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重生之配角完美翻身

第24節

  又來了!john心裏暗罵了一句,陪著笑臉道:“薛老,您別動氣,我已經通知boss了,他已經在趕回來的路上了,要不,您先到貴賓室坐一會……”

  john話還沒說完,薛老爺子就拉下臉打斷了他:“什麽貴賓室老頭子我不稀罕,我就在這等我女婿回來!你下去忙吧,我也不用你陪,不用勞煩你的大駕。”

  開玩笑,這裏是boss辦公室,多少重要文件,我敢放你這老狐狸一個人在這麽?!要是出點什麽問題,BOSS非得把我煎皮拆骨不可!john內心都快堪稱咆哮帝了,可沒辦法還是得擺出一副笑臉狀,可惜他臉都快笑僵了,依然沒辦法勸動眼前的老人。

  這時,一把清冷但又很好聽的聲音在辦公室裏響了起來,“薛老爺子。”

  john身形一頓,心中湧起狂喜陣陣,嗷嗷嗷!高助理!!你老人家終於來了!!!

  作者有話要說:下樓吃飯去了,回來再碼,晚上還有一萬多字的

  ☆、41

  薛老爺子被那雙清冷的眸緊緊盯著頓時坐立不安起來,眼光不自在地掃過對方精致的麵孔,擺出一副虛張作勢的姿勢:“高助理,好久不久了,怎麽你也來B市了?”

  高君棋眼神淡淡地掃過薛老爺子,有著完美唇形的嘴巴張口便是一句:“自然是公事在身,難道還能像老爺子這般安逸瀟灑,沒事還能來這溜達溜達,君棋可沒這命。”

  這話不可謂不刻薄,然而熟知高君棋性格的人也清楚這話算是留情的了,他可是出了名的毒舌刻薄男,天皇老子惹火了他也逃脫不了。

  薛老爺子老臉一陣熱,他可是領教過無數遍對方的“惡毒”的,無數次打落牙齒和血吞的後果告訴他此刻和對方爭執起來是沒什麽好處的,而且雖然他的女婿是對方的老板,且不算他就算在女婿麵前告狀女婿也不會聽他的,對方背後的高家也不是吃素的。

  “高助理可真是會說笑,我這老骨頭哪比得上你們年輕人,最多也就張張嘴皮子,人家聽不聽還是一回事。”薛老爺子裝模作樣地歎了口氣後道:“算了,我這老頭子在這杵著也是平白讓人生厭,我還是到會客室坐坐吧,小夏,你和我一起來。”

  夏峰看著兩人眼神閃過一絲異樣的光芒,不過很快便被他壓了下去,在看到那位被稱作高助理的人看向他時臉馬上露出一個熱絡的笑容對對方頷了頷首,然後殷勤地扶著薛老爺子往外走。

  高君棋皺著眉看著兩人遠去的背影,等到john回來後問:“和薛老一起的是誰?”

  john:“哦,那位是我們公司“開拓者”項目對方公司的負責人夏峰夏老板。”

  夏峰?!高君棋眉頭一動,頓時明白了。

  夏峰,不就是鍾叔叔的姐夫,鍾意的姑父!

  原來就是這副德性!高君棋想起鍾意每每向他抱怨自己的姑父多麽討厭時那種從心裏自然而然流露出的厭惡,心裏頓時升起了微妙的認同感!

  鍾凱越走進公司時,幾乎所有人都用一種終於要解脫的眼神看著自家老板,估計在他們眼裏,鍾凱越此刻的形象比天使還要天使。

  “boss。”

  辦公室的門敞開著,高君棋禮貌性地敲了敲門。

  “進來吧。”沉穩的嗓音裏聽不出一絲情感的波動。

  高君棋邁步進來,然後隨手把門關上。

  看著猶如自己孩子一般的高君棋,鍾凱越的臉色緩和了下來,本來銳利的視線也柔和了下來。

  “boss,這些都是您指定要的資料。”高君棋把手中的一疊資料都放到了桌麵上。

  鍾凱越點點頭把資料挪到了一邊:“好,我知道了,先放這裏,我等下再看,對了,君棋,我之前讓你聯係“正隆”地產,目前進度怎樣?”

