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幽閉小姐殺人計劃

分節閱讀23


不用你管……”


——都喘成這樣了,真辛苦……不得不說她和蘭楚亦還真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隻可惜——這樁姻緣卻要毀在他手上。


不管青眉有沒有意見,他還是送了青眉一直到畫苑外。


“你不許再往前走!我可不想被別人看到傳出什麽話來。”


——這個,蓮見同樣不想。


被人發現,可是要影響他和蘭楚亦的“感情”的。


他敢勾引青眉,因為他知道——青眉若愛上他,就不會嫁蘭楚亦,卻也不會說出他。沒有原因,就是知道。就憑他,對女子的經驗,對青眉的認知。


不是很好嗎?他不需要為結果負什麽責任,他隻要做好他分內的事,還順便救了青眉一命——既然保了命,其他的,就隻有她自己來扛。


他臉上笑著,笑著看青眉氣憤著不情願著,衝他做了個惡狠狠的表情,轉身走進畫苑。


然而,他卻沒有回書院,而是返回中庭——他站在亭子外沒有走進去,用腳撥撥某處顯然剛剛被翻的泥土,彎腰去拉露出來的帶子——


然而手還沒有碰到,隻感覺到一股寒氣讓整個身體變得僵硬,難以動彈,有某種力量把他往前一推,他直向亭子倒去——


似乎是一跌進亭子身體的冰冷和束縛感就消失了,亭子的八個方向卻有八道影子如風一樣呼嘯而起,圍繞在亭子周圍不斷的環繞,最後像是找到了目標,衝向蓮見。那一瞬間蓮見看到一個人,青山書院的書生長衫,臉卻是陌生。


然而隻是一瞬間,之後蓮見便失去了意識。


青眉回去之後依然滿心煩亂,今夜不但沒對付得了蓮見,還什麽都順了他的意。結果,自己到底是去幹什麽的??


“青眉——青眉?”


“啊?”


“你在想什麽啊那麽出神?今天比賽之後蘭公子沒約你嗎?”


“啊……?”


楚亦……她,她今晚……完全沒想過……


沒想過楚亦,沒想過他會不會來找她,滿腦子除了怎麽對付蓮見什麽都沒想過……


“表哥有來找我嗎?”


“啊……我不知道,隻是隨口問問……因為大家,很多人都跟男孩子出去了……”書媛越說聲音越小,於是青眉很了解了——其實是她跟皇子出去了吧?


任誰都看得出來書媛這丫頭的心思吧。


“然後呢,回來以後沒有人再欺負你嗎?”


“嗯?沒有呢,大家好像都有些避諱似的,躲著我呢……”


青眉v5~~白日裏餘威猶在,誰都知道她跟書媛最好,哪個在這時候不長記性惹她們啊。


春心萌動中的女孩子忍不住會提一些事,可說完書媛卻又害羞,又在找著話題扯遠,“對呢青眉,你的皮膚好白,怎麽會這麽白的?”


“它要白,那就白了……我哪兒知道怎麽會……”


“我還真的沒見到過誰有這麽白的皮膚呢——不過如果再紅潤一點,就更好看了,一定是個大美人!”書媛笑著拉了青眉往梳妝台去,“我給你塗點胭脂看看吧!”


“大半夜塗什麽胭脂……”


“看看嘛!反正睡前還要洗臉的,就讓我看看,一定好看的!隻要你喜歡,我以後不管什麽時候都可以幫你塗!”


青眉沒拒絕由著她在臉上塗抹,隻是覺得……那句話聽起來好像情話哦……


書媛正塗著,青眉卻突然一下子站起來,嚇得她往後一退——“怎麽了?”


“我,我有急事出去一下!”


——糟了啊!她忘記收回狗牙和狗骨了!那不是針對蓮見的,無論誰走進亭中,都會被纏上的!


“青眉?青眉!”


青眉出了門便直奔中庭,遠遠卻見到蓮見倒在亭中——她一愕,微微茫然,他沒有回去嗎?這樣……倒是正好啊,省了她的麻煩……她本來不就是這麽打算的嗎?


可是,怎麽一點欣喜快慰的感覺都沒有……


青眉看得見,在她眼中,那隻扭曲的黑狗的影子在不斷糾纏著蓮見,很快它就會認準了蓮見,那時也就不會再糾纏其他走入亭中的人,現在埋在土裏的牙和骨頭不必取出也不能取出。


她看著,這還是第一次見識這個咒術,那被殘殺的惡狗的怨念是這樣猙獰……


她真的,想害人嗎?


