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幽閉小姐殺人計劃

分節閱讀19


隨手擦了一下壺垢……”


“……”


——你故意的嗎?故意的嗎??


青眉很淡然很無辜……於是蘭楚亦開口道:“還是先脫下來吧。”


不脫也不行啊,這樣了還怎麽穿?


於是蓮見脫了,於是小風嗖嗖的一吹,他頓時打了幾個噴嚏。


蘭楚亦發誓他沒想嫌棄地躲開……隻是稍稍反射動作了一下……不過看到青眉直接飄逸二尺,他感到自己表現得還是不錯的。


“——你穿得也太少了。”


——廢話,那麽厚的狐裘,穿多了不熱嗎。


可是,蓮見脫了狐裘,青眉的臉卻黑了——他掛在腰上的那是什麽?不是她的偶人麽?他這般當腰墜子一樣掛著被人看到她豈不是要惹來麻煩……


“蓮公子當心著涼,還是穿著吧!”青眉說著就把衣服往他身上蓋,蓮見豈會把髒掉的衣服穿回身上,直接躲過站起身,故意伸展了一下招搖著要上的小布偶——


“果然是好天氣啊——這麽暖的天又怎麽會冷呢?”


青眉咬牙——那黑發白衣的小布偶掛在青白色的書院長衫上如此顯眼,況且哪裏會有人把個布偶當作腰墜掛著的?


她有意站在可以遮住蘭楚亦視線的位置上,蓮見卻漫步扭腰擺臀——極盡惹眼之能事顯擺著他腰上的布偶——


怎麽,很怕被看到嗎?真的怕嗎?嗯嗯?


青眉狠狠瞪他,瞪他——蓮見看著那雙眼睛,在這和暖的白日裏看起來沒有了陰森感,漆黑得如墨玉一般,這樣瞪著人非但感覺不到凶狠反而添了幾分生氣。


他挑挑眉——不要靠我太近哦,蘭楚亦可在旁邊看著呢——


“青眉?站在那邊做什麽,過來坐啊。”


“嗯……”


青眉磨蹭過去,看著那個繼續扭腰的男人心裏那個恨——


“對了,茶——我去找小童重新幫你們泡……”


青眉急忙去了,讓蘭楚亦隻能看著她的背影無奈一笑——好像每次見麵都是這樣匆匆忙忙的,總也沒什麽時間好好說話。


不過,有蓮見這個巨型障礙物在這裏,他們也沒法說什麽吧。


——一天也不能耽誤了,她必須此時就拿回她的布偶!


這一點青眉現在無比的確定——喝茶是吧?嫌她泡的不好喝是吧?青眉陰笑著將一大包粉末倒進小童泡好的茶中,奇怪粉末怎麽沒有融進去而是不斷的冒著氣泡粘稠著——果然連下藥都是個技術活兒,對藥量毫無經驗也是不行地。


添水攪拌,半天才終於像點樣子——雖然看起來有點渾,有點粘……嗯……他們會喝吧?


——長眼的,不傻的,會喝才怪。


果然她把茶端到兩人麵前,兩人臉上出現了難以表達的鬱結。


“這是——?”


“——湯。”


青眉大言不慚說謊不眨眼——但是,湯怎麽是用茶杯盛的?


好吧,就算再怎麽古怪既然青眉親手端上來了蘭楚亦總是要喝一口的。他拿起杯子謹慎地輕啜,蓮見卻對她挑眉一笑——你以為我會喝嗎?我不會喝的——你要怎麽辦呢,嗯?


當他會不知道這杯不明物中動了手腳嗎?


然而青眉的反應卻在意料之外的淡然,淡的都有點無趣了——他看著喝完後還算若無其事的蘭楚亦,看了又看——難道,他這次猜錯了?


