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重生之配角完美翻身

第11節

  “這是怎麽一回事?”潘淑慧摘下墨鏡後,臉色不太好地看著夏子瑜的裹得像粽子一樣的腳。

  夏子瑜漫不經心地看了她一眼:“就是你看到的那回事。”

  “你怎麽搞的,我們明天的計劃怎麽辦?”潘淑慧氣不打一處來。

  “放心吧,誤不了是事的。”夏子瑜老神在在地回道。

  潘淑慧眼珠一轉,像是想到了什麽似的,臉上恢複了笑意,道:“既然你現在腿腳不便,這樣吧,今天我先帶你去療養院,你和你媽媽相認後,你把我們的計劃告訴她讓她配合我們,明天我直接帶人去把她救出來,帶回來這裏,你就在這裏等我們。”

  原以為對方會馬上答應,誰想夏子瑜卻搖了搖頭稱自己會有朋友來幫忙。

  潘淑慧臉色變了又變,“什麽朋友?可靠嗎?”

  夏子瑜微微頷首,一語雙關:“自然,他比任何人都可靠。”

  半響,潘淑慧僵笑了下,“很好,那你那位朋友現在在哪,我們馬上就要出發了。”

  夏子瑜抬腕看了一下時間:“請稍微等一下,他很快就到。”

  9點一到,韓以烈準時出現。

  潘淑慧疑惑的視線上上下下打量著韓以烈,雖然這個人看著年紀不大,卻有著超越年齡的沉穩與銳利,隻是站在那裏,那渾然天成的氣勢便洋溢著不可小覷的光芒,怎麽看也不像池中物,她扭頭問夏子瑜:“這位就是你口中那位所謂的朋友?怎麽稱呼?”

  “韓。”夏子瑜簡短地回道。

  麵對對方明顯的不願多說,潘淑慧幹笑了兩聲,繼續問:“這位朋友是B市人?做什麽工作的呢?”對方怎麽看也不像學生,還有那散發出來的強大氣場,她有預感這個人的出現可能會打亂她的全盤計劃。

  夏子瑜沒回答她,望向韓以烈,輕聲道:“我們可以走了。”

  “等一等,”潘淑慧皮笑肉不笑地看著夏子瑜,“我說你不會是信不過我,所以找這個人來監督我吧。”

  這句話是以玩笑般的口吻說出來的,但夏子瑜可不認為對方在和自己開玩笑,她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容,這女人非得要她把話說得那麽清麽?好啊,既然你這麽要求,那就不要怪我不給你麵子:“信任是相互的,對吧?還是阿姨你把你身後的那一排大哥當成是空氣了?”夏子瑜意有所指地道,“人無論什麽時候都得留一手,你說對吧阿姨。”說著飽含深意地看了潘淑慧一眼。

  潘淑慧不自在地挪開視線,幹笑了幾聲,在發現自己找不到任何話來反駁對方後隻好悻悻地看著對方在男子的攙扶下出了門。

  兩人背影一消失在門邊,潘淑慧臉色馬上沉了下來,“黑子,去,把男的身份查清楚,另外療養院那邊再加派點人手好好盯著。”

  很快地,身後一名壯碩的男子馬上應聲出列,下去安排了。

  潘淑慧把墨鏡重新架上鼻梁,對自己帶來的人一揮手:“我們走。”

  ————

  B市工人療養院是天朝有名的療養勝地之一,清幽的壞境、先進的醫療設備、高水平的服務質量都是數一數二的,當然還有那昂貴的費用。

  療養院的保安工作做得很到位的,除了嚴格的進出登記審核,還有嚴密的探訪病人製度,不過潘淑慧的工作顯然做得很到位,一路走來,他們很是順暢。

  夏子瑜坐在臨時代步的輪椅上,身後跟著的是一直沉默著但存在感又超強的韓以烈,隨著穿過一條條空曠的走道,她整個人很快陷入了難以抑製的興奮當中。

  她就快要見到自己闊別了差不多三十年,一直魂牽夢係的母親了!

