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重生之配角完美翻身

第10節

  夏子瑜在聽到診所兩字市終於意會過來對方的意圖,不過鑒於剛剛一列的行為,她不禁有點懷疑對方是不是真的有那麽好人?!不過對方上車後便靠在椅背上閉目養神,一副請勿打擾的樣子,夏子瑜也不好意思去問人家。

  許曉然自上了車後便把自己縮成了一團,內心糾結著用什麽借口把投來的錢包還回去,不過還沒等他想好借口,便聽到來自對方的問話。

  “小朋友,你叫什麽名字啊,家住在哪裏,怎麽聯係你家人呢?”夏子瑜臉上露出溫柔的笑意,輕聲問眼前的小孩。

  許曉然一愣,眼神隨之一黯,低下頭沒有回答夏子瑜的問題,手在褲子右邊口袋摸索著,很快便摸出一個夏子瑜熟悉無比的東西——她自己的錢包。

  “姐姐,我叫許曉然,你的錢包掉了,我幫你撿回來了,給你。”許曉然心下有點惶然、有點心虛地把錢包舉在手裏然後遞給夏子瑜。

  從小孩躲避的黯然眼神裏,夏子瑜心裏便對小孩的情況有了大致猜測,小孩的聲音低低的,聽在她的耳裏讓她心裏有種莫名的酸意,她左手接過錢包,右手輕輕抬起,在小孩柔軟的小腦袋瓜子上輕輕地撫了撫,“小然,謝謝你幫姐姐把錢包撿回來。”

  夏子瑜憐惜的表情以及感激的話語讓許曉然惶恐的心情得到了些許的撫慰,他的心情終於好了起來,“姐姐,你讓司機叔叔在前麵把我放下來就可以了。”

  作者有話要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在趕論文的同時還要趕榜單TAT

  碼到現在終於碼了8000+,給自己撒花了,餘下的2000字實在hold不住了,明天還要上班,還是睡覺去了TAT

  最後,例行求留言求收藏撒//

  ☆、17看腳

  夏子瑜想也不想的就拒絕了,“乖,先不急,剛剛你也撞到了,等下順便檢查一下比較好。”

  許曉然正心虛著呢,哪裏敢跟著走,況且他今晚“鬥米未進”,怎麽回去交差都是一個嚴峻的問題,趁著現在時間還早下車,說不定還能幹一票逮條“魚”交差,於是他小聲道:“不,不用檢查的,我就是剛開始的時候疼了一會。”說著手撐在坐墊上作勢要越過韓以烈下車。

  夏子瑜頓時嚇了一跳,連忙按住他,等到他不再掙紮後,才鬆了口氣,然後板著臉假裝生氣地道:“車子還開著呢,你這多危險!乖乖坐著,不然我要生氣了。”

  許曉然知道自己的行為又給對方添麻煩了,頓時不知所措的,眼神飄忽著不敢對上夏子瑜的眼神。

  夏子瑜看著小孩懨懨的小模樣,頓覺好氣又好笑,玩笑般的口吻道:“喲,難道是怕要打針嗎?我可聽說男子漢大丈夫就算流血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果然話音一落,便看到小孩臉色馬上漲成了豬肝一樣,小下巴一抬,小胸脯一挺,小聲地辯駁地道:“誰怕打針了!”

  夏子瑜撲哧笑出聲來,小小男子漢的自尊心也是不能輕視的,他伸手摸摸小孩柔軟的發頂,“既然不怕,那就讓姐姐見識一下吧。”

  許曉然眼珠子一轉馬上明白自己被下套了,抿抿嘴,絞著手不再說話。

  韓以烈看似閉目養神,實則耳朵一點都沒閑著,兩人的沒一句話都沒落下,然後稍加思索便明白了整件事情的經過,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容,正想說點什麽打擊一下眼前的一大一小,然而話到了嘴邊突然醒悟過來自己的這般無聊舉動,頓時覺得有點狼狽,他是著了什麽魔讓他有這種可笑的舉動?!

