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幽閉小姐殺人計劃

分節閱讀12


?對著我那管家婆勁兒呢??


——這倆人的事兒暫時擱置。


皇子隻是笑著沒說話,剛剛那一眼,他究竟有沒有看清書媛的容貌誰也不知道。他隻是沉默著,微笑著,明明爽朗明亮得像是驕陽一般擺在那裏,卻似乎還是看不透他的心思。


“大師是要往書院來嗎?”蓮見客客氣氣,隻是說著就往青眉那裏瞄——麵紗不動,麵紗下的人是否依然淡定?


“阿彌陀佛,小僧如今已無需往書院去。”


“何解?”


“無解。”


道臨雙手合十向眾人別過,轉身離去。


“好奇怪的和尚,真是有些神神道道的。”


“他們不就是靠這個吃飯的嗎,不用在意。”


很多事情青眉還不太懂,隻是本能覺得有些排斥——道士和尚什麽的,原來是這麽討厭的東西嗎。


“啊——剛剛嚇死我了。”好半天書媛還撫著胸口忐忑著,頗心有餘悸的樣子。


青眉道,“怕什麽呢,當作什麽都不知道就好了。”


青眉你怎麽可以這麽淡定怎麽可以這麽淡定?


“不是那件事啊~~”其實偷窺那件事,在青眉開口反駁了項浩歡的時候書媛已經安心下來了——有青眉在,好有安全感哦。“我是擔心那個和尚,會不會突然說出什麽駭人的話——”


“什麽話呢?”


“——”難道,青眉一直都沒覺得這事兒有什麽不妥當嗎?她她她一直那麽淡定是因為——?“青,青眉……和尚道士,那不是巫蠱一類的天敵嗎?會念經敲木魚讓你頭痛欲裂,把你收進葫蘆裏扔到火爐裏煉化……”書媛說得自己都臉色發青了,太,太可怕了,這要是青眉被他們抓到可怎麽好?她得幫青眉啊——


“……”青眉一直聽著,聽著……是這樣嗎……為什麽聽起來很像野書雜史裏對付妖怪的橋段……難道她也算是妖怪了?


她把手輕輕放在書媛肩上,“不要擔心,書中有言——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那本書中,關於道士和尚,隻有這一句話。雖然她還未領悟,不過沒關係,書上的話不會錯的。


既然不知如何應對,那不如先下手的好。


青眉坐回桌前點燭熏香,忽而又是一陣暈眩——眼前的漆黑中五色流彩,竟有幾分熟悉——


“青眉?”


“——我出去一下!”不等書媛說話她便快步走出房間,來到女紅閣——推開門的一瞬間她仿佛看到一副修羅地獄的景象,黑色的河和嶙峋的岩石,陰暗低沉的天空飛滿通體漆黑的大鳥,唯有長長的尾羽如孔雀般五色流彩。


那景色一閃而過,剩下的隻有陰暗的房間中,一個隱約的人影站在她的繡架前。


這場景很熟悉,不同的隻是,上一次站在那裏的是個真真實實的人,而這一次,卻是個若隱若現的影子。


“為什麽你不肯安安分分的待在畫裏呢?”——果然是因為這副繡圖沒有完成麽?她的魂魄還與現實有著牽連……


幸好最近發生的事讓大家無心刺繡,沒有人到女紅閣裏來。不然事情很快就會被傳開,想不被懷疑也難。


好像所有的事一下子都緊迫地壓在一起,來自蓮見的威脅,和尚道士的到來,現在連躺在那裏半死不活的錢相瓊也出來湊熱鬧。青眉沒遇到過這種情況,這是不是就叫前有狼後有虎——是該先解決了錢相瓊還是那兩個和尚道士?


認真思考過後,她覺得還是先完成繡圖——似乎這沒有完成的繡圖不僅僅是讓錢相瓊跑出來“鬧鬼”,自己的不適似乎也與此有關。這種狀況就叫做反噬嗎?原來真的有啊……


她重新在繡架前坐好,拈起針線,一針針下去,錢相瓊的身影仿佛越來越淡,帶著惶恐和哀求無聲乞求著什麽——


——來了!


真衍道長從房間裏出來,望著畫苑的方向。像是有一根看不見的絲線正從錢相瓊房間的方向連向其他什麽地方。他就知道對方一定無法收手!


他急忙向畫苑走去,在門口稍稍耽擱,“請速去通報,貧道有急事!”


“是,道長稍候。”


這裏終究是女院,他再急也不能直接闖進去。


門童一路去了廖雪鄴的房間,小姐們的房間都是在一處的,書媛一眼瞧見了,心下有些不安特地走近聽了一下,得知是那道士前來,慌忙去尋青眉。


好在青眉平日裏沒什麽別的去處,不是在房間就是在女紅閣,她立刻就找到了,“青眉,你快躲躲,那道士來了——娘呀呀呀呀——”


鬼!鬼呀!


