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

第128節

“人人都說梨是分離的意思,竟想不到,到了你們這裏,便有了這樣的意義!”司徒昊抱著夏吟的手緊了些。

許是為了緩解氣氛,刻意說了這樣的話。

“那是因為,我們一家都是信仰忠貞愛情的人!”

“嗯。這個我相信!”司徒昊微微笑開,因為,他也是這樣的人。

  ☆、148.幸福,願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7000+正文完)

京城,熱鬧非凡,人聲鼎沸。

天剛蒙蒙亮,便聽到敲鑼打鼓的聲音,說是叫所有百姓到城門集合。

卯時剛過,城門下便已經聚集了成千上萬的群眾,大人小孩,男男女女,多不勝數、

眾人交頭接耳,議論紛紛,均不知道為什麽將他們聚集在這裏,也在猜測著是發生了什麽事情。

終於,“皇上、皇後嫁到!”這樣的稱呼傳來,眾人好奇,驚詫,激動之餘,便也沒忘記下跪行禮燔。

“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眾人激動的熱淚盈眶,竟沒想到,居然可以這麽近距離的見到天子,這是他們幾世修來的福分啊窠。

眾人懷著忐忑,激動等等情緒下跪,垂著頭,雖然好奇卻不敢直視。

其實,這京城的百姓,其中有一些人是見過司徒昊和夏吟的,在他還是王爺的時候,甚至有人還說過他們的壞話,可是,自從司徒昊賑災之後,人們對他已經有了很大的改觀,在之後,便是司徒昊做的一切事情,都深得民心,百姓對他們都是很尊敬的。

成為皇帝之後,就更加不敢像之前一般口出狂言了、眾人心懷忐忑,有的擔心司徒昊秋後算賬,有的是想見見司徒昊。

這個時候,時間就變得難熬起來,每一個時刻都是一種煎藥。

良久之後,低沉的聲音終於從城門上傳出、

“平身!”隻是簡單的兩個字,屬於上位者的氣勢和霸氣便盡顯無遺。

司徒昊著皇帝專屬的龍袍,夏吟一襲大紅後袍,兩人並肩站在城樓上,此刻晨光剛剛升起,印在兩人身上,竟是那般的聖潔。

也是那般的,般配。

“咳咳!”接到司徒昊示意的眼神,莫凡尷尬的咳了一聲,上前一步,這個時候本該由太監來的,可是司徒昊硬是說太監扯著嗓子說話的那種感覺很奇怪,非要莫凡代替了太監的工作不可。

無奈,秉著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原則,莫凡不得不接手了本該屬於太監做的工作。

“各位鄉親請安靜一下!”抬手,打斷了眾人的小聲議論、

“今日,是皇上登基的第三十天,新皇登基的時間不長,便接二連三下了許多的聖旨,很多百姓不理解也不讚同……”說到這裏,莫凡看了一眼已經安靜下來的眾人,想來,大家已經意料到莫凡接下來要說什麽了。

“皇上特意選擇了一個這樣的日子,將大家召集起來,就是想跟大家說說,他為什麽要這麽做的!”

眾人更是疑惑,皇上做什麽本就是他自己的事情,司徒昊居然為了這件事情親自現身,今日還要當眾說明,這本就是莫大的誠意。

“下麵,咱們就請皇上跟大家說說話吧!”

說完,莫凡後退兩步,站在了司徒昊和夏吟的身後、

“其實,朕今日來,不是來跟大家解釋朕為什麽這麽做的!”司徒昊開口,低沉又稍顯溫潤的嗓音在這裏回蕩。

不等眾人有所反應,他接著說道:“朕今日來,隻是想跟大家說說心裏話,這個想法,已經在朕心裏埋藏了許久,有時候,朕會覺得很幸福,有時候,又會覺得這是莫大的壓力,它甚至會壓得朕喘不過氣兒來!”司徒昊執起夏吟的手,笑笑,幽幽說起了兩人之間的故事。

