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80節

秦可兒的話再次刻意的頓住,看著那宮女雙腿明顯的發著抖,想要逃走,卻顯然已經控製不了自己的雙腿了。

當然,在這古代根本不可能會有那般神奇的藥水,秦可兒隻是編出來嚇那丫頭的。

“哦。”眾人也才恍然大悟,一個個臉上都多了幾分好奇。

“所以,民女懇請皇上讓在場之人全部按出手印,民女很快就能夠找到這帕子的主人。”秦可兒緩緩的把話說完,她倒要看看那個丫頭還能堅持多久?

楚王殿下的眸子望向她,唇角微勾,有了先前的經驗,他敢肯定,絕對沒有那麽神奇的藥水,肯定又是她自己亂編,這個女人的膽子還真是比天都大,什麽話她都敢說,什麽話都能編出來。

“來人,按著秦小姐說的去做。”這一次,皇上竟然是直接的傳達了秦可兒的竟思,一句按著秦小姐的意思去做,便足以說明了他對秦可兒的信任。

淑妃聽著皇上的話,眸子驚閃,她跟了皇上這麽多年,皇上的性子她還是了解的,她怎麽覺的皇上今天對那丫頭的態度好的實在是過分,什麽事都聽她的,似乎什麽事都由著她一般。

真的隻是僅僅為了查雲嬪小產的案子嗎?

“是。”侍衛連聲應著,很快便取來了印泥。

“可兒,是每人隻要按一個手印,還是十個都要按?”皇上見那侍衛拿來印泥,再次的轉向秦可兒問道。

“都可以,精確起見,就十個都按吧。”秦可兒微愣,倒是沒有想到皇上會這般問她,畢竟按幾個都無謂,甚至按不按都無所謂,最重要的是要讓那宮女害怕。

此刻那宮女已經嚇的全身發抖,似乎那牙齒都是發著顫。但是,卻還強撐著站立著,一動都不動,似乎還在極力的掩飾著臉上的神色。

秦可兒的眸子微閃,不錯,看來這丫頭倒是不簡單呢,應該是經過了訓練的,若是平常的宮女,此刻隻怕已經嚇暈了,她竟然還能直直站著,甚至還記的偽裝。

侍衛聽著秦可兒的話,這一次沒等皇上命令,便連連的拿了印泥走到了雲安宮的太監跟宮女身邊。

“來,你們剛剛也聽到秦小姐的話,把你們的十個手指印都按在這紙上。”那侍衛沉著臉吩咐著。

一時間,那些太監跟宮女如驚弓之鳥,紛紛驚顫,不過想到自己沒有做什麽虧心事,如此一來反倒可以證明了自己的清白,自然都是連連向前。

隻有那角落中的宮女下意識的向後縮著身子。

“你,你也過來按。”隻是侍衛卻是眼尖的看到了她,見她神色慌張,一臉害怕,心中懷疑,畢竟是在皇上身邊的人,這點眼力還是有的,所以,侍衛生怕那宮女逃了,一個向前,便將那宮女拉了過來。

那宮女本就嚇的魂飛魄散,如今被侍衛拉過來,眼看著侍衛撐著她的手,要按上那印泥中,頓時驚的膽都破的。

“不,不要。”那宮女下意識的連連搖頭,手也拚命的的掙紮著要收回,“不管奴婢的事,不客管奴婢的事。”

