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

第1節

本書由www.cncnz.net(熊貓沒眼圈)為您整理製作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

作者:夏沐夕顏

  ☆、生不如死才最可怕

希霞宮

昨日一場大雨,經夜未歇,廊腰縵回間簷牙高啄,雨嘀嗒落下,悠閑結網的蜘蛛昭示著此處的破敗,冰冷的地板卻比不上此刻的心涼。

夏吟捂著自己已經懷有三個多月孩子的肚子,吃力的往牆角爬去,牆角,是一塊已經發黴的饅頭,上麵還浸了雨水,被泡得有些濃濃的,令人作嘔!

“碰!哐當”早已破敗不堪的雕花大門被人從外邊推開,許是來人力氣太大,居然將門整個兒踹倒,直直砸在了地上的夏吟身上!

背後傳來一陣撕裂般的疼痛,眼前一黑,差點就要昏睡過去!

“我的皇後,你怎會變成了這幅模樣?”司徒淩在一群宮女太監的陪同下走了進來,一腳踩在厚重的鐵門上,絲毫不顧及兩人多年的夫妻情分!

沉重的鐵門壓得她透不過氣來,溫熱的血從下身流了出來,空氣中一片血腥的味道、

“孩子,我的孩子!快救救我的孩子!”她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去將身上的門板推開,這三個月來,她每天都要承受著這非人的折磨!早就已經體力不支了!

“孩子?嗬,誰知道,又是哪個野男人的呢!”聞言,司徒淩更是殘忍的朝門板上重重的又踩了幾下!隱約可以聽見骨頭碎裂的聲音!

“啊,司徒淩,你個畜生……!”夏吟一急,卻也隻能逞逞口舌之快了,她的手筋,腳筋在之前就已經全部被挑斷,秀眉一擰,夏吟實在不明白,這中間,到底出了什麽問題!他司徒淩憑什麽認定,孩子不是他的?

“畜生?哼,你當真是活得不耐煩了!”司徒淩一怒,將腳移開,便有宮人抬來椅子,粗魯的將夏吟拖了過去,所到之處,一地鮮血!

“碰!”夏吟被重重的砸在凳子上,已經不能動彈的雙手被綁在椅架上“你不是最愛這個孩子了麽?那麽今日,朕就讓你親眼看看,你的孩子,是怎樣來到這個世界上的!”

夏吟隆拉著腦袋,一張絕色的臉,已經肮髒得不成樣子!她這樣任命的模樣,更是引發了司徒淩強烈的不滿,一把接過宮人手裏的刀,兩三下便粗魯的將夏吟身上本就破爛不堪的衣服撕去!

“啊!”巨大的疼痛襲來,夏吟掙紮著抬頭,美目含淚,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男子,那可是,他的親生骨肉啊!他怎麽下得去手!

“司徒淩,你這豬狗不如的東西!有種你就殺了我!”司徒淩下刀很快,隻是將肚子劃開,卻不會讓人快速死去!

“殺了你,那豈不是太便宜你了!”男人陰狠的一笑,又是一刀,還未成型的孩子,就這樣被殘忍的連同血淋淋的肉被生生扯了出來!

“轟隆隆……”外麵的雨越下越大,雷聲一陣陣的,甚是駭人,閃電劃過天空,將這座幽暗的冷宮照的亮如白晝!

“恨麽,恨就對了,這一切都得怪你那個身為將軍的爹,好好做著他的將軍之位不就好了,還非得逼朕立你為後?你以為朕當真願意麽?要不是因為你,朕和秦雨又怎會錯過這麽多年,皇後之位,本該是她的!”聽到這個,夏吟更是絕望,那個她最信任的姐妹,才是他真正愛的人麽?

  ☆、生不如死才最可怕2

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她真是夠笨,事到如今還不明白這其中根源。

可是現在,一切都晚了麽,她就連報仇的資格都沒有!

她恨,恨不得將這些傷害過她和她孩子的人碎屍萬段!卻聽見,司徒淩更加讓她驚悚的話!

“嗬,不過,現在都沒有關係了,你那個自以為是的父親,和那個把你當寶的哥哥,已經幹涉不了朕了,這天下,隻有朕,才是不可違背的!”司徒淩猖狂的大笑,似是瘋了一般,夏吟渾身一怔!冰冷的雨水滴在她的臉龐,刺激著她的每一根神經,逼著她,不得不清醒麵對!