  高君棋把手中的另外一份資料也放到了桌麵上,“我已經和正隆地產實業公司代表達成了初步的共識,這是未來我們開拓者計劃的企劃案,boss,您請過目。”

  鍾凱越很滿意:“做的不錯,君棋,辛苦了。”

  高君棋笑了,精致的眉眼間露出些許的孩子氣:“謝謝boss誇獎。”

  “不是和你說了,私底下你還是叫我鍾叔叔,鍾叔叔可是把你當自家孩子看的。”

  高君棋自然明白鍾凱越對自己的疼愛,不過這裏是公司,有些事情該堅持還是要堅持的:“君棋自然明白,但是這裏是公司,一切就得照公司的規矩辦事,爺爺讓我來boss手下做事,也是希望可以借此磨礪我的。”

  “好,好,你啊,這性子和鍾意越來越像了,都不知道是不是近墨者黑。”鍾凱越也沒再堅持,反正稱呼隻是一個形式,再怎麽變也改變不了對方是自己疼愛的後輩之一。

  高君棋笑笑,鍾意可是鍾叔叔一輩子最大的驕傲,這句話怎麽看都是稱讚自己的。

  這時,門敲響了。

  鍾凱越臉上的笑意沉了下來,高君棋也恢複了那副清冷的模樣。

  “進來。”

  一臉急色的john腳步匆匆地走了進來。

  “boss,薛老……”他話還沒說完便被鍾凱越打斷了。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我這就過去。”

  john聞言抹了把汗,心總算舒開來,同時對此刻不知在哪逍遙快活的mark表示了深深的咬牙切齒,這接待薛老的事真不是人幹的。

  ————

  john的背影消失在門邊時,夏峰馬上收起了笑容,臉色頗為沉重地對薛老道:“老爺子,這次真的太麻煩你了。”

  薛老爺子擺擺手,扶了扶自己的花白胡子:“沒事,我這把老骨頭也就隻能幹這些,何況這一次,可是互利互惠的大好事,凱越這小子居然為了一己之私生生斷送公司的利潤,我這做長輩的怎能眼生生地看著後輩走錯路,這當家人不是這麽當的。”

  夏峰讚同地點點頭,“是這理,不過也不怪凱越,我泰山泰水大人都早逝,內子和他也各守一方,凱越年紀輕輕就要靠自己打拚,苦是難免的,最重要的是沒個資曆豐富的老人在一邊提點,能不走錯路,不過有老爺子您在,凱越就算想長歪也難啊。”

  好話誰都愛聽,何況是一輩子帶慣了高帽子的薛老爺子,夏峰一番實打實的恭維一入耳便讓他通體舒暢,心也開始沾沾自喜起來,“那可是,不是老爺子我吹,我年輕時可是……”

  鍾凱越站在會客室門口聽著裏麵傳來的話,臉上泛起一個冷笑。john瞄到自家老板臉上那“可怕”的笑容,身體馬上條件性反射地抖了抖,此刻他無比盼望自己是個聾子啞巴。

  鍾凱越回頭看向john,john一個激靈,馬上高聲道:“boss,您請。”

  裏麵的談話聲截然而止。

  看著大步走進來臉上毫無表情的鍾凱越,夏峰和薛老爺子都臉上一陣尷尬。

  不過兩人也非常人,很快又恢複到了自然狀態。

  “老爺子。”鍾凱越禮貌性地和薛老爺子打了個招呼,然後似笑非笑地看著夏峰。

  夏峰心下一凜,不過臉上還是裝出一副鎮定的模樣,對方似乎沒有先打招呼的趨勢,他隻好先開口道:“凱越,好久不見。”

  鍾凱越心中冷笑一聲,嘴上卻譏誚道:“咱們前天不是才見著麵嗎,這也算很久?!”

  夏峰被說得一陣悻然,上次是他不厚道,他來之前也做好了對方詰問的準備了,不過此刻還是被說得心頭湧起陣陣不滿,自己好歹也是他姐夫,對方卻絲毫情麵都不給,他隻好把眼光看向薛老爺子。

  豈不知薛老爺子此刻心頭也一陣發虛呢,他雖然是鍾凱越的嶽父,但實際上由於他和自己女兒關係相當緊張,他頂多也就占個名頭,如果鍾凱越不尊他這嶽父他也沒轍,不過一直以來,鍾凱越對他基本上還是有求必應的,況且這一次,他可是有底氣來的,理由完完全全站得住跟腳。

  “好了,都是自家人,說話別這樣陰陽怪氣的,老頭子我可不愛聽。”薛老爺子佯裝發怒地看向兩人。

  鍾凱越:“不知道老爺子這次來是?”