“既然不管你的事,你怕什麽?”那侍衛豈肯這般放過她,見她這樣子,更是懷疑。

“不要,奴婢不要。”那宮女一時間也不知道是哪兒來的力量,瘋了般的掙開了侍衛的手,似乎是想要逃走,但是一時間,雙腿發軟,便直接的癱軟在了地上。

眾人見著這宮女的反應,紛紛驚滯,但是卻也瞬間明白了一件事,猜到這下毒的事情定是這宮女所為,要不然她根本就不用害怕。

本身,秦可兒剛剛說的那法子,本來就可以證明那些無辜之人的清白的。

所以其它的宮女與太監都是自覺的紛紛向前,獨這宮女卻拚了命的掙紮,很明顯心中有鬼。

“怎麽?你還不承認?”秦可兒突然的走到了她的麵前,一雙眸子冷冷的盯著她,聲音仍就低緩,隻是此刻卻有著一股讓人膽顫心驚的冷意。

“不,不管奴婢的事。”隻是,到了這個時候,那個宮女還不承認。

“既然不管你的事,那麽就按了手印,我很快就能夠查清。”秦可兒冷冷一笑,這丫頭倒真是狡猾,而且不見棺材不落淚。

“不,不要。”隻是那宮女一聽說要按手印,便嚇的連連搖頭。

“說,你為何要給雲嬪下毒,害朕的兒子。”皇上見此情形,一張臉陰沉的都能滴下雨來,眸子中的殺意更是直直的射向那宮女。

不過,皇上也明白,一個宮女沒有理由那麽做,也不可能有那麽大的膽子,定然是有人指使的。

那宮女對上皇上殺人的目光,身子驚顫,隻是,臉上卻突然的多了幾分絕裂,眸子微垂,竟然是低下頭,不再說話。

“飛鷹,把毒侵散拿來。”楚王殿下剛好看到悄悄進入的飛贏,眸子微閃,突然出聲。

“主子,這毒侵散用在人身上,那可是、、”飛贏微愣,瞬間明白了自家主子的意思,刻意一臉驚顫地說道,“毒侵散一旦沾在人身上,那人皮膚就開始潰爛,流膿,卻又不會要人性命,隻是會讓人全身無力,動彈不得,全身更如千萬隻的蟲蟻同時啃咬,痛癢難忍,但是偏偏求死都不能。”

飛鷹說著,還突然的打了一個冷顫。

眾人聽著飛贏這話,一個個都變了臉色,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氣,甚至隻感覺到自己的身上都痛癢了起來。

