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重生之配角完美翻身

第2節

  夏子瑜環顧了一下四周,陌生的環境讓她愣了一下,楊二丫馬上就察覺到了,忙解釋道:“

  你從北牆那摔下來受傷了,還暈過去了!把我們都嚇壞了,”說著她像是心有餘悸似的拍了拍心口,“校醫那沒藥讓送醫院,可是這附近也沒有大醫院隻有一些小診所,校長和老師就把你送這來了,老師說讓個人留下來照顧你,我就自告奮勇了。”楊二丫說著不好意思地撓撓頭看著夏子瑜。

  楊二丫的話一下子勾起了夏子瑜的回憶,她想起來了。

  1995年的夏天,那年她高三,馬上就要高考了,那時候的她還沉浸在高考上一鳴驚人,好讓自己那好父親接自己回家的幻想當中,每天埋頭苦學,就連誌願填的也是家裏城市所在的大學。

  而就在正在這學習的緊要關頭,一向與她不對付的辛琪突然約她晚上在學校北牆見麵,還說她不來就要她好看,讓她一定會後悔的。那時候的她,高傲自負,雖不屑與辛琪來往,但一有矛盾也毫不退讓,於是就這樣單槍匹馬地赴約去了,結果卻是……

  夏子瑜永遠記得當時的情景——

  “我聽說你從來不踏出這學校一步的,還聽說好像是你家裏人的要求,就像軟禁一樣,不會是你家不要你了吧。”辛琪滿臉不懷好意地對夏子瑜道,最後還用手掩嘴狀似淑女地笑了起來,周圍的人馬上應景似的哄笑起來。

  “不要你”這三個字對於自己來說仿佛就如一個逆鱗,觸之必怒。夏子瑜雙拳緊握,滿眼怒火,死死地盯著辛琪,恨不得撲上去掐死她。

  “有種你再說一遍!”聲音說不出的冷意,讓在場的人心裏都打了個突。

  辛琪眼裏閃過一絲憤恨,很快就不見了,她無視了夏子瑜的話,裝出一絲委屈的樣子:“我這不是聽說的嘛?當初我還替你辯駁了幾句呢,我說我倆這麽多年的同班同學,我敢打包票你絕對不會是沒人要的孩子,這不,為了證明我說的話,我今天還特意帶上這麽多人來給你作證呢,你隻要爬上這堵牆,也不用跳下去,跨過一半身子就好了,就可以證明我說的沒錯了,到時候謠言自然就不攻而破了。”

  夏子瑜可不笨,自然清楚辛琪絕對不會那麽好心,這麽做背後肯定有陰謀在等著她,於是她懶得理會辛琪,抬腳便要走。

  “哎,別走啊,”在辛琪的眼色下,馬上四個女生為了上來,擋住她的去路。

  “我可是打了包票,你也不用謝我,隻要讓我不被打臉就行了,”辛琪在她背後雙手抱胸,陰沉著臉道:“所以,你今天不想爬也得爬!”

  夏子瑜環顧了下四周,六比一,勝算零,心下已經有了決定。

  ————

  記憶在自己爬上牆壁那一刻截然而止,但她絕對可以肯定當時是有人在她背後推了她一把!!

  作者有話要說:厚著臉皮求大家多多支持,多多留言了/啦啦啦

  ☆、4出院(抓蟲)

  楊二丫看到夏子瑜呆愣呆愣的樣子總覺得她自醒來後便怪怪的,但具體哪裏她又說不出來,她本來便不是一個心細的人,撓撓頭便作罷了,轉而問起她最為關心的問題:“你都睡了一天一夜了,感覺有沒有好點?”想起夏子瑜被送來來診所前的慘狀,再想想如果受傷的人換了是她,她心都怵了,她差點就以為她會那啥了!

