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85節

“你到底是什麽人?”秦可兒也不想跟她費話,一雙眸子直直的望向她,開門見山地問道。

雖然早就聽秦蘭說過她的樣子,但是此刻秦可兒見著她的裝扮還是驚住,特別是在這黑暗中,她那般嚴密的包裹著,乍一看上去就像個從金子塔裏麵逃出來的木乃伊。

若不是她那雙眼睛還在略略的轉動著,秦可兒真的不會覺的她是一個活人。

那雙眸子看到秦可兒出來,直直的望了過來,等到她看清秦可兒的樣子時,明顯的愣了一下,眸子深處隱過幾分驚愕,似乎更隱過幾分複雜的異樣。

隻是,她站在暗處,秦可兒並沒有發現她眸子中的情緒的變化。

“我是誰不重要,你也不需要知道。”那嘶啞的聲音再次的傳來,此刻秦可兒離她近了,似乎聽著反而更是艱難了。

秦可兒看到,她說話時,一隻手輕輕的抵在了脖子上,似乎在壓著喉結,應該不是因為嗓子不舒服,隻怕是,她隻有這樣才能更好的發出聲音。

秦可兒眸子微眯,再次去注意那人的裝扮,包裹的嚴嚴實實,密不透風,除了眼晴外,看不到一點身上的肌膚。

秦可兒突然覺的,她包裹成這樣,應該有不得已的苦衷。

“那麽,我能夠知道你想要做什麽嗎?”秦可兒一時間有些不忍,聲音略略的緩和了幾分。

那人隻是望著秦可兒,不說話,似乎是在思索著什麽。

“你帶孩子回去吧,隻要你帶孩子回去,我可以暫時不把這件事情告訴別人,包括孩子的父親。”片刻之後,那嘶啞的聲音再次傳來,她的態度突然間明顯的變了。

秦蘭愣住,她先前可是口口聲聲的說要讓孩子回到父親的身邊的,怎麽這會反而說不會告訴孩子的父親了呢?

“嗬嗬,”秦可兒望著她,突然笑了,“你不是不想告訴孩子的父親,而是你現在不敢見他,對吧。”

按理說,這個女人昨天就見到軒兒了,以她昨天對秦蘭說的那些話,那意思很明顯,非常強烈的要求孩子回到父親的身邊。

那麽,她應該一回去就把這件事告訴孩子的父親,讓那父親來要軒兒才對。

若是那樣,隻怕她還沒有過去,軒兒就會被帶走了,她也就不會這會著急匆匆的來攔她們,而且還是她一個人來的,根本就不見孩子父親的影子。

所以,秦可兒推斷,她根本就不敢去見她所說的軒兒的父親。

那個人愣住,一雙眸子中明顯的隱過錯愕,然後黑暗中,那雙眸子瞬間的黯然了幾分,隱著幾分沉痛,帶著悲傷,卻更有著一些歲月磨難後的絕望。

因為她仍就站在黑暗中,秦可兒這一次亦沒有看到她眸子中的情緒,但是感覺到她那身子微微的輕顫,一時間心中又多了幾分不忍。

或者,她剛剛這句話直說了說到那女人的痛處,揭開了她內心的傷疤。

其實她真不想傷害這個奇怪的女人,但是這個女人要來跟她搶軒兒,那就萬萬不可以。

“是,我是怕見他,我的確有我的顧慮,但是,有些事情孰輕孰重,我心中卻十分明白,權衡利弊,我的選擇也會不一樣。”那人微微的頓了頓,似乎緩和了一些情緒,再次望向秦可兒,語氣明顯的強硬了幾分。

秦可兒暗驚,知道這個女人這話不會僅僅是說說而已,因為秦可兒看的出,這個女人對軒兒的事情似乎十分的執著。

若是真的逼著這個女人選擇,這個女人可能真的會拋開顧及去見那個男人,告訴那個男人一切。

“你到底想怎麽樣?”想到這些秦可兒心中也有些急燥了,這個女人的出現,就如同突然的在她的身邊安放了一顆炸彈,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把她炸的粉身碎骨。

