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重生之配角完美翻身

第7節

  夏子瑜和江月兩人同時抬起頭,對看了一看,異口同聲地問:“改成啥了?”

  “楊豔,怎麽樣,這名字好聽麽?!”楊二丫語氣裏滿滿的得瑟。

  夏子瑜和江月兩人同時汗了一下,她們能說很普通麽?!當然不能!於是……

  “啊,好聽,蠻不錯的嘛。”——這是夏子瑜。

  “好聽!既大氣又美麗!”——這是江月。

  楊二丫:“……”你們的表情能不要那麽扭曲麽!口氣能不那麽敷衍麽!

  夏子瑜和江月心裏默默地:不能……

  不過即使楊豔這個名字很普通,但比起楊二丫這個既土又俗的名字來說,真的無疑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了,因此楊二丫自己對自己的新名字感到相當的滿意。

  夏子瑜和江月兩人倒是對楊二丫,不,現在叫楊豔了,能在高考前夕改名字感到很驚訝,畢竟現在計劃生育國策抓得這麽嚴,遷戶口、改名字、改出生年月什麽的都很麻煩,各種證明不說,能不能改還是一個問題。

  “我爸就是咱H市市長啊。”楊豔一臉無辜地道。

  “!!!!!!!!”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雙更,晚點還有一更

  然後就是例行一球求收藏求留言撒

  ☆、12肖微遇襲

  事實證明“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鬥量”這句話完全真理!

  楊二丫平時人看著憨憨傻傻的,性格比誰都平易近人,穿著打扮也很普通,完全和“官二代”扯不上任何一點點關係,但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她爸是H市一把手,她媽是H市最大醫院的護士長,背景那個雄厚有力讓人難以置信!更讓人難以想象這樣的家庭會把唯一的女兒送到偏遠縣的小學校裏讀書。

  “你們也知道的,我人不太聰明,腦筋轉得也比別人慢一個拍,小時候我住大院裏時,總是會被其他小孩子欺負,我爸和我媽工作忙得顧不上我,於是就把我送回老家,也就是大地火,讓我爺爺和奶奶照顧我。”楊豔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夏子瑜和江月點了點頭,再次感慨了一通“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鬥量”這個真理。

  楊豔看了看麵前態度前後沒有絲毫差別的兩人,臉上再次露出了她招牌式的憨厚笑容,她果然沒看錯人,麵前這兩人完全不會因為自己的身份而有絲毫不同差別的對待。

  填寫誌願表是一件相當勞心勞力的活兒,整個過程都提心吊膽的,因為誌願表不能有任何填錯塗改的痕跡。很多人都是先用鉛筆寫好了,檢查沒問題後再用黑色簽字筆改過來。

  夏子瑜的誌願表也填好了,A大第一誌願是板上釘釘的事情,至於第二誌願和第三誌願她則填了B市政法大學以及財經大學,第二批第一誌願也是填的B市的學校,餘下的和第三批她都沒打算填,因為她覺得自己考上A大的機會還是很大的,畢竟前幾次模擬考試的成績她都不低,萬一意外考砸了也有第二批頂著,但班傑明看過後卻很不讚同,逼著她全部填完才作罷。

  ——

  誌願填完了,大家都又投入到緊張的學習當中,就連那些平時不愛學習的學生也開始緊張起來,畢竟此刻離高考已經不大一個月的時間了。

  這個周末隻放了星期天一天的假,時間少還要趕各種卷子,因此夏子瑜沒有再和江月溜出去玩,老老實實地呆在了學校裏。

  周末的晚上需要上晚自修,夏子瑜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一邊啃著蘋果一邊想著事情,夏峰一直野心勃勃地想要建立自己的商業王國,篤信風水命理,對有利於自己的人和物絕對不會輕易罷手的,自己上輩子就因為那位所謂楊大師的一句話:“其性聰,其情善,其命可奪金”,她的命運在高考後便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而這次夏峰提前來了沒有達成目的肯定還有後招,她得小心提防,還有她媽那裏必須得盡快找到解脫的辦法。

  “哎,出大事了……出大事了……”一名高個子女生咋呼著跑進了教室。

  夏子瑜從思考中回過神來,她認得這名女生,叫做餘悅,很八卦的一個女生,平時熱愛八卦任何東西,上到各種明星下到她隔壁家的那隻狗都不放過!