  夏子瑜看著楊二丫一臉的關心和後怕,心裏便頓感一陣溫暖,努力給了她一個寬慰的笑容:“還好啦,至少沒把腦子給摔壞了,不幸中的萬幸,嗬嗬。”盡管全身都在發痛,但現在再痛也比不上自己重獲新生的喜悅。

  苦中作樂般的話語讓楊二丫心中的擔心稍減,但仍舊叮囑道:“這些日子你要注意一些,我聽人家說傷筋動骨一百天,如果不好好休養怕是會落下病根的,”說完又仿佛想起了什麽似的,突然變得吞吞吐吐起來:“還有,那個……那個……你和辛琪……”一邊說一邊打量著夏子瑜的臉色,在看到她臉色果然一沉後語氣更加小心翼翼起來,“那個,你還是……別老和辛琪對著幹,她……”

  “你不用說了,我明白的。”沉默了半響,夏子瑜開口打斷了她。

  “她那人你又不是不……啊!你……你說什麽了?”楊二丫頓時結巴了,圓臉上帶著不敢置信的震驚。

  夏子瑜微微一笑:“二丫,你的意思我明白,而且經過這一次,我也想通了,大家同學一場,很多事情何必斤斤計較,退一步海闊天空嘛。”敵我懸殊,與其以卵擊石,不如先避其鋒芒,隻要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這是夏子瑜沒有說出口也不會說出口的話,沒有人會明白她和辛琪之間的恩恩怨怨早已經不是一句海闊天空可以了解的了,她和辛琪終有一戰,隻是現在的自己力量太薄弱了,不是複仇的好時機,還不如積攢力量,等待時機的到來。而且如果她沒記錯的話,很快她便要迎來人生最重要的“轉折點”,在改變命運遠離炮灰人生前複仇都是浮雲。

  楊二丫聞言頓時明顯鬆了一口氣,“你能想明白就好,”說著又好像生怕夏子瑜生氣一般,強調道:“當然咱們也不是怕了她,隻是咱們君子不和小人鬥!,不然光是壓我都能壓死她了!”說著示威性地秀了秀她那身肥肉。

  夏子瑜忍不住笑了,此刻腦子裏遙遠記憶中的楊二丫一拋原來那沉悶、呆傻、窮酸的形象而變得溫暖、鮮活、真實生動起來。

  永遠不要忘記這是一個能夠與你患難與共的朋友,夏子瑜如是對自己說。

  ————

  夏子瑜在縣城小醫院裏躺了五天後便回學校了,她身上的傷勢已漸漸恢複了,之所以好得這麽快是因為她傷勢雖然看起來很重,主要是因為摔下來時頭給碰傷了,人頓時便昏死過去並血流如注,把所有人給嚇壞了,而至今手手腳腳還有數不清的瘀傷,但也隻是外表看起來有點嚇人罷了,不得不說她的運氣好到了極點,從那兩米五高牆下摔下來居然沒手折腳斷的,隻落了一身皮外傷。

  而住院期間,除了班主任和兩個班長來了一回以外,便再無一人到訪,至於家人,夏子瑜對此是嗤之以鼻,她被送走的時候才十歲,以為是自己不聽話才被送來這個地方的,父親讓她留在這裏乖乖的,她便乖乖地一直呆在學校不出去,巴巴地想著也許自己乖了就可以回家了,事實證明,天下第一傻瓜就是她,十年了,盼了十年,望了十年,但仍舊沒有一個人來看過她,她就像被拋棄在時間的洪流中,被遺忘得徹底,所以家人一詞早早就從她的人生字典中去掉了,隻除了一人,就是她最愛的媽媽。

  而想到自己媽媽在自己看不到地方受苦著,夏子瑜開始擔心起來,上輩子她一直任由夏峰擺布,其中便有夏媽媽的一部分牽製原因,她一直都有打探自己媽媽的下落,然而她無論怎麽找也找不到夏媽媽被關的地方,到她死的那一天她都沒能再見上夏媽媽一麵,不過現在既然老天給了她一個重來的機會,她就絕對不能再坐以待斃,攻擊永遠是最好的防守,她要主動出擊先把能夠威脅到自己的事物都要消滅在萌芽狀態,再來便是血債血還!

