趕忙跪了下去,老淚縱橫的說道!

他的正妻隻給他生了這麽一個孩子,之後苦於沒有兒子,擔心秦家的香火到他這裏斷了,他也娶了十幾房的姨太太,奈何,竟無一人的肚子爭氣些,不說兒子了,就連個女兒也沒有給他在生下來,所以他才會加倍疼愛和縱容這個得來不易的女兒,所以才有了秦雨如今飛揚跋扈的性子!

“老臣稍後讓人再去拉兩箱金子來,望王爺就此原諒小女吧!”這麽一想,秦丞相心一橫,咬牙說道!

這個女兒將來可是要嫁給太子的,若是因為這件事情給打出個好歹來可就得不償失了!

“丞相金子很多啊!”司徒昊接了一句,意味不明!

“是……,哦,不不不,不多,為了給王妃壓驚,老臣可是把家底兒都掏空了!”或許是時間太久,秦丞相被餓得頭暈眼花,也或許是肉疼這麽多的金子,秦丞相說話也開始打顫了,“若是王爺還不滿意,老臣待會兒命人再去尋些珍貴藥材來給王妃補補身子……”

“哼,賄賂本王,罪加一等!”秦丞相絮絮叨叨的說了很多,待司徒昊覺得差不多以後卻突然來了這麽一句,更是將秦丞相差點嚇暈過去!

“王爺高抬貴手,饒命呐,這往後,老臣一家,定會以王爺馬首是瞻!”

“馬首是瞻?嗬。本王閑散王爺一個,可不敢讓丞相大人效勞,丞相大人還是回去繼續奉承太子殿下吧!”司徒昊說話可謂是不留一點情麵,秦丞相被說得臉紅一陣白一陣的!

他也想回去巴結太子啊,可是前提是他的這個女兒得安全才行!</

“王爺,老臣真的知道錯了,您若是真的不解氣,就打我這把老骨頭吧,小女自小就被當寶供著,從來不曾受過什麽苦,她可受不得王爺此番酷刑呐!”秦丞相拉住司徒昊的褲腳,哭得老淚縱橫!

而聽聞這句話的秦雨,這才後知後覺的知道了些事情的後果,看到自己惹了麻煩以後父親還能這般為她,一時間又覺得非常感動!

“爹爹!”她知道,之前是自己錯怪父親了,可是父親這一把年紀的,如何能夠支撐得住呢!!

“王爺,是臣女錯了,您若是要怪罪,就打臣女一個人好了!”她掙紮著將秦丞相扶了起來!

縱使害怕,眼睛卻變得明朗起來,是,這一次是她錯了,是她不懂得事情的嚴重性,不懂得生在後宮的爾虞我詐,那麽,這一次,這些恥辱她都會銘記,等以後,她成了太子妃或者將來成為皇後,手握權利以後,不管是夏吟,還是這個該死的男人,她都會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的!

“罷了,別再說這些有的沒的了,本王累了,你們且先回去吧,這件事情,待本王稟明父皇以後在做論斷吧!”司徒昊咳嗽幾聲,不再理這兩人是何種情緒,扶著胸口歪歪斜斜的走了出去,隻是路過陸叔的時候有些俏皮的眨了眨眼,陸叔心領神會,微微一笑!

“來人,扶王爺回房,別讓這些貓啊狗啊的再影響了王爺!”門口的司徒昊一個踉蹌,差點摔倒,以前怎麽不覺得陸叔如此,咳咳,如此毒舌呢?

“咻!”秦丞相還來不及起身,手裏的地契已經被陸叔抽出,仔細核對著了!

“大膽,你這是做什麽?”秦丞相一急,他這還沒站好呢東西怎麽又飛了?

“丞相大人,這送出去的東西,豈有收回去的道理?”陸叔斜眼,完全不將秦丞相父女放在眼裏!

“你家王爺都不收,你還敢收?”秦丞相眉毛都被氣得翹起來了,氣急敗壞的低吼!這個該死的***才竟然敢這般挑釁自己?

“哦,丞相大人這是不領情呐?一來,這些東西可是老奴收下的,賄賂什麽的跟我家王爺沒關係!”

“二來,我家王妃如今昏迷不醒,王爺又是個體弱的,這哪一樣不要錢啊?老奴這是為丞相好,您說,若是您今天這事兒傳出去了,百姓會怎樣看你?若是剛好一個不小心傳到皇上耳朵裏,你不更是吃不了兜著走了?”看著秦丞相陰沉不定的臉,陸叔越發的開心,振振有詞的接著說下去了!