錢相瓊的身影已經很稀薄,正無力地匍匐在繡架旁哀求著伸手拉著青眉的衣角——書媛進來的第一眼沒瞧見她,此時差點給嚇了個魂飛魄散,一下子跌在地上。


“青青眉——”


“不用擔心,她做不了什麽的。”


“青眉,真的是你做的——”雖然早有感覺但她一直都不敢確定,或許她並不相信青眉真的會做這種事——但現在不是責問的時候,書媛壓著恐懼走過去,努力不去看地上的人影,忙拿下青眉手裏的針線,“快,你先躲躲,把這裏的東西也藏起來——”


藏……藏什麽?錢相瓊?怎麽藏?


啊啊——要瘋掉了!


書媛活了十八年也沒遇到這種情況啊——


“我們怎麽辦?怎麽辦??”


“……”看著書媛亂成一團,青眉反而覺得很貼心——因為她說“我們”啊。不過眼前的問題還是得解決……


真衍道長一進院子中就虛空做法,頓時一條絲線顯現在半空,從錢相瓊的房間連向——女紅閣。很多人都看到了這條線,包括從書院趕來的蓮見蘭楚亦,還有青眉和書媛。


“這是什麽?我們被發現了嗎?”


“——你也看得到?”


“看得到啊!怎麽辦怎麽辦,我們快走——不對,就算我們走了,線還是連在繡品上,誰都知道這是你的繡圖——”


青眉突然一把扯起繡圖,“把其他的繡圖都拿過來!”


外麵的人追著那條線眼看就要來到女紅閣,可是突然之間線卻不見了!


“快看!有煙!”有人喊了一聲,立刻所有人都看到了從女紅閣門中冒出來的煙——“失火了!”


“快去看看!”


那道士也是個練家子,加進了腳步健步如飛,蓮見如腳下生風追了上去,幾乎與道長同時來到門口,卻被門框一絆,跟道長撞在一起——“失禮失禮,一時不小心。”


——現在自然不是計較這個的時候,道長顧不得說什麽客氣話直衝進屋內,然而屋裏隻見燒著的一堆繡圖和一屋子濃煙,卻不見半個人——正對麵原本關閉著的窗戶有一扇開了,顯然人就是從這裏溜走的。


道長急忙上前滅了火,再看那繡圖,雖然火燒的時間短有一部分尚未完全燒毀,但繡線早已焦斷,就算是保留下來的也看不清是些什麽。


“還是遲了一步!”這下,連線索都斷了!“看來這妖孽氣數未盡!”


其他人這時都被濃煙擋在門外,廖雪鄴的聲音傳來,“道長,如今我們還是先想辦法救人再抓凶手吧。”


道長頓時為難,“如今看來,那小姐的魂魄是被困在了繡圖中,可是一繡圖已毀,她的魂魄便隻能留在虛空之中沒有了兩個世界的連接點……”


“道長直說,有沒有辦法救人就好。”


“這——有是有的,隻是需要她的一滴血,逆其道而行,把她的魂魄收進另一個容器然後再放出來……”


“血……她人不就躺在那裏,去取就好了。”


道長搖頭,“卻不是她如今的血,而是魂魄尚在,人氣尚足時的血。”


廖雪鄴淡然的神色微冷,“道長此說未免荒誕……”


“並非荒誕,哪怕是她最近受過傷,還能找得到的血跡也可——”


有人“啊”了一聲,“繡圖!”


廖雪鄴看向那個女子,“什麽繡圖?”


“相瓊繡圖時曾經紮了手,染了繡圖,那繡圖已經丟掉了,所以不在閣內不會被燒……”


“讓仆婦去找。”


這不難,這時代又沒有焚化爐,那些東西都也隻是丟了,時間也不長,去尋回來就是。


動用了幾個仆婦,沒多久就找回了那副繡圖。


“好,待我作法,將小姐魂魄收進這副繡圖之中——隻是這繡圖尚未完成,需要有人來將它繡完——”這事兒自然應該施法人來做,可他一老男人難道能會那種東西嗎??


眾女子隻是竊竊卻無人敢出麵,畢竟這種事情,聽起來覺得很可怕,萬一沾了一身晦氣……


“我來吧。”廖雪鄴淡淡說著,有跟她交好的女子拉住她,低聲道:“你幹嘛攬這個事兒啊,你跟錢相瓊也不算多好的關係……”


“我隻是不想看那凶手得意罷了。”


今日會有錢相瓊,明日便會有別人。畫苑裏竟然有這種人在她們身邊,而且日後說不定還會繼續相處同為高官之妻甚至有同事一夫的可能。這種事,她廖雪鄴不能放縱。


蓮見不知何時已退出房間,站在皇子身邊,趁旁人不注意時道:“怎麽樣?這一個不錯吧?”冷靜幹練有主見又有膽量,而且目光長遠懂得控製大局,無論怎麽看都是太子妃的上上之選啊~~


14


14、第十四回 惡鬥之四 ...


錢相瓊不能醒,她若得救,一旦記得魂魄被囚禁時的事,那麽青眉便會暴露。


這一點,廖雪鄴自然也想得到。


“道長,她的事就拜托你了。”


“小姐放心,貧道已準備萬全,倘若對方敢來滅口,必然抓到他的行蹤!”