不不,是他們該死,他們都該死——如果他們不招惹她也不會有如此下場。


心裏,有兩個聲音,兩種想法。隻是那些許的質疑被慢慢壓下去,像是壓進了泥土裏,埋沒了,再無聲息。


蓮見不死,她便無安寧之日。


她就這樣看著蓮見,突然感覺到某種視線,猛地回頭,卻見一個書衫男子站在她身後,正凝視著她。


她一驚,不自覺地往後退一步,卻被亭子的台階絆倒,向後倒去——


男子似乎也是一驚沒料到她會被絆倒,伸手想要去拉,卻什麽也沒抓住,青眉直直地倒在了蓮見身上。那惡犬瞬間變得狂躁,連同青眉一起,被瘋狂纏繞。


青眉一夜未歸,書媛雖然擔心,卻不敢告訴院監。


直到第二天才被人發現青眉和蓮見倒在中庭,消息一下子傳開,原本散去的陰影又重新聚集而來。一麵是對蓮見的擔憂一麵是對青眉的質疑,一麵又人心惶惶起來。


蘭楚亦一得到了消息就趕到中庭,因為兩人暈倒在這裏,便就近安排在中庭的房間裏。書媛也留在青眉的房間,隻是把床前的位置留給了蘭楚亦。而蓮見的屋裏則圍滿了女子,帝嶔和雲方自然也來了,卻礙著在人前不好露出他們之間過於親密的關係,隻在屋外沒有進去。


——為什麽,青眉會和蓮見倒在一起?他們兩個……?


眾人那竊竊的疑惑得不到解答,隻有皇子和雲方是知道的。或許,還有一個人——明鏡和尚自然又被請了來,蘭楚亦沒有打算去對蓮見和青眉為什麽在一起這一點做什麽猜測,不明真相的猜測隻可能造成更多誤會,於是他暫時隻需要關心最現實的問題——


“大師,她有沒有事?難道真的——”


“阿彌陀佛,自做孽,不可活。”


“大師此話何解?”


明鏡抬頭,“小僧自說自話,施主何必去聽?聽了何必入心?施主若擔心容施主,隻需知道她沒有大礙就夠了。”


旁邊有人聽了真相脫鞋拿鞋底子抽這和尚兩下,說人家沒事你就麻利兒的說了不就得了,囉嗦那麽一大堆莫名其妙的!


院監對此事自然是最該上心的,向和尚問道:“他們兩人都沒有大礙嗎?大師可知道這是怎麽一回事?”


“——兩位施主,是中邪了。”


和尚不打誑語,和尚說的也是真話,隻不過,隻說了一半而已。


這件事情無疑如一顆石頭砸進了水裏,人心再起波瀾。


——畫苑裏發生的事已經夠讓人糟心了。先是一個錢相瓊出事,說她病了也就病了,是醫得好醫不好這件事也就過了,可廖雪鄴偏請了道士和尚來。走了兩個死了一個,如今隻剩這一個和尚在這裏,而錢相瓊雖然保住了一條命卻變成那個樣子。


好容易以為事情平息了,誰知道,這次竟然連書院的人也被卷進其中。人心怎麽能不亂?


院監終究還是無法放心讓一個這麽年輕的小和尚全權處理此時,吩咐道:“去,到普濟寺,請方丈大師來!”


普濟寺裏這裏算不得遠,香火鼎盛名聲遠播,方丈大師更是德高望重聲名在外。


可是人去人回,卻是怎麽去的就怎麽回來的,根本沒領會方丈大師。去的人也帶回了方丈的口信,卻道他的徒弟明鏡在此,與他親來是一樣的,又何必來。


此時方知這看起來除了長的好看些之外沒什麽特別的明鏡小和尚竟是大師弟子,這才奉為上賓,被院監重視起來。


“大師還請務必救他們兩人!”


“阿彌陀佛,小僧說過他們無大礙,或許一時傷不得性命,不過終究大意不得——還請施主一切按小僧說的去做。”


“這是自然!大師要我們做什麽盡管說,隻要能救回人,其他都沒有問題!”


“那麽,請準備一個左右兩進的房間,小僧需要布下陣法,兩位施主各住左右,直到事情解決為止。”


“什麽!?”


明鏡話一出口無疑引起了巨大的波瀾,書院的長胡子院長差點都蹦了高,“你要讓他們同住在一個屋簷之下!?這還有什麽體統!不可以!絕對不可以!!”


28


28、第二六回 蓮見青眉 ...


孤男寡女,同住一個屋簷之下??


不,這甚至比那還過分——就算是左右兩進,但也分明是在同一個房間之中嘛!!


“大師,你一個出家之人,怎麽可以作出這種安排——”


“阿彌陀佛,小僧是出家之人,所以小僧自然將救人放在第一。這隻為救人,隻要兩位施主潔身自好,清者自清,又何須執著於規矩二字?”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名節比命重要!!”


長胡子院長嗷嗷地跳腳,任酒糟鼻子怎麽攔也沒用。


幸好先前已經清場,大多學子們都已經被遣散,這些話除了在場幾人沒有別人聽到。不然傳了出去,這可像什麽話啊!


蘭楚亦作為青眉的未婚夫是留在這裏的,他默默聽著,心裏也是沒有計較。


這件事,的確很聳人聽聞,十分不合規矩。


但若是在非常時候呢?他是可以信任青眉的,隻要青眉不辜負他的信任。而蓮見——現在的他,同樣覺得信任蓮見。


雖然要住在同一個屋子裏,但既然左右兩進是隔開的,而且又在非常時候,還有這麽多人盯著他們,究竟該說是孤男寡女還是眾目睽睽?