“我剛剛已經說的很清楚了,你把孩子帶回去,還是讓他住在原來的地方,我保證不會將這件事告訴任何人。”那人的手再次壓在喉結處,說話更是吃力,秦可兒發現,她的腰甚至微微的彎起些許。

“就這樣?沒有任何條件?你昨天明明說過,要讓孩子回到他父親的身邊的?”雖然看著她實在可憐,心有不忍,但是事關軒兒的事情,秦可兒不得不萬分戒備。

而且,她剛剛與秦蘭對話時,還堅持要秦蘭把孩子送還給他的父親,怎麽這會就突然改了呢?

“昨天那是因為有些事情我還沒有弄清楚,今天的情況不同了,你放心,我即然說了,就一定會做到。”那人雖然說話十分苦難,似乎每個字都是拚了命說的,但是此刻,她卻對秦可兒解釋的十分仔細。

秦可兒聽著,雙眸輕閃,不知為何,她覺的這個女人不像是在說謊。

“我憑什麽相信你?”隻是,秦可兒一起到事關軒兒,便更加的小心謹慎,其實即便覺的這女人沒有說謊,發生了這種事情,她也不敢再讓軒兒住在原來的地方了。

她不敢冒險,真的不敢。

那人微愣,沒有再出聲,隻是怔怔的望著秦可兒,很久,很久。

久的讓秦可兒以為她睡著的,以為她不會再說什麽。

卻突然聽著一聲細微的,滿是沉重的輕歎,然後那嘶啞的聲音壓抑的傳來,“我也是一個女人,我也是一個母親。”

一句話,讓秦可兒僵滯,她也是一個女人,她也是一個母親?聽著似乎是一句再平常不過的話,但是秦可兒卻知道,這話這般的說出,便沉封了太多的沉痛。

她突然記起了在現代時自己的一些事情。

她是一個女人,深愛的人不但背叛了她,還害了她最親的人,剝奪了她的一切,甚至還想要她的性命。

在現代,她也曾經是一個母親,但是,當時,她生下孩子,卻連一眼都沒有看到過,那個男人告訴她孩子一生下來就死了,她當時以為是真的,雖然傷心,卻也沒辦法。

後來,她看清了那男人的真麵目,去查當年的事情,才知道孩子生下來時,根本就沒有死,而是被那個男人抱走了,不知送去了哪兒。

那一刻沒有人知道她的心中有多麽的痛,多麽的愧疚,那麽的自責。她想法設法的去找那個孩子,但是一無所獲。

她現在聽著這女人說出這話,突然感覺到發生在這個女人身上的傷痛隻怕不比她少。

那一刻,她的心顫了,軟了。而這一刻就因為她的那句,我也是一個母親,秦可兒選擇了相信她。

“好,我答應我,我帶孩子回去。”秦可兒暗暗的呼了一口氣,望著她,一字一字慢慢地說道,其實若非迫不得已,秦可兒也不想把軒兒送出城,畢竟出了城後,她想見軒兒一麵都十分困難。

而且,那人若是真的想把軒兒的事情說出來,她現在既然能在這兒抓到她們,以後想要找到軒兒隻怕也不難,若是此刻不答應她,隻怕反而會把事情鬧到,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隻怕反而會傷害到軒兒。

所以,權衡利弊,秦可兒還是決定暫時答應她,先把軒兒帶回去再說。

那人明顯的鬆了一口氣,望向秦可兒的眸子中隱過幾分欣喜,也帶著幾分感激。

“你剛剛說的條件,若是說條件,我倒是想提一個。”那個女人微微頓了頓,再次望向秦可兒,眸子中突然的多了幾分異樣的光彩,“我以後能不能經常去看看孩子、、”