“老奴今日收下這些,一來可以解決我們王府因為兩位主子病重錢花光了的這個燃眉之急,又能在王爺麵前替丞相說說好話,您也知道,王爺這人吧,可是很聽我的呢,說不定老奴隨便嘮叨幾句,這事呀,也就這麽過去了呢,丞相大人覺得呢?”

秦丞相明明知道自己被宰了,卻也不能當真將這些東西要了回去!

不得不承認陸管家說得還有些道理,而他剛好最擔心的就是這些,況且,若是這事兒就這麽了了,那也算是破財消災了!

大不了,以後再想辦法挖回去就是了!

“哼!”秦丞相冷哼一聲,一把扯起還趴在地上呈呆傻狀的女兒,恨鐵不成鋼啊!更主要的是他心疼啊!

“還不回家?”看了自己的女兒,雖然感覺經過這件事情以後她應該會知道些輕重了,但是剛才的氣還在頭上,一時又拿不出什麽好態度,隻得輕喊一聲,徑自甩袖出去了!

好不容易到了王府門口,這還沒坐上轎子呢,陸叔便又追了出來,說了句:“丞相大人,您還有兩箱金子記得送來,還有啊,您剛剛說的那些藥材補品什麽的,老奴可都一一記下了,您一樣也別忘記啊!”

“噗!”秦丞相陰沉著臉,當真被氣出一口血,顫抖著上了轎子,連起轎的力氣也沒了!

他實在想不明白了,這跟司徒昊的第一個回合,自己怎就輸了呢?還被人敲詐得骨頭渣都不剩下一個!

三日後

夏吟的身子已經開始好轉,皇帝差人送信,讓她進宮一趟,司徒昊也一同前往!

隻是短短幾日,往日裏熱鬧非凡的京城大街,已經籠罩了一些壓抑的氣息!

夏吟掀開車簾朝外望去,大街上到處都是難民,美目裏含了沉思,側頭看身邊的司徒昊,他隻是看著外邊,一言不發!

夏吟卻無端看出了一些凝重來!這些都是天家的百姓啊,這般受苦受累,他心裏也很難過吧!

“快快快,女菩薩又在施粥了,大家快走!”沉悶的氣氛被一陣陣歡呼聲驚擾,兩人一同朝人群湧動的地方望去!

隻見一白衣女子正在組織奴仆給受災的群眾們布粥!因離得太遠,看不清女子的樣貌,但夏吟隱約覺得有些眼熟!

說話間,馬車已經被擋了去路,不得已,陸叔也隻得停下,隨意的和旁邊的商販話起家常來!

“這位小哥,請問前方施粥的女子是何許人也?”

“這位兄台有所不知,前方行善的女子是丞相千金,秦雨秦小姐呢,這三日以來,每天都會到這裏布粥,真真是個大善人呢!”答話的男子一臉的欽佩,想來對秦雨印象很好!

“我呸,我說李老頭,你可別睜著眼睛說瞎話啊,依我看啊,這丞相府是因為上次將王妃推入河裏,失了太多的人心,想借機扳回一局呢!”

“我呸,張老頭你可別亂說,那王爺是個什麽貨色你又不是不知道,那王妃啊,指不定就是因為被他克的呢,關人家秦小姐什麽事?”李老頭不甘示弱,反擊了回去!

“貨色,什麽貨色?我們王爺怎麽著了你了,你要這般詆毀於他?”本是個很普通的問題,卻因這兩人太過激動聲音太大,惹得不少人圍觀!

“是不是詆毀你自個兒心裏清楚,那病王爺本就是個天煞孤星,小時候克死了自己的母親,長大了也是個不省心的,明明一副要死的模樣,還讓我們皇上分心記掛,你說,皇上每日日理萬機已經極為幸苦了,偏偏還生了個這麽不讓人省心的種!這些也就罷了,他居然仗著有皇上顧著,還拋棄了將自己帶大的養父養母,自己一個人獨享榮華富貴,他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吧?要我說啊,那王妃被克死活該,他呀,就應該孤苦終生才是!”

“你你你,你胡說,我們王爺才不是那樣的人!”張老頭膛目結舌,奈何李老頭說的這些話早就傳遍了大街小巷,百姓都是知道的,他自己根本無從反駁,此刻,他就算想維護司徒昊,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隻得掙紅了雙眼,憤怒的看著自己對麵的人!

