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

第125節

“嗯!”夏吟點頭,已經過去這麽久了,他們心裏都非常明白,大熊不可能還活著。

就算此刻鳳輕歌不說,搜救行動也會停止了、

“我想帶一些他喜歡的吃的東西去!”鳳輕歌擰眉。仔細思考、

“我感覺,他喜歡扣肉和鬆鼠鮭魚……”

“你的直覺真的很準!”夏吟笑笑,“之前就覺得你會想去看看他,司徒昊便特意派人去查了你們那些失散的部下,得到證實,大熊喜歡的東西,就是你說的這些!”

“真

的?”鳳輕歌聲音高了些。聽得出來,他很開心,還帶著一些小激動、

“當然!”夏吟挑眉,“我想,大熊若是泉下有知的話,也會覺得心安了,因為他的主子,就算忘記了全部,也依舊記得他喜歡的東西!”這話,像是在慶幸,也像是在感歎、

生命真是太可貴了。

有時候,隻是一個轉眼,便再也見不到第二次。

或是離開,或是死亡,亦或是,有緣無份的撞見。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小姐!”鳳輕歌開口,想說點什麽,卻被鳳菊的喊聲叫住。

隨後,他再次輕歎,索性閉嘴,不言不語。

罷了,那些還沒來得及說出的話,就讓他隨風飄散吧。

之後,便是牽著司煜小手的司徒昊,牽著魅影的風神醫,牽著鳳菊的莫凡,還有,嘻嘻哈哈的莫洋以及陸叔。

陣仗很大,但看上去很甜蜜、

“你們這是做什麽,怎麽都來了?”

“娘親,這裏……”不等眾人回答,司徒煜率先脫離了司徒昊的手心,隨意的抓起一把雪朝著夏吟丟來。

年紀很小,力氣卻不小,當然,也或許是夏吟沒反應過來,所以硬是被司徒煜的小雪團給砸到。

隨即,眾人笑開。

寬闊的王府後院,上演著一場你追我趕的打雪仗戲碼。

鳳菊和莫凡因為感染了風寒,隻得站在一邊看著,但也難免會被砸到。

鳳菊眼睛冒出炙熱的火花,她好想去玩啊,可是一向十分縱容他的莫凡卻在此刻牢牢拉著她的手,不讓她上前半步,若是不小心他們看到他們丟過來的雪團的時候,莫凡也會在鳳菊先一步擋住,總之,不讓她碰到雪分毫。

鳳輕歌腿傷未愈,便站在了另一邊看著,看著他們滑稽的表情,時不時發出柔和的笑聲。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到我之前發的消息,就在這裏再說一聲好了,這書正文會在這個周完結,番外寫的是郝連梵和安靈兒,至於其他人,還沒想好要不要寫,另外,希望大家也多多支持我的新書,傲世特工,將軍請接招,謝謝大家。

  ☆、146.登基,執子之手,與子偕老(6000+,大結局前篇)

五日後,新皇登基與封後大典一同舉行。

司徒昊執著夏吟的手從長長的紅地毯走來,這嚇壞了很多大臣。

登基同天封後本就是無上殊榮,同皇帝一同走紅毯,一同祭天等等一切事情,就是於理不合了。

但是過程中不能打斷,因為老一輩的有這樣的說法,若是祭天過程中強行打斷會遭天譴,所以眾人即使不滿也隻能強忍著。

司徒昊就是認準了他們不敢直接出言不遜,所以才這麽做的,他就是要借這個機會,光明正大的告訴全天下的人,他司徒昊這一生,就是認準夏吟這個女人了、

“司徒昊,這樣,會不會有影響!”看著眾大臣不善的目光,高台上的夏吟有些擔憂窠。

她今日穿的是剛剛定製好的絲質鳳袍,金色的鳳凰展翅飛翔。

正紅色的鳳袍剛好和司徒昊明黃的龍袍相搭,毫不維和,一樣的高端大氣。

他們兩人是絕配的,不管是從外形容貌還是性格。

“放心!”司徒昊輕輕的拍了夏吟的手,叫她心安。

“曾經你說過,願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現在,我想告訴你,我願執你之手,與你偕老!”