似乎生怕秦可兒拒絕,連連說道,“你放心,我不會靠的太近,我就遠遠的看著,我也不會嚇到孩子的。”

此刻,那人的聲音雖然嘶啞的讓人透不過氣來,秦可兒卻是明顯的能夠感覺到她的急切。

急切中,偏偏更帶著一種歲月洗滌後的沉痛,那種痛似乎就是混在血液中一般,從她的身上時時散出。

一時間,秦可兒真的是不忍心拒絕她,而且聽著她這急切中的期盼,雖不知她是何目的,但是卻明白她是真的想看看軒兒,這般的急切,這般的期盼,絕對不是假的,所以,她應該不會傷害軒兒。

秦可兒微微點點頭,“好,隻要不驚到軒兒,在軒兒能夠接受的範圍內,你可以去看軒兒。”

秦可兒雖然同情她,但是,卻也要顧及到軒兒,她不能讓軒兒受到任何的傷害。

更何況,這女人的裝扮太怪,秦可兒也怕軒兒會害怕。

“好,好,我知道,我不會嚇到他的,我就遠遠的看著他,就像、、、”那女人連連點頭,一時間話說的有些急,明顯的多了幾分激動,隻是,話了一半,卻突然的停了下來,。

就像什麽?沒有人知道她要說的是什麽?

“咳、、”不知道她是為了刻意的掩飾,還是因為說了太多的話,她突然咳了起來,她就連那咳聲都是嘶啞的讓人難受。

“蘭,我們回去吧。”秦可兒望了她一眼,心中輕歎,對這個女人,她可以說是一無所知,既便現在選擇了相信那個女人,秦可兒卻也不敢跟她有太多的接觸。

為了軒兒,她必須時時提防。

當然,即便秦可兒剛剛答應了她,自然也不會反悔。

那個女人也沒有再說什麽,隻是仍就站著她們,一雙眸子一直直直的望著她們,直到秦蘭調轉了馬車,離去了很遠,她仍就直直的站在那兒,直直地望著馬車遠去的方向。

“可兒,我們真的要這麽回去嗎?”走出了一段距離,秦蘭忍不住說道,“我真的感覺那個女人好奇怪,好奇怪,她對軒兒會不會有什麽目的呀?”

“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那個女人應該跟三年前的那個男人有著極為不尋常的關係。”秦可兒眸子微沉,臉上多了幾分凝重,“可能是親人的關係,要不然她對軒兒也不會是這樣的態度。”

“那你還答應她讓軒兒留下來,你就不怕她反悔去把軒兒的事情告訴那個男人嗎?”秦蘭聽著秦可兒的話,猛然驚住,忍不住驚呼。

“隻要我們帶著軒兒回來,她暫時就不會去告訴那個男人,但是我們若是執意要帶軒兒離開,她可能會真的不顧一切去告訴那個男人。”秦可兒暗暗呼了一口氣,這也正是她答應那個女人帶軒兒回來的原因之一。

三年前,那個男人的有多麽的可怕,她可是十分的清楚,若是真的讓那個男人知道了軒兒的存在,她還能有命在嗎?

而且,她發現,那個女人其實十分怕見那個男人,可能是不想讓那個男人知道她現在的狀況。

“可兒,你為何不問一下她,三年前那個男人是誰呀?”秦蘭想了想,突然說道,可兒應該也是很想知道三年前的那個男人是誰吧。

“她不會說的,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她雖然一直在關注著那個男人,但是那個男人應該不知道她的存在,她不想讓那個男人發現她,所以自然不會透露那個男人的事情,至少現在不會。”秦可兒也想過這個問題,但是她知道,問了也是白問,那個女人絕對不會說。