“……”他花了一個時辰的時間才將他和夏吟之間的發生的事情說完,城樓下的百姓已經有很多人掩麵哭泣,或是感歎,或是遺憾。

“今日說這些,不是朕真的閑到無事可做,來這裏和大家吹牛皮,這些事情,是真實存在的,我們在一起經曆的,其實遠遠不止這些,我和夏吟,在所有人都不讚同的時候陰差陽錯的走在了一起,現在,好不容易修成正果,得到了大家的祝福,難道,你們真的忍心讓我們之間再生間隙或者糾葛麽?”他說這話的時候,很是平靜,但是語氣裏的惆悵,任誰都聽得明白。

“朕有時候會想,我們每個人的心裏,其實都有一段難以割舍的感情,一個難以忘懷的人,那個人,無論你之後做多少事情,卻也難以挽回或者補償……”這話出來,有不少漢子竟然也開始掉淚,他們或是書生,或是俠客,但無一例外的,他們之前都有一些知心人,或許是為了各自的夢想離開,或許是為了其他什麽,但結果都一樣,他們失去的,就再也回不來……所以,司徒昊這話,也深深的說到了他們的心坎裏。

“朕現在想問你們一個問題,若是時間回到那一刻,你們是願意繼續追逐自己的夢想,還是義無反顧的繼續拋棄她們,讓她們孤苦無依,讓她們在等待中漸漸凋零呢?”

眾人開始沉思,若是時間當真回到那一刻,他們就算當真割舍不下自己心中所追求的東西,怕也會不顧艱難的帶著她們一起同行吧?

這就是司徒昊所需要的,看著眾人麵露遲疑,司徒昊頓了頓,接著說道。

“你們的表情,已經告訴了朕答案,既然你們的選擇是這樣,為何還要

逼迫朕呢?”司徒昊笑笑,隻是笑容裏麵充滿了苦澀。

“朕也是有血有肉的,我也隻是一個平凡的人罷了,我也希望得到大家所希望得到的幸福一樣,我也隻想,和自己愛的人,不離不棄!”

“可是,這樣一個簡單的願望,放在你們身上就是很平常的事情,到了朕這裏,便成了天理難容的事情,甚至有些不軌之士,還伺機製造流言,說夏夏是妖女……朕真的很想問問大家,你們居心何在?這麽一個一心為國為民的皇後,這樣一個能夠不顧及自身安慰親自上陣殺敵,親自以身犯險的人,怎麽就成了妖女了?”

司徒昊冷嘲,徑自笑笑,接著說道,“你們可別忘了,她隻是一個女人罷了,她本該可以像你們中的大多數人一樣,在家相夫教子,和隔壁的阿嬸聊聊天,做做女紅,可是,隻因為她身上肩負著不一樣的使命,隻因為她的心裏有百姓,所以,她便活該受這樣的苦麽?”

“在場的,有不少的血性男兒,不是朕刻意貶低,在沒有戰事之前,你們誰都敢大言不慚的拍著胸脯保證,當國家需要你們的時候,你們會挺身而出,而事實呢?”司徒昊冷笑、

“事實是,當國家真的需要你們的時候,你們多少人躲在了這個女人的身後,冷眼看著她渾身是血的征戰沙場?她剛剛成親,身體又受了那麽多重創,她甚至差點再也不能有孩子……”司徒昊眼裏漸漸泛起水霧,這些事情,是他心裏的一道疤,不提的時候無關痛癢,提起來的時候,便疼得窒息。

“她曆經千辛萬苦才盼來了我們之間的第一個孩子,卻在身懷六甲之際深陷敵營,而那時候,咱們北國的百姓在做什麽,你們再爭相傳送,你們在詆毀她,說她是叛徒,說她通敵賣/國,當敵軍利用她要挾朕的時候,我北國的將士,居然大言不慚的勸朕,不可因一己之私,斷送了咱們大好江山……”

“可是,她呢?她做了什麽?她擔心朕會因為她難以抉擇,她怕朕心生愧疚,她毅然選擇帶著朕的骨肉跳下城樓!”雖然當時這件事情隻是夏吟的一個計謀,但是每每想起他都會後怕,若是當時,他沒有接住呢?