  “怎麽了?發生什麽事情了?”——某女生A

  “啥大事讓你居然連淑女二字都忘了啊?”——某女B

  “哎,趕緊說啊,發生啥事了?——某女C

  ……

  就在眾人嘰嘰喳喳著要餘悅趕緊說發生什麽事情時,她們班班主任班傑明帶著幾個人浩浩蕩蕩地走進了教室。

  仔細一看,裏麵就有她們學校著名的禿頭校長,最重要的是此刻禿頭校長正對著幾名“大蓋帽”陪著笑臉。

  大家馬上噓聲了,貓著腰各回各位。

  “辛琪呢?”班傑明站在講台上臉繃得緊緊的,眉頭緊皺,一股憂愁輕而易見,看到辛琪的位子空著時便問辛琪的同桌。

  辛琪的同桌是班上平時害羞靦腆內向出了名的女生,此刻發現眾人的眼光都落在了她身上,馬上緊張不安起來,結結巴巴地回道:“不……不知道,她……她還沒回來吧,我沒……沒……看見她。”

  她的聲音雖小,但此刻教室裏安靜地得很,大家都聽得一清二楚的,後麵幾名“大蓋帽”也聽見了,其中一個模樣清秀的小個子警察站了出來,語氣頗為和藹地道:“各位同學不要害怕,你們有誰今天見過那位同學麽?”那位同學指的就是辛琪。

  別看這班女生平時嘰嘰喳喳不安生的樣子,但到底是女生,遇到這樣的場麵難免膽怯,特別是來的還是警察的時候,心裏難免會往不好的方向想,越想就越害怕。

  小警察問了好幾遍後,終於有坐在教室最裏麵一排的一個女生顫巍巍地舉起了右手,小聲道:“我今天早上在宿舍見過她。”

  小警察眉毛一動,語氣更加和藹可親地問:“這位同學你叫什麽名字呢,你還記得是幾點遇到那位同學的呢?是一個人還是和其他人一起呢。”

  女生歪著頭想了想依舊小聲回道:“我叫梅梅,大概十點左右吧,和幾個女生一起,那些女生我都不認識,不過都穿著我們學校的校服。”

  小警察點了點頭,和顏悅色地對女生道:“梅梅同學,謝謝你了。”說完轉頭向另外兩位警察使了個顏色,一行人很快出了教室。

  直到一行人的背影完全看不到了,大家才從安靜中回過神來,然後教室很快便像炸開了鍋一樣熱鬧。

  “餘悅,你之前要說的事是不是就是這個!”

  “對對,到底發生什麽事了,怎麽會有警察來找辛琪的?”

  “我覺得不管是什麽事都不會好事,你們想想啊,這是警察啊!警察都出動了,還能有好事?”

  ……

  班上大部分女生都擠到了餘悅的位置上七嘴八舌地討論著,就像打了雞血一樣。

  餘悅清咳了一聲,舉起手,“大家不要吵,聽我說!”

  眾人頓時就安靜了下來,就連夏子瑜在位子上也豎起了耳朵,她記得清清楚楚的,上輩子哪有什麽警察來找過辛琪,難道因為她重生了所以很多事情都隨之發生蝴蝶反應了?!

  “你們知道肖微今天為什麽沒有來嗎?”餘悅故作神秘地道。

  眾人都等著開扒,心情略微急躁著,此時餘悅卻提了個風牛馬不相及的問題,於是馬上收獲了一堆嫌棄和白眼。

  “你們就不能配合一下我,滿足我表演的**麽?!!”餘悅氣鼓鼓地道,不過想起了自己最重要的是八卦,馬上又道:“好啦,我說了,你們可能不知道,我家和肖微家隔得不遠,我媽和她媽是認識的,今天回學校之前我聽我媽說肖微腦袋被人開瓢了,就昨晚的事,據說是在回家的路上被人打了,傷得很嚴重,被送醫院搶救了。”

  “難道是辛琪打的,她也太大膽了吧?”坐在餘悅旁邊的艾娜驚呼道。

  眾人紛紛點頭。

  餘悅擺擺手道:“哎,別亂說啊,現在事情還沒水落石出呢,誰做的我也不知道的。”開玩笑,萬一傳來傳去,傳成是她說的辛琪幹的,那她豈不是死定了。

  “那肖微會不會有事?會不會“那個”啊?”艾娜小聲又不安地道。

  此話一出,眾人都沉默了下來,對於這群小姑娘來說,死亡一個很遙遠的名詞,現在突然一下子可能會接觸到這個字眼,讓人難以接受。就連平日和肖微關係不怎麽好的女生,臉上的表情也不太好。

  而夏子瑜此刻心裏則是掀起驚濤駭浪,怎麽可能?上輩子肖微明明一直活蹦亂跳的,還在高考前夕跟一富商跑了,而辛琪則是考上了A大!那家夥在高考前夕還不肯放過她想阻止她參加高考的,怎麽現在變成了一個估計會死翹翹,一個可能會蹲大牢?!還是說因為自己的重生所以事情全都會改變?!夏子瑜越想越肯定。