“你……什麽意思?”她顫抖著,兩隻沒有筋骨的手吊在身後的凳子上,顫顫巍巍的,仿佛隨時會脫離手掌,掉下來一般!

“哦,對,這件事情告訴你,應該更讓你心痛才對!而看著你心痛,卻是朕,最歡喜做的事情!”司徒淩將手裏的刀子重新舉了起來,重重的在夏吟臉上補了一刀,那張絕美的臉,瞬間血肉外翻,模糊一片!

“你的父親,還有你的哥哥,私通外敵,假公濟私,殘害忠良,朕已經判了滿門抄斬,行刑的日期,就定在今日子時!”

“司徒淩,你摸著良心問問你自己,嫁與你五年,我可曾做過什麽對不起你的事情?”

“三年前,你去賑災,不甚沾染瘟疫,生命垂危,是我遣散宮人,衣不解帶的照顧了你整整十七天,兩年前,你父皇存心試探,賜你毒酒一杯,也是我,替你喝了的,就拿近的來說,半年前,我為你擋了刺客一劍,正中心口,傷口到現在依舊未曾痊愈……”

“你當時許諾過我什麽?你說,你登基之日,便是立我為後之時,你說隻要你一日是皇帝,我便一日是皇後,你說從此恩愛兩不疑…”

“可是,我得到的是什麽?是你登基之日重新迎娶我最好的姐妹秦雨,是兩個月後背著世人下達了廢後詔書,是現在冷宮生不如死的生活和百般的折磨,現在,你居然連我的家人也不肯放過?司徒淩,你當真是無心的麽?”

提起這些,司徒淩眼裏的戾氣更甚,這些,不是做為妻子應該做的本分麽?憑什麽到了她的嘴裏,就變成要挾他的籌碼了?

“住口,朕有沒有心,何時需要你來論斷了”

這樣冷然的語氣,這樣殘忍的手段,夏吟的心,如撕裂般疼痛,嗬,這麽多年,自己用命守護著的男人,竟是這般的冷酷無情麽?她以前,為何從來也不懂?

夏吟怒極反笑,“哈哈,你知道麽,司徒淩,我還有個天大的秘密不曾告訴過你!”司徒淩臉色一沉,粗暴的再次將夏吟的頭提了起來!

“什麽秘密?快說!”

“這個秘密就是……我夏吟,就算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哈哈哈!”夏吟不知哪裏來的力氣,整個身子朝身旁的司徒淩傾去,一口咬掉了他的耳朵,而她身上那些鮮血和殘破的肉,將司徒淩明黃的帝袍染得一片狼藉!

司徒淩捂著耳朵,狼狽的向後退去,眼裏全是陰霾!也不管耳朵上的傷口,直接奪過宮人手裏的刀,瘋狂的朝夏吟的身上捅去!

“你簡直就是個瘋子,做鬼也不放過朕是麽,那朕就讓你,連做鬼的資格都沒有!”

“司徒淩,若有來生,我定會讓你,血債血償!”雷聲,雨聲,夾雜著女子淒厲的吼聲,混成一片!

“血債血償?我看你還怎麽血債血償,朕是無敵的,無敵的你知道麽?”司徒淩手裏的刀一刻也沒有停下來,眼睛血紅,像瘋子樣一刀刀朝夏吟身上砍去,血肉翻飛,那些碎一些的殘肉飛得遍地都是,夏吟早已經死去,隻留下那雙被鮮血覆蓋的眼睛,在這樣幽暗的地方,直直的看著在場的人!

“刷刷刷”四周靜得恐怖,隻有刀子捅進身體,和骨頭之間的摩擦聲,宮人一個個驚恐的的往後退去,這麽恐怖的皇帝,他們不曾見過!

“啪!”司徒淩將刀子丟在地上,看看自己沾滿鮮血的手和衣服,再看看看著已經麵目全非的夏吟,突然覺得恐怖,急急朝後退去,眼裏的恐懼,不言而喻!

“來人,燒了!”轉身,匆忙的朝雨水中跑去,夏吟死前的話,像詛咒一般,刻在了他的心裏,他不敢回頭!

