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100節

她覺的,那下毒之人做事那般慎密,這丫頭多半跟下毒之事無關,但是,這般鬼鬼祟祟的絕沒有好事。

最近,秦老夫人那邊似乎太過平靜,平靜的讓人都有些懷疑了。

“是。”映秋連聲應著,退了出去。

過了大約半個時辰後,映秋終於回來了,在秦可兒的耳邊低語著,將自己剛剛發現的一切細細的告知秦可兒。

秦可兒唇角微勾,勾起一絲詭異的冷笑,看來,有人按捺不住了。

好,很好,既然來了,那這一次,她就好好的陪她們玩玩。

半夜時分,夜深人靜,突然的哭喊聲,尖叫聲,撕吵聲劃破夜空般的響起,還伴著極為燥亂的狗叫聲。

那響聲那叫一個驚天動地,任誰睡的再死都會被驚醒,方圓百裏隻怕都會被驚動了。

“小姐,要出去嗎?”房間內,映秋望向秦可兒,唇角微扯。

“不急。”秦可兒暗暗冷笑,不緊不慢的挑起了燭光,“等人到齊了才熱鬧。”

隨即哭喊聲越大,尖叫聲越高,撕吵聲也越急,狗叫聲更是越來越響,越來越亂。

隨便聽到聲音的眾人便紛紛的趕了過來,隱隱的,秦可兒聽著那雜亂的腳步聲,一雙眸子更冷了幾分。

“這是怎麽了?發生什麽事了嗎?”連向來不喜歡多事的寒殤衣也出了房間,畢竟這聲音聽著像是離靜落軒不遠,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麽事?

“娘親,你回房,我去看看。”秦可兒出了房間,將寒殤衣扶回房間,然後才不急不慢的向著聲音的方向走去。

走到近前,便發現,該來的,不該來的,全都來了,今天晚上,這人那叫一個齊,秦老夫人,秦正森,府中的小姐,府中的姨娘,統統都到了。

就是過年過節的都沒這般齊過。

“這?這是怎麽回事,這深更半夜的,大吵大鬧的鬧成這樣,成什麽樣子?”秦老夫人看到緩緩走來的秦可兒,眸子微閃,望向那鬧事之人,厲聲斥道。

“老夫人要為奴婢做主呀,奴婢不活了。”一個四十歲左右的婦人隨即大聲的哭喊起來,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的那叫一個傷心。

“你也是府中的老人了,什麽事竟然鬧成這樣?也不嫌丟人,還不快回去。”秦老夫人掃了她一眼,略帶不滿的斥責。

“這該殺千刀的,他竟然深更半夜的出來偷人,跟府中丫頭在這兒鬼混,被奴婢捉了個正著,奴婢還有什麽臉呀,還要什麽臉呀。”那婦人一聽,哭的更厲害。

“你這個不要臉的小賤人,才多大的年紀呀,就勾引男人了,而且竟然敢勾引我的男人,今天看我不打死了你。”哭喊著,一邊望向站在一側衣衫不整的男人與丫頭,頓時似乎又受到了刺激般,猛然的急急的衝向前去,一把抓住了那個小丫頭,一邊打一邊罵著。

“你發什麽瘋呀。”那男人見著小情人被打,似乎是心疼了,連連向前拉住婦人,狠狠的一扯,差點將那婦人扯倒在地。

“啊,天殺的呀,我不活了,你竟然打我,你竟然為了那個小賤人打我,我不活了。”那婦人幹脆的一下子坐在地上,撒起潑來,那哭喊聲更是驚天動地。

眾人看著暗暗好笑,老夫人與老爺在些,卻又不敢笑,隻是硬生生的憋著。

“這像什麽樣子,把她拉下去。”秦正森都有些看不下去了,眉頭緊蹙,一臉的不耐煩,“這深更半夜,真不像話。都散了吧。”

