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重生之配角完美翻身

第20節

  夏峰耐著性子去解釋:“公司的事情當然沒有你重要,但你哥都出麵幫我解決這事,我怎麽能隻瞪眼等結果呢,我要馬上先把所有的東西準備好,到時候直接簽約就不用夜長夢多了。”

  潘淑慧一想也是,她隻好依依不舍地站了起來,“那好,我先回去了,那明天……?”

  夏峰馬上接過話頭,“明天我去接你,放心,我會準備得妥妥當當的。”

  潘淑慧這才滿意,整理了下衣服,拿起自己的包包,施施然走了。

  她一走,夏峰臉馬上沉了下來。

  ————

  晚上七點,B市國際大酒店。

  “鍾老板,歡迎歡迎,我代表B市人民熱烈歡迎您啊。”B市市長任泉握著鍾凱越的手熱情地道。

  鍾凱越禮貌性地回以客氣的一笑,“謝謝,鍾某榮幸之至。”嗬,能不榮幸麽,市長親自來接。

  一眾人坐下後,鍾凱越不動聲色地掃視了一圈,馬上便發現了赫然在桌的夏峰,對方正滿臉笑容地看著他。

  很快地,便有一個男人站起來,向鍾凱越自我介紹,然後又把在座的所有官員介紹了一遍。

  鍾凱越臉上掛著笑,和每個人寒暄著,心中有了數。

  今晚的主題表麵上看著很簡單——政府官員接待重要外商投資者,然而其中的深意也隻有當事人才知道了。

  於是,酒過三巡,場麵話說得差不多後,此行最重要的目的終於提了上來。

  國稅局局長--潘錦文,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首先便問道:“我聽夏老板說,貴公司還沒和他們簽約,這是怎麽一回事呢?相關文件都早就批下來了,這可都是開了特例以最快的速度批下來的。”

  鍾凱越微微一笑,“是這樣的,這次關於建造B市未來最大的國際商貿大廈的項目,怎麽說也是一項大工程,沒有實地勘察過我不放心,所以就想著先實地勘察過再簽約。”

  潘錦文和夏峰下意識地對望了一眼。

  夏峰隨後道:“那這樣吧,鍾老板,我明天馬上親自帶您過去考察一番,沒有問題的話咱們就馬上簽約,這可是一個浩大的工程,早日動土便能早日完工、投入盈利。”

  這時,市長任泉發話了,“就這麽辦吧,這項工程政府也是相當重視的。”其實任泉今天會出現在這裏,一方麵是因為潘錦文,另一方麵就是他也很關心這項目,他的任期還有一年半就結束了,如果這個項目再他任期內完工那就是他的功績了,還是大大的功績,那麽再往上挪一挪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了。

  鍾凱越把兩人自以為不著痕跡的眼神交流看到了眼裏,他不動聲色地回道:“好啊,那就麻煩夏老板了。”

  夏峰心中一喜,“夏老板不用客氣。”

  在座的一眾官員今天就是來打個醬油的,見完事了,馬上又熱鬧開來。

  ————

  高勝早早就來到了夜色按照他家老板的吩咐開始布置今晚的行動。

  “我剛剛說的每一句話你都記住了吧!”高勝居高臨下地道。

  房間裏除了高勝還有一個長相頗為猥瑣的男子,隻見他嘿嘿笑著,露出滿嘴的黃牙,“記住了記住了,您放心,這事兒我絕對辦得妥妥當當的。”

  高勝點頭,“那就好,”說著拿出一個信封,“這是給你的,事成之後雙倍!”

  男子馬上把信封搶了過來,打開一看,厚厚的一疊百元鈔票,他眼神都直了。

  對方的眼神讓高勝笑了,“記住今晚機靈點。”

  男子馬上點頭哈腰稱是。

  從房間裏出來,高勝又見了另外三名男子。

  “都記住你們今晚要做什麽了嗎?”

  “記住了!”異口同聲的回答。

  高勝眯著眼,滿意地點頭。

  何俏俏還沒到十點便到了“夜色”,一走進去,震耳欲聾的聲音馬上傳到她耳中,走過舞池時,那群魔亂舞的景象讓她皺了皺眉,早知道就不讓夏峰把地點定這在了,這麽吵的環境怎麽談事!

