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88節

秦羿淩也是一臉的驚愕,不過,卻都是非常的高興,寒逸塵跟他們一起用膳那還真是十分的難得。

用過午膳,寒殤衣見寒逸塵並沒有急著走,更是意外,卻也開心,隨意地聊了很久。

所以,寒逸塵跟秦可兒再次回到靜落軒時,已經有些遲。

兩人接著先前剛開始沒多久的棋盤繼續下。

秦可兒覺的,寒逸塵似乎是有意讓她的,但是,他做的實在巧妙,卻偏偏又讓人發現不了什麽。

所以,並無意外的秦可兒贏了。

“舅舅要送可兒的是什麽人?”秦可兒望著他,有些好笑,很顯然寒逸塵是刻意的要送人給她,卻怕她拒絕,所以想出了這法子。

能夠讓他這般費盡心思的到底是什麽人呢?

秦可兒真的是有些好奇了。

“稍後可兒就知道了。”隻是,寒逸塵卻仍就沒有明說,隻是那深邃的眸子中光亮異閃。

秦可兒眉角微蹙,這個人到底是什麽意思呀?

明明是他刻意的要送人給她,怎麽還總賣關子呀?

“現在什麽時辰了?”隻是,不等秦可兒再問,寒逸塵突然的轉向映秋,臉上明顯的多了幾分冰冷。

映秋不解其意,驚了一跳,卻仍就恭敬地回道,“回主子,還差一刻便酉時了。”

秦可兒愣了愣,也就是過,再過一刻,就過了申時,寒逸塵給秦明珠定的時候就到了。

若是秦明珠再不來,就算是湊齊了所有的東西,也極有可能斷手斷腳了。

寒逸塵沒再說話,慢慢的端起映秋泡來的茶,輕輕的品了一口,唇角微抿,是他獨有的冷冽與危險。

這一次,他定要殺雞儆猴。

秦可兒也坐正了身子,端起茶,慢慢的品起來,亦是靜靜的等著。

有些事,做了就定要負出代價的,所以,接下來發生的事情,隻能看秦明珠的造化了。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坐著的兩人靜靜的品著茶,站在一側的映秋卻是看的一臉疑惑,總是感覺有些不對。

就在此時,秦明珠急急的跑了進來,跑的氣喘噓噓,跑的汗流浹背。

“我,我已經在規定的時間把剛剛寒公子說的東西都拿來了。”秦明珠跑進院子,看到正坐在涼亭下的兩人,微愣了一下,隨即急急地說道,生怕再耽擱一點,時間就過了。

先前寒逸塵折斷的手臂,她現在竟然也讓人接上了,看來時間還有空餘的。

秦可兒眉角微蹙,沒有想到秦明珠還真湊齊了,畢竟秦明珠隻是一個庶女,又不怎麽受待見,更何況她的娘親也不怎麽得寵,能湊足這些東西實在是很難,很難。

不過秦可兒隨即想到了以前秦明珠從秦可兒身上搶去的那些東西,秦明珠以前從秦可兒手中可是搶了不少的東西,變賣了,倒也能救急了,畢竟秦明珠再貪婪與自己的身體比起來,她根本無法選擇。

“祖母綠寶玉耳墜一對,純晶玉珍珠一串,上等的和田玉手鐲一對,精致的純黃金簪子一對,名貴的金鑲玉墜一個,晶石腳鏈一個。”寒逸塵沉了臉,冷了眸了,隻是看著秦可兒剛剛一閃而過的神色,便也清楚了,秦明珠為何能夠在這麽短的時間內湊齊這些東西。

不過,他說出的,便定會做到,所以,隻要秦明珠現在真的湊齊了這些東西,今天,他就暫時的放過秦明珠。

這是他寒逸塵的作風。

“映秋,你驗一下。”映秋聽著寒逸塵報著珠寶的名字,正疑惑不解呢,突然聽到主子點到了她的名。

“哦,好。”映秋回過神後,連連點頭應著,急急的向前,接過了秦明珠手中的東西,一一清點著,卻仍就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為何秦明珠會突然送這些東西過來?