外麵的人吵吵鬧鬧的,司徒昊隻是淡定的坐在轎子中不曾說話,嘴角始終上揚著,或許是已經習慣了那些閑言碎語,也或許是真的不在意!

夏吟張了張嘴,想問點什麽,卻又不知該如何開口!

“你想說什麽?”不等她多做糾結,司徒昊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聲音溫和,麵含微笑的問道!

終是啟唇,聲音輕柔:“這些年,你過得苦麽?”

司徒昊臉上的笑就此定格,她不是應該問問他,他的母妃到底是不是他克死的?他的養父養母,是不是真的如大家所說的那般,被自己拋棄了?

隱忍了那麽多年,卻因為這句話第一次覺得苦澀起來!

扯了一下有些僵硬的嘴角,終是回答:“已經習慣了!”

是已經習慣了,不是不苦,也不是當真不難過!

說罷,抬起手將前方的轎簾掀開,“陸叔,時辰不早了,換條路走!”說完,不顧眾人反應,直接放下簾子,掩蓋了他和夏吟的所有情緒!

人群在這個時候徹底安靜,剛剛說得太過忘我,居然忘記了旁邊停了這麽華貴的一頂轎子!

而剛才掀開車簾的那人,還剛好是故事的主人公!

“是!”陸叔想來也是極為氣憤的,隻是低沉的看了一眼眾人便駕車離開,身影平添了幾分落寞!

華貴的馬車緩緩離開眾人視線,隱約還能聽見李老頭的嘀咕:“看吧,就說他冷血無情,狼心狗肺吧?人家秦小姐在這辛辛苦苦的布粥,他還坐著馬車到處炫耀!”

“還有啊,他旁邊的人是那個王妃吧?不是說病重快死了麽?怎還這般的休閑?依我看啊,這個王妃也不是什麽好人,他們呀,就是一丘之貉,否則怎會讓人家秦小姐在烈日下曬了整整一天呢?”

………………

聽著這些流言,夏吟心裏有些氣悶,詆毀她的她可以不在意,可是詆毀司徒昊,她怎麽就覺得那麽難聽呢?

馬車內的氣氛一直有些壓抑,夏吟輕咳一聲:“王爺,要不待會回來以後,妾身也去支個攤子布布粥,行行善去?”

司徒昊斜了一眼夏吟,似是再說什麽無關緊要的事情!

“你若是想去,就去吧,不必替本王省錢!”

“……”夏吟一噎,她這不是為了調節氣氛才說的麽,施粥這樣的事情,她可當真做不來!

“好了,不想去就別說,你這樣做也挽回不了你家夫君留給世人的不良印象了!”

“你知道我不想去?”夏吟美目睜大,這人是她肚子裏的蛔蟲麽?怎麽總能猜出自己的想法呢?

“哈哈!”心情終於好轉,司徒昊也低笑兩聲,“你不都寫在臉上了麽?”

“是麽?”夏吟沉思,她就這麽的不善於偽裝?

“那王爺難道不覺得我也是個鐵石心腸的?”挑眉,罷了,她目前可是對災情比較感興趣來著!

“嗯,世人都說我是個冷血無情的,如今給你灌上一個鐵石心腸的名號,倒也般配!”司徒昊認真的想了一會兒,得出結論!

“……”好吧,夏吟再次一噎,她怎麽就覺得有點牛頭不對馬嘴的感覺?或者可以說成,她這是丟牛彈琴?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重生之寵你如命 夫子在上 重生後我成了嗲精 娘娘又作死 反派老婆不好做 九零年學霸網紅 重生之嫡女篡權 六十年代女醫生 重生七零末:小媳婦威武 蜉蝣卷(重生) 撞臉夫婦[娛樂圈] 重生軍嫂是棵樹 又見1982 重生八零小娘子 神算大小姐 回到被渣前 重生八零小農女 重生之先下手為強 愛上隔壁水泥工[重生] 郡主嬌寵日記 重生之福氣小嫂子 大笑拂衣歸 重生九零:第一農女 八十年代萬元戶 重生之寵妻為上 小宮女的帝後之路 京圈女首富[重生] 老大是女郎 玄學大師在八零年代 反正我也不要臉
  作者:夏沐夕顏  所寫的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