  縣城小醫院醫生不多,醫療設備也很簡陋,在一位女醫生給夏子瑜做了個簡單的複診後,便給她辦了離院手續。

  學校有派了兩個老師來接她,都是女的,她們學校是女子學校嘛,不過都是她不認識的,甚至還有“公車”,雖然連看起來很舊很破程度不亞於報廢車,連塊車牌也沒有。

  中午時分的醫院,走廊上人很少,大概都吃飯去了,夏子瑜被兩位老師一左一右護在中間,左邊女老師緊緊抓著她的手生怕她跑了似的,掙也掙不開來,讓她甚是無語;更過分的是右邊那位女老師每遇到異性便會反射性地伸手壓低她的頭,一段短短的路程讓她過得無比的痛苦。她知道夏峰肯定有和學校打過招呼,但畢竟學校不是監獄,能做到這步很明顯是雙方達成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協議,以至於學校時刻有人留意她的行蹤,並且從不讓她踏出校門一步,而現在隻是一段小小的路程便讓她們如臨大敵。

  “逆插桃花,傾國傾城,嗬嗬,但終是無解啊,你……還是把她送到沒有男人的地方吧,隻要終生不再與男人接觸,也許可保一家一生平安,不然……”夏子瑜不禁想起來了十年前那算命大師楊鈞其的話,她知道自己有著一副不俗的相貌,但傾國傾城卻是言過其實了,為什麽說無解呢?到底是什麽無解呢?想著想著她心裏突然一陣不寒而栗,不敢再想下去。

  ————

  學校在郊外,距離縣城醫院有段不小的距離,“報廢”車上顛下顛的幾乎沒讓夏子瑜傷上加傷,而車裏那難聞的氣味差點沒讓她把午飯給吐出來,等終於回到學校,她幾乎是以極速奔下了車,快得讓人難以相信她在上車前還是一個虛弱到了極點的病人。

  扶著宿舍樓下的一棵大樹幹嘔了幾下,過了好一會兒,夏子瑜才撫著胸口漸漸平靜下來,然後回過頭看了看四周,頓時傻眼了。

  那兩位老師在放下她後便毫不猶豫地馬上離開了,絲毫沒有想到要去問一下病患需不需要幫助,而此時又是上課時間,校園裏靜悄悄的,人影都不見一個,夏子瑜看看放在地上的裝著她幾件換洗衣服的包包再抬頭看了看在5樓的宿舍突覺壓力山大,默默歎了口氣,她認命般的開始挪動腳步拿起包包慢慢上樓去了。

  作者有話要說:本章有點短小撒未來幾天會肥起來的,俺放四天假呢,滅哈哈

  最後,求留言求收藏大綱在手,大家不要大意地包了我吧!!

  ☆、5江月(抓蟲,非偽更)

  “夏子瑜?”一道略帶遲疑的聲音在她背後響起。

  夏子瑜身形一頓,回過頭,便見一個頭發略卷,皮膚白皙、身材瘦小、麵色略顯蒼白的女生臉上帶著點不肯定地看著她。

  隻一眼,她腦海裏有關於這女孩的遙遠記憶便翻湧而出——

  “夏子瑜,咱倆一起報A大吧,要是未來的大學日子裏少了你當我的對手,我會很寂寞的。”

  “夏子瑜,說你蠢你還真是蠢得像隻豬一樣啊!辛琪那女人明擺著就是不安好心,你還傻乎乎地以為人家會和你光明磊落地單打獨鬥!”

  “夏子瑜,我不過是叫你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已!你怎麽就不曉得變通呢!笨死了!我看你是不帶腦子出門的吧!”

  “夏子瑜,你醒醒吧,你以為他們真的把你當親人看麽?!我看狗都不如!”

  “夏子瑜,你怎麽那麽賤!”