司徒昊說這話的時候,夏吟正學著他的樣子上香,聽清楚之後,眼裏滿是感動、

她突然覺得,這世間所有的情話,都抵不上一句,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若不是因為此刻需要顧及身份,夏吟想,她定要給司徒昊一個大大的擁抱才行,啟唇,還來不及說點什麽,祭天儀式便已經完成,晚上,便是宴請各國使者的日子了、

雖不勝酒力,但是這樣的日子難免要喝酒,夏吟推脫不過便也喝了一些。

所以,待散席以後她已經快要不省人事了,隻記得司徒昊差人將她送回了房,但是司徒昊前行的腳步卻被眾大臣攔下、無法行動半分,隻得擔憂的看著她被宮女帶走。

夏吟不知道他們聊了什麽,隻知道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司徒昊廢黜後宮的聖旨已經下了、

“小姐,皇上固然愛您,可是奴婢覺得此舉當真不妥。”

她揉著還在突突直跳的太陽穴,混沌不堪的聽著鳳菊匯報。

雖然已經過去一晚上了,但她昨晚醉酒,現在還頭疼的厲害,聽到鳳菊的話更覺得頭疼。

低頭喝了一碗醒酒湯,整個人依舊有些不在狀態、

“且不說昨天舉行大典之時您已經參與全程,這已經惹怒朝中一些元老級大臣了,就今日,皇上下旨廢黜後宮,這樣的事情更是史無前例。奴婢覺得,那些老古董定會以此大做文章,逼迫皇上的!”

夏吟點頭,在這個三妻四妾盛行的年代,司徒昊這樣的做法太過大膽,其實於她來說,隻明白司徒昊心裏隻有她一個便就足夠了、隻是若是司徒昊不下這樣的聖旨,隻怕後宮的女人會接踵而來,她懶得應付是一回事,讓那些如花似玉的年輕姑娘就這樣在宮中孤苦終生可就真的是罪過了、

“小姐,你得勸勸皇上,奴婢擔心這樣的做法會將您推上風口浪尖。眼下皇上剛剛登基,雖然天下太平,但難保不會有有心之人亂來……”

“這才一早上的時間,皇宮中已經開始謠傳小姐您是妖女了,這樣下去,可怎麽得了!”鳳菊很是擔心,跟夏吟說著話的時候,就連發都盤錯了好幾次。

“別人說什麽做什麽我都可以不在乎,我隻擔心司徒昊!”夏吟揉了一下眼睛,縱使腦袋在怎麽不靈光,卻也能從鳳菊的話裏辨別出一些實質的內容來。

“鳳菊,現在聖旨已經下了,我們需要做的,不是擔心接下來到底會造成什麽影響,而是,想辦法改變眾大臣的思想……”夏吟再次喝了一口醒酒湯,順手拿起身側的梅子塞在嘴裏。這是醃製的酸梅,隻是聞著就覺得很酸,夏吟平日也很少吃酸的,這是為了能夠更快的清醒,剛剛吩咐下人去取的。

強烈的酸味刺激著她的每一個感官,讓她的大腦越來越清醒。

“小姐,您怎麽可以任由皇上胡來?”鳳菊大眼一睜,眼裏滿是不讚同、

“不是任由他胡來,而是,就算這聖旨他不下,我也會開口請他這麽做的!”夏吟點頭。

她和鳳菊的觀點不一樣,鳳菊擔心的是會不會因為這件事情給她帶來危險,她擔心的,是要怎樣和司徒昊一起渡過這次危機、

並且,她相信司徒昊,既然他敢這麽做,也應該是有了一些應對的辦法了。

拋開這些不說,司徒昊對那些女孩無心,就算有心……

夏吟撇嘴,說她自私也好,妒婦也罷,反正,她的夫君,她就是做不到和其他女人一起分享。

“小姐,你們這樣的思想是不對的……”鳳菊開口,想繼續勸勸夏吟,雖說她也非常欣賞忠貞不渝的愛情,但是王爺現在貴為皇上,曆來的皇帝,誰沒有個三宮六院呢?隻要皇上心中有她家小姐,往後也如之前一般照顧,保護小姐,對她來說,這

些已經足夠了,他們真的沒有必要為了這件事情和眾大臣鬧僵。

萬一惹怒了那些大臣,他們派人對小姐做出什麽事情來呢?

一次兩次,三次四次的皇上或許能擋得掉,時間長了怎麽可能呢?

她真的好害怕小姐再出什麽事情了。

懶得理會鳳菊的喋喋不休,夏吟出聲打斷。鳳菊的意思她明白,可是,她不怕這樣的危險。

她愛司徒昊,司徒昊也愛她,他們既然在一起,就應該光明正大的。

天下人現在不接受一夫一妻沒有關係,假以時日,他們也定能明白,這才是對愛情最好的回應。

“鳳菊,皇上昨晚回來了麽?”她昨晚睡得太沉,但是剛剛起床的時候身側的位置是沒有溫度的,她想,司徒昊昨晚大概是不曾回房。

果然,鳳菊接下來的話也證實了她的猜測,“皇上昨晚一直在禦書房,沒有回來!”