顯然,秦正森以為這真的就是一場捉奸的鬧劇,並沒有多想。

秦老夫人聽著秦正森的話微怔,然後對那婦人使了個眼色。

“我要殺了你們,我要殺了你們這對狗男女,我今天跟你們拚了。”那婦人得了老夫人的暗示突然一下子從地上跳了起來,發了瘋般的衝向那男人跟那丫頭。

那丫頭一看這婦子不要命的發了瘋般了衝向她,一時間顯然受驚不小,連連轉身,急急的向前跑著,而那丫頭此刻跑去的方向正是靜落軒的那片桃園林。

不得不說,秦老夫人這一次還真是安排的天衣無縫,用這樣的戲碼引來了所有的人,然後又讓這丫頭假借逃跑時,無意般的跑進桃花院,然後再無意間的發現一些什麽。

自然就不會有人懷疑是她的刻意安排。

秦可兒眯著眸,冷冷的看著,完全就是一副事不關已的看戲的神情。

那丫頭跑的又快又急,那婦人追的又怒又狠。

那丫頭左躲右閃的,卻又恰到好處的跑進了桃花園,

“小賤人,你給我站住,給我站住,看我今天不撕了你。”那老婦人跑的氣喘噓噓,卻也是跟著那丫頭跑進了桃花園。

“這,這算怎麽回事呀?”二姨娘瞥了瞥嘴,唇角微微掛起嘲諷,卻是一臉幸災樂禍的看著熱鬧。

“真是胡鬧,你們還不快去攔著。”秦老夫人一臉的陰沉,看著兩人進了院子,這才厲聲下了命令,卻也隨即帶頭進了桃花園。

眾人自然都跟著,進入了桃花園,便看到那婦人跟那丫頭已經扭打在了一起,當然,主要還是那個婦人撕打著丫頭,丫頭拚命躲閃著。

畢竟那丫頭太小了點,比不得那婦人的凶悍。

一時間,那護衛也愣在那兒,不知道該如何阻止,或者根本就無意阻止。

“今天老娘不撕了你,絕不罷休。”那老婦人更是來了勁,一個用力,突然將那丫頭按在了地上,然後,一頓狠打,隨即一把一把的抓著地上的泥土向著那丫頭的臉上拍去。

一下,二下,三下,突然,她的手中抓起了一個奇怪的東西。

然後微微的頓了一下,卻再次狠狠的砸向了那丫頭的臉上。

“咦,那是什麽,好奇怪呀?”秦明月眸子微閃,唇角微勾,隱過一絲冷笑,卻故意裝做一臉疑惑地說道。

“是呀,那是什麽?”劉姨娘也隨著秦明月輕呼,“好像是個小木人。”

“對,還真的是一個小木人,我手中怎麽會有這種東西呀?”那婦人撕打丫頭的動作便也停了下來,似乎有些錯愕的望向手中的東西,那表情演的倒是挺到位的。

“拿來給我看看。”老夫人終於開了口,眸子微眯,冷冷的掃了秦可兒一眼。

卻見跟過來的秦可兒一臉的淡淡的,似乎看戲都嫌無聊。

“老夫人。”立刻便有人把那小木人送到了老夫人的身邊。

“哎呀,老夫人,這,這可是、、、、、”還不等老夫人開口,一直站在老夫人身邊的一位羅媽媽突然一臉驚恐的喊叫起來。

“什麽東西?讓你驚成這樣?”老夫人望向羅媽媽時似乎帶著幾分不滿,但是那眸子深處卻是明顯的隱過幾分冷笑。

“回老夫人,這,這可是妖術呀,刻這麽一個小木人,然後將一個人的生辰八字寫在上麵,埋在地下,那是詛咒之意,被詛咒之人輕則重病,重則可能會危及到生命。”羅媽媽連連解釋著,一臉的緊張與害怕。

“什麽,竟然有這種東西,這?這靜落軒怎麽會有這種肮髒的東西?”老夫人似乎突然驚到了,連連拿過了小木人,“讓我看看這上麵寫的是誰的生辰呀?”