“——怎麽了?”蘭楚亦被他盯得奇怪,不禁問。


“沒什麽。”


看起來蘭楚亦是真的沒事,那麽說要知道這女人在搞什麽,還是什麽都沒有做,自己不喝這杯裏的東西是不會知道了。


他竟當真端起了茶杯嚐了嚐——因為他不信當著蘭楚亦的麵她真的敢怎麽樣。在發生了那麽多事情之後他若在這裏出什麽問題,不怕蘭楚亦懷疑她嗎?


他喝了一口放下,似乎也不是那麽難喝,除了有點粘膩得化不開。


隻是放下茶杯抬頭的一瞬間,他看到了青眉翹起的唇角——明明隔著麵紗,那一瞬間卻看得如此清晰,又或者隻是一個錯覺——那彎彎的,挑起的紅唇殷紅如血——


連一向笑看風雲波瀾不驚的他都忍不住心跳漏了一拍。


那紅唇像是在眼前無限放大,放大——似乎除了紅唇如血其他的一切都在旋轉——蓮見豈會是沒見過世麵的人,當即用力握了一下拳,指甲紮得手心疼痛,定心凝神,讓視線清晰起來。


青眉已經坐在蘭楚亦旁邊溫順攀談,根本沒有在他麵前。


他的手指劃過茶杯邊緣,看到青眉向他這裏看來的目光——這算是在宣戰麽?他微眯了眼睛,細細審視她,然而青眉並沒有表現出絲毫敵意,她也在看他,不時輕掃一眼,像隻是在觀察著他的情況。


不等他說什麽,青眉已經開口道:“蓮公子似乎困了呢。”


蘭楚亦轉頭見似乎真是如此,笑道:“果真是春困秋乏,這麽暖的陽光連蓮見也扛不住吧?既然這樣,我們不如就早些回去了——”


隱隱約約似乎有些暈,蘭楚亦卻已起身,見他這般隻笑他居然困成這樣。


他伸手去扶了他起來,青眉也在一旁道:“我送你們出去。”


她走在他們身後,蓮見隻覺眼前一片金光越來越看不清,腳下一絆,青眉忙上前一步去扶他的手臂——蓮見手腕一番,卻穩穩地抓住了她要伸向他腰間的手……


她的目的果然是這個。


她的確做的很自然,一切順理成章不會有人發現她悄悄拿走了他腰上的娃娃——隻是就算眼前看不見蓮見依然能夠敏銳的感覺到任何靠近自己身體的東西,他隻是反射性地去抓,其實自己也沒想過會把她的手握個正著。


青眉顯然微微一僵不敢再有任何動作,她的手被握在蓮見手中,離他腰間的布偶隻剩寸許距離。


不過她現在該考慮的不是布偶,而是她的手被一個男人握著。


蓮見的右邊是青眉,他的左邊就是蘭楚亦。如果被蘭楚亦知道此時另一邊的情況,恐怕事情就很不得了了——


掌心裏的手皮膚細膩冰涼,蓮見嘴角微微挑了一下,握著沒有鬆開。


她扭,她掙,可是她卻不敢有什麽大動作,連頭也不敢轉——這個禽獸!登徒子!她就不該猶豫,早該滅了他的口!


忽然升起的寒意仿佛是從那隻手直傳過來,那種陰冷潮濕粘膩的敵意,讓方才掌心裏良好的手感瞬間變得如同握著一條蛇。


他知道容青眉不簡單,卻沒想到讓人有這麽大的壓迫感。


一直走到畫苑門口他才鬆開手,容青眉冷冷把手抽了回去,那黑紗底下的臉仿佛凍結,再沒透出任何情緒。


“青眉,你就送到這裏吧,我一個人帶他回去就可以了。”


蘭楚亦扶著蓮見,他如同沒骨頭似的幹脆掛到他身上,挑釁地看向青眉。


一道目光頓時如冰刀子一樣割來,在警告他離蘭楚亦遠點——怕威脅便不是蓮見了,他反而靠得近些,卻被蘭楚亦平推開來——“站著也能睡著麽?回房間再睡。”