  薛老爺子並沒有馬上進入正題,而是打起了親情牌:“主要就是來看看你,老頭子這麽長一段時間沒見我的好女婿,這不,一從勁聰那回來不就緊巴巴地過來了,山不來就我我就山唄。”雖然語氣是無比的自然,但言下那股埋怨之意怎麽也抹不去,仿佛在說想要見你們這些年輕人,自己一副老骨頭還得四處奔波呢。

  鍾凱越微微一笑:“這可真是凱越的不是了,讓老爺子念到Z國來了,我本來也沒打算在B市逗留太久,隻是計劃發生了一些變化,老爺子下次可不能就這樣一個人跑回來,身邊至少得有人跟著,下次要是想見小婿,您直接招呼一聲不就行了。”

  太極球原封不動地還了回去。

  兩人又閑聊了一會,夏峰在一旁插不上話隻能當壁上觀。

  薛老爺子喝著上頂的碧螺春,尋思著這場麵話估計也說夠了,於是他打算進入正題。

  “凱越啊,你什麽時候回M國?什麽事要辦這麽長時間,要不讓勁聰過來幫你忙。”

  “事情辦妥當了自然就回去,老爺子您不用擔心,我這應付得來的。”鍾凱越笑笑,一身儒雅的氣質發揮到淋漓盡致。

  “應付得來?”薛老爺子話裏明顯帶上一絲質疑。

  夏峰瞄準了時機,馬上道:“老爺子您別擔心,這次凱越就是忙和我公司合作的事,那是萬事俱備隻欠東風,合同一簽就完事了,老爺子您先在B市好好玩兩天,到時候還能和凱越一起回M國呢。”

  薛老爺子斜眼看鍾凱越,“小夏說的是真的?”

  鍾凱越臉上笑意消失了,眼底下一片冷凝。

  作者有話要說:3000+晚點還會再發的,預計還有8000字

  ☆、42

  夏峰當他是死的麽?前天才來這麽一出,今天又來一碼,以為把薛老頭找來就萬事大吉了麽?嗬!這如意算盤打得可真精,可惜他鍾凱越就不吃這套!

  而另一邊夏峰覷著鍾凱越的臉色,仍舊不知死活地火上添油,“所以,老爺子您就安心啦,凱越是我弟,我還能虧待他嗎?!”

  薛老爺子滿意地笑笑,“那就好,自家人嘛,有錢一起賺,相互照看才是正經的。”

  薛老爺子話裏話外都展示著自己相當滿意的態度,稍微懂得看人眼色的自然清楚對方的意圖,何況人精似的鍾凱越。

  “怎麽了?有什麽問題嗎?”薛老看著麵似有難色的鍾凱越故意問道。

  鍾凱越看著倚老賣老得寸就進尺卻仍做一副慈祥狀的薛老,心中越發厭惡,可惜因著重重關係,此刻和對方撕破臉還是要不得的,不過也別當他鍾凱越是好欺負的。

  “老爺子,生意場上的事哪敢勞您費心,您就安安心心地含飴弄孫吧。”鍾凱越最終還是避重就輕地想要把話題揭開了去,瞥向夏峰的眼神暗藏著警告。

  可惜有人偏偏就是這麽不長眼的,偏要挼虎須,“老爺子一輩子的生意人,生意經可是老練豐富著呢,創造的輝煌至今讓多少人拜服啊,我今天可是專門取經來的,得向老爺子討教一番,也不枉老爺子千裏迢迢回來一趟。”

  薛老爺子被一番奉承,也不禁得意洋洋起來,讚同地點點頭,“我們這些長輩自然也希望能夠給你們這些後輩一些經驗上的指導,避免你們走錯路,做冤枉路,這些經驗可比任何,包括書上教的還來得寶貴!都是我一輩子生活的沉澱和智慧的結晶啊。”

  夏峰馬上順口接道:“那老爺子您對我和凱越公司這次的合作怎麽看?”