  安陽診所很快便到了,韓以烈扔給司機一張50元便下了車,等到許曉然也下了車後,站在車門居高臨下地看著還坐在裏麵的夏子瑜。

  逆著光線,對方身上所折射出來的沉穩氣息竟再次帶給夏子瑜強烈的熟悉感,讓她心驚。

  “還磨蹭什麽?!”韓以烈不耐煩地扔下一句話。

  夏子瑜回過神來,垂下眼眸,小心翼翼地挪向車門,低聲道:“我自己走就可以了。”

  韓以烈懶得再費舌,等對方挪到門邊時,馬上俯□一把把人抱起來。

  “哎,哎”冷不防被抱了個滿懷,夏子瑜嚇一跳,下意識地叫出聲來。

  韓以烈不悅至極,冷冷地扔下一句閉嘴後便邁開步子,大步流星。許曉然趕緊跟上。

  “哎,找你們的錢啊。”司機從車裏探出頭來對著他們的背影大聲喊道。

  許曉然步子一頓,看了看走在前麵的兩個大人,抿了抿嘴,果斷調轉方向向司機跑去。

  ——

  安陽診所不是很大,但醫療條件卻出乎意料的齊全,坐診的醫生是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人,身材略胖,笑眯眯的樣子讓人馬上聯想到小朋友最愛玩的“不倒翁”。

  “怎麽這麽不小心,骨頭錯位,連韌帶都拉傷了。”醫生一臉嚴肅地道。

  夏子瑜頓時傻眼了,隻是撞了一下,對方還是個小孩子,但沒想到居然這麽“傷。”

  “我先給你矯正骨頭的位置,韌帶拉傷就比較麻煩了,等下讓護士姑娘先給你打一針,然後再給你上石膏。”

  夏子瑜嘴巴張成了“O”形,反應過來後急急地問道:“醫生,什麽時候我的腳才能恢複如初。”

  老醫生扶了扶老花眼鏡,慢吞吞地道:“少則一個月,多則三個月,還有這段時間切記不能進行劇烈運動,不然到時候有得你哭的。”

  盡管夏子瑜早就有心裏準備了,但現在聽來還是覺得難以接受,最重要的營救母親的事情怎麽辦?!夏子瑜眉睫間染上一抹愁色。

  韓以烈一直在旁邊冷眼看著,本開始覺得不耐煩的他,在看到夏子瑜臉上的憂愁後,眸光開始變冷。

  夏子瑜被兩個護士扶著到注射室打針去了,看診室裏出現短暫的安靜,韓以烈雙手抱胸大大咧咧地坐在看診室裏唯一的沙發上神情冷漠,許曉然偷偷瞄了他一眼後果斷眼觀鼻鼻觀心地盯著自己的破鞋子,安靜的氛圍讓他突然覺得不安起來。

  老醫生一直在收拾著桌子上的東西,直到桌子沒有東西可以收拾了,慢慢地停下手來抬起頭,臉上帶著一絲無奈的折服,開口問道:“你真打算一直不和我這個老頭子說話了。”

  韓以烈頭也沒抬,冷聲道:“如果您還是老生常談,那就免開尊口了。”

  莫老醫生手習慣性地扶了扶鼻梁上的老花眼鏡:“既然你知道自己每次見到老頭子我都不免的被嘮叨一番,怎麽還往這跑?”死孩子,真的越來越不懂得尊老愛幼了!明明小時候那麽可愛的一團,真是越長大越不可愛了!

  韓以烈眼皮也不掀:“誰不知道這方圓十八裏就數您老頭子醫術最高明。”

  那是!莫老醫生點了點頭,頓時整個人覺得飄飄然的,這死孩子居然也有奉承他的一天!人老心未老的莫老眼珠子一轉,隨即換了一副八卦的口吻道:“那小姑娘是誰?你的小女朋友嗎?”

  韓以烈無語地看著就差沒擠眉弄眼的莫老。

  夏子瑜被護士扶著回來剛踏進門口便聽到了莫老醫生的話,頓覺一陣尷尬地看著旁邊同樣滿臉八卦之色的兩位護士,最後隻好裝沒聽到一樣清咳了一聲表示自己回來了。

  不過薑還是老的辣,盡管背後八卦別人被逮了個正著莫老醫生還是全程保持著滿臉的慈愛之色,如此功力實在讓人驚歎。

  “好了,記住石膏不能碰水,禁止劇烈運動,半個月之後複診一次,還有給你開了三天的消炎藥,每天三次,記得按時服用。”莫老一邊寫著藥方一邊細細地叮囑著,最後擱下筆,把藥方連同收據一起撕了下來,向坐在沙發上的韓以烈招手:“小烈子,去拿藥還有交錢。”

  夏子瑜一聽急道:“我自己來就行,不用麻煩他了。”說著撐著桌子便想站起來。

  莫老伸手按住她的肩膀,瞪了她一眼,就差沒吹胡子了,“忘記老頭子剛剛是怎麽跟你說的了,禁止劇烈運動!”