  ☆、待我重生日便是你下地獄時

“你們兩個,快去通知將軍和少爺,你,去請大夫,你們倆,快點過來跟我一起將小姐的衣服換了,小姐身體本就不好,剛剛又落了水,這回,怕是又要生病了!”夏吟醒來的時候,耳邊吵吵鬧鬧的,聲音很是熟悉,那不是,貼身丫鬟鳳菊的麽?

可是,鳳菊不是在三年前就死了麽?眼下,這是什麽情況?一股恐懼在心裏四處蔓延,夏吟差點被自己給驚到!

“小姐,您醒了?有沒有哪裏不適的,您再忍忍,奴婢已經叫人去請大夫了!”鳳菊見夏吟醒來,立馬湊過來,仔細替她試了試額頭的溫度,又輕言細語的問道!

“鳳菊?”夏吟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人,強行逼迫自己掩下心裏的震驚和恐懼,試探著說道,這是夢麽?如果這是夢的話,她倒寧願做得久一些!這樣能夠見到親人,能夠自由呼吸的感覺,真的是極好的!

可是,為什麽她覺得自己還活著?抬起手,夏吟瞳孔猛地睜大,這麽柔嫩的手,早就在嫁給司徒淩之後就不曾見過了!難不成,她是真的活過來了?

“小姐,是我,您這是怎麽了,您可千萬別嚇奴婢啊!”看著夏吟一副不認識她的樣子,鳳菊一急,眼看就要哭出來了!

“鳳菊別擔心,我沒事,就是看見你,有些激動!”可不是麽,已經死過一次的人,又活了過來,還看見自己以為一輩子也見不到的人,怎能不激動!

“噗哧,小姐說得哪裏話,奴婢不是每天都在您身邊的麽?”鳳菊終於破涕為笑,也不有疑心,小姐這是,被嚇到了吧?

“嗯,鳳菊,我這是怎麽了?”夏吟害怕問太多露出破綻,便隻問了些自己的情況!

“小姐這是摔糊塗了吧?怎會問奴婢這樣的問題呢?”鳳菊微微皺眉,說罷,轉身就要朝外走去,她要趕緊去叫大夫來替小姐看看,若不然,留下什麽後遺症可就不好了!

“鳳菊,我沒事,隻是剛剛醒來,有些頭暈,一時不大記得自己是怎麽出事的了?”夏吟急忙拉住鳳菊,輕聲解釋著,聞言,鳳菊倒也真停了下來,想著可能是自家小姐受了驚下,一時腦子不靈光倒也是正常的,便接著說道:“小姐今日一時興起,想去采些晨露給大少爺煮茶,卻不慎跌入了池子裏,好在發現的及時,不然”說道這裏,鳳菊鼻子一酸,眼看就要哭出來了!

夏吟自己雖然也覺得不可思議,卻沒有做出太過激烈的事情來,也是,都已經死過一次的人了,她還能有多激烈呢?

不過,既然老天爺垂憐,讓她又活了過來,那這一世,她必定不能再讓自己和家人再遭受那些劫難了,而傷害過她孩子的人,傷害過她和她家人的那些人,她一個也不會放過!

  ☆、待我重生日便是你下地獄時2

濃濃的恨意一閃而過,夏吟凝眉,照眼前的情況看來,她是重生在了五年前,記得那個時候,她見哥哥每日練武異常辛苦,自己平日身子又差,雖然心疼哥哥,卻不能為他做些什麽,便一時興起,想煮茶給哥哥提神!

卻不慎跌入池塘,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她才強行要求哥哥教她習武,而她的身體,也是從之後才慢慢好轉的……

那這樣算來,父親,哥哥也都還活著,而她自己,也是在一個月之後,才會嫁給身為太子的司徒淩!

夏吟鳳眼一眯,這樣看來,一切都還來得及,既然老天爺如此厚待她夏吟,那麽這一世,她定要讓司徒淩,血債血償!

思量間,父親夏威遠和哥哥夏一帆已經疾步趕來,看見來人,夏吟鼻子一酸,居然忍不住哭了起來!