秦明珠見映秋一樣一樣的點著,臉色卻是越來越難看,她賣了自己所有的東西,還偷偷的拿走了娘親的所有的首飾,甚至還把上次因為她繡的繡品得到了靖王妃的賞識,賞她的一展屏風都賣了,才終於湊齊了這些東西。

如今,她的房間裏可以說是一貧如洗,連個丫頭都不如了。現在的她連件像樣的衣服都拿不出來了。

“回主子,已經清過了,跟主子所說的一樣。”清點過後,映秋轉向寒逸塵等待著吩咐。

寒逸塵的眸子更冷了幾分,握著茶杯的手略略一滯,卻隨即轉向了秦可兒,頓時冷意全消,神色化柔,“給可兒吧。”

這些東西,對他而言,可真是算不得什麽。

秦可兒端著茶杯,慢慢的轉了一圈,輕輕的靠近唇角,輕點了一下,一雙眸子抬起,掃了秦明珠一眼,然後轉向映秋,紅唇微動,笑意漫開,一字一字雲淡風輕地說道,“送給你了。”

秦可兒知道,秦明珠湊起了這些東西,定是身無分文,一無所有的,但是秦可兒更清楚,若不是因為秦明珠以前搶了秦可兒太多的東西,今天就是打死了秦明珠,秦明珠都絕對的湊不齊這些東西。

當然,秦可兒本來也並沒有要殺秦明珠之意,原本也就隻是為了給她一個教訓,隻是沒有想到剛剛寒逸塵太絕,一下子說了那麽多東西。

如今,秦明珠定是心痛,肉痛,全身痛吧。

而偏偏,她還當著秦明珠的麵,這般隨意的把秦明珠傾其所有湊齊的東西毫不在意的送給了身邊的丫頭,秦明珠不急的吐血才怪。

果然,秦明珠的臉色頓時的黑了下來,整個身子忍不住的發著抖,她費盡所有,湊起的這些東西,秦可兒竟然看都不看一眼,就這麽一句話,給了身邊丫頭?

此刻秦明珠心中那是又嫉妒,又憤恨。

寒逸塵聽著秦可兒的話,原本望向秦明珠時眸子中的陰冷,微微斂起,唇角輕勾,緩緩逸出一絲輕笑。

可兒這丫頭,做起來事,當真是讓他都不得不佩服了。

這做法,還真是絕。

“小姐,給,給映秋?可是這些東西、、”不明所以的映秋也是徹底的驚住,雖說她跟在夫人,小姐身邊,打賞也不少,但是這麽多珍貴的東西,她怎麽能要呀。

“恩,東西是差了點,你能看上眼的就留著,看不上眼的就扔了吧。”秦可兒再次慢慢的品了一口茶,唇角微扯,聲音更是輕緩。

此刻秦可兒這一句話,把秦明珠氣的差點暈了過去,秦明月傾其所有弄來的東西,在秦可兒眼中,竟是像破爛一樣,連送丫頭還嫌差了?!

秦可兒這是在硬生生的打她的臉呢?

而且還是在她這心疼,肉痛的時候狠狠的再給她一擊,秦可兒真的是太狠了。

映秋驚的倒抽了一口氣,這些東西,樣樣貴重呀,扔了?怎麽可能?

映秋雖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麽事,但是卻也看出了秦可兒的用意,便也就沒再說什麽,而是慢慢的收了起來。

“妹妹還有事嗎?要不要過來喝一杯茶?”秦可兒微微抬眸,看到整張臉已經黑的快要看不出原本顏色的秦明珠,心中暗暗好笑。

這還隻是一點點的懲罰,秦明珠就急成這樣了?秦明珠也不想想她以前是怎麽欺負秦可兒的。

不過,搶了這麽多年的東西,一下子都吐出來了,而且還陪了個傾家蕩產。

也的確是夠秦明珠心疼的了。

“不,不用了,我馬上離開。”秦明珠這才回神,不管怎麽樣,此刻寒逸塵還在這兒,她就算再恨秦可兒,也要等到寒逸塵離開再說。

她可不會傻到在寒逸塵麵前對秦可兒做什麽?

隻怕放眼天下,沒有人敢那麽做。

她話一說完,不等別人開口,便急急的轉身離開,隻是,就在她轉過身後,她的眸子中頓時漫過驚人的恨意,秦可兒,你等著,我絕不會放過你。

“可兒,我剛剛說的東西是不是太少了點?”寒逸塵看到秦明珠急急逃走,眸子微眯。

呃、、秦可兒愕然,少了?也真虧他說的出,他那些東西還算少嗎?就那些東西,擺在別處也就罷了,偏偏都是寒家一號玉莊的,可是件件貴的嚇人,不要說是一個庶女,就是二姨娘一下子也拿不出。

所以,不難猜出,寒逸塵一開始就沒打算放過秦明珠,若不是那盒子隻有那麽大一點,說不定,他還能說出多的來。

“可兒倒是覺的舅舅說的剛剛好,讓她傾其所有,一無所有,以後在這丞相府的日子,可就真不好過了,而且,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秦明珠隻怕還偷了吳姨娘的東西,這事還沒完了。”秦可兒自然明白他的心思,沒有達到他要的效果,心中有些介懷。

但是,秦可兒卻是覺的這樣的結果很好,畢竟,她還真不想看到那種斷手,斷腳,或者挖眼的場麵。

映秋卻是微微的眨著眼睛,聽的一頭霧水,主子說什麽少了?