  夏子瑜被按著肩膀隻好乖乖地坐了下來,正想再次拒絕,卻不想老醫生的下一句話頓時把她驚到了。

  “還有,對男朋友該用就用,絕對不能手軟!”

  作者有話要說:於是日更的日子要來臨了

  ☆、18請求幫助

  “老醫生,那不是我男朋友。”夏子瑜扭頭看了穩坐如山的韓以烈一眼,見對方沒有要開口的意思,隻好自己尷尬地小聲辯解道。

  莫老笑眯眯地揮了揮手,一臉我都懂的,你不用多說,再次瞪韓以烈,“要學會抓住一切幾乎表示自己,不然這麽漂亮的小姑娘到時候被你氣跑了活該啊你!”

  韓以烈暗咒了一句,站起身來,拿過莫老手中的單子邁著略顯淩亂的步伐往外走,見鬼的一時善心!

  “我們真的不是男女朋友關係!”夏子瑜再次堅持道,玩笑要是開過頭就不好玩了。

  莫老嗬嗬一笑,“好好好,你們不是。”可是臉上的不相信和調侃的意味是怎麽也掩蓋不了的。

  夏子瑜隻能略感無語地看著他。

  “對了,還有這小孩,老醫生,拜托您看一下他有沒有被撞傷。”眼角的餘光掃到一直不安地坐在沙發上的許曉然,夏子瑜才後知後覺地想起來此行的另一個目的,暗罵自己一句粗心大意後趕緊示意許曉然過來。

  鑒於夏子瑜嚴重的腳傷,再對比小孩的細胳膊細腿,莫老也不敢大意,上上下下仔仔細細地了查探一番後才宣布沒事,夏子瑜總算鬆了一口氣。

  ————

  “你確定要在這裏下車嗎?”夏子瑜看著車窗外黑漆漆的巷子疑問加詢問的眼光看向許曉然。

  許曉然手不安地搓了搓衣角,小心翼翼地點了點頭。

  這個怎麽看也不像是有人常住的,夏子瑜眉頭緊蹙,有點猶豫要不要聽小孩的話。

  就在夏子瑜猶豫的當間,車子慢慢地停了下來,韓以烈沒作聲,冷眼看著旁邊的一大一小,仿佛一切都和他無關。

  最終夏子瑜終於像是下定了決心,叮囑小孩一定要小心。

  許曉然認真地點了點頭,待韓以烈打開車門後便輕手輕腳地爬下了車,向兩人揮了揮手後熟門熟路地往烏黑的巷子裏鑽去,背影很快消失不見。

  車子再次上路。

  突然安靜了下來的氛圍讓夏子瑜略感不自在地挪了挪身體,然後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前方,仿佛成了一座雕塑。

  許曉然下車的地方距離夏子瑜暫時落腳的地方不遠,車子行駛了大概5、6分鍾後便達到了目的地。

  夏子瑜盡量忽略對方放在自己腰上的手掌心傳來的熱度,手緊緊抓著對方的胳膊,,依仗著對方的力量單腳一跳一跳地往裏走。

  進到屋子來,韓以烈馬上就察覺到異常之處,空曠的房子用家徒四壁來形容完全不為過,房間邊上放著一張簡陋的小床,床不遠的地方擺放著一張木椅,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夏子瑜很快就察覺到了對方的詫異,不過她並沒有打算為此解釋,而是讓對方把她扶到了床邊的木椅上。

  “哎,這位大哥,你等等。”看到對方把手中屬於她的東西放到桌子上後便想要轉身離開時,夏子瑜連忙出聲阻止,因為不知道對方叫什麽,這好用大哥代替。

  韓以烈腳步一頓,眉頭一皺,他覺得自己今天真的是太多管閑事了。

  “我的醫藥費還沒還給你呢,”看到對方質詢的眼光,夏子瑜趕緊搬出理由,“還有,今天真的太謝謝你了,”夏子瑜側過身子拿過錢包,一邊拿錢一邊道“對了,我叫夏子瑜,至今還不知道怎麽稱呼你呢,真的太失禮了,還請別見怪。”嘴上客套地招呼著,腦筋卻快速地轉動著,其實她喊住對方本來是想著還對方醫藥費還有給予對方一些金錢上的補償當做還了這人情債,但不知道為什麽的看著對方麵無表情的臉,她突然福靈心至的,一個不可思議的念頭浮了上來。