  盡管大家此刻的心情都頗為焦慮,但晚自修還是要上的,不過能有幾個是真正學習的進去估計也就隻有本人才知道了。

  江月沒能趕上直播,但回來後很快便敏銳地感覺到了班裏不同尋常的氣氛,於是直接一張小紙條出現在夏子瑜的桌子上。

  “發生什麽事情了,怎麽今晚班裏氣氛怪怪的?”——江月

  “大事,據說肖微腦袋被人開瓢了生命垂危,辛琪作為頭號嫌疑人正在被警察搜刮中。”——夏子瑜

  “肖微——可憐!辛琪——我能說活該麽?!”——江月

  “……你已經說了。”——夏子瑜

  “你說辛琪有那個膽麽,果然最毒婦人心啊!”——江月

  “不知道,別忘了你也是女人。”——夏子瑜

  江月看著大大的兩個字“女人”汗了一下,回道:“我昨晚還見著辛琪呢,沒想到不到一天她成了嫌疑犯了。”

  夏子瑜心下意識地漏跳了幾拍,忙回道:“什麽時候看到的,在哪裏?”

  “大概晚上10點半左右,我那時候和我弟去給我爸送東西,她和一群人,有男也有女,在路邊大排檔宵夜呢,她還喊了我一聲,那女人是神經了麽,居然向我打招呼。”

  製造不在現場證據?!夏子瑜手捏著小紙條,這一排字出現在了腦海裏。

  作者有話要說:雙更完畢賣萌求收藏留言撒

  明天公司組織去爬山,於是可能不會更新了,有應該也是更舊坑,舊坑快完結了

  ☆、13禍害遺千年

  晚自修整個過程夏子瑜的心神都一直恍惚著,今天發生的事情完全脫離了她的意識控製範圍,導致她內心一直很不安,完全靜不下心來學習。好不容易熬到十點半晚自修結束,她沒有像往常一樣等到燈滅了再走,而是快手快腳地收拾東西打算回宿舍好好睡一覺。

  但沒想到的是回到宿舍後,她和江月以及楊二丫便被宿舍其他人圍了起來追著問辛琪的事情。

  夏子瑜一向不喜歡在背後議論人家,加上她和辛琪可是眾所周知的不和,她今天要是真的說點啥,指不定明天從別人嘴裏說來就是另一個版本了,況且今天她用腦過度,實在有點心力交瘁撐不住的感覺,於是擺擺手就直接拿著洗漱用具往公共浴室去了。

  江月則一邊脫鞋子一邊道:“哎,別問我,我和二丫連直播都沒趕上呢,我們知道的不比你們多。”

  而楊二丫在旁邊聽著直點頭表示讚同。

  其他人頓時覺得掃興了,本來按照她們的邏輯看來,辛琪這回出事最高興的莫過於夏子瑜,要是能從夏子瑜嘴裏吐出一星半點幸災樂禍,到時候可就熱鬧了,但沒想到夏子瑜溜得比兔子還快,隻好悻悻地沒再追著問各幹各活去了。

  寢室的電源是由學校統一控製的,燈在11點便準時熄滅,各棟宿舍樓的值班老師也開始逐個寢室清點人數。

  明明在班上的時候還想著好好睡一覺,但等躺到了床上,漆黑一片中,夏子瑜卻睜著眼毫無睡覺,而上輩子關於辛琪的一點一滴在腦海裏環繞著。加上上輩子,她認識辛琪有二十多年了,二十多年的針鋒相對,辛琪的狠辣無情早已深深地刻在了她的腦海裏,直到現在想來她仍然渾身抑製不住地顫抖,怎麽也忘不了。而重來的這輩子,偶爾一個人的時候她也會懷疑因為別人將來可能會危害到自己而先下手為強的做法是否正確,連帶著報仇雪恨的想法也有點動搖的。直到夏峰出現在她眼前,那來自靈魂深處控製不住的深深怨恨和恨不得殺死對方的心情讓她清楚地知道報仇雪恨便是她今生唯一的目標。不過來自內心的深深失望卻也是輕而易見,因為重來一次,除了她自己幾乎所有人和事情都沒變。

  就這樣胡亂想著上輩子和這輩子的事情,夏子瑜不知不覺間便睡了過去,等到她睜開眼睛已經是第二天早上6點15分了,平時第一個起床的她,今兒竟是最晚的,江月和楊二丫已經穿戴整齊去洗漱了,她連忙翻了個身爬下床來麻利地拿過昨晚便準備好的衣服換衣服去了。