秦正森的臉色速沉,冷冷的望了一眼站在不遠處帶著麵紗的秦可兒,神色極冷,靜落軒竟然有這種東西?

“哎呀,這,這不是,這不是老爺的生辰嗎?這是怎麽回事呀,竟然有人要詛咒老爺?”老夫人看過之後,突然的大聲驚呼,一臉的錯愕,一臉的緊張,更帶著明顯的怒火。

“什麽?”秦正森見著這東西,本就氣惱,如今竟然聽說是咒他的,一時間,臉色瞬間的陰到了極點。

“這到底是誰弄的?竟然要害老爺?”秦老夫人一雙眸子一一掃過眾人,在秦可兒的身上略略多留了片刻,那聲音聽起來,倒是威嚴十足。

“這東西是埋在靜落軒的,還能是誰呀,肯定是靜落軒的人了。”劉姨娘微微的瞥了一下嘴,在恰到好處的時候落井下石。

上次秦明珠偷了她大半的珠寶,可都是因為秦可兒,如今有這樣的機會,她怎麽會放過秦可兒,更何況,她本就得了老夫人的示意的。

“哎呀,這,這還有一個呢。”突然,剛剛捉奸的婦人又不知從哪兒摸出了一個小木人,同樣的上麵的也刻著秦正森的生辰。

“這?這還真是夠毒,一個不夠,還用兩個,是誰竟然這麽恨老爺,竟要這般的咒老爺。”老夫人動怒了,一臉的憤怒,

“老夫人,讓奴婢再去看看。”羅媽媽眸子微閃,突然說道。

“哦,你去看看。”秦老夫人似乎微愣了一下,然後輕輕點了點頭。

羅媽媽得了命令後,連連走向前,在剛剛那婦人發現小木人的地方翻找了起來,不一會兒,竟然又找出了幾個,加一起一數,竟然有九個。

“老夫人,這是九位九毒穴呀。”羅媽媽細細的看了看剛剛挖出小木人的地方,然後又數了數小木人,臉色速變,一臉的恐懼,身子似乎還微微的發著顫。

“什麽是九位九毒穴呀?”老夫人愣了愣,一臉疑惑的問道,那疑惑倒是恰到好處。

“回老夫人,這九位九毒穴是妖術中最毒的,按著一定的方位埋下九個小木人,隻要九天的時間,那被咒之人必害身亡,一般都是在每個月的初一埋下,那被咒之人人絕活不過初九,今天已經是初八了,哎呀,幸好,幸好、、、真是太可怕了。”羅媽媽驚顫顫地解釋著,臉上更多了幾分恐懼。

“可惡,實在是可惡,到底是誰,竟然要如此的害老爺,非要置老爺與死地,九天,天呢,幸好今天誤打誤撞的發現了,要不然,老爺豈不是活不過明天去了,天呢,真是太可惡,太可怕了。”劉姨娘突然大聲的驚呼出聲,那神色間明顯的帶著幾分誇張。

“是誰?竟然要這樣的害父親?”秦明月也一臉的悲憤的表著孝心,“讓我查出來,一定饒不了她。”

說話間,卻是有意無意般的望向秦可兒,神情間的狠絕一閃而過。

“給我查,一定要查出來。”秦正森聽著羅媽媽的話,也是徹底的驚住,若是今天不是無意間的發現了這些,他是不是真的就活不過明天了。

對於這種妖術,他以前也聽說過,曾有朝中的一個大臣就是被人使了咒,本來好好的一個人,走著走著路,突然倒在了地上,沒有了性命,請了道士來,然後便查出是被人詛咒了的,好像聽說就是用的這種小木人。

所以,此刻秦正森是又怒,又恨,又怕。

竟然有人在家想要害他,而且還是用了這麽毒的咒術,九天的時間便會要了他的性命,而且今天已經是第八天了,一想到這些,秦正森便忍不住的打顫,他一定要查出那個人來。

“老爺,老夫人,這寫著生辰的布料極為的華貴,一般人應該不會有,這好像是寒家布莊獨有的華錦絲,聽說,這詛咒之術,若是用最為珍貴的絲料效果會更加的厲害。”羅媽媽再次說道,那話語已經明裏暗裏的指向了某人。

本來,這小木人就是在靜落軒發現的,又是寒家才有的布料,那麽不就是明明白白告訴別人,這小木人是靜落軒的人做的嗎?