  韓以烈看著眼前一直喋喋不休的女孩,生平最討厭人廢話連篇的他卻突然發現其實自己也不是很討厭。

  “韓以烈。”

  “啊?!哦,韓以烈,韓,等等……你是韓以烈?!”夏子瑜手中動作一頓,猛地抬起頭來看對方,在看到對方不耐煩地頷首時頓時一臉震驚。

  韓以烈!!他不會就是那個“韓以烈”吧!——B市著名網絡科技天才!未來叱吒B市商界的商業奇才韓以烈!上輩子夏峰找盡機會,想盡辦法也巴結不上的大人物韓以烈!!這也是為什麽夏子瑜對這個名字記憶猶新的原因。

  “有話趕緊說,我沒那麽多時間陪你玩!”韓以烈語氣不太好地道,他實在費解今天自己居然會這麽好性子站在這裏。

  誰能告訴她眼前這個一副逞凶鬥狠十足街頭混混模樣的小子不是未來B市著名的大人物,不是吧不是吧,應該不是吧!或許隻是恰好同名同姓?天下同名同姓的人多了去了,不會這麽巧的。夏子瑜安慰自己道。

  “是這樣的,除了表達我的謝意外,其實我還有事情想請你出手幫忙。”對方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夏子瑜飛快地回過神來,小心翼翼地睨著對方的臉色道,不管對方真正的身份是什麽,目前最重要的對方能夠答應自己的請求,隻是對方看著不像是那種會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人,今天會幫自己也許隻是一時的好玩,如果她貿貿然請求別人幫忙會顯得很唐突,但事情迫在眉睫她隻能采取這樣的“蠢”方法了。

  韓以烈俊眉一挑,似笑非笑地看著她:“哦?”

  夏子瑜假裝沒有看到對方眼底裏的嘲諷,硬著頭皮繼續道:“我並不是B市人,來這裏隻是為了辦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本來都已經計劃好的了,隻是今天腳卻發生了意外,導致我後麵無法按照計劃行事,而這件事又拖不得,我在這裏也找不到其他人幫忙,所以冒昧地請求你出手相助。”

  韓以烈把對方的尷尬和猶豫看在了眼底,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容:“我為什麽要幫你?”

  夏子瑜心中一澀,失望之色溢於言表,不過她還是打起精神真心實意地道:“沒關係的,不管怎樣,今天真的是很謝謝韓先生你,多虧了你的幫忙我才能得到及時的救治並且安全到家。”不管怎樣,對方幫忙是人情,不幫是道理,她完全沒有立場去指責對方的無情。

  對方眼裏的真誠並沒有半分的作假,雖然還不足以打動他,但是卻勾起了他的興趣,“如果我幫你,你用什麽報答我?”

  夏子瑜一愣,繼而一喜,對方這麽問是否意味著有戲呢?她馬上道:“也許用錢來衡量你的相助會過於俗氣,但除了這個,我實在想不出有什麽可以報答你的了,而且以後如果你有需要到我的地方,我絕對義不容辭。”

  韓以烈定定地看著一臉堅定之色的女孩,忽然低沉的笑聲響了起來,就在夏子瑜開始覺得手足無措時他道:“好,我不需要你的錢,不過需要什麽我暫時我還沒想到,你隻要給我一個承諾,將來無論我提出什麽樣的要求你都不能拒絕。”

  夏子瑜愣住了,這算哪門子的答謝?難道對方就認定兩人以後一定還有交集?!想了想,夏子瑜終是點頭答應,世間最難還的莫過於人情債,對這她早有心理準備。

  ☆、19母女相見(一)

重生之配角完美翻身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重生之配角完美翻身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是奸妃我怕誰 重返1999 [快穿]重生的女人 學神每天等被撩[重生] 重生之宰輔在上 嫡女歸來:逆天小毒後 重生之鐵骨凰後 重生之禍國妖後 畫堂春深 豪門崛起:重生千金是學霸 重生十七歲那年夏天 玄學大師的斂財人生[重生] 重生鎮國長公主 重生之戚悅 愛誰誰 靈媒寫手成神記 嬌寵承歡 天堂背後[重生] 小嫡妻 貧僧寵妻無度 重生不為後 網紅的王者紅包群 女主總在打臉時出現 重生之丫鬟皇妃 嬌冠京華 重生遇上穿越 想不到你是這樣的錦衣衛 重生麻麻向前衝 春暖香濃 重生之醫藥空間
  作者:天涯的交錯  所寫的重生之配角完美翻身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重生之配角完美翻身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