此刻,城樓下的眾人已經不在是低聲哭泣,男的女的,竟哭成一片、是愧疚,是自責,是感動……總之,跟城樓上如今看上去光鮮靚麗的女人相比,他們當真比不上,別說比了,就連提一下都會覺得自慚形穢。

“之後,她月子未滿,便陪著朕重新踏上征途,也因此落下不少病根……”夏吟斂眉,雖然病根已經被風神醫治好,但司徒昊也不算說假話。

“瞧瞧,她如此單薄的身子,卻要承受著那麽多的痛苦和無奈,這是你們中間誰能比得上的?”

“隻因為她是我的妻子,是王妃,是皇後,她便活該受這些委屈麽?”司徒昊眼睛血紅,“不,隻是因為她比你們更有責任心罷了!”

“朕這一生,最對不起的人就是她了,她本該躲在朕的身後做一朵嬌豔的花朵,卻因為個中緣由,提早的吃了這些或許很多人一輩子都吃不了的苦,受不了的罪!”

“當然,說這麽多,不是朕想來個秋後算賬或是什麽,朕隻想以此告訴全天下的人,我司徒昊,這一生,已經對不起夏吟太多,所以我會用一輩子的時間去補償她,愛護她,那麽你們呢?你們欠她的,朕以前不會奢望你們做點什麽,將來也不會,隻希望大家,能夠理解朕隻會跟她在一起的這個決心,能夠少詆毀她一些。”

“總之,不管將來的路有多難,不管大家是不是一如既往的反對,我和夏吟,我們會堅定的走下去……”司徒昊執起夏吟的手,兩人對視。眼中是滿滿的情意。

“支持皇上,支持皇後娘娘。”人群中,不知道是誰先這麽喊了一句,接著,便是鋪天蓋地的祝福聲和讚成的聲音。

司徒昊說的沒錯,堅持本心本就沒錯,大家都是凡人,又有誰不希望自己能夠有忠貞不渝的愛情呢?

皇上和皇後的感情固然覺得羨慕,可是他們之間的感情,卻是當真無人可以替代。

皇上有什麽錯呢?他隻不過是愛著一個女人罷了,皇後又有什麽錯呢,她隻是愛上了一個不一般的男子罷了。

既然心裏隻有彼此,再也裝不下其他人,那麽,又何苦傷害了其他的人,讓別人孤苦一生呢?

一夫一妻沒什麽不好,他們讚同,對,讚同。

而之後,為了表明決心,之前被夏吟談過心的幾位大臣和他們的夫人紛紛上前表示,願意往後以身作則,決不背叛彼此,甚至還有一些百姓也紛紛上前表示自己的決心。

為了起到彼此監督的效果,大家甚至還寫了字據,交由對方保管,這倒是夏吟和司徒昊之前不曾想到的。

還有,讓他們覺得感動的,是之前那些說了隻遠觀不參與的幾位大臣,居然聯合上前表明自己的決心……

這無疑是一種莫大的支持和鼓勵。

看著眾人弄得熱火朝天,丞相李大人搖頭歎息後徑自離開。

加上正妻

和侍妾,他一共娶了十一房,有幾位隻是他看著喜歡便娶了回來了,她們並不是真的願意嫁給他這個糟老頭子,看來,是時候放她們離開了、

之前他之所以反對,是因為他不懂得皇上和皇後之間的情感,剛剛他認真的聽了,居然如此深刻,讓他感觸頗深。

或許這樣,當真沒什麽不好。

司徒昊和夏吟笑笑,剛剛的話真真假假,但好在目的達到了,京城的消息傳播的最快,所以隻要這裏的人讚同,往後便會爭相傳之,他本可一意孤行,但是他不願意夏吟今後時刻背負著罵名,既然在一起,她就是配得上自己的。

她知道夏吟根本不在意世人的眼光,可是既然有辦法改掉這些世俗的眼光,而他隻需要動動嘴皮子,那麽,他為什麽不這麽做呢?