  大概過了15分鍾,一行人終於在某間病房停住了腳步,“到了。”潘淑慧簡短地道,回頭看向夏子瑜,“隻有十分鍾的時間,務必長話短說,另外不要忘記我們的約定。”

  夏子瑜從巨大的喜悅中暫時恢複了過來,輕輕地頷首,遞給對方一份東西,“這是其中一份,餘下的我會盡快給你。”

  潘淑慧快步上前一把抓過文件便迫不及待地打開,很快地,她合攏上文件,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很好,餘下的兩份我就靜候佳音了。”

  韓以烈的視力不是一般的好,在潘淑慧合上文件的刹那毫不費吹灰之力就看到了文件開頭大大的放棄繼承權承諾書幾個黑體大字,他心一動,臉上卻不顯半點聲色,聯想之前所看到的的一切,他很快便明白目前正在上演的是一場什麽戲碼,不過不管是什麽,都與他無關。

  ——

  夏子瑜手微微顫抖著推開了病房的門,下一刻,視線馬上被床上隆起的一團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媽媽……

  病房的門“嗒”的一聲輕輕關上,夏子瑜使勁全身的力氣推著輪椅往前滑動,眼淚像斷了線的珍珠一般簌簌簌地往下掉而不自知。

  床上的人像是有所感應一般,翻了個身,慢慢睜開了眼睛。

  夏子瑜手不受控製地捂住了嘴巴,誰能告訴她眼前這個枯瘦如柴、臉色蒼白如紙的女人不是她記憶中美麗大方、溫柔善良的母親!十年,隻不過十年,便讓一個美麗的女人跳過風韻猶存的美好時期直接進入了衰老期,十年,讓一個母親生生把心熬成了灰,如此翻天覆地,徹頭徹尾。

  “小瑜,小瑜,是你麽?”床上的女人“蹭”的一下坐了起來,眼神裏冒出希冀的火花,然而很快就熄滅了,“還是我又做夢了?!”女人喃喃道。

  “媽,是我,我是你的小瑜,媽!”夏子瑜終於來到床邊,顫抖著伸出手,哽咽道。

  “不,你騙我,你不是我的小瑜,夏峰讓你來騙我的是不是,夏峰,夏峰,你是不是想折磨死我!”女人忽然激動起來。

  看著陷入了癲狂狀的母親,夏子瑜的心疼得快不能呼吸了。

  ☆、20母女相見(二)

  夏子瑜再也顧不得自己受了傷的腳,忍著劇痛,掙紮著想要站起來,“媽,媽媽,你看看我,我是你的小渝,你忘記了麽,你曾經和我說過,無論過了多久,無論女兒變成什麽樣子,你都會一眼認出我來的,媽媽……”

  話音剛落,女人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呆呆地看著她,眼淚突然就奔湧而出,她顫巍巍地伸出手,嘴裏喃喃地道:“小渝,我的小渝,你回來了,回來了……?你長大了,媽媽都不認得你了,是媽媽的錯,都是媽媽的錯……”

  夏子瑜眼淚朦朧,頭如搗蒜般點著,在聽到後麵時又使勁地搖頭。

  女人“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張開枯瘦如柴的雙臂緊緊地抱住夏子瑜,“小渝,媽媽的小渝……”

  夏子瑜反手抱住媽媽,眼淚像不要錢似的不斷往下掉,但這一次卻是屬於苦盡甘來的淚水,伴隨著心底的無盡歡愉。

  “媽媽,你先聽我說,”過了好一會,想起今天此行的目的,夏子瑜伸手混亂地抹了一把眼淚,聲音略顯嘶啞地道。

  夏媽媽-鍾盈初緊緊攢著自己女兒的手,她的眼睛褪去了渾渾噩噩又恢複了往日的清亮,她用手背抹了一把眼淚,低聲道,“你說吧,媽媽聽著。”一向聰穎過人的鍾盈初馬上就明白了目前的狀況,盡管這些年來她一直渾渾噩噩地活著,但也知道夏峰時刻派人守在這裏就是為了阻止她們母女重逢,女兒想必是花了大力氣才進得來,對比之下,她這個做媽媽的顯得懦弱無能,不但在當初保護不了自己的女兒,到了現在還需要女兒來救自己。

  “媽媽,你想過離開他嗎?”這個“他”是誰不言而喻。

  鍾盈初眼裏閃過一絲恍惚,但很快便被一抹堅定取代,“小渝,媽媽這輩子隻有你這個親人了,你放心,之前我一直忍氣吞聲任由夏峰把我困在這裏都是為了你,既然現在我們母女重新相見,那麽夏峰就再也沒有由頭把我困住了,媽媽會帶你走,走得遠遠的。”

  夏子瑜心頭湧上一股巨大的喜悅,她反手緊緊握著自家媽媽的手道:“媽媽,你和他離婚,我馬上帶你離開這裏。”走是必須的,但夏峰永遠別想好過!他得為自己所做的惡行付出相應的代價。

  鍾盈初被自家女兒吐出來的話弄得糊塗了,“你帶我走?你怎麽帶我走?”