  狐狸還是露出了它的大尾巴,鍾凱越冷眼看著他們倆一唱一和地,心中禁不止泛起陣陣冷笑,為什麽總有那麽不自量力的人呢?就讓他看看這倆狐狸能掀起什麽風浪來!他鍾凱越大風大浪都過來了,還能在小溝裏栽跟頭。

  薛老爺子眼珠子一轉,斟酌著將要出口的話語,這麽多年相處下來,他自然清楚自家女婿的性格,這麽一筆顯而易見互惠互利的生意一拖再拖,肯定是有緣由的的,就是不知道對方是因為什麽原因遲遲不肯簽字,想起來之前自家兒子的話,薛老爺子最後還是下定了決心,開口道:“你們這次合作,很明顯是互惠互利共贏的事,占盡了天時地利,現在就差人和了,”說著看向鍾凱越,“凱越,你說,這麽一筆利潤豐厚的生意你為什麽遲遲不肯簽訂合同,政府那邊所有的關係都打通了,你還有什麽顧慮的,你要知道你拖一天,小夏公司就得虧一大筆錢,不能這麽坑自家人啊。”

  話裏話外充滿了指責的意味,鍾凱越不怒反笑,夏峰,你果然是好樣的,手居然都伸到我身後去了,不過,你還真以為自己做得滴水不漏嗎?!

  鍾凱越慢斯條理地開口了:“夏峰,我還真不知道你這麽大的本事,連老爺子都請得動了。”說著眼睛危險地眯了起來。

  夏峰沒有了開始的不安,反而出乎意料地笑了:“我哪有那麽大的本事請動薛老爺子,隻是今天剛好碰上了,薛老爺子是老前輩,一句話頂十個專家了,這麽大筆生意,我自然得請教下老爺子。”

  扯吧你。鍾凱越心裏默默地道了一句。不過他倒沒在這上麵糾結,因為人家打死不認他也沒撤,隻見他口氣頗為愉快地道:“簽合同從來就不是問題,你都直說了,那我就給你一個準確的日子。”

  話音一落,夏峰臉上的喜色馬上顯而易見的,然而鍾凱越的下一句卻讓他怎麽也笑不出來了。

  “姐夫,”鍾凱越一改之前不屑的態度,叫出了那個夏峰從來沒聽到過的稱呼,眼睛裏滿滿的誠懇,“我想先見姐一麵,我們姐弟幾十年沒見了,爸媽走的時候連姐的最後一麵都沒能見上,這是他們一生最大的遺憾,這些年我也一直記掛著這事,前些年是沒有辦法回來,現在回來了我卻是近鄉情怯,不敢去見姐,害怕她不肯認我,為了這事,我一直寢食不安,更不要說做生意了,現在我終於鼓起了勇氣,如果姐夫你從中周旋一下的話我感激不盡的,而且我覺得如果我們當著姐的麵做成了這筆生意,姐會更加開心的。”

  薛老他對鍾家女兒的事也略有所聞,不過後續的那些就不明所以了,他也點頭表示讚同地道:“這也好,一家人嘛,簽合同還不是就一句話的事,眼下凱越他們姐弟重聚才是最重要的。”

  夏峰此刻的臉色不可謂不精彩,嘴巴張了又張,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鍾凱越沒有絲毫放過對方的想法,繼續逼問道:“姐夫,您怎麽看。”

  “這……”夏峰嘴巴蠕了蠕,半響才道:“這個見麵什麽時候都可以見啊,這樣吧,我先回去試探一下你姐的態度,合同就先簽了吧,我這拖一天就得虧錢。”

  鍾凱越毫不在意地揮手,“錢不是問題,虧多少我補給你,最重要的還是我和姐姐能夠重歸於好。”

  夏峰心裏有苦說不得,答應不是不答應又不是。

  鍾凱越繼續下猛藥:“難道姐不願意見我?!這……”臉上染上一絲受傷,“我要親自去見姐,我要問問她為什麽不願意認我!”

重生之配角完美翻身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重生之配角完美翻身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重生之寵你如命 夫子在上 重生後我成了嗲精 娘娘又作死 反派老婆不好做 九零年學霸網紅 重生之嫡女篡權 六十年代女醫生 重生七零末:小媳婦威武 蜉蝣卷(重生) 撞臉夫婦[娛樂圈] 重生軍嫂是棵樹 又見1982 重生八零小娘子 神算大小姐 回到被渣前 重生八零小農女 重生之先下手為強 愛上隔壁水泥工[重生] 郡主嬌寵日記 重生之福氣小嫂子 大笑拂衣歸 重生九零:第一農女 八十年代萬元戶 重生之寵妻為上 小宮女的帝後之路 京圈女首富[重生] 老大是女郎 玄學大師在八零年代 反正我也不要臉
  作者:天涯的交錯  所寫的重生之配角完美翻身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重生之配角完美翻身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