再過幾日,其他國家的旨意也會相繼傳來,加上這裏百姓的渲染,定能達到自己想要的結果。

司徒昊笑笑,他的夏夏,就應該是被世人稱讚的。

午後的京城,依舊熱鬧非凡,帝後以後回去了,隻剩下百姓在津津傳送。

而之後,又接到皇帝下達的新的旨意,往後的世襲製度做了調整,今後,隻要是有誌之士,均可參加科舉考試,過關的人將有資格當官為民造福的旨意再次傳來,眾人隻覺得看到了希望,而皇帝之後再次下發了旨意,百姓上交的稅務也會相應的做調整,具體的實施時間待確定下來之後會另作通知……

接二連三的旨意讓人們看到了希望,整個京城呈現出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

溫度已經漸漸回溫,眾人感歎,春天真的要來了麽?

五年後

司徒哲站在新皇司徒煜身後,看著他不斷往自己丟來的折子,一臉的糾結,他就不明白了,為什麽五年過去,他想要出去風/流的願望就視線不了呢?

想當年,他可是這京城裏最受歡迎的皇子啊,到哪兒不惹來桃花一大片啊,這會兒,怎麽就成了這個模樣了呢。

想當初,司徒昊剛剛登基那幾年,他想辭官,做個閑散王爺,司徒昊說,“你是我最好也是最後一個兄弟了,現在我有困難,你不幫我,誰幫?”

無奈,他隻得應下,留在宮中幫他打點一切,可是現在已經過去這麽多年了,新皇都已經登基了。他為什麽還是不能離開呢?

此事說來話長,簡單來說,原因有三,第一,司徒昊說:你司徒哲是我的弟弟,如今我跟你皇嫂終於有機會出去享受一下二人世界了,你不是應該幫襯幫襯?

第二,司徒煜說:四皇叔是煜兒唯一的叔叔,如今父皇和母後不在,皇叔就應該起到監督的作用的,煜兒還小,難道皇叔真的能放下心來讓煜兒一個八歲的孩子處理國事麽?

第三,綜上所述,新皇登基以後封的第一個官就是將這個皇叔封為監國公,美名其曰,是監督新皇處理好一切政務、

而實際上,司徒煜這個孩子雖然隻有八歲,但是其的本事當真不可低估,大事小事他一般都能處理,而要是遇上他不能處理的事情,他這個叔叔也是沒有辦法的,隻能飛鴿傳書給淩國的皇帝或是正在享受自由時光的司徒昊。

所以,其實仔細算下來,他司徒哲在這皇宮,其實就是一個給小皇帝打雜的。

他忍不住仰天長歎,這都什麽世道啊,如今連鳳菊的孩子都會叫爹了,他還孤家寡人一個呢,他們怎麽就不為他想想?

什麽叫做他司徒哲生下來就是一個光棍的料,就活該沒人愛呢?

謬論,簡直是謬論。

他可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人稱帥氣,溫柔,多情的小皇子是也。

“皇叔,請你站好,奏折丟歪了!”哎,然而現實比想象更加的慘烈,瞧瞧,就連幻想一下都要被打斷。

無奈,司徒哲隻得繼續扳直了身子繼續站著,耳邊還要時不時忍受小皇帝的大發雷霆、

而相對於他的無奈,夏吟和司徒昊就顯得悠閑極了。

此時正值陽春三月,桃花盛開的季節。

當然,還有夏吟最喜歡的梨花,被眾人念叨著的兩人並未走遠。

而是支了架秋千在王府的院子裏蕩秋千。

自從司徒昊登基以後,鳳菊和莫凡又不願意住到王府來,既然空著,那就都種上梨花和桃花吧。

此刻,整個院子紅白相間的花開得很是燦爛,夏吟的笑容也很是明媚。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重生之寵你如命 夫子在上 重生後我成了嗲精 娘娘又作死 反派老婆不好做 九零年學霸網紅 重生之嫡女篡權 六十年代女醫生 重生七零末:小媳婦威武 蜉蝣卷(重生) 撞臉夫婦[娛樂圈] 重生軍嫂是棵樹 又見1982 重生八零小娘子 神算大小姐 回到被渣前 重生八零小農女 重生之先下手為強 愛上隔壁水泥工[重生] 郡主嬌寵日記 重生之福氣小嫂子 大笑拂衣歸 重生九零:第一農女 八十年代萬元戶 重生之寵妻為上 小宮女的帝後之路 京圈女首富[重生] 老大是女郎 玄學大師在八零年代 反正我也不要臉
  作者:夏沐夕顏  所寫的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