  看到自家媽媽懷疑的目光,夏子瑜趕緊把潘淑慧和自己合作的來龍去脈簡單地說了一遍,鍾盈初畢竟比夏子瑜多吃了幾十年的飯,她道:“小渝,你這是與虎謀皮,夏峰身邊的女人都不是吃素的。”她沒有說你爸,是因為她心裏早就沒再把夏峰當做自己的丈夫,自己女兒的爸爸了,他也不配做!

  “就算是為了媽媽無論如何我也要拚一把的,媽媽,你就放心吧,目前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下,不會有事的,還有媽,你先把這協議簽了,我好給那女人吃個定心丸,至於這個財產讓渡書,哼”,夏子瑜壓低了聲音,“我會讓她知道什麽叫做貪心不足蛇吞象的!”夏峰惦記了幾十年怎麽都不肯離婚都沒能得到手的東西她想輕而易舉地到手,門都沒有!

  鍾盈初定定地看著自己的女兒,十年,隻是十年,便讓一個生活在象牙塔裏天真浪漫的小女孩硬生生變成一個滿腹算計、步步為營的人,這一刻,她的心酸到無與倫比。

  鍾盈初接過女兒遞過來的協議書,直接看到簽名一欄,對方簽名欄上熟悉的字跡後讓大吃了一驚,“這……夏峰怎麽會……?”

  夏子瑜冷笑一聲,能讓夏峰簽下這個名字,潘淑慧的手段可真不敢小覷,所以她從來沒敢小看她一毫,“媽,咱們時間不多了,這協議書我已經看過了完全沒問題,你隻要簽字馬上就生效了。”上輩子為了討好別人,她可是連法律方麵都有涉及到。

  鍾盈初一聽馬上緊張起來,抓起筆開始寫字,她很久沒有抓過筆了,以致她簽的名字顯得有些歪歪扭扭的,但無論怎樣都無損她此刻的痛快,隨著一筆一劃的落下,淋漓盡致的痛快席卷全身,讓她整個人忍不住顫栗起來,終於要結束了,終於要告別這噩夢一般的生活了!

  “媽媽,明天仍舊是這個時候,我們到時候來接你,你要見機行事,還有一切小心。”門板上傳來急促的敲門聲,屋子裏的兩人俱是一驚,夏子瑜把協議書收好,急急地叮囑道。

  鍾盈初點了點頭,緊緊擁抱了下自己的女兒,道:“你也要小心,無論如何,一切要以你的安全為準!”

  夏子瑜點了點頭,最後深深地看了自己母親一眼,深吸了一口氣,轉過身往外走。

  等著我,媽媽!

  ————

  “怎麽去那麽久?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我們隨時都有可能暴露的!”一邊往來時的路走,潘淑慧一邊壓低了聲音,氣急敗壞地質問道。

  夏子瑜沒理她,扔給她那份離婚協議書,這是你要的第二份東西,還有一份明天事情辦成後再給你。”

  潘淑慧一聽馬上轉怒為喜,接過協議書急急地打開。

  “哈哈哈……”潘淑慧發出古怪的笑聲,夏子瑜瞄了她一眼,心中厭惡更加。

  “等一下,這個簽名真是你媽簽的?不會是你隨便弄來糊弄我的吧。”笑過後,潘淑慧看著文件上顯得歪歪扭扭的筆記發出疑問,她可是見過那個女人的筆記的,很是清秀麗妍。

  “愛信不信,你覺得一個常年被囚禁,十年沒拿過筆的人突然讓她寫字,你覺得能有多好看!”夏子瑜滿臉嘲諷地道。

  潘淑慧一聽也覺得是這個道理,心下懷疑頓時去了九分,她扯出一個討好的笑容,“哎,別生氣嘛,不是阿姨不相信你,我隻是隨口一問而已。”

  夏子瑜輕輕垂下眼眸,掩蓋住厭惡與不屑,沒再理她。

  作者有話要說:卡文卡得好**,求虎摸!