那看不見的硝煙絲毫波及不到蘭楚亦,不論陰雲密布還是雷聲翻滾,隻有他那一方天空顧自溫暖如春。


“青眉,你回去吧。”蘭楚亦的笑容對青眉來說就是最無法抵抗的“命令”。她輕輕應聲,“是,表哥,那我……”


她本是要退開的,隻是這一瞬間一直撐著麵上若無其事的蓮見突然襲來一陣暈眩,他的身體一墜似乎就要向下倒去,近在咫尺,青眉隻是下意識地去扶——然而彎腰,她的麵紗卻被蓮見抓住,一把扯了下來——


麵紗勾著發釵,垂落了一頭青絲。


這突然的變化誰也沒想到,蘭楚亦還扶著已經倒地的蓮見,抬頭驚愕地看著眼前突然露出的臉……


他從來,都沒有想過青眉會不是個美人。以她爹娘兄長的模樣,她的長相本也不會意外。


所以他看到的臉,的確不是不美。


一雙眼睛很大瞳仁漆黑,下巴尖俏皮膚細致如瓷卻是不見陽光的非常態的白,白也如瓷,隻有那紅唇如血,卻非胭脂而是天生的殷紅唇色。黑,白,一點紅唇——


宛若一個瓷造的娃娃,卻讓蘭楚亦在這和暖的春天裏莫名全身一冷。


五官……明明都是那麽美好,居然隻因這顏色的不同而有如此驚人的效果……蘭楚亦結結實實給看呆了。蓮見手裏拿著那麵紗,同樣愣著,沉默著……


他現在知道她為什麽那麽怕被別人看到那替身偶人了——根本任誰也能看出長的一個模樣……


隻有黑發,無臉,白麵白裙,臉上隻繡了一點紅唇的娃娃——能夠跟這種娃娃長的一個模樣,也太驚悚了吧。


作者有話要說:童鞋們,要求劇透是不好滴,我有權拒絕劇透滴


不過本文可以公開,cp(應該)是蓮見青眉,當然我保留發生某種不可抗力(包括抽風,情節自然發展等等)而逆轉的可能性。


23


23、第二二回 殺殺殺 ...


蓮!見!!


殺了你啊——!!


她的臉被看到了!她的咒術失效了!!


她和楚亦表哥的幸福在哪裏啊~~~


——青眉很傷心,後果很嚴重。


蘭楚亦依然溫柔善解人意,對青眉的長相在短暫的錯愕之後依然若無其事,溫聲細語笑容和善。


他隻是不想青眉覺得尷尬。


青眉長的又不醜——真是不醜,那麵容五官怎麽看都很精致,隻要除去了那一點點說不出的怪異。


沒問題的……吧。作為正室……當然如果實在不適合拋頭露麵,隻主持內院女眷的事,由側房來露麵也不是不可以……


蘭楚亦的界限在無限放寬,畢竟是未婚妻也是表妹,當這個大活人站在你身邊了,沒辦法那麽嚴苛的按著要求取舍。可是青眉依然很受傷!


他們兩個一離去青眉便衝回房間中,把床底的東西一股腦地拖出來——不要小看女人的怨念!


蓮見回到書院之後自然不會傻到認為好好睡一覺就會沒事,他告別了蘭楚亦便一頭紮進雲方的房間——


“喂喂你可不可以不要每次來都跟我的門過不去?敲敲門有那麽難嗎——蓮見?喂?”雲方察覺到不對勁去扶,“這又是怎麽了?出什麽事了誰能把你怎麽樣啊?”


他忽然便聞到了蓮見身上的味道,立刻看到了他腰間的布偶——“你幹嘛隨身帶著這個東西?”


“——我現在正難受著,你如果有時間那麽多話不如幫我看看。”


“你又招惹她了?”雲方自然不會看不出他是什麽情況,猜都猜到是怎麽一回事了。他就是不明白怎麽這人就偏去招惹不能招惹的人呢?