“吟兒,這是怎麽了,是哪裏不舒服麽?”夏一帆一急,輕柔的抱住夏吟,焦急的問道!

“不,吟兒沒事,隻是看見父親和哥哥,一時激動,沒忍住”聞言,兩人隻當夏吟是剛剛落水,劫後餘生,有些情緒不穩,寵溺的笑笑,“好了,吟兒,這一次呢,是大哥疏忽了,但是吟兒放心,父親和哥哥呀,會一直在你身邊保護你的!”

“嗯,我知道!”夏吟破涕為笑,心裏的疼痛也在看見親人的時候緩和了些!知道父親和哥哥誤解了她為何哭,卻也不多做解釋!

“快,把眼淚擦擦,這麽大的人了還哭,倒讓父親見笑了呢!”夏一帆是個爽朗的人,確認夏吟沒事,便開始打趣起來!

夏威遠一開始的焦急神色已經不在,換上一副慈祥的模樣!他早年得子,夫人卻在生下夏吟以後因身體太差而死去,小女兒夏吟,也遺傳了母親的體質,自小體弱多病,這也是讓他特別頭疼的地方!

而對於這對兒女,他也當真是極為寵愛的!

“父親心疼還來不及,哪裏會舍得嘲笑女兒呢!”夏吟可是非常清楚自己父親的秉性的,身為大將軍,在外威風八麵,在家,卻是慈祥至極的,對他們兄妹,更是好得沒話說呢!

“就你了解為父!瞧瞧你這身子,以後,可莫要在做那些危險的事情了,你的孝心,你哥哥和為父都清楚!”夏老將軍聞言倒是和藹的笑了起來,卻也忍不住數落幾句,但終究舍不得說得太過火,隻是提醒了幾句,

一旁的夏一帆不住的點頭,想來是非常讚同父親的話的,夏吟扶額,忍不住抱怨道:

“好啦,我最最尊敬的父親大人,我知道您和哥哥是為了我好,女兒知錯還不行麽?真是囉嗦得厲害,人家剛剛醒來,可是餓得不行,你們就不能先給口飯吃?”夏吟嬌俏著頂了回去,一句俏皮可愛還頗帶抱怨的話,倒是惹得一屋子的人都笑了起來!:

“好好好,為父不囉嗦了便是,我們去吃飯,吃飯!”

夕顏一聲吼呐,留言咖啡收藏有沒有呐,嘿呀,伊爾喲~

  ☆、謀嫁步步為營

今日,是皇後壽辰,按照慣例,會宴請大臣家眷一同祝壽!

夏吟坐在銅鏡前,鳳菊在一旁為她梳妝,她記得,前世,她就是在這次宴會上,一舞傾城,被皇帝封為天下第一美人!再加上她本就是大將軍的嫡女,各個皇子,更是爭相搶之

而她,當時一心在太子司徒淩身上,隻因,小時候的一次遇見,她便認定了這個溫文爾雅的男子!

卻不料,一步錯,步步錯,她傾盡一切為他奪來皇帝之位,卻害得自己家破人亡!將軍府一百六十三人成為刀下亡魂,自己還未出世的孩子慘死腹中,而她自己,被毀容,被開膛破肚……

而那個人麵獸心的司徒淩,居然連她的屍體都不肯放過……她辛辛苦苦一生為他,到頭來,連個全屍也不曾留下,每每想起這些,夏吟就恨不得喝了他的血,吃了他的肉!

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撞臉夫婦[娛樂圈] 重生軍嫂是棵樹 又見1982 重生八零小娘子 重生之嫡女篡權 神算大小姐 重生七零末:小媳婦威武 回到被渣前 重生八零小農女 重生之先下手為強 愛上隔壁水泥工[重生] 郡主嬌寵日記 重生之福氣小嫂子 大笑拂衣歸 重生九零:第一農女 八十年代萬元戶 重生之寵妻為上 小宮女的帝後之路 京圈女首富[重生] 老大是女郎 玄學大師在八零年代 反正我也不要臉 七零年代美滋滋 被拐後我重生了 皇恩 九十年代交易所 一夜回到七零末 重生之錦瑟為嫁 國民初戀是網紅[重生] 重生寒門驕子
  作者:夏沐夕顏  所寫的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嫡女重生,誤惹腹黑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