  “夏子瑜……”

  “夏子瑜,你滾吧!從此以後,我們恩斷義絕!我們不再是朋友!”

  ……

  記憶中的女生對別人總是一副清冷淡漠的樣子,而對自己總是一副凶巴巴的口吻,毒舌又不饒人,但卻是上輩子對她最好的人。而曾經從她嘴裏吐出來的難聽的話,此刻想起來卻讓她無比的窩心。

  自己沒看錯人!江月微微一笑,臉上略顯清冷的線條一下子柔和了起來。

  而這柔美的笑容讓楚楚再度陷入了回憶當中,讓人多麽懷念的笑容啊,時間讓她模糊了眼前女孩的麵容,但那淡淡的、溫柔的笑容卻始終清晰的留在了她的記憶裏。

  江月對於夏子瑜這個時候出現在宿舍樓略感奇怪,笑容一收,狐疑的視線在掃過她額頭上的繃帶上,神情頓時冷了下來。

  “辛琪那賤人又對你下手了!”口氣肯定絕對,臉上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

  眼前熟悉的人、熟悉的口吻,沒來由的,夏子瑜腹中一陣酸楚,眼淚便不受控製地滴滴答答地掉了下來。

  她隻是回家一趟夏子瑜就又出事了,這讓江月氣不打一處來,“說話啊!你……”後半句話很快消失在夏子瑜眼淚中了。

  “哎,你怎麽了,哎,你別哭啊。”江月快步上前,手忙腳亂地安慰著。

  夏子瑜一把抱住江月的腰,勁道大得幾乎要勒死人了,而眼淚掉得更凶了……

  江月,自你離開我後,這世上再沒有人能像你一般罵我、數落我;也沒有能像你一樣關心我、怕我吃虧、怕我受欺負。江月,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夏子瑜像受了大委屈一般眼淚就像不要錢似的往下掉,急得江月抓耳腦勺,心裏恨不得馬上把辛琪千刀萬剮。

  ——

  “所以,就是這樣?”江月懷疑自己耳朵出了問題。

  夏子瑜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然後點了點頭,然心裏在狂喊:當然不止這樣!!但是能和你說麽?要是說出來估計你會覺得我瘋了的!

  “那女人叫你去你就去,你豬啊你!不對,豬都沒你那麽蠢!”江月沒好氣地吼道,清冷的美人氣質一下子蕩然無存。

  夏子瑜乖乖地挨著罵,熟悉的吼聲讓她心裏一陣陣的舒暢,她真的重生了,不是在做夢。

  沒有得到意料中的反駁,江月停下數落,略顯奇怪地看著夏子瑜問:“怪了,你今天怎麽不反駁了,每次我說你,你不跟我爭個高下都不罷休的,最後還得跟我置氣個幾天。”

  夏子瑜心裏一驚,臉上卻不顯,嘴裏狀似輕鬆地道:“怎麽,我覺得你說的很對,發現以前的自己錯了不行嗎?”江月心很細,很敏銳,不愧是最熟悉自己的人。

  江月嘴一撇,吐出來的話毒舌無比:“狗改得了□嗎?!”也不想想自己是第幾次說了!每次都說得信誓旦旦最後還不是故態複萌!

  夏子瑜一臉黑線,但也明白以前的自己的確讓江月失望了,讓她最後甚至絕望地離開,“我說的是真的,不信我們走著瞧,我會用行動來證明的!”聲音滿滿的都是堅定。

  江月半信半疑,但想到以往倔強難搞、從不掉一滴眼淚的夏子瑜今兒居然像黃河絕了堤一般,又有點相信了,“好,我拭目以待!”

