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幽閉小姐殺人計劃

分節閱讀17


實已經有兩個人看過她的臉,一個是道長,不過見到她時他不過是個身外化身且人已經死了,另一個是和尚——出家人不在紅塵青眉沒把他當人。


但蓮見——她絕對不能讓蓮見看到她的臉,不僅僅因為許願的關係!而是因為他手上,握著一個決定性的證據。


不知幾時房門開了,青眉心中煩亂沒有去注意,而門外走進來的書媛竟然也一聲不響坐在自己床上神遊太虛——


當青眉終於注意到她的反常,書媛臉上的表情還真讓她嚇了一跳——這丫頭傻了?


“書媛……?”


傻笑中……


“書媛?”


憂鬱中……


“書媛!”


“啊?”書媛終於回神,“什麽?啊,青眉你回來了——”


“……”她一直都在好吧?“書媛,你有什麽心事?”


臉紅——嬌羞——那表情又讓青眉惡寒了一下。這,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戀愛中的女人……難道自己也有這麽傻的時候嗎?


“青眉,皇子,皇子他——跟我說話了——”隻是說完這句話書媛的臉已經羞得通紅,青眉默然歎息——這丫沒救了。


“然後呢?談得還好嗎?”


“我,我太緊張,忘記了……”


“……”


“可是,怎麽辦青眉……我好像真的沒辦法忘記皇子了……我以前隻是憧憬他,但從不強求什麽。可是見過皇子,我卻沒辦法像過去一樣隻求能看看他聽他說話,謹守本分把那份愛慕收藏起來安心去嫁人——我好像,變得有些貪心了,我覺得自己再也沒辦法去嫁給別人……我……”書媛好像不知道該怎麽來說明來形容,青眉隻是輕輕拉了她的手拍拍,“我知道。”


“青眉我好羨慕你……你可以和蘭公子長相思守,你們之間不會有任何阻礙,可是我……”


聽了她的話青眉的心微微有點亂,她不知道——即使被書媛這樣羨慕著,知道自己的確比她要好上許多,可為什麽完全沒有開心的感覺呢?


因為她更貪心,因為她不知足,所以才無法開心的嗎……


“書媛,你真的,不會介意自己的丈夫三宮六院,一生跟別人分享?”


“不在意啊,為什麽又問起這個?”


青眉微微笑笑,握緊書媛的手——“書媛,你要幸福。”


或許書媛,才是她的憧憬。隻是她做不到,這輩子都做不到。


如書媛這般賢淑的女子,若得不到幸福,便沒有天理了。


作者有話要說:家裏小爺病了,最近幾天更新不穩定


20


20、第十九回 青眉的臉 ...


這幾日譚書媛和皇子帝嶔的頻頻來往令很多女子跌掉下巴。


皇子的到來對畫苑女子來說是一個絕好的機會——比起將來在連麵都見不到的情況下進宮,想盡辦法在規矩甚多的後宮和眾多女子中吸引他的注意力,不如現在就與皇子培養感情。從皇子妃變為妃子,跟直接入宮為妃在地位上是有很大不同的。


所以這種事並不稀奇——隻是,為何會是譚書媛?


她有什麽能夠吸引皇子的地方?


過去那些個針對容青眉的敵意好像一下子消散不少——確切說來不是消散——青眉看著環繞在書媛身邊黑霧似的一團……


“你……肩膀不重嗎?”


“嗯,有一點……可能這兩天走動得有點多,稍稍有些累……”書媛臉紅中……走動的多,那是跟皇子散步散的吧。


“頭……不沉嗎?”


“是有一點點沉,可能晚上沒睡好……”繼續臉紅……沒睡好,是想皇子想的吧。


青眉默……戀愛中的女人果然是無敵的……這麽強的怨念都能無視掉?


她們自然不知皇子這些天一直都在審視著書媛,雲方鬧出來的誤會勾起了他對書媛的興趣,隻是無論怎麽看,他都很難看出這個溫婉賢淑得幾乎像是打造出來的模板一般的女人是存著什麽歪念。


是對手太高明,還是自己的眼力在退步?


但皇子帝嶔與譚書媛,卻青眉的存在和雲方這貨的多事而開始有了交集。


見著書媛開心,青眉也替她開心。


隻是心裏卻也越來越沉重——令人擔憂的事隻增不減,幾乎要把她逼的沒有逃路了。


為什麽事情都不是像預計的那樣呢?是她哪裏做錯了還是書上寫得不對?因為沒有應付過這樣的情況她的步調似乎稍稍有些亂,恨不得一下子讓所有不順意的事情都消失。


——隻是她沒那個能耐。


若退一步,便希望蓮見這個大威脅能夠消失——可惜依然很難。


於是她的底線,隻求毀掉蓮見手裏的替身偶人。


她翻出床底書箱,厚厚的幾摞書是初得到那本手記開始迷戀巫術時讓丫頭悄悄在城裏各書鋪找來的。這種隱晦的書籍自然不會被大搖大擺地擺在店裏,沒經驗的小丫頭還頗費了一番功夫。