  走進吧台,便有酒保問她要喝些什麽?

  來到酒吧當然不可能喝果汁牛奶,何況她何俏俏的酒量一向出奇的好。

  “來一杯血腥瑪麗。”

  酒很快遞了上來,何俏俏端起酒杯啜了一口,離十點還有半個小時,夏峰不知道來了沒。

  酒吧裏吵哄哄到處都是人,還不時有人過來搭訕,何俏俏一邊喝著酒一邊不耐煩地拒絕了一個又一個。

  等到第二杯杯子終於空了的時候,時間已經是十點過了五分鍾了,何俏俏看著手機上的時間,心中怒火悄然而至。

  不過還沒等她轉身走人,一名長相頗為妖嬈的女子靠近了她,問:“請問何俏俏小姐麽?”

  何俏俏狐疑地看了對方一眼。

  對方笑著道:“何小姐,夏老板吩咐了,他大概10分鍾後到,請您先到他預定的包廂裏麵等他。”

  何俏俏不認識對方,在酒吧這麽亂的地方當然不會傻乎乎地就跟著對方走,而是反問道:“你是誰,我憑什麽信你。”

  對方狀似無奈地笑了,“何小姐,我騙你幹嘛?!”

  誰知道你想幹嘛?!何俏俏越想越覺得不對勁,腦袋也開始覺得有點渾渾沌沌,她道:“你要麽讓夏峰親自來見我,不然我不會跟你走的。”

  妖嬈女子又笑了,臉上充滿了某些不言而喻的意味,何俏俏有點發慌,抬腳想走,然而眼前突然一片黑暗,她一個踉蹌差點站不穩,好不容易站定了,她心中一個“不好”,使勁搖了搖頭,想要甩掉腦袋的混沌和沉重。

  對方朝她走了過來,“來,我帶你去見夏老板,就在裏麵包廂而已。”

  對方力氣很大,何俏俏掙紮不過感覺自己被拖著走似的,事情也的確如此,在陷入黑暗的那一刻時,她終於意識到她要完了……

  作者有話要說:從明天開始恢複日更,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哈

  ☆、34

  B市某醫院某病房裏。

  韓以烈覺得在這裏一秒鍾也呆不下去了,他眼神淡漠地看著眼前演唱俱全的女人和對方身後那個一臉敵視的男孩,最後冷哼一聲,抬腳就往外走。

  女人追出了門,在他身後叫起來,“韓以烈,你要去哪?不許走!你爸還沒醒。”

  韓以烈充耳未聞,加快了腳步一心一意往外走,很快轉過一個彎,然而剛要下樓梯時,卻迎麵而來一個男人。

  “以列,你要去哪?”穿著筆挺西裝拿著公文包一副精英打扮的男人皺著眉頭問。

  韓以烈腳步一頓,雖是不情願,還是恭敬地喊了一句:“二叔。”隻是仍舊不願意回答他的問題。

  韓正英看著自家高大英氣卻一臉不痛快的侄子,心下歎了一口氣,道:“看過你爸沒,沒的話等你爸醒了和他說說話再走吧。”

  韓以烈眼裏閃過一絲不甘願,不過嘴裏仍是應道:“好。”

  叔侄兩人往回走,韓正英嘴上也沒閑著,“你什麽時候搬回來?”

  韓以烈冷下臉,反問道:“我什麽時候說要搬回來了?”

  韓正英吃了一驚,看著韓以烈不像是說謊的樣子,猶豫了下,他半信半疑地問道:“不是說最晚這個星期也會搬回來嗎?”

  韓以烈把他的猶豫看在了眼底,心中馬上明白了怎麽一回事,“那女人和你說的我會搬回來!”肯定的口氣不容置疑。

  韓正英沒有肯定也沒有否認,而是皺著眉教訓他:“什麽那個女人,她是你繼母,是你爸的合法妻子。”

  韓以烈嘴角扯出一個鄙夷的笑,“那是你們事,我從來沒有承認過。”

  對於這個一直存在但怎麽也糾正不過來的問題韓正英也懶得再去過問了,他下一句便轉移了話題,“你爸這次生病住院都是被你們兩兄弟氣的,一個不爭氣盡幹些不好的事要人跟在屁股後給擦屁股,一個是爭氣了但卻和自己老子對著幹,老子當官你就混黑社會,你爸上輩子就欠了你們兩兄弟的!”