他們說這話的時候閑雜人等早已經遣散了,隻是出於避諱不得不留下了身為女子的李怡和書院的蓮見,蘭楚亦二人。畢竟是院長親自定下道士所在須有兩位以上書院男子在場。


道長說完揚手拋出兩道符,那兩道符未落地便化作獸麵人身長尾的兩個怪物,隻一瞬間便匿去了形體。


蓮見看得頗為唏噓,另外兩人雖然性子淡定心中也是詫異的,至於李怡已經驚得說不出話來了。


他們終究是未曾見過這些東西,如何能夠不驚訝?


如今道長已基本得到了其他人的新任,便將希望寄托於他。而那和尚著實是讓大家摸不著頭腦,隻得忽略。


情況對於青眉來說並無好轉,三麵的威脅依然在。從女紅閣狼狽逃出來之後書媛儼然已將自己當作和青眉一條船上的人,好像青眉的一憂一愁都能無限放大地傳遞給她,隻要青眉一煩惱她就直接陷入恐慌——


於是青眉更憂愁了。


“書媛,冷靜一些,這般慌亂可不是大家閨秀應有的風範。”


“啊,對對,我失態了……可是,剛剛的事情實在很可怕……”無論何時想來都心有餘悸,青眉看她這般勉強很想說其實她大可不必把自己卷進這件事情中,但書媛怕歸怕慌歸慌卻一點也沒有獨善其身撇清關係的意思。


青眉於是把話壓了下去,她不去連累也不拒絕,看著有人這樣站在她這一邊心裏有些些的柔軟。


她沒有姐妹,跟家裏的兄長們年齡有些距離所以也說不上什麽話,加上她自己本身也不愛說話不愛出門,朋友什麽的也是沒有的。


跟書媛住在同一個屋裏,好像走的近些也就是自然的事情,因為她和娘親一向要求她做到的賢良女子一般無二,有些親切也同樣自然……在今天之前,好像都是自然而然,隻是此刻,青眉才感覺到這樣似乎就是叫做朋友,或者姐妹的吧……


“不要擔心,我會解決的。”


“嗯嗯,青眉你一定要趕緊解決這件事,然後不要再碰什麽巫蠱了——你是好人家的姑娘不可以做這些的,一旦被發現了,那是不得了的大事——”


這種事若被夫家發現,是要趕出家門的。書媛這樣被教導得賢良淑德的好女孩一定不知道婦人間一直秘密流傳的那些東西。但青眉還是點了頭,不為別的,隻為蘭楚亦,她也會放棄巫蠱的——不過,是在她得到了蘭楚亦的心之後吧。


青眉再次翻開書冊,現在她也隻能從這其中找到解決之道。這本書很厚很深很雜,各種艱深,她還有很多東西沒有琢磨遍。


她正在潛心研究著,書媛已經暫時放下慌亂,思緒飄得遠了——她忽而傻笑,忽而臉紅,微微勾起的唇角就不曾放下過……


帝嶔皇子……比她想象中的還要耀眼。她不是那麽滿腦子幻想的女人,所以不曾把皇子想象得如天神一般,反正她仰慕的也隻是他的才華人品,而非隻能從傳言中聽到的不實的容貌。可是她如今見到的皇子,卻真的令人好生傾慕……


她不時一聲輕而又輕的笑,一笑青眉就胳膊起疙瘩。


本來不想問太多的她也隻好開口說話好叫書媛別再傻笑下去——“你喜歡皇子嗎?”


書媛的臉頓時通紅,“別,別亂說話,多不矜持……我才什麽身份……”


書媛的身份有什麽不好嗎……青眉這樣一想才發覺自己好像都沒注意過書媛的出身,誰是誰家的小姐她一個也沒在意過。但是既然能夠來這畫苑之中,就必然是官宦之家,而且身份不低。


書媛總是如此,太過謙和未免看低了自己。


能進到這畫苑裏的女子,就算不夠格當皇後,也是足以當個貴妃的。


青眉雖不願和其他女子一起擁有一個丈夫,但書媛對此一直認為是理所當然從不介懷,既然如此,她有何不能戀慕皇子的呢?


“書媛,你可想當

幽閉小姐殺人計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幽閉小姐殺人計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幽閉小姐殺人計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峨眉派偶像談戀愛不如學習小酥糖百年好合小城和你隱婚未遂荊刺烈焰沉迷曖昧你怎麽那麽可愛借火初吻日記婚途不知返他如此愛笑他的心上人(作者:李阿吾)幹了這碗甜薑湯紅了櫻桃我真不是秀恩愛愛你甜又甜月摘星逢婚聽說你過的很慘再撩我就親你了愛豆竟然暗戀我我在CP群裏披馬發糖栽了也就栽了可以跟你睡覺嗎戒不掉的煙請帶廢柴的我上清華擁抱小仙女強勢寵愛
  作者:煉之蜻蜓所寫的幽閉小姐殺人計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幽閉小姐殺人計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