後來,青眉才知道這種書籍多是私人所抄,在深閨婦人間多有流傳——她們當然不會你我相傳讓人知道自己在用這種東西,自有人將書籍送進她們手中。


於是再想要這種書就簡單了許多,隻是反反複複都是一樣的東西,拿到一本新書後她甚至不用翻開都能猜到裏麵寫了些什麽。那時她一個未出閣的姑娘家這種東西對她沒有絲毫用處,漸漸便失去了對這些雜書的興趣,隻收藏著罷了。倒是那本手記還深奧些,便隻專心於此。


看來把這些書帶來倒是對的——雖然她沒想到會用到一個無關的外人,還是個男人身上。


“阿彌陀佛,施主還是少做殺孽,多積陰德為好——”


——額滴個娘哎!


青眉嚇得連手裏的書都扔了——“你,你怎麽進來的!?”這人是鬼嗎?什麽時候站在人身後的?


“小僧想進來,便進來了。”


“——大師都不知道進別人的房間要敲門嗎?”


“此處彼處本無不同,並非被人創造而來,自然無主。隻是眾人認為它現在屬於你,它便暫時屬於你。但小僧既為方外之人,與世俗無關,則勿需介意。”


“……”


——和尚,你在拯救別人的思想之前是不是先糾正一下自己的價值觀??


“……你的意思是說就算世俗人在如廁更衣入浴你也照進不誤?”看他們就跟看豬肉一樣是嗎?


和尚合了個十,道一聲“罪過——”說明道:“身體是自己的,若不願被人看小僧自當尊重,豈能隨便去看。”


青眉聽著有點暈,怎麽好像說來說去都是他的理——


“那麽大師來找小女子又有何事?”


“來渡施主成佛——放下屠刀,少做殺孽。”


——青眉要瘋了,這丫是法海麽?她又沒有要殺人她隻是要毀了偶人!


“——和尚,你若要渡我,先救我如何?”


“救?”


“對,若你救了我我自然就不必動手他人也能得救不是皆大歡喜麽?”


所謂否極泰來,青眉既然都要瘋了幹脆拖和尚下水,這樣她反而舒坦了——渡吧渡吧,既然要渡,總得先上一條船上坐著才好。


“……那施主要小僧如何救?”


——丫上船了……青眉都沒想到他這麽幹脆。


某人這兩日前所未有的認真跟雲方了解了一下所謂巫術,讓雲方是大呼奇才,他以前怎麽就沒發覺身邊有這麽一塊好材料——天生的良好感應力和領悟力,若肯修習巫術必能大成!


“怎麽樣啊蓮見,怎麽樣??”


“什麽怎麽樣——”蓮見把玩著小布娃娃漫不經心地應著,回想起來曾經在蘭楚亦身邊不止一次看到黑霧霧的一團還曾經伸手打到過,看來那並不是錯覺了。


“跟我學巫術我收你當大弟子!”


“……”


看著雲方那雙亮晶晶的眼睛蓮見懷疑他是魔怔了還是今早腦袋讓門夾了。


“你很缺徒弟嗎?”


“開玩笑!想要當我徒弟的人都能從都城排到城外去,我還一個也沒看中——沒點天資的我可不要!”


蓮見隻笑了一下,“那你可以去都城找找你的大弟子——我還是比較喜歡當蓮家的浪蕩幺子。”他說完便不再理會雲方轉身走人,雲方一路在後麵追著吆喝——


“喂喂喂,蓮見,你不能這麽奸詐啊——不能隻有你一個人躲清閑啊——”


沒走幾步蓮見突然停下,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雲方立刻閉了嘴,盯著前方——前方路上素袍隨風,光頭鋥亮,和尚翩翩而立,頗有點道骨仙風。


雲方居然小小的豔羨了一下才回神,斂正了神色,“這裏是皇子寢房,可不是隨便可以進來的地方,你有什麽事?”


“是,小僧來找蓮公子討一樣東西。”


“我?”蓮見倒頗稀奇,他跟這和尚之間會有什麽有關聯的東西麽?“不知大師要什麽東西?”


“小僧要一個娃……”他的話還未說完就“風太大聽不清”了……這突然刮起的風剛讓蓮見和雲方眯了眼,便有黑影山貓一樣撲向和尚,直接把他叼走……不,是拉走。


——山貓?


蓮見模糊地看到那個身影遠去,不禁疑惑起來——這山貓幾時跟和尚勾搭上了?


“你其實是傻的嗎?”


青眉的聲音冷冷的,幽幽的,帶了點忿忿的味道——磨牙啊磨牙,她才是傻的,怎麽會指望這個看起來好像挺精明的和尚?有這麽明目張膽就去要東西的嗎?