他們不會作出什麽的。


雖然這的確不合規矩,但隻要封住消息,不讓此事傳出去,那麽也不會造成什麽影響。


他已在一瞬間想過很多,自己心裏已有考量,隻是礙於院長還在跳腳,他這個學生晚輩自然不好插話反駁。


沒想到,卻是皇子開了口。


“救人要緊——夫子們就請不要拘泥了。他們一個是蓮家人,將來的國之棟梁,一個是蘭家少主的未婚妻,也幹係著蘭家的穩定,怎麽能讓他們遇到危險,死於非命?就請大師安排,救人吧。”


皇子都開了口,長胡子老頭再沒敢跳腳了。他句句說的好像都義正言辭不容反駁,可那其實是不敢反駁。那怎麽聽怎麽不對勁——蓮見就國之棟梁了?他那種的估計出了書院也就是個浪蕩公子吧?容青眉又幹係蘭家的穩定了?倘若真的發生什麽就算她當真喪命了,蘭楚亦再找一個娶不也是一樣嗎?


當然這些想想就得了,誰也不會說出口。


皇子轉身對蘭楚亦道,“蘭公子意下如何?不會介意於此吧?”


好在他還記得人家的未婚夫在這裏——蘭楚亦本就有心救人為重,自然無話。


“蘭公子果然是個開明明理之人,請放心,這件事除了在場的幾人絕不會再有其他人知道——關係蘭蓮兩家的名聲,倘若有人把這件事傳出去,自己應該知道後果吧?”他的目光掃向在場的下人,頓時房間裏除了院長院監和明鏡蘭楚亦等人,其他人都慌忙跪下應和。


“從今日起,閑雜人等不許進入中庭,這個院子更是不能放一個人進來——包括仆婦和小童。所有的雜事就由你們去做。”


“是,皇子,小的遵命!”


安排好這些,他才又對蘭楚亦說,“你沒事可以多來看看她,其實他們這也算不得孤男寡女,千萬不要有心結——”


“——自然不會的,多謝皇子。”


——這是個機會。


連老天都給蓮見這個機會,居然讓他和青眉日夜共處。而且,還有如此堂皇的理由。


雲方自是擔憂,眾人各自散去後不禁悄悄問帝嶔,“這樣要不要緊啊?讓蓮見和容青眉住在一起,他是方便了,可要是蘭楚亦吃醋怎麽辦?若為一個女人反目,蓮見之前的努力不是白費了?”


“不會,你放心看著好了,蘭楚亦不是那樣的人。因為他比誰都明白該怎麽做,如何取舍利害。而最關鍵的是,因為他不愛容青眉。”


“誒?可是……”


“蘭家的人看起來對誰都溫柔有禮,但其實,他們除了自己,誰都不愛。——這就是蘭家人。”


蘭楚亦,是一線春風。


但春風拂人讓人感到的溫暖不是因為它對你溫暖,僅僅是因為它自身就是暖的。春風無心,隻是隨意吹拂,不過是愛著它的人顧自沉浸罷了。


一切都按明鏡師傅的要求安排好,明鏡親自布陣,以青眉和蓮見的房間為中心,布置好整個院子。


而書院這邊也自然不能放手不管,盡管已經被和尚要求了減少閑雜人等,不過這中庭裏除了和尚,院監也搬來了這裏,並且皇子,蘭楚亦,以及雲方作為夫子的代表每日來此作為一個見證,或者監視。


雲方其實一直都有些擔心,他的目標是大巫記,這些事既然跟青眉有關自然也跟大巫記有關。隻可惜他現在不能暴露身份,隻能看著書院將一切交托給和尚,又怕和尚從中發現什麽,壞了他的事。


所以,往這裏跑的最勤的,其實是他吧。


蓮見和青眉的房間,是這樣的布置——進門,是一間小廳。廳的兩側有雕花隔斷和屏風,以及一層紗帳,另一邊,就分別是兩人臥房。


於是說,其實這個房間,是連牆和門都沒有的。


青眉睜眼就見陌生的床和紗帳,然後是陌生的房間——繞

幽閉小姐殺人計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幽閉小姐殺人計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幽閉小姐殺人計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峨眉派偶像談戀愛不如學習小酥糖百年好合小城和你隱婚未遂荊刺烈焰沉迷曖昧你怎麽那麽可愛借火初吻日記婚途不知返他如此愛笑他的心上人(作者:李阿吾)幹了這碗甜薑湯紅了櫻桃我真不是秀恩愛愛你甜又甜月摘星逢婚聽說你過的很慘再撩我就親你了愛豆竟然暗戀我我在CP群裏披馬發糖栽了也就栽了可以跟你睡覺嗎戒不掉的煙請帶廢柴的我上清華擁抱小仙女強勢寵愛
  作者:煉之蜻蜓所寫的幽閉小姐殺人計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幽閉小姐殺人計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