  ————

  夏子瑜跟在江月身後走進宿舍便被那熟悉又陌生的環境驚到了。

  90年代初的學校都很簡陋,更何況宿舍,斑駁的牆壁,坑坑窪窪的水泥地,狹窄的走道,陳舊的架子床,上下鋪,一個宿舍擠滿了8個人,宿舍裏有小書桌,桌麵上沒有一塊平整的地方,洗澡和上廁所都得去公共浴室和公共廁所,而要用熱水還得下樓去熱水房打。

  說來幸好遇到了江月,不然她肯定找不到宿舍,時隔十八年,很多記憶都模糊了,像宿舍的門牌號這樣的細節她哪還記得,不過倒是記得自己的床位-4號床。

  宿舍一共八個人,夏子瑜和江月、楊二丫都是同一個宿舍的,另外五個人則都是外班的,大家平時上課下課都不一起,在宿舍裏也不怎麽交流,關係也僅止於見了麵就點個頭。

  而夏子瑜也一向獨來獨往慣了,除了江月和楊二丫幾乎沒有什麽朋友,敵人倒是滿大街都是,現在想想,原來的自己不過看似很有性格,實則是不會做人。

  “你累不,先睡一會吧,我晚點去給你打飯。”江月順手把夏子瑜的包包放在她的桌子上回頭對她說。

  “嗯,謝謝你了,江月。”夏子瑜一邊說一邊在坐床沿上坐了下來開始脫鞋子,她真的累慘了,頭也開始變得昏沉起來。

  江月沒回話,而是以一種奇異的眼神打量著夏子瑜。

  夏子瑜被看得心裏發毛:“怎麽這樣看我?”

  “奇怪,我總覺得你有點不對勁,你說,你以前什麽時候對我這麽客氣過了,你這沒心沒肺的家夥。”

  夏子瑜默,半響才道:“對不起,江月。”對不起,以前的我是那麽的渣,總是讓你失望、讓你擔心,讓你恨鐵不成鋼,真的對不起,我發誓我以後再也不這樣了!

  江月沒好氣的:“你當然對不起我,哎,我說這些幹嘛了,算了,你趕緊睡覺把,說不定睡一覺這抽瘋就好了。”

  夏子瑜:……。

  ————

  除了江月和楊二丫,宿舍裏的人對夏子瑜的回歸並沒有多大的表示,夏子瑜也不在意,她現在更在意的是辛琪知道自己回來後會怎麽對付她。很快就要高考了,怎麽讓辛琪在這段時間裏安生一點不給她找麻煩以及避開夏峰的桎梏,這些都迫切需要她去解決。

  回到宿舍的第一個晚上,夏子瑜睡得不太好,以前的那些事和人,一直在出現在她夢中,反複糾纏著。

  她夢到了很多人,也夢到了好多張臉,溫柔的、假意的、奉承的、垂涎的、充滿算計的、滿是□的……到最後,她覺得自己像是又重新回到了當初那個黑暗的世界,而自己又變回了那個恨不得割肉剖心來維係親情的,逃不開掙不開,一遍遍重複著上輩子的悲劇。

  好在,她最終還是掙紮著醒了過來,然後在晨光中看著熟悉的宿舍心裏一鬆。

  作者有話要說:突然發現自己有短小君的傾向TAT

  PS:明後兩天雙更!

重生之配角完美翻身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重生之配角完美翻身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是奸妃我怕誰 重返1999 [快穿]重生的女人 學神每天等被撩[重生] 重生之宰輔在上 嫡女歸來:逆天小毒後 重生之鐵骨凰後 重生之禍國妖後 畫堂春深 豪門崛起:重生千金是學霸 重生十七歲那年夏天 玄學大師的斂財人生[重生] 重生鎮國長公主 重生之戚悅 愛誰誰 靈媒寫手成神記 嬌寵承歡 天堂背後[重生] 小嫡妻 貧僧寵妻無度 重生不為後 網紅的王者紅包群 女主總在打臉時出現 重生之丫鬟皇妃 嬌冠京華 重生遇上穿越 想不到你是這樣的錦衣衛 重生麻麻向前衝 春暖香濃 重生之醫藥空間
  作者:天涯的交錯  所寫的重生之配角完美翻身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重生之配角完美翻身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