因為聽著那吵鬧聲一直沒有消停,聽著那聲音似乎是在靜落軒,寒殤衣實在不放心,便忍不住過來看看。

剛剛走近,便恰好聽到了羅媽媽的這翻話,一時間不由的驚住。

雖不知全部事情的經過,卻也聽出是有人想要誣陷靜落軒。

“這東西本來就是在靜落軒發現,那布又是寒家獨有的,這事情不是很明顯了嗎?是靜落軒中有人見不得老爺好,想要害老爺呢,你說,這人怎麽就能這麽狠心呢,竟然用九位九毒穴這般狠毒的咒術,這是生怕害不死老爺呢,這若不是今天晚上發現了,那我們明天豈不是就,就看不到老爺了。”劉姨娘一邊指桑罵槐,一邊望向秦正森,楚楚可憐的哭著,“老爺,妾身好怕呀,這老爺萬一有個什麽事,讓妾身可怎麽辦是好呢?”

劉姨娘話語微微頓了一下,然後刻意的掃了寒殤衣一眼,意有所指地說道,“妾身可不像某些人,有娘家可靠。”

秦正森本來就已經氣到恨到了極點,更何況,前些日子,他去寒殤衣的房中又造到寒殤衣的拒絕,那一次,他可是差一點親眼看著寒殤衣自殺在他的麵前。

其實那一次,他本來就起了殺意的。

早知寒殤衣對他無心,如此一來,隻怕更是恨他,所以,對他起了殺心,也極有可能。

“寒殤衣,你真夠狠的,竟然想要害我性命。”秦正森越想越恨,越想越氣,此刻的一張臉已經陰沉的可以滴下雨來。

一雙眸子望向寒殤衣,更是毫不掩飾的冰冷與殺意。

娶了這個女人已經二十年,結果呢,就隻有成親那一晚上碰過她一次,然後便成了擺設,如今她竟然還用這樣的法子害他。

他如何容的了她?

“丞相無憑無證,就想冤枉我嗎?”寒殤衣沉了臉,眸子也盡是冷冽,更有著一絲不曾掩飾的絕裂,對他,她雖然是無半點情意的。

“無憑無證?這還算無憑無證呀,這小木人剛剛可是在你這院子中挖出來的,大家可都親眼看到了,這算是冤枉你嗎?”劉姨娘停下哭,毫不掩飾地嘲諷著。

“哼,你自己做出這等事情,還說我冤枉了你。”秦正森看著寒殤衣的神情,更是恨到了極點,恨不得立刻把她撕裂了。

“好,這件事情,我一定要查清楚,免的冤枉了好人。”秦老夫人沉了臉,擺出了一副公正嚴明的威嚴。

“來人,你們去給我搜查一下。”秦老夫人話語微頓,不等別人開口,便連聲下令。

站在她一側的幾個護衛得到命令,連聲應著離開。

秦可兒暗暗冷笑,這戲演的還真不錯,夠全套了,這幾個人,分明早就得了秦老夫人的暗示,隻怕早就有東西拿在手裏,所以搜不搜都是一樣的。

好,就讓她們再得意一會,接下來有她們哭的。

秦老夫人與秦明月一次又一次的想法設法的害她,這一次,更是想出這般陰毒的法子。

她若不做點什麽,豈不是太對不起她們這般賣力的演出了。

所以,這一次,她不會像上幾次那樣不了了之,她定要讓秦明月與秦老夫人付出代價,定會讓她們悔不當初。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