  一路上,韓以烈聽著對方嘮嘮叨叨的,雖不耐煩但也沒反駁,隻是默默地聽著。

  病房裏的女人看到韓正英走進來時眼睛一亮,欣喜地道:“二叔,你來了?!”然而她在看到對方身後的韓以烈時,嘴角馬上不自然地撇了撇,聲音略略尖銳地問:“你剛剛不是嚷著要走嗎,怎麽看到二叔就又跑回來了?”言下之意,你裝什麽孝子。

  韓正英自然清楚自己這個弟媳的德性,聞言馬上打斷了她,“燕子,正民怎麽還沒醒?”

  女人,也就是薛燕,瞪了韓以烈一眼後,低聲道:“我也不知道,可能過一會就醒了吧。”

  韓正英對這個回答感到深深的無力,正要說點什麽,床上一聲微弱的“呻??吟”馬上把眾人的注意力給拉了過去。

  “正民,你醒了?!感覺怎樣?有沒有好點?!”女人激動地撲了上去,一疊聲問道。

  韓正民在妻子的攙扶下慢慢坐了起來,背後靠著雪白柔軟的枕頭,神情略顯疲憊、聲音略帶嘶啞地道:“沒事。”說著輕輕拍了拍妻子的手,眼睛在病房裏逡巡一番,在看到自家兄長時微微點了點頭算是打了個招呼,目光隨後很快落在了對方身後一段時間沒見的大兒子身上,眉頭不由深鎖。

  韓以烈無視身上來自父親的嚴厲目光,隻道:“既然您沒事,那我先回去了。”

  韓正民臉馬上黑了起來,然而還沒等他說點什麽,薛燕就叫了起來,“你這是什麽態度,你爸都病成這樣了,你還當沒事人一樣!你的孝心被狗吃了嗎?!”完全沒有了平日的優雅的形象,顯然氣得不輕。

  韓以烈一陣嗤笑,“的確不關我的事,又不是我把他氣到進醫院的!”言下之意,罪魁禍首不是他,別找他撒氣。

  薛燕一時語塞,她想起了丈夫是為什麽進醫院的,身子不由得挪了挪,想要擋住身後的兒子,可惜韓正民目光還是隨著這句話落到了她身後的小兒子身上,顯然想起了進醫院前的事,眉頭深深地皺了起來,臉上一陣慍怒。

  韓以堔在接收到父親慍怒的目光時脖子不由得一縮,眼睛偷偷瞄向對方,惴惴地喊了一聲,“爸。”心中隱約對自己做的混賬事開始感到一絲絲的後悔。

  韓正民深吸了一口氣,一向良好的自控力這時發揮了重要的作用,他並沒有像之前那樣恨鐵不成鋼地破口大罵,而是道:“你滾回去吧,我現在不想看到你,你自己做的混賬事也別想我給你抹屁股,既然這麽有本事就自己解決去,靠你老子有什麽用。”

  韓以堔這次真的慌了,他這次惹的事要是他爸不幫他他就死定了,他疾步上前,跪在他爸的床邊,搖晃著他的手道:“爸,爸,你別這樣,我真的知道錯了,我以後一定改……”可惜韓正民還是一臉的無動於衷,他隻好把求救般的目光看向自己母親。

  薛燕心疼兒子,趕緊開口幫腔:“正民,以堔知道錯了的,你就給他一個機會吧。”

  韓正明額角青筋暴漲,妻子的不懂事讓他一腔怒火馬上燃燒了起來,對著妻子斥道:“你懂什麽?知道錯了?!他什麽時候知錯過了?!慈母多敗兒!你就使勁寵唄!把他寵到無法無天!”