“放心吧,她不會傷害軒兒的。”秦可兒想了想,再次說道,她可以感覺到那個女人絕對不會傷害軒兒,這也是秦可兒答應先帶軒兒回來的另一個原因。

“恩,那就最好,隻要你跟軒兒沒事,我就放心了。”秦蘭聽她這麽說,終於鬆了一口氣,隻是臉色卻是微微一沉,一臉的懊惱,“哎,白忙了半夜,這是何苦來著,好在沒有吵醒我們軒兒。”

秦可兒微微輕笑,她知道秦蘭是真心關心她跟軒兒的。

上一世,她身邊的人都因為她受到了傷害,這一世,她定要盡自己所有的能力保護他們。

秦可兒將她們送回原來的院子後,已經半夜了,想著此刻丞相府的後門隻怕都要關了,而且她這深更半夜的回去,隻怕更讓人懷疑,還不如明天上午再回去,到時候可以說自己早上出的門。

所以,秦可兒便住下了,跟軒兒一起睡,她緊緊的抱著軒兒,心卻越來越沉重,雖然今天晚上那人答應了她不會將軒兒的事情告訴任何人,隻是,她的心中還是十分的不安,既然那人能發現了軒兒,接下來,其它人會不會發現軒兒呢?

所以,她還是要想個萬全之策。

第二天,軒兒醒來,看著睡在一邊的秦可兒,那叫一個高興,那叫一個雀躍。

“娘親,娘親,是你陪著軒兒睡的?”軒兒緊緊的抱著秦可兒的脖子,高興的喊了半天。

秦可兒看著,心中卻是十分的難受,這孩子心中肯定十分的渴望她能夠天天陪在她的身邊。

是呀,哪個孩子不希望自己的母親可以陪在身邊呀。

但是,秦可兒知道,隻要在京城,就不可能,所以,她必須要盡快的想辦法帶著軒兒離開。

至於昨天晚上的那個女人,雖然她同情那女人,但是終究是不能放心,還是要找個機會離開。

她也隻是答應那個女人,昨天晚上帶著軒兒回來,並沒有答應那個女人永遠不帶軒兒離開。

秦可兒陪著軒兒玩了半天,看著快到中午,才有些不舍的起了身,回丞相府,畢竟她一晚上不回去,映秋還能幫她擋著,若是長時間不回去,隻怕映秋都沒辦法了。

“小姐,你終於回來了,剛剛嚇死映秋了。”剛一回丞相府,還沒進靜落軒,映秋便快速的奔了過來。

“怎麽了?”映秋微微挑眉,又發生什麽事了嗎?

“剛剛主子來了,說要把這個送給小姐,然後問小姐去哪兒了?我說小姐出去買東西了,主子好像不太相信,說去看過夫人後,就要到街上找小姐呢,還好,還好,小姐剛好回來了,要不然,以主子的精明,隻怕會發現什麽。”映秋極力的壓低聲音,一臉的擔心。

秦可兒眸子輕閃,看來,這京城中是越來越危險,每待一刻就多一份的風險,先不要說那個奇怪的女人。

單單是楚王殿下,還是寒逸塵就讓她越來越擔心了。

所以,她更要加快速度離開了。

“小姐,這是主子送你的。”映秋將手中的盒子遞到秦可兒的麵前。

“是什麽?”秦可兒眉角微蹙,寒逸塵送她的?會是什麽?

其實以前寒逸塵是經常會送秦可兒東西的,不過,好像沒有親自來送過,每次都是映秋給秦可兒拿回來的。

今天可能是寒逸塵要來看娘親,剛好順便就給她帶回來了。

“啊,對了,剛剛夫人交待給少爺熬藥,藥還在熬著呢,剛剛擔心小姐,便出來看看,既然小姐回來,那映秋就去看藥了。”映秋見秦可兒回來也總算是鬆了一口氣,這才想起了自己熬的藥,一邊說著,一邊就跑了。

秦可兒暗暗好笑,這丫頭,真是、、、

秦可兒拿著剛剛映秋交給她的盒子,感覺有些重,暗暗疑惑,這到底是什麽東西呢?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