  ☆、21準備

  “不管怎麽說,今天的事萬分感謝。”

  回去的路上,夏子瑜低聲向韓以烈道謝,如果沒有對方的幫忙,也許自己此刻就不能安全地站在這裏了。

  韓以烈看了一眼她還有點紅腫的眼眶,不知道為什麽突然地就想起了記憶深處某些被刻意遺忘了的記憶,曾幾何時,他自己也曾遇到過這樣的局麵,並且孤立無援。

  “你隻要不要忘記自己的承諾就好。”韓以烈拋掉腦中的雜亂,語氣淡淡地道。

  夏子瑜鄭重地點頭,她絕對不會忘記。

  韓以烈沒再說話,等把對方送到地方後便走了。

  ————

  不到十坪大猶如鴿子籠一般大小的老舊房間裏,橫七豎八地躺著兩、三個酒臭味衝天、衣衫不整的男子,地下亂七八糟的酒瓶、衣服和鞋子混作一堆,一縷縷若有似無的白煙飄散在狹隘的空間裏,淩亂的程度與斑駁老舊的牆壁相映得彰,蕭索、頹廢的氣息遍布整個房間。

  “一句話,到底幫不幫?”屋內尚存清醒的,是一對男女。

  男子靠在房間唯一窗子旁邊的牆壁上,嘴裏叼著一根煙正起勁地吞雲吐霧,聽到女子的話,他拿下叼著的煙,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笑容,嘴裏吐出來的話卻毫不留情:“幫你?不可能!”

  女的站在距離男子不遠的地方,是一個任何時候都能讓人眼前一亮的女子,簡單利落的短發,精致的麵容,瑩白的膚色,完美比例的身材,打扮得也相當前衛,豐滿的上?身包裹在緊繃的黑色無袖皮短衣裏,傲然挺立。□短到不能再短的黑色皮裙充分展現了她修長白?皙的大腿,讓人挪不開視線。

  “為什麽?”女子毫不客氣地大步上前,以一股盛氣淩人的姿勢逼進男子。

  不過,男子似乎並沒有被她的氣勢嚇住,他淡定地把煙頭往牆上一撚,然後彈手丟出窗外,轉過身來看向對方,“沒有為什麽!”

  女子眼珠子一轉,臉上露出一個魅惑人心的笑容,抬腳再次慢慢拉近兩人的距離,直到傲然的雙峰抵在對方厚實且充滿雄渾力量的胸膛上,兩人之間再無空隙。

  “隻要你肯出手,我就是你的了。”附在對方的耳邊,低啞輕緩的嗓音,媚眼如絲,充滿了無盡的誘惑,她嘴角扯出一抹得意的笑容,似乎可以預見對方的臣服。

  可惜,以往無往不利手段在此刻似乎注定了派不上一點用場。

  他——韓以烈毫不客氣地扯開貼到了身上的女人,唇角勾起一抹冷硬,“你可以走了。”

  女子一個措手不及,踉蹌著跌倒在地上,頓時氣急,“韓以烈,你到底懂不懂什麽叫憐香惜玉?!”

  “憐香惜玉?”淡淡的口吻,卻讓聽著的人不寒而栗,“也是,想要憐惜你的人可不少,隻是不知道什麽時候冷月幫的大姊頭也需要人憐惜了?!”

  “你……!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女子從地上爬了起來,氣急敗壞地道。

  “是不是都不到你來置喙。”

重生之配角完美翻身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重生之配角完美翻身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重生之寵你如命 夫子在上 重生後我成了嗲精 娘娘又作死 反派老婆不好做 九零年學霸網紅 重生之嫡女篡權 六十年代女醫生 重生七零末:小媳婦威武 蜉蝣卷(重生) 撞臉夫婦[娛樂圈] 重生軍嫂是棵樹 又見1982 重生八零小娘子 神算大小姐 回到被渣前 重生八零小農女 重生之先下手為強 愛上隔壁水泥工[重生] 郡主嬌寵日記 重生之福氣小嫂子 大笑拂衣歸 重生九零:第一農女 八十年代萬元戶 重生之寵妻為上 小宮女的帝後之路 京圈女首富[重生] 老大是女郎 玄學大師在八零年代 反正我也不要臉
  作者:天涯的交錯  所寫的重生之配角完美翻身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重生之配角完美翻身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