  話到了最後,他怒氣更盛,一邊怒斥一邊抓著胸口,呼吸也越來越急促,看得眾人心驚,薛燕也嚇壞了,趕緊拍著他的後背給他順氣,“好,好,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你別氣了,你身體受不住的!”說著給自己兒子使了個眼色,示意對方先回去。

  韓以堔隻好站了起來,一臉討好地看向父親,“爸,那我先回去了,您好好休息,我下次再來看你。”

  可惜韓正民正眼也不看他,顯然還在氣頭上,他隻好摸摸鼻頭和二叔韓正英打了個招呼,然後灰溜溜地走了,從頭到尾,沒有給過一個好臉色給他哥——韓以烈。

  韓以堔走後,韓正英看著還在氣頭上的弟弟,道:“好了,哥,別氣了,身體要緊,有什麽事等身體好了再說,而且以列還在呢。”說著用眼神示意韓以烈和自己父親打招呼,可惜對方一點兒也不領情,依舊麵無表情地看著,仿佛從頭到尾都是置身事外的人,眼前發生的一切都和他無關。

  韓正民看向他的大兒子,鼻孔裏冷哼一聲,倒也沒說什麽,薛燕看著心裏盡管已經恨得牙癢癢的,但表麵上還是維持著一臉的溫柔和善解人意,“以列好久沒回來了,那今晚我們一家人就可以好好吃一頓飯了,團團圓圓的。”目前最重要的還是給自己兒子製造機會討好丈夫。

  韓正英看向薛燕,“醫生說可以出院麽?”

  薛燕點了點頭,“醫生說正民是怒火攻心才暈倒的,沒什麽大問題,晚點就可以出院了。”

  韓正英:“沒事就好,看來以堔這小子是要好好教訓教訓一下了,我原以為他年紀大了就會懂事的,沒想到他這次居然嚴重到把自己父親氣到進醫院了。”

  薛燕表情不自然地應了聲是,然後道:“他年紀小不懂事而已,我會好好教訓他的,二叔,你放心。”

  韓以烈在一旁聽得心中直冷笑,年紀小不懂事居然還可以把人家女孩子的肚子搞大,讓人家找上門來鬧,這年紀小還真是個“好”借口啊!

  果然韓正民氣不打一處來,“他還小!他年紀小還能把人家女孩子肚子搞大,讓人家現在找上門來鬧,我什麽臉都給他丟光了!”

  韓正英狠狠吃了一驚,他知道自己這個小侄子平日正事不幹,盡幹些混賬事,但沒想到這次這麽勁爆,還讓人家找上門來鬧,這年頭作風問題可非同小可,何況他弟身處現在的高位,背後就有無數雙眼睛盯著,要是有一星半點流言蜚語的傳開來,就相當於把自己的把柄往人家手上送,“那現在對方怎麽說?”

  薛燕想起那家人,心中就滿是恨意:“對方要以堔娶她,要進我們韓家的大門,哼!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麽身份,就憑她也想進我們韓家大門,她想都別想!”

  韓正民聽得腦仁直發疼,狠狠地瞪了薛燕一眼:“你給我閉嘴!”在對方心不甘情不願地閉上嘴巴後,他繼續罵道:“都是你養的好兒子,現在才知道後悔了,之前幹什麽去了?!”

重生之配角完美翻身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重生之配角完美翻身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是奸妃我怕誰 重返1999 [快穿]重生的女人 學神每天等被撩[重生] 重生之宰輔在上 嫡女歸來:逆天小毒後 重生之鐵骨凰後 重生之禍國妖後 畫堂春深 豪門崛起:重生千金是學霸 重生十七歲那年夏天 玄學大師的斂財人生[重生] 重生鎮國長公主 重生之戚悅 愛誰誰 靈媒寫手成神記 嬌寵承歡 天堂背後[重生] 小嫡妻 貧僧寵妻無度 重生不為後 網紅的王者紅包群 女主總在打臉時出現 重生之丫鬟皇妃 嬌冠京華 重生遇上穿越 想不到你是這樣的錦衣衛 重生麻麻向前衝 春暖香濃 重生之醫藥空間
  作者:天涯的交錯  所寫的重生之配角完美翻身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重生之配角完美翻身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