那宮女更是全身僵滯,一雙眸子中也漫過驚恐,隻是卻仍就低著頭,唇角緊抿,一句話都不說。

秦可兒微愣,這丫頭骨頭還真夠硬的。

飛鷹也驚住,很少有人聽了他這翻話,還能不開口的,這丫頭還真厲害呀。

他已經給了這丫頭機會了,既然她還不肯說,那就怪不得他了。

飛鷹突然向前,拿出一包東西,在那宮女的麵前刻意的晃了一下,飛鷹還是希望她能夠在這最後的時刻說真話,說真的,他還也有些不忍心。

隻是,那丫頭的嘴卻是閉的更緊,臉上的神情更是絕裂。

飛鷹暗暗歎了一口氣,手微轉,那毒粉便灑在了那宮女的身上。

毒粉沾上肌膚,頓時一點一點的開始潰爛,而那毒粉沾了血後,快速的蔓延,短短時間,那宮女身上的肌膚已經爛了一大片。

那宮女狠狠的咬著牙齒,痛的全身驚顫,難受的直翻白眼,卻仍緊閉雙唇,一字不說。

眾人看著這情形,一個時間驚的目瞪口呆,有些膽子小的都直接的嚇的癱軟在地上,有的已經開始嘔吐。

甚至還有幾個宮女直接的嚇暈了過去。

那宮女躺在地上,全身不受控製的抖著,卻因為不能動,連抓撓都不能。

那痛苦旁人看著便毛骨悚然。

一刻鍾過去,那宮女身上的肌膚已經爛了快一半,但是她仍就緊咬著牙關,什麽都不說,兩刻鍾過去,她全身的肌膚都全部爛掉,流著膿血,但是偏偏又死不了。

那宮女仍就什麽都不肯說。

“殺了她吧,給她個痛快的。”秦可兒看不下去了,不管這宮女是受何人指使?就單單她這骨氣便讓她欽佩,所以,秦可兒實不忍再這般的折磨她。

要查出這事,還有其它的辦法。

楚王殿下微愣,隨即對飛鷹暗暗使了個眼色,他也知道,既然那宮女到現在什麽都沒有說,接下來,肯定也不可能說什麽了。

飛鷹會意,手假似隨意的再次一揚,那宮女的身子快速的抖了兩下,然後便沒有了氣息。

“可惡。”皇上大怒,“來人,把這死奴才扔到後山喂狼。”陰冷的聲音中是讓人毛骨悚然的殺意。

因為這宮女的死,這條線索自然也就斷了。

“將此事交與刑部徹查。”皇上自然不想這般的罷休,畢竟死的是他的親兒子。

秦可兒卻是微微的蹙眉,刑部?就算有夢大人在,這件事情交給刑部也未必能查出來。

“可兒,這事與你無關,你可以安心了。”隨後,皇上再次的轉向秦可兒,刻意的交待了一句。

隻看的淑妃恨意猛現。

隻急的皇後差點吐血,怎麽每次都讓這個死丫頭逃過了,而且,這一次,皇上對秦可兒維護的意思實在明顯。

皇後娘娘的心中突然有著一種不太好的感覺。

秦可兒微微點頭,卻並沒有鬆一口氣,畢竟這件事情的真正的背後之人還沒有查出來。

當然,她猜想這事多半跟慕容遠有關,皇後應該也脫不了關係。

皇後本就對她恨之入骨,而這件事情又同時可以除去雲嬪的孩子,皇後可以說是一箭雙雕,若非她反應的快,嚇的那宮女現了形,此刻隻怕真就沒命了。

而且,若不是剛剛皇上配合了她,這事她也很難翻身,想到這些,秦可兒便感覺到後背發寒。

看來,這皇宮還真不是人待的地方,她要早點離開才行。

太後原本一早就去了觀音堂,所以,並不知道宮中發生的事情,甚至也不知道秦可兒被喊去雲安宮的事情。

等到知道後,事情已經查不多平息了,隻是聽說秦可兒差點被牽連,心中驚嚇不已。

“太後,墨打算帶可兒出宮。”太後寢宮中,楚王殿下的臉色實在不太好看,冰冷的嚇人,跟太後說話的語氣也是十分的僵硬。

“好,你帶可兒回去吧,這皇宮中似乎跟可兒犯克,可兒進宮才兩天,就有幾次差點丟了命。”太後微愣,望著他的神情,眸子微閃,倒是極爽快的答應了。

太後話語微頓,眸子微轉,望向秦可兒,“不過,可兒明天上午必須還要進宮來。”

楚王殿下臉色微沉,似更為不滿,剛欲開口,卻被太後搶了先。

“你別著急,也不用太擔心,有哀家在,不會讓可兒出事的。”太後暗暗的搖頭,這還沒娶進門呢,就緊張成這樣,那要真娶了,還不知道是什麽樣呢。

秦可兒沒有出聲,本來今天太後能夠讓她出宮,就已經非常不錯了。

秦可兒與楚王殿下一起出了宮,一路上,楚王殿下竟然一直沉默不語,完全不像他平時的作風,不知道在想著什麽?

他不開口,秦可兒也不敢輕易的開口,生怕自己一開口,說錯了什麽話。

畢竟他此刻的樣子看起來似乎不太高興,好像有什麽事。

快到丞相府外時,楚王殿下突然的抬起了眸子,直直的望向秦可兒,一臉的認真,一臉的鄭重,玉般的唇輕啟,突然說道,“可兒,成親吧。”

這是他第二次跟秦可兒說這樣的話,但是這一次跟上一次,卻是有著很大的不同。

這一次,他的態度十分的認真,十分的鄭重,似乎還帶著那幾分凝重的擔心。

隻要,她嫁給了他,他以後保護她就更方便,就可以理所當然的,不需要任何的顧及。

而他之所以此刻提出成親,心中更有著一絲擔心,那就是因為剛剛在皇宮時,他看到了皇上對秦可兒態度,有些怪異。

秦可兒驚住,不是吧,他這一路上的沉默,不會就是在想這件事情吧?

隻是,他這般鄭重的提出成親,一時間,竟然讓她不知如何的回答。

哎,這人做事,向來都不按常理出牌,總讓人措手不及。

“楚王殿下、、”秦可兒唇角微扯,剛欲出聲。

“可兒,你在馬車上嗎?”隻是,恰恰在此時,馬車外突然傳來寒殤衣擔心,緊張的聲音。

“娘親,我在呢。”秦可兒暗暗呼了一口氣,娘親出現的太及時了,答應著寒殤衣,她沒有再看楚王殿下,便快速的跳下了馬車。

楚王殿下的臉色卻是微微有些黑,早知道他應該提前說這事,不應該到了丞相府外再提。

“可兒,你沒事娘親就放心了,娘親剛剛聽說你在皇宮中出了事,嚇死娘親了,娘親本想著要進宮的,便恰恰看到楚王殿下的馬車停在了這兒。”“寒殤衣拉過秦可兒細細的看了一遍,見她無事才終於放了心,這才望向出了馬車的楚王殿下,微微行禮,民婦多謝楚王殿下送可兒回來。”

楚王殿下見著剛剛寒殤衣對秦可兒的關心,眸子微閃,突然想起,小的時候,娘親也是這般的疼著他的,不帶任何目的,沒有任何陰謀,沒有任何的算計,隻是那般真心的關心,疼愛。

隻可惜,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已經再也不可能了。

楚王殿下一句話也沒有說,隻是望了秦可兒一眼,傳快速的轉身,回了馬車,直接離開了。

楚王殿下離開後,秦可兒去了寒府,最近這一件事情緊跟著一件事情,每件事情都是要置她與死地,而且,還極有可能連累到娘親跟弟弟,所以,她不能再坐以待斃。

她要查證這一切,一旦確定了背後搗鬼之人,這次,她絕不會放過他們。

隻是,秦可兒沒想到,寒老爺子竟然也回來了,她去寒府時,寒老爺子正在跟寒逸塵商量著這件事情。

“可兒,你來的正是時候。”寒老爺子看到秦可兒微愣了一下,卻隨即說道,這事,也沒必要瞞著可兒。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