  三人吃過早餐回到班上也差不多是早讀的時間,經過一晚上的沉澱,大家鼓噪的心情開始平靜了下來,畢竟隻要不是涉及到自己的事情,人們通常采取的都是高高掛起的態度。

  不過平靜的氛圍很快又被打破了,因為在上第三節課時,他們班班主任班傑明突然出現在教室外麵,和數學老師嘀咕了一通後便把江月喊走了。

  眾人一看頓時來了精神,你看看我我看看的腦子裏估計都各自開始了一段神展開,隻有夏子瑜從江月被叫走那一刻,心徹底沉了下來,如果她沒猜錯的話,肯定是警方已經找到了辛琪,而辛琪為了證明自己無罪必定會拿出不在場證據,當然她用腳趾頭想也知道辛琪肯定不會自己動手,但隻要警方抓不到下手的人,而辛琪又有不在場證據,那她最後肯定會順利脫身的。

  下課後,教室馬上便議論開來了,畢竟昨天晚上才發生的事情,而江月又在這特殊關頭在課上被班主任叫走,很難讓人不把這兩者聯係起來想入非非的。而這個時候,夏子瑜和楊二丫便成了搶手的“熱餑餑”,被眾人圍了起來問個不停,甚至還有人向她們提出了辛琪是無辜的,江月才是嫌疑犯的觀點,而且同意的人還不少。

  對比周圍興奮的臉,夏子瑜的態度則顯得有點冷淡,她環顧了下四周,把眾人的反應都看在了眼底,最後銳利的視線直逼剛剛提出江月是嫌疑犯觀點的女生,聲音不卑不亢地道:“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麽,我相信過不久便有分曉,大家關心同學無可厚非,但又何必在背後妄自揣測,非議別人呢。”

  話音一落,眾人便愣住了,而那位被夏子瑜銳利視線直逼的女生更是心頭一晃,下意識地移開了視線,她和辛琪平時關係很是要好,自然要挺辛琪,這個時候因為江月,大家投放在辛琪身上的眼光被稍微轉移開來,她靈機一動,關於轉移大家放在辛琪上的注意力的計策便浮上心頭還付之行動了,此刻被夏子瑜的視線緊緊盯住,難免覺得心虛不安。

  夏子瑜這句話其實語氣有點重,有些女生一聽便陰陽怪氣地小聲道:“裝什麽裝啊,誰不知道辛琪出事心裏最爽的那個是你夏子瑜啊。”但更多的是讚同,首先事情的真相是什麽,至今還沒有結論,嫌疑犯是誰還說不定,其次,無論是辛琪還是江月,大家都是同學一場,在背後妄自揣測同學說出去難免會讓人覺得本性涼薄,沒有一個女孩子不愛惜自己的名聲的。

  夏子瑜銳利的視線往那幾個小聲嘀咕的女生那邊一掃,對方頓時噓聲了,她便沒再理她們,轉頭不慌不忙地道:“大家不用急,這事兒最晚明天就會有分曉的。”

  眾人頓時沸騰了,紛紛追問為什麽,就在這當口,上課的鈴聲響了,眾人隻好依依不舍地歸位。

  四周總算空了下來,夏子瑜感受著久違的新鮮空氣,一邊拿出待會上課要用的課本。她為什麽敢這麽肯定最晚明天就有分曉呢,當然是因為她肯定江月被辛琪擺了一道,辛琪利用不止她在內的人製造不在場證據了,而辛琪既然能想到製造不在場證據,那麽她就不會那麽蠢會留下任何的線索給警方,上輩子辛琪的狠辣和心思縝密可是經得起時間的考驗的,而有了不在場證據,警方在沒有其他有力證據的情況下是不能扣留辛琪超過24小時的。

  於是就在眾人既懷疑又期待的心情下,夏子瑜所說的話在下午便得到了證實。

  江月是在下午上最後一節課的時候回來的,在她回來沒多久,辛琪便大搖大擺地踏進了教室,臉上愜意的表情實在讓人懷疑她不是去警局走了一遭,反而是度假去了。

重生之配角完美翻身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重生之配角完美翻身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重生之寵你如命 夫子在上 重生後我成了嗲精 娘娘又作死 反派老婆不好做 九零年學霸網紅 重生之嫡女篡權 六十年代女醫生 重生七零末:小媳婦威武 蜉蝣卷(重生) 撞臉夫婦[娛樂圈] 重生軍嫂是棵樹 又見1982 重生八零小娘子 神算大小姐 回到被渣前 重生八零小農女 重生之先下手為強 愛上隔壁水泥工[重生] 郡主嬌寵日記 重生之福氣小嫂子 大笑拂衣歸 重生九零:第一農女 八十年代萬元戶 重生之寵妻為上 小宮女的帝後之路 京圈女首富[重生] 老大是女郎 玄學大師在八零年代 反正我也不要臉
  作者:天涯的交錯  所寫的重生之配角完美翻身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重生之配角完美翻身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