夏吟點頭,側頭看了一眼鏡子中的自己,嚇了一大跳,這技術,簡直和司徒昊的有得一拚嘛。

“鳳菊,你在做什麽?”早知道看鏡子中的自己比酸梅和醒酒湯管用,她剛剛就不那麽痛苦的吃了。

天知道剛剛起床就吃那種超級酸的東西是有多折磨自己和自己的胃啊、

“啊……”鳳菊被夏吟叫的回了神,往夏吟頭上看去,明明是一頭烏黑柔順的頭發硬是被她折磨成了爆炸式,夏吟額上冒出兩條黑線,真不知道她是怎麽做到的。

就這麽傻的姑娘,莫凡怎就還將她當成寶呢?

果然,遇見愛情的人,都是傻子。眼光當真不是一般的特別。

“對不起小姐,我現在就重新弄!”鳳像是被自己的手藝驚到了,趕忙道歉。

當然,她若是知道自己被夏吟這般嫌棄,定不會顧著道歉了,隻怕,會將夏吟弄得更加糟糕、可見,夏吟最明智的做法,就是沒有將對鳳菊的嫌棄說了出來。

“嗯,快一點吧,我待會兒要去禦書房!”夏吟點頭,漫不經心的打了個哈欠。

夏吟牽著司徒煜來到禦書房的時候,太陽已經升高了,禦書房門前依舊稀稀落落的跪了一些大臣,夏吟癟嘴,這些人,能不能來點新鮮的招兒?

這種辦法,之前在老皇帝身上就已經用過無數次了,也不見得哪一次真的有效,他們怎麽就這麽不長進呢?

再者,現在可是冬天啊,這麽跪著,不知道冷麽?

、然而,夏吟不知道的是,這偏偏就是這些老東西的計謀了,天氣晴朗的時候來這跪著是沒用,那他們就換這大雪天唄。

並且,他們都是一把老骨頭了,可經不起太多的折騰了,之前老皇帝不同意,是因為老皇帝不畏懼他們,可是司徒昊不一樣啊,他是剛剛登基的新皇。

這個辦法不一定可以,但是不試試又怎能知道呢?

畢竟,他們各自的家裏,可都養著幾個如花似玉的女兒的,若是皇上這聖旨不收回,那不是白養了麽?

對往後他們的仕途,也是有很大的影響的。

雖然已經當上皇後,夏吟還是喜歡比較素的打扮,雖然比起之前顏色靚麗了一些,但也沒有過多的差別。

看見夏吟,眾人心生不滿,跪了一早上了,此刻又冷又餓,怒氣未消,夏吟來了眾人也低垂著頭裝作沒看見,居然沒有任何一個行禮或者打招呼。

夏吟冷笑,懶得跟他們計較,小太監想出聲提醒,也被夏吟擺手呼退。沒關係,此刻他們不同意,她總有辦法讓他們同意的。

往後,別在他麵前哭才是。

他們無視夏吟,夏吟更是無視他們,直接邁過他們直直的朝禦書房走去,連眼神都不給他們一個。

眾大臣氣結,竟不知道該怒還是該氣兒。

司徒昊背對著夏吟,正在看先皇留下來的一副很大的畫,題字是錦繡河山。

但是這幅畫的內容和人們所認知的錦繡河山的畫差別很大,司徒昊能夠認得出來,這畫並不是真正的錦繡河山。

畫的內容和夏吟之前畫的那副福壽延年雖然大同小異,但實際又有一些細微的差別。

他看得太過認真,所以就連夏吟出現他也未曾發覺。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重生之寵你如命 夫子在上 重生後我成了嗲精 娘娘又作死 反派老婆不好做 九零年學霸網紅 重生之嫡女篡權 六十年代女醫生 重生七零末:小媳婦威武 蜉蝣卷(重生) 撞臉夫婦[娛樂圈] 重生軍嫂是棵樹 又見1982 重生八零小娘子 神算大小姐 回到被渣前 重生八零小農女 重生之先下手為強 愛上隔壁水泥工[重生] 郡主嬌寵日記 重生之福氣小嫂子 大笑拂衣歸 重生九零:第一農女 八十年代萬元戶 重生之寵妻為上 小宮女的帝後之路 京圈女首富[重生] 老大是女郎 玄學大師在八零年代 反正我也不要臉
  作者:夏沐夕顏  所寫的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