“施主說想要,小僧便去要,如此而已。”


“——那真是謝謝你了,辛苦了,您可以歇著了!”青眉真是溫柔得體儀態大方啊——她的牙都快磨掉了!“剩下的事我可以自己動手,請您千萬不要插手免得累著了——”她腦袋裏灌了水,磕了疤!居然就相信了這個和尚,把替身偶人的事都告訴了他——如今這和尚就跟那蒲草一樣纏上了她,不救她出火海誓不罷休。


可他根本就是在打草驚蛇,如果蓮見知道她正在想辦法滅掉他手裏的證據,還不知道會有什麽動作……


她無力地扶牆,卻有悠哉的聲音從頭頂傳來——


“容小姐一個已有婆家的姑娘,跟個出家人走那麽近不好吧?”


——僵硬。


青眉緩緩轉頭——蓮蓮蓮蓮見!大腦停擺半盞茶先——


“蓮,公子,是不是誤會什麽——”


說話都不連貫了語調居然還能壓得很平靜?蓮見笑得很嫵媚,猶如一池蓮華都在蕩漾地綻放,一瞬間便來到了夏天。


青眉最痛恨夏天。


她討厭夏天的陽光,灼熱的風,和那些在光明中肆意美好的東西。蓮見幾乎就是這些東西最張揚的代表,真晃瞎了她的眼。


他用扇子一指和尚,再指青眉——“那麽,什麽地方是我的誤會?”


“例如,偶遇之類……”


蓮見抬起頭微笑問道:“是這樣麽,大師?出家人可不打誑語——”


“阿彌陀佛——”


他不打誑語,他沉默,他裝傻,請兩位自行解決。


蓮見把頭轉回來,對青眉笑——和尚都遁匿了,你還想玩什麽招呢?


容青眉從沒有覺得一個人的笑臉如此可惡過——可是事情他們兩人都心知肚明,在他眼前所有的掩飾都蒼白無力。


“你說如果楚亦知道你跟一個俊俏小和尚走的這麽近——會怎麽想呢?”


“你不要胡說——”


“哎呦——你知道我這個人呢,名聲一向就不太好,人品沒保證,嘴又不太嚴——”


青眉現在想磨的不是牙,是他的骨頭!


“——你想我做什麽?”


笑容曖昧言語輕佻,蓮見一副登徒子模樣靠近她低聲道:“你知道的。”


這個人當真不負蓮家浪蕩子之名,青眉深呼吸,淡定是美德,儀態很重要——“你就那麽想看女人家的臉?”


“你可不是尋常的女人家,有一看的價值——不過,我現在覺得隻是看看,似乎又沒什麽意思了——”


青眉直想乍毛,“你還想做什麽!?”


蓮見悠然地站直身子,“容小姐今年剛來,不知有沒有聽說每年春考之後書院都會有幾場比賽——射箭,蹴鞠還有摔角,每個人都必須得參加——你不想去給蘭楚亦鼓勁兒麽?有你在,他今年的表現說不定會好一些呢?”


“……”青眉突然又替蘭楚亦擔心起來了……她這個未婚妻雖然當得不夠盡職,沒有在他身邊照顧他,但起碼一些關於他的事情還是有所了解的……


蘭楚亦溫文儒雅才華卓絕,卻是個標準的文人——(→_→)手無縛雞之力,是文人的,,驕傲。


射箭她是不知道怎麽樣,蹴鞠……還有摔角……楚亦表哥那身子板兒,,行嗎?||||


“喂,你走神了嗯?”


蓮見頗不滿意地喚回她的思緒,他們重要的事情還沒有討論完呢——


青眉冷哼哼的任人宰割了……“有話你就說,不用繞圈子。”


“不用這麽強的敵意,不合你幽靜的形象——若是被楚亦看了怕是會嚇到的。”


青眉扭開頭,跟他已經半點沒客氣氣兒了,“楚亦表哥也沒你這麽不招人待見。”


蓮見嗤嗤笑了笑毫不在意,該說他是大度還是厚顏無恥呢?


“那麽就說正事——我要你在比賽時去拋彩球鼓勁兒——如果你不懂可以去畫苑問問,其他的姑娘們都會很樂意做的。當然,要素顏,讓人看到你的臉。”


——你!狠!


不但要露出這張臉還得招展著招搖過市?


但見蓮見笑得明眸皓齒,

幽閉小姐殺人計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幽閉小姐殺人計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幽閉小姐殺人計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峨眉派偶像談戀愛不如學習小酥糖百年好合小城和你隱婚未遂荊刺烈焰沉迷曖昧你怎麽那麽可愛借火初吻日記婚途不知返他如此愛笑他的心上人(作者:李阿吾)幹了這碗甜薑湯紅了櫻桃我真不是秀恩愛愛你甜又甜月摘星逢婚聽說你過的很慘再撩我就親你了愛豆竟然暗戀我我在CP群裏披馬發糖栽了也就栽了可以跟你睡覺嗎戒不掉的煙請帶廢柴的我上清華擁抱小仙女強勢寵愛
  作者:煉之蜻蜓所寫的幽閉小姐殺人計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幽閉小姐殺人計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