小姐說剛剛好又是什麽意思?

“哇,有魚啊。”秦可兒不想因為秦明珠的事情影響了心情,突然看到涼亭不遠處河中翻起的浪,興奮的喊道,連連站起,走了過去。

“魚?在哪兒呢?”映秋也連連跟了過去,看著那浪還沒有散去,也是一臉的驚喜,“好像還是一條不小的魚呢,以前在山穀的時候,我們就經常抓魚來吃,那味道才叫一個鮮美,特別是小姐做的紅燒魚,那才叫一個人間美味。”

映秋跟在秦可兒身邊久了,隨意慣了,一時間因為興奮,忘記了寒逸塵就坐在後麵,高興的講著。

“可兒會做魚?”寒逸塵眉角微動,眸子中的星光隱隱閃起,可兒竟然還會做魚,真的是讓他有些不敢想。

“是呀,小姐做的魚可好吃、、”映秋下意識的應著,突然想起了問話之人是她的主子,頓時禁了聲,身子略略的縮了一下,她的確是跟在小姐身邊久了,規矩都給忘記了。

“可兒何時給舅舅做條魚吃?”寒逸塵也起了身,緩緩的走到了秦可兒身邊,唇角微動,緩緩的聲音輕輕的傳出。

“恩?”秦可兒微微側了頭,似乎認真的想了想,突然一臉調皮地說道,“若是舅舅現在能捉一條魚起來,可兒今天晚上就做給舅舅吃。”

這條河雖然是通到丞相府外的,但是魚卻是很少的,剛剛那浪翻過之後,魚隻怕早就跑了,所以,她覺的要從這河中捉一條魚,並不是那麽簡單的事情。

隻是,她話語剛落,隻感覺到眼前一閃,便沒有了寒逸塵的身影,她的眼睛下意識的眨了眨,還沒有完全的回過神來,便看到寒逸塵已經回到了她的麵前。

而此刻,他的手上正提著一條歡蹦亂跳的魚,而且那魚的個頭還不小呢。

秦可兒狠狠的抽了一下嘴角,這魚是他家的吧,說抓就抓來了,還真就是一眨眼的時間,他這速度也太快了吧。

不過,她剛剛話既然說出了口,他現在已經把魚抓上來的,她自然不能反悔。

“今天晚上,舅舅是不是能夠一飽口福了。”寒逸塵提著魚,一臉輕笑的望著她。

那魚在他手上搖著尾巴,極為的歡快,卻偏偏又沒有濺起絲毫的水滴。

“好,可兒現在就去做。”秦可兒極為爽快的應著,剛好也可以讓娘親跟弟弟一起嚐嚐她的手藝。

“可兒,這真是你做的?”看著秦可兒親手做好的魚,寒殤衣一臉的難以置信。

“真的?姐姐竟然會做魚,看這樣子,肯定很好吃。”秦羿淩更是一臉的興奮,狠不得拿起筷子先嚐一口。

“看著,倒像那麽一回事?”寒逸塵眉角微揚,深邃的眸子含著笑,少了幾分平時的冷意,更是迷人,“隻是不知道這味道如何?”

說話間,舉起筷子,撚起一塊,放入口中,那動作幽雅而從容,天生的尊貴。

“舅舅?味道如何?”秦羿淩一雙眸子快速的望向寒逸塵,一臉的期待,說真的,他還是有點不太相信姐姐會做魚、

“塵?怎麽樣?”寒殤衣也脫口問道。

寒逸塵慢慢的品著,隨即眉頭微蹙,再次望向秦可兒時,眸子中更多了幾分複雜的情緒,隻是那般的望著她,卻不說話。

“怎麽了?不好吃?”秦羿淩看著寒逸塵的神情,猜測著,下意識的吞了口口水,會不會是很難吃,無法下咽呀。

“這絕對是我吃過的最好吃的魚。”寒逸塵直到慢慢的完全咽下,才毫不掩飾的讚歎道。

“呃?舅舅你?”秦羿淩微微瞥了一下唇,然後快速的拿起筷子撚了過去。

“真的,真的很好吃。”隨即,秦羿淩也忍不住的呼喊,剛剛舅舅那表情,他還以為很難吃呢。

寒殤衣望著秦可兒一臉的輕笑,所以沒有注意到寒逸塵在此時望向秦可時眸子中的異樣。

頃刻間,秦可兒做的魚就隻剩魚頭了。

“寒公子,夫人,楚王殿下來了。”恰在此時,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眾人微愣,楚王殿下這個時候為何來靜落軒呀?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