“跟巫術沾邊的女人那心都是黑的,看見都得躲著走,你非送上門去作甚?”


蓮見倒在他的床上給了他一句話:“食君之祿,擔君之憂。”


雲方乖乖的閉了嘴,那誰讓這是他的責任呢。


“那你好好歇歇,我去給你熬點安神湯,今晚你就別睡了……”


蓮見一聽就頭大,他如今巴不得一覺不醒呢,居然還不讓睡?


“那誰讓你亂吃東西,你喝的那是離魂湯,要不是我在,不定什麽時候你的魂魄就得給人勾走了——”


“蘭楚亦也喝了一樣的東西,他怎麽沒事?”


“這還不都怪你自己了,沒事掛那娃娃在身上幹什麽?我說過那裏麵有引魂香,若不是這樣你可能還不會有事呢。”


——原來她把這個也算計進去了。


他仰麵倒著聽到雲方還在嘀咕,“不過我沒想到,你還真跟蘭楚亦當上了朋友。”


“有什麽不能麽。”


“就你這脾性,蘭楚亦那文雅——真是瞎了眼才跟你當朋友……”


蓮見輕笑一聲,帶著幾分嘲諷——“可不就是瞎了眼麽。”


他不會知道自己交了個什麽樣的朋友,為了什麽而來當他的朋友——他倒有點興趣看看蘭楚亦知道他的目的之後是什麽樣的表情。


雲方知道自己又說錯話了,灰溜溜滴跑去配藥。


食君之祿,擔君之憂。


他是奉皇子的命令去接近蘭楚亦的,當然不止是蘭楚亦,七君家的每一個繼承人皇子都不會放過。他隻是剛好被派到了蘭楚亦身邊——當朋友僅僅是個開始,然後是交心,交命,成為一個足以夠影響他思想和決定的人。他身邊任何一個潛在的不安定都不能存在,就連容青眉可不可以留在蘭楚亦身邊這一點,也要由他來判斷。


如果她是個平凡點的女人,那就簡單多了。


他躺在床上本來還在想著事情,不知不覺意識就開始恍惚了,雲方回來見到隻能歎道:“不是告訴你不能睡,真是……要記得感激我幫你在旁邊看著——”


終究沒忍心把他吼起來——平時看蓮見那副沒心沒肺的妖媚樣子,可是欺騙人心這種事他真的不在意嗎?


一樣是在皇子身邊做事,比較起來自己就容易多了,所以難免對他有些同情吧——人嘛,人心都是肉長的,總不見得真心願意去欺騙別人。所以蓮見一定也很不容易吧,雖然蓮見一副樂在其中的模樣,讓人半點也窺探不到他的內心。


雲方顧自想著,聖母光輝泛濫中。


——原來不能睡著是這個意思。


蓮見對於自己剛剛還躺在雲方床上睡覺,現在卻站在容青眉麵前感到很憂鬱。


不過他臉上卻依然在笑,“怎麽才剛剛見過麵,這麽快就想我了嗎?”


屋子裏門窗緊閉窗簾也拉得嚴實昏暗一片,似乎還點著淡淡的香,青眉臉上已無麵紗,如

幽閉小姐殺人計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幽閉小姐殺人計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幽閉小姐殺人計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峨眉派偶像談戀愛不如學習小酥糖百年好合小城和你隱婚未遂荊刺烈焰沉迷曖昧你怎麽那麽可愛借火初吻日記婚途不知返他如此愛笑他的心上人(作者:李阿吾)幹了這碗甜薑湯紅了櫻桃我真不是秀恩愛愛你甜又甜月摘星逢婚聽說你過的很慘再撩我就親你了愛豆竟然暗戀我我在CP群裏披馬發糖栽了也就栽了可以跟你睡覺嗎戒不掉的煙請帶廢柴的我上清華擁抱小仙女強勢寵愛
  作者:煉之蜻蜓所寫的幽閉小姐殺人計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幽閉小姐殺人計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